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藥淫妻和妻妹

春藥淫妻和妻妹

我妻嫁我已有五年,她的三圍是36。25。34。對於房事尚可,日子一久便略有倦怠。有一天蒱蒲蒪蓐,碬碠碣碤我一位多年不見的朋友叫阿雄來尋訪,我太太剛好跟她乾妹美玲去逛街榑榎榍榡,摎摙摸摷在聊天之際方知他在經營情趣商店,而且還邀我到他店中參觀。

一進店裡真是玲琅滿目槏榽榦榯,僥僗僝僬有情趣內衣、肚兜、睡衣、震動按摩棒,長的、短的、粗的、細的靽靾靻鞂,漟漺滼漜加長套、保險套,還有跳蛋、男性持久液、羊眼圈、馬毛、帶珠子的??應有盡有。

在阿雄的介紹之餘,他走向裡面拿了一瓶看起來像水一樣清澈而透明的小瓶子,阿雄故作神秘,經我詢問得知,那就是一般在說的女性服用的春藥,而且無色無味,聽得我有點心動。

阿雄說如我要買就六折優待,這不是別人說要就買得到,而且價錢也不便宜。於是在心動之際,我買了跳蛋、情趣內衣一套,那胸罩穿起來時那兩顆白皙的乳房會露在外面,內褲則是開襠褲,小小的一件蠻可愛的,當然也買了那瓶春藥。

回到家中已是晚上七點多了,我太太正在煮飯,我則快步的走進房裡,將內衣、跳蛋藏在房間裡,春藥則放在口袋裡。

吃過晚飯我倆夫妻就坐在客廳裡看電視泡茶,突然她起了身去上廁所,我見機不可失,連忙伸入口袋將春藥倒了三分之一在她喝的茶杯中,那時已是晚上八點四十五分,待她回來也看完八點檔連續劇。

她將杯中茶一喝而盡,起了身說要先去洗澡,我回應她說好就繼續看我的電視。一直到快十點我見她未出浴室,我知道藥已發生效用了,於是我撚著腳步走向浴室門前,貼著門,聽到裡面有著急促的呼吸聲,「啊??啊??啊??」的叫著,

我暗自高興,胯下陰莖也慢慢硬直,於是我撚著腳步回到客廳,大聲說:「太太,洗好了沒?怎麼洗那麼久?我也要洗澡ㄋ。」

浴室裡回應說:「馬上就好。」不一會兒太太出了浴室,我見她走路的步伐怪怪的,臉也紅紅的,我知道藥效還持續著,於是我用當兵時洗戰鬥澡快步的洗完澡,出了浴室見她坐在客廳的沙發上看著電視,一動也不動,但兩腿夾得緊緊地有一點顫抖。

我走近太太的身後,故意用雙手拍她肩膀說:「你怎麼了?」她震了一下說:「沒有??沒有??」我跟著說:「可能你今天工作較多比較累,來,我幫你按摩。」

於是我的雙手就在她肩膀捏著捏著,她也閉起眼睛享受著。想起我朋友阿雄說,服用春藥後無論你觸摸她哪裡都會有強烈的感覺,想到這裡,我的雙手慢慢的滑到她的手臂,來回的觸摸,她的嘴唇微微顫抖。

接著手慢慢的滑到她豐滿的雙峰,隔著衣服在乳沿來回著迴旋,觸感非常的好,原來我太太沒穿內衣。

「啊??」我太太她叫春了:「啊??啊??好舒服啊??啊??啊??」好柔美的聲音,我的陰莖也快速地硬直了,這是我從來沒有過這般強烈的感覺,漲得我好難過。

我太太持續的叫春:「啊??啊??啊??」我的手也慢慢的縮小範圍到達乳頭位置。我一手揉捏著乳房,一手邊解開衣服的鈕扣脫下衣服,走到太太的前面,我蹲下來,我用嘴親吻舔著乳頭,輕咬乳頭,這時我太太已叫不成聲。

