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上鄰居的老婆

佳慧           17歲     我

哥哥           28歲     繼父的兒子

吳叔(爸爸)   58歲     繼父

可是,我卻活的如此灰暗,我8歲的時候,父親死於一場車禍,我對他可以說沒有任何的印象,直到12歲的時候,母親帶著我改嫁,我開始改口叫另一個人爸爸。

這個新爸爸經營汽車修理廠,算相當有錢,而我對他的記憶中,只有成天的酗酒、打罵我的母親,可是面對我讀書龐大的學費,母親只有屈就於他,時常忍受著他的羞辱、謾罵。

一天酒後,母親為了我的學費再度和繼父開口要錢,卻換來了一肚子苦水,繼父:[看看妳帶的拖油瓶,就只會不斷的從我這拿好處…]那次母親和他大吵了一架,這些言語聽在我的耳裡縱使不是滋味,但我也無從插手。

我唯一能做的就是努力向學,將來以報母親之恩。

可是就在我16歲時,上帝沒有可憐我們母女倆,祂硬生生的又將母親帶走了,而我如今孤拎拎的一個人,住在這個不屬於我的家中。

從母親走了以後,我陷入了一種誘惑,被那種叫做「愛情」的玩意兒所誘惑。

因為這世上我已無親人,當初不交男朋友是為了母親,我必須努力讀書,而如今我無依無靠,正好同學之中又有不錯的對象,我很快的和一個斯文帥氣的男孩陷入熱戀,而這段戀情是我的初戀情事。

我倆在公園裡散著步,訴說的自己的愛戀,我的頭髮微微地垂下,似小家碧玉地依靠在他的身上,女人需要愛的滋潤。

和他在一起,我忘記了家中的煩惱,沉醉在兩人的世界裡,人家說,家,是我們的避風港,可是對我來說,家,只不過是我睡覺的地方,我真正的避風港在我這初戀男友的身上。

我倆純真的愛,沒有所謂的性愛,交往了三個月左右,我們才牽起小手,第一次感受到男孩大手傳來的溫暖,那是如此的踏實、值得依靠。

交往了半年後,在一部愛情電影的催化之下,男友用手稍微提起我的下巴,輕輕吻了我的嘴唇,當時,我好像不知所措似的,滿臉通紅在那呆呆的任他吻我的嘴唇,我們兩個就在電影院有了初吻。

每天放學,我們固定會在街上逛逛,一起吃個晚餐才回家,男友總是貼心地送我到繼父家的巷口,才依依不捨的親吻我一下離開。

這天,我倆依舊吻別,可當我走進家門以後,準備關門時,後方傳來哥哥的聲音:[佳慧,不要關…]原來他一直跟在我後面,想必剛剛的情景他有看到,我有些害羞地低著頭趕緊進房,並且有些擔心的坐立難安,我的戀情,繼父和哥哥並不知道,我也不想讓他們知道,所以我有些寢食不安,我害怕會遭受繼父的謾罵,遭到他們的冷眼。

哥哥鬆開了口,把我的乳頭從嘴裡吐出來,而他粘乎乎的口水正從乳頭上滴下來。

 哥:[小騷貨!他媽的奶子這麼敏感!這麼快就硬了!哈哈!]哥得意的笑著,接著突然掀起我的制服裙,抓住我薄薄的三角褲,用力一扯,只聽[嘶…]的一聲,我的神秘的少女下體完全暴露在哥哥的眼前。

平坦的小腹下,是一片稀疏的黑毛,一直從陰埠向下延伸到我緊緊夾住的大腿間,哥蹲下身子,把他那張臭烘烘的嘴貼在了我的陰埠上,來回的用舌頭舔著,我本能的夾緊大腿,不讓他的舌頭進到裡面。

 整個家中,只見一個性感的青春美女大張著白玉般的雙腿,兩腿間的女性器官被一個男人死命的向兩邊扒開,那兩片陰唇再也不能擋住什麼,少女鮮紅的小陰唇露出在體外,整個房間裡充斥著女生嬌媚的哼叫。

我無力的在桌旁扭動著,忍受著來自陰道外面的性攻擊。

 哥哥粗糙的手指越來越放肆和大膽,開始只是普通的一抽一插,慢慢的變成了電鑽似的快速轉動,他長滿厚繭的手指在我柔嫩的陰道深處摳挖著,我只覺得陰道口一陣陣的酥麻,本能的想夾緊雙腿,可他卻大力的扳開我的兩條大腿。

