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歡女愛

杜文邦自從和兩位中年婦人,發生過肉體關係後,飽嘗異味。每天腦海中想的都是如何去勾引女人來玩樂。前集提過風塵女子我是不要玩的,一來毫無情趣,等於是花錢受罪。二來得了性病,以後結婚生子,會遺害後代。

我因為太貪玩,功課平平,尤其是英文及數學,這兩門功課使我更頭痛

,母親比較溺愛我,管教不太嚴格,父親又凶又嚴,因為我是個獨生子,父親望子成龍,管教嚴格,非要我高中大學不可!要不然就夠我好受的。

於是請了兩位家教老師,給我補留英文及數學。星期一、三、五,由一位姓王的男老師教數學。星期二、四、六,由一位姓施的女老師補習英文。從晚上七時到九時補習兩個小時。

父親規定我除了星期天,可以外出遊玩,星期一至星期六,放了學就要回家等待老師來補習功課,像我這似野馬個性的人,這下可就慘了。完全被困死了,也悶死了。我從小就很怕父親的凶嚴管教,當然不敢抗命,只好乘乖的待在家 ,等候兩位老師的教導吧!

王老師是位三十多歲的男人,是某高中的老師,數學很棒,教導認真,跟我父親的個性有點像似。上他的補習課是枯燥乏味,說有多雖受就有多難受,真有度日如年的感覺。

施老師是位三十四五歲的美艷婦人,在某高中任教英文。教學也很認真,美艷的面部一笑兩個酒渦,嬌聲細語之聲出自那艷紅的櫻唇,悅耳動聽,她的肌膚雪白細嫩,雙乳肥脹豐滿,全身散發出一種少婦及杜娘之間的氣息和韻味,使我在上她的補習課時,如沐春風之中,尤其是她那雙明亮而水汪汪的眼睛,好像韻含著一股懾人心魂的媚態。

我每次和她面對的坐著,耳聽她在講解課文時,而雙眼則不時的瞪著她那隨時一抖的大乳房,心想她的大乳房若摸在手中,不知和馬媽媽及蔡媽媽的乳房有何不同的感受,她的小穴生得是肥是瘦,是松是緊,是大是小,陰毛是濃是稀,是長是短,是粗是細,想著想著大雞巴都忍不住的硬翹起來了。

很快很快的一轉眼,兩位老師到家中給我補習已經二個多月了。在這一個多月中,我也分別在星期天,和馬媽媽及蔡媽媽,每人做愛過兩次。

但是我的心中,始終想著如何設法勾引施老師到手,嘗嘗三十郎當婦人的滋昧!

星期六的下午,父母親同去參加朋友小孩的結婚喜宴,叫文邦在外面館子自已去吃飯,不許亂跑,在家中等候老師來補習英文。飯後不久,施老師已來。

二人在書房面對面開始上課:「文邦!怎麼今天沒有看見你的父親和媽媽呢?」施老師因不見他的父母而問。

「老師!爸媽去參加朋友小孩的喜宴去了。」

「哦!來,先把前天教的那一課生字及文法,念給老師聽聽,看你會不會熟不熟!」

「是!老師!」

施老師今晚穿了一件淺黃色的下衫,粉紅色的圓裙,美艷動人,展露在無袖下衫的雪白渾圓手臂平放在書桌上,微微張開的腋下,生滿了兩堆濃密的腋毛,性感極了。看得我心神飄蕩,口中錯字連連而出。

