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腹生子

前言

不管行走坐臥,清醒或睡覺,只要想到這篇故事我都忍竣不住發笑,二十一世紀科學昌明,不孕症的處理,不管是人工受精、試管嬰兒、體外培養植胎、代理孕母,各種技術可說發達無比,竟還有如此趣事,特為譯出讓網友茶餘飯後閒談。

我叫田蕊,今年二十二歲,和男友西蒙戀愛成熟結婚至今三年。人人都稱讚我嫵媚動人富有吸引力,西蒙也以我為榮。我是白膚金髮碧眼美女,髮長披肩,擁有幾近完美誘人的36-24-36魔鬼身材。

我們夫妻有一個心願,就是想組織一個大家庭,至少也要有三個孩子。目前已有一個很可愛的八月大小男孩,正在為第二個孩子努力中,努力的非常非常辛苦。

看官!您知道嗎?我們的小男孩並非西蒙的,真正的父親是西蒙的哥哥魯伯!

正在努力中的孩子也可以肯定會是魯伯的。您一定感到奇怪,想探知究竟,沒關係,且聽我慢慢道來。

西蒙的精液裡沒有精虫,無法讓我受孕,我們曾經一試再試又試的想要受胎,可是都如泥牛入海似的毫無消息。最後只好找醫師檢查,得到壞消息─西蒙是無子西瓜,這輩子想擁有自己血統的孩子是不可能的。

這則消息對我們真是晴天霹靂的大打擊,讓我們心碎、失望、消沈好一陣子。

也曾討論考慮用手術、人工授精、領養等各種可能,後來都一一被否決掉,最重要的因素是兩人都盼望孩子能同時有我們的影子!

最後西蒙提及他的哥哥魯伯,因為以邏輯來推論,他的基因是最有希望滿足我們的要求的。起初我對西蒙的提議暴跳如雷,覺得是一種羞辱而斷然拒絕,他是在要求我讓別的男人來姦淫我耶!

等我冷靜下來後,我們才繼續更深入的探討研究,有一點不容否認的事實是:如果以魯伯做父親,孩子的基因仍然包含在丈夫家族內。慢慢慢慢地,我的心才轉變,接納這個提議。

約了個良辰吉日,我們去拜訪魯伯和他太太史蒂芬,提出我們的想法徵求他們的意見,魯伯毫不考慮的答應,因為打從第一眼看到我開始,他就一直垂涎於我的姿色了,最令我訝異不解的是,史蒂芬竟然也欣然同意,稱讚這是好主意,說如此一來只要我們不說,絕不會有人知道!

我真的是瘋了,否則為什麼和他們討論讓另一個男人肏我,竟然像稀鬆平常為母牛繁殖一樣的輕鬆談論?

我把條件規定的一清二楚,他們也都同意事情進行中,魯伯的手絕對不可以碰觸到我的身體。我們只進行單純的性器接觸抽插做愛,魯伯不可以撫摸我、吻我、而且也不可以看我的秘處,任何時刻我都不和魯伯單獨相處,事情進行時,一定要西蒙和史蒂芬兩人,或其中一人全程陪伴,我才願意結合,任何時刻只要我一發現已經受孕,結合計畫就必需馬上終止。對於這些規定及意見他們都毫不反對的同意。

我們拜訪醫師,請他為我檢查,測出受孕機率最高的日子,然後打電話給史蒂芬,約定時間。

當天下午到達他家時,我非常緊張、焦躁、羞赧、全身發抖,一直不敢抬起頭來。史蒂芬像母雞帶小雞似的扶我進入臥房,並且不停的談話,試圖使我平靜下來,史蒂芬告訴我她知道除了西蒙之外,從沒有其他男人碰觸過我,她了解我現在的心情,然後幫我把裙子和內褲脫下來,上衣及奶罩則保持原狀不動,因為魯伯不必動到我的乳房。

史蒂芬溫柔的幫我在陰戶塗上凡士林,小心翼翼的塞一些進入陰道內,因為我由於緊張的關係非常乾澀。整個過程她依然不停的對我說話,扶我躺到他們的床上,拉過被子蓋住我的腰部,以防我的祕處被他們一進門就看見,然後史蒂芬走到門口,叫西蒙和魯伯進來。

