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古草原的成人禮

她說道:“也許是在城市住的時間太久了吧,覺得自己更想一個漢人。哈哈哈哈。。。”

爽朗的笑聲一下子拉近了我們之間的距離。我對拉里族人的那份畏忌稍微有了些許緩和。我們住進了包頭文化局的招待所。雖然旅途疲憊但一進屋並沒有心思休息。因爲時間的限制我們三人必須盡快制定出這次拉里之行的考察計劃同時決定明天便起程出發。在會談中那娃向我簡要介紹了拉里的一些情況。她說明天就是成吉思汗祭奠的第三天,是祭奠的最后一天也是最重要的一天。明天將是拉里族一年一度的成人儀式,又叫做查干蘇魯克祭,每個滿十五歲的拉里少年都要在那一天參加儀式走向“成人”。更讓我欣喜的是這個儀式只有拉里族所獨有,他們至今還保留著完整的祭祀儀程。里面包含著許多現代社會所無法想象的活動。真是令人向往。可那娃接下來的一番話就如同向我的頭上澆了一盆涼水。心里頓時涼了半截兒。

“可是拉里族的成人儀式是不允許外族人觀看的”

“啊。。。那怎麽辦?那總不能白去一趟吧?”我一臉無奈地問到。

“呵呵。。。沒關系我向他們解釋解釋,希望能成。”那娃好象心里有底。

“那就拜托了。”話說完感覺腦子很亂。沒想到這次蒙古之行比想象的要困難許多。

(四)化險爲夷

也不知睡了多久被那娃叫醒的時候天已經黑了。“情況怎樣?”我睡眼惺忪的問到。

“他同意了,不得不承認你們很幸運。父親對你不遠萬里來觀看我們的祭奠感到很欣慰!”那娃微微一笑。

“呵呵。。。我不是在做夢吧?真有你的!太謝謝了!事成之后到北京做客,我款待!哈哈。。。”

那娃叫我出去走走,可是對下午的經曆還有些后怕,于是我只是將頭探出門外。沒想到一下子就被這熱鬧的遊牧生活深深吸引。滿天繁星下一堆堆篝火正熱烈的燃燒著。人們圍著篝火有說有唱,馬頭琴聲的悠揚和蒙古漢子豪邁的歌聲讓我真切的感受到了蒙古祭奠活動的火熱和激情。

隨著那娃的指引我們來到了聚居地的中心那個最大的蒙古包。那娃說它就象一個大禮堂是族人們舉行重大活動和會議的地方。走近發現早已有許多人在門口等候,這時有點緊張的我拽了拽那娃:“什麽情況,沒問題吧?”

那娃笑了,又是那爽朗的笑聲。“那是在歡迎你呢!”

怪怪,真把我嚇了一跳。就在這時長者向我走來,一反常態地和我擁抱。我被這突如其來的舉動搞得一時間不知所措,生怕做錯些什麽。然后長者開口說話了根據那娃的翻譯我了解的大概含義。

“今天,在這個偉大的日子里,我們迎來了尊貴的客人,這是拉里族破天荒的接納外族人參加我們的祭奠儀式,我們拉里族這麽多年一直過著與世隔絕的隱居生活,至今不被世人所知。不能不說是一個巨大的遺憾,作爲你們的領導者我不願在繼續這樣的境況,這位貴客正是一位優秀的新聞記者,今天我邀請這位貴客加入我們的儀式。相信他的到來必定會爲我們的孩子帶來查干蘇魯克的吉祥!族民們該是我們容入民族大家庭的時候了!”

聽到這里心情放松了許多,突然感覺自己背負著神聖的使命。哎。。。沒想到拉里族人的性情如此的善變。“這個。。。非常榮幸能來到拉里族采訪,這里的一切感覺都是那麽的美好!我很喜歡這里,也很感謝各位能給我這次難得的機會!!謝謝!”

一陣寒暄后在拉里人熱情的歡呼聲中我們走進了蒙古包。

(五)難以置信

走進蒙古包一陣濃烈的異味撲鼻而來(羊騷味)。室內感覺很暖和,蒙古包是用獸皮制作的。微微發紅的獸皮在幾盞油燈的照射下使室內充滿神秘的氣息。蒙古包的地面是用羊皮鋪的地毯,坐上去很柔軟。地毯上放了許多桌子圍成一個圓圈。中間放置了一個圓形的木台,看來這里是舉行成人儀式的地方。大眼一看蒙古包里的裝飾的確有點簡陋,但桌子上擺放的各種食品卻鎖定了我的視線。

看來拉里人很喜歡奶制品,所制作的奶食品品種豐富、名目繁多,聽那娃向我介紹有哲嘿、奶皮、奶豆腐、塔日格、乳酪、酸馬奶和奶酒。除了奶制品最吸引我的是烤全羊,濃香酥脆口感極佳,真是大飽口服!宴會進行的相當融洽和熱烈,人們爭相敬酒祝福。當然我也不例外幾回合后不勝酒量的我已經飄飄然起來。酒足飯飽接下來活動也將進入正題。這時長者站了起來。

