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慾旺盛的少婦

那時我還在深圳,熟悉了一個瀋陽的網友,聊了一個多月,很是投契,話題也從小到年夜,由遠而近,聊起了性話題。她說自己欲看很強,幾乎天天都要,本來她老公也算強健了,只要在家差不多一天都能交一次功課,她也基礎能獲得知足,可是她老公經常出差,而且每年都有3個月的出外工作,她就很難壓抑自己的慾看了,也曾有過兩個同學產生過短期的關係,可後來那倆人成婚了也就斷了關係。此刻無聊的就成天上網泡,用收集來打消自身的原始欲看和消磨時間,但還沒見過網友,更別說和陌生漢子產生關係了。

這時我感到該我施展了,因為我時常有機會回瀋陽(我的戶籍,伴侶,客戶群都在那),於是我施展全身解數,在網上把她搞的淫水四射,隨即就用電話進級到了聲音的密切接觸。一個禮拜,我們光是電話費就打了跨越1000,她曾經從晚上11點一向打手機到早上7點多,時代換了三塊電池,我這邊電話插著充電器燙的手都拿不住了。經過一個月的文字加語音的密切聯絡,我們提到了會晤標題,我說要真見了我要幹她一天一夜,她說要把我榨得一滴都不剩。但都沒有定具體的時間。

可沒想到機會來的這麼快,不久後,我獲得出差到沉陽3天的任務,高興的我並沒告訴她,反而說我生病了,兩天不能上網,聽著電話那頭失蹤落的聲音,我知道我的詭計得逞了,嘿嘿躺在廣州到沉陽的臥展上,心理不竭的想著會晤後的情景,偷看著對面展上美少女不警惕撩起衣服露出的雪白肌膚,心理那邊美啊,就別說了。呵呵「餵,早上好,是我。」離沉陽還有一個小時的時辰,我撥了她的手機。

「啊,這麼早?你病好了嗎?兩天沒有你的消息,想逝世我了。」她很高興的樣子,明顯的沒有了睡夢驚醒的不快。「你此刻穿上衣服,打車往北站,幫我接個郵件,我讓伴侶給你帶的禮物。」我假裝安靜的說。「是什麼工具?怎麼不早說?我還沒起來呢?等會吧。」她很受驚的樣子。「不可,我伴侶還有事,不能久等的,你快點吧,車要進站了。」(其實哪有什麼有事不能久等的伴侶啊而是我的小弟弟急著要鑽進她的小穴裡品嚐她的熱和了。:))她承諾了,掛斷了電話。

「搭客們你們好,本次列車的終點站沉陽北站到了,請帶好你們的行李包裹準備下車,接親友的伴侶們請您站好留心,警惕人多錢財喪失蹤。」終於,火車進站了,我也在接親友的人群中看到了她,和照片裡一樣,163的身高,很瘦可是很健康平均,臉上稍微的化了一點裝,可是粉飾不住期盼高興的臉色,(我想,如果她知道我伴侶給她帶的是我的堅硬的小弟弟,我想她必定會更高興和期盼的,:))。

「蜜斯,你在等人嗎?」我靜靜走到她死後。「是啊,你……啊?怎麼是你?

你壞逝世了你!」她轉過身,先是詫異,然後就是一頓嬌嗔,小拳頭隨即在我胸前一論錘打。「好了,這個禮物你不愛好嗎?」我順勢抓著她的手擁到懷裡,「厭惡,你怎麼不早說啊,要知道你回來,我就好好準備一下了。」她紅著臉,在我的懷裡低著頭說。「準備什麼?你不是上環了嗎?不用準備套子吧?嘿嘿。」

