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辱英語教師

站在講台上,額頭上微微出汗一直努力上課的是一個月前剛來擔任英語教師的黃翠霞,正當黃翠霞老師在講課,

而台下的學生通通在議論紛紛:這個新來老師身材簡直是魔鬼的化身–豐滿的乳房、長長的美腿、肥厚的屁股,如果能一嘗黃翠霞老師香噴噴的乳汁、射滿黃翠霞老師的陰道及黃翠霞老師幹爆的肛門,再與黃翠霞老師來乳交,這就好了!

「我叫黃翠霞,大家可以叫我黃老師或MissWong!」

「黃老師你結了婚嗎?」

「我還是單身!」

「老師,向女人說『我要和妳性交』,要怎麼樣說呢?」

坐在教室角落的男生這樣發問,全教室的人都笑起來。

剛擔任教師的黃翠霞,還沒有能力或膽量把男生半開玩笑的猥褻問題輕輕躲過。可是又不能發怒,結果是只有紅著臉束手無策,於是男生們就更得意忘形地起哄。

當然,黃翠霞如果不是美女,男生們也不會這樣熱心地愛笑黃翠霞。長久在國外的生活養成的瀟灑氣氛,特別顯示出女性美的身材,是夠引起思春期男孩們的好奇眼光。

這一天也和往常一樣,男生們口口聲聲地起哄。

「老師,今天穿什麼顏色的內褲呢?」

「談一談頭一次性交的經驗吧!」

「對高中學生的性行為有什麼看法呢?」

事情演變到這種程度就無法收拾。老師所倚靠的女生們,只會悄悄說「真討厭」、「好色」,而且露出好奇的表情等著看事情的演變。黃翠霞茫然地站在講台上。

「嘿!你們安靜一點,黃翠霞老師太可憐了。」

這樣突然站起來保護黃翠霞的,是班長的馮彰。

「馮彰,不要這樣假裝好學生了,你是愛上黃翠霞老師了吧!」

「對,對,他大概幻想黃翠霞老師的裸體手淫的。」

再度爆發哄笑。剛好就在這時候響起下課的鈴聲。看著學生們你一句我一句的針鋒相對,黃翠霞的心裡充滿不安,聽到下課鈴聲才鬆一口氣。

當然,黃翠霞也知道,現在的教育和過去不同,已經逐漸離開神聖的印象。但是在黃翠霞的意識中多少還留著教室是神聖場所的想法。但事實上已經遭到這種程度,因為對教師的職務曾經充滿期望,相對地,黃翠霞的苦惱也大。

走出教室,回到自己的辦公桌前時,看到桌上有一個白色的信封,並沒有封口,裡面有一張信紙,好像是女人的筆跡。

黃翠霞老師,有很重要的事情想和妳商量。十一點四十分在體育館的器材室門前等妳,因為是秘密的事,來時請不要讓別人看到。

A子

誰是A子呢?為什麼不寫真實的姓名?學校有談話室,為什麼還要選擇體育館呢?愈想問題愈多,可是想到對方是思春期的女孩,覺得也不算很唐突。而且學生找她商量事情,這麼還是頭一次,還覺得很高興。

總之,先去看看再說。

上課鈴響後,等到附近都靜下來,才走出教職員室。所幸沒有遇到任何人就到達體育館。

對方還沒有來。過了五分鐘,還沒有動靜。

難道是有人和她開玩笑?這樣的可能性也很大,但這樣做有什麼好玩呢?

無意中回頭時,發覺器材室的門是半開的。

難道是在裡面等我嗎……?

