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媽灌溉

一大早我就跑進媽媽的房中,向她請安問好,進去一看,媽還在睡覺,我輕輕掀起了她身上的被子,哇,雪白耀眼,只見媽一絲不掛地躺在床上,渾身上下一片雪白,雪白的、香噴噴的胸脯上,高高聳立著一對豐滿的乳房,媽媽的乳房實在太可愛了,比小莺的大,比姨媽的圓,比小妹的豐滿,比姑姐的嬌嫩,太迷人了。再往下看,平滑的小腹,圓美的肥臀,中間美妙的嫩屄,芳草萋萋,黑紅相間,誘人極了。

我被眼前這迷人春色刺激得控制不住了,伸手向媽媽的陰戶撫弄起來,她大概在睡夢中還不知道,我更大膽了,一根指頭順勢而入,輕輕地拔弄著陰核,過了一會兒,淫水就汩汩地流了出來,我一見,欣喜萬分,不忍看著這迷人的玉液流下浪費,就急忙伏下身,把嘴貼在陰戶上一陣吮吸。

我實在忍不住欲火的猛漲,飛快地脫下褲子,爬上了床,那根火熱的大雞巴在媽媽的大腿間左右摩擦,一只手在陰戶上撫弄,又將她的大腿分開,想讓她的嫩屄隨之分開些,好方便我的進入,誰知在這緊要關頭,媽媽突然說話了:「臭小子,把上衣也脫了嘛!」

「媽,你醒了?」我有點不好意思。

「哼,你沒進來我就醒了,一聽腳步聲就知道是你這個想肏親媽媽的壞孩子!」

「那壞孩子就肏親媽吧!」我迅速地脫下上衣,伏在媽媽身上,挺起陽具,朝著濕潤的屄口用力一頂,大雞巴直抵花心深處。

我一邊來回抽插,一邊問媽媽:「媽,你怎麼光著身子睡覺呀?也不怕著涼呀?也不說穿個小內褲把那裡遮住,不怕涼風灌進去呀?要是你因那裡著涼而不能玩,那損失不是大了嗎?」

「去你的,這臭小子,連親媽也不放過,也要調戲!媽還不是為了你!再說,媽不是蓋有被子嗎?」

「怎麼是為了我?」

「還不是為了給你行方便?你幾天沒來媽這裡了,媽本以為你昨天晚上會來媽這兒陪陪媽,所以,為了讓你玩時方便,媽就自己把內褲脫光等你,誰知,讓媽等了一個晚上……」

「真的嗎?那兒子就太對不起媽媽了,讓你失望了,現在兒子就好好補償補償媽媽吧!」

我開始用力地快速挺動,那根大雞巴在媽媽的陰道中不停地來回抽動,就像一個大馬力的活塞在汽缸中上下運動一樣,媽也欲火如熾,將雙腿搭在我的肩上,媚眼如絲,嬌頰绯紅,渾身輕顫,那個美臀也在下面不停地上下左右亂擺,又充分發揮了她特有的功夫,花心中一夾一吸吮著我的龜頭,夾著我的陰莖,夾夾磨磨,收收合合,似魚兒在吸水,又似羊兒在吮奶,一張一合地吸吮著,弄得我舒服極了,心中生出一種暢美絕倫的美感快感,令我骨酥心麻,無限舒服。

一會工夫,媽就淫水四溢,渾身輕顫,一陣陣的熱精洩了出來,我心中一動,又有了主意,趕緊抽出雞巴,將頭低下,用嘴對准媽媽的陰戶,將那股熱乎乎的陰精「咕咕」地全部吞了下去。

