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媽復仇

上星期我和我的媽媽玉廬及我的兩位老友Samuel和Dicky到內地渡假,一路上大家都玩得很開心。有一晚我那兩位豬朋狗友去完按摩回來後,跟我說很正點,那些按摩女郎又美又好身材,服務水準一流,更有我最愛的絲襪高跟鞋誘惑,弄得我心癢癢。

終於在回港前兩天,媽媽說要做SPA,於是我便叫Samuel和Dicky去陪我媽媽,而我自己則說要去做古法按摩,其實是趁機去光顧按摩女郎,我還以為媽媽會不知道。

第二日我們在酒店泳池游泳,只見我那穿著白色比堅尼泳衣的媽媽和我的兩個老友玩得好瘋狂、好開心。

Samuel和Dicky兩個傢伙還不時跟媽媽有頗親密的接觸,例如他們會合力把媽媽整個抱起,把在泳褲下鼓起的下體頂在我媽媽的股溝和下半身;有時我更會看見他們有意無意地觸碰媽媽的乳房和修長嫩白的大腿。但我信任我的兩位老友,大槪他們只是一時跟媽媽玩得瘋了,倒也不以為然。

游了一會之後,我就獨自走去曬太陽,他們就繼續游泳。我心想,這兩個傢伙會不會藉此機會揩我媽媽的油呢,然後就不知不覺的睡著了。誰知睡醒時發覺媽媽和兩位朋友都不見了,於是便回房找他們,走時還一邊跟自己開玩笑:『你們兩個傢伙和我媽媽玩3P?我的媽媽都敢玩?!真夠老友。』

一回到房後,我就聽到浴室裡傳出男女的嬉笑聲,於是我便走進去看個究竟,一看之下我當堂呆住了,只見媽媽和Samuel,Dicky三人正在浴室中,我的兩個朋友早已把三角泳褲脫下,兩條陽具還正在勃起對住我的媽媽,而媽媽則正在把白色比堅尼泳衣脫下,很大方地把肉體完全展露在我的兩位朋友面前!那一刻我不知道應怎麼做,只能呆呆地看著他們互相為對方塗沐浴乳。

Samuel和Dicky各自把大量的沐浴乳塗抹在媽媽一邊的乳房上,直至搓揉出大堆泡沫,然後轉移集中在她兩顆嫣紅的乳頭上打圈;媽媽也沒有閒著,左右手同時搓揉著Samuel和Dicky的陽具。她把沾滿白色泡沫的手掌覆蓋在兩人赤紅的龜頭上,兩條肉棒立時好像戴上了白色的帽子一樣。

最後媽媽還跪在他們的面前,伸出手搓弄和清潔他們的睪丸。雖然昨日在按摩女郎的身上射了一發,但看到這樣淫穢的情景,我又忍不住勃起了。他們三人一邊洗澡一邊互相調笑挑逗,直至洗完澡赤條條地出來才看到我。

Samuel和Dicky看見我,就立刻尷尬地走到一旁坐下,而媽媽則若無其事地跟我打招呼:「仔仔~~你到哪裡去了?如果你早點回來,我們就可以四個人一起洗澡啦。」說完後她便坐下來和我的朋友繼續有說有笑,此時他們身上依然還未穿上任何衣服。

我還沒有搞清楚他們在幹什麼,但看到自己媽媽和我的朋友赤條條地一起洗澡,心裡總不是味兒。我正想發脾氣之際,媽媽卻很冷靜地對我說:「你是否很奇怪我們會這樣?那你先要問一問自己昨天去了哪裡?」說完就走向Samuel和Dicky那邊,全身赤裸地坐在他們兩個之間,撫摸著他們毛茸茸的大腿。我兩個朋友兩條硬挺的肉棒,則繼續對著我的媽媽勃起。

Samuel和Dicky很尷尬地看著我。我用怪責的眼神望向他們,為何昨天我去光顧按摩女郎的事會被媽媽發現,心想一定是他們為了佔我媽媽的便宜而出賣了我。這兩個傢伙轉而低下頭不敢望著我。

