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媽被侵犯

我是一個15歲的初中生,最近的學校生活讓我給困擾,有一幫不良學生把我盯上了。為首的那個叫阿強,個子很高,很魁梧,是打架鬥毆的常客,人稱一把刀強仔,強仔比我大一歲,留了一級所以和我同班。強仔是當地土著,他爸爸開了個小舞廳,算起來就是個地痞流氓,他有樣學樣也不務正業,一天到晚和幾個不良少年一起在賭攤,騙一班同學們去賭錢,把家裡給的零花輸個精光,然後強仔拿著錢花天酒地。

我叫小明,爸爸在大公司工作,經常派駐海外,不過收入很高,因此媽媽不工作,專職在家當主婦,我們一家人的生活水准仍然很高。

爸爸經常給我很多零花錢,媽媽也給,我養成亂花錢的壞習慣,在學校裡出手也很大,讓強仔盯上了我。一開始強仔對我還蠻好,當作哥們兒一樣帶我玩,漸漸就教我賭博,強仔的玩法多,又新鮮,我一下就迷了進去,開始贏了一點就勁頭越來越大,結果之後就贏少輸多,直到早早就把一個月的零花錢花完了,連學校午餐都沒錢買了。

看我餓著,強仔就笑嘻嘻的走過來把一把錢塞到我手裡,說,沒錢吃飯,沒關系,哥們兒借給你,拿著吧,下個月再還。

我收下錢,飛速買來午餐,邊吃邊感激強仔,吃飽了喝足了,強仔那邊又開賭了,我心裡直癢,說不定今天手氣好,一把就贏回來了呢,試試吧。

這麼想著,我又蹭到賭攤子前面,抓起強仔借我的錢,押了下去。我沒注意的,此刻的強仔正在一邊看著我嘿嘿的冷笑。

越想贏回本,就越贏不回,越輸起來慘,不一會,全輸光了,我摸摸口袋,才心虛起來,背後冷汗直冒。剛想回家,沒想到這時強仔已經堵在學校門口了,他身邊還有幾個不良少年,個個都是凶神惡煞的樣子。

強仔為首,一改往常親熱的樣子,一把抓住我的衣領,吼起來,中午你借了1000塊,什麼時候還?

強哥,等等,你說什麼,1000塊錢?

沒錯,1000,是老子的錢,借給你吃飯的,沒想到你拿去賭博,輸光了不還錢嗎?

沒沒沒,強哥,我還,可是不是說一個月嗎?

操你媽的,什麼一個月,誰給你說過,你當我一把刀阿強是慈善家啊。告訴你吧,一天就要還,晚一天加兩成利息。

啊……我嚇得沒了神,強仔設計我放高利貸啊,這回慘了,落到這個地痞手

裡我該怎麼辦啊,想著我就拽著強仔哭起來。

強仔顯然很厭惡,一把推倒我,罵道,操你媽,哭什麼哭,是不是男人,這個有錢人家的公子膽子真小,哥們兒,今天給我狠狠揍他一頓,讓他知道我一把刀阿強的厲害,看他敢不敢拖款。

強仔說完,一幫不良少年圍過來,把我狠狠的揍了一頓,鼻血亂飛,鼻青臉腫,走之前還告訴我晚一天還錢加400。

我一副糗樣回了家,爸爸出差在國外,只有媽媽在,看見媽媽我又嗚嗚大哭起來,事到如今,只有裝可憐取得媽媽同情了。忙活了一晚上,媽媽給我包好打傷,一邊也聽我說完了經過,我騙媽媽說是強仔用暴力逼我去賭博的。

媽媽生氣的埋怨我沒用,15歲了還被人欺負,還欠了那麼多錢,我就只能哭,媽媽也沒主意了,也只好嘆口氣,讓我早些睡,說她去找強仔談談。

我說,媽媽,強仔外號一把刀,是個地痞,就怕你找他談他也不聽呢。

嗨,他就是小地痞,也畢竟還是個16歲的男孩,我是大人,給他講做人的道理,大人還能被小孩子欺負了。

媽媽,我怕他,以後還會打我。

唉,實在不行,就把錢給他吧,咱們家倒是有這筆錢。

第二天我去學校,阿強幾個就圍過來問我,錢呢,一天過去了,現在是1400,操你媽的,你不還就像昨天一樣打你。說著大拳頭就要砸過來。

我嚇得縮成一團連忙喊,我還我還,今天就還,別打我。

錢呢,你媽的你敢騙人?

