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馬老師正式結婚

我在北京近郊的一個城市裡工作,大學畢業後自己辦了一家公司,賺了一筆錢,同學們和朋友們都很羨慕我。因為事業忙,我一直沒找對象,到實在忍不住了,就找個小姐出出火。

2年前,我到北京出差,晚上住在一個不大的旅館裡。11點鐘的時候,有女的打電話問要不要小姐,我當時正在酒後,慾火難捺,但因喝酒太多,雞巴硬不起來,就不耐煩地說:「不要了!」

那打電話的女人很有耐心,說有剛剛來做的下崗女工,年齡雖然大些,但風韻十足,也很乾淨。我心裡一動,就告訴她:「那就讓那老小姐來吧!」但等了大半個小時還不見人影,我就關上燈,迷迷糊糊地睡著了。

夜裡,我朦朧間發現一個女人睡在我身邊,肉體豐滿滑溜。那女人柔聲說:「老闆,您醒了,要不要我啊?要我一次200元,若是要我陪您過夜,只需要500元。」

我當時困得很,就一把摟住她的身子,一手揉著奶子,一手摸著她的陰道,眼也不睜地說:「陪老子過夜,拿你的工夫好好伺候老子,鈔票隨你拿!」

那女人仍然怯怯羞羞地問:「老闆是要口交還是肛交?」我正犯困,便不耐煩地說了一句:「隨你。」

那女人就柔順地把頭拱進我的褲襠裡,用嘴吞吐我的大雞巴,她用舌頭舔、用嘴巴吸,確實口交好工夫。不一會,我的大雞巴堅硬暴挺,一洩如注,大股大股的精液全部噴進了她的嘴裡,只聽「咕嚕,咕嚕」幾聲,那女人居然把我的精液全部嚥了下去。

我心想:下崗女職工年齡大、相貌差、皮肉鬆弛,容易下工夫伺候嫖客,就眼也不睜地說:「先睡吧,明早再好好弄(操)你!」

第二天我醒來時,那女人還在甜睡,她的半個臉埋在鬆軟的枕頭裡,但因蹬開了被子,女人雪白的屁股露在了外邊。這女人的大白臀確實豐滿,又大又白,穴毛油光發亮,菊花花芯(臀眼)黑黝黝、紅艷艷的,實在迷人。我心想:這女人屁股美,臉蛋不一定美,下崗職工年齡一般都40左右,看摸樣肯定不如年輕小姐水靈,索性玩玩她的大白臀吧,也不枉化嫖資!

於是我拿了一隻大香蕉,套了一個避孕套(從女人帶來的包裡找到的),在熱水裡蘸了一下,輕輕地塞進女人的玉門裡。女人屁股動了動,似乎發覺了,但並不拒絕,我索性一使勁,把大半隻香蕉全插進了她的穴裡。只聽那女人哼哼了兩聲,說:「老闆你壞,人家還睡覺,你就搗亂,昨天夜裡你倒精神呢!」說著,把大白屁股往後聳了一下。我被她的大白臀給迷住了,乾脆把她的口紅也拿出來,舔上些唾液潤滑了一下,悄悄地突然一下子捅進她的屁股眼!

「哎呀,媽呀!你用什麼東西捅人家的臀眼啊?痛死我了!」那女人邊說邊一下子坐了起來。

我這才看到這女人的面孔,好美麗動人的一副摸樣啊!絕對的中年美人。只是看著面熟,好像在哪裡見過她……啊,天啊!她,這女人,這不是我中學時數學老師馬桂彩嗎?!我嚇得趕忙跪在地下!接下來的事情我就不詳細講了,說說大體情況。

馬老師是年35歲,是學校的業務骨幹。課教的好,人又漂亮,為人也很和氣,在學校裡威信很高。不幸的是丈夫出國遭遇車禍死了,一雙雙胞胎兒女又不幸患了白血病,光住院治療已經花了幾十萬元,學校的師生們和社會各界也都捐款,可到目前還是治不好。巨額的醫療費把馬老師愁得走投無路,為了一雙可愛的兒女不至於因無錢醫治而死去,馬老師無奈走上了出賣色相和肉體的路子。

馬老師本在北京附近一個城市工作,為了怕熟人認出自己,只好利用星期天和節假日到京城賣淫掙錢。這對一個從事教育多年的優秀教師來說,內心的巨大痛苦是無法想像的!