此時媽媽又說:「聽說那些按摩女郎還有提供你最愛的絲襪高跟鞋誘惑服務?難道媽媽就不能滿足你?」說完她搖著裸露的屁股走向衣櫥拿出行李箱。

她打開行李箱,拿出五六雙顏色鮮艷、款式各異的絲襪,有黑色、肉色、紫色、紅色;有襪褲、長筒絲襪、吊襪帶和開襠的絲襪,還有四對不同款的五吋性感高跟鞋。

媽媽用她青葱般的手指拈起一雙肉色透明襪褲,一邊把玩著一邊繼續說:「平日我不是都在家穿著絲襪高跟鞋給你看嗎?這幾天每晚回到酒店房間,我不是都穿著你最喜愛的絲襪、讓你摸著我的腿睡覺嗎?為什麼你還不滿足,還要出去偷腥?而且是在你的朋友面前,背著我去找下流污穢的女人!既然你想要的是妓女,不是媽媽,我就在你的朋友面前變成下賤的賣淫妓女給你看!」

媽媽的眼眶紅紅的,顯得有點激動,一雙裸露的乳房也在高低起伏著;她在Samuel和Dicky面前說出了我的戀足癖,也令我感到很難為情,但我還能說什麼?

這時媽媽說完,就在我們三人面前,把肉色透明襪褲直接穿在下身,沒有穿內褲的下體與襪褲襠部直接接觸,暴露出烏黑的陰毛。腳上穿上黑色的五吋高跟尖頭鞋。

我還不明白她想要幹什麼,只見媽媽回到Samuel和Dicky之間坐下,左右手分別放在他們勃起的陽具上套弄。這一刻我呆呆的站著,腦裡一片空白。

我的媽媽一邊上下套弄著我兩位好朋友的陰莖,一邊說:「既然你不需要媽媽來滿足你的變態性慾,我倒不如便宜你的兩個好朋友,讓他們一起來玩我好了!由現在開始直至回港之前,無論我要跟他們幹什麼,你都不得異議,更不得表現出性興奮,要不然我會更加摧殘自己,什至被陌生人姦淫!就這樣決定吧!」

說罷,又把Samuel和Dicky的陽具拉到自己的大腿旁邊,讓兩人的龜頭與她的絲襪美腿互相摩擦,一邊媚眼對他們說:「你們兩個都不是好東西,幫他一起瞞住我,還跟他交流事後心得!

由現在開始你們兩個最好聽聽話話,逗我開心,就一定有你們好處。不然我在外面隨便找個男人上床,他就更難受。」然後又指著我對他們說:「現在,你們去脫光他的衣服,把他縛在椅子上。」

此刻我實在毫無反抗能力,因為我很清楚我媽媽的性格,如果我逆她意,事情只會弄巧反拙。現在我惟有聽從媽媽的命令,只希望他們不會真的做出什麼出軌的事便算了,於是我向Samuel和Dicky點頭示意。我被他們脫光衣服,手腳張開,用酒店浴袍的腰帶牢牢地縛在椅子上,面向著他們。

媽媽看到我脫光之後,發現我也勃起了,她紅著臉看了我的陽具一眼,啐道:「哼!自己的老婆都快要跟別人鬼混了,居然還可以硬梆梆的,真不害羞!」說著轉過身去,找來她的一隻黑色長筒絲襪,套在我的陰莖上面,還用絲襪的彈性蕾絲開口箍著我的兩顆睪丸。這反而令我勃起得更加強烈了。

之後的整個下午,除了我媽媽身上的一雙肉色透明襪褲之外,他們三人就全身赤裸、毫不避嫌地在我的面前互相挑逗和愛撫。

三人在酒店房間內你追我逐,拉拉扯扯。Samuel和Dicky的雙手不時在我媽媽的乳房和絲襪美腿上游走,弄得媽媽格格嬌笑;媽媽亦常常去逗弄他們的陽具,又要求他們兩人多些撫摸她穿著透明襪褲的雙腿和屁股,我的兩個老友自然也樂於奉陪,大肆非禮我媽媽薄滑的絲襪美腿,捧著她的腳又親又舔的。媽媽更故意面向著我張開大腿,暴露出在襪褲之下的粉紅色肉洞。

雖然我被縛在椅子上,也看到床上的媽媽下體正分泌出淫水,更滲透了透明襪褲,形成一灘濕痕,好像在引誘男性的生殖器插入似的;而Samuel和Dicky的灼熱陽具亦一直隔著絲襪,在媽媽的美腿和陰唇附近磨蹭著。當他們的龜頭與媽媽的透明襪褲接觸時,馬眼滲出前列腺液,在我媽媽的絲襪上留下一絲絲閃亮的精線。