走到器材室門口,正準備向裡面看時,突然伸出一隻手抓住她的頭髮,用力把她拉進器材室裡。

「哎呀!」

站不穩,撲倒在墊子上,黃翠霞趴在上面反射性地先回頭看。細長的臉充滿驚嚇的表情。

「你……你是貝文達同學……」

站在門前的是貝文達,據其他教師們說,在上學期還是很老實的,學業成績也很好的學生,可是從下學期開始品性就變壞,在教師之間已經成為問題的學生。

「怎麼回事?在這種地方……」

黃翠霞拉下掀起來的裙子,拼命地告訴自己要保持冷靜。

「我在等老師,看過信了吧!」

貝文達一面看著黃翠霞,一面把器材室的門關上。

黃翠霞看到對方皺緊眉頭的表情,發現他心裡充滿殺氣。當然,現在如果慌張,只會更使對方衝動。

「原來那封信是你寫的。因為落款是A子,還以為是女生……找我……有什麼事呢?」

「老師真是單純的女人,那不過是個誘餌,為的是要把妳引來。我只是想和老師性交而已。」

聽到那種直接了當的口吻,使黃翠霞驚呆了。同時也想到,該發生的事情現在發生了。內心曲就害怕有一天會面對這種場面。

「你在胡說什麼?鎮靜一點,我是你的老師,老師怎麼可能會答應學生的這種要求!」

覺得臉上愈來愈火熱,黃翠霞用上衣袖擦額頭上的汗。

「哼,不肯乖乖地讓我幹,只好強姦了。」

貝文達一面說,一面解開上衣鈕。

他說的是什麼話,這種話是十九歲的高中生說出來的嗎?和流氓有什麼區別呢?

雖然想努力地保持冷靜,但黃翠霞的心跳是愈來愈快。

「貝文達同學,你明白你現在要做的是什麼事嗎?」

「我可不要聽妳的說教。我可是已經這樣興奮了。」

貝文達說完就拉下褲子的拉鍊,從裡面拉出兇猛的東西。說是拉出來,倒不如說是自己跳躍出來,毫不怯場地昂起頭,從褲縫之間向斜上方聳立。

黃翠霞在剎那間性生看到不該看的東西的罪惡感,馬上閉上眼睛。可是感覺出貝文達開始的動靜,又張開眼睛。

就像燒紅的鐵棒的肉柱,已經垂在下面看起來淫穢的肉袋愈來愈逼近她的眼前。

如果黃翠霞有豐富的男性經驗,也許能巧妙應付這樣的場面,可是黃翠霞只不過和男性有握手和擁抱的經驗而已,不會假裝聽從,再趁機會逃走,也就難怪了。

「不,不要!」

黃翠霞下意識地舉起右臂在頭上,採取保護自己的姿勢。還沒有給過男人的身體,被這樣的毛頭小子搶走,寧死也不願答應。

「老師,給我幹吧!」

貝文達用力推倒黃翠霞,用身體壓在拼命想逃走的黃翠霞身上。

「不能這樣……貝文達同學!」

黃翠霞拿出全身的力量,推開貝文達壓下來的身體,拿起手邊的籃球頂在貝文達的臉上。可是經過幾秒鐘的爭執,籃球很快就被搶走。

「老師,不要反抗,實際上是喜歡和男人性交的吧!」

黃翠霞被強大的力量壓倒在墊子上,拼命掙扎。想到自己被看成是好色的輕浮女人,氣的咬牙切齒。

「貝文達同學,你知道這樣會有什麼後果吧!你無法留在學校了……」

「不要囉嗦了!」

這一天黃翠霞穿的是淺藍色的套裝以及胸前有荷葉邊的上衣。因為上衣前面的鈕扣是不扣的,所以貝文達的手立刻從襯衣上抓到隆起的乳房。

「不要!求求你,不要這樣!」

黃翠霞想用力推開對方,可是因為腰已經被用力抱緊,用不上力量。而且,緊身裙愈來愈撩起,連大腿都完全暴露出來。

「老師的奶子,比我想的更豐滿。」

被滿臉青春豆的學生粗魯的撫摸乳房的感覺,只會使黃翠霞產生惡感。黃翠霞還是沒法想從貝文達的擁抱逃走。用一隻手推肩,另外一隻手推貝文達,露出性慾表情的臉。

黃翠霞的臉陷入墊子裡,汗臭味和灰塵一起衝進鼻孔。

「啊!……放開我……」

黃翠霞把臉側過去,然後向上蠕動,但這樣反而給貝文達造成機會。貝文達改從黃翠霞的身後抱緊她。立刻用力拉襯衫,鈕扣很快掙掉,露出雪白耀眼的乳罩,然後毫無顧忌地拉下乳罩,讓漂亮隆起的乳房在光天白日下暴露出來。

