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黑社會的日子

 (一)初入社團

我今年22歲,是個學油畫的大學生,我考上大學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之外。我的爸爸是個個體傢俱廠的老闆,以前是在道上混的,後來洗白了,在黑白兩道上很有名氣。他脾氣比較暴躁,我從小沒少挨他打,從他的棍棒下教育出來的。

因為老爸的女人太多,老媽和他離婚了,離婚那年我才10歲,跟著老爸生活。小學我的成績就很差,還經常打架,到了初中更是如此,老師也不敢管我,因為我老爸的關係。後來我上了一個職業高中,為了改掉壞脾氣我學了美術,修身養性嘛,他媽的家裡人都看不起我,說我以後就是個社會的垃圾,我靠!也不看看他們自己,都是搞地下生意的還說我。

在我考上大學那年,老爸和一個女人結婚了,那個女人還帶了一個孩子來。開始對我不錯,後來她可能以為她是家裡的老大了,竟然敢欺負到我的頭上來,我靠!以為我是吃素長大的啊,我用我的力量教訓了她和她的兒子,給了他們幾刀,然後跑回我姥姥家。

沒想到啊,我老爸為了一個女人竟然來我姥姥家打我。靠!平時他總說什麼時候我能打過他他就不再打我了,那天我像瘋了一樣向老爸證明了我長大了,從那以後他們再也不欺負我了。

我和老媽住在一起,每天上學放學,我在學校認識了幾個兄弟,玩的很好。經過藝術的熏陶我以為我的脾氣會好很多。

迷迷糊糊的我就過了兩年,不好也不壞。一件小事改變了我的一生。

一個夏天的下午,我和平時一樣和朋友們一起放學。我們六個有說有笑的走到學校的大門口,見幾個男人抓著一個女孩,「婊子,你以為我是誰,敢騙我。媽的!找死啊?」不一會那裡就有很多人在看,平時囂張的校警也不見了蹤跡。哦,打架,呵呵,一個不錯的體育運動。

不過事不關己,還是先走為妙,我拉著我的兄弟,「走啊,沒什麼可看的,幾個男人欺負一個小女孩。」我以為我的聲音夠他媽的小了,不過還是被人家聽見了。

「媽的,死胖子。你說什麼?有種再說一遍!」我靠!被聽見了,這下可慘了。

「大…大哥,我……我沒說什麼,我先走了,對不起啊大哥,小弟無知。」我轉身就想跑。

那幾個小混混還真以為自己就是黑社會了,「媽的,死胖子,你過來,窩囊廢!」說著一個瘦高的小子就想過來打我,媽的!看來是跑不了了,拼了,要不以後就沒法在學校混了。

我的朋友看著我,我知道這是在等我先動手,媽的也不問問老子是誰的種。我在他之前衝上去給了他的雞吧一腳,我打架的經驗就是打架不要命,打人一定要打要害要不沒有用的。就他媽的一腳那個可憐的人就躺在了地上,對方見剛才那個窩囊的傢伙敢動手打他們的人,他們丟下女孩衝向了我,「媽的,找死,干掉他!」

我的兄弟們也都不是什麼好人,馬上就衝了上來,大家拳腳相加。打著打著我就發現怎麼少了個兄弟啊。媽的!看來是跑了,真是不夠義氣啊!不管他了,我還是拚命吧。我這人有一點不好,看見血就像狗一樣很興奮很亡命,打著打著我就感到自己體力不夠了,看來今天是完了。後面是什麼?我靠!我那個逃跑的兄弟帶了50多個人向這邊殺來,管他們能不能打呢,嚇人就可以了。

我從來都認為毛主席說得對,『人多力量大』啊,50多人打6、7個人還不是和玩一樣啊。看著對方一個個遍體鱗傷的躺在地上,真他媽的開心啊。

這時一個領頭的人躺在地上說:「兄弟,今天我認栽,你能放我的弟兄們回去,我隨便你處理怎麼樣?要不你要錢也可以,我兄弟回去拿,我在這押著。」

我看著渾身是血的他,看來很講義氣嘛,我就喜歡這種人。「兄弟夠義氣,禿子叫車,送他們去醫院。」

我的兄弟禿子到門外叫了兩台出租車,我們把他們抬上車,「師傅,延邊醫院。」我隨手給了兩個司機每人五塊錢。

「走,兄弟們玩去,謝謝大家了,以後有事叫兄弟一聲。」我很瀟灑的對大家說著。

「靠,客氣什麼啊。」

「都是一個系的,誰用不到誰啊。」那幫人稀稀拉拉的說著。

等我們散後我才看見校警和110的人,媽的一幫廢物。

半個月後,我那天像平時一樣和朋友們中午去吃飯。我剛走到學校門口就看見一台奔馳320S停在那裡(你們可能以為我在吹,我們家鄉是走私出名的,好車多的是,還很便宜),我心想又是哪個有錢人來我們學校找小妹妹,藝術學校的音樂和舞蹈系經常出去客串小姐。

等我們走到車旁邊的時候,車門打開了,一個似曾見過的人來到我們面前,「朋友,還記得我嗎?」

我靠!誰啊,當時我們就愣在那裡。「是和我說話嗎?」我試探的問。

「對,就是你,小胖子。」對方很肯定的說道。

「你……你是……哦,想起來了,剛出院啊?」我恍然大誤。我的朋友和我以為他是來報仇的,心裡十分緊張。

「呵呵,兄弟我是出院了,不用怕,我是來請你吃飯的。」那個人笑著說。

我看看身邊的朋友,笑面虎是最可怕的,不去又顯得我沒種,去呢又危險,我的內心猶豫不決,「禿子,我和他去『紅運』吃飯,你在網吧等我,我要是12點半還沒回來,你就去找我,明白?」我故意把『去找我』說重點,意思就是12點半我沒回來你就找人去救我。

我和他還有一個最能打的朋友『大個』坐他的車到了我指定的飯店,叫了點小吃開始邊吃邊聊。年輕人認識的就是快,沒多久我們就熟悉了,原來他是『虎王』手下的一個小弟,叫王剴,那天是那個女的騙他們。我也說了我是XX的兒子,旁邊的兄弟老爸是州設計局的頭,等我消息的兄弟是監獄獄長的兒子。一來是壓著他告訴他我不是好惹的,二來是提醒他我還有兄弟等我。

道上混的頭腦就是快,給我們拍了半天馬屁也說知道我們的老爸。「兄弟,那天你要是不罵我,我都不會管那閒事。」我也裝成老成的樣子嚇唬他。喝到12點多點的時候我們要走,他也知道怎麼個意思,說要開車送我們。靠!我才不傻呢,想知道我們在哪混、有多少人?沒門。於是我們謝絕了他的好意,打車跑了。

半個多月後的一天,我在街上買了一把藏刀,又找人開了印,刀不長,正好放在衣服裡面防身用(男人都喜歡玩刀嘛)。我的幾個社會上的朋友請我去迪廳泡妹妹,反正不是我花錢,去吧。人要是倒霉,喝涼水都塞牙啊,我又碰到那個賤女人了不管她,我自己玩自己的。沒一會就聽見她那邊叫:「別碰我,你找死啊?幹什麼!」接著就是打鬥的聲音和叫罵的聲音。和我沒關係,我還是走吧。

