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豔媽媽、舅媽的小美穴

我叫阿龍,剛當完兵,一時找不到工作,住台北的舅媽知道我的狀況后,問我願不願當舅舅的專職家庭看護,因爲三年前舅舅在一次車禍中被砂石撞成植物人,需要有人照料,而舅舅的大兒子忠雄十九歲正在當兵,家里只有舅媽一個人

實在無法應付,希望我能幫忙。爲了早日有收入,我當然一口答應,很快我就收。拾好行李搬進舅媽家,開始照顧舅舅。

由於舅舅未成爲植物人之前,從事股市及期貨投資賺了不少錢,全家人吃好用好,在這種養尊處優的環境下,舅媽保養的很好,完全看不出已經四十六歲的人,看起來只有三十多歲,161公分高,胸圍至少有35C以上,微胖所以有個至少36的肥臀,但腿確不會很粗,整體感覺很美豔。來到舅媽家便開始照顧舅舅的起居,包括翻身、擦澡等等,但是舅媽很照顧

我,並沒把我當傭人,經常和我聊天,由於家中只剩我兩個人,所以舅媽很快的就把我當兒子一般對待。

有一天晚上我突然聽到舅媽呻吟的聲音,我就到舅媽房門口聽,果然沒錯,是舅媽的聲音。我將門輕輕推開一點,原來是舅媽在思春,舅媽睡袍分開,里面僅剩下黑色蕾絲胸罩及近乎透明的薄紗三角褲,兩腳夾著枕頭摩擦,手摸著她那35C的乳房,發出愉悅的聲音。看得我血脈贲張,真的很想沖上去好好安慰舅媽的肉體,但又提不起勇氣,只好跑回房間打手槍。

從這一晚開始,我看舅媽的眼神已不再單純,而是充滿欲望,我總是會趁舅媽不注意時,偷看她的乳房以及內褲。在一次晚上吃完晚飯后,舅媽在流理台洗碗,我在客廳看電視,不經意看到舅媽彎腰放盤子時,露出短裙下的風光,看到舅媽的粉臀。奇怪,怎麽沒看到內褲呢?爲了證實舅媽有沒有穿內褲,我就偷偷跑到廚房,趴在地上偷窺舅媽裙底風光,果真一片雪白,好漂亮的肥臀。趁舅媽沒發現我就蹑手蹑腳地溜回房間打起手槍,日子就在我幻想與舅媽性愛下一天一天過去了。

有一天舅媽說我可以放假回去台中了,因爲表弟忠雄星期六放假三天,等到星期六一早就跟舅媽告辭回家,回到家里真是無聊,而且腦子里想的都是舅媽肉體,於是決定早一些回台北,就在星期天中午就回舅媽家了

當我開門進去時,又聽到舅媽呻吟的聲音,我以爲舅媽又在自慰了,不過這次舅媽的生音更淫蕩、更大聲更愉快,我還隱約聽到「好兒子,媽受不了┅┅」的聲音,更加引起我的好奇,於是我就一聲不響地走到舅媽門口,看看舅媽究竟在干什麽,卻發現舅媽居然連門都沒關,大概沒想到我會這麽早回來

往里頭一看,舅媽居然在和男人性交,而壓在舅媽身上的男人,不是別人,正是舅媽的兒子忠雄。表弟屁股正一上一下用力的干著舅媽,而舅媽則淫蕩地配合著兒子的抽插,上下擡著屁股,口中更是:「好兒子,快干媽,從上次你回部隊到現在,好久沒跟好兒子做愛了,媽媽想死你了,快用力干媽媽┅┅」表弟也說著:「好媽媽,我也好久沒和媽咪做愛了,我的雞巴也餓了很久,兒子這兩天可要好好干媽媽的小肥穴┅┅」

舅媽:「乖兒子,今天媽媽的小肥穴都交給好兒子了,隨便你的大雞巴。

我愛你,我的親兒子,媽媽肉穴生的好兒子,快干媽媽┅┅」.表弟說:「我不在家時,你有沒有跟表哥做愛?」舅媽說:「媽媽沒有跟你表哥做愛呢,媽媽只想跟好兒子你做愛,因爲我們母子做愛時,亂倫的感覺會讓媽媽一次又一次的高潮,好兒子再用力插,媽媽快泄了!」「媽媽,你的嫩穴夾得我好舒服,兒子快受不了了,我要射精了┅┅」

