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夫操我妻,我也操他妻

我叫曹學,有個漂亮的妻子——君怡。

我和君怡一直想要個孩子,但是每個月她的月經總是如期而至,醫生告訴我們這是我的精子的問題,他建議我們如果想要孩子的話可以去精子庫。經過認真考慮之後,我和君怡決定再努力一陣子。

我的姐姐淑貞和她丈夫高強經常帶著他們的孩子來看我們,孩子們總是喜歡四處奔跑玩耍。我們並不介意孩子們的吵鬧,因為我們喜歡看著他們玩鬧嬉戲,並衷心期待著我們自己能快點要一個。

淑貞和高強很同情我們,同樣建議我們去精子庫尋求幫助。姐姐總跟我們談論高強的精子是如何的有活力,她又是如何不得不很小心地及時服用避孕藥物,他們不想再要個孩子了。

有天姐姐和高強來拜訪我們,高強開玩笑地說,我們可以把他當作種馬而不需要支付任何費用,他非常樂意免費為我們借種。我們都嘲笑他就這麼渴望在君怡的體內播種,不過在那之後我開始認真考慮,高強確實是個很健壯的傢伙,他不比精子庫的那些強?

那天晚上我和君怡做愛的時候,我考慮了這個瘋狂的想法:我們可以用高強的精子讓君怡懷孕。他可以去醫生那捐精,然後醫生把精子植入到君怡體內。或者,高強可以直接把陰莖插入君怡體內射精。

不過,即使君怡和姐姐都不反對後一種方法,我也不太確定我是否願意眼睜睜看著高強幹我美麗的妻子,還要把他的精液灌滿君怡的子宮。

我開始試探著與君怡交談:「我不知道你注意過沒有,高強真的是個非常健康的男人,我們可以用他的精子讓你懷孕。」

「我也想過那樣,但是你願意讓他在我體內播種嗎?你是知道的,在嫁給你之前我還是處女,到現在為止你也是我唯一的男人。」

我猶豫著沒有回答,很明顯她認為得到高強精子唯一的辦法就是讓他在她體內射精。    思考了一下我就跟她說:「這是家庭內部的事情,除了我們四個人之外沒有人會知道。不過,你認為姐姐會讓她的丈夫和你做愛嗎?我很瞭解我的姐姐,她不會同意的,她的醋勁可大了。」

「那麼你的感覺呢?親愛的老公。」

「呃,為了擁有一個健康的孩子,我什麼都可以忍受。」話雖這樣說,只要一想到我性感的妻子被別的男人操弄的時候,我就變得特別興奮,一會工夫我就在君怡體內一洩如注。

當我的呼吸平靜下來的時候,君怡好奇地問我:「那個讓你很興奮嗎?我的意思是當我們談論我要和姐夫做愛的時候。」

我有點窘迫:「我不知道。」其實我撒謊了,當想到高強的雞巴在妻子美妙的肉洞前後抽插並噴發到子宮深處的時候,我真的非常興奮。

情況在下個週末到來的時候發生了變化。我們去拜訪姐姐一家,君怡和兩個孩子玩耍的時候跟我說:「我想要個孩子,不管怎樣我想要懷孕。」

聽了這話,高強開著玩笑說道:「你想要個孩子,我有精子。無論何時,我都很高興把它們給你,哈哈!」姐姐給了丈夫一個大大的白眼。

君怡卻笑了起來:「好的,就這麼定了。」她看了看我,觀察著我的反應,繼續以玩笑的口吻說:「如果我們上床的話,我的老公會非常興奮的。說真的,為了得到像你一樣健康的孩子,我可以做任何事情。當然,這一切得建立在我的丈夫和你的妻子都不反對的前提下。」

當大家意識到君怡是認真的時候,所有人都沉默了。

君怡繼續說著:「除了我們四個人之外,沒人會知道這件事情,別人只會知道我可以有個健康的孩子,曹學會做父親。」

四週是死一般的寂靜,我抬頭看了看,大家都在沉思。我帶頭打破了寂靜:「如果大家都贊成的話,我沒意見。」

姐姐問我:「曹學,你確定你想要高強和你的妻子上床嗎?」

「我們太想要孩子了,為了這個目標,我怎樣都可以。」

得到贊成票的君怡看了看高強:「我已經準備好了。」然後走過來吻了我一下:「我很快會回來。」之後走向高強:「跟我來吧!」高強看了看姐姐,順從地站起身來,跟著君怡走進臥室。

我眼睜睜看著自己的妻子去和別人做愛,還要被別人的精液灌滿之前只被我一個人插的小穴,嫉妒像毒蛇一般開始吞噬我的心靈。我和姐姐面面相覷,似乎不敢相信究竟發生了什麼。僅僅討論了幾分鐘,事情就這樣發生了。