沒想到剛走幾步她就看見我了,「老公,救我,他非禮我啊!」我靠,不是在叫我吧,我從小到大還沒有女孩叫過我『老公』呢。

「郝六,那個女的你認識?」我朋友問我。

「我不認識她。」我低頭回答。

「那她怎麼好像在叫你啊。」我那個該死的兄弟問個不停。

更可氣的那個死女人跑到我身邊抓著我,「老公,他們欺負我。」

那幾個男人走到我身邊,「媽的,你就是她老公,長的和個豬一樣噁心。」他們笑罵著侮辱著我。

我當下心一橫,轉身給了他們一下,拿出懷裡的藏刀衝了上去,我的朋友也都夠義氣,和我戰鬥在一起。幾個喝多了的人我們還是可以對付的,幾下就搞定了,我還想裝把英雄救美,「老婆,你沒事吧。」轉身一看,我靠!那個女人早就不見了,氣死我了,敢耍我,等我抓到你。

迪廳的保安見我們鬧事他們一窩蜂的衝過來,也不問為什麼兩邊全打。唉,我們哪裡是職業打手的對手啊,我叫朋友們快撤退,我拿著刀邊打邊退。看著朋友一個個的象兔子一樣就跑了,我開始後悔為什麼當初沒有減肥了,我……我跑不動了。

十多個大漢把我包圍在中間,我想求饒看來也不可能了,拼了,殺一個保本殺兩個賺一個。我像瘋狗一樣向他們衝去,揮舞著手裡的刀。眼前什麼都看不見了,因為眼鏡沒了。媽呀!我完了,一個東西重重的打在我的頭上,我開始失去意識了。

等我再醒來的時候,我睜開眼睛。『這裡是地獄嗎?不像,更像是天堂,到處都是白色的,啊不對,這……這是醫院,哈哈,我還活著,太好了。』就看見一個大大的胸部出現在我面前,我好想抓抓看我是否還活著,可是我動不了。

「他醒了,醫生他醒了。」一個象夜鶯一樣好聽的聲音。不一會我就看見我床的四周都是人,老爸、老媽,還有好多親戚。我想哭,好多人都這麼關心我,我……我好感動啊。

接連幾天我慢慢的恢復過來,我老爸也開始教育我了,「小兔崽子,學人家用刀,看,小命都快沒了。」老媽也在罵我,唉,人生啊!

一天我自己躺在病床上,一個50多歲的白髮老頭到我床前摸著我的頭。好慈祥的人啊,好像在哪裡見過,「您……您是……」

「孩子,我認識你老爸,是我的人不長眼睛打了你,真是慚愧啊。」哦,原來是他們老大,不能吧他,他好像是一個出名的企業家啊,我在電視上見過他。

接連幾天我都是在病床上度過,半個月後我可以下床了,我開始在醫院裡散步。不過我發現我的身邊和病房的外面都有人守衛著,看來是老頭的人。等我快好的時候老爸給我留了點錢自己去俄羅斯作生意去了,老媽在這段時間認識了一個台灣人,也要和他去台灣了。

我在醫院過了一個多月,終於出院了。那天老媽和老爸都不在國內,還是那個老頭來接的我,我們在大宇飯店裡的包廂吃飯慶祝我出院。「孩子,你爸走時把你交給我了,當大爺的一定好好照顧你。」多麼感人的話啊。

桌子上的人不多,就十幾個人,經過介紹我才知道都是他的手下。看來是沒人管我了,我也只能加入他們了,於是那天就成了我加入『唐人會』的日子。

他也像個親人一樣對待我,可能是由於香港的《蠱惑崽》看多了,我也喜歡上那裡邊的情節,今天我……我終於也成為他們中的一員了,好開心啊。晚上他帶著我去上次打架的迪廳玩,聽說這是他的地盤後我就更加放心了。

在一個秘密的包廂裡,我和他還有幾個熟悉的面孔坐在一起,他開始為我介紹:「這是我新認的乾兒子,也是郝五的兒子。大家以後多多照顧一下。」接著他介紹了一下在場的人,「我是老大楊龍君,你叫我乾爸就可以了,他是……」

原來那個比我還胖的人是老二叫王虎,是邊防的頭,大家都叫他『將軍』;那個陰沉的人是朝鮮族,叫金光真,是州公安局長;那個長的很斯文的是老四,叫張德水,是州里的書記;最後那個長的很彪悍的叫李雲虎,外號『長白虎王』是我們這兒黑道的大哥大。

我也站起來敬了大家一杯酒,「各位叔叔大爺,我爸把我交給你們,你們就把我當成自己的孩子,有不對的地方就教育我。認識人都叫我『郝六』,大爺們要是看得起我也這麼叫吧。」

幾個人聽說我的事以後都說『英雄出少年,為朋友兩肋插刀,夠義氣』,其實不是我夠義氣,而是我跑的慢沒辦法,可我不能說實話啊,「大爺們太誇獎我了,我還要向大爺們多多學習啊。」好話誰不會說啊,再說拍馬屁和裝孫子是我的看家本領啊,就這樣我算是正式加入了『唐人會』。

「兒子,你就住在海濱小區吧,那裡是自己的地方,喜歡什麼車啊?老爸給你一台,對了,會開車嗎?」

我以為老大是喝多了,開玩笑,我也開玩笑道:「謝謝乾爸,我……我喜歡奔馳500,黑色的很漂亮,就是不會開車啊,呵呵!」等我們喝的迷迷糊糊後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了。

天已經亮了,我起床一看,媽呀,8點多了,遲到了。我穿上衣服匆忙往外跑,不對這是哪裡啊?不是我家啊,不一會一個象保鏢一樣的男人來到我面前,「老大,去哪啊?車準備好了?」

什麼老大,有沒有搞錯啊,先不管他了,上學再說,「哦…去藝術學校。」於是我和他走出房子來到一台黑色的奔馳500前,他打開車門請我進去,看來他是我的司機。

我們一路聊天一邊往學校去,原來他是老五『長白虎王』的人,以前是在國外當保鏢的,後面那台奔馳是另一組保鏢的車,都是些退伍的邊防軍人。

就這樣,沒了父母管教的我天天的在學校和家裡遊蕩著,尋找著那個騙我的婊子。一天在放學的時候,我看到了這個婊子,她和幾個女孩一起有說有笑的走著,機會來了,我要報復。

我叫人開車慢慢的跟著她們,見她們又去了我老大的迪廳,我們跟進去,在她落單的時候,幾個保鏢將她抓住帶上了車,去了一家小旅店。

我將她扒光後,用膠帶將她的嘴粘上,再將她的手綁在床頭,她用腳使勁的踹我,我上去狠狠的給了她幾巴掌,「婊子,你不是說我是你老公嗎,怎麼,你和老公作愛就這麼不配合啊,再不老實我就殺了你,聽見沒有!」

她滿臉淚水的看著我,身體也不再激烈的掙扎了。我脫下衣服露出自己那不大的雞吧,抓起她的大腿就插了進去。好干啊,一點都不像色情小說上說的那麼滑,我感到我比她還辛苦還痛,為了報復,痛就痛吧。

