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姊妹花

李禎勇是一個華籍日裔著名的豪放型歌星及成人級漫畫家,家中是獨子且富有,他平生唯一嗜好就是漁色。

每逢遇見美貌女子,必要千方百計弄到手。

翁豔秋則是一位從小生長在一管教嚴緊的福有人家中,尚未出閣,但年青人叛逆驅駛下,經常到〝MTV〞店租看黃色影帶,在家中也使常自慰,所以對性的幢影很強烈。

王麗春是一位竇寇年華的外籍女傭,外貌平凡,但性慾能力很強。

李、翁兩家是世交,兩小時候亦是青梅竹馬,但李家因經商,在禎勇小時候就舉家搬到日本,禎勇對繪畫由其是漫畫更加有天份,只要經他之手三二下的功夫就能畫出一張,詩歌方面,他也有相當的興趣,所以李父從小聘請了一些大師到府教他,因而造就他長大以後在這方面的成就。

禎勇因年青豪放,對性的需求很強烈,所以他的歌、詩、畫都充滿著色慾,日本的年青一代把禎勇的成就視為他們的代言人,所以非常受到年青人的支持,且成了他們的偶像。

有天他看小時候的照片,與一起合照的小女生,令他回憶起當年的青梅竹馬玩伴,於是下定決心,要回台灣找她。

禎勇多方打聽下落,終於皇天不負苦心人被他找到,那天一早帶著禮物,來到翁家,巧的是豔秋家父亦到日本找李父,所家中只豔秋及ㄚ頭麗春二人。

禎勇見了豔秋便拿出小時候的照片自我介紹一番,豔秋因與他已有二十幾年沒見過面,家父又不在,一下子不敢與他相認,便心中暗只想著考考他,也無關係的。

她又想到李禎勇是當今日本學生的偶像、情人的,人長得帥歌唱得好文才也出眾,她就不相信他是個人稱〝才子〞,便從鼻子哼了一聲說:「採花賊。看你的膽好大,還敢冒認帥哥自稱歌、詩、畫皆能,你就拿出那些絕學給我看看。」

禎勇見她要考他的才學便笑起來說:「姊姊妳也是個佳人呀!我們是天生一對地下的一雙,人稱〝才子配佳人〞,我還有一手絕學管教妳終生受用呢。」

便又不住挺動起來。豔秋把他一推皺著眉心說:「如果你真是我小時候的玩伴李禎勇我便嫁給你,否則……..」禎勇強著說:「姊姊不用懷疑,我先唱首歌吟首詩給妳聽然後再繪一幅畫看看便知是真是假了。」

禎勇不慌不忙的唱首〝性愛的狂歡〞,豔秋聽的如癡如醉,臉也有點紅,禎勇唱完,停了停又說:「姊姊我替妳那迷人的地方做一首詩吧。」便吟著:

豔秋聽了低聲罵了一句:「好個下流胚子,狗嘴裡真是長不出象牙來。」又輕輕打了他一下。

豔秋小姐停了一會摧著他說:「你的〝性歌〞及〝淫詩〞我聽過了,你的畫我倒要看看。」

便扭著柳腰兒擺粉臀一個勁的要他起來繪畫,禎勇無奈祇好起身命隨從唐興給他磨墨鋪紙,一面笑盈盈的對著豔秋說道:「姊姊我繪一幅金童玉女圖妳看看好嗎?」

豔秋說:「少囉唆!隨你畫,什麼都可以。」禎勇一樂便立刻以他快畫的手筆三二下就畫好送給她看。」

豔秋挨著他身邊一看祇見那金童玉女畫像,金童畫得像禎勇他,則玉女畫得像她自己一樣,一絲不掛一個捏著乳房,一個握著大陽具兩眼便瞪那個地方,她坐在懷裡媚眼如絲兩手撥開陰戶正對著粗黑大雞巴,作勢要套進去的樣子。豔秋看了粉臉一熱,嬌聲叱著:「你壞死了…………….」