媽媽和我的兩個老友整個下午就是這樣卿卿我我,互相愛撫和刺激對方的性感帶,完全無視我的存在。他們三人一直都沒有穿回衣服,媽媽又不斷逗弄兩人的陽具,弄得他們整個下午也保持在勃起的狀態。其實不止Samuel和Dicky,我的陰莖亦一直硬挺著,把我媽媽的黑色長筒絲襪撐得老高,媽媽很明顯也知道,但就故意裝作沒看見,只顧著用絲襪美腿挑逗兩人的生殖器,卻不讓我們任何一個射精。

晚上媽媽對我說:「今天你還忍到吧?但勃起了一整天啊,進一步的懲罰還是必要的。」她脫掉穿了一整個下午、沾滿了愛液和龜頭分泌物的肉色透明襪褲,然後從行李箱拿出另一雙紅色的開襠絲襪……

媽媽把脫下來的透明襪褲遞給Samuel說:「你拿這個去塞住我仔仔的嘴巴,然後再過來替我穿絲襪。」

Samuel接過絲襪,卻是先放在自己的鼻子上深深一嗅,說:「嗯~~~好香!!這麼性感的絲襪,不穿在妳的腿上真是浪費啊。」

然後又把我媽媽的絲襪裹在自己的陰莖上套弄了幾下,才拿過來塞進我的嘴裡,我立即感到口腔一陣濕潤,很明顯那些是我媽媽的淫水;我同時又聞到媽媽下體的味道和男性生殖器獨有的腥臭味,我理應感到厭惡,但我套著黑色絲襪的陽具卻反而更加硬挺,像一條黑棒子般跳動著,龜頭滲出黏滑的前列腺液。

這時媽媽伸出一雙雪白的玉腿,命令Samuel和Dicky替她穿上紅色的開襠絲襪。我的兩個朋友欣然應允,每人抓住她的一條美腿,大大的張開,露出中間潤濕的粉紅蜜唇;兩人又趁著替我媽媽穿上絲襪的時候,來回撫摸她的陰毛和美腿。

換好了紅色開襠絲襪,媽媽就牽著Samuel和Dicky的陽具,一起到床上睡覺。我的媽媽親密地睡在我的兩個朋友中間,他們當然也沒有穿回內褲,好讓陽具可以與媽媽的肉體直接接觸。我則繼續被縛在椅子上動彈不得,口中和陰莖都套著媽媽的絲襪。我見他們沒有解開我的意思,只好維持這個姿勢在椅子上休息。

過了大概半個小時,床上就傳來點聲音,我嘗試睜開眼,靜靜地看他們在做什麼。只見媽媽被Samuel和Dicky一左一右地夾在他們二人中間,滿面通紅,而他們的雙手就在我媽媽的身上不斷撫摸,一邊搓揉她的紅色絲襪和屁股,又吸吮她的乳頭,硬挺的陽具蠢蠢欲動,一直頂著我媽媽裸露的下半身;他們又不斷在媽媽的耳邊說話,像是在要求她做些什麼,但媽媽並沒有反抗,點點頭就伸手握住二人的陽具,慢慢套弄起來。

見到這種情況,我本應要出聲去制止他們的,但此刻我的口被絲襪塞住,而且心裡也沒有想要阻止,因為我也曾經幻想過媽媽和別的男人做愛,或者邀請我的朋友來一起姦淫我的媽媽。如今現實就在眼前,我反而有點前所未有的興奮感覺,本來軟垂了下去、套著黑色長筒絲襪的陰莖,現在又撐起一個帳蓬來了。

我目不轉睛地看著床上的情況,只見媽媽本來是裸身躺在Samuel和Dicky中間,把頭枕在Samuel的胸膛上,一邊舔弄著Samuel的乳頭,一邊為兩人打手槍。她熟練地同時把玩兩條陽具,一時套弄肉柱,一時搓揉龜頭,又用手指刺激馬眼和肉冠,把分泌出來的前列腺液塗抹在兩人的龜頭上,更不時撫弄他們的陰囊,令Samuel和Dicky興奮不已。

