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了大學

上了大學,在心中深處,總想找個女友;無奈天不從人願,長的個子又小,人又瘦,也沒什麼機會,所以只好三天兩頭往社團跑,那時後,全部的社團裡,就屬鋼琴社的女生最多,仗著學過幾天鋼琴,自然是天天跑去報到。

其實,鋼琴也不難學,尤其是要學騙女孩子的,只要會一些通俗曲就好,像那時社上的鋼琴王子阿德就是個例子,他的古典彈的不怎麼樣,但是一說到流行歌曲就在行了,什麼曲子到了他手裡都變的優美動人,又會伴奏,所以身邊老圍著些女孩子,要他彈給她們唱歌。聽說他在外面的Piano Bar還當過琴師,倒貼的女生多如過江之鯽,雖然聽了心裡不是味道,還是對他佩服的五體投地,號稱社中第一男人,又名〞淑女殺手〞。

所以找了個一天,我就跑去找阿德,請他教導一下,流行鋼琴的彈法。

「那個簡單,背公式就好了嘛!」阿德點了根煙,不急不緩的說著。

「哦,有那些公式要背,還有,要怎麼套公式呀?」,我一聽只要背公式就好,自然心中一樂,套公式,那還不簡單!

「你要背一下各個和弦,以及一些伴奏公式,像是左手的分散琶音...」於是我就正式的開始向阿德學習。其實,流行鋼琴也不難,公式背一背,還真的十分管用,後來我就自己買書,學一學也就差不多能唬人了,身邊的女孩子也多了起來。後來發現,只要樂理通一點,鋼琴和吉他的和弦是共通的,學了一樣,兩樣都能進步,那時後一想到這個就樂的要死,你的鋼琴再強,我就不相信你在吉他上能電我,反正我鋼琴和吉他都學古典的,誰怕誰呀!

只是,自己在那兒高興還是抵不過殘酷的事實,我手底下義務指導的學生不少,卻一個都沒追到,連想單獨約出去都沒辦法,唉!果然是人醜不中用哦。反而看阿德也不知道是那兒強,女友換來換去的,連他挑剩的我都逮不到,真的是人比人氣死人呢!

到了後來,對女友的事情就看的淡了,反正沒人要也不要緊,自己過的快樂就好。只是流行鋼琴真的十分有趣,好彈又好聽,所以每天練完古典時都要彈一下,到了後來,反而還有不少女生找我來教流行鋼琴,沒有女友卻也不會寂莫。

有一天,我還是如往常般的跑去練琴,突然聽到敲門聲。

「門沒鎖,請進。」那不是我的琴點,所以我有點毛毛的。開門進來了個小女生,看就知道是個大一的,不過我還是禮貌上要問一下:「請問現在是妳的琴點嗎?」

她搖搖頭,很害羞的問:「請問我能聽你彈琴嗎?」

我樂了一下,看來苦練還是有點效的,所以我點點頭:「我彈的不好耶!」心裡雖然很高興,但是總是得裝一下,萬一話說太滿,到時彈的不好,讓她扮豬吃老虎就不妙了。不過也許是天性使然,都不敢看她,只知道她人長的甜甜的,輪廓很深,是個美人胚子。

「不會呀,你彈的真的很好聽耶!」她很不好意思的說。

「好吧,那妳想聽什麼曲子?」

「隨便你,看你想彈什麼曲子都可以。」她很高興的看著我。

所以我想了一下,決定彈些特別的給她,我就由李斯特的〞愛之夢〞開始彈,接著彈流行曲〞萍聚〞、〞我是真的付出我的愛〞、〞歡樂中國節〞、李察的〞夢中的婚禮〞、〞Torn between two lovers”、最後彈到蕭邦的〞別離曲〞,再接著〞Memory”。也就是由兩個人相見到分手的過程用鋼琴彈給她聽。

等到我彈完時,才回過頭去,只見她紅著臉,看著地板。「很抱歉,彈的不好哦!」雖然我自認彈的還不錯,總是要裝一下比較好。

「不,你彈的很好,能不能教我彈琴呀?」

我一想,完了,怎麼和預料中不大一樣?我手上有五個學生,要是再加上她就沒時間去玩去混了,怎麼可以!