“族民們,今天是一個偉大的日子,是我們的孩子們成爲男子漢的神聖之日,我們偉大的祖先成吉思汗將會永遠保護孩子們,他的無限力量會幫助孩子們成爲真正的草原蒼鷹!”長者的聲音有力而滄桑,震人心魄。

“今天有幾個男孩要參加成人儀式?”由于還沒看到孩子我納悶的問到。

“聽父親說是五個吧。都是十五歲。”那娃說道。

“能簡單介紹一下儀式的過程嗎?”還沒等儀式開始我已經急不可耐了。

“呵呵。。。最好先不告訴你。一會兒你會有大發現的?”那娃神秘兮兮的說。

“哦?希望如此。”那娃的話讓我浮想聯翩。

就在此時長者宣布儀式開始。全場的族人開始哼唱一首曲調高亢的歌曲,氣氛莊重而肅穆。我爲了壓抑激動的心情屏住了呼吸。身邊的烏托倒象個沒事人還在大口大口的嚼著他手上的羊排。看看他滿臉油膩的樣子我開心地笑了。

蒙古包的門簾被打開了,先后進來五個赤著腳的男孩。讓我奇怪的是他們穿的服飾和在場的其他人不同,是一件大袍子很象城里人平時穿的睡衣。在司儀的指引下他們來到地毯中間並面向長者。這時幾個用黑紗布蒙面的司儀給每個男孩送上一杯羊奶酒。孩子們端好酒后長者說話了。

“草原孕育了你們,草原使你們成長,草原是你們大展宏圖的舞台,你們和偉大的領袖成吉思汗一樣馳騁在同一片草原之上,身體里流淌著同樣的熱血!孩子們象成吉思汗一樣完成你們的使命吧!”

話一說完,五個孩子舉杯一飲而盡。就在此時蒙古包的門簾又被打開了。這時進來了五個看似中年的婦女,同樣赤腳同樣穿著一件大袍子。看到這種情況讓我十分不解?

“她們是誰?”我急切的問到。

“她們都是孩子的母親。也是這次儀式的參與者。”那娃說。

“哦。。。原來是這樣。看來儀式夠熱鬧啊。”

我的話剛說完,一個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了。母親和孩子都褪下了身上的大袍子,里面竟然什麽都沒有,一絲不挂。我被眼前發生的一切驚呆了。

“天那!他們在做什麽?”我發瘋的問到。

“不要緊張我說過你會有大發現的。”那娃神情自若。

我看了看身邊的烏托他看起來比我還要驚訝。

(六)成人儀式

“她們扮演未被馴服的野馬。”那娃調侃的說著,“這些孩子們在今晚要完成馴服她們的任務。”

“什麽?是玩笑嗎?”我一臉茫然。

“不是玩笑,這正是我們拉里族幾前年流傳下來的祭奠儀式。”那娃一本正經的說著。“給你挑明了吧,也就是兒子必須與母親膠合從而完成走向成人的一步。”

我和烏托聽得目瞪口呆,面面向睽說不出半點話來。與此同時眼前赤身裸體的五位母親在司儀的指引下依次排開趴在地毯上,雪白的臀部高高翹起。衆目睽睽下兩腿間的私處一覽無遺。男孩子們則依然站立由司儀在他們的JJ上塗抹一種粘膏,聽那娃說這種用羊奶制成的粘膏可以起到潤滑作用。

靠近我的桌子的一位母親看樣子有四十多歲,從體形上看是一位典型的蒙古婦女,體態豐韻,皮膚白皙,有著一對飽滿的咪咪。從她的表情看來相當自然並沒有任何羞澀之感。這時她正在召喚她的兒子。五個孩子中個頭最小的一個男孩走了過來,孩子看著很腼腆,一副稚氣未脫的樣子,圓圓的臉上泛著紅暈。也不知是天然形成還是有點害羞。與他腼腆的面孔截然不同的是他的下體卻傲然聳立,一副氣勢逼人的樣子。JJ上塗滿了乳白色的粘膏。

男孩走過來跪到母親身后,雙手扶住母親的臀部。看到這個時候我和烏托緊張的大氣都不敢出。這種場面在現代社會是不敢想象的。那娃好象看出了我的心思。

“怎麽了?是不是有點接受不了。”

“這個。。。不好意思這種場面的確是第一次見到。”

“沒關系的,我可以理解。這種事情在你們那里也許是錯誤的但是在拉里是神聖的高尚的。”

神聖的高尚的。這句話到現在還在我腦海里回蕩著久久不能抹去。

直到五個男孩子都準備就緒了。長者站了起來:“孩子們走向成人的一刻馬上就要到來,象個英雄那樣去征服草原吧!”

