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媽是校務委員

我媽媽叫岑佩芬,今年四十三歲,是一個大學的校務委員,在學校婦女工作委員會任職。中等身形,五尺五吋高,三圍是36D、26、36。

她是一個很保守作風古板的人,做事勤勤懇懇,與其他人關係也不錯,總之,媽媽就是個普通的中層校務委員,看起來也沒什麼特別的地方。我不在媽媽就職的大學上學,但就在那個大學附近,所以我常常到她那兒去玩,學校的校董也認識一些。

媽媽那個辦公室在行政樓三樓一個不起眼的地方,婦女工作嘛,也不是學校的重點,所以也沒受到什麼重視。媽媽辦公室裡的幾個女校務委員我都認識,平時都管她們叫阿姨,有七、八個都是像我媽媽一樣四、五十歲的女人,橫看掂看來都是上老土家庭婦女,見到我倒也挺客氣的。

我想她們之間應該沒什麼官場的明爭暗鬥吧,畢竟婦女委員會既沒權也不管錢,工作倒是挺清閒的。媽媽平時的工作比較輕,每天都按時回家煮飯做家務,多年來我也很喜歡這種生活。可是每到我們放了寒假到過年前的這段時間,媽媽好像比平時要忙一些,每天一大早就趕著去上班,週六、週日有時還要加班。

我以前問過媽媽,放寒假了,還有很多工作嗎?怎麼比平時還忙?媽媽總是說放假了,要總結一年的工作,整理許多資料之類的,我也沒大在意,但心裡總覺得有些奇怪。

不知不覺又到今年寒假了,總算可以好好娛樂了。

今年年末的時候學校幾個行政部門換屆,婦女工作委員會也在其中。以前的主任由於年齡的關係被換下來,媽媽順利地當上了主任。這幾天她比較開心,畢竟努力工作了這麼多年了,終於在四十三歲的時候當上了主任,我也替媽媽開心。

一到寒假以後,媽媽和往年一樣忙碌了起來,今年當上了主任好像工作更起勁了,每天早出晚歸的,好像在趕著做什麼,每天回到家還似乎挺累的,但看起來又挺開心,好像做了一天有趣的事情一樣。

這個星期六,媽媽早上七點匆匆吃完早飯就急著往外走,我說:「媽,星期六還要上班吶?」

她說:「以前不也是這樣嗎?年末事情多,大家都要加班的。再說今年才當上主任,更要賣力一點,你說是不?」說著就笑嘻嘻地走出了門。

我心中年年浮起的疑惑又一次冒起來了,而且比以前的更盛,『她們到底有什麼工作呢?』在窗口看著媽媽遠去的背影,我暗暗問自己。不行,今年一定要弄清楚!我決定明天偷偷跟著她去看看。

第二天,媽媽又七點剛過就要出門,我說:「媽,今天我要到一個同學家去玩一玩,可能晚點回來。」

她說:「好的,不要玩得太玩晚哦!」說著就轉身離開了。

等她一關門,我立即穿好衣服、穿上鞋子出了門,看看媽媽已經騎著電動自行車出發了,我立即從車庫中取出自己的山地自行車向她離開的方向猛追。還好她騎得不是很快,不一會兒我就遠遠地看到一個穿著藍色大衣的女人,那就是媽媽。

我一直與她保持著一段距離,半小時後跟到了學校,『媽媽是來上班的。』我心裡想。學校放假後就沒什麼人了,同學大多數都回家了,整個校園顯得很冷清。她騎車並沒有到行政樓,這引起了我的注意,難道她們不在這兒辦公?

只見媽媽把車騎到了教學樓後面的一座小樓。那是一個廢棄的小樓,記得以前是校文藝部排練用的,後來綜合活動樓建起來以後這裡就不用了,小樓顯得比較破舊,也沒有人去注意它。

『她去那兒幹嘛?』我心裡暗想。為了不讓媽媽發現我的車,我特意把它停到了圖書館旁的一個陰暗處,我想也不會有人會去那裡的。

等我再跑到那廢棄的小樓時,只見樓前已經來了七、八個女的,我躲在旁邊的一片小樹林裡偷看著,認出了都是校常委的骨幹教師,和媽媽在同一個辦公室的。她們都是四、五十歲的已婚婦女,普通而又保守老土的家庭主婦,我記憶中好像連她們的頸和腳趾也沒見過。

五分鐘後,有一個人騎著車來了,也是校常委的教師,和她們一樣年紀。

她對媽媽說:「岑主任你來啦?不好意思,來晚了。」

媽媽笑著說:「不晚,剛好。最近真是辛苦你們了,我們進去吧!」

媽媽走在前面,後面一共七個同事跟著她。媽媽掏出了一把鑰匙,打開了小樓門上一把生鏽的鎖,門開了,她們都跟了進去,我聽見門在裡面鎖上了。我的疑惑更盛了,幾個女老師到這廢棄的小樓來幹什麼呢?