不,不,我沒騙人,錢在我媽媽那裡,她說今天還給你。

你媽在哪?

我媽說她中午在學校旁邊星星超市的咖啡廳裡等你。

嗯,這還差不多,跟你媽說,不過過了中午,就是1800了啊哈哈。

等等,不是說按一天算嗎?我急得問,可強仔已經走遠了,這幫無賴,言而無信,真可惡啊。

一下午都沒見到阿強,我放學正要回家,在路上又被阿強圍住了。

怎麼樣,我媽媽把錢還給你了吧?我怯生生的問。

錢是還了,嘿,你媽挺乖的,阿強抽出2000塊紙幣晃了晃。

那我沒事了吧,我回家了,以後不要再找了。我轉頭要走卻一把被強仔拉住,強仔力氣好大啊,拽得我胳膊疼。

跑什麼,怎麼,不把我阿強當朋友啊,見了就走?嘿嘿,問你幾個問題,你照實回答了再讓你走。

我被力氣大的阿強制的牢牢的,只好順從他回答問題。

你媽叫什麼名字?

柳瓶兒。

嘿嘿,柳姨啊,好。你媽媽多大了?

38歲吧。

真看不出來啊,你爸爸呢?

我爸派駐國外了,不在家。

嗯,哈,好,回答得不錯。告訴你吧,你媽媽是個尤物啊,奶子那麼圓,屁股那麼肥,皮膚那麼白,那麼嫩,臉蛋又那麼漂亮,我要操你媽,當你爹。哈哈哈。

說完強仔放浪的大笑的走了,我嚇得跑回了家。

回到家裡,我問媽媽今天的情況,一次賠那麼多錢,本以為媽媽很生氣。

可沒想到媽媽心情卻不似那麼糟糕,我提起無賴阿強時,她反而勸我對阿強這種同學要學會怎樣相處,她說,今天下午在咖啡廳和強仔聊天,其實他人本質也不壞呢,說話還很風趣喲。就是他爸爸媽媽不管他,男孩子才會變壞,其實是因為得不到家庭的關懷才會產生逆反心理吧。

可是,像這樣開賭攤騙錢,也太——

唉,小明啊,你要多和同學交流啊,其實強仔沒有你認為的那樣壞,今天說不要還了呢。

啊——我目瞪口呆。

可是媽媽還是堅持還給了他,畢竟我們欠了人家錢,那錢也不是強仔自己的,是他爸爸的,他拿了他爸爸的錢,要是被知道了又要挨打呢。唉,可憐的孩子。

暈,我的天,媽媽居然開始同情阿強了。我心裡嘀咕,這是媽媽不了解阿強啊,不過嘴上還沒說出來,媽媽就忙別的去了。看著媽媽的背影,睡衣下大屁股誇張般扭動的樣子,我想起來強仔說的話,後背又冒起一絲冷汗。

又過了幾天,是周末了,強仔嘴角陰陰壞笑著走過來,掏出50塊錢,硬塞給我說,今天周五啊,晚上的學校值日你代替我吧。

我們學校每周都安排學生自己整理校務、值班,算是對學生能力的鍛煉,這個月輪到強仔那一組了。

你要翹班啊。我還是一付怯生生得模樣,雖然他今天不凶。

那你就別管了,嘿嘿,你小子放心吧,代替我值日有獎賞的,阿牛他們也值,晚上拿著錢和阿牛他們去玩吧。

哦,哦……可是……

可什麼是?他又凶起來,眼睛瞪得我腿直發軟。

好,我代替你。我答應了,心想,按往常代替強仔都是白代替的,今天

還有報酬了,算不錯了,就別再惹怒他了。

轉眼到了放學,我跟著值班組,在學校裡亂晃。忽然聽到大樓拐角裡好像阿強在和誰說話,我悄悄湊到旁邊,聽到強仔說,繩子,皮鞭,灌腸器,蠟燭,玻璃棒,這些基本的,一個都不能少。全給我。

