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子情史

在我們村裡,人們稱自己的父母叫爹娘,我爹很小的時候家裡給他訂了一門親事,中學畢業後第二年就結了婚。婚後不久女人就和他鬧離婚,說爹是一個沒用的男人。我爹去了很多醫院檢查治療,吃了不少藥,但沒有效果。幾年後媳婦回了娘家,死活不回來和我爹離了婚。這個女人不久又找了一個男人,第二年就生下一個兒子。這以後全村人都知道我爹是個"沒用的男人"。在鄉下男人沒有媳婦沒有後代,一輩子都讓人們瞧不起。後來家裡托人在外村給介紹幾個對象,人家到村裡一打聽,知道情況後,誰也不願意把姑娘嫁給我爹。

幾年後的一天,村裡來了一家逃慌討飯的南方人,夫婦倆帶著三個孩子,兩個大的是姑娘,小的是個男孩。我奶奶看到後跟我爺爺商量,想留下一個姑娘養幾年後給我爹做媳婦,說外地人在這無依無靠,將來不願意她也走不了。爺爺留他們全家住了一天,給這對夫婦二百元錢,留下一個姑娘,做了我爹的童養媳,這個姑娘就是我娘,那年她才十三歲。

我爺爺有一間豆腐房,每天半夜他都要起來做豆腐。早晨,爹和大爹(我爹的哥哥)用小車推著豆腐到鄰村去賣。我娘來的第二年,一天我爹賣豆腐回來,在車上推回一個一歲多的男孩,說是鄰村下鄉知青生的私生子,把他交給我娘。這個孩子就是我,我爹怕我將來長大後離開這個家,給我起個名叫栓住。

爺爺每天做豆腐時都要做幾桶豆腐腦,豆腐房的隔壁有一間小屋靠著道邊,屋裡擺著一張桌子和幾條長凳。從我記事起我娘每天就在這間屋裡一邊帶著我一邊賣豆腐腦和豆腐。爺爺奶奶對我很冷淡,他們非常偏愛我大爹的兩個兒子。後來分家時,三間新蓋的瓦房分給了大爹,我爹只分到兩間舊廂房。一年夏天,有位算命先生從我家門口路過,我娘送他兩碗豆腐腦吃,求他給算一卦。他給我娘相相面,問了生晨八字,掐著手指算一會,看著我娘說:"你是福相福命,將來一定會搬到城裡住高樓享清福"。算命先生走後,娘興奮的對我說:"栓住,娘就指望你了,好好念書將來上大學,到城裡去上班掙大錢,娘就可以和你一起到城裡去住"。從那以後,娘常跟我念叨這事。我十幾歲時,村裡很多人都上外地去打工,我爹也出去在省城郊區和別人合夥做豆腐。每年只有春節時回家住幾天,把在外掙的錢大部分交給我爺爺,給我們娘倆留下的錢很少。

剛到鄉裡初中上學時,一天下午放學有人喊,說學校門口有人找我。我跑到校門口,看見門外道邊站著一位穿著很時髦的女人,旁邊還停著一輛小汽車,我喊:"誰找我",她走過來問:"你叫栓住嗎?","啊","你爹是河西村做豆腐的XXX嗎?""對呀",她一把拉住我,仔細看我一會,突然哭泣起來,哽咽地說:"你還能認識我嗎?我是你親生母親"。這時學校裡有許多同學走出來,她趕緊打開車門把我拽進車裡,讓司機把車開到遠處沒人的地方停下……。

晚上回到家我把娘叫進屋裡,從書包裡拿出一包錢交給我娘,娘驚訝地問:"哪來這麼多錢?"我把下午的事跟她講了,娘聽後抱著我哭起來,說:"她不會帶你走吧?娘不能沒有你……,千萬不要離開娘"。我給娘擦著眼淚說:"我哪也不去,我守著你一輩子"。娘第二天就病倒了,在炕上躺了十幾天。但是,她一直沒有把這事告訴爺爺奶奶和我爹。

我上初中時個子比我娘已經高出大半頭。十三、四歲時陰莖周圍就長滿了陰毛,十五歲那年我第一次遺精,記得那天半夜醒來,覺得褲衩裡濕漉漉的,我坐起來脫下褲衩,娘問我怎麼了,她打開燈看見我褲衩裡粘乎乎的東西笑了,告訴我這是遺精,大人才會這樣,說我已經長大了。我問她也遺精嗎,她說這是男人的事,女人來月經,後來給我講月經和遺精是怎麼回事,這是我第一次接受的性教育。從那以後我開始逐漸對女人發生興趣,但對同齡和年輕的女孩幾乎沒有感覺,只愛關注比我大很多的成熟女人。當然,最關注的還是我娘。