我壞笑著逗她。「你壞逝世了,不理你了。」

我們調笑著跟著擁擠的人群走出站台。「往哪裡?你給我準備了什麼禮物?」

經過這一段地下通道的相擁而行,她也安靜了下來,抬著頭問我。「老套路,先請你看片子然後吃飯睡覺。怎麼樣?」「好吧,聽你的。」

公然,這隨後的三天三夜,她真的什麼都聽我的,我也讓她獲得了從沒有過的知足,當然我也獲得了我想要的。

我倆擁著走進北陵片子院,挑了三部片子,直接進了包房,處事蜜斯送完咖啡果盤後,幫我們拉上了門,我把燈光調暗,片子開端了。(在這裡,我有需要向年夜師介紹一下我們的片子院的舉措措施,包房年夜要10米擺佈,一部年夜屏彩電,空調,一個年夜的雙人靠背沙發,上面有三個椅墊,沙發前一個茶几,上面一瓶熱水,兩杯咖啡,一個果盤,本來是兩部片子50員,我給了100,要了三部片子,並定好下戰書3點前不許叫門,這樣我就有了差不多6個小時的時間來處事,只是我沒想到第一次竟然來的這麼快。呵呵)

我靠著沙發,燈光一暗,伸手把她擁在懷裡她也很天然的把頭靠在我的肩頭。

「記得我們當初怎麼說的嗎?」我壞壞的笑問。「恩。」「那此刻真的見了,來啊,榨乾我啊。」我笑著看她,她臉紅了一下,看著我壞壞的樣子,知道我料定她不敢主動,眸子一轉,「那你可別逃啊」跟著聲音撲了過來,吻住我的唇,我的手也順勢摟住她的腰,另一隻手隨即掀起衣服,撫上了她的乳房。意料中的,她的乳房很小,年夜要只有A杯,但乳頭已經過於高興挺了起來,硬硬的頂著我的掌心。

我們深吻著對方,兩條貪心的舌頭貧拼命的吸吮著,我用掌心摩著她的乳房,手指夾著奶頭拉扯著,每次拉扯她嗓子眼裡都發出知足的呻吟「恩,啊,想逝世我了。」

我握著她的細腰(年夜約2尺吧),舌頭沿著肚臍向下舔,隔著內褲舔著她的小腹,然後又舔著褲衩中心的溝縫,她也流出了淫水,在淫水和我的唾液的雙重感化下,她的內褲很快就濕透了,緊貼在兩腿之間,顯得陰唇非分特別的凸起,中心一條縫也明顯的突了出來。

突然,她後仰扭捏的身材挺了起來,從我的身上擺脫,把嘴湊到我的耳邊「快,我不可了,快操我,一會再玩,我受不了了。」我也想快點插進往,於是就站起來,把我的褲子脫下,平整的放在茶几上,她可管不了這麼多,把褲子和內褲甩到地上,跪在沙發上,抱著靠背的墊子。掘起屁股,我握著我的堅挺的弟弟走到沙發邊,用龜頭湊到她的屁股邊蹭了幾下,沿著陰唇的周圍摩擦了幾下,沾了她的淫水,剛把龜頭插進一點點,她使勁的屁股往後一頂,全部陰莖就插了進往,「啊,」她叫了一聲,我也恩了一下,她老公出門快兩個月了,她下面也變的很緊,很濕,很熱和的包裹著我。我很知足。

我站在地上,從後面插弄著她,一手從腰後伸過往摸她的乳房,手指捏弄奶頭,一手在屁股上游走,我真的發明她的屁股很美,手感很好,於是把摸乳房的那隻手也騰出空,兩隻手一路在她的屁股上摸索著,並不時的用年夜拇指往頂碰她的屁眼,她也會因為我頂她屁眼而發出更年夜的呻吟,我使我加倍斷定屁股是她身上最性感敏感帶,從而引起今後我倆肛交頻仍的來由。

此刻回頭想想,30多的少婦真得是床上美人,這不僅是因為她性經驗豐富,懂得怎麼配合你以及怎麼把握,該快的時辰快,該慢的時辰也能慢下來,還會很關心的告訴你累了該歇息之類的話,她就是最典範的一個。

我們第一次做的很快很猛也很盡興,她不住的年夜叫「使勁,使勁操我」之類的話,最後在她持續的喊「我要逝世了,你操逝世我吧!」我今天的第一火射了進往,陰莖痙攣著把所有的精液都射進她的穴裡,她也跟著我射精的痙攣獲得了今天的第一次高漲,手用力的抓著沙發墊。我也一條腿跪在沙發上把身材半爬在她的屁股上,兩手伸到身前,一手撫摩著她的乳房,盤弄她的奶頭,一隻手伸到兩腿之間,幫她揉動陰蒂陰唇,幫她緩和高興都的肌肉抽搐,她也知足的把頭轉過來吻著我的臉,幫我吸乾額頭的汗滴。