強少爺,這這,我們偷他的東西出來。可別叫你老爸知道了。

我斜眼一瞟,說話的是強仔爸爸舞廳裡的工人,叫蛋仔,是強仔家裡忠心耿耿的跟班。

嘿,怕啥,這還不都是老不死玩女人的東西,他能玩,我比他更能玩。

少爺,這回是哪的妞啊,老板吩咐我看著你,不要惹出禍啊。

哈,這回是良家,附近小區的一個娘們兒。

還有一些道具我沒敢拿出來,就是想讓少爺悠著點,別把人家玩出個好歹的。

哈,那是半青不熟的鄉下妹,這回可不一樣,這回這個娘們,豐滿肥熟,那一身白肉,就是讓男人虐待的。哈哈哈。

說完強仔走了,我繼續值日,心裡卻一直放不下了,這個強仔是要去搞女人了,他搞的會是誰呢,難道?

一想到這裡,我沒法值日了,心想一定要回家看看。我有點失魂落魄,想也沒想,就拿起書包從學校溜跑了,這是要被處分的,可是我也管不了了。

我回了家,用很輕的聲音開了大門,我家是二層樓的,我的臥室在樓上,媽媽的在樓下,我小心翼翼走進媽媽的房間,裡面卻靜靜的,輕輕推開門縫,一個人也沒有,只有媽媽雪白漂亮的床單整整齊齊的在那裡。

這麼說,不是媽媽嘍,強仔也沒來,我心裡稍微放松,剛要大聲喊媽媽的時候,忽然從二樓我的臥室裡傳來了媽媽的悲鳴……

(上文說到我直覺不好,連忙從學校溜回家,躡手躡腳走進媽媽房間卻空無一人,正當自覺心裡一塊石頭落地時,樓上傳來了媽媽的一聲哀鳴,那是我的房間!!!)

媽媽真的被……腦子裡閃過想像中媽媽肥美的屁股被強仔壓在身下的畫面,不停閃過……

我走進我的房間,懷揣著跳動不已的心,從鑰匙縫偷窺,忽然媽媽又哀鳴了一聲,我一懵,只聽強仔說,哈哈,柳阿姨,你緊張什麼,我這點小傷,我都沒喊痛呢?

啊……看真切了,原來完全不是我想像的樣子,兩個人只是坐在我的床邊,強仔伸展出胳膊,那上面有一個傷口,媽媽在小心翼翼的給強仔包扎,傷口好像是鉤子的刮傷,比較深,雖然已經塗了厚厚的白藥,一個動作過大又有血塊流出來,就是因為這血塊,把媽媽嚇得哀鳴。

柳阿姨啊,我說你們女人的膽子真小呢,男子漢流這點血算什麼?

哎呀壞小子,你取笑阿姨,人家是緊張你嘛,都因為要幫阿姨修理二樓的天線,你才會被鐵絲刮傷的。媽媽見強仔受傷了還說笑,抬起眼來愧疚的看著強仔,臉蛋微紅,眼神裡滿是溫柔的關心的神色。

哎,真羨慕小明啊,我要是有這麼一個溫柔的母親,就算天天被刮傷我都心甘情願呢。強仔翹起嘴脣笑了笑,露出潔白的牙齒,強仔不算帥,皮膚是土著人那種略顯黝黑而發亮的顏色,笑起來時卻也英俊非凡,又透著幾分男子漢的狡黠。

媽媽看著看著竟略略失了神,自覺以後臉蛋更紅了,柔聲道,說傻話,阿姨心疼你呢,而且,就算……

就算什麼啊?強仔主動湊近媽媽,聞著媽媽秀發的香味。

就算你不用被刮傷,阿姨也願意做你的媽媽的。哎呀討厭啦,小明就不像你這麼調皮。

奧耶,那說定了,瓶兒,以後你就做我的媽媽。強仔很喜歡這麼調情,陶醉的喜形於色。

壞孩子,那你要聽話,以後改邪歸正,認真讀書,不許再學壞了。媽媽諄諄教導起她的干兒子來。她好像很喜歡這個新角色,我心想,強仔是蠻有手段的,認識我媽媽沒有兩個禮拜,就漸漸激發出了她的母性和雌性。

