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

九七年冬的一次機緣,過後讓我想起,總是回味無窮。那次我外出,因事遇見了一位女孩。她和我住一個旅館。第一眼見到她的時候,心裡就說︰「是個漂亮女孩」。

下午晚餐的時候,她,另一位中年男士,和我一道出去吃飯。路上我禁不住偶爾有意無意地碰了她幾次,她也沒有反應。我也沒敢奢想能佔更大的便宜--沒經驗啊,我的想像力也有限。

吃完晚飯,那位男士本因為公事陪我們吃飯的,送我們到旅館就回家去了。

我想就她和我,且同住一個旅館,機會難得呀。但看那女孩,一點意思都沒有。在電梯上告別,趁握手的時候,我使勁捏了一把,且說了句「晚上沒事就找我」,她還是無動於衷的樣子。我也沒有辦法,悻悻然地回到房間。

在房間裡無聊,看了一會兒電視,也許還小睡了一下,記不太清楚了。在房間裡呆了有一兩個鐘頭,我左右無聊,不甘心,便想了一個主意,就是打電話給她,看她反應,實在不行就說約她去看電影。我便拿起了電話︰「喂,小孫,怎麼樣?好無聊啊!」我這樣開頭,試探她的心裡。她怎麼回答的,我記不清了。

大約瞎扯了不到一分鐘的樣子,她說︰「那你下來到我這吧!」我小小地高興了一陣。

五分鐘後,我敲了她的門。她開門的時候,眼裡有光,不過這也很平常啊。我心有些慌,因為我「不懷好意」呀。

我們談看電影的事,然後我給服務台打了電話問了電影院怎麼走。約她去的時候,她有些扭捏,說看完這個電視節目再說。兄弟我笨吶,當時就著急了,但也沒有辦法。後來想起的時候,她其實一直在引誘我。

進她房間的時候,她笑說︰「這個床真大,一個人睡真浪費。」說完「看完這個電視節目再說」之後,她就扒在床上盯著電視。我本有些慌,這時她扒在床上,青春豐滿的屁股透過牛仔褲顯出來,有一種說不出的誘惑。這種姿勢,就令人想趴上去。我心跳加速,但還是忍住沒做什麼。然後她不太自然地朝我笑笑,將身體挪了挪,很明顯是向我讓位置,然後她又盯著電視。

這時我心裡已經明白了七八分,但不知該怎樣動手--沒幹過呀。我本想也像她一樣,就趴在她讓出的位置上假裝看電視。誰知道一過去,卻坐到床邊的地毯上!然後很虛偽地和她一塊兒盯著電視屏幕,假裝問幾句和劇情有關的閒話,長達有約五分鐘之久!

她到底比我年輕,先忍不住了。她莫名其妙地忽然起身,一下子坐到床頭,把枕頭墊在背後,用被子蓋了腿。你想想,這是什麼情景?她一個年輕姑娘,我一個大小夥,裡就我倆,沒有比這更強的「暗示」了。

這時她顯然有些慌亂了,坐下後看看我,又看看電視,又看看我,又看看電視。我也慌了,血往上湧,再也控制不住了。我邊上床,邊不成調地說︰「我也想像你這樣坐著。」然後就和她並排坐著了!腿也放到了被子底下!

她可能也由於慌,也許是不知道該怎麼說,問了一句︰「你說什麼?」我很女生地又問了一句︰「我可不可以也這樣坐?」她點點頭。

要說沒經驗的人就是笨!這時候我還君子,只是並排地坐著!她略起了一下身,再靠下去的時候,半個身子已經在我肩上。我得了鼓勵,就用手環住了她。我又問了一句︰「我是不是很壞?」她回了一句,我一輩子都不會忘記︰「It’sOK!」好,一切都明朗化了。