「乖兒子,射滿媽媽的肉穴,喔┅┅好熱┅┅好舒服┅┅爽死媽咪了!」

看到這一幕母子亂倫的活春宮,受不了的我就在舅媽的門口打起手槍,害我射了一次又一次。突然電話鈴聲響了,我趕快跑回房間躲起來。

表弟出門前還抱著舅媽熱吻,甚至還把手伸進舅媽的裙底,愛撫著舅媽的肉穴,說道:「好媽媽忍耐一下,兒子很快就會放假回來插,到時候再好好地媽咪的美穴。」舅媽回報一個熱吻后,母子倆又分離兩地了。

舅媽送走表弟后就回房間,由於她不知道我已經回來了,因此她回到房間后並沒有關門,剛好給我一個偷窺的好機會,舅媽此時沒穿內衣褲,只穿著一件透明黑色薄紗到膝的睡衣,躺在床上真是大好春光,透過薄紗若隱若現的乳房,以及兩腿間美麗的肉穴,讓我的雞巴不斷地膨脹起來,雖然很想沖上去狠干舅媽一頓,可是尚存的理智令我躊躇不前。

我只好在門外脫下褲子,掏出老二對著舅媽打起手槍,或許是舅媽還沈醉於母子相奸的淫欲,她也開始用中指干著自己的陰部,甚至還發出愉悅的聲音,此時的我在幻想與舅媽的性愛中,射出濃濃的精液,只好回我房間擦拭,另外也帶

著衛生紙,準備把我射到舅媽房間地上的精液擦干淨。

等我偷偷回到舅媽房間時,發現舅媽已累到睡著了,我想可能是昨晚舅媽和表弟干的太累了,於是我就把握住機會,悄悄地走到舅媽的床邊,仔細地欣賞舅媽的肉體,尤其是35C的大奶及濕淋淋的陰唇,看得我血脈贲張,雞巴又再次勃起,此時僅剩的理智全消,我的手不由自主的往舅媽的乳房伸去,我終於摸到–舅媽的大乳房了,雖然隔著薄紗摸著舅媽的乳房,仍感覺到舅媽的胸部真是非常柔軟與溫暖,當我愛撫著舅媽時,舅媽居然發出舒服的呓語:「乖兒子,又想干媽媽了┅┅」

我想睡夢中的舅媽可能忘了表弟已經回部隊了,把我當成表弟了,既然如此我就爬上床,將舅媽的腿架在我的肩上,並將我的老二對準舅媽的陰道慢慢地干了進去,雞巴被舅媽的肉穴包住的感覺真是舒服,此時舅媽爽快地說:「乖兒子,你的大雞巴好粗,塞得媽咪好緊喔,媽媽肉穴生的好兒子,快干媽媽┅┅」

聽到舅媽的淫聲浪語,更是讓我受不了,於是我更加用力地干舅媽的肉穴,

雙手更是搓揉著舅媽的肥乳。由於我的動作實在太劇烈,所以舅媽就被我給干醒了,舅媽一睜眼看到是居然是我,一時也講不出話,只能說:「阿龍,喔!┅┅你不可以對舅媽做這種事喔!┅┅快停下來┅┅喔!┅┅阿龍快,聽舅媽的話,停下來,喔!┅┅」我邊干著舅媽邊說:「舅媽,你好美,我從以前我就想和你作愛,現在終於干到你了,我停不下來,我要干穿舅媽你的肉穴,我喜歡舅媽,我要干你,我要天天干你┅┅」

爲了報答舅媽,以及滿足我們母子亂倫的性欲,從這次性愛后,我和舅媽性交開始都以母子相稱,也從這不倫得幻想中得到更大的性滿足。

自從和舅媽的性愛以母子相稱以來,使我對親生母親的欲念愈來愈深,在我

心底深處想和媽媽做愛的念頭一發不可收拾,我的媽媽淑真和舅媽雪慧同屬美豔型的中年婦女,她的年齡比舅媽小兩歲,不過也已經四十四歲。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