「可是我有五個學生了耶,不能再教了哦!不然我就沒時間了。」

「教教我嘛,你都收了五個學生了,為何不能多收我一個?」

「我就是運氣不好,所以才收了五個學生,快被她們忙死了,真的不能再收了哦。」

「好嘛...」她跑過來拉著我的手,完了,她竟然使出這招,我天生就是擋不住女孩子撒嬌。「要不然,我每次都請你吃東西嘛!」難得有個女生來撒嬌,真的是...過癮呀!

「嗯..我想想看..」過癮還是要忍一下,不然她不撒嬌就不好玩了。她歪著小腦袋想了一下:「嗯,我香你一下,當作學費!」在我還沒來的及反應的情況下,唉!可憐的第一次就給了她,我還沒讓女生親過臉的,怎麼糊里糊塗的就讓她親了一下,看來只好認了。不過她總比我那幾個學生好一些,義務教她們那麼久還沒人親過我。

於是後來她就變成我的學生之一,一週教她一次。不過,我的希望還是十分渺茫,在私下的聊天中,我知道她有個男友在某大學,她還十分快樂的要介紹給我認識,只是我人懶懶的,不想認識他。阿德也在旁虧我,怎麼收了那麼多學生,一個都沒成,還在義務指導我橫刀奪愛的技巧要怎樣怎樣。

像這樣子秏了半個學期,她的琴藝也有不少進步,直到有一天,我教她彈〞memory”那首曲子時,她哭了。哭著要我一遍一遍的彈給她聽,彈到最後,她索性趴在我身上哭,弄的我衣服都溼了。

「乖學妹,怎麼了?誰欺負妳了?說給學長聽聽!」我好心的對她說。不過我可連女孩子的手都沒牽過,讓她這樣子趴著實在不大好受,想要偷吃點豆腐卻覺得那樣子做人太失敗。

問了她一下,原來她跑去找她男友時,竟然在他房裡看到別的女孩子的內衣褲,她自己也不知道被他騙了多久。後來我只好請她吃個晚餐再送她回去,那是我第一次進入女孩子的房間。

她的房間佈置的十分雅緻,有張銀灰色的地毯和紙糊的吊燈,房中放滿不少張她男友的照片,那個男孩子長的很帥,我是絕對比不上的。高大的身影上洋溢著自信的眼神,不知會迷死多少女孩子。

在我回去時,還在一面想著,那個男生真帥,難怪女孩子會迷上他,只是這種人長的帥就不大保險,看來會有不少女生倒追,更何況他想去追別人,還有那個女的擋的住?

到了第二天我去探望她時,看到她左手上包著紗布。聽她樓友說,原來是她想不開拿個水果刀想要割腕自殺,偏偏又怕痛,所以割了幾十刀都只傷到表皮,到了第二天血都結痂,人卻沒事,可是她臉人淚痕點點,讓人看了會心疼。

「學長,我是不是長的不好看,他才離開我?」

「不是的,他只是不懂得珍惜妳而已。其實妳長的很好看的哦!」這個學妹,說句實話,長的真的十分美麗,皮膚又白,平常的時後又活潑可愛,想不出來會有人拋棄她。為了怕她無聊,我就一直陪著她到晚上,直到我想要睡覺,才對她說想走人了,那時後外面正下著大雨,我又沒有雨衣,她雖然一直要我留下來,我總是怕會傷了她的名節,所以把心一橫,就冒著雨騎車回去。