「文邦!你今晚是怎麼了?念得錯字連篇,要好好用功,不然你考不上大學。老師拿了你爸爸的補習費,沒有把你教好,老師也沒面子,知道嗎?」

「是的!老師!可是我這幾天老是心神恍恍忽忽的,書都讀不進腦子 去嘛!」

我開始用語言來引誘她,看她反應如何。

「你才是個十八歲的小孩子,有什麼心思?使你恍恍忽忽,家 環境這麼好!又不愁吃不愁穿,又不愁沒有零用錢,有什麼心思的!」

「老師!你是真不懂,還是假不懂?」

「你說的是什麼意思?老師真的給你弄糊塗了!」

「那我說給老師聽了以後,老師不能對我爸媽講哦!」

「為什麼呢?」施老師奇怪的問。

「因為你是我的老師,學識及知識都比我豐富,而且你比我年紀大,所以你才能替我解決困難嘛!」

「嗯!你說的很有道理!那你說說看,老師是否能替你解決!」

「可是我說出來,老師不要生氣,也不要罵我!老師若無法替我解決!就當是一陣風。吹了過去就算了。」

「好!老師決不生氣,也決不罵你,老師若無法替你解決的話,只當是你沒有說,好不好?」

「好!謝謝老師!請問老師,不論男女活在這個世上,除了衣、食、住、行外還需要什麼呢?」

「人活在世上,每天辛辛苦苦不就為了衣食住行在忙碌嗎?那你說還需要什麼呢?」

「老師!人除了以上衣食住行外,不論男女,都有七情六慾,老師!你說對不對?」

施老師一聽,心中微震,眼前這個只有十八歲半不大不小的男孩,已是思春的年紀了,看他長得高大健壯,而出奇的早熟,一定是想嘗試女人的異味了。

「不錯!人有七情六慾,但是你還是個十八歲的男孩,不應該想到男女之間的事情上面去,要好好讀書才對呀!」

「老師!我就是想到男女之間的事,才心神恍恍忽忽的無法安心讀書,尤其是老師來了以後,我更心神不定了!」

施老師聽了,心喘氣促的道:「為什麼我來了以後更心神不定呢?」

「坦白講!老師!因為你長得太美艷動人了,每次你走了之後,我都在睡夢中夢見和你在做愛,使我不是手淫自慰,就是夢遺,實難忍受這相思之苦。親愛的老師,你想想看,我那存心情讀書呢?」

施老師聽了臉紅耳赤,小穴 情不自禁的淌出淫水來。連話都答不上來了。我一見施老師面額通紅,知道她已被我挑逗起春心了,於是打鐵趁熱,走到她的背後,雙手按在她的雙肩上,把嘴唇貼在她的耳邊,輕輕的說道:「老師我好喜歡你!好愛你!希望你能幫助我解決我的相思之苦!」

施老師低頭搖了兩下說:「文邦!不行!我是你的老師,又比你大十六歲,再說是有夫之婦,怎麼和你相愛呢?」

「親愛的老師!現在這個社會老師和學生談戀愛太普遍了,再說我也不會破壞你的家庭,也不會傷害你的丈夫和兒子,我要的是你給我精神上和肉體上的愛,讓我享受一下性愛的滋味。也讓你享受一下年輕力壯的男孩和你真個銷魂的滋味!好不好嘛!親愛的老師!親愛的姐姐!好不好嘛?」

我說完之後,雙手從背後伸到前胸,一把握住兩顆豐滿的大乳房,又摸又揉,手指也捏著那兩粒奶頭,再將頭伸過去,緊緊吻住她的櫻唇,吸吮著她丁香小舌。

施老師被我摸得渾身不在的顫抖。

「喇!文邦─不行─我是你的老師呀!──不行!─呀!」

我不但不放手,反而一手插入她的下衫的乳罩內,握著她那脹蔔蔔的肥乳,一手去解她下衫的鈕扣,再把乳罩的鈕扣解開,把下衫和乳罩全部脫掉,她的上身變得赤裸裸了。

她一面掙紮,一面叫道:「哎呀!文邦!我是你的老師,你怎麼可以這樣胡來─快─快放手──不然我要生氣了婀!啊─別咬奶頭!─好痛啊!─快把手──拿──拿出來──哦──哦──。」

我又使出一套連環快攻的手法,一手摸揉著大乳房,一手插入三角褲內,摸揉她的陰毛及大陰唇,用嘴含著一顆乳頭猛吮猛咬。

因為她拚命夾緊雙腿,使我的手無法插進她的陰道 去扣挖,施老師急忙用及手來握住我摸穴的手,囗中叫道:「文邦!你不能對老師這樣無禮────我是個有丈夫──有兒女的人──不能做出對不起他們的事情!求求你把手拿出來!老師被你弄得難受死了──乖──聽老師的話!好嗎?」

「不行!誰叫你長得那麼美艷動人,我想你想了一個多月了,今晚非讓我享受一下不可。現在是什麼時代了,那個女孩婚前不玩性愛遊戲,那個太太沒有一兩個情夫。只要做得秘密,不要讓你的丈夫兒女知道,跟年輕力壯的男孩玩玩,換換口味嘗嘗丈夫以外的男人異味,又有何不可呢?」

「文邦!你講這些話聽了叫人害怕,你才是個十七八歲的孩子,懂得那麼多社會上男女之間的亂七八糟的事,你真是人小鬼大,太可怕了,我看你書讀不好,整腦子盡想些壞事情,不得了啊!」

「好老師!別說那麼多大道理了,求求你治治我的相思病吧!你不是答應替我解決困難的嗎?」

「老師是答應替你解決困難!但是也不能用我的肉體呀!那是多麼不道德,多見不得人的事嘛!」

「好老師!這有什麼不道德和害羞的嘛!我希望你把你那積有十多年的性愛經驗。用身教行動來教導我,讓我嘗嘗男女性愛的樂趣,以慰我相思之苦!好嘛!親愛的老師!你不知道,我愛你愛得快發狂了,你若不答應我,我是會被相思病糾纏死的!」

「這就奇怪了!我有什麼地方讓你愛得發狂呢?」

「老師!你有這美麗嬌艷的臉,豐滿成熟的身體,你這些外在美的魅力就叫我著迷,再加上你是一個已婚生子的婦女,已有十數年的性愛經驗,做起愛來才能完美無缺,還能像母愛般的關懷我照顧我,這些都是我愛你愛得發狂的原因!」