禎勇見狀乘勢把豔秋抱住親了個嘴兒說:「姊姊把它留下來,就算是我對妳求婚的定情之物。」

豔秋口中浪叫著:「啊!李哥哥…………親愛的…………求饒了……..饒饒……..穴空等著呢……..快插進去……..不得了了…………。」

禎勇聽了便將豔秋八字分開著兩條白嫩的大腿,讓小穴儘量且張得大大的,就來個餓虎撲羊式,把那根又粗又黑的大陽具朝著她的脹卜卜的陰戶一插,豔秋的陰戶熬了這些時,淫水早已是泛濫於陰戶內,於是應聲「唰!」的一聲便全根盡沒掃穴犁庭了。

豔秋是未經人道的,這破題兒第一遭,這粗大的雞巴真是令她痛的吃不消,如今被一根特大號插弄著,直抵穴心,等於中了特獎,真是令她又怕又喜的,怕的是萬一狠幹起來被幹穿?……..喜的終於等到這大獎。不久陰戶的疼痛全消失了,嗯哼的浪叫著,雙目迷成祇有一絲,還半開半掩的,聲音唉唉唔唔,美妙非凡,另成一種音韻,甚為動人,禎勇越聽色慾越衝動,也就大起大落的,重重的插弄個不休,只聽見一連串的漬漬陰水聲,卜卜乍乍的響著,越發的增加淫興不少。

現在兩人的心情不是偷偷摸摸的偷情,也不是委委曲曲的受辱,而是心花怒放兩相情願的需要了。郎既有情妾也有意,於是他她兩幹起這件風流韻事,也特別的賣勁,使得對方的人兒獲得滿足了。她的媚眼已經細瞇得像一條縫,細腰扭擺得更加急,那兩扇肥厚的肉門呀!一開一合一張一收便緊緊咬著那粗大的鐵棍不放了。

禎勇的心醉了醉得像一匹發狂的野馬奔騰在原野上,不住的起伏一上一落一高一低,下下是那樣的重直達花心,次次是那樣的急來回抽插,漸漸地慢慢地精神愈來愈緊張了,那肉柱也越來越堅硬粗大了,渾身的血脈已經沸騰了似,慾火昇到鼎點。兩個人的身體快要爆炸了。

房裡祇有喘息和斷續呻吟聲浪花碰擊礁石聲,豔秋口中浪叫著:「啊唷….我忍不住了….舒服極….要丟了….快狠狠….幹….親祖宗….快轉….猛力磨….丟….要….丟了….再轉….快磨….丟了….。」終於禎勇長長地呼了一口氣,將她一抱,那個大龜頭吻住花心一陣跳動,一串熱滾滾辣辣的淫精像連珠砲似放的直射深處進了子宮,她好似得了玉液瓊漿夾緊了肥飽滿的陰戶,一點也不讓它流到外面去,這樣她窒息了,她癱瘓了也滿足了,靈魂輕飄飄的隨風飛盪了。雙雙的進入極樂後,禎勇緊抱著豔秋還不鬆手,雞巴在穴裡跳跳的。

兩人休息了一回又溫存一回,禎勇把她的那雙玉腿分開一些將那根還硬如鐵棒的陽具輕輕抽出,霎時間只見“落英繽紛殷紅滿席”,正是︰「來時浦口花迎入採罷江頭月送歸。」他小心地替她擦抹乾淨再抱著她兩二人夢入黑甜鄉了。

禎勇住在翁家二三天,豔秋小姐每天摧著他快去央媒說親早了平生素願,禎勇聽說也對。當夜兩人情更濃意更重,由初更起插弄到三更男歡女愛,妳迎我送我刺妳擋,二人不知丟了多少次,纔由豔秋小姐把他送出房門再三叮嚀才回房而去。

第二天一早禎勇想起謝家有個漂亮的中國小姐謝天香,剛要換著便服出去,便覺得肚子有點痛,誰知不到一刻痛得更加厲害,痛的躺在床上哼哼叫叫喊了幾聲唐興沒見回頭,這顯然他不在家中,禎勇又痛又急又怒又驚。祇怕著床沿叫罵著︰「狗奴才的唐興,混帳王八蛋跑到什麼地方去死了。唉!唔….唔….」

他不住呻吟叫罵著,卻驚動了豔秋小姐的外籍女勞麗春,她跑進來問他得了什麼病呀?禎勇聽不懂她說些什麼,只痛得渾身發抖額角流汗,雙手抱腹的叫痛,麗春看他臉白唇青,那樣子像快要見閻王老子了,也被他嚇得六神無主連醫生都忘記去請了。