馬老師流著淚,抽泣著說完事情的經過,忽然昂起頭,毫無羞澀地、冷冷地對著我說:「好同學,以前我們是師生,你是我的好學生,還是學習委員,我也特別喜歡你。可是今天,你的老師落難了,為了我的兩個孩子,我只有靠我的肉體賺錢來救他們的命!今天老師也不怕丟人了!好了,老師不囉嗦了,今天你是嫖客,我是賣淫的妓女,為了你的錢,老師願意讓你玩,花樣隨你,只要你肯付錢!」

說著,馬老師竟然反過身來,趴在床上,把她的大白臀高高地蹶起來,催促道:「好同學,你快來吧!穴交200,口交加100,如果要肛交,再加300,一共600元,老師不多要你的錢。哈哈,哈哈……」馬老師笑著笑著又哭了,哭得很傷心。

我羞得無地自容,萬分尷尬。記得當時我把身上帶的所有的跑業務的錢(大約七、八萬元)都扔給馬老師,破門逃跑了!

從京城回來後,不幾天,我收到了馬老師匯來的錢和信,大意是感謝我的好薏,但對治病仍是杯水車薪,無濟於事,不要因此耽誤了我的公司生意。我看了非常感動,多麼好的老師啊!

我發誓一定要幫助她!便以馬老師孩子治病為理由,廣泛聯繫我的同學們,為馬老師募捐,一些大款同學紛紛解囊,很快湊足了一百多萬。可是,萬萬沒有想到的是,當我們把錢送到馬老師家的時候,兩個孩子已經不治身亡了!

馬老師渾身戴孝,淒涼中透著冷艷的美麗。聽說我們的來意,馬老師慟聲長唏,欲哭無淚,她緩緩地走到我們幾個同學面前,長長地跪了下來……

在此後的日子裡,馬老師總是繚繞在我的心頭,我多次想去找她或給她打電話,但羞、恨、悔多種情感交織在一起,使我不敢面對她甚至不敢聽到她聲音。我什麼也做不下去,甚至對象也懶得談。我萬萬沒有想到的是,一年後,馬老師居然自己來到我的辦公室求職。

我收留了馬老師,讓她做了我的女秘書,實際上也是我的總管和顧問。半年後,馬桂彩老師暗示希望嫁給我做妻子,甚至是做情人也可以。因為她是我的老師,我心裡總有一種心理障礙,不敢想像和老師作愛是一種什麼樣子。

為了消除我的顧慮,馬老師故意打扮得嬌艷迷人,每天都有意識地勾引我,她甚至嬌滴滴地說:「老闆,你以後不準再喊我老師,人家的嘴、屁股眼和嫩穴都讓你操過了,你喊我老師不是羞辱我嗎?我現在是你的女秘書,我的職責是幫你工作,陪你睡覺。」

我何嘗不想操美麗嬌艷的馬老師呢?只是心理上有顧慮。為了打消我的顧慮,馬老師悄悄給我服了強勁的春藥,她為了使自己更浪更騷,馬老師她自己也服用了女性催情藥物。那一天在我的辦公室裡,馬老師全身赤裸,光著大白臀趴在沙發上,變著花樣讓我操穴。那一天我足足操了她五個小時,在馬老師的嘴裡、穴裡、屁眼裡都射了精,她被操得趴在沙發上起不來。我一邊操她,一邊問:「馬老師,你是不是騷穴,浪貨,破鞋?」

馬老師被操得上氣不接下氣,呻吟著回答說:「我是……我是……你老師,是貨真價實的騷穴……浪貨兼破鞋!我剋夫克子女,把他們都剋死了……我是個有罪的壞女人,我賣淫、賣屁股、賣靈魂,給教師這個高尚的職業抹黑……我是個不知羞恥的破鞋浪貨!啊啊啊啊啊……你操死我吧!從今以後……哎呀!你馬老師我的心、我的身、我的靈魂、我的穴、我的大白臀、我的大奶子都獻給我親愛的學生丈夫……哎呀!啊啊……好丈夫,親親丈夫,只要你不嫌棄,今後我就是你的妻子、老婆、情婦,是你的床上用品……」

我一邊用大雞巴猛操馬桂彩的嫩穴,一邊用雙手撫摩著她的大奶子說:「馬老師,你在講台上要是這麼騷浪該有多麼好啊!你可以讓全班同學集體輪流操你的穴呀!」

「啊啊啊……你這個沒良心的,人家啥都給了你,還好意思羞辱你的老婆!哎呀,操死我了!你輕一些用力,你想把你的老師媳婦給糙死啊?啊……啊……親親的小丈夫,好丈夫,我給你生個兒子好不好?你老師老婆的穴還不老,只要你播種,我的騷穴還能育苗呢!啊啊啊……哎呀……啊啊啊啊……親親的冤家好老公,你操得人家渾身舒服,我一定給你生個兒子,報答你的操穴之恩!」

這次操穴後,我和馬老師正式結婚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