這時候我就開始真正享受她。我體會著懷裡的感覺,心說「我終於抱著一個女孩了,而她不是我太太。」我的手先是搭在她的肚子上,隔著T-SHIRT,見沒有反對,就試著直接放到衣服下面,肚皮上面。我當時根本沒有想到往下摸,而是很自然地一步一步地往上摸,最後放膽握住了她上面的兩個很溫柔的乳房。後來我知道她平靜時胸脯很小,約半個巴掌大,小學一年級語文課本那麼厚,看起來不會太起眼。這時候膨脹起來約有青碗那麼大。那感覺,真好。

我們這時居然就著這個姿勢看電視!真虛偽呀。不過這樣也很享受,真的。電視上一直在放美國三十年代的一部片子,她說女主角什麼赫本之類,在裡面扮像很美。我看很一般--哪有心思看電視啊。我頭腦笨,就那樣坐著,好像可以一直維持那個姿勢到永遠,想起來我該很感激她。

她後來問我是第幾次,我說是第一次這樣,她總說︰「我才不信呢!」我當時就沒問她同樣的問題,現在有點後悔,其實該問的,想來她應該有幾次這樣的經驗。沒有經驗的朋友,你想一想,該怎樣打破僵局?想不到吧?

她這時候把我的胳膊猛地一掐!真是個好主意。這就好像吹響了總進攻的軍號!開玩!我「叭」地一聲就翻到她的上面,就跟情侶那樣。然後我就去親她的嘴唇。剛碰上去的時候,有一點夢想成真的感覺,很快我們就嘴對嘴親了。

不料她猛地把我推到一邊,說︰「你走吧!」哎喲,這不是要人的命嗎?她這時已經面朝下躺著,我想扳她的頭來親嘴,她就是不肯。我當場就愣住了,從她身上下來,怔怔地盯著她,心說「怎麼回事啊?」不知道自己做錯了什麼。

她見我下來了,在那發呆,就側過臉來問了我一句不相干的話,好像是說︰「你回去呀?」一類,我記不得了。語氣顯出後悔,怕我真地回去的樣子。

我心一橫,又翻到了她身上。我用手抱住她的大腿根,用下體緊緊頂住她的屁股,體會了一下感覺,然後就像真幹那樣,一次一次地用胯部撞擊她的臀部,一會她就開始呻吟起來。我開始脫她的上衣,邊脫邊用嘴唇去吻她的背部,她呻吟得更厲害了。我解開她皮帶的時候,往下摸了去,她的私處已經濕漉漉了,有點出乎我的意料。

最後我把她和我自己都脫光了,我問她要不要戴避孕套,她輕聲說︰「不用了,例假剛過三天。」當我的槍搭在她濕漉漉的溪口邊上要進去的時候,我有些猶豫,想起老婆以及因此而出的道德,想起愛滋病。不過,我想,這時換了誰都只有一個選擇。

我下了決心,猛地往裡一插,就全進去了。她大大地呻吟了一聲,顯然是等候多時。

我第一個感覺是︰「我終於這樣了」,第二個感覺是︰「感覺好極了,不過跟老婆裡面的結構差不多」,第三個感覺是︰「我終於失去了貞操」,第四個想法是︰「不管會有什麼後果,反正已經干了」。

我想是因為太興奮的緣故,加上前一天離別時,跟老婆剛剛「好好地愛過一次」,在她裡面沒弄幾下就想開火。我說不行,我得去拉尿,把槍抽了出來,她「噗嗤」一聲笑了。

我小便回來以後立即又趴了上去,不中用,還是很快就開了火。有些遺憾,不過更多的是一種美夢成真後輕鬆滿足的感覺。

很感謝她,雖然她明顯沒有盡興,但一點埋怨都沒顯示出來。

我們開始聊天。什麼地方人,學的什麼專業,到美國來有什麼感受,等等。聊天的時候,我有時摸一會她的乳房,有時摸一摸她的屁股,有時就隨便放著。得知她是清華大學畢業的,我有些意外,主要是沒想到清華會有這樣的美女。過去聽過很多的調侃,有一個清華盡醜女的印象。當她知道我比她想像的要大幾歲的時候,也有些意外。我覺得她好像更喜歡這個結果,因為她提高聲音問了「你有--那麼大嗎?」以後把我摟得更緊了點。