我從樹林裡出來,圍著這座小樓打轉,發現有一扇窗戶的鎖是壞的,於是打開窗戶,小心地爬了進去。裡面地面積了厚厚的灰塵,看來是很久沒人來過了。一樓沒有人,在二樓傳來了幾聲響動,我輕輕地走上了二樓,感覺自己像個小偷一般。

聲音從一個房間傳出來,我走過去,門是關著的,確實是裡面傳出女人的說話聲。我在房間外面轉了一圈,窗戶都有厚厚的窗簾隔著,完全看不到裡面,這可怎麼辦呢?這時我看到還有個後門,於是輕輕地推了一下,門開了一條縫,還好後門只有一把彈子鎖鎖著門把手,很鬆。

我偷偷地蹲在那裡,從門縫中看到了裡面的情況。媽媽和校常委的七個老師確實在裡面,這個房間應該是以前的舞蹈房,前面的一幅牆是一個大鏡子,地上鋪著厚厚的地毯,看起來這個房間一點也不髒,不像是廢棄幾年的。房間的四週放了好幾台取暖器,已經全部開起來的,我漸漸地覺得一股暖氣撲面而來,裡面應該很溫暖吧!

我側耳傾聽,聽見裡面的說話聲,本來四週也很安靜,聲音還是很容易聽見的。只聽媽媽說:「昨天的綵排效果比較好,這幾天每天都有進步,今天我們再來練習改進一下,大家準備一下吧!」

我心生疑惑:『什麼綵排,搞得這麼神秘,媽媽平時也沒說過啊!』

只見她們紛紛脫下了鞋子和大衣放在一邊,『難道她們要跳舞?都四、五十歲了還跳什麼舞?』我心想。

這時媽媽把她那件紫色的毛衣也脫下了,裡面是白色的秋衣,其他老師也脫下了毛衣,我心裡又是一驚:『她們要幹嘛?』這時媽媽的舉動更是令我瞠目結舌,她居然解開了自己褲子的拉鏈,麻利地把褲子脫了下來,『她們這是……』我心裡不敢想下去了。

其他老師也脫下了褲子,八個人都穿著緊身衛衣。媽媽停了一下,問:「大家還冷不冷?」

「不冷了,岑主任。」

「這裡挺暖和的。」

這時我也看清了那七個老師,有和媽媽同一學院46歲的李麗玲、42歲的張芷蘭,文學院51歲的張素玉、48歲王倩雯,外語學院46歲的趙泳娟,藝術學院音樂系的50歲關玲,還有服裝裁剪設計專業46歲的龐燕。

媽媽笑著說:「還是龐老師的主意好,今年讓大家都穿上緊身保暖內衣,省得像以前那樣又要訂做又要換,還不舒服。」

大家都附和道:「是啊!這主意好,真不錯。」

龐老師也笑笑說:「我也是想自然一點,當然省事一點也好。呵呵!」

我一聽,想:『還有往年,難道她們每年寒假都在做這個……』我來不及想下去,繼續看。

她們八個確實都穿著緊身內衣,與一般的秋衣褲還不太一樣,緊緊貼在身上凸顯出女性的身材,特別是媽媽,一身雪白的內衣,乳房大而堅挺,屁股又圓又翹,看起來一點也不像四十歲的女人,太有魅力了!其他幾個老師也不錯,各自穿著不同顏色的緊身衣,好像都年輕了許多,女性的魅力充份散發了出來。

我的陰莖漸漸硬了起來,我摸了摸挺起的褲襠,不禁吞了口口水。媽媽打開了放在地上的一部錄音機,一陣歐美酒吧用的動感音樂立刻噴湧而出,音樂中還夾雜著許多性感曖昧的元素。

媽媽拍了拍手說:「我們開始!」大家一字排開,開始了一連串的動作,抬手、踢腿、轉身、扭腰,十足的動感舞曲。

跳了五、六分鐘後,媽媽拍了三下手說:「One Two Three,脫上衣!」大家立刻熟練地脫下內衣,在頭上甩了兩圈就往後一扔,立即八個胸圍裹著八對乳房露了出來。其中數媽媽的最大最挺,戴著紅色的胸圍太誘人了,大半截乳肉都露在外面。我還是第一次看到媽媽的乳房,連同其他七個老師的,真是太刺激了!

媽媽說:「動起來!」大家立刻抖動自己的上身,八對乳房一上一下地跳動著。正當我看乳房正爽時,媽媽突然叫道:「One Two Three,姐妹們,脫褲子!」大家立刻脫下了保暖褲,動作還挺一致的,脫下後立即往地上一放,向前走了一步,後面留下了八條褲子。

每個老師都穿著一條三角褲,媽媽穿的是那條平時常晾在陽台上的米黃色內褲,再普通不過了,但在今天看來卻有說不出的性感。其她老師也是穿的普通內褲,只有龐老師比較時髦,穿了一條很色的蕾絲內褲。

我目不轉睛地盯著她們的下身,媽媽喊道:「扭起來!」大家轉過身來,整齊地扭著屁股,八個大屁股正好對著我,我感覺都透不過氣來了。

扭了幾分鐘,我暗想:『難道還要全部脫光?』

沒等我多想,媽媽背對著我說話了:「One Two Three,取胸圍!」只見八個人一邊還扭著屁股,一邊把手背到背後解胸圍的扣子!