媽媽被我弄胡塗了,問我:「干什麼呀,傻小子?」

「媽,聽說你們女人的陰精是大補劑。」

「去你媽媽的屄!哎,這不是罵我自己嗎?好兒子,你還沒洩呢,來,讓媽幫你吸出來,讓媽也補補身子。」媽說完就張開檀口,含住大龜頭吸吮著,舌頭不停地舔著我的龜頭,不時用盡力氣吸兩下,兩手不停地套弄著露在嘴外的大半截陰莖,一上一下地捋著,像手淫似的,不一會兒,我就被媽弄得射了精,一股股的陽精猛射入媽媽的口中,她全吞了下去,可我的陰莖並不因此而變軟,而仍是硬梆梆地挺立著。

「好吃嗎,媽?」

「好吃,我的好兒子射的,怎麼會不好吃?」媽吮著我那堅硬如鐵的陽具,舔著龜頭,把我的大雞巴弄得紅通通的,煞是好看。

「可我還沒過瘾呢!」我說著故意把大雞巴向媽媽的口中用力挺了一下,頂住了她的喉嚨深處。

媽趕緊吐出了我的雞巴,罵道:「臭小子,你想嗆死媽呀?用那麼大的力,你以為這是陰道,能讓你捅個盡興呀?!我的嘴有那麼深嗎?真是個壞孩子!」媽雖然罵著我,卻又嬌媚地親了我的雞巴一下,從那樣子看來,她對我的雞巴真是愛極了。

「兒子要過瘾嘛!好媽媽,你沒見兒子的雞巴還是這麼硬嗎?」我對媽撒著嬌,這是我對付她的「法寶」。

「要過瘾也不能把媽媽的嘴當屄肏呀!你這孩子!」

「好媽媽,兒子憋得好難受呀!」

「你這孩子,怎麼總是射過了還硬梆梆的?真拿你沒辦法!」媽對著我那堅硬如初的大雞巴也無可奈何了:「要不這樣吧,媽去把你姨媽給找來吧。」

「不要,我要肏親媽,我最愛你了,親媽媽!」我正在興頭上,不想讓媽媽離去。

「媽知道你對媽好,可是你姨媽也一樣愛你,她也是你的媽呀!你可不能冷落了她,再說媽也洩過了,更重要的是,媽要和你姨媽商量一件事,如果成了,就能讓你又多干上幾個美人了,媽想讓你和盡量多的美女做愛,讓你得到至高無上的享受,媽為你真是費盡了心,可什麼都不顧了!」說完媽就披衣下了床。

「謝謝你,我的好媽媽!」

過了一會兒,媽和姨媽一齊進來了,姨媽一進門就脫去衣服,剛爬上床,就被我一把抓住,壓在身下,陰莖對准陰道口,用力一頂「叱」的一聲,全根盡沒,接著,我就鼓動腰肢,猛插不停。

「寶貝兒,急個什麼勁呀?你這孩子,也不給姨媽來點前奏,讓姨媽興奮點,流點水兒先自己濕潤濕潤,就這麼干繃繃地就硬弄了進去,把姨媽都弄疼了!」姨媽嬌嗔了我一句,接著也挺動美臀,配合著我的抽插,那迷人的乳波臀浪,逗人發狂,我再也控制不住欲火的沸騰,沒命地猛烈地抽插著。

經過一陣猛插狂頂,姨媽的性欲達到了頂點,緊抱著我,一雙粉腿圈著我的屁股,緊湊的嫩屄用力夾緊我的陰莖,性感的玉臀拚命向上頂,春情蕩漾,媚態迷人,更加激起我的欲火,我知道姨媽快要丟了,就加緊用力干著她。

「啊……好爽呀……好兒子……干得好……美極了……你要把媽弄上天了……媽不行了……媽要洩了……啊…啊…啊…啊…」

姨媽浪叫著,最後以幾個高亢短促而又音調曲折的「啊」收了尾,全身狂顫,香汗淋漓,媚眼半閉,檀口微張,兩腿用力一伸,陰壁猛的一緊一松,子宮中一陣陣地湧出滾熨的陰精,熨灸著我的龜頭,使我全身一顫,精液一陣陣地噴進了姨媽的子宮中,滋潤著她那神秘的花心。