之所以還要加上雌性,是因為我注意到媽媽今天的服飾,是一件淡水粉色的夏式涼睡衣,兩個可愛的吊帶與奶罩的帶子粉白兩色,襯托出在白嫩香肩上分外好看,整個睡衣都有柔軟的花邊,下擺不長,落在膝蓋處,坐著時便一半雪白圓滾的大腿肉都露出來,頭發則好像剛剛洗過,半挽成漂亮的發髻,露出潔白的後頸上還殘留著水汽,整個女人充滿了母性美和雌性美。

媽媽這樣動人的一面,和我一起生活了15年,都從來沒有給我發現過,只和強仔認識了兩個禮拜,就給他看了。

我正胡思亂想著,屋子裡面媽媽終於給強仔包扎好了。

窗外正是夕陽,兩個人對坐著閑話,強仔一伸懶腰大咧咧躺在枕頭上,瞇著眼睛看媽媽,陽光透射下,薄睡衣裡豐滿成熟的肉體線條分明,格外美麗。

媽媽被看得窘迫極了,注意到強仔帶來一個大包,不知道裡面都是什麼,挪開話題就問,強啊,你今天來不是說好要阿姨——干媽給你補習英文的嘛,怎麼又懶?這個大包是你的作業本嗎?

強啊?

干媽,你好美……

壞孩子,那也不用一直盯著干媽看啊,都看傻了你,傻樣,現在就開始補習吧。媽媽忍不住撲哧笑起來,拿過強仔的包就要打開。

強仔急忙坐起來要搶回,用力一拽,沒想到包質量不好,竟把拉鏈拽斷了,包落到地上,裡面的東西全滾了出來。

啊,這都是什麼啊?這會媽媽真的是尖叫起來,首先映入她眼簾的赫赫是一個又粗又長的假陽具,接著是一把鐵鏈,一根卷起的皮鞭,一個超大號的針筒,還有一罐濃縮液,上面寫著555號烈性甘油。

就算是別的媽媽都不認識,那假陽具媽媽確實千真萬確的知道的,是淫穢的性具啊,怎麼強仔會有這種東西,媽媽扭過臉,一屁股坐在地毯上,再也不敢看那些性具。

強啊,你怎麼會有那種東西?

強仔沒想到包會這麼早被拉開,一時倒也手足無措,看著媽媽,卻發現她因為坐在地上睡衣後縮而露出肥白的大腿,和一半黑色的蕾絲三角褲,這騷貨竟然穿這麼騷的內褲,強仔想著,索性膽子大起來,直向我媽媽走去,撲通一下跪在

媽媽面前。

瓶兒阿姨,我愛你,干媽,我想要你。強仔幾乎是吼著向媽媽表白,媽媽被嚇傻了,強仔一把摟著媽媽,親吻起來,嘴脣在媽媽的香腮上,脖子上,香脣上點點落去。媽媽掙扎著躲避強仔,美麗的臉扭來扭去,但逃不脫強仔大力的懷抱。

強啊,你冷靜些,你本質上不是個壞孩子,阿姨也不討厭你啊,啊,啊,啊,啊。媽媽邊掙扎,邊斷斷續續的喊,強仔硬是把媽媽吻了個夠,然後才停止,雙手向睡衣下飽滿的乳球摸去。

既然阿姨也不討厭我,那就和我交往吧,做我的女朋友,做我的妻子,阿姨我真的愛你。說著已經撕開了睡衣,拉掉乳罩,把媽媽雪白柔軟的奶子抓在了手裡,挑逗著鮮紅的乳頭。

啊……啊——不要,不要,媽媽的氣息已經不能平靜,乳頭悄悄彈起來了,不要啊,我的年齡都可以當你的媽媽了啊,不要,人家的奶奶,啊……

饒是強仔的手上功夫非常之了得,也暗嘆我媽媽的敏感,心中愛極了這個熟女,索性又壓下頭強吻一下,然後盯著媽媽的雙眼表白,沒錯,你都可以當我的媽媽了,你正在被你兒子的同學征服,哈哈哈,我心中的媽媽就是你這樣的,