然後,媽媽慢慢變成雙腿微張的跪坐姿勢,高蹺的屁股面對著我在搖晃,露出泛著閃閃淫光的粉紅色肉洞。我的兩個朋友則像嫖客一樣把手枕在頸後,舒適地躺在床上,享受著我媽媽的手淫服務。媽媽赤裸著上身,兩隻乳房像吊鐘一樣在Samuel和Dicky面前晃動著,這兩個色鬼自然不會放過,伸手搓揉她的乳房和乳頭,媽媽發出了一下舒暢的呻吟,更把身子向前傾,兩人一張口就剛好可以舔吮她早已變硬的乳頭,媽媽還用穿著紅色開襠絲襪的美腳磨蹭他們的大腿。

我看得血脈賁脹,陽具猛烈跳動,口中的絲襪充滿了媽媽的淫騷味,我多麼想馬上和她做愛,可是我卻只能眼巴巴看著自己的媽媽替別人手淫,任由我的兩個朋友吸吮她的雙乳。

這時媽媽跟Samuel和Dicky轉換成69式的姿勢,兩支醜陋的陽具面對著我嬌美媽媽的粉白臉龐,她的陰戶也變成暴露在我兩個朋友面前。媽媽故意媚眼看著被縛住的我,雙手卻握住二人的肉棒,往自己的俏臉上揩擦。

她再在Dicky的陰莖上嗅了一嗅,說:「嗯~~~好臭!!好濃的味道啊!」然後竟然在他的龜頭上親了一下!我那性感貌美的媽媽,為了向我報復,居然故意在我面前親吻另一個男人的龜頭!

接著她不止是親吻Dicky的龜頭,而是張開嘴巴把整根陽具含入,一上一下的吞吐。我看著我朋友的陰莖消失在我媽媽的口中,媽媽的另一隻手也沒有閒著,繼續套弄著Samuel的肉棒。她含弄了大概十來下,便改為替Samuel口交,而為Dicky手淫。

媽媽就是這樣在我兩個朋友的陽具之間交替來回地舔吮和搓揉,她沒有嫌二人的肉棒不潔或者有很濃烈的氣味,反而很仔細地用舌頭舔弄他們的包皮和馬眼,更把他們從馬眼分泌出來的前列腺液舔起吞進肚裡。媽媽把兩人的陽具吃得雪雪作響,最後她更一邊看著我,一邊舔了舔嘴唇,然後同時含住Samuel和Dicky的龜頭,津津有味地吸吮著。

我的兩個朋友也盡責地幫我的媽媽懲罰我。他們一邊撫摸媽媽的絲襪美腿,一邊玩弄她暴露在紅色開襠絲襪之間的肉瓣。兩人同時把手指伸進我媽媽的陰道內扣挖,挑弄出更多的淫水;然後又舔吮她被絲襪包裹著的腳趾,一直往上舔到小腿和大腿,最後更直接舔吮媽媽的陰唇,吸吮她的花蜜。媽媽也熱烈地吸吮他們的陰囊作為回應。

媽媽被Samuel和Dicky弄得嬌喘連連,臉泛紅潮,顯然是發情了;不止我的兩個朋友,連我也勃起得很厲害,陰莖一直向著我的媽媽在抖動。

這時媽媽終於放開了二人的肉棒,兩根陽具都沾滿了我媽媽的口水,變得閃閃發亮。接到媽媽打開抽屜,拿出兩個粉紅色的避孕套,我真不知道他們是何時買的,大概他們是早有預謀。媽媽撕開包裝,微笑著跪坐在床上,然後扶著Samuel和Dicky的陰莖,溫柔地為他們戴上避孕套。

我的媽媽就在我面前像個妓女般,替我的兩個朋友戴避孕套!我不知道我應該是悲是喜,喜的是起碼他們還不會直接在我媽媽的體內射精;悲的是這就代表他們準備要幹我媽媽了。

Samuel這個沒有道義的傢伙,挺著戴上了粉紅色避孕套的陽具,扶著我媽媽的屁股就想插入,媽媽卻阻止了他。

我以為媽媽是回心轉意,豈料她竟是說:「抱着我,去到我仔仔的面前,讓他看著自己的媽媽是如何第一次做妓女!要他看著我失去貞操!!」

我真是晴天霹靂,Samuel卻欣然應允。他像抱着嬰兒小便似的抱着媽媽,走到我的面前,打開她穿著紅色開襠絲襪的雙腿,把她濕淋淋的陰戶面對著我,她的陰唇也早已張開,準備迎接丈夫以外的陽具插入。