「好兒子,真好,弄得媽美死了!」姨媽有氣無力地呻吟著。

「媽,兒子也爽極了,你的陰戶真好,你弄得也好極了。」我舒服地爬在姨媽的身上,將頭埋在她的乳溝中,舔著她的乳房。

「乖兒子,媽媽的三個女兒,你弄了幾個?」姨媽問我。

「全讓我給她們破身了。」我自豪地說道。

「好兒子,真能干!」兩個媽媽異口同聲。

「姐姐,你還不知道,他把小莺那個騷丫頭也給肏了。」媽向姨媽「通報」著我的「戰績」。

「那算什麼,一個貼身丫環,早晚要失身於他,你兒子厲害著呢,他親姑姐都被他給「強奸」了,還給他姑姐又一次破了身。」姨媽給媽媽講了那天晚上的事。

「真的?這小子,誰他都敢干,咱家的女人,好象天生都是為他而生的,誰的小屄都逃不過他的那根大雞巴!」媽媽感歎著。

「肏姑姐算什麼,連親媽你都被我肏了,還有誰是我不敢肏的?不過我肏的都是我喜歡的人,你們也喜歡我,兩廂情願,我不喜歡的人,送上門我都不要,不喜歡我的人,我也不會強求,咦?剛才姨媽是說我強奸姑姐,你怎能這麼說呢?難道姑姐不是心甘情願嗎?」

「心甘情願那是後來,剛開始你把她認成了我,去親她時,她同意嗎?還不是你後來用強,她才讓你肏的?」

「不錯,剛開始她是不同意,那是因為她冷不防,沒有思想准備,所以才會反抗,後來經過我的求愛、撫摸、挑逗,她不是也來了勁,不是也美得直哼哼嗎?」

「你雖然算不上「強奸」,卻最起碼也是「誘奸」,要不是你摟著你姑姐不放,一個勁的親吻、一個勁的撫摸、一個勁地挑逗、一個勁地用你那與眾不同的男性魅力去征服她那顆孤獨已久的芳心,去挑起她那塵封已久的春心,她會讓你肏嗎?」

「不和你說了,真會強辭奪理,要這麼說,那你和我第一次弄時是怎麼回事?是強奸、是誘奸、還是通奸?」我反唇相譏。

「哈~什麼都不是,那是媽我設下的圈套,才成全了你們兩個這段好事。好了好了,你們兩個不要再說了,爭什麼呀!真沒意思。」最後還是媽媽結束了我們這場舌戰。

我翻身下來,躺在兩位媽媽中間,享受著她們慈祥的愛撫。

「你對咱們家中的女人怎麼評價?」姨媽隨口問道。

「就是,你對我們是怎麼樣看的?」媽媽也追問著。

「讓我想想。」

於是,家裡所有這些已被我「愛」過的女人的倩影一個個浮現在我的腦海中,我一面想一面說:「媽媽端莊持重,慈愛善良,就像是觀音大士的化身,雖然徐娘半老,但美人並未遲暮,胴體白晰細膩,肌膚如凝脂般光滑,依偎在媽媽的酥胸上,如處溫柔鄉中;媽媽含蓄妩媚,風情萬千,移裘就枕,曲意承歡,使我如浴春風,如沾甘露;徐娘風味勝雛年,實非欺人之談。媽媽是我心目中「慈愛女神」的化身,我真想永遠泡在我的發源地──媽媽的騷屄中。」

「姨媽風度高雅,漂亮迷人,對我的慈愛絲毫不亞於媽媽,平日氣質高貴,到了床上卻又對我淫蕩放浪,一身玉肌雪膚,堆雪積綿,乳波臀浪,令我眼花潦亂,只要一沾上身就令我銷魂蝕骨,讓我欲仙欲死,姨媽在我的心目中是「性愛女神」的化身,能和姨媽上床做愛是我的最高享受。」