我對著姐姐說道:「他們會希望我們做些什麼呢,當他們在臥室裡做愛的時候,我們就這麼坐在這等著?」

「我想是這樣的。讓我們談點別的,好把正在發生的事情忘掉。」

我們坐在客廳試著說些別的話題,但我們卻沒有多少東西可說的,我們全部的心思已經被臥室裡正在進行的一切吸引了。

此時在臥室裡,君怡採取著主動,她緊緊摟高強的脖子,輕輕吻了吻他的嘴唇,得到鼓勵的高強緊緊抱住君怡,他們深深吻在了一起。由於口舌交纏和口液的交換,他們摟抱得更加緊密。

高強興奮地說:「我們以前也有問候的親吻,不過今天的吻真的很好。」

他們吻了一會,然後慢慢地脫去衣服。高強坐在床上,讓君怡可以方便地褪下他的褲子,釋放出一根已經非常堅硬的陰莖。對君怡來說這是一個很難得的經歷,因為這是她第一次看到丈夫以外的雞巴。

高強也沒閒著,他的大拇指輕輕插進君怡的蕾絲小內褲並把它拉了下來。君怡原本以為自己會不好意思赤著身體站在高強面前,但奇怪的是現在她不那麼認為了。

高強著迷地欣賞君怡完美的軀體,豐滿的雙峰、神秘的溪谷,還有微微勃起的猩紅鮮嫩的乳頭。

君怡考慮是否需要把他的雞巴放進自己的嘴裡含弄一會,但實際上他們在這裡的原因,是她需要讓他的精液注入自己的子宮。不過這一切都不重要了,在她知道發生了什麼事之前,已經被引導著坐在他的床沿上,而高強就站在她前面,雞巴與她的嘴正好齊平。

高強得意地著挺動他的雞巴觸摸君怡的臉,慢慢地,君怡張開她的小嘴,高強則挺動著雞巴插進君怡的嘴裡,輕輕地來回抽動。

過了一會,君怡推了推他,艱難地吐出雞巴:「讓我們到床上把最重要的事情做一下吧!」她看得出高強對她的身體非常興奮。

君怡躺到床上,打開雙腿讓高強來操她。高強的雞巴開始探索君怡迷人的肉洞,她迎合著他的雞巴,慢慢引導它插了進來。高強呻吟著狠狠插進君怡濕滑溫暖的小穴,興奮地插進抽出,他們的身體開始配合著劇烈地搖動。

高強是如此興奮,他媽的!這是他的弟媳,他正在操她弟媳美妙的小穴。

君怡鼓勵高強噴射她的子宮裡,而不要有任何的顧忌。幾分鐘後,高強大吼一聲,顫抖著身體在君怡的小穴裡噴射了,滾燙黏稠的精液幾乎灌滿了君怡的陰道,被姐夫內射的君怡也同時達到高潮。

高強躺在君怡身上,兩人劇烈地喘息,他想把逐漸軟化的陰莖拔出來,但君怡不讓:「留在我裡面一小會兒。記住,我想要懷孕。」

當高強的雞巴變得相當小,君怡都感覺不到的時候,他退了出來,躺在她的旁邊休息。不一會,高強恢復了呼吸和體力:「太美妙了,也許我們應該再來一次。」

「不,我認為現在我們應該回到客廳。現在做第二次大概不會有助於使我懷孕,我想過個一兩天,咱們再試一次可能會更好。」

這時候我和我的姐姐——淑貞依然待在客廳試圖談些話題。我望了望手錶,妻子他們已在臥室裡待了一個半小時,為什麼高強需要這麼長時間才能在她體內射精?他們不應該只知道自己快活,他要做的僅僅是讓我妻子懷孕而已。

又過了一會,我和姐姐快要不耐煩時,君怡穿戴整齊走出了臥室,她臉色紅潤,看起來非常滿足。

我裝作不介意:「嗯,怎麼樣?」君怡回答說:「這一次嘗試很成功。」然後高強得意的說道:「而且非常有趣。」

姐姐狠狠蹬了他一眼:「這不是有趣的事情。」我只好打圓場:「只要能懷孕,他們覺得有趣也沒事。」

君怡拿來了毛巾,坐在我身旁坐下,俯身給了我一個溫柔的吻:「也許你很快就要做爸爸了。」

我們兩對夫婦仔細商量了一下,給君怡和高強三個星期的期限,這段時間高強可以有足夠的時間來讓她再次受精。君怡邀請高強和淑貞盡快過來再次借種,而孩子們可以讓他們在地下室玩耍,成人的活動繼續在臥室裡進行。

兩天之後高強和淑貞如約而至,我們坐在一起聊著天,不過大家都故意沒有談到即將要發生的那件事。

君怡羨慕地看著孩子們在玩耍:「十個月後我也會有一個。」然後起身來來到高強的面前:「好了,我的大孩子,我們走吧!」離開之前她望著淑貞:「你為什麼不考慮讓孩子去地下室?那裡有足夠的空間讓他們嬉戲。」

君怡和高強攜手站在那,直到淑貞帶著孩子走了之後才離開。我無力地看著我的妻子和我的姐夫離開大廳,並消失在臥室的門後面,我知道君怡會讓她的小穴再次灌滿精液。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