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孕婦幫傭有一腿

我是林一飛,今年35歲,正值青壯之年。大學畢業遠赴美國深造,三年便取得碩士學位,學成歸來。隨後進入A城一間外商公司服務,憑藉自身的努力及學識,順利升為中階主管。我老家在A城南邊的B鎮,家父、家母共同經營雜貨行。由於誠實經營、童叟無欺,在鄉里頗受愛戴,也因此積了豐厚儲蓄。

身為家中獨子,事業上又小有成就,父親早幫我在A城近郊買了間50坪的房子,供日後結婚成家之用。但至今我仍未婚,一人住那麼大的房子實在孤單,加上工作忙碌,實在沒時間精力打理家務,於是請仲介公司介紹一個幫傭。

不久,他們通知我找到人選,就在仲介公司辦公室,我初次見到了李媛。

李媛來自鄉下,年約22歲,個頭不高,但皮膚白皙、身材勻稱,純樸中不失性感;已婚,丈夫一樣在外地討生活。其實當下李媛已懷孕約3個半月,但她仍然出外工作。我問她何苦呢,她只輕描淡寫地說道:「鄉下的媳婦做活做到生。」這話吸引了我:我尚未結婚,但女人生孩子相當好奇,很感興趣。「做活做到生?呵呵,那就在我家生吧!」我暗想著,就對仲介公司說:「這人我要了。」付清相關費用,李媛正式踏進我家上工。

時光荏苒,李媛懷孕已達9個月,離預產期進入倒數計時階段。最近我明顯發現,她渾圓的肚子不只又大又鼓,還開始靠下邊長,好似胎兒在腹中緩緩下降,隨時準備出生。李媛的確是位稱職的幫傭,工作十分認真。直到這時還堅持每天上街買菜,打理各項雜務。她還是老話一句:「鄉下的媳婦做活做到生。」

她還提到在家鄉,有婦女肚子已很難受了,照樣在田裡工作。肚子一墜,痛得急,「哎喲!哎喲!」叫幾聲,再使勁一擠,胎兒就出來了,有時甚至站著就把孩子生了。

「我做這些算不上什麼。老窩著不動,孩子還不容易生呢!”李媛邊說邊揉著後腰和下腹。畢竟是臨近生產的人,她拖地時經常停下,兩手使勁地揉著下腹,肚子也用力挺著,屏住呼吸,像在抵抗子宮內的疼痛。過了一會疼痛感消失,就接續未完成的工作。

有一回,在她揉肚子的時候,我忍不住問她是什麼感覺。她回道:「肚裡攪得厲害,往下墜的緊。哎喲!孩子好像在向下頂呢!肚子撐的難受。”她的腹部包裹在我買給她那套淡粉紅色睡衣裡,圓呼呼的形狀清晰可見。而且接近產期,李媛那不斷下墜肚子,彷彿快要擠到兩腿之間。

「如果不舒服,就休息一下吧!」我說道。「不用了,我自己揉揉就行了。」李媛說著,將身體倚靠在牆邊,又用手用力揉起了的肚子。不知是故意還是習慣,她揉的時候會把寬鬆的睡衣高繞到胸脯上,整個光潔的肚皮、一對沒有穿胸罩,赤裸豐滿的雙乳完整暴露在眼前。

望著被她揉得有些變形的大肚子,我關心問道:「妳這麼用力,不疼嗎?」

「揉得疼了,之後就生得快啦!我巴不得肚裡的孩子現在就生呢!」

我實在受不住她這番話,立刻衝到她身後,雙手環抱她的肚子使勁地揉。我要她感到疼痛,她也沒有閃躲,和我一起揉著,口中還發出「嗯…嗯…」的呻吟,很享受地倚在我肩頭上。我更加感到興奮,下身那根已經充血發脹,一古腦頂在李媛的股溝上。

