柔道服的誘惑

「去、今天又是下雨天,真不爽啊。」我怒視著陰霾的天空,獨自發著牢騷。

荒木博是我的名字,現年二十三歲;高中的時候就開始鍛練柔道了,不過在這段時間中,曾經中斷過,如今正預定升為三段。

今天是練習之日。昨夜在家裡洗柔道服,原本是希望到早上即可晾乾的,不過終究因為中央氣象局的測不準而不幸失敗。「傷腦筋。幸好之前那件舊的還在,就拿出來穿吧!應該沒啥關係吧。」我的腦中立刻想到了解決方案。

一到了練習之日,我的心情總是很好。也許這是因為秘密被我暗戀著的先輩,他可以在練習中把我壓倒吧。或者,也許是因為先輩可能會說:「喂、今天順便到我家來吧」,邀我到他的公寓去。甚至於,先輩也許會很快地把手放到我的大腿上,說:「你啊,腿練得很粗喔。」這可是多麼爽啊,假如我被先輩目不轉睛地凝視、親吻、壓倒,然後……

一想到這樣,果然那根就不由自主地開始勃起。牛仔褲裡的陽物,變得又粗又硬。我的手於是鑽入褲內,開始揉搓這堅挺的陽具。慢慢地,如同痲痺一般的快感和沾染在天藍色牛仔褲上的淫液痕跡,不斷地擴張又擴張。「哦哦,要射出一發了吧」,當我這麼想的時候,猛然發現時間早已過了八點。我只有慌張地從衣櫃內把以前使用的柔道服取出,再塞入背包內,跨上愛車川崎(kawasaki)zrx110,以高車速把公寓拋在身後。

代表一日工作結束的鈴聲一響起,我便往工廠內附設的道場的方向前進。今天,人影很稀疏,大家都趕著回家休息了吧?當我這麼想的時候,有人「碰」的一聲拍了一下我的肩膀,我立刻回頭一看,原來是岡部先輩。

岡部真理,28歲,三段,和我在同一家工廠做事,他就是前面提過的被我秘密暗戀的人。

「唷!荒木,這麼早啊!你這年輕人不錯嘛。發薪日後的周末,你應該沒有要去別的地方吧?」

「練習啊,那是先輩你也要一起來的不是?」

「哈哈哈哈哈!」我和岡部先輩一邊笑著,一邊走進四面牆壁都設置了塗上灰漆的附鎖保管箱的休息更衣室。

「你別看現在人數越來越少,以前我們的柔道社,可是很強盛的喔。」先輩先是發出「啪啪」聲地伸展了一下筋骨,接著脫下了作業用長褲。我偷看了一會兒先輩那厚實的屁股,才開始大口大口地吃下從便利超商買來的鮭魚沙拉。

「嘿嘿,這會兒,終於可以大幹一番了……。喂!我先過去,你可別吃太多喔!」岡部先輩穿著那件相當合身的柔道服,走出了這間休息室。

那,我也該換衣服了,於是我看了一下柔道褲。啊啊!這是什麼?臀部的部分磨損得很薄,因為已經快破裂了,所以竟可以透過去看到裡側!!……原來如此,原來這就是我要買新柔道服的原因。

算了,反正今天一整天的天色都很暗,於是我和先輩一樣,先脫下所有衣物而達到全裸的狀態,再換上柔道服,然後往道場前進。我悶「嗯」了一下,想到剛才先輩所講的話……『嘿嘿,這會兒,終於可以大幹一番了……』……這,到底是什麼意思呢?

「喂!荒木,今天你穿這麼一件萬年道服……你也稍微洗一下嘛,好不好?」說著說著,先輩似乎是故意地,往我的兩脅摸了一摸、整了一整:「OK,合格了。那麼,要開始練習囉!」

「拜託你了!」

我們的呼吸與吶喊,讓原來就已經相當悶熱的道場的室溫,更加不斷地上升。經過一個小時之後,我們雄健的身體上已經大汗淋漓。

「喂!荒木,接下來我們來做寢技的練習吧!要是讓我架上去的話,你大概就擺脫不開我了吧,能擺脫的話就儘管試試看!」

「拜託你了!」

我讓自己成為匍匐的狀態,先輩則從上方壓制住我,並要把我給翻過來。我可不打算聽任他的行動,於是我張開大腿以抵抗他的力量。這時,先輩固定了我的肩,抓住我下半身粗壯的腿並竭盡全力地用力拉曳。

「匹哩!」某種破裂的聲音刺進我的耳裡。對於這聲音是由於哪一個地方的破裂所產生的,心裡隱然有著線索的我,為了不打算讓那個破洞被看到,結果反而讓先輩對我趁機使出橫四方固定,動彈不得。不管怎樣,總得設法逃脫,所以我不斷地掙扎著。

這時,先輩那有力的手,竟然來到我的粗壯大腿之間,而且一點都沒有要離開的意思。不,不僅如此,相反地,先輩以絕妙的強度刺激著我的大腿之間……於是,我那生猛的所在可勃起了。真不知道先輩是知道了還是不知道,總之他的手腕持續地動作著。不久,我的陽物已經完全地勃起了。

這時候,「喂喂∼∼!荒木、岡部!對不起啦,我們有別的事情在身,不能參加團練了!先走囉,再見!!」其他的先輩們在道場大門的彼側高聲喊道。「你們辛苦了,再見!……那麼,嗯,這樣的話就沒有什麼東西可以打擾我了。現在,就來讓這傢夥爽歪歪吧。」說著,先輩突然地握住了我的陽物。!?難道,先輩他也是?