摟了一會,我站起來,從包裡拿出毛巾幫她擦乾兩腿之間的淫水,然後躺在沙發上,她知足的爬到我身上,抓撓著我的胸口,吻著我的脖,然後身材向下,用舌頭沿著身材一路舔下,舔硬我的乳頭,用手瘙癢我的腋窩,最後達到了她的最終目標。

她跪在沙發上,把頭伸到我的兩腿之間,狡猾的用鼻子摩擦我的龜頭,伸出舌頭舔著龜頭上殘留的精液淫水混雜物,我垂頭看著她修長的舌頭撥開包皮,露出紫紅色的龜頭,把全部龜頭都含在嘴裡,用力的吸吮,舌頭也和陰莖攪拌在一路。

我們第一次高漲後,我躺在沙發上,她給我口交的事,不愧是經驗豐富的少婦,她口交的技巧很好,而且她舌頭很長,在嘴唇包裹陰莖的同時,舌頭會不住的攪拌舔弄和吸吮龜頭,而且她很熱中於此道,以至於我們幾乎每次做愛時都要口交,有時也會吞下我的精液。

那時,我躺在沙發上,她站起來用毛巾把下身擦乾淨,然後搬一個墊子放在地上,她跪坐在上面,伸出雙手捧起我的睪丸,愛憐的撫摩著。修長的手指在我的陽具上順著血脈輕輕的拂過。並用沒有指甲的手指頭在我的膝部,陰囊與年夜腿交接處輕輕刮著。揉搓著我的陰莖底部。順勢又把一支手移往我垂垂衝起的雞巴。

上高低下的套弄著。隨後又把嘴湊到我的兩腿之間,伸出舌頭舔著我的龜頭,並耗費工夫,努力的將嘴張年夜,好像想把我的全部雞吧含進嘴裡。她口交很有技巧,(另我很難忘記那時的爽直),先用舌頭順著雞吧舔弄著,就似乎舔冰棒一樣。

我用力的壓縮著屁眼,她好像看到了我的嚴重,用力的把我的腿離開,並抬起很高,差點叫我凌空而起了,可是屁股已經離沙發很高了,她把頭埋的很深,用力的湊到我的屁股後,伸出舌頭舔我的屁眼,在我嚴重的壓縮的時辰,舌頭已經插了進往,不住的舔著屁眼周圍,手指也想努力伸進往,但在我的示意下結束了手指的侵犯,然後用舌頭飛快的在我的屁眼周圍舔著,並不時的伸進往。(這使我養成了一個習慣,就是愛好被人舔屁眼,每次屁眼被舔的時辰城市很高興,而在熟悉她以前我是沒有這個愛好的)

她高聲的喘著氣,胸部不竭的升沈著,我爬上沙發,爬在她身上,舌頭沿著肚臍向上,滑過胸部,舔向硬起堅挺的奶頭,把奶頭禽進嘴裡,用我的嘴唇包裹著,我的一隻手從下托著一個乳房,另一隻手在後背抓撓著,手指在屁股上繞著圈,摸弄她的性感地帶。(她的性感地帶真是屁股,每次只要我一摸她的屁股,馬上就會濕,如果用手指插進屁眼的話,那她簡直會爽的不能自己)。我持續向上侵襲,嘴唇已經俘虜了嘴唇,舌頭交錯在一路,品嚐著對方的津液,鼻子頂著精巧的小鼻子往返的頂著,頂變了外形,兩個腦殼靠著嘴唇的慎密連接往返的廝磨著,我摟著脖子,手指從後面擠壓揉捏著她的耳唇,拇指頂著她的耳廓往返的蹭著。

