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妻子的身體換來的職位

我因為沒有什麼社會背景,一直在銀行下面的一個小儲蓄所一名普通的出納員,快38歲了,工作上一點也不順利。妻子今年也34歲了,在一家個體小公司做文員,工資也不是很高。

最近我單位有點人事變動,有一個科長位置空缺。我蠢蠢欲動想贏得這個機會,錯過了這次,不知道下次又是什麼時候了。於是,我回家和妻子商量,想贏得這個職位。妻子說,那就找找行裡的領導,給他們送點禮,看看是不是有希望。我自己也知道,這年頭沒有關係,光有能力一點用都沒有。

我知道行裡的張子龍,張行長能幫上自己忙,他在行裡是老人了,這些年來一直做領導,也撈了不少的錢,我給他送禮和送錢全被拒絕了,而且張行長對我也很出奇的關心,一再找我談話,說我很有希望,每次談到關鍵的時候都把話題總往我妻子身上引,我隱隱約約知道他要幹什麼,和要發生什麼。

我妻子見過這個張行長一次,有一回我妻子去我單位,剛好我不在,就是張行長讓我妻子在他的辦公室等我的,可能就是在那個時候,他對妻子有了什麼想法,被我妻子的文靜、賢淑、窈窕所吸引。她後來說,對他的感覺就年紀大點,也很和藹,別的就沒什麼印象了。

昨天晚上張行長請我去吃飯,幾杯酒下去,可能是他藉著酒勁吧,總把話題引到了我老婆身上了。說我老婆怎麼怎麼漂亮,氣質怎麼怎麼好,比他家的黃臉婆強多了,他要是有這樣一個女人就好了,他說,你要是能讓我和你妻子睡上一次,這個科長的位置就是你的了。當時我很生氣,但也不敢發作,因為我還要依靠這個老男人、我的上司呢。

回家後藉著酒精的作用,我流著淚對妻子說張行長喜歡你,如果我要當上這個科長,就要你拿身體去換……她聽了默不作聲,她看著我躲閃的眼神心裡也隱約知道我的意思。她也知道像我這樣一個沒有社會背景的、很平凡的男人為了事業出此下策是很無奈很痛苦的,而作為一個妻子她又能做什麼呢……

……第二天早晨我在去上班,她在我剛要出門的時候,對我說:「那就過幾天請他來家吃飯吧。」

以後的幾天,我沈浸在羞辱的彷徨中,我恨我無能,恨我不得不去讓心愛的妻子去接受另一個男人。這幾天妻子因為產生對性的膽怯和厭惡而拒絕了我的性要求,這也算是對我流露出的怨恨和不滿吧。

這天是週末,妻子起的很晚,看來她這幾天一直也沒有睡好,她起來後,我催促她去點買菜回來,說今天張行長來家裡吃飯,讓她好好露露手藝。看得出她很不情願的出去買菜了,在她出門的那一刻,我的心都碎了,我的心在流血,無盡的羞辱使我失落身竭,我在一次次的問自己:這是在做什麼啊?

晚飯時,我們夫妻陪著張行長喝酒,張行長眼睛直直的盯著我妻子,對她有說有笑,而妻卻看著我,我的頭一直底著不敢正視妻子的眼睛。妻子帶著4歲的女兒匆匆吃了點飯就回房哄她睡覺了,女兒在回到房間的時候忽然問:媽媽,那個胖伯伯幹嘛老看你呀!妻子呆呆的看著她天真帶著關心的臉,窘迫的無言以對。是呀,張行長都50多了,可以做女兒的爺爺了。

我和張行長吃過晚飯已經是快10點了,張行長也喝了不少的酒。於是我提出讓張行長留下來休息休息,張行長也是覺得喝了不少。我讓妻子把我倆的房間收拾了一下,讓張行長在我們的臥室休息休息,我趁著張行長沒看見,把兩個避孕套遞給了妻子,她接過去,絕望的把眼神轉移開了,她心理知道今天晚上,她是不可能再為一個男人守住身子了,再過會兒她的身體就在也不是我一個人的了。

我說:「張行長,你先回房休息,一會我讓她沏杯濃茶給你送進醒醒酒,張行長笑瞇瞇的搖晃著他那肥胖的身體,走進了我們夫妻的臥室,這時我的心象被針紮了痛,我的心在流血。」

張行長進了我們客房,妻子在洗手間一邊梳洗一邊猶豫,我不忍心的摟著妻子,關上門吻她。當我摸到她的乳房的時候,她推開了我的手,告訴我說,我該去了。她還安慰我,讓我不要太為她擔心,也許什麼事都不會發生。其實我們心理都明白將要發生的一切。