話音一落高亢的歌聲再次響起。在母親的指引下孩子們將尚未完全成熟的JJ小心翼翼地插RU母親的體內。看到這一刻我的心跳都快停止了。隨著性器官的完全結合,兒子開始了緩慢的抽送。帶著粘膏的陰JING在母親體內摩擦時發出清晰的聲響,那是一種難以言狀的聲音在高亢的歌聲中有節奏地持續著。

(七)靈魂的交換

我突然想到一個嚴重的問題,這些孩子會不會在母親的體內完成SHE精呢?從剛才的迹象看母子雙方好象都沒有做任何避YUN措施。當我把這個疑問告訴那娃時,她一聽便笑了。

“避YUN措施早就已經實施了,母親在儀式前要先食用我們祖傳的草藥,它具有非常強的避暈能力。我們已經沿用這種方法幾千年了。”

聽到這里我大爲吃驚,沒想到這小小的拉里族竟還有這等本事,了不起。

那娃接著說:“男孩子必須要在母親體內完成SHE精而且不能有一滴遺漏。因爲在拉里族看來精YE代表靈魂,是男性身體的精髓。男孩在出生時並沒有靈魂,是母親賜予他的靈魂。男孩在成人儀式時向母親體內射入童子之身的第一次金液,這表明他已將母親給他的靈魂歸還給母親。”那娃認真的說著。“這也是向母親對自己十五年養育之恩的一個交代,交還孩童的靈魂從而真正成爲一個男人開始走上獨立生活。”

“請繼續說。”我聽得很入神。

“拉里人還相信膠合不光可以交換靈魂還能傳遞生存的經驗。孩子出生時帶走了母親所給的靈魂還帶走了母親所給的生存經驗。在成人儀式前孩子以前的的生存經驗已經不能幫助他們進行未來的生活,因此需要再次進入母親體內吸取母親豐富的生存經驗。以后一直到孩子結婚前每年的生日都要和母親進行一次XINGJIAO。這也是孩子走向成人的重要一步。”

我看了看在我面前的那對母子還在繼續著所謂神聖的XINGJIAO。好一副祥合的畫面,沒有肉瑜沒有邪念只有建立在至高精神世界神聖的交合。少年古銅色的皮膚和母親雪白的肉提體在我眼前慢慢虛化完全融合在了一起。表情安詳的母親的身體在兒子的撞擊下前后晃動著,那對醒目的雙乳搖擺不停。男孩子看上去很認真的樣子,表情鎮定絲毫不受快感的左右。看上去還真象一個揚鞭策馬的蒙古大漢。

“爲什麽要采用這種姿勢呢?”我看到高高擡起臀部的母親不解的問那娃。

“首先這種姿勢的意義就是表現征服。前面說過了母親扮演的就是一匹難以馴服的野馬。男孩子必須先征服野馬才能有勇氣去征服草原。而男人必須先征服女人才能有勇氣去征服世界。在拉里人認爲母親是所有女人中最優秀的。孩子們騎在母親身上並向母親體內完成色精這是對母親徹底征服的最好證明。”那娃很有耐心的回答著。

這時我看見面前的那個男孩加快了抽送。他馬上就要搞潮了。先前塗在JJ上的粘膏在反複的摩擦下已變成液態,那異常清晰的摩擦聲也漸漸消失。男孩抱著母親雪白的屁股開始大聲的呻吟,在結束最后的抽送后臀部向前用力一頂開始有節律的抽搐起來。看來他正在向母親體內色精。

高潮過后男孩俯身趴在母親身上喘息著。型交消耗了少年太多的體力。這時母親轉過頭來微笑著和他喃喃細語著什麽。在他們旁邊還有兩個孩子還在繼續運動著看樣子不久也會結束交合。這時司儀召喚結束交合的孩子離開母親的身體。男孩小心翼翼的抽出早已癱軟的JJ。這個時候母親們並沒有起來,還繼續保持原先的姿態。幾個司儀們在用熱毛巾爲她們擦拭下體。

“爲什麽她們還不能起來?”我問那娃。

“現在還不能起來,因爲精液是兒子的靈魂。爲了不讓精液留出體外同時更好地吸收孩子們的精液,所以必須保持這個姿勢一段時間。”那娃笑著說。

與此同時,現場氣氛並沒有因群交的結束而低落,相反人們開始了更歡快的歌唱。司儀們又端來了豐盛的食品。在母親們離去后幾個拉里姑娘走到原先母子交合的地毯上跳起了歡快的舞蹈。全場氣氛再次達到高潮。

“儀式順利結束,大家都在爲孩子們的表現而高興呢。”那娃笑著說。

我和烏托也被現場氣氛所感染和他們一塊跳了起來。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