她動得很有技巧,不像有些女人純真的高低竄動或前後摩擦,而是雙手扶著我的胸膛,先是以幾吧為支點,擺佈的扭轉,充分的感觸感染肉棍在洞內四壁摩擦的快感,然後她甩著頭髮,身材不起,緊貼著我的小腹前後挺動著屁股,用我的陰毛摩擦她的陰蒂,陰唇也被撐開,沾滿了淫水的下體黏糊糊的帖在一路,等她摩擦蹭弄了一會今後,開端年夜幅度的高低抬出發體,使抽插的動作變得很激烈。每次抬起身材的時辰,感到好像全部幾吧都從體內抽離出來,只剩下龜頭還有一點點連接在她的身材內;隨即又是猛的一下用力坐下,那種強烈的衝擊給她實足的快感,禁不住發出「恩,啊!」的聲音,手用力的扣抓著我的胸部,屁股一抬一抬的,很用力的撞擊著我的年夜腿。

我平躺在沙發上,垂頭看著倆體相連處黑忽忽的陰毛(我倆的體毛都很茂盛,看上午黑忽忽的一片),一條肉棍亮晶晶的沾面了淫水,不竭的插進抽出,兩片深色的陰唇完整掀開,被擠的緊貼著包裹著幾吧。我也配合著向上挺著腰,幫助她努力插到最深,雙手伸到前面,揉搓著她的乳房,捏弄著奶頭。(從小我就對乳房有特此外愛好,所以我的伴侶多是乳年夜豐滿的,她是獨一的破例)。

她的胸部很平,稍微的有一點隆起,只有奶頭很明顯的凸起,深色的奶頭被我的手指夾的很緊,扯得很長,「恩,疼。」她皺起眉頭,臉也因為痛苦悲傷變了外形,這加倍的增加了我的快感,加倍用力的捏弄她的奶頭,使勁的拉扯著,腰也加倍負責的向上挺動著,她也因為下部的快感而忘記了奶頭被蹂躪的苦楚,開端囂張狂的甩頭,腰也拼命的高低竄動,用力的用屁股套坐著我的幾吧,撞擊著我的小腹發出「啪啪」的聲音,沾著淫水的幾吧「吧唧吧唧」的插著小穴。

這時電視裡也放著豪情戲,我倆加倍囂張狂的做著最原始的動作,她也感到出我快到了,更是拼了命的高低套動著,在我馬上就要射的瞬間,她猛的跳到地上,張開嘴,剛把龜頭含進嘴裡,一股熱流激烈的衝了出來,強烈的噴進她的嘴裡,沒來得及吞下往的精液順著嘴角流下,我垂頭看著她那淫蕩的臉色,簡直認為這是一個身經百戰的妓女。(真的,那時她那眼神,還有滿流著精液的嘴唇,小片子裡的女主角都沒有那麼淫蕩,這使我加倍斷定這是一個再合適不外的性夥伴,隨即開端了我們長達幾年的性愛生活)。

她裹了一會,幫我調劑完射精後的抽搐和陣陣不適後,伸出舌頭把殘留在我小腹上以及陰毛上的精液都舔下吞下,然後順著我的小腹一路舔上,她那熱乎乎的身材也湊了上來,爬到我的身上,親吻著我的耳唇,手輕柔的摸著我的下體,這是不爭氣的小弟弟已經徹底垂頭認輸了,軟不了當的垂不才面,被她的手指輕輕的刮著。

她湊到我的耳朵邊,「爽不爽?這陣你老公不在家可把你憋壞了吧。」我吻著她的臉,舔著她的耳珠問她。

「壞蛋,爽的是你吧,剛下車,澡都不洗,就急著幹活,夠享受的了吧。」她舉頭看著我,臉上明顯流露出爽直的樣子。我伸手圍繞著她,摸著她的屁股,手扣弄著她的屁眼。她身材發抖著,晃悠著屁股想要躲開我的手指,我哪能隨她願啊,一使勁年夜拇指就塞進屁眼了,她掙扎了幾下就不動了,屁股一挺一挺的,被我的手指塞著頂著。我加倍斷定了她是一個愛好性交以及肛交的女人,就打起了她屁股的主意。