我想聊了約半個小時的時候,她作勢要翻到我身上去。這時我皮軟的槍慢慢恢復了部份硬度,半軟半硬的,用意識去指揮還會有反應。我想應該可以干了,就說︰「再來一次吧!」就坐到她的上面。

沒想到這次是越戰越勇,槍是越擦越硬,我是越干越爽快。就像枝不倒的鋼槍,我從前面上、從後面上、從側面上,將我所能想出的姿勢都玩了個夠。別說了,盡興之至,盡興之至啊!

特別是從後面進攻,是我最喜歡的。看著她豐滿的屁股和中間黑乎乎的那團可愛的東西,一抽一送時體會著自己在她陰道摩擦的感覺,雙手邊托邊撫摸她的兩個乳房,還有猛插到底時,胯部撞擊她柔軟屁股的滋味和聲音的刺激,美妙之極,美妙之不可言啊!

平時這種享受不長,一興奮就容易放嘛。這時是盡情享受,就是不射。人生之樂,無外乎此。我感謝上蒼給了我這次情緣,給了我這次浪漫的一夜情。

我從前面抱住她幹,緩一下的時候,她要翻到上面的樣子,我當即會意,反過身來,讓她坐在我身上。我猜這是她最喜歡的姿勢。她上去之後,下體一前一後晃動。我把中部挺起,好迎合她,兩手握住她的兩個奶子,眼睛看著她。就這樣我是剛的,她是柔的;我是靜的,她是動的。

我見她閉著雙眼,前後擺動的速度越來越快,幅度越來越大,呻吟的聲音也越來越響。近尾聲那幾十秒急促的呻吟,確令人銷魂。最後她大叫一聲,約有一兩秒左右,然後「轟」然倒在床上,滿身是汗,累極了的樣子。我想她也盡興了吧!我想我還是因為沒經驗,我要是保存實力,那晚恐怕可以戰鬥到天亮。

到她倒下後,我覺得享受得差不多了,所以不久就再取了我最喜歡的姿勢,從後面很努力地把她幹掉了。

有一點一定要交代,就是她興奮的時候,私處會發出一股特殊的香味。過去看《肉蒲團》,以為女人發香味是瞎拜,至少這種現象會很少有。《還珠格格》裡香妃平時身體會發香味,也算是小說家言吧。我能有機會遇見一個能在做愛時能發香味的女孩,算是很幸運了。還有一點我是後來才想到的︰怎個過程有一兩個小時,她的手楞是沒碰過我的傢伙,真令人費解。

我們干以前,我把燈關了。她下床去洗,開了浴室的燈,然後我進去的時候看到了她燈下的裸體。她正蹲在馬桶上小便,她的裸體很健康,後來她對著鏡子清理自己,到浴盆淋浴,我把她看了個夠。我看著她和我自己的肉體,還是有些不敢相信。

她沖澡的時候,從子內探出頭來,笑著說︰「不許過來」。我竟傻乎乎地答應了,而且果然沒過去。後來我回想起來,好後悔︰她潛台詞肯定是「你過來陪我玩玩嘛」,我想我是玩傻了。

最後她要我陪她睡那個晚上,我害怕老婆打電話到我房間我不在會有麻煩,而且擔心我會興奮地睡不著,竟走掉了,辜負了佳人良宵,那實際上是我這輩子的唯一機會。

走之前我俯下身子吻她,微光下她顯得更加美麗。那算不算一場緣份?後來我總愛想起那個夜晚,想起她,想起我們的相遇,想起我們一起的肌膚相親。

不知道她現在怎麼樣了,在什麼地方,是否偶爾也會想起那個冬天的夜晚?不過她的名字、她的相貌,我這輩子是忘不了了。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