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子亂倫

我站在媽媽娼蘭的公司樓下拿著一束花等媽媽下班。媽媽喜歡百合,我那束花裡面有很矚目的純白百合花,我站在那裡,西裝畢挺地等著媽媽。那些來來往往的年青人都投以慕的眼光,到底這束漂亮的花是要送給誰的呢?

電梯門一開,媽媽和的同事走出來。「哇!好漂亮的花!」發出驚異讚歎之聲的不是,而是媽媽身邊一個女同事。娼蘭只是微微笑,來到我身邊拉著我的手,然後和媽媽的同事說再見,匆匆把我拉出來。

「好兒子,你呀,別這麼誇張行不行?我公司裡面還有很多人過了三十沒結婚的。她們會意為我45歲還交上一個20歲小子做男朋友呢!」娼蘭責備我,但我可以看出媽媽心裡是很甜很甜,從媽媽不經意露出甜蜜的笑容已經可以看出來。

「雖然是我的生日,但其實我們隨便慶祝一下就行了,不要那麼隆重吧。」媽媽挽著我的手,愛不釋手地摸著那束花。

哎,女人真是口不對心!媽媽口頭雖然叫我別隆重,但媽媽自已卻穿得很漂亮,最流行名牌(叫Gucci吧)紅色格子襯衫和深棕色束腰長裙,媽媽的腰細小,上圍下圍挺豐滿的,穿起這種衣服更襯托出媽媽驕人的身裁。

百合花,只是第一個驚喜而已。很快媽媽又得到第二個驚喜。

我們來到四貴五星級酒店裡吃著燭光自助晚餐,是昂貴了一點,但是食物很美味,特殊有娼蘭喜歡吃的日本壽司和魚生。而且我大獻殷勤,幫媽媽拿來食物,媽媽只需要像淑女一般,靜靜地坐在那海景的位子上,欣賞著那黑漆漆裡衝來的海浪和沿岸樓房發出閃爍燈光的夜色。

經過我們「大戰五回合」,已經吃飽了,我們靜坐在位子上,互相看著對方的臉。娼蘭那水靈靈的眼睛,像會魔術師一般,把我的魂魄都勾了去。我幾年前就是給媽媽這種美貌和那對眼睛吸引住,不斷追求下,才得到媽媽的芳心。

我伸手去解開媽媽襯衫領口的鈕,使媽媽的胸口更為敞開,可以隱隱看見乳溝。

「好兒子,你幹甚麼?這裡是公眾地方,你莊重一點好不好?亂倫不是什麼光彩的事,給人見到就不好。」娼蘭推開我的手。

我從公文袋裡拿出一個首飾盒,打開拿出一個閃閃白金項鏈,底部還有一顆紅寶石。

「淫婦,送給你的,生日禮物。」我輕輕地對媽媽說。

娼蘭張開嘴,看得眼睛都發亮了。良久才說︰「謝謝你兒子,你真好。」說完就摟著我的脖子,親吻我的嘴。

我故意輕輕把媽媽推開,說︰「娼蘭,這裡是公眾地方,你莊重一點好不好?」

娼蘭瞪著圓大的眼睛,嬌嗔地用腳來踢了我一下。

我走過去,把項鏈戴在媽媽的粉頸上,那顆紅寶石落在媽媽胸口雪白的肌膚上,和媽媽那件紅色格子襯衫特別相襯。我低頭在媽媽脖子上輕輕吻了一下,貪婪地感受媽媽散發出的那香水的幽香,順手把襯衫領口的鈕解開至肚臍上,媽媽今天連胸圍也沒有穿上……

晚上十一點多了,我和娼蘭拖著住,漫步地走回家。我們故意不乘搭車子,因為今天晚上我們都很高興。媽媽一手抱著那束鮮花,另一手挽著我的手,愉快地走著。我們很少說話,婚後我們有甚麼話都在床邊說完了,現在無聲勝有聲,享受寧靜浪漫的一刻。

