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鳳凰》舞廳

「跑皮」心得°°《火鳳凰》舞廳

送交者︰B52發言人︰1999

我是長春人,我各地都去過,找過不同地方的「雞」,但最讓我留戀的還是《火鳳凰舞廳》。幾年前舞廳遍地,沒幾年黃了不少,火鳳凰就沒黃,而且一直還算興旺,主要原因就是和《小南湖》地下舞廳一樣──「皮」多!

長春把欠操的女的叫「皮」,把勾搭女人叫「跑皮」。

到裡邊,要穿得整齊點,別爛打聽,多看看、多轉轉。自己一個人最好,帶點錢就行了。

舞曲響了別急,看準了兩三個,挑打扮得一般的,年紀30左右的(小的不好整,如果有人盯了,就別上,或者等機會)。

下一曲,過去請跳,一般不跳可以來狠的,也可以來柔的。狠的是說︰「跳不跳?!」然後就拽!不理她反應,你就上。然後跳了一會兒,就挑逗!工夫要練!

柔的就往邊上一貼,和她嘮嗑,然後帶一邊去喝汽水,其他的就看你的了。

我有一次,跑了個正經女人,願意跳舞的機關女人,呵呵!然後,我們就偷情。爽!!!偷情的滋味就是好,還能嫉妒嫉妒她老公,其實就是個樂子。兩人都不糾纏,又乾淨、保險,幹著美!

還有一次,我在裡邊溜躂,看看沒啥好貨,就準備花點錢找職業皮。我剛往邊上一坐,來了個大姐,屋裡黑,看不準,我就盯著看看,臉蛋好不好。大姐笑了,來個媚眼!去她媽的,隨便上吧!我就到她跟前,眉花眼笑的把手插到她胳肢窩裡拽起來掄一圈。我把手放在腰上摸摸肥不肥,再往下摸摸屁股,往耳朵眼裡哈口氣(這些一定要做!!要不的,誰她媽的找個初男沒毛的呀!)。

大姐咯咯的樂,我就說︰「大了,大了!」

大姐把手在我褲襠前抓抓,告訴我,摸不準。我倆就到黑地方,鬆開褲帶,她把手伸進去,捏捏硬度、長度、粗不粗。滿意了,就說︰「賓館?」

「華僑?」我說。

「太費。」她說。

「值!」我接著再摸摸奶子。

「上我家。」

「你老公??」

「死了,就我和我妹妹。」(「死了」就是沒有,「妹妹」就是她們一起的住客,沒準他們就是職業雞。)

「沒錢。」我逗她,心裡盤算給不給。

「處處唄!」(「處處」就是交交朋友,你情我願,互相需要。)

我說︰「你還挺狼啊!沒人整?」

她說︰「玩唄!」

我們就走了,打車去她家,就是租的房子。

到了家,燒水。她進裡屋,看妹妹和另外的人在搞事,「咿呀咿呀」的,回來就脫光了,來回在屋裡溜躂。我說︰「咱倆呆會整,等裡邊完了再說。」

她去了,呆會兒說,裡邊的人還想整一下,要她,問我行不?我也不能擋人財路,就說︰「去吧。」她笑嘻嘻的走了。

2分鐘後,裡邊的女的出來了,到這屋呆著,不願看著整事兒。她穿了個奶罩,下面剛洗完,還濕漉漉的,露著毛和我嘮嗑,她以為我是認識大姐挺長時間了的「老鐵」呢!