「姑姐溫柔純良,清麗娴淑,雙目總散發著慈祥的光輝,猶如三春時的旭日溫暖著人的身心,嬌怯怯的令人望而生憐,我喜歡依在她的懷中,享受她的愛撫,母性慈藹,令人依戀。」

「大姐翠萍,天生麗質艷冠群芳,眉如遠山橫黛,目似秋水徹盈,唇若朱丹,齒若編貝,體態輕盈如迎風楊柳,軟語嬌笑似出谷黃莺,多情而不放蕩,溫柔而不輕佻,慈祥和藹,善良溫和,她把情與愛、靈與肉揉和在一起,全部傾注我身上,給予我世間最大容量的愛,她是我心目中「戀愛女神」的化身,我愛大姐,感謝上蒼對我的恩賜,希望能永遠和大姐相依相伴在一起。」

「二姐艷萍溫柔體貼,斯文娴靜,風姿綽約,體態嬌憨,舉手投足間嬌媚自生,星眸中常流露出如饑似渴的柔光,有股嬌艷動人的魅力,讓我不能自拔;渾身常散發著陣陣處女幽香,像一杯芳香四溢的美酒,讓我一醉不起,那雙結實的玉乳摟在胸前,如兩顆火球一般,灼熨著我的心靈,我願永遠臥伏在二姐的玉臂環抱中,永享那至高無尚的靈肉之愛,做她裙下的不貳之臣。」

「小妹麗萍,如一朵含苞待放的蓓蕾,身材健美,體態勻稱,渾身充滿了活力,每寸肌膚都散發著青春的氣息,一舉一動都洋溢著迷人的風采,熱情似火,嬌俏放浪,愛我愛得要死,對我從來不矯揉做作,千依百順;她心眼玲珑,善解我意,純潔無瑕,活潑天真如依人小鳥,投懷送抱;如解語之花,嬌語喁喁令我棄憂忘愁。我對小妹是又疼又愛,我願永遠擔負起保護她的重任,伴她一生,給她幸福。」

我娓娓道來,述說了我對她們幾個的評價。

「好小子,真有你的,說起來一套一套的,看來你是真心愛我們幾個,才會對我們了解的這麼深刻!」媽媽吻著我的臉龐說。

「姨媽知道,姨媽也愛你,要不然怎麼會浪給你?姨媽就怕你會嫌我和你媽獻身於你時已不是處女,所以才說姨媽浪。」

「不,姨媽,你到現在還不了解兒子的心,在我心目中,你們兩個和處女沒什麼區別,你們都是處女。因為你們除了爸爸和我以外,沒讓別的男人沾過,這就是貞潔的,不管你們從前如何,我知道你們現在和以後都是忠於我的,這就夠了,只要我們真心相愛,處女與非處女又有什麼要緊?看來你們對兒子還是了解不夠,還是不相信兒子對你們的一片真心,以後,你們要是再說這個,我就要生氣了!」

「好兒子,你姨媽是考驗你呢!」媽媽忍不住揭了姨媽的老底。

姨媽正要責怪媽媽,我先撲到了她的身上說:「好呀,當媽媽的還這樣捉弄兒子,看我怎麼對付你。」說著,我在她身上四處搔癢,弄得她咯咯嬌笑,連聲討饒。

「兒子,你剛才有一點說的不對,寶貝兒,你想想,麗萍現在還能說是「含苞待放」嗎?她那原來待放的「苞」早給你弄開了,讓你給催放了。」媽媽取笑著我,以替姨媽解圍。

「媽媽真壞,取笑兒子,哪有當媽媽的說兒子給別人開苞的?」

「去你媽的,我這個當媽媽的都整天讓你這個當兒子的肏,說你點這話都不行嗎?噢,你說沒有當媽說兒子給別人開苞的,那就有當媽媽的讓兒子肏的?就有當兒子的整天光想著肏自己親媽媽的?光興兒子干媽,就不興媽說兒子?」媽媽嬌嗔著。