但很快就沒那麼浪漫了,我的膀胱開始和我作對,越大越脹了。

「娼蘭,我……」我溫柔地對媽媽說。

娼蘭轉過頭來,掠一下媽媽那長長的秀髮,也溫柔地回應我︰「好兒子,你在想甚麼?要吻我嗎?」

我拉著媽媽的手向前急步走,說︰「不是啦,我要拉尿,等一下再浪漫……」

公廁,平時我是不會進去的,夠髒的。但這次沒辦法,一定要去一下。幸好我們走約一分鐘,拐個彎,已經到了公廁。女廁在底層,男廁在二樓,我三步並作兩步走,趕快走上去。

「好兒子,你等我,我要跟你進去……」娼蘭叫住我說︰「我在外面很害怕。」

的確怪可怕的,街上遠遠只有寥寥數個人。我只好給媽媽跟上二樓,說︰「你站在這裡,我進去看看有沒有人。

我走進男廁,果然,男公廁真是髒極了,尤其是地面,有黑黑的水漬、臭臭的尿漬、破破的碎報紙、黃黃黏黏的痰、牆角有些像精液的水漬、還有一些,哎,相信是屎漬吧。

我大聲喊︰「有沒有人啊?」沒有回應,我還有點擔心,於是逐個廁格去打開門,真的沒人,然後才走出門口對娼蘭說︰「男廁和你們女廁不同,很髒的,你不怕嗎?」

娼蘭說︰「不怕,你這個臭男人我都給了你,怕甚麼男廁?況且我也想看看你們男廁到底是什麼樣的。」說完就推我進來,說,「你自己顧自己吧,還不去小便。」

我真得很急,沒空和媽媽胡扯,跑到尿槽旁,把尿射向尿槽壁,因為衝力太大,有些「尿珠」還反跳到地上來。

「啊……舒服……」我暢快地射尿。

娼蘭四處看這看那,太稀奇了,到底是男廁,媽媽應該從來沒進過。

尿實在太多了,我拉了差不多兩分鐘,還有「餘尿」出來。我想跟娼蘭說話,一回頭,嚇了我一跳,我的淫母已經在我的身後,還出纖纖玉手。

「那束花呢?」我第一句話竟然是問那束花。娼蘭沒作聲,只是指一指洗水盤,那束花乖乖地躺在那裡。娼蘭柔軟的小手從後伸到前面,用我的尿尿洗手,隨著尿尿的衝力減弱,手也同時宿回,已經碰到我的陽具,我的身子一抖,心裡泛起異樣的感覺,本來微軟的陽具頓時勃了起來,變成了硬挺挺的肉棒,龜頭也從包皮裡衝了出來。

我半開玩笑地對娼蘭說︰「你的手洗過了,這樣摸我的雞巴,想要含嗎?」說完之後,我心裡一激動,肉棒又脹大一些。

「好啊!」我嬌美的娼母竟然微笑著,真的在我面前跪下去,跪在濕濕髒髒的地板上,張開小嘴巴,用媽媽纖纖玉手把我的內棒拿著,龜頭上面還有幾滴尿液。但媽媽已經閉起眼睛,溫柔的雙唇吻上去,啜清了我的尿尿,然後張開小嘴,含了進去。

我的心砰砰地跳著,肉棒在媽媽那美麗又溫暖的小嘴裡,果然很舒服。媽媽的舌頭也懂得不斷卷弄著我的肉棒。

我看著媽媽,這樣情景顯然極不協調。娼蘭身穿著高貴美麗的裝束,卻像女奴那般跪在男人排洩的地方,更使我有一種莫名的優越感。我已經不會想媽媽的衣服會不會弄髒,反而有一種破壞的快感。

我的肉棒隨著我的慾望,暴脹到極點,我忍住抱抱著媽媽的頭,手指插在媽媽輕柔的秀髮裡面,把肉棒盡量擠入媽媽的嘴裡。

「唔唔唔……」我的肉棒壓向媽媽的深喉的時候,媽媽發出誘人的哼聲。

我把媽媽拉起來,我知道我的肉棒要在媽媽的小穴裡面才能盡情暢快。

「哎,我的好娼蘭,我忍不住了。」我把媽媽抱著,解開媽媽襯衫胸口的所有鈕扣,對媽媽說,「淫婦,我實在忍不住了,我想幹你呀……」說完把媽媽拉向廁格。

「不要進去。」娼蘭說︰「那裡面又黑…又臭…又擠……我不想……」

我們於是在這男廁的「大堂」裡撫摸著,擁抱著。我伸手到媽媽的背後,把媽媽的上衣解了下來,扔到地上,立即沾上那髒痰。媽媽的兩個圓大白雪雪柔軟的奶子抖乳房露了出來。

我的手指在媽媽奶子和奶頭上捏弄著。「啊……啊……」娼蘭呻吟起來,媽媽很敏感,「好兒子……謝謝你……今天為我……慶祝生日……我……好高興……」

我彎下身子去吻媽媽的奶子,舌頭在媽媽奶頭上撥弄著,牙齒輕輕咬著媽媽的奶頭。「啊……好兒子……你真卑鄙……咬人家的……奶子……」娼蘭起眼睛,身體向後彎,挺著奶子給我啜咬。

媽媽上身全暴露了,只剩下胸口那仍閃著紅色的紅寶石項鏈,這樣襯托著媽媽那兩顆被我咬得發紅的奶頭,非常性感。

媽媽的腰向後彎,我已無法兼顧去扶媽媽,只好讓媽媽身體往下沉,媽媽軟躺倒在地上,而我壓在媽媽的身上。

看著自己漂亮的淫婦倒在又髒又臭的男廁地上,媽媽長長的秀髮黏上黃黃的痰,雪白的背部浸在其他男人的尿水裡,我的肉棒幾乎不受控制去揮向媽媽,才察覺媽媽的長裙還沒有脫下來。