隔天她見我時,一臉不好意思的對我說:「學長,真對不起,昨天那麼大的雨還讓你騎車回去,你沒事吧?」

「嗯,我沒事,妳可不要再想不開了哦!」我看著她,還是一樣的活潑美麗,在她頭上輕輕敲了一下,「再想不開,學長可救不了妳了哦!」

她很不好意思的笑了一下「學長放心,我不會那麼傻了。不如晚上我請你吃個飯好了!」

我也不假思索的說:「好呀,那麼我們去吃什麼好呢?」

「你喜歡吃些什麼呢?」

「嗯..不如我們到學校旁吃吃海產好了!」

「好哇!!」於是我們就到了海產店,叫了些小菜。順便就喝喝生啤酒,但是我覺得喝生啤酒不過癮,叫了瓶陳紹來喝。陳紹溫了之後,加兩顆酸梅,真的是好喝;她也拿來嘗了一下,但是我沒想到的是,她竟然喝了一大杯,等我送她回去時,她還吐了我一身,結果說是要請我,付帳的卻是我這個當學長的。

到了她房間,她己清醒了一些,我自己的身上被她吐的亂七八糟,她雖然人還有點醉,也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就要我脫下上衣,幫我洗一下。

要是有吐過人就知道,喝了酒吐出來的東西,味道真的不好聞,所以我想了一下,還是讓她把上衣拿去泡著,不然我穿著那件衣服還真的是難受的很。然而我也不能穿她的上衣,那個太難為情了,只好躲躲藏藏的光著上半身,幸好是夏天,不然真的會凍死。

她洗了個澡之後,由於頭有點痛,只好先去睡一下,我可慘了,沒有了上衣,那兒也不敢走,她那兒我又不熟,所以也不敢到外面去洗我的衣服,只好傻傻的坐在她的床邊,不知如何是好。

過了一會兒,她已沉沉睡去,我就更是不妙,想走也走不了,眼見時間愈來愈晚,又不好意思叫醒她,但是又沒法子,所以想到了,叫她告訴我她把我的衣服放在那兒,好讓我自己去洗,以免沒地方睡。所以我輕輕的叫了聲:〞學妹〞,但是她沒反應,只好跑去拉她的衣角一下,她還是沒反應,於是我再拉大力一些,沒想到她的睡衣太鬆了,一拉之下,竟然露出雪白的肩膀。我嚇了一跳,我原本是怕碰到她,讓她誤會說我吃她豆腐,所以拉她的袖子,結果竟然把她的肩膀都拉了出來,這回可解釋不清了,趁著她還沒醒時,趕快把它拉回去。所以我就小心翼翼的把手伸到她肩上,輕輕的拉著她的領子。

然而不拉還好,一拉之下,竟然在衣服的縫中看到了她的乳房。這個..這個,我從來沒看過女孩子的乳房,突然在這麼近的距離看到,著實令我怦然心動。我也不知是要放手好還是不放手好,有個女孩子可以偷看一下,自然是十分的想看,何況她的乳房又那麼的好看。但是她是自己的學妹,像這樣子看她,對她也不好,想想看,自己也不會願意被人家偷看到呀,要是讓她知道了的話,我不就是大好聲明毀於一旦,所以想了一下,也不拉她的衣服,反正叫她不醒,只好自己忍著點,不要看她就是。想要找回衣服穿,也只好等她醒過來的時後了。

於是我走去她的書桌前坐下,但是我又不想睡,想要趴在書桌上睡也睡不著突然聽到她竟然睡著還會打呼,覺得十分有趣,原來漂亮的女生也會打呼的。回頭看了她一下,結果不看還好,一看之下,面紅心跳。由於她的腳面向書桌,睡的時後又那會想到春光有沒有外洩,兩個腳彎著,張的開開的,一條白色的小花內褲印入眼中,這次我的眼光想移也移不走了。

由於她的身材不錯,兩個腳又張的開開的對著我,整個私處毫無顧忌的向者我的眼睛,我突然發現臉好熱,整個心跳的好快好快,真的好想要仔細看清楚她最神祕的地方,那時的我,早分不清是是非非,只是想看她,肆無忌憚的看著她,反正她不知道,我又沒看過,我不說她也不知道,邪惡的思想占住我全部的理智,所以我一步一步小聲的走向她,蹲在她的床前,慢慢的看。

那個時後,又想到萬一她醒過來,我會不好交待,所以突發奇想的到她的書架上拿了一本書來,翻在地上,要是她醒時就說我在看書就好了。然後十分邪惡的拿了一枝原子筆來,想說讀書總要有枝筆,心理想的可就不是那麼一回事了哦!