大家又是整齊地脫下了胸圍,只見她們都右手拿著自己的胸圍,左手用手臂和手掌遮住了乳頭,轉過身來,笑著把胸圍在手裡轉了三圈,由中間的媽媽先把胸圍摔了出去,另外七個老師立即把胸圍拋了出去。

她們還在扭動著身體,媽媽對著前面說:「想不想看?」隨後又說:「姐妹們,願不願意繼續露?」

大家異口同聲地說:「願意!只要岑主任做!我們就做!!!!」

媽媽說:「一個一個來!」

她自己先把左手從乳房上移開,雙乳完全暴露出來,兩邊的老師一個接一個袒露了自己的雙乳,一下子八對乳房齊唰唰地展示在我的面前。我下面漲得忍不住了,猛地拉開褲子拉鏈,掏出陰莖搓弄起來。受不了了!我還是第一次看到這麼多奶子在眼前晃動。

她們像剛才一樣上下抖動著奶子,只見八對奶頭上下彈動著,我看到媽媽的奶頭是淺棕色的,比其他幾個老師的都性感。媽媽喊著口號:「One TwoThree,One Two Three!」

大家跟著她的口號整齊地上下抖動著自己的雙乳,文學院的張素玉的奶子雖然有些下垂,但她還是賣力地笑著、跳動著,盡情地展示著自己的身體。

就這樣又激情地跳了幾分鐘,最激動的時刻就要到了,果然,媽媽說:「姐妹們,還願不願意露陰唇?」

大家又一起說:「願意!」

媽媽說:「姐妹們,One Two Three,脫褲!」大家一齊彎下腰脫掉自己的褲,像剛才那樣把內褲在頭上轉了幾圈奮力地向前扔了出去。

我看到八叢濃密的黑毛露了出來,外語學院的趙泳娟毛最密最黑,看起來超級性感。我先看了媽媽,又一會兒看看這個老師,一會兒看看那個,不知不覺臉已經通紅,當然龜頭也因為充血而變得紅紅的。

她們又做出了令人更為刺激的動作:一起轉過身去,跪在地上,雙手撐地,抬起屁股上下拱著,好像叫人去插。一會兒媽媽說道:「分腿!」大家立刻分開了自己的雙腿,八個陰唇齊齊地展示出來,一樣還是在上下拱動著,看起來比剛才更加刺激了。

一會兒後她們又站了起來,還是分開腿,向前頂著胯,一邊還摸著自己的陰毛,一會兒又彎下腰,讓一對大乳房垂下來晃動著。脫衣舞表演今日到了最後的高潮部份,我也感覺自己要高潮了,陰莖傳來陣陣酥麻感。

她們又激情地舞了一會兒,最後媽媽一聲令下:「姐妹們,劈腿!」大家一起朝著前面仰身躺下,把腿分得開開的,八個陰唇盡情地展示了出來,她們一邊上下扭還一邊摸著自己的陰蒂。

我看到這裡忽然感到下面一熱,精液猛地射了出來,直接噴在了門上。脫衣舞表演在這樣的高潮中結束了,我趕忙偷偷跑去廁所,用餐巾紙把陰莖擦乾淨,又往滾燙的臉上抹了一把水,暫時平靜了一下,我做夢也沒想到媽媽和那些老師會做出這樣的事情。

我弄好後又偷偷地走到了後門,透過門縫中看著裡面的情況。老師都有些累了,人人都拿著餐巾紙擦頭上和奶子上的汗。

媽媽說:「這次綵排的效果不錯,大家辛苦了!」

老師們好像還沉浸在興奮中,個個笑嘻嘻地說:「是岑主任指揮的好啊!」

媽媽說:「哪裡哪裡,主要還是靠大家的支持啊!這次要感謝張芷蘭老師,她特地在家裡偷偷下載了大量脫衣舞的視頻,還刻在光盤上給大家學習,有幾次她為了不讓家裡人發現,還到三更半夜才睡覺。要是沒有她,我還真不知道脫衣舞應該怎麼跳呢!」

張芷蘭老師聽了笑著,臉有些紅,媽媽走過去拍拍她的肩膀對她表示感謝。

媽媽接著說:「還要感謝關玲玲老師,她作為音樂系的為了給表演選擇合適的背景音樂,特地在網上找了好多,一點一點聽過去,還到路邊的地攤上找了許多新的流行曲,好不容易才找到韓國女子組合『WonderGirl』的『Nobody』,性感又激情,真的很好啊!」說著她又去拍了拍關老師,關老師也笑笑。

說話過程中大家還都是一絲不掛的,很自然,沒有一個人去穿衣服。

媽媽又說:「跳脫衣舞時還是有一些地方要注意的,脫衣舞在於挑逗,和健美操還是有區別的。」

大家聽了點點頭,媽媽接著說:「比如說扭屁股,動作要自然,要下流。」說著她抬起雙手扭了幾下,又說:「李老師,我感覺你這個動作有些僵硬,再來試試。」

李老師也抬起手,扭動著自己那肥大但有些下垂的屁股。媽媽用手調整了她屁股和腰部的動作幾次,說:「像這樣就可以了,這幾天再練習一下。」

李老師笑著說:「好的。」其他老師也自己扭著屁股練習了幾次。

媽媽又說:「抖乳房的時候要讓乳房充份地抖動起來,跟上音樂的節奏,把身體的力量集中在上半身。」她自己抖了一下做了個示範,然後讓每個老師都依樣抖一下給她看,看完後她比較滿意,點點頭說:「嗯,大家都做得很好,很有感覺。」

媽媽又說:「屁股、乳房講完了,下面要講講我們女性那個部位了,這也是不得不講的。校董都特別喜歡看那裡,這也是最挑逗的部位,所以我們跳到後面時一定要把雙腿充份分開,把那裡完全展示出來,不要有所顧忌。」

媽媽還是比較保守的人,在這樣的場合始終沒有說出「陰唇」那個字,但我感覺從媽媽口中說出這番話特別淫蕩,竟然冠冕堂皇地叫各位老師露陰唇。

媽媽又說:「正式表演前大家一定要穿上乾淨的內衣褲,顏色鮮豔一點好,校董們喜歡這樣。還有,奶罩和內褲儘量小一點、貼身一點,不要太大,這樣顯得性感。還有,內衣最好是透視的,這樣方便被看到裡面,更誘惑。」