妻子走進女兒臥室,對她說媽媽和伯伯談點事,讓爸爸陪你,給你講故事好嗎?女兒乖乖的點點頭。妻子經過我們家的客廳時,她猶豫的停了下來回過頭看到我站在那裡,正用茫然和失落的眼神看著她。這時她轉身向我走了幾步,可是突然她又停了下來,我知道,她可能是有點後悔了,她現在的心裡可能正一遍一遍的問自己:真的要讓自己去接受這樣的委屈嗎?真的要讓自己忍受這樣的屈辱嗎?我真的不知道她現在在想著什麼,也可能是在想,老公在單位幹了那麼多年,一直得不到提升。眼看著身邊的人一個個靠關係往上爬,內心也是一定難受極了。她看到我失落和痛苦的表情,那又何嘗不是屈辱?為了我,她不能放過這個機會的。她無奈的低下了頭,不敢再去面對我的眼睛。她也很清楚我此時內心的矛盾,她心裡何嘗又不是在流淚,在滴血呢?

她轉過身,輕輕的歎了口氣,聲音很小,小的只有她自己才能聽到。妻子帶著怨恨走向那個會給我們帶來羞辱的房間,那裡曾是我們的愛巢啊,但是現在。。。。。。。

在房間門口,她輕輕的敲了一下門,看著她自己映在門上的身影。

此刻,她穿著淺白色的八分褲,上身也是淺色的半袖短衫,隱約可以看見裡面的胸罩,而此時的這身裝束,也襯托著她皮膚更加白皙。

這時,房間的門開了。張行長把她讓進房間。她遲疑著,但還是走了進去。門關上的剎那,她回過頭來,正好和我的眼神相對著,我癡癡的望著她,她的思想停滯了,感到心慌得沒有了知覺。另我們恥辱的房門被關上了,接著是門鎖插銷的聲音。這時的我站在那裡絕望的閉上了眼睛,淚水順著我的眼角落下。

進了房間她心裡更緊張。雖然這是自己的家,但是此時,卻要在這裡面對另外一個男人。剛才在門口的時候,她還在想,怎麼面對這尷尬的場面呢?雖然她也是30多歲已經為人妻為人母的女人了,對於性也不再避諱羞澀。可是這樣的情形她又能怎樣去面對……

張行長也看出了她的緊張,但是他畢竟是個有經驗的男人。「弟妹,坐會

兒吧!」說著拉著我妻子手做到沙發上,妻子感到被他拉的手冰涼冰涼的,張行長也在邊上緊挨著她坐了下來。

「弟妹,你放心,這次提人的事情,我一定幫忙的,那還不就是我一句話的事啊,你就放心好了!」

「太謝謝你了,張行長。」

「謝什麼呀,你老公有你這麼漂亮的老婆,真是有福氣啊。弟妹,你真是太美了!」

「是嗎?」妻子輕輕的回道,不自然的看了張行長一眼。

他把手放到了妻子的腿上。妻子的身體害怕的顫?薴F一下,兩個人誰也不說話。張行長隔著褲子的手指在妻子腿上摸著。很薄八分褲可能讓他感覺到大腿的彈性同時也給妻子的身體傳送著一陣陣的顫懾。

剛剛進入房間的時候,妻子還很緊張,不知道張行長會對自己做什麼樣的性變態行為,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接受這份羞辱,但是現在似乎沒有想像得那麼可怕。張行長只是讓妻子坐在身邊,漫不經心的撫摸妻子的大腿而已。根本沒有進一步舉動。妻子的內心開始平靜,一聲不吭的任由張行長撫摸。也許此時的他們都在想著各自的心思,需要的是這種平靜吧。

過了很久,張行長的手停了下來,離開了妻子的大腿。

妻子心裡一緊,知道事情不會到結束的。

「我想要你!想佔有你的身體」張行長的突然變得呼吸粗重。隨即,妻子被他攬住了腰,一隻大手放到了妻子的乳房上。隔著衣服用力的揉壓起來。妻子咬著嘴唇喘息著,妻子本能的用手按住了那隻手,不讓他繼續搓揉自己。

從來沒有讓我以外的男人碰過一下自己身體,今天居然在自己的家裡,自己的臥室,被自己老公的請來的老男人又搓又揉,不能想像下面還要被他怎樣……

張行長看著臉色緋紅的妻子,不滿的問道,「不願意嗎?」

妻子違心的解釋說:「不是的,是我不習慣,感覺好怪。」

「沒關係的。」張行長一邊說,一邊又開始用力的搓揉起來。妻子知道再阻止也沒有意義,反而可能會弄得人家不高興,何況他摸都摸了,於是妻子慢慢的鬆開了手,絕望的閉上眼睛,身體靠在沙發背上。

