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妻主播

人妻主播

辦公室內,陳總編己脫得一絲不掛,陳總編的那一根陽具又大又粗,那臂兒似的陽具約六七吋長,陽具上面的青筋都暴突出來,尤其是龜頭又紅又肥,兩只睪丸更是大得像鴨蛋晃東晃西的,沒想到肥胖的陳總編,居然有這麼大的陽具。

婉華一副又怕又吃驚的樣子,但兩眼像被電著看著陳總編那根嚇人的陽具,雙眼再也移不開視線。美女被人強暴的鏡頭總是能讓男人格外興奮的。

「婉華!求求你幫我揉!」陳總編抓住婉華小手向胯下拉去,婉華猶豫了一下,終于蹲下身去伸出纖纖玉手,陳總編閉著眼睛享受著婉華溫柔的撫摸,婉華一邊用手上下套弄陳總編那根陽具的陽具,一方面仔細的審視這根令人為之讚嘆的杰作,陳總編那根陽具光是龜頭就有嬰兒的拳頭那麼大,有點長又不會太長的包皮,整根黑中帶紅,加上愛在根部的兩顆大陰囊,婉華的心跳不自覺的又加速起來。

「舒服嗎?」婉華小聲地問,臉上充滿真誠的關切。

「舒服……舒服……但……求求你……幫人幫到底。」陳總編吞吞吐吐地說,眼光熱切地看著婉華高聳的胸脯。

「你們男人真是的,自己不也長著手,為什麼硬要人家幫你?」婉華軟嘆了口氣,用手敲了敲陳總編那粗壯聳立的陽具。

陳總編見婉華未生氣道:「就是不一樣嘛!我知道你心腸最好,玉手也最柔軟,比我自己弄的不知好過多少倍。」說著陳總編硬是將粗壯的陽具塞進婉華的手心。

婉華嗔著搖搖頭還是握住陳總編的陽具,陳總編將陽具在婉華手心里抽動了兩下,婉華吐了口唾沫塗在陳總編那圓溜溜的龜頭賣力套弄起來,婉華的雙乳隨著套弄不停地晃動盪起陣陣乳波,陳總編快活地哼叫著,突然一伸手握住婉華那對又顛又晃的乳房。

「我只摸摸而已。」陳總編笑嘻嘻地卻乘機用手攬住婉華又肥又軟豐臀,婉華的屁股摸在手里十分舒服,婉華瞪了陳總編一眼繼續套弄,一會兒將陽具包皮翻起,一會兒又摸摸睪丸,陳總編的陽具已漲大到極點連馬眼也翕開了。

「婉華!你看像我這麼又粗又長又壯的陽具,想要是插進你下面小洞,那不知該多爽!想不想試試?」陳總編將婉華的雙乳像揉麵似揉著,陳總編發現婉華雙乳漲大連乳頭也挺起來了。