媽媽停頓了一下,摸了摸自己的屁股,可能是有些累了,繼續說:「那天可以在身上抹上一點香水,不要太刺鼻的就行了;還可以塗點粉,這樣皮膚比較光滑,容易脫衣服。還有,下身一定要洗乾淨,我們都這把年紀了,那裡也不會太嫩了……」說著她不由自主地笑了起來,其他老師也會心地笑著。

媽媽接著說下去:「但我們一定要保持那裡的清潔。還有一點,表演前不要喝太多水,免得到時想上廁所引起尷尬。」

沒想到媽媽想得這麼週到,一場脫衣舞就像正式的全校演出一樣準備了這麼多。後來她們又陸續排練了幾次,我一次也沒錯過,一遍遍欣賞了她們精彩刺激的表演。

最後大家都有些累了,媽媽說:「今天就到這裡吧,大家辛苦了!各自的表演今天就不練了,大家回去自己練習一下。」她們就開始有說有笑並穿衣服。

『還要表演?』我心裡暗想。

一看天色已晚,我立刻貓手貓腳地下樓從那窗戶爬出去,飛也似地跑到圖書館,騎上自行車疾馳而去。生怕被媽媽發現了,我還特地繞了一條路才回家。

自從昨天我看到媽媽和她的同事一起組織脫衣舞排練後,內心一直很激動,竟然沒有感到這是一件令人羞恥的事,反而感到很刺激。

媽媽回家後還是像往常一樣做飯,也沒有發現我有什麼異常。我也像往常一樣看書、上網,晚上偷偷地打手槍,想想她們跳的舞就無比刺激。

一連幾天,媽媽早上一走後我就偷偷地跟上去,也不用這麼急了,反正已知道在哪裡。每天我都看她們一遍遍地練習脫衣舞,每個老師的裸體不知看了多少次,直到現在,我看到這幾個老師時都能清楚地回憶起她們的奶子、屁股和陰唇,陰莖就不自主地硬了起來,特別是媽媽那誘人的身體,給我印象最深刻了。

每天我都要帶上許多張餐巾紙,看到忍不住的時候就去廁所打手槍,每天得要好幾次呢!每次射了以後沒過一會兒就又硬了,因為實在是太刺激了。

快過年了,有一天媽媽排練前說:「明天就要正式表演了,大家這段時間練習的效果非常好,今天練習兩遍就行了,大家回去好好準備一下。」

這天她們就練了兩遍,媽媽又交代了一些事情,然後她們從隔壁一間廢棄的教室裡搬過來幾張沙發椅放在舞蹈房的後面。我一直躲在男廁所裡透過門縫偷看著,原來她們還準備了這些,真是想得週到啊!搬好後她們又把沙發椅上的灰塵擦得乾乾淨淨的,打掃了一下就走了。

激動人心的日子就要到了,我按捺住內心湧起的激動之情,就連撲面的寒風也顯得不那麼冷了。

第二天,媽媽照常早早就出門了,我也等她一走也出發了。今天騎得比較快一些,因為要趕在校董到之前先隱蔽在小樓附近,我特別想看看是哪些校董要看她們的表演。到學校後我還是把自行車挺在圖書館旁邊的陰暗處,然後偷偷走到小樓旁邊的小樹林中,目不轉睛地看著門口的情況。

媽媽和七個老師都到了,媽媽笑著對大家說:「都準備好了嗎?呵呵,不用緊張,又不是第一次了。」

老師們都說:「岑主任,你放心吧,我們會演好的。」

媽媽又交代了幾句,看看錶說:「校董也快到了,我看你們先上去準備一下吧,一會兒我帶校董們上來。」大家表示答應。

媽媽開了門,七位老師都進去了,媽媽又把門鎖上,在小路旁等著,還不時地看看錶。大約過了十分鐘,我聽見路上傳來了車聲,是兩輛普通的麵包車,不是校校董坐的那種豪華轎車啊,會不會是他們呢?

正想著,車在小樓前停下了,媽媽上前去看,只見兩輛車上共下來了七、八個人,都是四、五十歲的中年男人,為首的一個和媽媽熱情地打起了招呼,我仔細一看,那不是我們學校的張校長嗎?果然來頭不小啊!

我聽見媽媽說:「張校長你好啊!今天怎麼坐這車來了?」

張校長說:「呵呵,還不是怕被人發現,特意租了兩輛舊麵包車,這樣不會引人注意嘛!哈哈哈……」

其他校董也附和著笑了起來,其中一人說:「還是張校長想得最週到了。呵呵!」我一看,這不是教務處的周經理麼?