Samuel用龜頭頂著媽媽的肉唇,在周圍打圈,磨擦了幾下,卻故意不立即插入,引誘媽媽挑動出更多的情慾。媽媽嬌羞的看著我,下體淌著淫汁。終於Samuel的龜頭頂開媽媽兩片嬌嫩的花瓣,把陽具插入我媽媽緊窄的陰道內。

「嗯啊啊啊~~~~~~!」媽媽發出了一聲長長的呻吟,我的媽媽終於在我面前做了第一次妓女,而我只能被縛在椅子上,口中和陰莖套著媽媽的絲襪,眼睜睜見證著她本來只屬於我的陰道,被另一個男人的陽具進出的事實。

Samuel抱着我的媽媽,在我面前激烈地性交,兩人性器官結合的位置,每一次抽插都會帶出一些分泌物,有時更會淺到我的臉上。這些分泌物充滿了媽媽的淫騷味,肯定是她發情時滲出來的愛液。

Samuel捧著我媽媽的絲襪美腿,肉棒快速地在她嫩滑的陰道內進出,媽媽就一直發出嬌美的呻吟作回應。很快兩人都大汗淋漓,赤裸的肌膚互相緊貼,磨擦,互相需索。

Samuel慢慢坐回床上,繼續讓媽媽面向著我,以男下女上的方式性交;媽媽也主動地上下搖動,用充滿彈性的陰道套弄Samuel的陰莖,她更不時跟Samuel熱烈地接吻,兩人的舌頭互相交疊糾纏,彷彿他們才是兩夫婦一樣。在一旁的Dicky則一邊搓揉著媽媽的乳房,一邊撫摸她的絲襪美腿,又抓住媽媽的手往自己的陽具上套弄。於是媽媽便停止與Samuel接吻,改為隔著避孕套替Dicky口交,並用手撫弄他的睪丸。

性交持續了約十分鐘,忽然Samuel一聲低哮,然後停止了激烈的動作,陽具繼續插在媽媽的陰道內,只見他的陰囊一股一股的在脈動著,顯然是射精了。幸好他戴上了避孕套,但讓他在我媽媽的體內射出,始終是不好受。慢慢他的陰莖軟垂了下來,退出了媽媽的陰道。粉紅色的避孕套上沾滿了晶瑩的黏液,那是我媽媽的陰道潤滑液;避孕套內則有一大泡黏稠的乳白色精液,如果讓這麼大量、這麼濃稠的男性精液直接射進我媽媽的子宮內,幾乎可以肯定會令她懷孕了。

Samuel剛退下來,Dicky立即急不及待要補上,他要媽媽跪坐在床上面向著我,然後從後面扶著她的屁股,以狗仔式插入她濕透的陰戶。

媽媽還未從Samuel激烈的性交中回過神來,馬上又被另一個男人插入,這是她從沒有試過的性愛體驗,令她一方面感到緊張,但強烈的快感又令她十分期待,媽媽忍不住晃動她的一雙俏臀,希望Dicky用肉棒撫慰她好色的蜜穴。

Dicky也沒有浪費時間,馬上把剛剛沾滿媽媽口水的陽具插入她的陰道,前後快速抽動。媽媽立即享受另一次的性愛快感,發出大聲的呻吟:「嗯啊啊啊~~~~~~!好、好美!好舒服……啊啊~~~~」

Dicky好像受到了媽媽呻吟聲的鼓勵,更加用力地操弄她,Dicky的下體與媽媽的屁股互相撞擊,發出「啪啪」的聲音,他的兩顆睪丸亦在拍打著我媽媽的陰戶。媽媽被插得失神尖叫,像隻母狗般跪著,只能靠雙手支撐著身體。

Dicky每一下抽插,媽媽的一對乳房就像吊鐘一樣前後搖晃;不止皮膚,好像連她的紅色開襠絲襪都在滲出汗水,發出閃亮誘人的光澤,剛射完精的Samuel也忍不住要再撫摸一下我媽媽的絲襪美腿。玩了好一會兒狗仔式,Dicky又改為壓在媽媽的身上,背向著我,以傳統的男上女下方式性交。