「我都快生了,你還想做啊?」李媛嬌嗔說道。

「哦?」我故做驚訝,左手順勢將她寬大的睡褲褪至大腿,露出了粉紅色內褲。手伸向李媛雙腿間,唔!那邊開始濕了。我將手探入內褲,手指在那溫暖柔軟的私處繞了數圈,笑問她:「難道妳不想嗎?」

李媛臉上泛起紅暈,囁嚅說道:「人家濕只是懷孕的緣故啦!」

「還嘴硬!」不等李媛反應過來,我原先幫忙揉肚子的右手滑到她胸前,狠狠捏了她漲大的乳頭。與此同時,探入陰道的左手,毫不留情地掐了肥厚的陰唇。

「嗯…啊…」李媛喘息聲更為明顯且急促。「大…大哥,我…我要…」她抓住我亂摸的手,想抗拒卻又不希望停止。

我二話不說,將李媛扶至我房間床上躺好,把褪了一半的睡褲脫掉,又順手脫掉的內褲。此時李媛下身的祕境盡收眼底:膨脹的大陰唇,微開的小穴蓬門,還有已經腫大的陰核。

「啊…別…別看…」李媛被我瞧得渾身不自在,用雙手想護住隱私。我可不依,將她遮擋的手撥開,手指按壓在陰核上,來回的撫摸。經這刺激,馬上感到它逐漸硬挺。

「嗚…嗯…」李媛放棄了抵抗,沉浸快感之中,身體開始不自覺扭動。

再來,我的手滑向了陰戶,在小穴外游走。李媛這女人真是敏感,沒多久就溼透了,手一拿開還「牽絲」呢!

「平常看妳那麼矜持,原來骨子裡是那麼淫蕩啊!」我笑道,右手食指和中指馬上插入小穴抽送。拇指也沒閒下來,不停按摩著陰核。

「嗚…啊…啊啊~」李媛反應更為激烈了,她滿臉潮紅,頭一直朝後仰,雙手緊抓住被單,口中淫聲不止。

我見時機成熟,全身脫得一絲不掛。將李媛雙腿屈起,往外張開,將粗大的肉棒對準穴口,一點一點地深入。「咿…」李媛叫聲轉為尖細。

「妳還好嗎?」我小心插入,並且挺起我的上身,避免全身重量直接壓向她。我可不想因心急而壞了大事。

「嗯…可以…」李媛輕聲說著。被我剛剛這樣折騰,她的氣力已經放去一大半。

將肉棒就定位後,我扶著李媛的腰,開始衝刺。一開頭還不太快,力道頗為節制;隨後看李媛的表情並未出現巨變,我也放膽使力,速度也越來越快。「啊啊~」李媛失聲大叫,緊握我的手,盡情享受著。

進行數分鐘後,我想換個姿勢,便把挽起她的腰與肩使之坐起,我則平躺在下方,呈現女方跨坐男方的體位。我雙手放在李媛腰際,對她說:「來!自己動一動!」她依令而行,身體略向前傾,手置於我胸膛,開始前後左右、上下擺盪。我的手移到她的雙乳上,挑弄著乳尖。

「嗚…」李媛額頭上斗大汗珠不斷滲出,及肩長髮雜亂不已,她已經漸漸朝高潮邁進。

但我還沒玩夠。我把李媛往右邊緩緩放倒,坐起身將陽具抽出她的身體。我抽起枕頭,墊在她腹部下方,使她舒適些。現在她向右側臥,雙膝屈起,不停喘著氣。我靠近她身後,用手提起左膝,改從背後挺入。

「嗚…喔喔~」李媛再度發出嬌喘。我在背後向前挺入,左手也在撫弄陰毛、陰核,右手則放在左耳際,撥弄她的秀髮。

「哈…喝…」我動作越來越快。「啊…嗚~~」李媛聲音也越來越尖。

「哈…喝…」「啊~~」「哈…喝…」「啊~~喔~~」

「哈…喝…喝!」「啊~~咿~~呀~~~~」李媛高潮了,我也射了。大量濃濁的精子,灌入秘道之中。我慢慢抽出肉棒,可見少量精液滿溢出來。

李媛躺在床上,兩手托著肚子,疲憊不堪。嘴裡輕輕叨唸:「我這肚子…嗯…」我想她這次可能是要生了,剛才明顯感到她的子宮收縮,在高潮中她來不及體會疼痛。因此我問她:「妳知道妳剛才子宮收縮了嗎?」