在他們說話時,我把每個校董都看清了,一共有七個人,他們是張校長、王副校長、吳副校長、校委韓書記、校研究生部袁部長、教務處周經理,還有一個我最熟悉,是學校工會金主席,校常委就是他管的,我在行政樓常看見他。

校長問媽媽:「岑主任,都準備好了嗎?」

媽媽說:「都準備好了,張校長,你放心吧,一定精彩!」

張校長又呵呵地笑了起來:「你可是由我們金主席親自提拔的,聽他說你的工作水平很高嘛!」

金主席走過來說:「是啊,岑主任工作一直令人很滿意的,張校長你就等著好好享受吧!」

「哈哈哈……」張校長又笑了起來,看來他今天很開心。

韓書記好像不怎麼愛多話,對張校長說:「老張啊,別光顧著說話了,我們都進去吧,免得在外面被人……」

張校長說:「哦,是是是,我們都進去吧!」

媽媽開了門,領著七位校校董進去了,門後面傳來了鎖門的聲音。我待在那裡等了五分鐘,估計他們都進去了以後,才偷偷地從窗戶爬了進去,走上二樓,樓道裡沒有人,一定是都進房間了。

我伏在後門邊,從門縫裡看去,果然八個老師和七個校董都進去了。他們正在聊天,我也沒仔細聽,都是講一些吃藥方面的事,校董們年紀都有些大了,做這種事吃藥也不足為怪,何況今天的刺激這麼大。

媽媽和女老師都脫了衣服、鞋子,看來都準備好了。

校董們又說了一會兒話,張校長搓搓手說:「大家看看,可以開始了嗎?」看來他有些按捺不住了。張校長才過四十,近年來年輕有為,性慾應該是比較旺盛才對。其他校董表示可以進行了,看來都有些興奮了。

媽媽走過來說:「只要張校長一句話,我們就可以開始了!」

張校長說:「那就開始吧!」

七位校董坐在了沙發椅上,校長說:「岑主任,開始吧!」

媽媽站在七位老師前,笑著說:「下面請各位校董欣賞我們校常委老師帶來的集體脫衣舞表演!」各位校董拍了幾下手。

媽媽按下了錄音機的開關,幾秒鐘後,激情的流行樂『Nobody』噴湧而出,那音樂我再熟悉不過了,最近天天聽的。隨著音樂聲,她們做著各種極其挑逗的動作,跟排練時的一樣,最後內衣內褲全部脫光了,只剩下腳上的五吋高跟鞋,八個風韻的裸體晃動著,每個人都很投入。

校董們也有些坐不住了,一會兒就有人脫一件衣服,脫衣舞跳完,個個都變成輕裝上陣。張校長又帶頭鼓掌,大家紛紛表示滿意,個個都滿面紅光的。

這時藝術學院音樂系的50歲關玲玲走上前說:「下面請欣賞各位老師的激情表演!」只見舞台上燈光熄滅,眾人都萬分期待。

幾分鐘後音樂再度響起,舞台上的投射燈也打開了,舞台的中間放了一把椅子,那是一把很普通的木頭椅子,我不知道現在會發生什麼事。

接著我看到媽媽走出舞台,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她身上穿著那件「女生校服」:短短的百摺裙、白色的泡泡襪、黑色的平底學生鞋、白襯衫,領口還繫了一條一個黑色的小領結,頭髮繫成馬尾,臉上只化了紅色的淡妝。她看起來年紀非常地輕,她的手上拿了一本雜誌。

她坐在椅子上,姿勢端莊地緊併著雙腿,接著她打開雜誌,這時我才知道,那本雜誌是一本成人雜誌,而且是最低級、最不堪入目的雜誌,雜誌的名稱是:《女學生調教手冊》。

媽媽看著雜誌,一隻手拿著雜誌,另一隻手開始撫摸著自己的胸部,當她翻到第二頁時,原來撫摸胸部的手移到了她的大腿處,她張開雙腿,所有的人都看得到她白色的內褲,接著她將手伸進裙子裡,正當她的手要碰到她的的內褲時,她又用雙手翻到下一頁,這讓所有的校董都失望透了,她往下坐了坐,露出更大面積的大腿和內褲,這一次她的手碰到了內褲,她開始隔著內褲去撫摸自己的陰戶,她的裙子已經全部掀起來了,接著她又將手伸進內褲之中。

校董們開始喝采,每個人都很喜歡這個表演,我更高興看到媽媽前所未有從一面,而且這可能就是媽媽的真面目,我的老二硬得要命,我盡力控制自己不去碰它。

投射燈的光柱略為往後移了移,大家只看得到媽媽沉醉的表情,不過這時候也看得到文學院51歲的張素玉站在她身後,張素玉看來非常地生氣,張素玉將頭髮盤了起來,臉上戴了一副眼鏡,她穿了一件高領的白襯衫,灰色的外套和一條灰色的裙子,那條裙子很長,一直到她的膝蓋之下,而且也不是很緊,她的腳上穿了一雙黑色五吋的高跟鞋。她雙手叉腰地站在原地看了媽媽一會兒,那燈光光柱又往後移了移,而校董能同時看到這兩位美人。

張素玉走到媽媽面前,一把將她手上的雜誌搶了過來,媽媽嚇得跳了起來,也立刻將手從內褲裡抽了出來,張素玉看著那本雜誌,露出一副厭惡的表情,然後又惡狠狠地看著媽媽,接著她坐在椅子上,指了指自己的大腿,媽媽順從地伏在她的大腿上,屁股蹺得半天高。

張素玉將手中的雜誌捲起,用這雜誌打媽媽的屁股,這可不是做戲,打的聲音十分響亮,媽媽慘叫一聲,臉上露出痛苦的表情。媽媽越是掙扎,張素玉看來就越是生氣,她將媽媽推倒在地上,站了起來,媽媽坐在地上,用懇求的眼神看著張素玉,張素玉將雜誌扔在地上,拉起裙子,踢開鞋子,脫下了她的一隻絲襪然後再把沒穿絲襪的腳穿回鞋子,又打個手勢,要媽媽站起來。