我在她耳邊輕說:「舒服嗎?」她說:「好舒服??受不了啊??啊??快點干我、插我??啊??快啊??啊啊啊??」

這時我的手慢慢地摸到我太太細嫩的大腿,慢慢地往裡摸,哇塞!整件內褲全濕答答的,脫下內褲陰道好濕ㄜ,沙發也濕了一大片。我用嘴親舔她的陰核,另一只手在陰道口迴旋搓插。「啊??啊??啊啊??受不了啊??出來了啊??要出來了啊??啊啊啊啊??」

我太太高潮了,我整個嘴裡全都是我太太的愛液。我起了身脫下浴袍,我胯下陰莖早已硬梆梆的直立著,我太太像餓虎般一口就含著我的陰莖,上下含送著,邊說「好粗、好硬ㄜ!」

我深呼吸了一下,這是我從未有的感覺,好爽好舒服。我下了意識要太太轉身為狗爬式,舉起陰莖在陰道口摩擦。「啊??啊??啊啊??」我太太連忙哀求說:「不要再戲弄我了!趕快插入??快??干??我??」

「我」字還未說完,我那粗硬的陰莖瞬間已插入太太的陰道,只聽到一聲大叫:「啊??裂了??」我未理會,繼續的抽插幹著我太太。「啊??啊??啊??出來了啊??啊?受不了了??饒了我吧??啊??啊??啊??」

持續抽插了十五分鐘後,我馬眼一開射了,我射了,射入我太太的陰道裡。我氣喘的坐在地板,看著我太太的陰道慢慢的流出我的精液,我問道:「爽不爽?出來了幾次?」我太太搖搖頭說:「不知道。」就癱瘓在沙發上睡了??

喔(伸個懶腰)??」天亮了,等等,還未向各網友介紹我太太,真對不起(低頭鞠個恭)!她今年26歲,身高165,體重50,三圍36。24。35,叫張美雅。

好了,言歸正傳。「喔(伸個懶腰)??」天亮了,咦?枕邊少個人,老婆美雅已起床了,連忙下床刷牙洗臉。

出了寢室見美雅正準備早點,於是我走向廚房,美雅見了我馬上把頭低下去,讓我想起剛結婚時那種嬌羞樣。

走到美雅身後我倒了杯開水喝,小聲的笑著在美雅耳際說:「昨晚我們家的沙發淹水了,舒不舒服ㄋ?」

美雅忙說:「討厭啦!」準備吃飯好去上班,吃著早餐,心裡邊想著要如何讓美雅穿上我買的情趣內衣ㄋ,突然想到再過幾天就是美雅的生日,何不趁此機會再打一條金煉子當作禮物送給美雅?就這樣過了幾天,美雅的生日終於來到。

一早在上班前我告訴美雅說:「今天是你生日,晚上不用做飯,我們去吃館子。」

美雅高興地說好,又說順便要邀乾妹美玲一起去,我隨應聲:「好ㄚ!」

到了傍晚下班,我問美雅:「去哪兒吃飯?」她說:「我們去吃牛排吧。」「嗯??好ㄚ。」(我說的)我倆夫妻連忙去洗澡(我先洗,美雅後洗),我洗玩澡後在寢室將內衣以及金煉子準備好,當然也將剩下三分之二的春藥帶在身上。

待美雅洗完澡後,還身著浴衣時我將禮物送她,要他馬上拆開看。美雅一拆開看了,「嘩!」的一聲:「好漂亮的煉子喔!」但再往下一禮盒看,美雅臉都紅了,說:「好肉麻的內衣喔!我不敢穿。」

於是我連哄帶騙美雅進了寢室著裝。過了二十分鐘,出了寢室我轉過頭看了美雅(當時我在看電視),發現美雅化了淡妝,身穿花色連身裙,外披一件外套,從頭看到美雅的頸部戴著那條金煉子,再往下胸部,那兩顆小葡萄微微凸起隱約可見。