「就是嘛,你自己的苞都是被你媽開的,都是你媽給你破的身,你媽說說你給別人開苞、破身,有什麼不可以的?」姨媽這話說得太有水平了,看上去是幫媽媽說話,其實有一半是在損媽媽。

「去你的,姐姐!你可真壞!光取笑妹妹!」媽媽不依了。

「對了,寶貝兒,你肏了我們娘兒幾個,對我們幾個人的這寶貝嫩屄,有沒有比較過?」姨媽又突發異想了。

「當然比較過了,你以為兒子是什麼呀,是只知道「埋頭苦干」的莽漢嗎?就像那次你倆量我的雞巴時你說的,別屄都讓我肏了,還不知道我的雞巴有多大,那多沒意思;對我來說就是別把你們的屄都肏了,還不知道誰的深誰的淺,誰的松誰的緊,那多沒意思。」

「好兒子,真不枉我們疼你一場。」姨媽抱著我說。

「寶貝兒子,你真是媽媽的好兒子。」媽媽也感動地擁緊了我。

我左擁右抱,樂不思蜀了。

「唔……寶貝兒,你知不知道我們幾個對你的愛有什麼區別?」媽媽邊親著我邊說。

「讓我想一想……媽對我是八分母愛、兩分戀愛,姨媽、姑姐對我是七分母愛三分戀愛,大姐是五分母愛五分戀愛,二姐是三分母愛七分戀愛,小妹是十分的戀人之愛、兩性之愛,我說的對不對呀?」

「對,對,太對了。」媽媽和姨媽異口同聲。

「差點忘了,媽你不是說要和姨媽商量什麼事嗎?」

「急什麼,你不說我也不會忘記的。」媽媽白了我一眼,又對姨媽說:「姐,你還記不記得咱們沒出門時,跟著父親學醫,有一次看父親珍藏的古醫書時,看到上面有關「純陽體」的記載?」

「怎麼會不記?那本古醫書上寫著:「純陽體陽物大,性欲強,並能洩夜御十女而不倒。」那時我倆還是姑娘家,看後羞的不得了。好好的,你問我這個干什麼?難道……對了,咱們這個寶貝兒子就是「純陽體」,對不對?」姨媽像發現了新大陸。

「是的,我看一定是,每次他弄我都是射一次精根本不過瘾,非要再來第二次甚至第三次,他才滿足,每次都弄得我洩得一塌糊塗,累得我筋疲力盡他才罷休,就像剛才我去找你時,他已經讓我弄洩了一次,但他那根騷東西仍是堅硬如初。」

姨媽接著說:「他剛弄過你,自己也洩了身,只歇了一小覺,我一進去,他醒來就接著上了我,大弄特弄,把正值虎狼之年的我弄得都洩了兩三次,他才射了精,卻還不滿足,還讓咱倆「二娘教子」,兩人齊上陣,他又和咱倆人各唱了一出「母子會」,把我弄得大洩過了,又去弄你,結果又在你身上射了一次,才算打發了他,這還不算,他剛睡了一小會就被我們弄醒了,接著又和我們大弄了起來,弄得我們都又大洩特洩,他自己也又一次射了精,你算算,那次他一連弄了咱們幾回,把咱們弄洩了幾回,他又射了幾次,不是能「洩而不倒、夜御十女」是什麼?」姨媽也喜形於色地一口咬定。