束腰的長裙很難脫下來的,我只好從裙底下掀起來,把媽媽的長裙拉到媽媽的腰上來。深棕色的長裙慢慢掀起,而雪白修長的秀腿慢慢露了出來,實在很誘人的,然後那秀腿浸入尿槽內髒得要命的啡色尿水中,更使我形成那種小孩式破壞心理的快感。

媽媽只穿著五吋的Gucci露指高跟鞋,只有一條薄薄的絲內褲,內褲前面可以隱約看見裡面黑茸茸的芳草,雙腿之間已經濕透了,可以看見媽媽兩片陰唇形成的隙縫。而媽媽臀部也已浸在地上的尿液污水之中,濕透了媽媽的絲內褲。

我看得慾火急升,兩下子已經把媽媽的內褲已脫了下去。可能用力太猛,結果那內褲不堪一擊,給我撕破了。芳草露了出來,我的手急不可待地鑽進媽媽的芳草之間,找尋水流汩汩的桃源洞。

我的中指沉進娼蘭那溫暖濕潤的小穴裡,再慢慢插了進去,然後食指也進了去,在那狹窄的空間裡面挖動。

「嗯……好兒子……快點來……別再用手指……」娼蘭雙手摟住我的脖子,我整個身體壓在媽媽的身上,媽媽主動地把雙腿分開,迎接我那巨型堅硬的肉棒。肉棒在媽媽的雙腿之間摩擦著,也摩擦著媽媽的陰唇,讓媽媽的不斷滲出的淫液滋潤著。

「娼蘭……我來了……」我的雙手勾起媽媽的雙腿彎,粗腰壓向媽媽的下體,帶著肉棒衝向媽媽的小蜜洞。狹窄的洞口稍為緩和一下我的衝刺,但我再發起力來,猛然將全根大雞巴插進媽媽那淫水四溢肉穴裡。

「啊……啊……」娼蘭叫了起來,把我的身體摟得緊緊的

「娼蘭……這樣你爽不爽……在男廁地上強姦你……爽不爽?」我明知故問,其實想叫媽媽說出誘人的淫語。

「爽……人家很爽……」娼蘭摟著我不斷地在我耳邊說出浪語,「……這裡男廁……很有男人的臭味……使我很想……給男人幹……好兒子……用力點……用力點……我生日……今天……生日很想被人幹……」

平時端莊可愛的淫母,每次造愛都會好像變成另一個人,這也是我深深給媽媽迷住的地方。但在公廁裡的確是第一次,那種怕別人撞進來的心情,加上這裡那種骯髒的地方,把自己的親媽媽剝光,放在地方幹的情形,實在令人亢奮不已。

我再次使勁地抽插著,有點像地盤打樁那樣,一下一下把大雞巴打進媽媽的小穴裡,每次插進去,都把媽媽滿溢的淫汁擠了出來。

「好好兒子……輕點……我的小穴快給你……幹破了……」娼蘭哀叫了起來,但我想媽媽並沒有痛苦,只是更引起我的快感。「啊……親好兒子……輕輕……你的雞巴…插得太深了……好爽啊……你的手…快把人家的奶子捏破了……啊……」

我給媽媽的淫語逗得更興奮了,伏在媽媽耳邊說︰「娼蘭……你喜歡在公廁裡幹……你知道你現在躺在男人的痰……精液……尿液裡嗎?……」

「好兒子……我喜歡……我很喜歡……你很厲害……我很爽……快點插我……插死我吧……」娼蘭呻吟聲像波浪一般,隨著我的衝刺而高低起伏著。

「賤人……你知道……這裡是男廁嗎……你現在全身都……給我剝光……如果有其他男人……突然進來的話……你給他看全相了……」我繼續對娼蘭說著,眼睛看向男廁門口,想像如果一個男人真的進來,我這淫婦就全身光溜溜地任他看個飽了。想起來又很刺激的。

「嗯哼……別管他吧……繼續幹我吧……」快感已經使我這剛滿四十二歲生日的淫母理智不清了,「有人進來……給他看吧……」

「我怕他見色……起歹心……連我這好淫婦……都想幹……」在公廁裡,這種事情真有可能發生,我想起來更激動了。

「一起來吧……我真喜歡男人的臭味……幹我……一起來輪姦我……」娼蘭竟然說出這種淫蕩的話,我沒有惱怒,反而更興奮,一邊想像著另一個男人加入我們,把他的肉棒插進娼蘭的小嘴裡。