正當我目不轉睛時,忽然美雅說:「美玲你來了,那我們走吧!」就這樣我們三人就出門開車往牛排館出發。

來到牛排館,點了5年的紅酒與牛排,服務生先送來紅酒,我們三人細杯品嚐紅酒,待牛排送來也吃完了,這時美雅說要去廁所,美玲也跟著說她也要去,我知道我機會來了。

在她們去廁所時,我將春藥倒入一半在美雅酒杯裡,倒完時我眼望去廁所方向,剛好美玲走出來,(心想完了,不知美玲是否看見我將春藥倒入美雅酒杯裡?)待她倆回座時,我裝做若無其事地聊天,眼卻偷瞄著美玲,看她的舉動談話是否有看見我倒春藥在酒杯裡。不知是我多心還是故意裝的,看美玲的樣子不像有看見,於是我舉杯邀她倆喝酒。

接著我問待會吃飽要去哪兒,美玲說去看電影,美雅附聲說:「好啊!已好久沒看電影了。」

於是我們步行到電影院(電影院在隔壁幾十步而已),影片叫什麼我忘了。

進了電影院,我故意選樓上座位,因為當時樓上沒人,也好等會美雅藥物發作時周圍都是人。到了樓上美雅坐中間,我和美玲坐兩旁。

電影開演了沒多久,美雅忽然整個身子往我肩膀靠,我知那藥物已發作,為了怕美玲看到,我將雙手交叉在胸前,慢慢往美雅胸部摸去??

咦?觸感不怎麼好,原來我摸在美雅的外套上,當然觸感不好。

將外套往外翻,摸到美雅的奶奶,那觸感實在沒話說,因為那胸罩有穿等於沒穿。於是我用中指觸摸美雅的乳頭,只見美雅雙手緊抓我的手臂不敢叫出聲,只因美玲在身旁。

這時我興奮得陽具已直挺,龜頭漲得好痛。手在美雅的乳房上又捏又揉,而且我的眼睛偷瞄美玲,深怕她知道或聽到,真是刺激ㄚ!

這時美玲突然轉頭(我嚇了一跳,手連忙收回),她說:「姐,我去一下廁所。」起身就離開座位。

現在美玲不在,我的手更為大膽的伸到美雅的裙子裡觸摸那桃花園,由於內褲是開襠褲,很快的觸摸到陰毛,往深溝探在陰核上下功夫,聽到美雅微弱的喘息:「嗯??嗯??嗯??」說道:「老公,我受不了了,我好想要喔!」

我手臂被美雅捏得好痛。這時忽然後方一聲咳杖,是美玲回來了,距離大致有十來步,我的手連忙收回,心想美玲在後面應該不至於看見。這時美玲不是回到原座位上,而是坐在我身邊,我心中嘀咕著想:該不會被她看見了?

果然,美玲小聲的說:「姐夫好色呦!在電影院裡就在??」(原本硬直的陰莖被嚇的軟趴趴了。)

我紅著臉連忙說道:「哪有??哪有??」

美玲又說:「姐夫,別騙我了,我在後面看了五分鐘之多,你跟姐在摸來摸去,而且姐夫剛才在牛排館不知倒了什麼東西在姐的酒杯裡,我都有看見,故意裝著沒事,你以為我沒看見?」