可能是我第一次的原因,她的小逼裡剛剛有點濕我就不行了,精液噴灑在她的小逼裡和大腿上。靠!我可不能認輸啊,我一邊狠狠的打著她的屁股,一邊又咬又抓的虐待著她的奶子。媽的,20多歲的女人了,又不是處女,怎麼奶子這麼小啊,我還胸圍95呢,她頂多83那樣。

我咬啊咬,哦,我的雞吧又硬了,我狠狠的將她的屁股打得通紅,她的眼淚都流了下來。接著我又開始打她的小逼,看來她那裡很脆弱,我都感到她的身體在顫抖,下面流了好多水。我用手將她小逼裡流出的淫水抹在她臉上和鼻子上,又開始狠狠的操她,因為她被綁著,我也聽不見她的叫床聲,頂多是鼻子裡發出的『哼哼』聲。

「我……我不行了。」剛說完我的雞吧就在她的小逼裡洩了,我像孩子一樣將我的精液噴灑在她的臉上和奶子上。看著她的身體被我打得紅紅的,臉上應該是她自己的反應。到處都是我的精液和我抹上去的她的淫水,簡直漂亮極了。這應該是我最好的作品了,哈哈,我也不去管她的死活,自己穿上衣服,解開她手上的膠帶走出了屋子,丟下已經被我折磨的不成樣子的她回家去了。

(二)初次交易

那天過後,我後悔了好久,準確說是害怕了,我怕她告我強姦,我可不想坐牢。接連我請了一個星期的假,天天躲在家裡不敢出去見人。

一天,五哥『長白虎王』給我來電話叫和他去辦點事,我帶著我的保鏢坐車去了他指定的地點,一個廢棄的廠房,方圓幾里都沒有人煙。等我到的時候見已經有一台黑色『凱迪拉克』和幾台日本豐田停在那了。我的車停在它們的旁邊,我的手下把車門打開。

我走下車,一個留個平頭一看就是個黑社會的年輕人走過來,「六少來了,虎王在裡面等您呢。」於是我跟著他走上二樓,身邊跟一個保鏢,其他人等在樓下。

一上來我就看見虎王背對著我站在那裡,一個老頭跪在地上,渾身都是血。

「五叔,我來了,什麼事啊?」我低聲問他。

「哦,老六來了,這個日本人在我們這裝逼,媽的小日本!」說完『虎王』狠狠的踢了那個老頭的雞吧一腳,老頭疼的嗷嗷直叫。

日本人,靠!老子最討厭他們了。『虎王』給了我一把『54』手槍,「老六你自己看著辦吧。」媽呀,這是在逼我殺人啊,砍人我到是幹過,殺人還是第一次。

我拿著手槍,心裡冷颼颼的,我感到自己在顫抖,槍怎麼拿不穩呢。身邊十幾個人看著我,我要是不殺他可能死的就是我了,就算不死以後也別想混了。

我走到老頭跟前,老頭哭著說:「孩子,我知道你是好人,求你不要殺我,求你了放了我把,我……我給你錢,要多少給你多少……求求你了……」

這時『虎王』上去就給了他腦袋一腳,「媽的,當我們中國人是什麼啊?老六,中國人和日本人的仇已經一百多年了,你要是中國人你就自己看著辦吧。」

媽的,一聽到日本人和中國人的仇,我就渾身是膽,對著老頭的腦袋就是一槍,「去死吧日本豬,要怪就怪你是日本人吧。」『砰』的一槍他的腦袋就開了花,他的血水和腦漿噴了我一身。

我……我想吐,我轉身飛快的跑到一邊吐個不停,把昨天的飯都吐了出來,接著就是渾身發抖。

『虎王』來到我身邊拍著我的背,「老六舒服點不,有膽量,我第一次殺人的時候都快哭了。回家休息一下,晚上來『千人』,我請你。」『虎王』帶著他的人走掉了,我的手下過來扶著我上車回家,幾個小弟在清掃現場。

車沒開多遠我就喊叫著:「停車,我……」哇的一聲我就吐在地上了。

回到家裡我的手下給我換了衣服又洗了澡,還給了我一片安眠藥,「六少,吃點先睡吧,要不會睡不著。」

我感激的拍拍他的肩膀,「謝謝。」

我迷迷糊糊的睡在床上,「誰……是誰叫我。你……你不是死了嗎?」

那個白天被我殺死的日本老頭站在我面前,「為什麼……為什麼要殺我……說啊!」他陰森森的叫著。

我轉身就要拿槍,怎麼,我……我的槍呢?「救……救命啊……救我啊……不……不要過來!」『啊』的一聲我從夢裡被嚇醒了。

這時我的小弟五六個人衝到我的屋子裡,「老大,什麼事?」

我看著他們,「沒……沒事,幾點了?」

「老大,7點了,『虎王』剛才來電話說在『千人』等你。」我的貼身保鏢列雲說道。

「走,去『千人』。」

我坐車來到『千人』的門口,很多和我一樣的年輕人等在那裡等待進場。我的保鏢推開人群走過去,他們見我們不是好惹的也就沒幾個人敢說什麼,頂多是小聲嘀咕。

「媽的,你說什麼!」我的保鏢也不知道聽見了什麼,對著一個流利流氣的青年人大叫道。

這時在門口看場的幾個人跑過來,「六少來了,怎麼了?」

我揮手叫住他們:「走吧,我今天心情不錯。」

我和我的保鏢走進了『千人』,跟著一個領班來到一間大包房。「大哥們都在啊,我……我來晚了,對不起啊。」我見老大們都在,馬上低頭賠禮。

「老六,不錯啊。」老大笑呵呵的對我道。

「什麼不錯?」我一頭霧水,一看電視才發現裡面是我殺那個日本老頭的鏡頭。

我一邊說笑一邊說:「老大,我回去吐了一下午啊,難受死了。」大哥們哈哈大笑。

「第一次嘛,沒關係,以後習慣了就好。來,老大給你個禮物,作為你正式加入『唐人會』的禮物。」說完老大把一個盒子放在我面前,我開盒一看,是一把銀白色的手槍,叫什麼名字我也不知道,不過很眼熟。

「謝謝老大,不過這叫什麼,這把槍叫什麼啊?」我這一句話讓大家笑了很久。

五哥『虎王』笑著說道:「你不是玩反恐的嗎?這就是『沙漠之鷹』啊,下回不要吹你反恐玩的多好啊,『沙漠之鷹』你小子都不認識。」

我拿著這只槍,「老……老大,怎麼用啊?摳扳機就可以啊?」

老大拍拍我的肩膀,「孩子,人要活到老學到老啊,不過看你愛問就有發展啊。明天帶著你的弟兄去打靶場叫他們教你,你的命一半就在你小弟手上,對他們一定要好,要不什麼時候死都不知道。明白了?」