她直著眼看他,心裡覺得難過,怎麼好好的一下子便生起病來呀?連話都說不清的,這怎麼跟小姐交待。她人愈急愈沒了主張,爬上床替他亂捏亂揉,這時禎勇痛得已經昏過去了,她索性把他的衣服脫下來一看,什麼也沒有呀,不紅不腫,她伸手在他的肚子上一摸,祇覺得那兒是燙手的,揉著揉著無意中摸到小肚子下,嗨!那地方更加滾熱燙手,比肚子還要燙,便用力按摩,她知道這是他致命的病理在這裡了。

然而那些熱度沒見減少反而增加,奇怪的是禎勇也好像有點好過了?但仍然沒有醒過來呀,她的手便不停地在他小肚子上按摩,漸漸被一樣東西碰著了,起初是軟綿綿的,毫不驚人也許因為她救人心切,沒有注意,現在卻成了根剛出爐的鐵棍,又熱又硬炙手生燄,一顆心兒便噗通噗通的跳了臉色紅了,手兒發抖了,再看禎勇的臉色也好看多了。祇是輕輕的哼叫著,那還是十分痛苦。她想︰「這樣不是治本的辦法呀?還是得請個大夫給他看看哩。」

可是要到那裡請大夫呢?要不然用我家鄉的土方試試看吧?但是心中想著我若是能把他的病治好,我麗春豈不就他的大恩人,翁小姐應是不敢說,至少這一輩子跟她沾點光是沒問題的。

於是這個淫蕩的外勞ㄚ頭也做起春夢來了,反手把房間從新關上悄悄的又爬上床去,她已顯得更加有把握了,心花也樂開了不由自己的蕩笑起來。

本來禎勇經她的推摩了一陣,已感到有些微好過了,誰知她下去停了這麼久痛苦便又加深了,哼叫的聲音也大了,昏昏迷迷的不住出冷汗跟剛才沒被她推摩時更厲害了。

於是麗春把禎勇的所有衣服全部脫光了,她好奇怪這未來的姑爺怎有這麼好的一身細皮白肉?比起自己來還要嫩還要滑哩!難怪我家小姐這麼喜歡,天天要玩上通宵呢?

麗春用力的在他的肚子推摩,忽而上忽而下的按摩著,但每次撫摸到小肚子下面去時,禎勇的哼叫聲便會停下來,待到她的手離開那個地方,立刻便又呻吟起來,現在她已知道怎樣去醫治他的怪病了,她也將自己身上的衣服脫去,而且脫得赤條條的一絲不掛了,又把他兩條腿並起來讓自己坐在上面,一面揉著他小肚子高突的地方那是毛叢叢的怪刺手的,一手握著那並不雄偉而又軟綿綿的肉條兒,輕輕地捏套著,套著套著祇覺得那是好熱吧了。

禎勇那玩藝被她握著一捏一套,痛苦呻吟的聲音便完全停下來,心胸微微起伏氣如遊絲的喘息著了。她一見便捏得更緊套得也就加快了,還不時掏著一些淫水抹在上面,讓那不死不活的傢伙吸收哩。說也奇怪!她身上的騷水比玉瓊漿還要靈驗,比現代的醫生打針還要快,不信你就瞧吧!突的這玩藝便在麗春手裡跳了起來,而且跳得好快。麗春沒想到這玩藝一下子變得這樣快,粗長硬熱青筋暴漲嗨!她一隻手已經是握不住了。

麗春看看春意大動,竟來個俯身下來,又把那櫻桃小嘴兒,盡量張開,把那根粗長硬熱青筋暴漲的大陽具,慢慢含吮吞入,麗春的口,柔軟軟的緊緊吮實著大陽具,接著她又將舌尖向著龜頭小孔,一舐一舐,使得禎勇好像被一條熱氣直貫於骨髓與丹田,痲痒痒的實在暢美,他那痛苦的呻吟是越來越小聲了。

這個ㄚ頭麗春早就吃過這種肉條了,那唐興身上的,但沒有這根來得偉狀雄厚呀!這時她身上的慾火不住地燃燒了,那寸般的肥洞洞呀,裡面像搗翻一巢螞蟻似,有著千千萬萬的爬行著咬著使她渾身上下在發抖,於是她握著陽具又套了幾下,便昂然直立起來,緊撞在她那的妙處,她輕輕唉!一聲咬著兩張薄薄嘴唇,閉起眼來,兩手把那厚厚的肉縫一分,腰肢扭擺著,在沒命的摩著,只見摩得麗春淫水直流,白嫩屁股搖晃不停。

