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與妹妹的最後三天

小茉是我同父異母的妹妹,前幾天父親帶她回家,打算坦承一切,卻引起了強烈的家庭風暴,父親迫於無奈,決定再過三天就把她送走。

小茉是個不可多得的美人,一百六十公分高,五官小巧,皮膚白嫩,一頭及肩的烏黑長髮,曲線玲瓏有致,更難得的是擁有連走路都會晃動的巨乳。

這天晚上,我翻來覆去睡不著,隨著分分秒秒不斷過去,心情越來越是煩躁。

淩晨一點半了,萬籟俱靜,我可以聽清自己每一下呼吸聲。

就在這時,外頭走道有輕輕的腳步聲傳來,離我房間越來越近。

搭。搭。搭。那人是赤腳在走。

然後有人慢慢推開了我的房門,那人進來後輕喊了一聲:「哥哥,你睡了嗎?」

竟然是小茉,她半夜來跟我道別嗎?

離別時總是最感傷,一時不知道該怎麼辦的我,趕緊閉上眼裝睡,但過了一下,我還是忍不住眼睜一線偷偷瞧去。

我看見的是一對巨大的胸部,軟綿綿地在晃動。小茉低身,竟然鑽了進被窩,躺到我旁邊來。

太過刺激了!我跨下的肉棒立刻雄起,還好棉被夠厚,不然立刻就會被察覺吧。

小茉將頭靠在我胸口,但也沒多做什麼,靜靜地躺著不動。我僵了好久,聽到她呼吸聲越來越均勻,竟然像是睡著了。

她身上味道很好聞,那股沐浴乳混著女性香氣的味道,讓我堅挺不已,我小心弓著腰,讓肉棒別頂到她了。

我掀開棉被,低頭一看,穿著睡衣的小茉睡臉就在我眼前,好近,我吞了口口水,戳了戳她如蘋果般紅潤的臉頰,心裡砰砰亂跳。

小茉沒有反應。

我視線繼續下移,停在她又軟又大的胸部上,即使四周黑暗仍可以隱約看見激凸,她沒穿胸罩。

我顫抖著手慢慢摸上,輕輕一捏,胸部隨著我的力道而變形,放開後又彈回原狀,我興奮到幾乎不能自己,又捏了兩下。

妹妹發出了一聲咕噥,似乎在睡夢中感到些許異樣,但沒有醒來。

我大著膽子,解開了她睡衣上面兩個釦子,手直接伸了進去,輪流搓揉那對引人犯罪的巨乳,並用指頭撥弄她粉紅色的乳頭,最後更將嘴湊了上去,以舌尖戳弄,並輕輕吸吮。

好想就這樣繼續做下去,但她是我妹妹,這樣是不行的。我陷入了掙扎,一番天人交戰後,我以絕大意志力克服了想侵犯她的欲望,幫小茉把衣服穿好,然後閉眼不看。

但我無論如何也睡不著了,性慾充斥腦海,如果繼續待在妹妹旁邊,我一定會忍不住把肉棒插到她體內。

小茉的體溫與肌膚的柔滑,彷彿還殘留在手上。我起身,前往浴室,此刻我最需要的是冷靜,洗個冷水澡對於這點很有幫助。

浴室到了。我脫光衣服,扭開開關,讓蓮蓬頭迎面向我沖下冷水,但肉棒還是熱得火燙,渴望宣洩欲望。

水沒停。我在淋浴中開始打手槍,完全不用刻意去想像,自然而然腦海就浮現小茉衣衫不整的樣子,手上動作越來越快,陣陣快感不斷湧上,就在我魂外飛天,幾乎要達到高潮時,忽然有人從背後抱住了我。