西蒙先進入,看到床上的景象驚訝的睜大眼睛,接著魯伯全裸走入,他是除了西蒙之外我第一個看到的裸男,下體已經勃起,我趕快移開視線,不過那東西不由自主的深印腦海。

嘩!天哪!簡直就像根短木棍杵在那兒呀!一步一晃動,一走一抖動,包皮退盡,龜頭渾圓大如小丘,整條陰莖佈滿饙張的血管!根部則整片的陰毛,那東西看起來幾乎有腹部到西膝蓋一半長、一噸重!

把目光轉到西蒙身上,我發現當他挨著我的屁股坐到床沿時,呼吸困難喘不過氣來,拉住我的手想對我微笑,不過那笑容真是比哭還難看。

『不要碰觸她!』史蒂芬說:『我來導引你進入。』

我依然躺著不動,僅張開雙腿,讓魯伯走近我的下體,史蒂芬拉開我腹部的被子,我看見她把手伸到魯伯的巨腿中央,應該是扶住他的那話兒,魯伯的前端碰到我的陰部時,我緊緊的握住西蒙的手,打從一開始我的視線就一直盯著他可愛的臉龐,不敢稍稍移開。

史蒂芬仍然不斷的跟我談話,告訴我要放輕鬆,不會有事的,要我不用害怕。

其實我不是害怕,只是神經不安、侷促、受窘、不好意思而已。

魯伯的巨大龜頭開始進入陰道時,我低聲的告訴丈夫:『吻我!吻我!』西蒙迅速傾斜身體低下頭來吻住我,同時魯伯往裡推送,覺得我的小縫被他極力的撐開,這是從來沒有過的感覺,巨大的龜頭往裡送時,好似洶湧波濤陣陣往內侵入,還帶著不斷的悸動,越來越深入、越來越深入,直到漲滿整個內部。

當他的兄弟把整根毛絨絨的東西盡根插入時,西蒙抬起頭來結束我們的接吻,魯伯的鼠蹊小丘頂著我的腿根,巨大的卵蛋則靠在我較低的屁股處。我的屁股不由自主的往床舖裡退卻,逃避他的攻擊。

『喔!這麼大….。很.。很大…..。』我用另一隻手緊緊握住史蒂芬,低聲耳語的對她說。

『慢慢來,不要傷到她!』史蒂芬凝視著我們的接觸點,警告她的丈夫:『她可能無法大得完全容納,你要小心的動,別撕裂了她!』

但是幸運的事出現了,某些難以置信的事發生了,我的屁股仍舊往床舖裡退卻,雙腿還是平放在那兒,魯伯的堅硬話兒完全插入,將我漲得滿滿的,感覺起來好像他的龜頭都快頂到我的胸部了。

魯伯的東西感覺似乎有西蒙兩倍大,而且像有生命似的在我身體內抖動、奔騰、蠕動。難以置信的是我很喜歡這種感覺!史蒂芬叫我抬起腿,我毫不考慮的照做,而且把雙腳交纏到魯伯的背部。主啊!你知道嗎?那東西真的好硬好長好肥大喔!

魯伯開始移動他的話兒,身體一前一後、一近一遠的進出,魯伯抽出到巨頭到屄口時,馬上用力的整根送入,擠壓到我的小屄再次吞沒他肥大的東西為止。

魯伯緩慢的抽插,我知道他想跟我肏久一點,他實在太想肏我了,這種機會豈可輕易放過?我也幾乎難以相信,自己會在丈夫和另一個男人的妻子面前,讓另一個男人姦淫,不過事實上還是發生了!

和魯伯比起來,感覺上我似乎渺小無助的多,所能做的就是看著他的胸脯接近我、遠離我、接近我、遠離我。

可安慰的是,西蒙一直握住我的左手,扶著我的屁股,史蒂芬則握住我的右手,他們兩人給我莫大的精神支撐,尤其是史蒂芬,每隔幾秒鐘就傾斜看看我的雙腿,確認沒有受到傷害才放心。

當魯伯用他巨大的東西開始快速的抽插我時,由於他全根盡沒的一遍、一遍、又一遍的動作,刺激的我幾乎整個人沸騰了起來!