她的內褲不會很緊,所以隱隱約約的看的到幾根毛露在外面。她的陰毛細細的,不會很長,也不會彎的很離譜的樣子,我左移右移,想看看有沒有個好角度能看到裡面去,結果失望的很,就是看不進去。所以就用手上的筆,很小心的挑開她的褲子遮著私處的部分,我發現我緊張的快無法呼吸了,但是又很想看,所以還是顧不了那麼多。在挑開的瞬間,她的陰戶映入眼中,讓我喘不過氣來,小弟弟也是一樣的,腫脹不安。

她果然毛不多,我看到兩片厚厚的肉壁夾著一條縫,不過她的肉壁沒有像A片中的女主角一樣的黑,反而是白色的,像是小時後不小心看到在噓噓的小女生的一樣白。但是,看了就好,還是想要看看它裡面長的是什麼樣子,可是萬一她醒了不是就完了?一想到她有可能醒來人就涼了一半,後來還是做下本世紀最重大的決定:先看了再說!我就拿著筆尖,輕輕的把它兩片肉壁往旁邊挑開,由上而下,一點一點的挑開它,於是兩片肉壁慢慢的開啟,可以看到肉壁裡面還有兩片更小的肉壁。那兩片肉壁就有點」

「真不好意思,睡的這麼難看,對了,我的衣服呢?」

「還沒乾,你要等一下!」

我動了一下,想伸個懶腰,才發現由於睡姿不佳,所以背有點痛。「真糟,我的背有些痛痛的,大概是睡歪了的樣子。」

「要不要我幫你揉揉?」她十分關心的看著我。「都是我不好,害你沒睡好。」

「不要緊的,妳替我揉一下就好了。」

於是我就趴在她的床上,讓她揉我的背。她的手軟軟的,熱熱的,揉在背上好不舒服。

揉著揉著,忽然有水滴到背上,我回頭去,才看到她在哭。所以就爬起身來,輕輕的拍著她的頭:「不哭了,學妹!」

沒想到不說還好,一說她就靠到我身上,躲在我的懷裡哭:「我男友都沒你對我那麼好....」

我的上半身沒穿衣服,有個女孩子像她這樣子靠在我身上,實在不大好受,一面要安慰她,一面又要克制自己不要侵犯她。我用手拍拍她的背,在她耳邊說:「乖,還有學長在疼妳呀!」順便親了她臉頰一下。她抬起頭來看著我,眼中還含著淚水,讓人無限愛憐,不禁低下頭來,在她小小的鼻子上親了一下。她緩緩的閉上眼睛,把頭向著我,好像要我吻她,於是我慢慢的把嘴靠上她的唇,兩個人在床上擁吻在一起。

她忽然問我要不要洗澡,也沒問我意見,就說去洗個澡好了,我只能說好。但是,又捨不得不吻她,只能傻傻著看著她,不知如何是好。只見她拉著我的手到浴室,然後脫下了她的睡衣,天下最美的東西就毫無保留的呈現在我眼前。她再彎下身來,動手脫我的褲子,不過我想到小弟弟還站著不好看,所以不敢讓她脫,急著想等它消下來,免得難為情。她卻沒我那麼膽小,慢慢的脫下她的小花內褲,再走到我身後說:「你自己來吧,我都沒你膽子小哦!」我聽到她這麼說,只好認了,把褲子脫下來,不過心理建設還沒做好,只能躲躲閃閃的怕她看到我的窘樣。