「所以,就像那本古書下文所言,他破了童子身之後,必須夜夜春宵才能身體健康,如果不能天天發洩,就會內火攻心,對他身體不利。而他與眾不同之處就在於,一般男人如果房事過度,就會性能力下降,而他卻是越干越能干,因為他如果和足夠多的女人性交,吸收足夠多的不同的陰精之氣,加上他自己身上過剩的陽氣,陰陽相濟,內精就會大增,精力就能充沛地保持一生,而不必擔心像一般男性一樣到了中年以後,性能力會大大下降,而他的性能力卻永遠不會下降,雄風依舊,甚至到那時再吸收更多的陰精之氣,會比現在更加強壯,那樣就能喂飽咱三個寶貝女兒,要知道到那時她們就像我們現在一樣,正如虎狼之年,所以,我想……」媽媽說到這,故意停了下來望著姨媽不說了。

「想什麼?快說,小妮子不要吊姐的胃口,只要是為了咱們這個寶貝兒子,什麼我都同意。」姨媽催促著媽媽。

「我想讓他去多干幾個女人,咱弟弟不是去年在湖北死了嗎?剩下那三位夫人,一個個貌美如花,而且都是三十剛出頭,在床上這方面要求正強,我想她們枯了一年多了,一定快熬不下去了,與其讓她們去找別人幫忙,不如讓咱寶貝兒明天回去,去替他幾個舅媽「灌溉灌溉」,這也是肥水不流外人田嘛,不知姐你同意不同意?」

「當然同意了!我連自己和親生女兒都讓咱兒子搞弄完了,何況幾個弟媳?更何況是為了咱兒子?為了這個冤家,你就是讓我去幫他強奸他舅媽,我都願意!」姨媽浪態十足地說著,充分表現出了她對我的一片癡愛。

「那可不行,可不能強奸,咱們身為女人,怎麼能幫男人強奸咱們的同性人呢?就算是為了寶貝兒也不行!如果是你或我,被人強奸了,你做何感受?寶貝兒,別聽你姨媽的,你去舅媽那兒,可不能用強,只能引誘、求愛、迷惑,成就成,不成拉倒,不過憑你這長相、風度、魅力和這雄壯的本錢,加上她們現在的處境,媽保證你不會白去一趟的,最要緊是找准突破口。」媽媽糾正姨媽的話,並且教我行動的方法。

「我不過打個比喻罷了,你以為姐姐就真的那麼壞呀?何況咱寶貝兒也不會想強奸女人的。」

「就是,我最恨強奸女人的人了,誰沒有母親姐妹呢?我這麼愛你們,將心比心誰不愛自己的母親姐妹?母親被強奸了心裡會好受嗎?去強奸別人的母親姐妹,不怕報應嗎?」我說。

「對,所以你就奸自己的母親姐妹,這就沒有報應,對不對?」姨媽又故意逗起我來。

「去你的,姨媽,從你口裡吐不出一名好話!我干你們,是因為愛你們,沒有其它原因!你把兒子想成了什麼?」我生氣了。

「姨媽知道,姨媽逗你玩呢,別生氣了,來讓媽親親。」姨媽抱著了我,用力地吻著我,用那張紅唇來平息我心中的不滿。

「寶貝兒,我和你姨媽為了你這個寶貝兒,真是什麼見不得人的事都干了,什麼浪聲淫語都說了,唉,真不知我們哪輩子欠你的,讓我們這兩個當媽媽的這麼愛你這個當兒子的,真是造孽。」

「兩位親媽媽,你們對兒子這麼好,讓兒子怎麼報答你們呢?我愛死你們了,我願為你們做一切事情,只要你們要我,我隨時伺候你們,哪怕正在和天下第一美女做愛也立刻停止;只要你們不許可,就是天下第一美女脫光了躺在我床上我也不肏,因為,在我心目中,沒有比你們更美、更神聖、更值得愛、更值得干、更值得肏的女人!」

「好兒子,有你這句話就行了。」

「對,你有這個心,我們就滿足了。」

媽媽和姨媽喜極而泣,流出了幸福的眼淚。

我們三人又深情地對視了一會兒,不約而同地緊緊擁在了一起,又開始了我們的再一次瘋狂……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