媽媽站起來後,張素玉要她轉過身去,她很粗魯地將媽媽的手扳到背後,然後用她的絲襪將媽媽的雙手綁了起來,接著張素玉又坐了下來,讓媽媽伏在她的大腿上,媽媽的手被綁在背後,一點也不能反抗,張素玉掀起媽媽的裙子,讓所有的人都看到她的內褲,然後揚起手,狠狠地往媽媽的屁股上打去,我再一次聽到媽媽的慘叫,張素玉又打了十多下,我媽媽再一次慘叫。

張素玉再度將媽媽推倒在地上,媽媽臉朝下倒在地上,她被綁著的雙手,讓她看起來更是無助,張素玉又掀起她的裙子,脫下她的另一隻絲襪,這一次她將絲襪塞進媽媽的嘴裡,接著她將媽媽拉起來,自己坐在椅子上,再一次讓媽媽伏在她的腿上。

張素玉又拉起媽媽的裙子,這一次她將媽媽的內褲脫了下來,媽媽睜大眼睛,不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張素玉揚起她的手,用力地打在媽媽光滑的屁股上,媽媽大叫一聲,淚水由她的眼角滑落,接著又打了一下。

張素玉又將媽媽推倒,媽媽的雙手被綁,而她的雙腿又纏著內褲,她無助地倒在地上,張素玉站起來,脫下她的內褲扔在地上,然後坐在椅子上,張開雙腿,粗暴地扯著媽媽的頭髮,將她扯到身前,再將她口中塞著的絲襪抽出來,接著將媽媽的頭按在她的陰戶上。

所有的校董都倒吸一口氣,媽媽別無選擇地舔著張素玉的陰戶,張素玉舒服地揚起頭,媽媽大概一直舔了五分鐘,張素玉達到了高潮,興奮得幾乎尖叫。

張素玉高潮過去之後,她再一次將媽媽推倒在地上,然後起身走到舞台後方,過了一會兒她再次出現,手上拿了一個巨大的可以穿在下半身的假陽具,坐在椅子上,媽媽不安地看著那個假陽具,同時張素玉脫下她的裙子、外套、上衣,也將她的頭髮放了下來。

她現在身上只有一件老式的胸罩和吊襪帶,她拿起那根假陽具,對著媽媽的臉,將它戴在下半身,穿好之後,她拉起媽媽,讓媽媽彎腰趴在椅子上,抬起臀部,接著張素玉走到她身後,慢慢地將那根假陽具插進媽媽的陰戶裡。一些校董大聲叫好,當那根巨大的假陽具整根進入媽媽的陰道後,張素玉開始抽送,媽媽的臉上露出沉醉的表情,沒過多久,她就達到了高潮,但是張素玉還是持續地幹了她幾分鐘。

後來她把媽媽按倒在地上,站在媽媽的上方,媽媽的嬌軀這在不住地顫抖,而此時張素玉居然開始小便在媽媽的身上,黃色的尿液不斷地噴在媽媽的臉上,弄得媽媽的白襯衫都是尿水,濕透了的白色的襯衫變得透明,露出了媽媽的胸部和豎立起來的乳頭。

張素玉尿了好一會兒才尿完,尿完之後蹲了下來,讓媽媽用舌頭幫她把陰戶舔乾淨。舔乾淨後,張素玉又將媽媽的頭按在地板上,逼著她把地上混合著灰塵的尿液舔乾淨。

校董們如疾如醉地看著這場精彩的表演,我真不敢相信我媽媽居然會做出這種事來。

最後,張素玉扶著媽媽站了起來,媽媽的臉上還滿是尿水,張素玉解開綁在媽媽手上的絲襪,兩人熱情地接吻,接著燈光就關上了。

我的老二硬得很難過,我和所有的校董都為這兩位老師大聲歡呼叫好,這是我有生以來看過的最精彩的表演,而且很明顯地,媽媽和張素玉之前演出過,我對我媽媽的了解又加深了一層。

接著馬上有另外一個老師又出現在舞台上,是46歲的李麗玲,也是我的班主任,她還牽了一條很大的黑色拉布拉多獵犬,李麗玲除了脖子上戴了一條狗項圈和腳上的吋色高跟涼鞋之外,竟是一絲不掛,而那條狗看起來很興奮,不停地嗅著李麗玲的私處,李麗玲跪了下來,抱著那條狗。

李麗玲將手伸到狗肚子下,撫弄著狗的陽具,狗陽具馬上變得又硬又長,長得讓我都嚇了一跳。

接著李麗玲抬起那條狗的前爪,將它放在自己光滑的背上,然後又將狗往前推了推,直到牠的陰莖頂在自己的小穴前。我看著李麗玲的眼睛,這是我從來沒見過的眼神,她現在看來就像是個饑渴的野獸一樣,眼裡盡是慾念。

這個時候,那條狗知道自己該怎麼做,它不斷地將下身往前頂,將它的狗陽具插進了李麗玲的體內,李麗玲張開了嘴,感受那條很長的陽具全數插入。狗陽具的根部有個一個圓球,那個圓球一直沒有插進去,不過忽然猛地一下,那個圓球插進李麗玲的肉洞裡了,李麗玲大聲地尖叫,而那條狗則是幹得更猛烈了,它的前爪抓著李麗玲的背,留下了幾道血痕,過了不久,那條狗狂吠幾聲,它射精了。

李麗玲也達到了高潮,她枕在手肘上,讓那條狗可以幹得她更深,那條狗足足射了一分多鐘,而李麗玲的高潮比它更久,後來那條狗平靜了下來,但是它沒有將它的陽具拔出,它伏在李麗玲的背上,狗陽具還插在小穴裡。