在我眼裡總覺得我娘是這個世界上最美的女人,她個子不高,長得嬌小玲瓏皮膚白嫩。我經常看她洗澡,在我們農村家裡沒有洗澡間,每隔幾天晚上我躺下後,我娘在外屋地用大洗衣盆放些熱水站在盆裡洗洗身上。我在上炕前總要把門打開,這樣躺在炕上瞇著眼睛裝睡覺,看我娘在外屋洗澡。我小時侯經常看她洗澡,但那時沒有什麼感覺。現在不同,每當我看到她赤裸的身體,白嫩的肌膚,一對手拳大美麗的乳峰,小腹下那雪白隆起的陰阜和兩腿根部的肉縫,我全身燥熱,口咽發干,雞雞脹得硬硬的,真想插進她那雪白的肉縫裡。實際我娘也知道我在看,洗完澡後總要對我說:"別裝睡了,起來幫娘把水倒了",我看她穿上衣服,趕緊下地穿上鞋,跑過去端起大盆,用盆擋住雞雞頂起的褲衩,把水倒在外邊。

我從小有"摸"的習慣,就是睡覺時手總要摸著我娘乳頭,娘說我剛抱來時就這樣,肯定是在我生母那養成的,我一直到現在仍有這個習慣。一天晚上我剛睡著不久,就被我娘的呻吟聲驚醒,我睜開眼睛看她在被窩裡全身扭動著,很難受的樣子,後來我才知道她當時在自慰。我問:"娘怎麼了?哪疼?"她說:"沒事,快睡覺吧,"我習慣地把手伸進她的被裡摸著她的乳頭和豐滿柔軟的乳房,一會她又開始躁動,突然她抱住我,嘴裡顫抖地說:"抱住…娘……抱住…娘。"我趕緊用雙手把她抱在懷裡,感到她全身在抽搐痙攣,這時才發現她全身赤裸著。她的嘴使勁吻著我的嘴,一會我覺得全身發熱,下邊的雞雞脹得要把褲衩頂破。過了一會她身體慢慢松弛下來,把舌頭伸進我的嘴裡,兩個舌頭攪動在一起。我脹痛的雞雞在褲衩裡頂在她的身上,她用手往下扒我的褲衩,我順勢把褲衩退到膝蓋下用腳蹬開,。她這時趴在我的身上,我感覺到她下邊已有很多淫水的流到我的肚子上和腿上,她的手拿住我的雞雞,擡起下身把我脹痛的雞雞送進她的陰道口,她屁股慢慢壓下來,雞雞全部滑進了她的小穴內,陰道壁緊緊地裹著我的陰莖,這時我感覺到一種從未有過的快感。她雙手緊緊地摟著我,下身不斷地動著,過了一會我抱住她翻過身來,把她壓在身下,開始上下抽動著雞雞,很快她小聲叫起來,叫聲逐漸變大,全身開始抽搐顫抖,陰道裡一緊一緊地跳動,我也忍不住開始射精,隨著一陣強烈的快感,精液射進她的體內,我倆緊緊地抱在一起互相親吻著……。我伸手把燈打開,看娘躺在我的身下甜甜地笑著,我倆全身赤裸著貼在一起。我從她身上下來,吻她的乳頭、乳房、肚子、陰阜和大腿,又把她兩腿分開,看從陰道流出淫水和精液混合的粘液,我拿毛巾把它擦淨。她拿住我的手放在她的陰蒂上輕輕地揉著,過一會我慢慢地把手指放進她的陰道內,她握住我的手讓我來回抽插手指。我反騎在她的身上,把頭伸到她兩腿之間,吻著她的陰部。她用嘴把我陰莖上的淫水和精液吸吮干淨,我很快又感到雞雞脹痛得受不了,翻過身來,把雞雞頂在她的陰部,我擡起下身,她用一只手拿著我的雞雞送進她的小穴內,一只手按著我的臀部,我順勢將陰莖又插進去,上下抽動,一會她身體又開始扭動,嘴裡小聲叫著求我使勁干她,很快她全身抽搐痙攣,隨著一陣快感我又開始射精,雞雞在她的陰道裡隨著跳動漸漸疲軟。我擡起頭看著她的臉,親著她的眼睛、鼻子、嘴唇和臉頰,伸手把燈關上,兩人緊緊地抱在一起,還能感到她的陰道緊緊地裹著我的陰莖。她說這是她第一次感受到男人帶給她的如此強烈的快感,全身又麻又酥,好受極了。我也是第一次享受到這樣美好的感覺。我半夜醒來感到被陰道緊緊裹著的陰莖又在脹大,我吻她的嘴把她弄醒,又開始上下抽動雞雞,這回她來過幾次性高潮後,我一點要射精的感覺也沒有。我大力抽動不知過了多久,她說感到疼痛,最後緊緊地抱住我,疼的哭起來。我抱著她翻過身,讓她趴在我的身上。她擡起身慢慢地下來,翻過身去用嘴含住陰莖,邊吸吮邊上下滑動著,我撫摩著她柔軟的屁股,不久我終於在她嘴裡射精了,她把精液吞下去,翻過身來把臉貼在我的胸前,我把她抱在懷裡很快睡著了。