反正沒事就嘮嘮,聽著裡屋裡「啊……啊……啊……」的在叫春,我問她︰「挺厲害呀?整的挺好唄!」

她撇撇嘴︰「操!陽痿,一會硬、一會軟的,可時間挺長。」

我說︰「多長?」

「2個多小時了,就不完事,整得沒意思。」

我笑了,我知道這傢伙是啥玩意了,挺色,就是干整。

「我去趴眼!」我說。

「別的,看他幹啥!操!」

「給你多少錢吶?」我問。

「200,你叫大肚子吧?」

「不是,我肚子大咋的!」

「呵呵!我叫王冬,林姐和你說過吧?」

「沒有,我今天跳舞認識的,叫林啥?」

「沒啥,你問她吧!」她知道說多了,就不吭聲了。

「我和你幹一下,行不?」我笑嘻嘻的說。

「給多少?我累了,等林姐出來吧!」她還不死心。

「看看!」我裝作要露出雞巴。

「看看,嘻嘻,脫呀!」她眼睛冒光。

「噗嗤!噗嗤!」我和她幹上了。

林姐把那人整洩了,就過來︰「操你媽的,你倆整上了,啊!」

「我給她錢,生意嘛!」我沒回頭,接著干。

「我操!你整完了,我上哪兒找雞巴舒服去!」

「我操!你和那老雞巴蹬幹得不挺好的嗎?」我回頭抓過她脖子,親個嘴。

「我操你媽的!就是貪你她媽的大點兒,想回來幹一下,能抱著我她媽的睡覺。你這個傻 的體格也不行啊!你能幹倆嗎。操!」

「你他媽的,起來,騷 !」她罵下面的王東。

王東正來情趣,不捨得離開︰「大姐,我一會就好。」

「操!」林萍手掐掐她奶子。

「別的,別的……」王東掙扎,我雞巴也掉出來了。戀戀不捨的看看我,把奶子裝回罩裡。

我趁機要從後面往林姐 裡插,林姐推我一把︰「我沒洗呢!」

「他沒戴套?」我瞪眼。

「戴了,我這兒一下子水。」

王東說︰「你不是總跑皮吧!你有沒有病啊?」

我沒戴套,我說︰「我以為林姐是誰家媳婦吶,沒想你倆是雞。」

「我操!雞就不乾淨啦?來嫖的,都戴套。」

「我老公才不戴。」

當夜,我沒干林姐,和她抱著睡了一宿。

我干王東干了兩起,後一起是林姐和我一起幹的,林姐躺在下面,王東爬在上面親札扎,我在後面使勁操王東。

以後,我沒事兒去他們那兒玩玩,有時候甩點錢,不過是幾百。王東再也沒操過,我咋的也是林姐的「老公」嘛!

一天,我問林萍︰「那 (長春口語,意思是那小子)是不是幹得你挺嚴重的,你才讓我操王東啊?」我還對她那天送走的嫖客好奇。

「我操她媽的,變態!他給我500圓子,用手干我半垃小時。」

我明白了,我以為林萍自己發明的把手輟成錐型插 的方法呢!

現在我結婚了,我還願意用雞巴幹幹,干松點了,想歇一歇就用手戳成錐型插,特別好使。你媳婦 小,就用三根手指頭插就行,不過沒有整個手好使。你試試,夫妻干多了沒勁了,妻子還老要,要就插她,整好了就行了。

「跑皮」心得°°《火鳳凰》舞廳(續完)

到了長春3天,去了《萬家樂》兩次。

第一天天一擦黑,打車直奔《萬家樂》而去,早有耳聞《萬家樂》是男人的天堂,此去一探究竟。司機居然都知道,說那地方就是咱男人提雞巴去的地方,心下暗想︰老二,今晚讓你吃個飽。

車漸漸駛入一個死   ,但是裡面全是排隊等候的出租車,門臉中等,進得門去花20元買張票就可以洗澡、桑拿和休息了(便宜死了!)。洗澡的地方不大,但是挺乾淨的,人也不多。草草洗洗之後穿上一條一次性的三角褲,又披上一件睡衣就可以上二樓休息大廳了。樓上廳很大,嘿嘿!是為了方便客人睡覺。

剛剛進去,眼睛還沒有適應過來,只好朝一個方向盲目的走,這時才發現有不少穿著白色睡衣的女孩或坐在客人的休息大躺椅上聊天,或走來走去的。看見我一副第一次來的樣子,馬上有一個女孩跟在了我的後面︰「大哥,按摩嗎?」

我回身仔細地看了看她,只見個子165CM左右,臉上皮膚極好,眼睛很大,梳著馬尾巴,但是一副很老成和急的樣子。我本想再挑幾個,但是一看她的眼睛就放棄了那個想法。

「在哪裡呀?」

「來,大哥,跟我來。」

原來休息廳的一面是被屏風擋住的,裡面是十幾個包間,每個包間裡面有兩張床和一個電視,還有一個紅色的燈泡,夠刺激的。

「你們這裡怎麼收費啊?」

「包間費30,小費200,大哥,脫衣服吧!」說著就把睡衣給褪下了,原來裡面只穿一件內衣。

我本人向來不喜歡一脫衣服就干,那樣顯得像跟剛放出來的似的。於是趕忙說︰「等等,你先替我按摩吧!」

「咳,直接作吧。」說著居然直接伸出手,隔著內褲摸住了我的老二︰「你看,老二都這麼大了,來吧……」

「等等,我不喜歡這樣,你還是先替我按按。」我有些不悅,難道還被你主動了不成!

她卻沒有一點收手的意思,可能對自己太自信了。我的火騰的上來了︰「起來,我換一個,怎麼不聽話呢!」一股說不出的彆扭讓我摔門而出,門口正有一個女孩在,見到我,說︰「怎麼了?」

「不喜歡!太著急。」

「大哥,你跟我來換一間吧!」

於是跟著她來到另一間房間︰「給我找一個來。」

「我行嗎?」

「你?……」我一打量她,身材略瘦,眼睛小小的(我本人喜歡眼睛大的那種),於是說︰「不行。」

「大哥,我是朝鮮族的,你讓我作吧!我的口活好,可以不戴套給你吹,保證你爽。行嗎?」

朝鮮族?我立刻就想起在新疆的時候,一個哥們說的︰「維吾爾族姑娘的 是熱的,哈撒克族姑娘的 是燙的,漢族姑娘的 是死的,朝鮮族姑娘的 是涼的。」今天何不試試?加上她一副臣服的樣子,於是心一軟︰「行,我倒要看看你的口活有多好。」

「謝謝大哥!」她衝我笑了一下,除去了睡衣,一樣是一身內衣。解開乳罩的時候我看到她的乳房發育得並不好,像一個小饅頭,乳頭很小。

「內褲別脫,等會我來。」於是她上床來幫我褪下了三角褲,職業性的摸了我老二一把。

經過方纔的事情,老二已經有一些縮了,比平時的時候還小一點,我緊張和生氣時老二就會變小。

她看了我一眼,笑了一下。

「怎麼,覺得小?」我調侃道。心想︰等會大起來讓你嘗嘗滋味。

「不是,挺可愛的。」她跪在了我的兩腿之間,說︰「你好好享受吧!你選我一定沒有錯,其他姑娘都是隔著套給吹的。」

「是嗎?」我放鬆的躺下,張開雙腿,有一種做皇帝的感覺。其實男人一輩子都在找這種感覺,看官,你說是嗎?