幾分鐘後,狗狗將陽具往後拔,當那個圓球拔出李麗玲體內時,很明顯地發出「啪」的聲響,黃色的狗精液由李麗玲的陰戶流出一直流到了她的腿上。李麗玲回過頭去,吃著那些狗精液,所有的人不禁發出不可置信的聲音。我看見幾乎每個校董都有意無意地把手放到自己下身處,是個正常的人都會有反應的。

這時媽媽又從台後走上前說:「接音就是各校董和校常委的老師交流,可以是任何形式的男女交流。」當她說這句話的時候,臉已經微微有些紅了,不知是熱還是感覺難以啟齒:「請校董先選擇交流的對象。」

大家都叫校長先選,校長笑笑說:「那我就選岑主任吧!呵呵!」後面六位校董也各自選了一位老師。最後還有王倩雯老師沒有被選,大家都謙讓道:「還是給校長吧!」校長推辭不過,答應了。

激情的性交流開始了,我看著媽媽、王老師和張校長那一對。媽媽笑著說:「張校長,這裡這麼熱,我看您還是把褲子脫了吧!」

張校長說:「好!好!」說著脫掉了長褲和秋褲放在一邊。他裡面穿了一條平角短褲,沒什麼特別的,陰莖把短褲撐了起來,上面還有一點水漬。

媽媽說:「張校長,要不,你站起來,我來給你那個……王老師在後面幫你推一下?」媽媽還是比較保守一點,沒有把那個說出來。

張校長說:「好啊!」他站了起來,王老師走到他身後,雙手搭在校長的肩膀上,奶子貼著背脊推了起來,張校長下面更挺了。

媽媽蹲下來,看著校長,張校長笑著點點頭,媽媽慢慢脫下了他的內褲,張校長的陰莖還算比較大的,也比較硬,看來他體質還不錯。

媽媽握住了他的陰莖,輕輕地搓弄了起來,張校長一副很爽的樣子,不住地稱讚:「嗯,岑主任的手真能幹,難怪金主席老是稱讚你,真不錯!王老師推得也不錯,你們都做得很舒服。」媽媽和王老師都笑笑,繼續為校長服務。

其他幾位老師也開始了工作,都在為校董搓陰莖,校董則在老師的身體上摸來摸去。韓書記年紀最大,有五十多歲了,可能那方面不太好,李麗玲老師幫他搓了好一會兒還是半軟不硬的。李老師為了讓幫他硬起來,已經開始用奶推和舌頭舔了。

媽媽又幫張校長手淫了一會兒,一邊還不時地看著校長,問他舒不舒服,以此來刺激他。我看見張校長半閉著眼,享受著手推和胸推的快感。

房間裡漸漸傳出了女人的淫叫聲,淫蕩的氣氛越來越濃烈了,有幾個老師已經把校董的陰莖放進了嘴裡,我專注於看媽媽那一對,無暇仔細看別人的情景。

媽媽小聲地問:「張校長,要不要我用嘴幫你做一下?」

校長說:「好啊!那就麻煩你了,岑主任。」

『到這時候還要客氣,校董到底是和普通人做事不一樣啊!』我心裡想。

媽媽伸出了舌頭,輕輕地舔著校長的龜頭,同時自己也發出了淫叫聲,聽起來無比誘人。張校長也有些受不了了,忍不住發出「啊……啊……」的聲音。

龜頭舔了十幾圈後,媽媽直接把陰莖含進了嘴裡,前後套動著,速度由慢至快。張校長的叫聲更大了,雙手還不停地按著媽媽的頭,讓她吸得更深一點,媽媽也順從地把他的陰莖連根沒入口中,還不斷地加大來回吞吐的頻率,像A片中的女人一樣,嘴裡還發出「嗚……嗚……」的聲音。在後面的王老師也一邊推一邊在校長的耳邊呻吟著,很是配合。

劇烈口交了一會兒,校長忽然說:「岑主任,我……我要……」說著只見媽媽的嘴停止不動了,但是陰莖還含在口中,張校長「啊啊」地叫了兩聲,媽媽等了一下,又緩緩吸了幾下。

『難道……』我想。

這時媽媽吐出了陰莖,只見上面沾滿了乳白色的精液,張校長居然直接射在媽媽嘴裡了!

張校長說:「岑主任,不好意思,我沒來得及就……」媽媽閉口不作聲,做了幾下吞嚥的動作,看來她把精液吞進去了!