「嘿嘿嘿嘿,就如同我以前所想像的,果然是根又粗又長,不錯的大雞巴。」先輩隔著道服,愛撫著我的陽物,接著又讓那一根立起來,開始磨擦它的先端。

「啊啊∼先輩你怎麼∼∼」

「幹嘛?不喜歡嗎?看你的褲子已經這麼濕濕黏黏的了,心情應該很好才對吧?」先輩往我那張開的道服的內部窺視,突然地猛揪住我的大號乳頭。「啊啊∼唔唔∼」因為這種快感,我的腰振動了起來。

「……喂,荒木,我很久以前就一直想要侵犯穿著柔道服的你了。」

「喔喔∼∼、我也很久以前就已經非常喜歡先輩了。請、請先輩好好地愛我吧!」

「……是嗎……那麼,來舔我的雞巴吧……」先輩一邊說著,一邊解下褲帶,讓自己成為上四方固定的狀態,接著又把他那流淌著淫液、赤黑勃起的大雞巴推入我的口中。先輩一面姦淫著我的嘴,一面又隔著道服,手淫、吸吮著我那大量流出淫液,使褲子成為完全透明狀態,而顯露出全貌的陽物。

「……流的湯好多啊,你一定很爽吧。」先輩這次開始愛撫我的屁股。「又堅硬,又厚實的好屁股,不愧是經常鍛鍊身體的傢夥……唔唔?你的屁股那邊……原來如此,怪不得,你也是個相當樂於此道的傢夥嘛。」我不能作任何辯解,這是因為先輩的極大陽物的緣故,我根本說不出話來。

以口水濡濕的大指頭慢慢地侵入我的肉穴。很久沒有被玩弄的肉穴,最初是很堅固的,不久,就變得柔軟了一點。另一方面,絕對忘不了的快感代替了痛苦,從腰部的深處不斷地滿溢出來。縮下去的我的陽物,已經不像之前那樣的堅硬。

「荒木,你不是第一次嘛。可是,你感覺上又不像被人插過……唔、哈啊,你舌頭倒運用得不錯。」我一邊聽著上述這種先輩的喘氣聲,一邊跟迫近的絕頂大雞巴作戰。真想和先輩永遠這樣子下去啊。

想到先輩的時候,我總是想像著穿著柔道服的先輩。從道服的頂端部份看起,厚寬的脖子、火熱的胸膛、健壯的腹腰、堅硬的屁股、鋼鐵般的大腿,以及熱燙而堅硬的……還有比什麼都更適合的柔道服,全部都有著魅惑我的巨大力量。

先輩為了把我攻下,所以更努力地插弄著我的肉穴,插出插入的手指增加到了兩隻,握有我的陰莖的手,也更加激烈地運動。

「哈啊、哈啊、先、先輩!我,我快要……」

「荒木,要射了嗎?那就集中全力射一發給我看!!」

「唔唔!要射了、要射了、唔啊啊啊!」我的雄汁大量地溢出褲子。先輩挺起身子,整理了一下道服:「嗯、射了很多嘛,不過你不能再忍久一點嗎?真不爽。」

「我……從以前就想這樣被先輩玩弄……我,我喜歡先輩。」「荒木。」「先輩!」當我們激情地擁抱著,想要來一個永不忘懷的吻時……

「呃、柔道社還在嗎?因為已經超過時間,拜託你們了!」守衛在道場外叫道。這一瞬間,表情變得相當僵硬的先輩回答道:「喔——!我們快要離開了,抱歉!」我因為好不容易建立起來的氣氛被外人打擾,從有到無,而有一點消沈。這時,先輩抓住我的手並導向他自己的大腿之間。

隔著道服握著先輩的陽具,發現先輩的生猛武器仍然相當堅硬,血管的脈動也相當明顯。我慢慢地愛撫著被和我不分上下的大量先行淫液廣佈著的褲子裡側的膨漲物。先輩因為快感,臉都歪了一邊。「喂、這個的下一步,就在今晚我的房間裡作吧。」先輩說完,抱了我並親吻我一下。我則感受到一種無比的幸福。

「那,我們走吧!」先輩跨上他的愛車本田(honda)cb1100r,戴上安全帽並對我叫道。我也起動了自己機車的引擎並點頭。

雨在不知什麼時候已經停了。兩台重型機車以一種巨大聲響馳離工業區的道路,來到郊外的國道。從雲的缺口,大滿月露出了臉來,它簡直好像是祝福著我們地,照耀著雨後的國道。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