很大的手立刻抓住乳房。

「不,不要!」

乳房被抓住後,黃翠霞用盡全力扭動身體,想推關男人的魔掌。可是陷入肉裡的手指,不肯輕易放鬆,反而趁黃翠霞的注意力在胸部時,貝文達的手想撩起裙子。

「你不能這樣!」

黃翠霞怕自己的腿也露出,想用手拉下已經撩起到大腿上的裙子時,貝文達的手立刻滑入大腿根內。

「啊!……那裡!……不可以!」

黃翠霞在這剎那夾緊大腿,但貝文達也趁機會壓在她的身上,因此形成貝文達的手臂自然拉起裙子的下擺。

「老師,不要這樣鬧嘛,現在要做很好的事情。」

遇到這種情形還能不鬧?

黃翠霞是看起來很隨和,但個性也很堅強,沒有這個性,大概也不會選教師和職業了。

在今天的高中生體格已經比過去高大很多時,貝文達的體格不算大號,但在力量上還足夠壓倒一個無力的女性。

「老師身體的味道真好,而且,乳房又這樣軟綿綿的……」

貝文達現在已經完全把黃翠霞的身體控制住,把鼻尖靠在微微顫抖的乳房上,好像狗一樣地聞來聞去。

「不……不要!」

黃翠霞感到非常慌張,拼命扭頭同時踢腿。這時候貝文達已經騎在黃翠霞身上,解開裙子的掛鉤,拉下拉鍊,稍許褪下裙子,就立刻用手抓住褲襪的胸口,連裙子一起一下就拉到膝蓋的上面。

「被學生強姦,怎麼可以發生這種事情,神啊,救救我吧!……」

趁貝文達的上半身離開的機會,黃翠霞想盡辦法掙脫,可是裙子纏在雙膝上,動作受到妨礙。就在轉過來伏下身體時,最後剩下的白色內褲也被拉下去。

「啊……不能這樣!」

豐滿的白色雙丘,微微顯露出淫穢的溪谷,向左右擺動。

「好美的屁股,看得有一點眼花。」

貝文達的胯間讓聳立的肉棒擺動,同時他以敏捷的動作從黃翠霞掙扎的身上,把裙子和褲襪,以及內褲都脫掉。此時,鞋也順便脫落,已經沒有任何東西掩蓋黃翠霞的下體。

「不要!……」

黃翠霞的下體得到自由時,就踢動下腳,設法不讓貝文達得逞。貝文達色瞇瞇的眼光,射在黃翠霞暴露的大腿根上。在雪白的肚子下,有一片黑色的草叢,下面有一道肉的裂縫。

「看到老師的陰戶了……我已經不能忍了!」

興奮到極點的貝文達,不顧一切地壓在拼命抗拒的黃翠霞身上。黃翠霞雖然把貝文達推開一些,但立刻又完全被壓制。

貝文達的手從大腿跟向上摸過來,那種噁心的感覺使黃翠霞的身體顫抖,只好掙扎著儘量逃避。就在這時候堆在旁邊的許多墊子倒下,打在貝文達身上,黃翠霞趁機會想從墊子爬走。可是立即被貝文達抓住雙腳拉回去。

「老師,不要讓我太麻煩吧!」

貝文達把黃翠霞的身體轉過來,再度壓在她的身上。這一次是立刻把火熱的肉棒引到女人最秘密的溪谷間。

「啊……不行……不行……啊……」

力量已經完全消耗的黃翠霞,已經沒有推開貝文達身體的力量了。黃翠霞在恐懼中感覺出她那還沒有男人碰過的處女門戶,有男人的異樣感的硬束西壓在上面。

貝文達對女人是多麼熟練,弄了半天,雖沒有辦法插入還沒有形成接受狀態的乾燥肉縫裡,因此需要潤滑油。貝文達開始用手摸黃翠霞的肉唇,因為欠缺溫柔感,使黃翠霞產生一種微妙的感覺。