然後媽媽說:「沒關係,張校長,讓你射在嘴裡是應該的,那樣更舒服。我來幫你舔乾淨吧!」說著她用舌頭把校長龜頭上殘留的精液舔得乾乾靜靜的。

這時我又聽見男人的高叫聲,我一看是金主任也射了,他把精液射在了龐老師的臉上。房間裡的氣氛越來越激烈了,大家都放開了去玩。

校長緩了一會兒,說:「岑主任,你的口活真不錯!真的很到位!」媽媽笑笑沒說話。

張校長蹲下來,摸了把媽媽的屁股說:「岑主任,你的屁股不錯嘛!來,站起來。」媽媽順從地站起來,校長示意媽媽轉過身去。

校長突然想起還有王老師,回頭笑笑說:「王老師,你的乳房真的很舒服,謝謝你!現在你可以去為其他校董服務了,讓他們也爽一下吧!」

王老師笑笑說:「謝謝校長!好的!」她去問其他校董是否需要兩個人的服務,教務處的周經理接受了,她又用大奶子幫周經理推起了陰莖。

校長回過頭來,雙手捏弄著媽媽的屁股,不停地「嘖嘖」稱讚著:「嗯,真不錯,又大又圓,比我家那個乾癟的屁股不知好了多少倍!」

媽媽迎合著:「嗯,難得玩一次,校長你不要客氣啊!儘管弄!」

校長居然一頭埋入了媽媽的大屁股中,瘋狂地舔著,甚至還咬了幾下,看來他是太喜歡媽媽的大屁股了,這也難怪,我看到媽媽的屁股,陰莖也會硬一硬。

校長盡情地玩弄了一陣,漸漸向媽媽的陰唇轉移,他一邊捏著屁股,一邊把手繞到前面摸媽媽的陰毛,媽媽則用手捏弄著自己的大奶子,大聲地淫叫著,顯出一種很爽的樣子,不知是真爽還是為了迎合校長而故意叫的。

校長屁股玩夠了,又示意媽媽轉過來面向著他,看來他要玩陰唇了。媽媽自己把雙腿分得開開的,把陰唇向前挺著,就像跳脫衣舞時那樣,樣子誘人極了!

張校長將頭埋入媽媽的雙腿間,伸出舌頭對媽媽的陰唇就是一陣亂舔,媽媽的淫叫聲更大了:「張校長……你……舔得太舒服啦……啊……嗯……嗯……我不行了……好癢……好舒服……啊……啊……」

張校長也很舒服,不住地稱讚:「岑主任,你的陰唇好美,很好吃,比我老婆的好玩多了!」

我看見媽媽的陰唇裡流出了許多淫水,張校長貪婪地吮吸著,就像那是聖水一般,不一會兒,他嘴角上已經沾滿了白花花的淫水。

舔了好一會兒,我看見張校長開始把手伸向自己的陰莖,我看到那裡已經明顯地硬起來了。他突然站起來說:「來,岑主任,幫我搓。」就拉過媽媽的手放在自己的陰莖上。

媽媽問:「用嘴還是用手?」張校長說:「不,用那裡。」他指指媽媽的大奶。

這時媽媽的奶子因為興奮而變得更堅挺了,張校長捏弄了幾下,把翹起的乳頭含入口中一陣舔吸,雙手還不住地撫摸媽媽的屁股和陰唇,手指還不住地往陰唇裡摳,媽媽好像有些受不了了,輕輕地抓住校長的手說:「張校長,那裡……那裡輕一點,嗯……」

不一會兒,張校長也受不了了,停止了吮吸,示意媽媽蹲下來,媽媽心領神會地把張校長的陰莖夾在自己的雙乳之間,用力按緊,上下搓動起來。張校長目不轉睛地看著媽媽的動作,眼中放出無限滿足的光。

胸推了十分鐘,張校長說:「岑主任,你推得太好了,我們開始做那個吧!你在下面。」媽媽立即躺在地上,雙腿分得開開的,把大陰唇對著張校長。張校長蹲下來,對準媽媽的陰唇就是猛地一插,連根沒入了。他居然不戴套!

媽媽「啊」地一叫,張校長顯得更興奮了,開始由慢至快,深深淺淺地抽插起來,和A片中看到的一樣,也沒什麼特別的。他搞得很投入,一直沒有說話,看來很享受媽媽的大陰唇。

插了十多分鐘,張校長還沒射,看來體質還不錯。他把陰莖拿出,說:「岑主任,從後面來一下。」媽媽有點吃力地爬起來,雙手搭在沙發上,把屁股高高地翹起。

張校長還是沒多說話,掰開媽媽的屁股就是一陣瘋狂的猛抽猛插,媽媽的身體在他撞擊下一前一後地晃動著,嘴裡發出了很大的淫叫聲。這時我注意到房間裡的男女淫叫聲此起彼伏,好不熱鬧,每個校董都在幹著身下的女老師,我簡直不敢相信這是真的,與A片中看到的群交場面已無異了。

再看張校長的時候,他抱著媽媽的腰,在一陣極其劇烈的抽動之後停住不動了,大口地喘著氣,看來是射了。果然,他抽出了陰莖,上面沾著乳白色的精液和淫水,從媽媽的陰唇中也淌出了精液,看來陰道已經被精液灌滿了。媽媽有些無力地坐在地上,還把張校長的陰莖舔得乾乾淨淨。

張校長顯得很滿意,在媽媽的耳邊說了幾句,聲音太小我沒聽見。每個老師和校董搞完後,還進行了交換,媽媽先後和吳副校長、袁部長和教務處的周經理搞過,過程都差不多,這裡就不再詳述了。其中袁部長喜歡肛交,她射在了媽媽的後門裡。

他們一共淫亂了幾個小時,最後每個人都精疲力盡了,地上到處是衣服、褲子和衛生紙,大家都盡情地釋放了自己的性慾。走的時候張校長和其他校董都對校常委的工作讚不絕口,特別是誇媽媽安排得好,做得也非常舒服。最後校長給每個老師發了一個紅包。

天都快黑了,大家又閒聊了一會兒才離去,看來還意猶未盡。我偷偷地跑到三樓,看著他們全部離開後才爬出去,真不敢相信這一切就在我的眼皮地下發生了。

從此我對媽媽和她的同事以及校校董的態度發生了天翻覆地的變化,人的慾望原來可以使人做出任何不可思議的事情。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