肥白,豐滿,騷熟,特別是有一顆如此豐軟香滑的惱人的大屁股。

說著,猛得把我媽媽扳過身子壓到地毯上,一把把睡衣徹底撕掉,露出肥嫩的屁股來,上面只有一條緊窄的黑色蕾絲三角褲。

啊?阿姨的屁股真的很大嗎?啊,不要看,好羞啊,被兒子的同學看到大屁股,不要看嘛。

嗯,沒錯,騷阿姨,你的屁股又大又白,而且接待兒子的同學,卻要穿這麼性感的內褲嗎?說著,雙手揉捏起媽媽大屁股上的白肉來,撮起來肥嫩的一塊,還咬在嘴裡,用舌頭舔那臀肉的滑膩,用牙齒咬那臀肉的芳香。豐滿的雙丘似乎,是媽媽身上最敏感的區域,媽媽已經禁不住小聲呻吟起來。

啊,不要問,羞死人了,人家也不知道為什麼會穿這條內褲。

雪白豐臀加上黑色蕾絲褲,是誘惑的意思啊,你潛意識深處,在誘惑你兒子的同學呢。

啊,不要說了,大屁股受不了了,啊——

為什麼受不了了,想要了嗎,沒想到干媽這麼著急呢?

不,不是那個意思,啊,小明要回來了,他要是看到……

嘿嘿,怕什麼,就讓他旁觀好了,看看他淫蕩的媽媽,是如何在他的同學面前扭蕩肥臀。

強你好壞啊,不要在這裡好嗎,阿姨真的害怕,如果你想要阿姨,那就換一個地方吧……媽媽的臉越來越紅,聲音越來越小,羞愧的都不敢睜開眼睛,強仔卻聽到女人答應了。

於是他放開我媽媽,轉到媽媽面前,一根18釐米的大棒傲然豎起,向媽媽示威,一邊點起一支煙,悠然的抽起來,用蔑視的眼睛瞄著地上的裸婦。媽媽知道了強仔的意思,主動地像個婊子一樣爬過去,張開櫻脣小嘴,把18釐米的大物一點一點吞了進去,用香舌吸舔服侍起來。

強仔舒服的享受著,一邊從上往下端詳媽媽的玉背和肥臀。

好豐滿的肉體啊,好肥美的大屁股……媽媽賣力的吸吮著大棒,聽到贊美又羞愧得臉紅到脖子,大屁股卻下意識的扭動起來,微微畫著圈,給她的男孩主人看。

我的棒子越來越硬啊,技術還有待提高嘛,嗯,半個小時內你要是吸不出來,我就要懲罰你那顆惱人的大屁股。

啊,嗚,嗚,媽媽害怕的更賣力吸起來,配合著大屁股扭蕩的更劇烈,期望給強仔視覺上的衝擊,讓他早點射精。

騷貨,屁股扭得像個淫蕩的娼婦。嘿嘿。時間一點點地過去,可無論媽媽怎麼賣力,強仔的棒子還是沒有一點軟下來的跡像,我在門外已經偷窺的傻了眼,時間超過半個小時了,強仔會怎麼處罰,真是替媽媽擔心。

終於在40多分鐘的時間,強仔射了,大量的白精噴薄而出,甚至有一些從媽媽的嘴角流出來,媽媽眼神都已經迷離了,似乎也感到淫辱的高潮,媚眼一邊仰視著強仔,一邊把強仔的幾十萬小生命,全部吞進了肚裡。

親達達,你的精都射到阿姨的肚裡了。

親達達是什麼?

是阿姨家鄉女人稱呼丈夫的。

噢,是嗎,滿有意思的,還有什麼淫浪的詞,我都想聽,瓶兒阿姨,你這個肥白的騷貨,你這只性感的母豬,你把兒子的同學的精液都吞進了肚子裡。

強仔也開始用語言刺激起來,兩個人摟在一起忘我的調情。

嘿嘿,比我想像的還要騷,你真是尤物,說,以前有沒有被我們土著人干過。

嗯,沒有。

想不想被我們土著人干。

嗯,好羞啊,想……

好,以後我會好好喂飽你的,今天你沒有在規定時間內吸出來,先要懲罰你的大屁股。強仔拿起濃縮甘油,看這個。

是什麼啊?