婉華望著陳總編嫣然一笑,跪在陳總編雙腿間將屁股坐在自己的腳跟,幫陳總編套弄著,婉華做得很認真很專注,這時候她對陳總編倒是充滿恭順,眼神中還有點羞澀,可愛極了。

「我真羨慕你老公能天天摟著你睡、抱著你干,如果哪天能讓我抱著你干一整天,就算要我折壽我也甘願了。」陳總編察看著婉華的臉色,陽具卻有力地在婉華掌心間磨擦。

「哦……你的小手真厲害,套弄得我全身骨頭都要酥了。」陳總編拍拍婉華肉乎乎的屁股由衷地誇道,但底下陽具卻硬得更厲害。

「不過!你倒是說說看,我的這根陽具跟你老公相比,哪個比較粗長呢?」

「人家才不告訴你呢?」婉華美眸一垂,小手更快地套弄著陽具。

「我只不過是想比較比較,沒別的意思!你是不是也經常幫老公這樣弄?」陳總編將婉華的雙乳握著,手心將婉華雙乳的乳頭,上下左右的滑動著。

「討厭!你故意玩人家的奶子,真是無賴、流氓!」婉華嘴里罵著,卻也不避開任由上司搓揉著乳頭。

「反正,我在你眼里是無賴、流氓,我就是要你說我的陽具是不是比你老公的粗?」上司左手加大了力度,右手卻向婉華裙下探去。

「好!好!我說……我說!」婉華顯然被摸到私處連忙討饒,嘴里發出夢囈般的呻吟,媚眼絕倫的俏臉上春色迷人,像是哀怨又像是無奈。

「說吧!我的陽具粗還是你老公粗?」陳總編的手指擠進了婉華蜜穴里。

「討厭!那當然是你的陽具粗。」婉華嬌俏一笑,豐滿的大屁股卻風情萬種地翹著搖著,就像一條可愛的母狗。

「是嗎?」陳總編十分開懷,緊緊抓著婉華的雙乳呻吟著說:「快……快揉睪丸,用小手安撫安撫!」

婉華的乳頭經不起挑逗而矗立起來,一手大幅度地賣力翻動陳總編的龜頭,一手溫柔輕輕握住陳總編的陰囊搓揉起睪丸來,碩大的睪丸就像鈴鐺似地在婉華指縫間滑來蕩去。

「好玩嗎?」陳總編得意地問。

婉華軟綿綿的小手緊緊握了陽具幾下道:「簡直噁心死了。」說完抿嘴一樂。

陳總編龜頭底下的血管強壯地跳動著,一波波刺激著充血的粘膜,陳總編狠狠地頂了幾下說:「那當然了!你瞧我的陽具多硬多長,要是美人肯讓我的陽具插進小穴,保證能把你操得爽上天。」

「呸!又來了。」婉華柳眉一蹙認真地道,並停下了手上的動作。

「美人!你想不理我也不行!快點……繼續弄………別想偷懶!不然炒你魷魚。」陳總編瞧著婉華迷人的屁股,誘人的表情。

陳總編馬上又軟了下來喘著粗氣對婉華說︰「美人你蹲著太累,不如坐到頭兒腿上來弄,好不好?」

「頭兒!想得真美!」婉華嘟起嘴像是不情願地站起來,陳總編一把抓住婉華胳膊,硬生生的將婉華拉坐到懷中,婉華不得不乖順的擡起腿,以淫亂的姿勢跨坐在陳總編身上抱在一起。

「這才是我的好下屬。」陳總編乘勢撩起婉華的裙子,只見婉華腿根間的唇肉像花瓣一樣鮮嫩而有光澤,濕漉漉的陰戶散發著腥鹹熱氣,面對著婉華雪白豐滿的屁股和分開的股溝,還有那迷人的小穴,陳總編用二根指頭愛撫著婉華陰道,沾著湧出的蜜汁盡情的磨擦翻腫的濕縫,不一會,陳總編掌心間就被婉華陰道留下來的蜜汁,滋潤得粘粘呼呼。

「別……別這樣。」下體所傳來的快感和刺激婉華有生以來第一次嘗試到的,強烈的心跳讓婉華感到喉嚨哽著一團東西。

陳總編又將手移到婉華肛門輕輕撫摸,婉華害羞的閉上雙眼咬著下唇,把雙腿張得更大,本就修長雙長腿在用力的情況下更顯得均勻修直,腳背與小腿是成一直線的,腳趾頭微微的彎曲。

「你的屁股真大真美!」陳總編讚嘆著,一只手從婉華緊致的腹部撫摸到神秘的三角地帶。陳總編陽具上盤繞的血管興奮的啵啵直跳,陽具變得更硬更粗龜冠也透露出飽滿的色澤。

「少拍馬屁了。」婉華渾身散發出一股撩人情思的韻味,女人家總是喜歡聽男人的誇獎的,婉華也不例外。

「我說的是真的!我最喜歡陰毛茂盛的女人,據說陰毛濃的女人性慾很旺。」陳總編將陰毛掇在手上,還扯下幾根放下眼底下細看。

「我承認我是色中餓鬼,所以我碰上美人你才會像久旱逢甘露,烈火遇乾柴呀!說真的從你成為我的下屬那天起,我就夢想著撲你,想得都快發瘋了,你天使的面容、魔鬼的身材、氣質、談吐都讓我著迷,而你的大屁股更是讓我銷魂,每次見到你我的陽具都是硬著想讓它軟它都軟不下來,跟你跳舞時陽具緊貼頂著你陰阜,恨不能當著大家的面都把你操個死去活來、慾仙慾死。」陳總編色瞇瞇地看著婉華嬌艷如花的面容。