「哥哥……」她胸前的柔軟緊貼住我,「……對不起,我害哥哥睡不著覺了。」

是小茉。

我驀然回頭,看見小茉滿臉通紅,手遮著嘴巴,她注視著我的下體。小茉還是穿著睡衣,此刻已經全被水淋濕了,睡衣緊貼著她的身體,更襯托出了她魔鬼般的身體曲線。

她紅通通的臉蛋徹底讓我的理智崩潰,我反身抱住她,就往她的櫻桃小嘴吻了下去,小茉剛開始一陣吃驚,後來配合起來,兩人舌頭激烈地交纏。

親了好一陣子,我才終於放開了小茉。小茉媚眼如絲,緊盯著我,柔聲道:「哥哥,我喜歡你。」

「我也是。」我激動地回,又想親她。

小茉推開了我,說:「哥哥,你不是要洗澡嗎?先洗完吧,我幫你。」她手握住了我的肉棒,輕輕一笑,又說:「你剛剛在洗這邊對嗎?」

她擠了些沐浴乳,抹在我肉棒上,開始幫我上下搓揉套動,我舒服地發出呻吟,脫下她的上身衣服,也伸手去摸她胸部,這次不用偷偷摸摸,摸得爽極了。

她手上動作越來越大,還刻意加重對龜頭的攻勢,終於,我在一陣強烈的哆嗦中,將忍耐已久的精液全部射到了她手上。

「哥哥,舒服嗎?」她將手湊到鼻子旁聞了聞,頑皮地道:「嘿嘿,跟我想的一樣,不太好聞呢。」

小茉取下蓮蓬頭,把手上跟我身上都沖乾淨。

然後她露出了怪異的神情,「哥哥……你……」

原來我的肉棒還是高高挺立,完全沒有軟下來的跡象。

我向小茉笑笑:「小茉,男人的東西啊,只用手是洗不乾淨的喔。」

小茉一怔,不解地看著我,眨了眨眼。

我將手按在她肩膀上,慢慢施力,小茉順著我的力道也慢慢蹲了下來,她的臉正好對著我的肉棒。

小茉終於會意,滿臉通紅,有點生氣:「你好壞!」

「嘴巴張開,啊∼」我說。

小茉聽話地張開小嘴,我順利把肉棒送了進去,肉棒摩擦到她的舌頭與嘴唇。

「多用舌頭去舔、還有含深一點。」過了一下,我半命令,讓小茉自己去做。

小茉先是用手扶著肉棒,像舔棒棒糖一樣,用舌頭從肉棒根部舔上,之後含住了肉棒前端,用舌頭纏繞、挑逗龜頭。

我按著她的頭,發出滿足的嘆息。

小茉舔了一陣,越來越有心得,她開始挑戰更高難度的技巧,將肉棒吞入一半,又慢慢吐出,看著肉棒在她嘴裡忽隱忽現,光是視覺上就十分享受。

「嗯……嗯……噗……噗……」肉棒在小茉嘴裡不斷進出,發出了含糊的聲音。「哥葛……蘇服嗎?」

「嗯,很舒服喔。」我臀部也在輕輕擺動,想進到她喉嚨更深處。「小茉真好色。」

「人家才……」小茉停下動作想抗議,但我馬上又把肉棒塞進她嘴裡,不斷抽插,使她只能以埋怨的神情看著我。

我臀部前後擺動速度越來越快,小茉也不再動,只是把嘴巴張成O形,順從地任我擺佈、進出。

「嗯……嗯……嗯……噗哧……噗哧……」

「小茉,我要射了!」比上一次更強烈的射精感湧上,我感到陰囊乃至肉棒都不斷顫動,有無數精子正掙扎著要衝出。

以幾乎要用盡全身力氣的勢頭,我用力挺腰,把整根肉棒都插進小茉嘴裡,直通到她喉嚨深處,將滾燙的精液盡數射進。

我連射了七、八下精,才終於把肉棒抽了出來,小茉早已經忍耐不住,我一抽出,她就不斷咳嗽,滿溢而出的精液,也順著她嘴角流下,滴到她胸上、腿上。

小茉咳完之後,在我胸口捶了一下,「哥哥欺負人家。」

「怎麼能怪我?妳自己跑進來的耶!」我壞笑,瞄了她雪白的胸部跟大腿一眼,感到身體某部份又開始蠢蠢欲動。

「怪你,當然怪你!」小茉雖然如此說,卻是滿臉堆笑。

我想伸手去抱她,卻被小茉閃過了。

「不跟哥哥做了,明天要上課,我要回去自己房間睡覺!」小茉向我扮了個可愛的鬼臉,然後跑出了浴室。

我胡亂洗完了澡,出了浴室,躺在床上。

洩慾之後感到深深的疲倦,但比疲倦更強烈的罪惡感,狠狠咬噬著我的心臟,讓我感到左胸陣陣刺痛。

這樣子真的好嗎?我跟小茉是兄妹。不該做這種事的……

這晚,我再沒有入眠。

離小茉離開這個家,還有兩天。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