是喂養你的飼料。

啊,這個還能吃啊。

嘿嘿,當然能吃,不過是用你大屁股裡的這張小嘴。強仔順著媽媽的深深的屁股縫摸進去,手指停留在害羞的屁眼上。

啊,那裡,不行啊!

嘿嘿,什麼叫不行,凡是做母豬的媽媽,這張嘴都特別饞啊,甘油是最基本的飼料了。來,趴在地上,把肥屁股撅起來。

媽媽順從的撅起屁股,好大好白啊,像一顆成熟的大白桃,中間一條誘人的深縫,縫裡是濕潤的峽谷和菊花門。強仔取過超大針筒,打開甘油罐,一股濃烈的甘油味立刻衝出來,強仔淫笑著,把一整罐甘油全部抽進了針筒裡。

啊,那麼多啊?媽媽害怕的顫抖起來,渾身冷汗直冒,菊花禁不住的收縮。卻更引起了強仔的獸性。

600cc,要全部吃掉啊,而且還要慢慢消化。

針筒插進了媽媽的屁眼,強仔享受著緩慢的注射甘油,600cc終於都注射進去了,媽媽的額頭上豆大的汗珠已經流出來。強仔又拿出一個白色的栓塞,這個叫肛門塞,是專門幫阿姨看守屁眼的哦。說著一下塞了進去。

下面的秘穴已經這麼濕了,急不可待的想要呢,嘿嘿。你親達達的棒子又硬了哦。

啊,親達達,強壯的土著人哥哥,給人家吧。甘油一邊在腸內滾動灼燒著媽媽的後庭,一邊秘穴裡已經泛濫得急不可待,媽媽晃動著大屁股,期待強仔的大棒。

我來了,媽媽……強仔忘我的喊出了媽媽兩個子,大概把我媽媽想像成自己的母親,勇猛的插進去了……

第二個星期,1000cc。

第三個星期,1500cc。

第五個星期,在小區的單元裡和超市裡暴露光滑的大屁股,被強仔虐奸……

第六個星期,強仔把媽媽吊在陽台上,用辮子抽打媽媽的肥臀,屁眼裡插著粗大的假陽具……

第七個星期,媽媽因為嚴重失禁住院了,媽媽嬌嫩的屁眼已經被強仔蹂躪得永久失禁……

無邊淫辱的地獄,對我肥熟豐滿的媽媽來說,卻是極樂的天堂。直到爸爸回

來的半年時間裡,強仔和媽媽的關系一直持續著,好像熱戀的情侶,也好像主人和女奴。

後來強仔去鄉下做生意,爸爸也回來了,媽媽卻立刻提出離婚,爸爸無可奈何只好接受,媽媽收拾好衣物搬到了強仔給她准備好的房子裡,小區人都知到我媽媽是強仔的情婦了,從沒人敢欺負她。

過了不久,強仔做生意回來了,掙了一大筆錢。強仔拿著錢帶媽媽離開了這個城市去了省城,在省城強仔租了一套寬敞的大房子,一邊監督兄弟打理生意,一邊在我媽媽的細心輔導下補習功課,准備高考。

一年之後,強仔參加高考竟然考中了省立大學,同時,媽媽也懷孕了,她馬上要給強仔生下他們的第一個孩子了。

我這時也考上了大學,有一次我去省城,在大學的圖書館裡,一天晚上,我發現了懷著大肚子的媽媽正撅著無比肥熟白嫩的大屁股,屁眼裡抽插著一根粗大的陰莖,那個陰莖的主人,正是阿強。

媽媽朦朧的眼神,淫水與汗水直流,忘情得呼喊著,我的土著人丈夫,我的親達達,干穿我的小屁眼吧!那幸福的媽媽,沉醉在男人強力的支配下,她得到了一個女人真正的快樂……

我默默的離開了。

(完)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