手指突破肉縫,碰到最敏感的部份時,黃翠霞產生無法忍受的焦燥感,用盡全力扭動身體。大概這樣的反應又刺激貝文達,開始用手指集中性地摸弄小肉球。

「啊……不要……不要……」黃翠霞口說不好,但她的心裡已開始融化,陰道已非常痕癢。

「貝文達同學,求求你不要這樣!」黃翠霞拿出最後的力量抗拒。可是抱住黃翠霞頭部的貝文達,用插在雙腿間的膝蓋頭,巧妙地控制黃翠霞的身體,一面用舌頭舔胸部豐滿的果實,同時用手指玩弄陰核。

「老師的奶子有彈性,美極了。」

「啊!不要……不要……不要……」

貝文達的手指同時攻擊女人兩處最敏感的部位,使女人的身體逐漸火熱,有無法形容的痛癢感,擴散到整個下體。貝文達從勃起的陰核敏感地發現,黃翠霞的性感升高,於是擴大手指活動的範圍。

黃翠霞開始埋怨自己的命運。可是和剛才的心情相反地,從花瓣的深處有花蜜的慢慢滲出,這是她沒有辦法控制的事。

貝文達在手指上感到溫潤後,就更大膽地撥開花瓣,將手指插入深處。黃翠霞本能地想夾緊大腿。可是貝文達的膝蓋在中間,反而被擴大撥開。

「看吧!老師的浪水也出來了。」

貝文達這樣在黃翠霞的正邊得意地說,同時突然讓手指更深地插入。

「啊!」

黃翠霞輕輕叫一聲,同時皺起眉頭,腳尖也蹺起,微微顫抖。

「這樣弄的時候……老師感到舒服了吧……」

插入在花瓣裡的手指像攪拌棒一樣地旋轉。在濕潤中開放的花瓣,不由得夾緊無理的侵犯者。

「啊……不要……不要……」

黃翠霞是不能活動的上體僵硬,想切斷自己所有的感覺。可是在身體裡來往的手指,使她沒有辦法不去感受。這時候,貝文達的身體開始向下移動。

「我要仔細看看老師的這裡是什麼情形」

話還沒有說完,黃翠霞的雙腿被抬起,變在非常淫蕩的姿勢。

在大腿跟的中央有一道肉縫,有什麼東西發出光亮。

「啊……不能啊!」

羞恥心使得黃翠霞挺起上身,雙腳用力。可是貝文達把她的雙腿放在肩上,使她無法用力。扭動身體逃避時,被用力拉過去,反而形成身體對摺的樣子。

「求求你……不要這樣。」

黃翠霞沒頭沒腦地打頭和肩。可是,身體變成對摺的姿勢,無法構成使貝文達能停止攻擊的威脅,始終成為露出女性產感中心的姿勢。

「啊,這種風景真是受不了。」

貝文達看到粉紅色的裂縫,興奮地喘氣,把鼻頭靠近秘縫。雙手抱緊大腿,一種特殊的感覺在最敏感的部份產生。

「不行,討厭……不要……」

羞恥心剎那間變成噁心,但噁心又變成應有的快感。

「啊,這一定是弄錯了」

黃翠霞在剎那間以為自己在做夢,更希望這是夢。可是一堆沾滿灰塵的墊子、跳箱、籃球,還有一堆柔道用的塌塌米……毫無疑問的是體育館的器材室,而現在黃翠霞將要被自己的學生強暴。

「不,絕對不能發生這種事情。」

黃翠霞發作性地放在頭附近的一團羽毛用的網子抓起來就向正在攻擊下體中心的貝文達頭上。意外的攻擊使得貝文達不得不抬起頭。在取下頭上的網子時,趁機會反轉身體,爬向門口。