這時,哥哥再也忍不住了,他脫掉了自己的三角褲,他的粗大陽具和他瘦高的身材極不相稱。

他得意的把自己的肉莖在我的下體晃動著,好像在示威似的!我低頭一看,嚇的幾乎暈去,哥哥的雞巴足有20公分,因為過度的興奮陰莖表面佈滿了血管,這哪裡像是一個人的生殖器,倒像是一頭狼的陽物。

我嚇的心中狂跳,哀求道:[求求你!饒了我!不要!請你放過我吧!嗚嗚…]可是哥哥已經獸性發作,他把自己的大龜頭緊緊貼在了我的兩片的陰唇裡,開始沿著我的肉縫上下摩擦,從尿道口到陰道口再向下到肛門,往返了幾遍之後,他鐵硬的龜頭上已經沾滿了我流出的滑膩淫水。

這一次他把龜頭移到我的陰道口上,沒有再向下,而是屁股突然向下一沉,龜頭整個被我小小的陰道口包住了。

猝不及防的我,疼的眼淚都流了出來,尖聲慘叫著拚命擺動細腰和屁股,想擺脫他雞巴的侵犯。

[啊…哥哥…你在做什麼…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哥…不要啊…不要]哥哥低頭看著痛苦掙扎的我,視線移到我的下體,他自己那根雞巴只插進去一小半,插進去的那一小半隻覺得又酥又麻又暖和,外面的一大截就更想進去了!我:[好痛啊…哥哥…住手…住手…我還是處女啊…不要…]哥哥:[怎麼?男朋友都沒操過妳呀?]他聽見我還是處女以後,沒有手下留情,反而惡狠狠的再一次猛用腰力,這次20厘米的粗大雞巴全都戳了進去。

哥哥:[哈,真想不到還是處女…便宜了哥哥我]我疼的直叫:[唉!疼!疼死了!不要!快停!啊!救命啊!哎呀!]哥哥不斷用言語羞辱著我:[真爽快…好緊啊佳慧…好緊啊佳慧…]他閉上眼停了幾秒鐘,靜靜享受雞巴給予他的姦淫我的快樂。

他覺得自己的雞巴好像被一根細細的橡皮套子牢牢箍住,等了幾秒鐘,他感覺到我下體裡分泌出了更多的潤滑液,他這才開始「三淺一深」的前後抽動,我的叫聲則隨著他抽插的深度和力度不斷變化,他聽的更是血脈噴張,抽插的動作也越來越粗野,說的話更是污言穢語不斷:[小騷貨!你的小騷逼裡好多水呀!媽的操的真爽!小婊子!小爛逼好緊!]我哀嚎著忍受他一次又一次的抽動:[嗚嗚嗚…放開我…你這變態…放開我…]哥哥:[噢!戳爛妳的逼!戳死妳這小婊子!噢!我操!操死妳!]屋內一個身材姣好的年輕女孩,正在被迫擺出激起男人野性的性交姿勢,她胸前兩隻飽滿的乳方向下垂著,隨著屁股後面的猛烈衝擊而前後晃動。

這個女孩的屁股是那麼渾圓上翹,而她白嫩的屁股正被她的哥哥用手緊緊掐住,白嫩的臀部肥肉都從他骯髒的指縫間冒出來,而哥哥好像還嫌不夠用力似的抓著,以至於女孩雪白的屁股上留下了一條條他抓的紅紅指痕。

 我哭著求他饒我:[哥…不要啊…嗚嗚嗚…嗚嗚嗚…]想不到,哥哥竟對我說:[長痛不如短痛,反正妳遲早也是要讓男人操的…好好享受吧][不…不…為什麼…你這變態…你這變態]他用腰猛力刺著我,這動作更加激烈,我感受小穴的撕裂痛苦以及身心上的痛苦,我持續的哭泣,我身為女人的第一次竟然就這樣被眼前的男人拿走,那層寶貴的膜,已經成功被我不愛的人刺穿過去,我低下頭看,那純潔的象征緩緩流出一些處女血。

我低聲地趴在桌上哭泣著,他的肉棒仍埋在我的小穴裏頭,小穴裏面的肌肉緊緊地緊箍著他的肉棒。

哥哥自己也低頭不斷欣賞,看著自己的粗大陰莖在怎麼樣姦淫這個繼母帶來的妹妹,[啊…佳慧…妳真漂亮啊…佳慧…啊…好爽快…啊…]我:[嗚嗚嗚…住手…住手…你這變態…][佳慧…哥哥可是妳第一個男人啊…佳慧…妳夾的好緊啊…]哥哥越看越興奮,越操越快,戳進去的力度和深度也越來越大!終於他的龜頭一陣麻癢,滾熱的精液從他的陽具裡射出,從他的雞巴和我陰道口的結合處流出一大灘白漿,順著我光滑的大腿內側流下來。