「謝謝老大的教誨,我明白了。」我點頭示意。

和老大他們瘋了一個晚上,第二天中午我才去上學。你最不想碰到一個人的時候卻總能碰到他,我在校園裡碰到了那個婊子,我怕她認出來,低頭就跑。

等我認為自己跑到安全的地方才出了一口氣。「嗨,你跑什麼啊?怕啊?怕那天晚上就不要那麼凶啊。」一個女人嬌美的聲音在我身後響起。媽的,早知道我就帶保鏢來上學了。

「我……我怕你啊……你想怎麼樣?媽的!再惹我……我……我就把你賣到非洲去當雞!」我嚇唬她的大聲喊著。

「唉咕(朝語),你還真狠嘛!這麼狠心就不要我了,嗯,老公?」說完她就抓著我的手臂摩擦著。

「靠,我可不喜歡『飛機場』,看你那扁平的胸部吧,還沒我的大呢,摸你還真不如摸我自己的爽。什麼時候胸部大了再找我。」我轉身丟下這個婊子就走了。

半個月後,我和五哥『長白虎王』去朝鮮接走私車。我們帶了70多個小弟從龍井和朝鮮的邊境偷渡過去,這邊是二哥王虎的地盤,那邊也是朝鮮邊防的頭和我們交易,所以很順利的就過去了。

因為是冬天,河面已經結了厚厚的冰了,我們買了70多台走私車,都是日本、德國和美國的。朝鮮那邊有一個大的停車場,到處都是各種外國汽車,四周都是朝鮮的軍隊。五哥給了對方一個軍官一皮箱的錢,都是美圓,我也沒問多少就每人一台汽車開著往邊境的小河開。

剛過邊境就看見前面的車停了,四周都是解放軍拿著衝鋒鎗對著我們,「下車,把手舉起來跪在地上!」

媽的,倒霉,第一次做生意就被抓了。我的報話機裡五哥的聲音傳了過來:「大家照他們說的做,把槍收起來。老六跟我過來。」我照五哥說的做,往他身邊去。

「站住,要不開槍了!」我嚇的跪在地上不動了。

「那是我兄弟,讓他過來。」五哥的聲音傳了過來,我看看那年輕的士兵,他示意我過去。

我跑到五哥身邊,「五哥。」

五哥看來認識對方的頭,「李排長,這是我兄弟郝六,也是二哥的兄弟,以後這個道由他跑了。老六,認識一下,這是李排長,以後還要多多合作。」

我伸手和李排長握握手,「李哥。」

李排長拍拍我,「大水沖了龍王廟啊,原來是自己人。那兄弟們先走吧,我和兄弟們回去啃土豆去了。」

五哥回身在車裡拿出五萬塊人民幣遞給李排長,「小李拿去,讓兄弟們吃點好的,有時間來延吉,兄弟好好安排你。」

李排長推托著:「大哥,這要是我們頭知道了不好吧。」

五哥拍拍他,「兄弟說啥呢,拿去,要不就是不給我面子。」

李排長笑著把錢拿走,「謝謝五哥啊,六子再見。兄弟回去了。弟兄們今天看見我們埋伏的走私犯了嗎?」

就聽那些士兵喊道:「沒有,長官。」

李排長說:「收隊,回去休息。」

士兵們目送著我們的車隊開走了,李排長還向我揮揮手,我也揮揮手。一路開到一個山頭,山腳下有一個防空洞,防空洞的大門一開,裡面空空蕩蕩的,我們把車停在裡面,70多人坐著其它有牌照的車回到了延吉。

路上我問五哥:「那裡沒人看守能行嗎?」

五哥拍拍我,「老六又長知識了吧,那是軍隊的,有你二哥的人常年看守,安全極了。」

回家休息了一段時間,我又和五哥去了吉林,聽說那裡的『酷斯』迪廳的老大需要點傢伙。我們坐著他的『凱迪拉克』來到吉林,吉林的天氣好冷啊,幸虧我一直在車裡。

來到『酷斯』的門口,幾個膀大腰圓的大漢將我們領到裡面的密室,一個平頭的男人坐在沙發上,我們一進屋他就站起來,「五哥來了,這位是?」

五哥馬上為我介紹:「這是我們的小老弟,叫郝六,老六,這是吉林的龍頭叫『龍哥』。」

我馬上伸手過去,「龍哥好。」

龍哥看著我,「小弟,年齡不大啊,今後大有前途啊。」

於是龍哥一揮手,屋裡的保鏢全出去了,五哥也讓我們的保鏢出去了,這時屋裡就剩下我們三人對坐在一起。

「五哥,現在兄弟有點小麻煩,需要點傢伙。」龍哥低聲說著。

五哥點頭道:「龍哥,我們也聽說了,你說吧要什麼,不過你要先交錢啊,這可是我們的規矩。」

龍哥點頭,「五哥,我要15把AK,20把短槍,50個手雷,子彈五千發,不過……你要留個抵壓的,你也清楚這也是規矩。」

五哥看看我,我馬上道:「好,我留在這裡。五哥你可要快去快回啊。」

五哥看看我,「好兄弟,不會讓你久等的,龍哥,醜話可說在前面,我兄弟要是少一根汗毛,我『唐人會』不會罷手的。」

龍哥拍了一下五哥,「五哥你放心,我會讓你兄弟這幾天過的開心的。」

五哥對我說:「老六,等著哥,哥一定快去快回的。龍哥,我兄弟就由你照顧了。」

五哥轉身就走,龍哥站起來,「五哥不玩會了?」

五哥回頭道:「我兄弟還等我接他呢,交完貨再玩也不遲。」

五哥走後一天一個電話問我怎麼樣,我說不錯,他說正在籌貨,貨齊馬上來接我,叫我不要擔心。住在龍哥這裡的幾天我才知道他是要和當地一個大的流氓組織爭老大,他在我身邊加派了20個帶傢伙的保鏢。

天有不測風雲,我在吉林的第三天,去一個朝族飯店吃飯的時候,一個俄羅斯女人走到我們的包廂門口,輕易的將外面幾個龍哥的小弟無聲的幹掉了。門一開,她拿著『烏茲』微型衝鋒鎗對著我就掃射,我身邊最近的一個龍哥的保鏢用他巨大的身體擋在了我的前面,另外幾個人也拿出了手槍。

我高叫一聲「要活的」,一個子彈打在她拿槍的手上。她的槍掉在地上了,一個保鏢從她的身後抓住了她。

我們押著她回到龍哥那裡,再將那幾個受傷的保鏢送到龍哥的醫院,幾個死的也厚葬了。由於那幾個保鏢用生命保衛了我,我就受了點輕傷。

第二天五哥帶著一百多人和傢伙來到吉林。我們三人來到地下室,見那個女殺手被吊在牆上,她身上的衣服都沒了,剩下的就是一道道的傷痕和血跡。我越看這個婊子越來氣,拿起地上的狼牙棒就往她身上打,這個婊子看來是受過訓練的,已經被折磨了一天了還是咬緊牙關就是不說。夠義氣,我喜歡。