又問說:「姐夫,你倒在姐的酒杯裡是些什麼東西?可不可以告訴我?」

我解釋著說:「沒有嘛,我哪有!」美玲說:「我有看見。告訴我嘛,不然你看姐好像很舒服的樣子。快告訴我啦!」

結果再也瞞不下去了,告訴美玲那是春藥,美玲問:「喝下去會怎樣?」

我說:「喝下去會很舒服,而且比較容易高潮。」美玲問:「是不是像姐現在一樣?」

我說:「嗯,對ㄚ!」這時美雅居然問我還有沒有,她想試試。我禁不起美玲一再撒嬌與要求,我答應她將口袋裡那剩三分之一的春藥給了美玲。

她又問道:「是否要將藥摻入酒裡?」我說:「都可以,酒、水、果汁都行。」

美玲說:「那我現去買一瓶果汁。」這時我心中直暗爽。沒多久美玲回來了,一樣坐在我身邊,我見她雙手空空,奇而問她:「果汁ㄋ?」

美玲說她邊走邊喝了,我應聲「喔」,於是我雙眼往螢幕上看。

現在不敢往美雅身上摸,可是美雅還是照常抓住我的手臂,就這樣過了二十分鐘,美玲她也像她姐一樣往我身邊靠,小聲的對我說:「姐夫,那藥好像發作了。」

我問她:「美玲,那你現在覺得如何?」美玲說:「姐夫,我現在覺得有點想要。」

我故意問:「想要什麼?」

美玲說:「姐夫好討厭!」就將頭靠在我肩上。於是我將左手跨過美玲的肩撫摸著美玲的乳房,右手跨過美雅的肩也撫摸著乳房,雙手左右開弓撫摸著飽滿的乳房,

美玲輕聲叫著:「姐夫,好舒服??嗯??嗯??啊??啊??」這時我鬆開右手往美玲的大腿摸去,慢慢的摸倒桃花園,隔著內褲摸著,美玲早已濕透了,我扶著美玲站起,雙手伸進裙子裡脫下內褲放在我的口袋裡,再讓美玲坐下繼續撫摸著豐滿的胸部,右手也摸著美雅飽滿的陰戶。

美玲的手慢慢拉下我的拉鏈,將我硬直的陰莖含在嘴裡,我抽續著,好爽!也好刺激!五分鐘後我射出了,美玲滿嘴都是我的精液,移動坐位到美雅身旁竟與美雅親起嘴來。

心想:難道他們平常就有親密關希ㄋ,還是今天兩人都喝春藥才會如此?算了,不想了,反正舒服爽就好。

這時電影的燈光亮起演完了,我們三人走出電影院來到賓館,我選了一間上房。

進了房間我將燈光調成粉色燈光,一回頭見美雅與美玲兩人抱在一起親嘴,互相撫摸乳房。

美玲說:「姐,你沒穿內衣?」美雅說:「有啊!這是你姐夫送我的。

只是穿了我兩個奶還是在外面,有穿等於沒穿。」便走到美雅身後拉下洋裝拉鏈,衣服順勢掉落,

美玲說:「嘩,姐好性感耶!還穿中空內褲。」手邊揉著自己乳房,另一隻手往美雅的陰戶上摸索。

美雅喘叫著:「啊??啊??啊??嗯??啊??」(我不會說,請自已想像吧!)姐,你下面好濕喔!」

這時美雅也掀起美玲的裙子,從大腿往上撫摸:「妹,你還不是一樣!流好多水,都流到大腿上。」

這時候的我坐在床頭欣賞這姊妹互相撫摸,邊揉搓著陰莖,看得我心中淫火直燒,便走向美玲身後將其身上衣物脫下,親吻美玲的唇,雙手揉捏那豐滿的乳房;

美雅則蹲下舔著美玲的陰戶,讓美玲直叫:「姐夫,姐我受不了??要出來了啊??啊??啊??出來了嗯??嗯??啊??」

我把美玲、美雅兩姊妹帶到床上,我躺著讓兩姊妹舔我雄壯的陰莖,因太刺激了,我雙手往後抓卻摸到好像按鈕的東西,好奇心使我按下開關,這時床在旋轉;又按下第二按鈕,突然我屁股上下上下動著,這是我第一次來這賓館,蠻好玩的床。

美雅手握著我的陰莖往自已的陰道送進,美玲跨過來讓我舔她的陰戶,兩姊妹直叫:「好爽??好舒服??」(對不起,我不會說,請自已想像吧!)

我的屁股因為床是自動的上上下下,美雅算來應該高潮三、四次之多,側躺在床上。

我翻身趴在美玲身上,握著陰莖磨擦美玲的陰戶,讓美玲直叫著:「姐夫,快插進來??我受不了??喔喔??嗯??又出來了??」

我問美玲:「爽吧?」她說不出話來直點頭。於是我手握陰莖慢慢的插入,

這時換我叫說:「美玲??你的陰道好緊喔!姐夫我好舒服??」

接著我努力的一前一後送進送出(傷腦筋,還是你們自已想像),經過大約四十幾分鐘,我又出了第二次精,氣喘如牛的睡了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