我看著我好友的陰莖在我媽媽的體內進出,兩顆碩大的睪丸收縮著,顯示它正在製造數以億計的精子,並準備隨時在她的陰道內大量排洩。如果沒有了避孕套那一層薄薄的阻隔,他的千百萬條精蟲就會直接侵入我媽媽嬌嫩的子宮了。

忽然媽媽一陣長長的呻吟,顯示她已到達高潮,我看到她的大陰唇有規律地收縮,陰道壁緊緊地吸吮著Dicky的陽具。

Dicky受不了這樣的刺激,一連在媽媽的體內頂了幾下,就插著不動了。媽媽享受著令兩個男人在她體內射精的快感,任由Dicky的下體緊貼著她的屁股,直至最後一滴精液都射出來為止。

Dicky滿足地吁了一口氣,說:「呼~~~~伯母的身體真是迷人,我從未試過插過這樣緊窄的肉洞,但我更愛妳的絲襪美腿!」說著慢慢把軟垂下來的陰莖退出,內裡又是一泡濃白的精液。這傢伙幹完我的媽媽,還要討嘴頭上的便宜,他還一邊愛不釋手地撫摸著媽媽的紅色開襠絲襪。

媽媽滿身香汗淋漓、紅著臉說:「你們喜歡的話,明天我再穿著絲襪高跟鞋任你們……幹,你們想怎樣摧殘我的身體都可以!」

我最愛的媽媽居然對我的兩位老友說出這樣淫穢的話,她還細心地替兩人褪下沾滿淫液的避孕套,然後脫掉自己的紅色開襠絲襪,用來抹乾淨他們的肉棒。

接著媽媽提著兩個滿載精液的粉紅色避孕套,裸著身走到我的面前。她先將兩個避孕套打結,放在手中把玩了一下,然後把避孕套遞到嘴唇邊,用牙齒咬破了避孕套前端的凸起部份,讓Samuel和Dicky的精液流進口中,最後她更把避孕套放入口內吸吮,將殘餘的精液吞進肚裡。

媽媽滿口精液,皺了皺眉說:「嗯~~~!好腥!好濃!你們就是愛讓女人吃這些噁心的東西嗎?真是變態。」說完把紅色的開襠絲襪和避孕套丟在我的身上,上面沾滿亮晶晶的男女體液和分泌物,並且發出濃烈的氣味。

這時Samuel和Dicky走過來,把赤裸的媽媽抱進浴室,不久又傳出水聲和三人的嬉笑聲。之後他們三人又回到床上,一起全裸地睡覺了。那晚我就這樣被縛在椅子上,口中和陰莖套著媽媽的絲襪,身上沾有我兩個朋友的精液味道。

媽媽一直都沒有讓我射精,我的肉棒繼續硬挺著,龜頭分泌物流滿了我媽媽的黑色長筒絲襪。

經過了一整夜的盤腸大戰,媽媽和我的兩個老友睡至日上三竿才醒來,難為我一直以被縛着的姿勢坐在椅子上坐了一晚。他們解開我的時候,我的四肢和腰背都痛得要死。

媽媽終於把我口中和陽具上的絲襪拿下來,上面沾滿了我的口水和龜頭分泌物,但這時媽媽仍然不准許我射精,更不讓我偷偷在浴室自慰,我只能眼巴巴看着自己的媽媽和我兩個朋友一起全裸地梳洗。

經過了一晚休息,Samuel和Dicky的肉棒又變得朝氣勃勃,硬挺挺的對着我裸體的媽媽,媽媽卻故意不再逗弄他們的陰莖。

梳洗完畢,赤裸的媽媽對我兩個朋友說:「今天我是屬於你們兩個的,你們想要我穿甚麼,還是不穿甚麼;想要跟我怎樣做,還是在哪裡做,我都會完全依你們的。」

Samuel和Dicky聽了欣喜若狂,他們早已不再顧慮我的感受,兩人立即興高采烈地打開媽媽的行李廂,拿出各式各樣的性感絲襪和內衣褲,在我媽媽赤裸的嬌軀上比劃着,打量到底讓她穿上哪一套最能突顯出她性感誘人的胴體,又商量着到底要怎樣好好運用這寶貴的一天來淫辱我的媽媽。終於兩人選了一套粉紫色的透明情趣內衣讓媽媽穿上,還有配搭成一套的紫色長筒吊帶絲襪。