陳總編見婉華手握陽具,星眸微閉酥胸起伏像是很陶醉,又不由伸手捧住婉華那端麗的臉頰一陣撫摸,只覺細柔滑膩觸感極佳,一時便捨不得收手。

婉華也好似身不由己,初時紅著臉鼻中輕輕吐氣,繼而氣喘噓噓雙手卻更賣力地玩弄著陳總編又粗又長的陽具陽具。

「快……快蹲下去,用力幫我弄,我已等不及了。」陳總編說著,陽具越來越硬越來越熱,婉華低著頭面泛紅暈,像是喝酒般的酣顏映在臉頰和粉頸上聲音卻充滿溫柔。

「哦……真好……好舒服……」婉華舔了舔唇乖順地蹲在陳總編胯間,柔情似水地嬌臉含羞地握緊陳總編的陽具,小手彎成環狀磨擦著陳總編龜冠背面的接合處,並不時用指尖去挑逗兩團龜冠間敏感的青筋,婉華深吸了口氣調整姿勢繼續工作,經過一番套弄,陳總編的慾火更熾而陽具粗得像鐵棒似的,浪潮一陣一陣推至頂點,陳總編差點失聲尖呼,婉華將全身力氣用上雙手套弄速度加快許多,肥碩屁股不斷在陳總編眼前搖晃著,似乎有意想調撥起陳總編的性慾,讓陳總編儘快高潮出精。

陳總編不滿足的雙手隔著衣服撫摸婉華豐乳,婉華里面穿的是火紅色的內衣褲配紅色絲襪,隔著衣服陳總編已經把婉華的衣扣全部解開,陳總編伸手到了婉華的背后,把礙事的胸罩給解了開來,那對渾圓的美乳從胸罩的拘束里瞬間解放,玫瑰色的乳暈在燈光下格外誘人,隨著陳總編用手輕輕的揉著這對美麗的雙乳,婉華的乳房被撫摸得酥麻非常。

婉華本能地想要掙脫但只是徒勞的掙扎罷了,陳總編用手指輕摸著婉華如絲綢般細膩的肌膚,從喉嚨深處輕聲發出歡愉的囈語,婉華全身頓時本能地扭動著身體,下半身更是有淫水不斷的從陰道流出,早已是濕了一塊。

陳總編對女人一向經驗豐富,陳總編一面整治婉華一面看婉華的表情,從婉華的神情看出她已經屈服,開始舒眉擠眼,知道婉華已經開始動情,可以任憑恣意妄為,于是陳總編一手摟住婉華的柔軟腰肢,溫柔且輕輕地將嘴移到婉華象牙般細膩光潔的脖子上,在婉華光潔如玉的脖子上吻了起來,婉華任由陳總編舔著脖子。

陳總編將舌頭伸進婉華的耳朵輕咬婉華的耳垂,婉華舒服的喘口氣,陳總編將臉貼上去吻在婉華秀美柔軟的櫻唇上,婉華面色嬌媚無比地白了陳總編一眼,佯嗔了一句伸手想把陳總編推開,可是卻使不出半點力量,陳總編的舌頭努力的想伸進婉華嘴里,陳總編的嘴頂開婉華的唇放肆地用舌頭舔著婉華整齊、潔白的牙齒,隨著陳總編不停地入侵,婉華不自覺地張開嘴,放棄抵抗緊合的牙齒重新開啟了,陳總編乘虛而入隨即吐出舌頭,舌尖抵著婉華的牙齦反覆挑弄,她不得不仰唇相就,兩人嘴唇緊緊地貼在一起;陳總編火辣辣舌尖在婉華嘴內遊動,激動地挑逗著婉華,婉華無法克制自己吐出粉嫩的香舌,跟陳總編的舌頭糾纏在一起,任其陳總編吮吸著自己的唾沫,婉華發現自己居然熱烈回應陳總編的交纏,陳總編的唇離開婉華的唇時,婉華伸出舌頭與陳總編的舌間在空中交纏,婉華以前從沒體會過的,接吻居然能產生這麼大的快感。