豐滿的雙丘充滿彈性,受到兩側壓迫隆起的花瓣發出妖媚的光茫。

「想逃走是不可能的。」

丟下網子,迅速脫下長褲和內褲露出下體的貝文達,立刻向黃翠霞撲過來。在黃翠霞來說,這是寄託最後希望的逃避行動,可是還沒有爬到門口,輕易就被貝文達捉到了。

大聲叫喊時,也許會有人聽到……心裡產生這樣的念頭,可是這樣子被發現,一定會成為全校的笑話。

「不要反抗了,老師這裡不是已經濕淋淋了嗎?」

抓住黃翠霞腰部的貝文達,就以公狗聞母狗屁股的姿勢,開始舔充滿蜜汁的花瓣。「啊……救命啊……」

黃翠霞扭動屁股想甩開貝文達時,貝文達用力抓住兩個肉丘,撥開到極限的程度,然後把擴開的秘密溪谷,瘋狂般地開始舔。

敏感的嫩肉被舌頭舔的感覺,把黃翠霞的腦子徹底地攪亂。屈辱和羞恥和快感混在一起,在身體裡奔馳,黃翠霞想保持正常的意識,都開始感到困難。

黃翠霞心想:「啊,不……行了,我很……癢,我已……忍不……下去,我……要……我要……」

「啊……不行……不要……停……啊……不要……停……好爽……啊……好爽……快……快……我要……我要」

貝文達故意難黃翠霞說:「老師你想要什麼?」

「我要……我要……你……你……幹……我……」

「我應用什麼幹你黃翠霞老師?」

「貝文達同學,不是,應該叫文達哥哥。文達哥哥快……快……用你的……雞巴……插我……快」

我便即時在把陽具抵在她陰道口,淫水灑在我龜頭上,我乘著她內裡的濕度,就把陽具插進去。

「啊啊啊……好正啊……我好舒服啊……啊啊啊……」

明顯地,這次插入是非常順暢,看來黃翠霞已經適應了我的陽具,為增加刺激,我便抓著她的腰借力,不斷飛快地抽動陽具,黃翠霞也被G點傳全身體的興奮弄得自動自覺地扭腰,手腳也不知如何地亂撐,我再重複動作頂上她陰道的盡頭。

她更是淫叫得更厲害:「啊啊啊……好啊……好爽啊!……幹死我吧……啊啊……幹死我吧!啊……啊……啊呀!」

「是時候了!」

黃翠霞大叫:「去啊……去啊……啊……啊……啊……快……快……」

黃翠霞身體在貝文達射精後,震盪得很厲害,由於已經無法再存下貝文達的精液,當貝文達把陽具抽離時,精液加陰精都倒噴出來,弄得一地皆是。

本來我想這樣就結束,但我見到軟躺在地上的黃翠霞還未滿足似的雙手在自摸著乳房,愛液也停不了地從陰戶流出,而她口中發出春叫,我便問她:「妳還未夠嗎?」

「是……的!文達哥……哥……快……快和……翠霞……乳交」

「好!有此豐乳而不乳交,實在對不起自己。」。

便把身體移上,拉開乳牛黃翠霞的「大波」,貝文達把陽具放在她的乳溝內,一鬆手,黃翠霞富彈性的乳房彈回原位,把貝文達陽具緊緊夾著;貝文達也抓緊黃翠霞,四隻手不斷上下推拿她的雙乳,兩團肉團不斷刺激貝文達的寶貝,貝文達已經可以感到自己的肉棒漸漸充滿衝勁,磨了五、六十下,套再內的陽具要再一次發射了。

黃翠霞面上、口角都是我貝文達濃濃的精,我貝文達半站半跪身體,把陽具湊到她嘴邊,要翠霞伸出舌頭舔乾淨貝文達的大炮,翠霞也毫不考慮照做,龜頭至睪丸也在舔,把貝文達精液一一送入口中。

清理好後,大家就離開了器材室!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