在魯伯的猛烈攻擊下,我的眼睛睜的像銅鈴一樣大,頭部則配合他的韻律搖動,憑過往的經驗,我知道毫無疑問的魯伯快要洩精了,我也喜歡這種刺激,雙腿纏住魯伯的裸背,緊緊的纏住到腳跟陷入他的背部。

我實在不想喜愛這種感覺,我真的嚐試不去喜歡它,可是,主啊!我只是一個平凡的人呀!也試圖轉移注意力到別的地方,不過我所能感覺到的,祇是有堅實的東西像小鳥似的一出一入、一出一入的叼啄著我敏感又易受傷害的陰部呀!

再度羞赧的張眼窺視,看到我的丈夫傾斜著注視我被抽插的地方,害我整個臉都紅了起來,正當此時,魯伯的胸部又靠近來,我立刻閉起眼睛躲藏。

突然我們都聽到魯伯咕噥出聲,聲音縷縷的穿入我腦裡,刺激著我,魯伯的抽插韻律變得毫無章法,而且參差不齊。他的小腹一次比一次更劇烈的敲擊我,片刻之後他把東西深深的插入我的體內,僵凝在那兒,帶來一陣強有力的悸動,當然也燙得我同時顫抖不已,魯伯洩精了,一滴也不浪費的完全洩在我的屄裡!

『洩精了!』看到整個事件的經過,史蒂芬低聲輕柔的說:『勇敢些,田蕊!事情就快過去了!』

當我感覺魯伯的東西在我的體內,跳躍、顛簸、悸動時,死命的抓住兩人的手,以便調整呼吸!不多久就感覺有一些精液溢出滑落我的屁股溝中。

魯伯慢慢的抽離我的體內,我則茫然的望著他,接著魯伯伸手要幫我擦拭下體,我立刻把裙子下翻蓋住陰戶,雙腿併攏、足踝夾緊,不讓他服務,也不讓他再看,自己則羞愧的臉頰發紅發熱!

『稍微躺一會兒!』史蒂芬微笑著說:『讓〝東西〞進到裡面去!』

我順從的躺著,史蒂芬則跟我談論精虫受孕的種種問題。大約十五分鐘左右,史蒂芬再次把魯伯叫進房內,他又進入我體內,把精液深深的噴入我的子宮裡。

回家的路程,我緊緊的依偎著丈夫,覺得自己非常骯髒可恥。一進屋內,立刻奔到浴室沖浴灌洗,然後匆促的回到先生身邊,草率的和西蒙做了一次。第二天傍晚,我們夫妻再度去魯伯家中,魯伯像昨天一樣插了我兩次。

接下來的兩個月內,我一共讓魯伯最少肏了十三次以上,總算才發現自己懷孕了!其中有幾次西蒙因為工作的關係,由我自己前往,當然魯伯肏我時,史蒂芬一定會坐在我身旁緊握住我的手陪伴我,可是我向西蒙述說時,他都只是一臉冷漠的點點頭而已!

目前我們正在朝向擁有第二個孩子努力中,我總是為了繁殖的目的,一遍又一遍的來到魯伯的家,每一次當魯伯洩精後,我總是靜靜的躺十五分鐘,然後讓魯伯再插我一次,讓精子能深入我的子宮中。

這一次從開始到現在,我們已經抽插了六次,而我已經漸漸習慣,不必再塗抹人工潤滑劑了。

打從能自然的生出淫液潤滑陰道開始,我就默認魯伯的話兒比西蒙的還要大,可是我僅能感覺到他漲滿我的陰戶,卻無法達到高潮,還是只有先生能讓我安心的達到高潮!

每次我們從繁殖場所回家,都會熱烈的性交,過程中我都像一個發了瘋的女人似的和丈夫造愛,祈盼西蒙能讓我受孕,不過這是不可能的事,所以我能說的只是:『老天,謝謝你!謝謝你賜給我一個有性能力,又有繁殖能力的大伯!阿門』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