這時陳總編的嘴沿著乳房上的乳頭,一路舔著直到婉華的小腹,陳總編的粗舌還伸進婉華的肚臍轉動,陳總編的舌工真是一流,從來沒體會過肚臍也能有這樣的快感,酸中還帶點疼痛,刺激的婉華兩腿發軟差點站不住,那只有一小點要舔不舔的接觸,讓婉華全身都不對勁,想要制止又想要陳總編的矛盾心情,讓婉華相當難受;接著婉華的火紅色透明絲襪,被陳總編褪到大腿上,陳總編的嘴咬住婉華的內褲的蕾絲邊。

婉華雙手掩面,這是婉華現在唯一能作的最后保護,陳總編一口含住了婉華左邊的乳頭,婉華偷偷的「嗯……」了一聲。

陳總編的手閒不下來,尋著了婉華的的裙頭,一抓一鬆之間已經解開來了,陳總編又將婉華的長裙用力的抽起,婉華配合地擡起雙腳讓陳總編脫去。

陳總編的左手撫在婉華的小腹上,嘴上吸的用力,讓婉華辛苦的皺著眉頭,手掌再一滑包住了婉華整只陰戶。

「啊……」婉華要塞失守,眉頭皺得更緊了。

陳總編的手輕盈的挑起婉華的情緒,沒有多久,陳總編就發現其實婉華全身到處都很敏感,于是將乳房讓給了右手,嘴巴在婉華的腰間、小腹、胸口、肩膀和脖子上胡亂的啃噬著,最后吃著婉華的耳朵,還不時伸舌在耳殼上舔出叫人痲痺的聲音,婉華張著嘴巴傻傻的呼著氣,下體的分泌已經浸濕了內褲和絲襪,透到外面來了。

陳總編察覺到手指上的潤滑,就站起身來舉高婉華的雙腳,脫去鞋子彎腰拉著婉華的褲襪腰頭「唰」的連內褲一骨碌都扒下到腿跟,然后抽脫丟到地上。

「握好我的大陽具!腿擡起來讓我摸摸你的小穴。」陳總編幫婉華把腳擡起來,命婉華握緊陽具,同時雙手再次沿著裂縫的邊緣,玩弄著婉華茂密的恥毛,難堪的搔癢使赤裸裸的股縫不安份的動著,雖然還矜持忍著不出聲,但臉頰已泛起可愛的紅暈,陳總編興奮的用兩根手指壓住肉縫兩側柔軟的恥丘,使婉華的肉縫向兩邊翻開吐出鮮紅的果肉。

「好癢……不要……」婉華的股溝用力的縮緊起來喘著氣望著陳總編,原本就濕滑不堪的陰戶現在更是狼藉!陳總編看婉華的反應亢奮不已,卻還故作心疼的說︰「寶貝兒!忍耐一下……」

陳總編將婉華氾濫的淫水舔弄到婉華陰阜的四周,一邊將婉華的絲襪和內褲脫下,但仍然勾在婉華的腳踝,婉華全身光溜溜赤裸在男人面前,陳總編跪在地上撐起擡起婉華的左腳踩在茶幾上,陳總編將頭伸進婉華的跨下,又吸又咬婉華的陰蒂,還把舌頭伸進婉華的陰唇里,直到陰道口,婉華的雙乳被陳總編從身后抱住,陳總編的手指緊緊夾住婉華的乳頭,原本就大又挺的乳頭被陳總編挑逗的又高又翹。

婉華被挑逗得張著小嘴直喘息,陰道深處不斷滲出蜜汁終于忍不住哀吟出來︰「哼……人家……受不了了。」整片臀部都是濕亮的蜜汁。

「放鬆點才開始呢?」陳總編俯下身用手扒開婉華股溝,指尖掃過婉華凸起的肛門、會陰部,再蓋過滾燙的要溶化的濕穴、最后頂住勃起的陰蒂用力的壓揉,婉華美麗的胴體產生強烈的冷顫,麻電般的感覺傳遍了身體,簡直連骨頭都要融掉了!陳總編擡起身來,指尖上都是粘稠的蜜汁像粘膠一樣滴下來,陳總編將那粘著腥滑液體的手指含在嘴里,意猶未盡的舔舔嘴唇。