這套高級的情趣內衣,是我去年情人節時特意買給媽媽的禮物,也是我在她眾多情趣內衣中最喜歡的一套,我幻想媽媽穿着這套高貴的內衣和絲襪跟我做愛,想不到現在連我的兩個老友都品味相同。

媽媽順從的接過情趣內衣,大方地在我們面前穿上。

但由於這套內衣非常之薄和透明,媽媽穿上粉紫色的乳罩和內褲之後,她一對嫣紅的乳頭和烏黑的陰毛仍然清晰可見,她的肉體更因為若隱若現的高級透明衣料而變得加倍媚惑。

Samuel和Dicky坐在床上欣賞着我媽媽的內衣時裝表演,看得血脈賁漲,陽具不住抖動。接著媽媽拿著紫色吊帶絲襪向我走過來,要我為她穿上絲襪。她要我半跪在她面前,然後把一條美腿踩在我的大腿上,讓我替她套上紫色長筒絲襪。

看著薄滑的紫色絲襪緩緩往上包裹著我媽媽的玉腿,她原本嫩白的小腿肌膚立時變成誘惑的粉紫色,可惜這麼性感嫵媚的穿著卻不是為了我而設,這雙本來只屬於我的紫色絲襪美腿,現在快將要拱手讓給我的朋友享用了。

穿好了長筒絲襪,我還要替媽媽穿上淡紫色的吊襪帶,把四條喱士襪帶扣在紫色長筒絲襪的喱士花邊上。我一邊整理吊襪帶,一邊偷窺媽媽的下體。

只見她的透明紫色內褲根本沒有遮蔽私處的功能,反而更加引誘男人去窺看,激發他們的性慾;我媽媽柔軟烏黑的陰毛若隱若現,背面T-back式的紫色透明帶子完全不能包住她充滿彈性的雪白屁股,僅是勉強可以遮掩著她的肛門,這簡直就是妓女用來引誘嫖客的衣著!

可是為她購買這套高級妓女服裝、甚至為她穿上,好讓她去引誘和服侍其他男人的,竟然是我自己!我一直盯着媽媽的下體不放,忽然我發現她剛穿上去的紫色透明內褲,胯下部份開始滲出濕痕來,淡紫色的內褲變成了一處深紫色,還發出陣陣誘人的騷味。這淫婦肯定是又發情了。

我忍著勃起的疼痛替媽媽穿好了紫色吊帶絲襪。穿着一身高級情趣內衣的媽媽,成為了酒店房間內三個男人的慾望對象,她還要自豪地在我們面前轉圈,展示着她完美無瑕的性感嬌軀,看得Samuel和Dicky幾乎又要把媽媽撲倒在床上,扯掉她身上的衣服再大幹一場。

但他們決定忍住獸慾,讓媽媽先套上一條黑色的透明吊帶裙,然後披上長長的白色乾濕褸,遮蓋着裡面的紫色情趣內衣和吊帶絲襪,並穿上黑色繫帶高跟鞋。

從外面看來,媽媽只是一位穿着大褸的普通少婦,誰也不知道大褸之下,包裹着一副衣著性感暴露的好色肉體。我們三人也換上便服,到酒店門外截計程車。

上了計程車,Samuel叫我坐在前排司機位旁邊,他和Dicky就一左一右地夾着媽媽坐在後排座位,Dicky叫司機載我們到近郊的一個半山風景區。

車程途中,我的兩個老友一直跟媽媽調笑着,兩人雙手又不規矩地在我媽媽的紫色絲襪美腿上游手愛撫,媽媽沒有反抗,只是不時格格嬌笑,好像很享受雙腿被人撫摸似的。我透過倒後鏡望着他們三人的淫戲,還看到媽媽微微張開的雙腿之下那條薄如蟬翼的紫色絲質內褲,在遮掩的動作之間曝光。但我又不能作聲,褲內一直沒法排遣的肉棒又勃起了。