為了使我的想像更形像,我的手指伸到娼蘭的小嘴邊,說︰「娼蘭……你這小淫妹……另一個男人……會叫你含他的雞巴……」說完中指插進媽媽的嘴裡,媽媽用嘴唇和舌頭在舔弄,真得像在為另一個人口交。

我把娼蘭的身體反轉過來,使媽媽伏在男廁的地上,這時媽媽胸脯兩個圓大的奶子浸進污水裡面,那黏糊糊的黃痰黏住了媽媽的奶頭,肚子也在這個充滿男人尿液的地板上磨著。

我從媽媽背後壓著媽媽,從媽媽的兩股間把肉棒捅進媽媽的小穴裡。

「啊……啊……好兒子……我不行了……我要來了……快幹我……快用力幹我……」娼蘭浪叫著。我真的加把勁,把肉棒深深地插進媽媽的小穴裡,直頂到媽媽的子宮口。

我把媽媽的頭壓了下去,媽媽的臉也貼在尿槽的底部,浸在一吋多的濃濃尿水裡,連媽媽可愛的小嘴也吻上了地面那團不知名黏狀物,一面吸飲著。

娼蘭叫了起來︰「好兒子……快幹我……你看我連其他……男人的精液……也吃了……你再不幹我……我就找其他人……一起來幹破……我肛門……」

我給媽媽淫語搞得全身都發麻,媽媽自已也給自己的話弄得高潮連連,小穴裡的淫液一發不可收拾,我也忍不住,再次抽插幾下,激情淹沒了全身,熱滾滾的精液射進了娼蘭的體內,「啊……啊……真暢快……爽……啊……」我都忘了到底是誰發出舒暢的讚歎聲,或著是我們兩個人同時發出的。

我射精後還未滿足,我可以馬上開始第二場,想到媽媽說給人強姦肛門這句話,活象食了強力興奮劑,我把龜頭頂著媽媽的肛門,媽媽馬上回頭看我,頭髮和面都是陌生人的濃臭尿尿中,媽媽眼神中飄出了自虐自殘的興奮。

媽媽窩起左手把尿槽裡的濃痰尿水撈起,反手搽在自己的肛門上,手指更順著綠色的痰插入自己的肛門,作為潤滑劑。我馬上跟著插入,一點也不留力直插到底。

我一面雞姦媽媽,一面抽著媽媽的腰,把媽媽抽離尿槽,開始要這賤人自己爬向媽媽一直不肯進入的廁格。媽媽的手腳貼著污穢的地板,而且面頰竟也一路貼著地面,一邊舔食地上的污垢。

我知媽媽是知道將會發生的事,但媽媽摧殘自己的變態快感已超越理性,今天的媽媽可以為高潮幹任何事。媽媽的舌頭舔著地上的污水,乳頭一路拖行扣著地上的啡黑色污漬。

我們爬到一個最污穢的踎廁,地上廁內全是沖不走的屎尿漬,我把媽媽在肛門用力一推,一頭插進廁盆內,媽媽滿面都是屎尿。

「呀!……吾……啊!」媽媽發出快感下賤的叫春,和著舔食污漬的聲音。

我把媽媽穿著高跟鞋的雙腳拉上我肩上,頭下腳上的,面貼廁盆,乳頭扣著盆邊,由上而下的動作快速抽插著雞姦媽媽的淫肛。

我順手拉了一下沖水,沖出的廁水把瘀塞的廁盆灌滿,污水溢出,媽媽的頭倒轉地插在污水中,大口大口地喝著。媽媽肛門的屎也給我幹出了,一身中人慾噁的臭味。我興奮得在媽媽的肛門大腸射了第二次精。

我們很累地躺在公廁的地板上,突然男廁門口有聲音,我們一緊張,但已經來不及了,一個三十來歲有點醉意的男人推門進來,見到我們這樣躺在地上,嚇得連忙縮出去。

我和娼蘭相視而笑。但當我們清醒的時候,我們真得想相視而哭。

「我的Gucci名牌襯衫,你看,哎呀,還有這件裙,很貴的,都髒了。你們臭男人的廁所真髒……」娼蘭嘟起小嘴,滿心不高興。

「哎,你看我的西裝,比你的衣服還貴,要訂做的……」我也滿腹牢騷。

當我們從男廁出來的時候,兩個人都像掉進屎坑一樣,衣服頭髮都濕轆轆的,全身都是臭味,尿味,娼蘭還連襯衣、內褲都不能穿了,胸口鈕被我扯掉,現在只能遮遮掩掩,不然胸前那對雪白的奶子便抖露出來。

只有娼蘭手上抱著的那束百合花還是那麼美艷動人。

娼蘭搖著我的手說︰「別不高興,我們今晚真是很浪漫,我這個生日過得真特別。下次我們試試別的公廁吧。」

我說:「淫媽媽,就聽你的,我們一起幹盡全香港最臭最穢的公廁,我要你做最污穢的屎尿媽媽。」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