五哥看看龍哥,「什麼方法都用了?」

龍哥搖頭道:「都他媽的用了,這婊子嘴硬的很。」

「既然她不愛說話就把她舌頭割了吧。」五哥很冷酷的說著。

我們來到上面,一個小個子跑了過來,「龍哥,她是劉胖子請來的俄羅斯殺手。」劉胖子就是龍哥要對付的人,我們的線人也跑過來和我說了同樣的話。

龍哥說:「五哥,真不好意思,讓老六受驚了,這是50萬,當做老六的壓驚費。」

五哥揮揮手,「龍哥,現在不是你和劉胖子之間的事了,也是我『唐人會』和他的事。」

我看兩個大哥對我這麼好,「龍哥,這50萬我再加100萬當死去的兄弟的安家費,那個女的你能給我嗎?」

龍哥看著我,「好,老六夠義氣,那個女的就交給你處理了,你的100萬我也不要你出,媽的,我一定把劉胖子的人頭給你拿回來。」

兩天後,我們一行二百多人拿著傢伙來到吉林郊區的一個別墅,很快就將外面和裡面的人統統幹掉。再將房子按煤氣洩露的方法處理掉現場,我們帶著劉胖子的人頭來到死去的兄弟的墓地去祭拜他們在天之靈。

回到延吉後,我把那個殺手放在家裡。老大們也對我這次的表現十分滿意。

回到家裡我把已經養了一個多月的女殺手扒光,撬開她的嘴,見裡面真的沒有舌頭了,再將她的陰毛統統剃掉。上去就給了她幾個巴掌,「婊子,記著,你的命是我給你的。」她點點頭看著我,我看著她身上一道道還沒有消去的鞭痕,一口一口的舔著,用手狠狠的按著她身上的鞭痕,痛得她身體一陣陣的顫抖。

我拍著她的身體,「去把屁眼洗乾淨。」沒想到她竟然聽懂了,走下床自己拿起我抽屜裡的粗粗的針管去了衛生間,過了很長時間,這個婊子看來也洗完澡了,濕漉漉的走了進來,躺在床上。

「你能聽懂漢語?」

她點點頭,我被她那楚楚動人的模樣吸引了。一用力,將她按在床上,騎上去在她的大奶子上亂咬,她因為說不出來話只能『嗯……嗯……』的叫著。

她的奶子比那個女孩的大多了,小逼也寬多了,搞的我都沒意思。一來氣,我將我買的一個黑人的假雞吧套在自己的小肚子上,用假的去操她的小逼,用真的去操她屁眼。她的屁眼可比她的小逼爽多了,夾得我舒服死了。沒幾下她的淫水就流了下來,她抱著我的頭瘋狂的晃著身體,最後還是我先敗下來。

我坐在坐便器上,低頭抽著煙,她站在我身邊示意我她要尿尿。我指一下旁邊的浴缸,「到那裡去尿,我要看著你尿尿。」她在我身邊撒嬌了一會,我給了她屁股一巴掌,「快去,一會還有事。」她站在浴缸裡面看著我尿了起來,還調皮的眨眨眼睛。我實在沒有力氣了,要不我一定去操她。

我給了她一件黑色的紗的連衣裙,裡面什麼也不讓她穿,把手槍放在她的大腿裡。坐在車上我問:「你叫什麼啊?」

她在紙上寫道:『娜塔莎』

「哦,你以後就是我的貼身保鏢了,你要用性命來保護我。」我點點頭對她說道,她也看著我點點頭。

我們來到老大的『千人』,坐在一個陰暗的角落裡面,看著台上的脫衣舞和下面瘋狂扭動的人群,我摸著我身邊娜塔莎的大腿喝著可樂。不一會一個女人向我走來,娜塔莎將手放到槍上看著那個女人,等她走近我才發現是那個婊子。我拍拍娜塔莎,「沒關係,我認識。」

那個婊子走到我面前,「哦,原來有了個外國妞。老公你不會不要我了吧,看我的奶子是不是比以前大了許多啊。」說完就坐在了我身邊。

我笑著將手摸在她的奶子上,「嗯,比以前大多了,是不是吃藥了?」

她看著我,「為了你,吃藥怕什麼啊。」

我讓她坐在我的腿上,伸出手在她身上亂摸著。這個婊子對我說:「老公,你叫什麼啊?我叫金美燕。」說完她將自己的胸罩脫了,讓我的手放在她的奶子上。

我上去就咬了一口,「沒做手術,把下面的也脫了吧,你看看我的保鏢,比你開放多了。」

女人就怕被人說她不如其他的女人。美燕看看娜塔莎的衣服,見裡面什麼也沒有,當著娜塔莎的面將自己的內褲脫了。我將她的內衣褲放在她的皮包裡面,將自己的褲子脫到腿上將美燕抱坐在我的腿上,將我的雞吧插進她的小逼裡。美燕的小逼可比娜塔莎的緊多了,美燕正對著我,我咬著她的奶子,她整個人隨著我的衝擊一上一下的套弄著。

「老婆,我叫郝永鵬。」我輕聲對美燕說道。

她也小聲叫著:「永鵬……咬啊……哦………咬的我好舒服啊……老公……我……我愛你……我……我願意為你做一切……」我聽著一點都不感動,因為婊子的話沒幾句是真的。

我看看娜塔莎,可能是因為剛才不過癮,她正在用手撥弄著自己的小穴呢,小嘴也成了一個O字型。這時一個舞女走了過來,娜塔莎第一個清醒過來,死死的盯著那個舞女,舞女站在我的桌子上跳起了香艷的辣舞。我也邊看邊繼續操著美燕,美燕幾次想轉過身來都被我制止了。最後舞女脫的一絲不掛,將她自己的內褲放到了我的面前,美燕再也忍不住了

「賤……賤貨……沒看見啊……還過來勾引……勾引我的男人。」等我剛要射精的時候,美燕突然站起來,「我……我要吐。」轉身就跑了,我示意娜塔莎跟著美燕一起去。

等兩個女人走後我對那個舞女道:「我馬上就要射了,可是人被你氣走了,你說怎麼辦?」

我身邊的保鏢狠狠的看著她,她跪在地上,「讓我來。」用勾魂的眼神看著我為我口交。沒幾下我就射出了精液,她將我射的精液都喝了下去,還舔舔嘴,「我走了,有時間來找我哦,我就在這工作。你的女友來了,拜拜了。」看著這個風騷的舞女走開後,美燕和娜塔莎就回來了。

美燕抱著我,「老公送我回家好嗎?」我起身帶著兩個女人坐車回家了,走到門口時剛才的舞女還給了我一個飛吻。

(三)坐鎮老六

快一年的黑道生活過的我很開心,兄弟夠義氣、身上有了錢、身邊有美女,啊!人生啊,真是開心啊。

一個晚上我坐著自己的奔馳500在鄉間的石子路上兜風,聞著淡淡的花草味道,真是好舒服啊。摸著身邊的美女,想著昨天的歐洲冠軍杯,我突然高喊一聲「AC米蘭萬歲!」,車裡的保鏢和身邊的美女象看怪物一樣看著我。

「靠,看什麼看,開車小心點路。」我笑罵著。

不一會幾台日本豐田飛馳而過,我不以為意,準備閉著眼睛小睡一會。突然我的奔馳一個緊急剎車,差點沒把我甩出去。

「怎麼回事?!」再看前面剛才的豐田橫在小路上,幾個蒙面人拿著衝鋒鎗向我們射擊。我的司機拚命的往後倒車,後面的車也跟著後退。「噹」的一聲,後車撞在另一台豐田車上,我們前後都被堵上了。