於是她打開水,替我抹肥皂,忽然我覺得背後怪怪的,原來她把肥皂抹在她乳房上,再拿她的乳房來替我擦背,只覺得軟軟滑滑,還有兩顆豆子般的東西在我身後不斷移動,我只能無助的由她擺佈,一點辦法也沒有。

突然她的手伸到我的身前,抓住了我的小弟弟,替它抹起肥皂來。只覺得一股熱流沿著小腹不斷的向下,下半身腫脹難安,她弄的我麻癢難當,只想找個洞放進去,不然真的會有脹破的可能。可是她還是不肯收手,不斷的拿著她的手,沿著小弟弟往外拉出去,再收回來,由於那裡沾滿了肥皂,所以滑滑的,熱熱的,很快的覺得有一股想射出去的衝動,有點不好意思,怕射到她手上,然而我又不敢對她說會發生什麼事,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她玩弄它,覺得身體裡的能量一點一點的往外急速流去,終於向她投降,射在她的手上。我十分不好意思,好像時間快了一點,沒讓她玩到,也好像是不好意思會射在她手上,只覺得窘態畢呈,怕被她看到。

當兩人洗好澡時,早己頭腦混亂,有點想拿她怎麼樣,又有點不敢,只能傻傻的看著她,不知如何是好。她還是一樣的主動大方,拉著我到床上,要我抱著她,吻著她。只是兩人一絲不掛的,抱在一起的衝擊感更是強烈。

其實在那種情況之下,我也是有點不知如何是好,我想也許兩個人會發生一些事情,也許是我期待了很多年的事情,但是我還是怕。那個和看A片自己幻想的感覺大不相同,有點期待,又有著無名的恐懼。她拉著我的手,讓我的手放在她的胸前,那個個軟軟熱熱,有著我無數幻想的地方,我的手沿著她的胸前貪婪的撫摸著,我才發現到,人的貪婪是無限的,沒過多久,我就想向下發展,一寸一寸的讓手往下,游走到她如茵的草原上,我發現自己的心跳的好快好快,從來未曾與女性如此親蜜過。不一會兒,看她沒什麼拒絕的表示,就放心的讓手去摸那個我想了好久,卻未曾碰過的地方。

當我的手一觸及她的神密的處所,整顆心緊張的快由心裡跳出來一樣。她整個私處好像發生了水災一樣,也好像是洗澡沒擦乾,溼滑一片。那個地方我昨天已經偷看了一次,但是手摸起來的感覺,遠比用看的複雜多了;那裡的構造十分的細緻,常讓她叫出聲來,也不知是痛還是傳說中的〞快感〞。我調皮的伸了一根手指去她縫中摸索,仔細的分辨那些我昨天看到的地方,那兩片小肉壁,那顆小豆子;無意間摸到一個凹陷處,好奇的把手指往裡伸進去,讓她叫了一聲。

由於她一直沒有任何的反對聲,所以也讓我愈玩愈大膽,只覺得小弟弟腫脹欲裂,又像剛才一樣,此時的我,腦中早已將道德拋去,只想做那個想做又不敢做的事。於是我學想了一下,想到一些書籍上的說法,讓自己在她兩腳中間,想要找個地方鑽進去,可是那裡濕滑一片,老是滑開,找不到地方進去,後來還是學妹用手扶了一下才進的去。

其實也十分有趣,只要一進去,就會想做活塞動作,她的喘息聲也愈來愈大,但是我自己也好不到那去,只要一動,就有想射出去的感覺,她又在下面扭來扭去,沒有多久就撐不住了,我還是將累積多年的能量射了出去,注滿了那裡每一寸的空間,讓我的情慾,填滿她每一寸的空隙。

我抱著她,心裡百感交集:「對不起哦,我...還是侵犯到妳..」

突然想到了些什麼:「還會不會想自殺呀?」

她紅著臉,搖搖頭,嬌羞無限。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