老師一聽心中真是又驚又喜,喜的是自己已是三四十歲的婦人了,能有這樣大的魅力,使一個十八歲的小夥子如此迷戀著自己,想想自己的丈夫近來體力越來越差,每次在行房事時,連兩分鐘的熱度都沒有,就清潔溜溜了,永遠無法滿足性愛的樂趣。

 朷驚的是文邦才只十八歲,就懂這麼多男女之間的性愛事情,看他剛才挑逗自己的手法,真像一個玩女人的老手。他說的不錯,瞞著丈夫及兒女,換換囗味,嘗嘗年輕力壯小夥子的異味?也未曾不可!

看文邦長得身強體壯,精力充沛,做起愛來一定是勇不可當,痛快得很。

「文邦!我不相信你真能瞭解男女性愛的真諦,你還是個孩子嘛!」

「老師!我才不是小孩子呢!不信你看!」

文邦說著走到她的面前一站,用手把學生褲的拉鏈拉了下去,把那條硬翹翹的大雞巴掏了出來,直挺挺的高翹在施老師的跟前。

文邦說道:「老師!你看!我是不是個小孩子呢?」

施老師一看:「哎呀!我的媽啊!」她心跳臉紅的暗叫一聲。

這小鬼頭的陽具,不但粗長碩大,就有三、四歲小孩的拳頭那麼大,比自己的丈夫大了一倍,要是被他插進自己的穴 ,不被他插穿了才怪呢!她羞紅著臉說道:

「小鬼!醜死了!還不趕快收起來!」

「醜什麼!這是女人最喜歡的大寶貝,老師!你摸看看,我是不是個小孩子!」

文邦拉著施老師的手,來握住自己的大陽具,一手揉捏她的大乳房和奶頭。施老師被他摸得全身直抖,已無反抗,終於張開櫻唇,伸出舌頭,兩人就狂吻起來。

她那握住陽具的手也開始套弄起來,性慾已經上升了。我看她這種反應知道她已進入性慾興奮的狀態,一把將她的軀體抱了起來,就往臥房中走去。

「文邦!你幹什麼?」

「文邦!不行!快放開我──求求你!放開我!」

我把她抱進房中放在床上,反身去把房門鎖好,動手為她先脫去下衫和乳罩。

她那一雙肥大豐滿的大乳房美艷極了,我用手摸著她的大乳房,竟然還彈性十足,入手像是被電到一般,舒服極了。

我知道她是又想要,而又怕要。我已在馬媽媽和蔡媽媽的身上得到經驗,女人嘛,都是天生一付嬌羞的個性,心 十肯萬肯,口 卻叫著「不行!不可以!」,其實女人口中叫的都是和心 想的恰恰相反。

慾火燒得我像是發狂似的,把自己的衣服也脫得精光。把她的一雙大乳房,用嘴又吮又咬又吸的玩弄著,一手摸揉著另一顆大乳房及奶頭。我玩弄了一陣之後,再把她的裙子及三角褲全部脫了下來。

她嬌喘呼呼的掙紮著,一雙大乳房不停的抖蕩著,是那麼迷人。

「哦!文邦!不可以!不行。求求你──不要──」

她此時春心蕩樣,全身發抖,邊掙紮邊嬌聽浪叫,真是太美太誘人了。她的陰毛濃密鳥黑又粗又長,將整個陰阜包得滿滿的,下面一條若隱若現的肉縫,還紅通通的好像少女似的陰阜一樣,肉縫上濕淋淋的掛滿水漬,兩片小陰唇,一張一合的在動著,就像小嘴一樣。

我把她兩條腿分開,用嘴唇先到那洞口親吻一番,再用舌尖舐吸她的大小陰唇,舌尖伸了進去舐刷一陣,再用牙齒輕咬她的陰核。

「啊──啊──哎呀──文邦──你要弄死我了!哎呀──。」

施老師被我舔得癢入心底,屁股不停的扭動,雙手抓住我的頭髮,屁股不斷的往上挺,向左右扭擺。

「啊!哎呀──文邦──我受不了了──你──舐──舐得我全身酥癢死了!我要洩洩──了──。」

我用舌功一陣吸吮咬舐,她的一股熱滾滾的淫液,已像溪流似的,不停的流了出來。她全身一陣顫抖,彎起雙腿,把屁股擡挺得更高,把整個陰阜更高凸起來,讓我更徹底的舐食她的淫水。

「親愛的老師!學生這一套功夫,你還滿意嗎?」

「滿意你的頭!死小鬼!我的命都差點被你整死了──你呀──真壞死了──小小年紀就知道這樣子來整女人!你真恐布──我──我真怕你啊!」

「別怕!好老師!我現在再給你一套使你意想不到的舒服和痛快的滋味嘗嘗!好不好?親愛的老師!」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