「嗒嗒嗒……」

衝鋒鎗刺耳的聲音劃破了寧靜的夜空,我的第一反映是趴下。娜塔莎趴在我的身上開始還擊,很快手下在側翼殺出了一條血路。娜塔莎把我從車裡拽出來,拖著我往高粱地裡跑。

我嚇得兩腿發軟,不要說跑了,連站起來的力氣都沒有,當身邊最後一個保鏢中槍倒地後,娜塔莎向我示意快跑。我也感到不跑就死定了,於是拋下娜塔莎瘋狂的往高粱地裡跑。什麼友情,什麼他媽的義氣,還是小命要緊啊,人要死了什麼都沒有了。

從小我賽跑都是倒數第一,真到了這種關頭跑的真可能比世界冠軍還快,沒命的跑啊……跑啊,終於聽不見身後的槍聲了。

我在高粱地裡躲了整整一天一夜才敢出來,偷偷的來到一個不知名的小村莊借了個電話叫兄弟們來接我。三個小時躲在一個大草垛裡,又悶又熱,就在快睡著的時候聽見有汽車的聲音,偷偷露出頭看了一下,見車上下來了三十多人,有一個人很眼熟,再仔細一看,是五哥。

我在草垛裡喊他,聲音都快哭出來了:「五哥!……我在這啊!」我伸出頭來叫著他們,五哥和幾個兄弟跑過來把我抓了出來。

「老六,怎麼回事啊?」五哥抓著我的肩膀問道。

我哭著說:「不知道……幾台豐田把我們包圍了,然後就對著我們掃射,兄弟們都打散了,我自己跑到這裡躲過一命……怎麼沒人活著回去嗎?」

五哥上來給了我兩巴掌,打的我兩眼直冒金星。

「老六!不要哭!跟他媽娘們似的!走,回去再說。」

我和五哥坐車回到延吉,老大讓我在醫院養傷,說剩下的事他來解決。

我在醫院的高幹病房住下來。其實也沒什麼大傷,都是些皮外傷。門外站了五、六個保鏢。自己躺在病床上,翻來覆去的沒什麼意思,也就看看《賭神》啊什麼的香港影片。哦,原來可以在衣服裡面加防護用具啊,好想法。

我可是說幹就幹,帶人上街到處尋找可以用的東西,回到病房後就關上門自己來搞。3天後我的作品就出來了——定做的防彈衣,最裡面穿上一層鋼板,外面套上防彈衣,並在襯衫胸口的兜裡再放上一盒撲克牌——最後一張還是個小鋼板。

一套裝備穿齊後我自己看了看——除了看上去胖多了以外還是不錯的哦。再把整套裝備放在椅子上,自己拿AK來兩槍,呵呵,果然沒有穿透。就它了,我生命的最佳保障。

別看在醫院,那也得穿著它。半個月的住院療傷很快就過去了。我晚上又出現在老大的迪廳了,大家見到我都說:「老六半個月又胖了不少啊!」

我也趕緊點頭道:「是啊大哥!」

在這裡我又看見了多日不見的美燕,那個婊子和一幫男女在一起喝著酒。我走過去,她看見我馬上跑過來抱著我。

「老公你最近去哪了?好久不見了,想我不?」靠!誰想她啊,一個垃圾。

「當然想你了,老婆你看我是不是又胖了啊?」我反問她。

「是啊,你怎麼又胖了,不過我喜歡!」美燕撒著嬌。我他媽的可沒時間陪她玩,「老婆,今天有事,有時間再去找你,拜拜了。」我轉身就逃。

我在一個陰暗的角落裡喝著可樂聽著音樂,「六少,娜塔莎回來了。」一個手下在我耳邊小聲說道。

「娜塔莎?她還活著?叫她過來。」我的天啊,她竟然沒死?!厲害!

不一會娜塔莎來到我身邊,像一隻波絲貓一樣溫順的趴在我身上,我知道她說不出話來,所以撫摩著她的身體。「寶貝,活著就好。」我裝深沉的安慰著她。

雖然不知道她是多麼艱辛才回來的,不過我是不會完全信任她的,連自己的父母都不完全信任,更不要說她了。我告訴她分手後的一切,當然沒說我現在身上的裝備,我只是說我又胖了。

晚上很無聊,就想找美燕玩。於是我們開車去了她家,來到她家樓下見她家燈光亮著。快步上去,敲敲門,沒有反應,我一推門,門竟然沒有鎖!於是我和娜塔莎悄悄的走了進去,見地上都是女人男人的衣物,再往裡看臥室裡傳出了男女交合的聲音。

我們把門輕輕打開一點,見一個黑人躺在床上,美燕背對著我們坐在他的雞巴上,一個豐滿的女孩瞇著眼睛坐在床頭,那個黑人正在舔她的小逼。

媽的!背著我偷男人,氣死我了——啊,不對,我和她沒什麼關係啊,靠!走人,不要打擾人家開心了。

回去的路上,娜塔莎看著我給我打了一個手勢,意思殺了他。

「哦,不。我沒那麼小氣,哈哈。我很大量的哦。」

我溫柔的摸著她哄她睡覺。我他媽的哪有那麼好啊,回家後我就叫我的人查清楚來殺我的都是什麼鳥人。

幾天後查清楚了,那天要幹掉我的人是延邊一個叫「朝鮮人」的朝族組織,媽的!真讓我來氣!我們決定幹掉他們。

沒想到對方先來約我說要給我賠禮,靠!我才不傻呢!不去。可是也不知道為什麼,老大非讓我去會會他們,沒有辦法啊,人在江湖嗎,只能聽老大的安排了。

他們安排在一個賓館的包間和我會面,於是我帶著20多個人和娜塔莎去了那裡。一到地方我只能帶兩個人進去,他們也是剩下的等在外面,人在矮簷下不得不低頭,於是我帶著娜塔莎和一個保鏢進去了。

包間裡空空的,大家的武器都在外面。屋裡就七個人,雙方各三個,再加一個中間人。以防萬一我把裝備全穿上了,還在裡面加了幾個血袋,萬一出事還能象點事嘛。我還在離這裡不遠的地方留了一些人和幾個阻擊手,要是我到時間沒出去就幹掉對方,萬事俱備我才來的,當然我不會把這些告訴任何人。

大家面對面的坐著,中間人最先說話:「今天約大家來是為了解決雙方一點小誤會,我不想出什麼事,出了大廈你們隨便,OK?」

「好的!」雙方都一口回答道。

我第一個說話:「金哥,那天是怎麼回事啊?兄弟差點就來不了了,能說說嗎?」

對方一個40多歲的朝族漢子看看我說:「郝六,哪天啊?我不知道啊!」

我一聽,這哪裡是來賠禮的,分明是陷阱嗎。

「金哥,你不是開玩笑吧,看來沒什麼可談的了,走!」我站起來就要走。

對方看看表,「哈哈,郝六,開個玩笑嘛,怎麼連點幽默感都沒有啊,哈哈哈。」

我只好又坐下道:「金哥什麼意思啊?我可沒時間和你玩啊!」

那個混蛋又和我廢話了一會兒,還聊了延邊隊,我暈啊!不過他總是看表。我感到事情不妙,突然他把手往桌子下面一伸,一把手槍就出現了,對著我的保鏢就是兩槍——不對!為什麼他不先打我?還有,娜塔莎已經檢查過房間了,怎麼還有武器啊?