她睜開疲勞的眼睛,輕聲回答:「知道啊!」

「那妳還敢做?」我罵道。

「子宮在高潮時收縮,更興奮更舒服呀!」還真出乎我意料之外。不過看她的樣子,肚子八成不太舒服,我說:「妳在床上休息一下吧!」轉身就到客廳看電視。

看過一些無聊節目,窗外天色慢慢黑了,我看時鐘已是7點多,肚子有些餓。但想起李媛還躺在床上,現在如何做晚飯呢?我推開門,媛正在睡下。我叫醒她問道:「想吃什麼,我下去買。今天不用麻煩妳了。」

「餛飩。」她說。我出門買了兩份。回到家,把餛飩盛到碗內,走進臥室。卻見李媛側躺著,一手輕撫上腹,一手放在下腹慢慢輕揉。為了稍微紓解腹部和腰的酸痛,她在肚子和床間墊了枕頭。橙色床前燈的燈光下,神情既鎮靜而甜美。

「肚子還疼嗎?」我又問。

「反正肚子就是很不舒服,隱隱作痛。嗯!主要是墜得慌。」

「厲害嗎?是不是要生了?」我有些擔心了。雖說我常幻想給李媛接生,但真到這地步,還是她的安全要緊。

「剛才你出門時,有一陣特別疼,現在好多了。大哥!」李媛平時就是如此叫我。「你給我揉揉吧!」

「先吃些東西,然後還是去醫院吧!」我端起碗,餵了她幾口。大概因為肚子難過,她只勉強吃了幾口。我也不逼她,將碗放下,在一旁把自己的份吃完了。我邁出房門,到廚房清洗碗筷,突然聽見房裡傳出悽厲的叫聲:「哇呀~~~~~」

我衝回房間,發現李媛表情痛苦,雙腿張得老大,手捧著下腹,仰躺在床上。

「大哥…我要生了…」她斷斷續續說道。

我極力保持鎮定,安慰她:「別怕!忍著點!」我從衣櫃中拿出一條毯子蓋在身上。

「撐著!我現在帶妳去醫院!」

「不行…孩子已經出來了…」我望向她下身,兩腿間已有血跡流出,我想:「該不會破水了吧?」

二話不說,抄起電話聯絡救護車,請他們盡速趕到。放下電話,看著李媛滿頭大汗,不斷哀嚎。

「哇~~好痛~~~我不行了~~~」這時我驚覺,陰道口已經張開,寶寶的頭露出來了。沒想到這孩子那麼心急,迫不及待要出世,但救護人員還在路上呢!

我伸手抹去李媛額頭上的汗,緊抓著她的手。「來!深呼吸!用力!」我硬著頭皮充當起助產士,引導李媛生產。李媛用力吸吐著氣,用力將胎兒推出體外。

「來!很好!再用力!」胎兒的頭已經暴露體外,上身也出來一半了。「叮咚!叮咚!」這時門鈴響起,救護人員總算趕上了。

他們一進門看到這副景象,馬上拿出裝備幫忙接生。我站在一旁,讓李媛緊握我的手,焦急地看著。

「哇~~哇~~」終於聽到嬰兒響亮的哭聲,大伙鬆了一口氣,火速將母子倆送到醫院,最後母子均安。

隔天我到醫院探視,病床上的李媛恢復了血色,雖然尚未完全恢復,但起碼無恙。她握起我的手,眼中充滿感激地說:「大哥,謝謝妳。」

我微笑將她擁進我懷中,溫柔安撫著她。雖然總有一天我們會分開,但在此之前,我仍會好好照顧他們母子的。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