這時我望一望計程車司機,發現原來他也跟我做着同樣的事,正從倒後鏡窺看我媽媽的裙下風光,我的心中不悅,但同時又感到很興奮。

Samuel和Dicky也察覺了計程車司機的行徑,他們在媽媽的耳邊竊竊私語,大概是告訴她正被計程車司機視姦着,媽媽嬌羞的打了Samuel一下,然後卻並沒有夾緊雙腿,反而任由兩人進一步張開她的大腿,在我們面前暴露出被內褲包裹着的下體。

倒後鏡內顯出了一大片紫色,是我媽媽的紫色絲襪美腿和透明內褲,Samuel和Dicky正用手指在內褲近陰唇的位置不斷逗弄,有時更隔着極薄的內褲把手指塞進媽媽的陰道裡,拔出來的時候就看到兩人手指上一道濕痕,淺紫色的內褲襠部也變成了深紫色。

媽媽強忍着快感,只是偶爾發出一兩下微弱的呻吟,Samuel和Dicky就故意在陰部加大力度,不斷扣挖,又把內褲襠部擠成一條幼帶上下拉扯,磨擦媽媽的兩片陰唇,弄得她嬌喘連連,整個車廂內充斥着我媽媽的淫叫,我可以肯定車內四個男人的陽具都堅硬無比。

好不容易到了風景區,Samuel和Dicky也暫停了對媽媽的侵犯,Dicky在媽媽的耳邊又說了一些話。我正想付錢下車,卻聽到媽媽說:

「司機大哥~~~真是不好意思,我現在才發現我們四人都忘了帶錢包出來,你想你可以接受用另一種方式代替車資嗎?」說着媽媽脫下白色的乾濕褸,露出裡面黑色的吊帶裙和紫色情趣內衣,計程車司機看得儍了眼,死盯盯的盯着我媽媽的胸部,他的褲襠就鼓起了一大包。

媽媽伸手搓揉着司機的褲襠,還拉下褲鏈掏出了他的陰莖。「我替你吸一吸這個,你就免了我們的車資吧,可以嗎?」說完不等他答話,就已經把龜頭含在嘴裡。我坐在計程車司機旁邊,看着我的媽媽替另一個完全不認識的男人口交,那種震撼實在難以形容。只見媽媽忘情的捧着計程車司機的肉棒上下吞吐,舌頭由肉棒底部往上舔,並在紫紅色的龜頭和馬眼上打圈。媽媽舔弄了好一會兒,抬起頭對計程車司機說:

「司機大哥,我舔得你舒服嗎?」

「舒、舒服……當然舒服了,媽媽的口活真是幹得不錯,妳的仔仔怎麼讓妳這樣去便宜別人啦?」說着一邊隔着透明的黑色吊帶裙搓揉我媽媽的乳房。

「是他叫我這樣做的,我越跟別的男人鬼混他越興奮。」我坐在旁邊看着媽媽吸吮另一個男人的陽具,理應是痛苦萬分,但她也沒有說錯。

「哎唷~~~~司機大哥,怎麼你的大肉棒又臭又濃的,哪有女人肯吃呀?」

「嘿!我就是等着妳這樣的淫賤的太太來吃,只要妳是淫婦,說一定喜歡這個又臭又濃的味道!」計程車司機用陰莖在我媽媽的粉臉上拍打着,卻為她帶來了羞耻的快感。

「噢~~~~是的!我最喜歡又臭又濃的肉棒了,很好吃!」媽媽再度把陌生男人的骯髒肉棒含進嘴裡,她還仔細地為計程車司機舔吮包皮,連兩顆睪丸都沒有放過。司機的整根陽具被她舔得油亮亮的,上面滿是我媽媽的口水。忽然計程車司機一陣哆嗦,陰莖猛烈跳動,媽媽繼續埋首吸吮計程車司機的陽具,任由他在自己的口中射精。

一下,兩下,三下,計程車司機射出了十一股股又腥又濃的精液,全部落在我媽媽的口中。媽媽緊緊含着他的龜頭,不讓任何一滴精液溢出,然後我看到她的喉頭一下一下滑動,我的媽媽在吞下陌生男人的精液。

一個她毫不認識,不知道會否帶有任何不潔或疾病的男性精液,她一滴不剩地吞進肚裡。到底她是真的純粹為了向我報復,還是媽媽本來就是個下賤的淫婦?我望着自己硬挺的褲襠,我居然希望是後者。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