完了!有問題!果然,娜塔莎在最關鍵的時刻對著我的胸口就是兩槍,由於中槍後的後坐力,我倒在地上胸口發悶,藏在衣服裡的血袋已經破裂,裡面的顏料往外直湧。我也裝著樣子倒下還死死的盯著娜塔莎,不能說話啊。

千萬不要對著我的頭開槍啊——我心裡默默的祈禱著。

果然娜塔莎看起來和金哥很熟悉的樣子逃離了現場,那個中間人和他們是一伙的。接著外面就是槍聲一片,我也不敢動,一直等到沒有槍聲了也沒人來看我一眼。然後就聽見警車的聲音,快跑吧。

我爬起來跑到衛生間將衣服脫了,偷偷的從後窗逃了出去。看看子彈只是穿透了撲克牌和衣服,在防彈衣上留下個小小的印記,鋼板還沒事,真是個好辦法啊,不得不承認自己的聰明才智。

演戲一定要演全套,於是我將裝備藏了起來,對著自己的肩膀來了一槍。媽呀!痛死了!下回再也不玩這個遊戲了。半死不活的我給外面的小弟去了電話叫他們來接應。

晚上,我帶著傷和老大們坐在一個廢棄的建築物裡,我的小弟押著金哥和娜塔莎來到我們面前,經過一頓拷打才知道原來這個金哥是劉胖子的兄弟,他是為兄弟報仇,娜塔莎是因為要完成任務,才和我在一起,但是一直沒有好的機會,後來她被金哥的人抓到才想到這個辦法。媽的,女人真夠陰毒的,幸虧我怕死,要不就真死了。但是這個秘密不能說。

「媽的,要不是老子命大,今天就死在你們手上了,媽的,婊子!」說完上去就是兩腳。我可不想讓她們好死,於是我又向老大要了他們。

「老六,要狠啊。要不是上次你心軟就沒有今天這事了。」老大提醒我。

「謝謝大哥提醒,您放心吧。」我狠狠的道。

不對,看來這些老狐狸早就知道不是好事,所以才讓我去談判,我靠!算你們狠,要不他們怎麼能都被抓住呢,看來薑還是老的辣啊,下回要小心啊。

放下他們,我們回到大哥的公司開會,由於我的機警我們幹掉了延邊的最後一個對手,於是社團升我當第六把交椅,隨四哥出訪國外,去開發那裡的生意。

一個星期後,我聯繫上了一個人體器官走私犯。在我肏著美燕的時候一個白人來探訪我。「誰啊?我不認識白人啊?叫他進來!」我對我的手下發令。

在後面的房間裡我見到了他,1米80多的身高,金色的卷髮深深的眼窩。

「朋友,我就是邁克。聽人說你有東西要賣?」他的漢語不錯。

   「對,我有,可是你怎麼裝啊?不要說價錢,我不清楚,100萬美圓一個東方男人加一個西方女人,他們身上的器官都是你的了,不講價啊!」

他看看我,「我要先看看貨再說。」

「好的。」我一口答應了。

帶他去看金哥和娜塔莎後他表示要給他們檢驗一下才能行,我一口答應了,於是他帶的幾個人和我的人去檢查貨。我和他坐在我的客廳裡,叫來那天晚上和美燕一起的女孩邊聊邊喝邊操。

開始他比我還拘束,這可不行啊,我還想和他經常交易呢,於是我把美燕的妹妹美花扒光拋給了邁克。

「不要客氣,這是我老婆的妹妹。」

邁克還是很放不開,我也沒有辦法。沒想到美花比她姐姐還他媽騷,在邁克的身邊扭來扭去,一對大奶子擦的邁克臉都紅了,美花把邁克的雞巴拿了出來,「哦,姐姐,你看多大啊,比姐夫的大太多了!」

我靠!真他媽的丟人加來氣,不過看看他的是比我的雞巴大很多。美燕盯著邁克的雞巴,「去,死丫頭少說你姐夫,我就喜歡他的,玩你自己的去!」我知道美燕也心動了,不過都給邁克那我玩什麼啊?

還是老江湖厲害,邁克問我:「你需要把東西變大嗎?我可以幫你,不過要收成本費。」我靠!生意都做到這裡了。

「不,暫時不需要,謝謝。真的需要了我再找你。」

等了一個小時,邁克接了一個電話後將一百萬美金給了我,看來交易成了。

「來,乾杯!不過屍體要留給我做紀念!」

邁克一伸大拇指,「OK!」

於是大家也不再保守,邁克的雞巴在美花的小逼裡水花四濺,操的她放蕩的叫著。我們讓兩個女人屁股對著我們,兩個頭頂在一起。邊操著這一對的朝族妹妹邊聊著今後的交易。兩姐妹也沒有閒著,相互的親吻著對方,最後還抓對方的奶子,我們也不去打擾她們的興趣。

過了一會我們要了一些奶油和吃的,將奶油抹在女人的身上再將吃的東西放在上面。這樣我們邊操著她們邊享受著美食,兩個女人嘴裡吃著東西還要淫蕩的呻吟著,看來對她們來說很簡單啊。

我和邁克將身上滿是奶油、食物和精液的淫蕩姐妹花丟在屋裡來到地下室,見就剩空殼的兩具屍體躺在那裡,還血淋淋的,於是我叫人將他們裝在油桶裡,再往裡灌上水泥,一起丟到琿春的海裡填海去。

送走邁克後我晚上就住在家裡,將那對淫蕩的姐妹花也帶著。傍晚十分,我坐在自己房子前的草地上看著夕陽,兩個潔白的身體在一旁嬉戲,我像遛狗一樣帶著她倆,每當看到有車開過都會停下看著她們,那就是我最興奮的時候。我也會抓著其中一個狠狠的操上。當然開始她們很反對,在我的棍棒教育下她們也就習慣了甚至是喜歡上了。

我這人不獨,也經常和大哥、手下們一起訓練她們倆,有時也就讓她們只穿一件薄紗,帶著她們逛街或去迪廳和別人交換女友。我發現我已經喜歡上看自己的女人被別人操了,我要搾乾她們身上每一分剩餘價值,於是拍了好多片子在國外和江南販賣。

就在要出國的頭幾天,我實在是玩膩了她們,於是將兩個已經被我訓練成性奴的姐妹賣給了一個韓國老頭,老頭給了一些美圓後帶著她們回韓國風流去了。還交了一個韓國朋友,不錯,夠本。

(四)國外風雲

一個清晨我和四哥一起隨著考察團上了去朝鮮的飛機。沒用多久我們就到了朝鮮平壤的上空,接待我們的是朝鮮的開發部長。

在朝鮮的會議室裡我跟著四哥和他們聊了很久,我也不知道他們在廢話些什麼。直到晚上,我和四哥才被請到一個私人聚會場所,一棟小別墅裡,外面是戒備森嚴的朝鮮軍隊。我們在一個副官的陪同下還被排查了三次才得以進去。

一進屋子才感到和外面的不同,來的路上見到不少餓的骨瘦如材的平民,但是軍人和警察都很健康,高官更是一個個肥頭大耳。人民的蛀蟲看來就是說的他們,想想國內其實也不比他們強到那裡。