手指插在屁眼裡頂著,模仿陰莖的動作一抽一插的,她也晃悠著屁股,使手指可以在屁眼裡轉得很完整,全部屁眼都被我手指盤弄的很開,我拍拍她的屁股,叫她蹲起來,我躺在沙發上正好面臨著她的屁股,我用手把屁股張年夜,看見屁眼很緊湊的樣子,色彩很深的,上面還有一些皺。我用力的把手指插進往,她的屁眼也跟著我手指的動感化力的壓縮,可我每次拔出手指的時辰又好像要把屁眼拔脫一樣,她高興的晃悠著屁股,前面的洞口也流出了水,我把食指插進屁眼,中指插進前面的洞裡,兩跟手指僅僅隔著一層薄薄的肉膜插弄她的兩個洞。

她在我兩個手指的插弄下,滿身一點力量都沒有了,雙手使勁的抓著沙發靠背,兩腿發抖著,年夜批的淫水流的我滿臉都是。

我抬起身材,讓她扶著沙發靠背跪下,屁股高高的翹起來,把全部屁眼都浮此刻我面前了,我先把幾吧插進她的小穴裡,然後一根手指插進屁眼,然後有紀律的輕抽緩插,手指和幾吧前後的插著兩個洞,兩個洞都壓縮著用力的夾著我的手指和幾吧。淫水也越來越多,流的她屁股和我的年夜腿上都是,她也把全部身子都趴在沙發上,頭緊貼著沙發,雙手迷亂的抓撓著沙發墊子,我也感赴任不多該是全力抨擊打擊的時辰了,就把幾吧拔了出來,用手指沾了良多淫水抹在她的屁眼上,感到手指插進的時辰已經很順滑了,就把龜頭頂在了她的屁眼上。

當然已經做了年夜批的工作,她以前也曾做過肛交,可是頭一次進往仍是很緊很難。她也會感到很疼(所以提示熱中此道的伴侶最好用潤滑劑),我用手指幫她揉動屁眼幫她放鬆肛門周圍的肌膚,等她一有放鬆的時辰,猛的一下,全部幾吧都插了進往。她啊的一聲年夜叫,拼命的搖著頭髮,嘴裡不竭的叫著「不可不可,太疼了,受不了了,拔出來吧。」我趴在她的屁股上,用力的頂著不讓她逃離,雙手在她的奶子上揉弄著,嘴唇緊貼著後背吻著她,不竭的安撫她不要怕,一會就好了。

我倆保持這個動作,幾吧在肛門裡頂著,過了年夜致5,6分鐘,她也沒適才那麼疼了,回頭吻著我,告訴我可以動了,可是開端要慢慢來。我就站在地上,抱著她的屁股,輕輕的把幾吧拔出一點,她恩了一聲,身材稍微的抽搐著,可能仍是有點疼,我只好慢慢的輕抽慢插,她也恩啊的輕晃著屁股,感觸感染著幾吧抽插屁眼的快感,她的屁眼公然不出我的意外,很緊很有壓縮力,而且一夾一夾的很有紀律,好像會主動把持一樣,把我爽的是越乾越有愛好,越乾越有勁頭,動作幅度也越來越年夜,她在順應了剛開端肛門插進異物時的不適後也開端享受肛交的快感了,嘴裡不住的發出呻吟,並不時的告訴我可以用力操她之類的話了。

我站在地上,抱著她的屁股,開端鼎力抽插,每次拔出都好像要把屁眼乾脫落一樣,能看到屁眼里紅嫩的皮膚跟著幾吧拔出而被抽脫出來,用力插進的時辰也可以把全部都插到深處,她也開端拼命的叫床了(她的叫聲特此外年夜,以至於我經常要用手往捂她的嘴,因為我怕外面的人聞聲。而且她的叫聲能給漢子很年夜的驕傲感和馴服欲看,不是一般的哦啊之類的,而是「你操逝世我了,使勁啊,我要你操逝世我的BI!」)。

因為我已經射了兩次,所以此次肛交做了能有40多分鐘,最後仍是我把今天的最後一發槍彈射進她的屁眼,當我把幾吧抽拔出來時,看著被我的幾吧撐成一個黑洞的屁眼,裡面盛滿了濃濃的精液,真是淫蕩的畫面,高興的一天。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