婉華閉上眼,陳總編再度用手指拉開婉華下身粘滑不堪的肉縫,讓那嬌艷的肉片像花一樣的展開來,然后挑開包覆著陰蒂肉芽的嫩皮,用指甲尖小心的挑起嫩紅的肉芽,婉華全身肌肉緊繃,心頭狂亂的跳著,肉芽夾在陳總編兩片指甲間搓來揉去,陰核一下子就充血變成紫紅色,陳總編邊搓弄婉華的陰核邊湊近婉華的臉,輕輕問道︰「這里舒不舒服啊?」

婉華痛苦而斷斷續續的喘息,點頭表示順從,陳總編知道時機已成熟,改以整只手掌輕輕的摳撫濕滑的肉溝,婉華起先「嗯……嗯……哦……哦……」的擡著屁股迎合,陳總編手指一滑「滋!」一聲,手指塞入婉華滾熱多汁的小穴內。

「啊……」婉華挺腰哀吟,強烈的快感麻痺了婉華敏感的身體,小手無力地抓著陳總編的陽具機械地滑動著,陳總編的手指一寸一寸的沒入婉華緊滑陰道內,手指已經快通過子宮口了,還在不斷進入粘汁大量被擠出來,婉華此刻像是失去了自尊和廉恥,雙腿吃力地向兩邊分開,陰戶被塞拔的快感衝向腦門,婉華搖著頭喊︰「不行了……人家……受不了了……不……可以再進去……會完……不要……求求……」陳總編並不理婉華手指一直搗入子宮。

婉華發出求饒聲,但陳總編的手指還在前進,最后竟將整個右手捅進了婉華的陰道。

「不要……不可以……死……了……」婉華快不能呼吸緊繃陰道扭曲收縮。劇烈的刺激使婉華拚命哀求陳總編求饒,意識快陷入昏迷。

陳總編的手指總算沒有再進入,扶高婉華的頭問道︰「來!嘗嘗自己的騷淫水。」

陳總編從婉華的子宮里縮回手指,婉華陰道里的空氣好像被往外抽離,里面的粘膜痙攣著潺潺的穴水一直流出來,等陳總編手指離開婉華已滿身汗汁地癱軟在地上,兩條美腿隨便的擱著屁股下,連闔起來的力氣都沒了!

陳總編慢慢拉出濕淋林的手指,塞進婉華的小嘴問:「好吃嗎?」

婉華「嗯!」了聲胡亂回應,陳總編抱起婉華玲瓏的身子坐在自己的大腿上。

「真討厭!這麼玩人家。」婉華嬌嗔地用指尖點了點陳總編的額頭。陳總編把玩著婉華充滿彈性的雙乳。

陳總編雙手扶著婉華的小蠻腰將龜頭對準婉華的陰唇口。

「唔……啊……」婉華不發一語地表示著內心的希望,婉華屁股跟著配合蠕動起來。

陳總編開始慢慢的把玩眼前的尤物,只把龜頭抵著陰道口不進去,緩慢而且有秩序的摩擦起來,決心要勾引她。

陳總編把婉華的雙腿架在自己的肩膀上,將大龜頭在陰唇上輕巧地磨擦起來,婉華被逗得春心蕩漾淫水潺潺,雙手緊緊扳在陳總編的肩膀,一邊聳腰扭臀、一邊哀求陳總編說:「啊……求求你……插進來……不要這樣……整我……請你……快點……干……」

陳總編知道只要再堅持下去,婉華一定會完完全全的被他征服,因此大龜頭往洞口迅速一探馬上便又退出來,這種欲擒故縱的手法,讓亟需大陽具縱情耕耘的婉華,在乍得復失的極度落差下,急得差點哭了出來,婉華雙臂緊緊環抱在陳總編的頸后,嘴唇磨擦著陳總編的耳朵說:「噢……噢………求求你……快干進來……啊……喔……天呀……求求你……可憐我……快……姦……吧……啊……啊……天吶……癢死我……了……」婉華像一頭發春的母狗,自尊道德也早就徹底消失了。

陳總編又說:「哇塞!你真是個淫娃只搓弄幾下,都流出湯汁來,哈哈……」

婉華嬌啼啼地說:「別笑……你……磨得……好癢……受不了………進來……」說完還哼嗯哼嗯喘著嬌氣。婉華以近乎哀求嬌嗔地說,又過了一陣子,又是婉華的聲音:「求你……插進……要嘛……大力插進來吧……」竟然在哀求一個色狼來干她插她!