來到內室一個大大的客廳出現在眼前,我和四哥作在一套真皮沙發上等著對方的到來。百般無聊我看著房間裡的傢俱和電器,電器都是中國產的傢俱到是很眼熟,一看廠家我靠,我老爸的場子產的怪不得眼熟那。

不一會一個胖的象豬一樣的老頭來到我們面前他身後跟著一個漂亮的女人,四哥馬上站起來伸出手用朝語說道:「李將軍你好,好久不見了。」

對方也擁抱了四哥一下,「哈哈,張兄好久不見了,近來可好。這位是?」

我四哥馬上介紹,「這是我家兄弟郝六,你的傢俱就是他爸給你的。」

我馬上伸出手,「李將軍你好。」

對方笑呵呵的走過來抱著我,「哦,你好,你家的傢俱真結實啊,我們六個人睡在床上怎麼幹都沒事。」

我暈六個人看來其中五個是女人了,老頭比我還厲害。我不經意的看了一下他身後的女人,媽呀我口水都差點流出來,真他媽的正點,要身材有身材要臉蛋有臉蛋。

在我看的直眼的時候四哥拽了我一下,「老六,不要失態。」

「對……對不起……」我馬上坐在沙發上。

老頭看看我又看看那個美女,「哈哈,沒關係。年輕人嗎,誰不喜歡女人,孩子我喜歡你的直率。」

我們坐在沙發上商量今後交易的項目和價錢以及地點,我是一點也沒聽見,一直盯著那個美女。可氣的是那個美女連正眼都不看我一下,我就那麼沒有魅力嗎,靠的。

老頭一揮手,上了一個更加年輕漂亮的妹妹,我靠的老傢伙竟然這麼多美女啊,我的鼻血都快噴出來了。老頭問我們:「兩位喝什麼啊?不要客氣我這什麼都有。」

我們要了兩杯茶水。

媽的上的茶都是好茶,四哥看看周圍沒什麼人後問道:「李將軍我們想在朝鮮和李嘉誠和開一個賭場。當然將軍的報酬不回少的,我們還要靠您的軍隊保衛那。」

李將軍喝了杯茶,「這個很難啊,當然也不是什麼太難的,就是要疏通的人多些。」

四哥看了我一眼,我馬上將身邊的皮箱打開,四哥指著皮箱裡錢道:「將軍這500萬您用來疏通的,賭場生意的利潤我們分你百分之一。年末還有分紅怎麼樣?」

李將軍想了一會兒,「這樣你們先玩著,我打個電話。對了你們分給國家多少?海燕你叫幾個人先陪著他們。」

四哥想了一下,「我一共給你百分之20的利潤,你怎麼分我就不管了。」

不一會兒,六個年輕漂亮的朝鮮妹妹就來到我們身邊,朝鮮女人幾乎都是天然的,和韓國的人造的女人不一樣,有句熟話『朝鮮的女人,韓國的帥哥』。

幾個美女在我和四哥的身邊調情了好久,看看四哥已經脫下衣服和兩個女人幹上了。我這裡連雞吧都沒有反映我靠的,我是不是生病了?那個小妹妹在我身下又是舔又是摸的搞的更加反感沒意思啊。

過了一會電視裡放著歐美的色情電影,看著大波美我都沒感覺鬱悶。我閉著眼睛狠很的掐著兩邊美女的奶子,享受著身下小妹妹的口交,聽著四哥和那幾個女人的叫床聲。說實話我一點感覺都沒有都快睡著了。

「老六你怎麼了?怎麼這幾個不合胃口?要不問問有沒有成熟點的?」四哥關心的問我。

「不,不是我現在見女人就想吐。」我默默的了無聲音,太沒意思了我還是自己找片子看吧,於是我自己在那裡找著片子,先看個男同性戀的馬馬乎乎沒反映,再看這個吧。

放出來一看我靠人妖的,媽的我竟然立起來了。完了我竟然對人妖和男人趕興趣了鬱悶啊,躺在沙發上幻想著自己是女人或人妖被人操的感覺。

我的雞吧也變大了,那個無恥的小妹妹在我最開心的時候竟然叫我,「哇,你的雞吧好大啊!」

我靠,我上去就把她推開,「媽的,我知道我的雞吧小,不用你奉承我,賤貨。」

這時屋裡靜悄悄的大家都看著我。

「怎麼了?不合口味嗎?」李將軍在樓上邊走邊問。

我馬上回答:「沒有將軍,是我心情不好。」

李將軍和四哥商量了一會我們便回到了酒店。

路上四哥一個勁的問我怎麼了,我沒辦法告訴他了四哥眼睛睜的大大的看著我,「老六,你沒事吧?四哥可不喜歡男……男同姓戀。」

我暈他想什麼那?

「四哥,我也不喜歡和你搞,不過你的那個情婦不錯啊,呵呵……」

四哥給了我一拳,「媽的,看上我的,回家讓你嘗嘗。」

回到酒店我自己跑進屋子裡鎖上門,打開電腦,我靠什麼啊,就能上幾個網站。

沒辦法叫來服務生給我弄把,看著這個年輕的男人我開始興奮了,伸手偷偷的摸了一下他的屁股,哦比女人的爽啊。他紅著臉看看我轉身就跑了連小費都沒要呵呵又剩了。

上了一個成人圖片網站,看著裡面的女人我就反胃,一看人妖和男人的我就興奮,關上窗戶將我帶來本想對付女人的假雞吧拿在手裡,看來這個要對付自己了。洗乾淨屁股趴在桌子上,邊看人妖圖片邊幻想自己也是,將衣服脫掉雞吧當啷在前面,一隻手拿著假雞吧心一橫媽的來吧一下就插了進去。

媽呀痛死我了,我捂著屁股在屋裡蹦著,疼了一會也就好了,由於變態的心理我還是邊看邊插著自己,過了幾分鐘也就習慣了慢慢的我有點喜歡上了自己的雞吧也硬了不少,過度的興奮讓我剛射完精液就躺在床上睡了。

第二天醒來見自己的屁眼裡還插著那根假雞吧,電腦屏幕上還有精液干後的痕跡。不管它了今天就要走了,要去俄羅斯順道看老爸去。

和四哥一起飛到俄羅斯的莫斯科,先給我放了一天的假。我自己帶著翻譯在商業街上遊蕩著,呵呵一家性保健品商店進去看看。一進去見裡面只有一個男營業員,他見我們進來馬上來向我們介紹他的東西,我看了好久沒有我喜歡的於是要走。

他見我們要走馬上又來說裡面有好的,我們進裡屋一看導師有不少SM的用品,挑來挑去我買了幾件情趣女士內衣褲和乳環什麼的。交裡錢我們又在商場裡逛了很就也是買點女士衣襪,就回到了酒店。翻譯一個勁的問我要不要妓女什麼樣的都有,我說要時在叫你。

回到屋裡我自己脫下衣服穿上女人內庫自己的雞吧塞到裡面,在穿上魚網絲襪和高跟鞋帶上假髮畫畫裝本來我的胸部就像女人一樣,也不用偽裝於是就出去晃了一圈。沒想到路上好多人前來搭茬,年老的年少的都有我也聽不懂他們說些什麼。

回到酒店我開始上網查找那裡有做人妖手術的,一看還是泰國的好,不過美國的技術更好。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