麗春現只覺得那是一根特大號,等於中了特獎似的人間至寶沒有它這世上全有沒了人啦,女人家如果有了一次日後若沒有它呀那比死還難過哩!塞進裡面熱硬非常,使整個陰戶酸酸癢癢越發難過,越發舒暢,那就是更加叫人吃得死脫。麗春瘋狂地套著猛起猛落亂搖亂擺。不下有千百次,真是浪得她香汗淋淋嬌喘吁吁。

噢!這法子真行,「打棍入肉法」比起蒙古大夫高明得多,在中國醫學史上又多了一種醫療法。李禎勇被她這一陣推拿吞吐,果然悠悠醒過來,迷迷糊糊裡便覺得那兒十分好過,再睜開眼看看自己赤精光溜睡在床上麗春這騷ㄚ頭全身赤裸裸的一絲不掛呀。坐在自己小肚子上套著肉柱直起直落的奔馳著,她倒有幾分姿色皮膚悠黑亦十分細嫩,但這時看她那份床上做工真蠻認真的,挺著小肚子底下那片肥肉,忽前忽後忽高忽低的搖擺著,兩手往腦後一放,把酥胸挺得高高的那兩隻肥大高聳乳房便左右上下搖晃的滾來滾去,煞是好看極了,更兼她作出那些迷人的樣子媚眼輕拋嘴裡低低叫著︰「李公子,親哥哥,你可樂死妹子了….唰….唰….」

禎勇對她本無好感,但如今他的病訧在這裡,而且還沒有痊癒,神智也沒有十分清醒,那股獸性便發作出來,於是他兩手緊捏著她的肥大乳房猛捏猛揉,狠搓狠握,立時便出現青一片紅一片來了。

嗨!這小子真狠心,全無一點憐香惜玉之意,那玩藝兒更是暴跳如雷,挺得高撞得更深,下下刺進花心去,可是這騷ㄚ頭全不在乎,也真賤格,相反的才喜歡這些熱辣辣的刺激,燃起那是偉大的「性」之火,支持著她的粗野噁心的動作,如此的光景片刻,無奈的祇見麗春她正騎馬蹲式的狼命將自己一個紅嫩穴在上下不停的填弄套,一付極浪的形態,真是淫態畢露,如今這似狂風暴雨般的淫亂饑渴,使得麗春的陰戶裡面淫水有如懸崖飛瀑,春朝怒漲,淫水直流,嘴裡浪喊著︰「唔唔….天啊……..美死人了….好….親哥哥….舒服….啊….嗯哼….幹死了….小穴被幹死了….啊……..。」

禎勇蕩聲引發獸性,猛把陽具往上頂,大龜頭使勁在穴上磨磨轉轉的。麗春被大龜頭在穴壁上磨擦,上頂下勾,一身浪肉混混動著叫道︰「哎呦….癢死了….穴癢….死了….救命的李哥哥….快….別磨….快幹….重重的幹小穴….要你….重重….幹……..。」

「啊….真是美….極了….穴可舒服….上了天啦….唔….嗯….呦….痛快死….了….真….會插….每下都叫我發浪….啊….我愛你….。」

「啊呦……我忍不住了……舒服極……要丟了….快狠狠……幹….親祖宗….快轉..猛力磨….丟….要….丟了……再轉….快磨……..丟了……..。」就這樣直待到禎勇的病完全好了。她也洩出了一般濃濃厚厚的白漿把他灌個渾身舒暢魂飛魄散。

她還賴在他身上不肯下來,撫摸著他細嫩的皮膚,親熱的叫著︰「禎勇哥,我給你治好了病,你應該怎樣的報答我,他本想把她推開,忽聽她這麼一說,便怔了一怔剛才我肚子痛得快要死了,怎麼她忽然爬在我身上幹起那件事來?

她淫蕩地咯咯笑了幾聲,一撇嘴兒說︰「只要你不嫌棄我的話,日後需要我的時候盡管吩咐一聲就可以,我定全力以付,包你爽快,好不好嗎?」

從此之後禎勇又多了一淫蕩作愛的對象。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