她俯下頭,右手輕輕抓住我小小的老二,輕拉了兩下,伸出舌頭,輕輕的接觸我的龜頭。一接觸之後馬上離開,之後再接觸、再離開。我的龜頭頭兩下感到緊張,慢慢的就適應了,自然放鬆下來。她的接觸開始變長,開始圍繞射精口劃圈,然後離開,喉頭不時發出悶悶的哼聲。

「果然是高手……噢……」我感到一波波快感從龜頭傳出,老二開始明顯的變大,而且不可抑制。

口交高手懂得掌握節奏,如果男人很緊張還拚命的吸,很容易導致早洩,男人會很不舒服(女看官可要學著點,那你男朋友就更離不開你了。︰))

她的舌頭所劃的圈越來越大,慢慢將我的陰莖納入口中,但是卻不用嘴唇接觸,只用舌面一遍一遍掃我的龜頭和陰莖表面。老二已經開始發硬了,逐步變得不可一世的強大。

她微微抬起頭看看我說︰「這麼大,沒想到,等會你要輕一點……」沒有等我回答,她突然一反常態,將我的陰莖吸入口中,開始上下套弄,喉發出更加悶悶的哼哼聲,整個房間氣氛一下子變得淫蕩起來。

她的雙手開始撫摩我的大腿內側和肛門,我不由得抬高腹部配合她。看來這一切都在她的意料之中,她更低的俯下頭,將我的睪丸吸入口中,用舌面摩擦我的睪丸。

「考,爽……」我的意識開始有些模糊,卻沒有一絲想射精的意思,只是覺得她很會找男人的興奮點。

這樣她又從睪丸掃到龜頭,靠口中的吸力將陰莖往她那邊拉,拉幾下再舔幾下,這使我的陰莖更加腫脹,變得又大又硬。她這才把注意力由我的陰莖轉移到我的身上,一邊吹,一邊看我,右手握著我的睪丸,左手開始撫摩我的奶頭。這使我開始有了想插她的衝動,雖然吹得很舒服(僅次於我在煙台找的小姐),但是那涼 的滋味還是誘惑著我。

我翻身起來,將她放倒,一條鏤空的內褲與她的年紀十分不協調。我有一點粗暴的將它扒下,才發現她的陰部果然有所不同,毛稀稀的,隆起不高,陰唇很小,用手一摸,手感不十分好,小小的洞口略微有一點濕潤。

「想讓我插你嗎?」

「你還要羞我!」她居然說了這麼一句,將兩隻手放到腦後,一副很入狀態的樣子︰「你比較大,稍微輕一點,我那裡比漢人要小一點。」

我是個喜歡聽淫話的人,她的話刺激得我將它的雙腳架起,扶助我的老二剛想插入。她卻說︰「壞了,我忘了給你戴套了。」她十分不好意思的伸手從床頭櫃中拿出個安全套,好像是因為興奮忘了這項必要的工作,使我們兩個之間居然有了一絲溫馨的氣氛。

我插,果然很小,關鍵是裡面的陰道腔也很小。我將她的大腿分開,壓到她的乳房上,使胯股能夠用上力道。我沒有像她說的不用力,而是瘋狂的抽插,同時感到朝鮮姑娘的陰道雖然不涼,但是很有韌勁,夾得我的陰莖格外的爽,居然連姿勢都不捨得換了。

丟臉的是才插十幾分鐘我就射了,估計是口交受到的刺激太大了。我翻身躺下,發現她的臉有一些潮紅。

「不好意思,我是不是用勁太大了?不過真的很爽。」

「沒事,你們男人就這樣。」她忽然很冷漠,開始起身穿衣服。我這才想起居然連抱都沒有抱她一下,還是她的嘴和陰道太讓人著迷了,其實女人如果有這兩下子,男人又怎麼會輕易的跑呢?我不禁笑了。

「200是麼?什麼時候結?」

「現在。」她一邊往陰部墊了一張衛生紙,一邊說。

「現在?我沒帶著?」

「我跟你下樓拿,下次你可以帶上來的,長來的人都這樣。」

「噢。」

給過錢之後她轉身進了一個通道口就不見了,我才感到十分的疲勞,於是又上樓去找了一個真正按摩的小姐放鬆了一下。憑著一張甜嘴居然被我套到其實可以和小姐講價,150就可以,於是下定主意改天再來……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