這時婉華原來懸在沙發邊的兩條玉腿突然縮了上去,原來陳總編這時把婉華兩條玉腿勾上他的肩膀,剛好看見陳總編那粗腰肥臀朝自己可愛的婉華壓了上去。陳總編抓著婉華的手握住陽具,婉華勉強的將陳總編的龜頭頂住自己的陰唇,陳總編將龜頭在陰唇間上下滑了幾下,龜頭分開婉華的陰唇頂住陰道口,婉華扭動著臀部使龜頭正好對準濕潤的小穴,婉華抵受不住強大的誘惑力,這麼大的陽具是什麼感覺?不知不覺婉華己淪入欲望的深淵,同時婉華屁股也自然的往后挺了一些,兩腳一酸全身重量壓下「滋溜」一聲鴨蛋大的龜頭鑽進去二寸,婉華來不及反應,婉華再也忍不住的身體的需求。

「啊!」婉華發出一聲忘我的淫叫,整個人都瘋狂了,陳總編的陽具慢慢的滑入婉華的體內,粗大的龜頭壓迫著婉華的陰道壁,直頂到婉華的子宮口,好撐好脹一陣強烈的快感衝進子宮深處,婉華的淫水像洪水氾濫般傾洩而出。

天啊!才剛插進去婉華就已經高潮了。

陳總編的手抓緊婉華纖細的蜂腰,每次在衝刺的時候,都能插入更深的地方,以陳總編的尺寸加上這種做愛姿勢,是可以頂到婉華那柔軟的花心,從婉華的叫聲以及激烈的扭動腰臀,陳總編每一下插到底的時候都可碰觸到婉華的G點,婉華不時的擺動自己的屁股,迎合著陳總編的撞擊,嬌媚淫蕩的發出「啊……啊……唔唔……」呻吟起來。丁香社區-DXXDXX.COM

(二)

在婉華的淫浪叫聲中,陳總編像發春公狗般挺腰撞著婉華的小穴,並將婉華的雙手給拉到身后,像在馴馬般地騎著淫蕩的婉華,婉華被陳總編壓得上半身整個趴倒在沙發鋪上,除了配合陳總編抽插的動作淫叫外,毫無招架之力,直到陳總編干了幾十下后,突然將婉華的雙手鬆開,身體前傾抓捏住懸晃的一對大奶子,婉華騎在陳總編的身上就在地毯上做愛,整個過程容婉華都顯得很積極,從來沒有這麼主動過。

「哦……哦……好啊……啊……死……啊……死……啊……來了……啊……」婉華叫得嫵媚,瘋了一樣,連浪聲都斷續無章。

「啊……啊……啊……好舒服……好好哦……啊……再快點……哦……對……對……」婉華的心情飛揚起來,滿漲的春潮一下子宣洩,騷水潺潺從屁股「滴答、滴答」流出,流溢到地面地毯上。

陳總編加快抽插的速度。

「啊……好舒服啊……這樣……哦……插得好深哦……啊……啊……好爽……啊……」

婉華抗拒不了生理上的反應有求必應,狹小的空間里氣氛淫亂極了,婉華什麼都說出口甚至管不得浪聲是否會傳出去外面。

「啊……插……我……愛……啊……別停……啊……啊……快點……對……對……插死……我……啊……啊……具……啊……啊……啊……」婉華就算和她丈夫做愛也從來沒說過這麼淫蕩的話。房里傳來婉華呻吟聲嬌喘聲一連串的淫亂聲,婉華原來被其他男人淫弄的時候,也會說出這種淫亂的叫床聲。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