清晨醒來時,我娘已經把飯做好,看我坐起來,說:"快起來吃飯,"我下地把娘抱在懷裡問:"還疼嗎?","好點了,""我還想干,"她用手握住又勃起的雞雞說:"娘已經是你的人了,晚上再干,別上學遲到。"我趕緊穿上衣服吃飯。晚上放學回到家時,娘正在做飯,她看我進來把毛巾肥皂遞給我,讓我先到河套裡洗洗澡,她看看院裡沒人小聲說:"把下邊好好洗洗。"曭F有一條河,白天村裡人都在河邊洗衣服,夏天我常到這洗澡。洗完澡回到家裡時,香噴噴的飯菜已經擺在桌上,還煮了幾個雞蛋。吃完飯我趕緊寫作業,娘到豆腐房裡幫助干活。

八點多娘才回來,她把房門插上,我把大盆裡倒進熱水端進屋裡,娘坐在炕上偎在我的懷裡,我一件一件脫下她的衣服,脫完後我抱起她,把她放在大盆裡,用浸著水的毛巾給她洗著身上,當洗到兩腿根部的肉縫時,她疼得叫起來,我擡起她的一條腿,看陰道口周圍已經紅腫。她說白天坐車去縣城裡買了藥,一會用藥水洗洗。洗完澡擦干身子,娘讓我拿來一個小盆放半盆熱水,她往裡面放點藥,水很快變成藍色,把屁股坐在小盆裡洗。洗完後她上炕躺下,我把水倒在外邊,插好門,把衣服脫光鑽進她的被裡。兩人赤裸著全身抱在一起,娘告訴我還買了避孕藥和避孕套,她吃了避孕藥,說我的精液在她的身體內能使她懷孕。我問她想不想生孩子,她說想但現在不行,讓我好好學習,將來上大學到城裡上班,把她帶城裡去住,那時她一定給我生個孩子。她的手一直在揉搓著雞雞,使雞雞脹得很大,拿出一個避孕套套在雞雞上。我起身把她抱在懷裡,慢慢地親她的嘴、乳房和身上,她很快身體開始扭動,嘴裡小聲叫著,一會又拽著雞雞說:"要哥哥大雞雞…,要哥哥大雞雞…。"我摸著她的小穴已經有很多淫水流出,問:"這還疼嗎?"她耍嬌地說:"BB裡想哥哥雞雞,"我趴在她的身上,她把雞雞放在她的小穴裡,我慢慢地插進去上下抽動,感覺裡面滑滑的,一會她的叫聲變大求我使勁干她,我放心地狂抽猛插起來,她幾次高潮後我也射了精。我問她下邊還疼不疼,她無力地說:"太好了,全身都酥了,已經感覺不到疼"。

幾天後她陰部的紅腫才消下去,在以後十幾天每天晚上我都要干她幾次,後來她說我還小,這樣天天干體力消耗太大,影響我身體生長發育,讓我每次干完後要休息幾天,實際上經常是她先熬不住求我干她。從那以後我娘象變了一個人,每天比過去高興好多了,我常說她變得更年輕更漂亮了。