張行長的動作越來越粗暴。妻子感覺自己的乳房被捏疼了。妻子被他把放倒在沙發上,頭陷在沙發裡,感到自己的乳房在被他用力撕捏著。

「你的奶子真大,比我家的黃臉婆的豐滿多了。」張行長一邊自言自語,一邊解開了妻子的衣服,接著把妻子胸罩往上一推,妻子白嫩乳房完全暴露在這個老男人的面前。緊接著,張行長的手開始顫抖,妻子在心裡用力抗拒著已經腫脹的令自己羞恥的乳頭,因為尷尬,把頭扭向了裡面,不敢看著張行長的臉。

張行長越來越興奮,動作更加粗魯,很快妻子的胸罩被扯掉了,他擡起妻子的腿,脫掉妻子的襪子,接著他解開妻子的腰帶扒掉了她了的褲子,隨手拉下了內褲,妻子羞辱的配合著擡起臀部,她知道已經到了這種地步,拒絕已經沒有意義了,只有順從,老公今後還要倚仗這個老男人,今晚我就是這個男人的了。

妻子裸露在他的眼前,他的眼睛被妻子白皙的身體吸引住了,他驚訝的發現,妻子竟是個沒有陰毛的女人。

妻子看了一下張行長,只見他正在脫衣服。人到中年的張主任的肚子已經很大了,妻子看到他身體上長滿了黑毛,下面很長,已經變得很硬了。

他一把將妻子抱起來放到床上,他用力分開了妻子的潔白修長的雙腿,急急忙忙的握住自己的陰莖往上戴避孕套,妻子低聲說:「不要戴了吧,我要給你最高的獎勵,我和老公從來都是帶套的。」

他聽了,表情很驚訝,但是還是感激的對妻子笑笑說,謝謝你,弟妹。妻子說,沒事,只要這次你能幫助我們,你怎麼樣都可以。張行長說,你放心吧,弟妹,這事包在我身上了。

妻子閉上了眼睛,她感覺到了他抵在自己陰唇上的陰莖好燙,它像是在浸食著自己的陰唇,妻子知道它一旦分開陰唇進入到自己的身體,這對於自己將意味著什麼,可自己卻是無能為力,妻子知道自己不會拒絕它了。

妻子感到自己陰道分泌的體液早就出買了自己,陰部被他的陰莖頂著,感到自己的陰唇被翻開了,由於過度的緊張,感到自己的陰道還在一下下的攣縮著,他試了幾次陰莖都不能進入陰道,他停了停,又試了幾次還是不行,他停下來望著我妻子。妻子被剛才的一系列動作弄得不知所措,正愣愣的看著張行長。兩個人誰也沒有動。

妻子的陰唇被他的陰莖剛才的一番撥弄,心裡暗暗的在期待他進入自己的身體。妻子用手指在口中粘了點唾液,在陰部塗了塗,也起到潤滑的作用,然後,擡起腰把陰部貼近他的陰莖,右腿勾住他的胯部,把左腳搭在他的肩上。

「哦--」他長長的舒了一口氣,從妻子的陰道傳來他陰莖進入時的溫軟滑膩的舒爽。

妻子也低吟了一聲,兩手緊抓床單,努力控制自己的聲音。

張行長臉上露出一絲得意的微笑。接著張行長開始抽動了起來。妻子咬著嘴唇不叫出聲,手緊緊壓在乳房上,不讓乳房隨著張主任的抽插而晃動。張行長用力的抽插起來,身體的撞擊和陰莖對宮頸侵蝕襲來銷魂的快感,他更加瘋狂更加用力,快感漸漸侵蝕了妻子的身體,妻子終於忍不住在別的男人身體下小聲呻吟出來:「啊--,哦,啊--」

此時的我,在客廳裡腦海裡想起了一句話:「人為刀俎,我為魚肉。」現在的妻子只能任由張行長的擺佈了。

此時的張行長用他那長長的陰莖故意漫漫的,但是很用力很用力的撞擊著妻子的子宮。每一次撞擊都會使妻子心裡無比的緊張,妻子的腿屈辱的張開著,任那根堅硬的陰莖在自己的陰道裡肆意衝撞。

張行長的手指用力的壓著妻子陰蒂,陣陣刺痛帶來的刺激讓妻子苦不堪言,

妻子能清晰的感覺到張行長的陰莖在自己柔軟緊閉的陰道裡放肆的抽動,它漸漸的誘發妻子的高潮。

恍惚中只聽見張行長說:「弟妹你的陰道好緊呀!怎麼這麼多水啊!我好喜歡啊!弟妹,你的小逼真好,讓我把你操死吧!」妻子緊張的深吸了一口氣。

陰蒂傳來劇烈的疼痛讓妻子難以忍耐,她只有在心裡面不斷的求著他:「輕一點,輕一點,在這樣下去,我真的受不了啊!」

張行長粗圓的腰部突然猛的一用力頂了進去,妻子的整個身子被推遲到床裡面,「啊--」妻子的淚水奪眶而出,既是疼痛更是傷心,她知道,此時的自己在他的眼裡只不過是向他賣身的妓女和婊子,是沒有尊嚴可言的。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