一天在學校教室裡,幾位男同學搶一本書,我過去看是一本《新婚生活手冊》。後來我借去帶回家,晚上坐在炕上把我娘摟在懷裡一起看。書上介紹了男女生殖系統結構、生理功能、房事衛生、如何避孕、孕期保健等等,當看到女性外生殖器結構時,我一邊看娘的外陰部一邊和書上的圖對照,哪是陰阜、陰蒂、大陰唇、小陰唇、尿道口、陰道口。和書上不同的是娘的外陰部沒有陰毛,娘告訴我沒有陰毛的女人叫白虎。我想起奶奶跟爺爺說過白虎克男人,我問娘,奶奶是不是在說你,娘說咱們將來離開這時,你奶奶就不會擔心克她兒子了。後來我們也買一本《新婚生活手冊》,主要看避孕方法。我用避孕套總感覺不舒服,用完後沒再買。娘一直吃避孕藥,後來又到縣醫院上了避孕環。

初中畢業我考上縣高中,家離縣城幾十裡路,上學要住在學校。學費、住宿費和夥食費一年需要幾千元,家裡沒有錢,我爺爺奶奶不同意我上高中,讓我留在家裡干活。我給我生母打了電話,她聽說我考上高中非常高興,說開學時一定把錢送來,另外也想看看我。她幾年來經常給我來信郵到學校,我沒給她回過信,只是每年春節給她打一個電話。

開學時母親到學校給我送來兩萬元錢,這次和我談了很長時間,講了她的身世。她是省城的下鄉知青,爸爸是上海下鄉知青,住在一個青年點。兩人相愛後不久爸爸參軍去了部隊,頭一年兩人通過幾次信,我生下後爸爸再沒來信,後來聽部隊回來的人講,他復員回了上海。母親托上海下鄉知青幫助找過,沒有找到。那個年月帶著孩子不能回城,沒有辦法,在我斷奶後把我送了人,自己又回到青年點。臨回城時還到我們村偷偷看過我。回城後和市政府的一位科長結婚生一個女孩,這個男人比她大十幾歲離過婚,後來她丈夫辭職下海經商創建了自己的公司。雖然她現在很富有,但總覺得愧對自己的親生兒子。她這些年一直和她下鄉的村裡人有聯系,托他們幫助打聽我的情況,聽說我上中學後才來看我。她看我在學校一切都安頓好後回了省城。

我按娘的吩咐把交學費後剩下的錢存在縣裡銀行,回家後把存折交給娘。爺爺奶奶後來也知道我生母來縣裡給交了學費,只得讓我繼續念書。上高中以後幾周才能回一趟家,每次回來晚上都要干我娘到半夜,有幾次給她干昏死過去,全身冰涼十幾分鐘沒有知覺,她醒來時我問她,她說那種感覺太爽太美了。在學校很多女同學追求我,但我心裡只有我娘,很少和女生交往。我有時把這些事告訴娘,她知道後總是偎在我的懷裡說:"我的丈夫誰也別想奪去。"

我高中畢業考上省城的理工大學,上大學後不久我娘也來到省城。娘說她想我想得病倒了,鬧著非要來省城。爺爺奶奶怕我將來回到我生母家,說我從小沒離開過娘,把我爹找回去,讓他把我娘帶來,說這樣也可栓住我的心。娘開始住在市郊區我爹那,後來為了能和我在一起,在理工大學附近租一間房住下,在市裡打工。她在飯店洗菜洗碗,在市場給個體商販買貨,在公司裡當清潔工,干過很多工作,娘說只要能和我在一起,再苦再累她也願意。我生母每年給我一萬元錢,除學費和生活費外,剩下的錢都交給我娘。另外,我也經常打工,做家教,搞推銷等掙些錢,這樣我倆每年還會有些節余。

上大學後我的性欲越來越強,後來我發展到幾天不干一次,就憋得上課聽不進去。大學二年時我辦了走讀生,和娘住在一起,每天晚上都要干她。我娘的性欲也非常強,有時半夜我會被她吸吮雞雞給弄醒,每到這時我要不給她干出性高潮,後半夜她就睡不著覺。我也一樣晚上射完精後才能睡好覺,白天才能聽好課。我倆真正成了誰也離不開誰的"性伴侶"。

在大學三年級時,我娘提出和我爹離婚,一年後兩人辦了離婚手續。大學畢業後我在廣東找到一份工作,我和娘也辦了結婚登記,不久她就懷孕了。她去醫院檢查,醫生告訴她生孩子時可能需要做剖腹產,她跟我說她一定要把孩子生下來。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