哥哥的嘶吼叫聲終於停息了下來,而我已經半死不活的被他扔到地上,白白的屁股上是十條紅色的指痕,大腿內側沾滿了混濁精液還有我寶貴的處女血。

[嗚嗚嗚…為什麼…為什麼要強暴我…為什麼…嗚嗚嗚…嗚嗚嗚…]此時的哥哥冷冷的對我說:[快穿上衣服吧,今天的事相信妳不會跟人說]隨後他拿起手機對我拍下了幾張照片,他說:[真爽…早就想幹妳了,沒想那麼爽快][你這變態…禽獸…禽獸…嗚嗚嗚…嗚嗚嗚…不…不…]

大約過了一個月的時間,這一個月以來,我不知道忍受了哥哥幾次的姦淫,他總趁著爸爸回來之前強暴我,並且要我放學馬上回家,因為這樣他才有足夠的時間多玩我幾次,就連這一個月裡,當我月經來時,他依舊不放過我,他要求我幫他口交取代性交。

我趴在床上,哥哥從我背後插入,這樣的姿勢是他最喜愛的,他幾乎每一下都用盡全力,直到龜頭頂到我的子宮口。

我被他的蠻力頂的全身一前一後的不停搖聳,只覺得屁股被他抓的好疼,陰道裡更是一陣火辣辣的感覺,向下垂著的兩隻乳房不聽使喚的跟著前後晃動,扯得我乳根好疼。

這個月不下數十次的的性交,我對他的姦淫早已麻痺,只能低聲的呻吟,[嗚嗚嗚…嗚嗚嗚…]哥哥:[小騷貨!妳叫啊…老子戳死妳!噢!噢!我戳!我戳!]他老二在我屁股後面興奮的吼叫,我的下體完全被他操翻了,兩片陰唇紅腫脹大,向外翻開,紅嫩的小陰唇則緊緊含住了他粗黑的肉棍。

他的淫棍每一次抽出都帶出不少的白色粘液,雞巴抽插發出的淫聲也越來越大!哥哥這樣的猛戳了大概半個鐘頭,一陣快意從他的龜頭傳出來,他再用力的戳了幾下,終於精門大開,濃濃的精液灌進了我的陰道裡。

我眼角的淚水漸漸乾涸,紅暈湧上臉龐。

哥哥看著我一對豐盈的乳房在身下隨著他的抽插前後晃動著,疼愛不已,身體略往前傾,伸手抓起了一隻乳房,邊干邊揉起來。

我只覺陰道內快感越來越強烈,一種罪惡的快感升了上來,羞恥之心悄悄消失,身體隨著本能的驅使搖動著,口裡忍不住發出呻吟聲。

[佳慧,妳真漂亮,爽不爽,爽就大聲叫出來。

]哥哥興奮地幹著我,把頭俯到我的臉邊吻著,隨著哥哥的挺動,我身體不停地晃動著,秀髮在跳躍的豐乳邊拋來拋去,黑白相間,別有情趣,一旁的爸爸直看得於海眼冒金星,他讚嘆著:[從沒這麼爽過,真是太好了,佳慧]爸爸雙手戀戀不捨地摸著我曼妙的肉體,嘴在她的俏臉上不停地吻著。

哥哥則是摟著我,持續地操著我,汗味與精液的味道交雜在空氣中,哥哥:[佳慧,舒服嗎?妳男朋友都不知道妳床上這麼厲害吧]我:[你們這些禽獸…無恥…]哥哥:[爸,我一定要幹到佳慧懷孕,我要她懷我的孩子,給我當老婆]爸爸則是在一旁笑著說:[妳就當我的媳婦,偶爾也借爸爸用用]那晚,我被他們父子兩一個個的輪流而上,他們在我緊小的陰道裡發洩著他們的獸慾,等他們輪完三遍,我的陰道已經又紅又腫,身上更是糊滿了他們射出的白色濃精。

 就這樣,往後的日子,我被這個家的人不斷的催殘,就連我男友有時打給我,我都只是跟他說身體不舒服,所以聲音怪怪的,事實上,我有時接電話時,都是被這兩父子姦淫著,強忍著淚水深怕被發現不對勁!這樣的日子,持續了六七年,因為她們父子倆,我不知道拿掉了幾個小孩,而我的初戀情人,幾個月後我覺得愧對他,進而向他提出分手,在和我分手時,他不知道我的遭遇,也更不曾得到我的身體,被強暴的日子,直到我嫁人以後才結束,而我從未再回去過那個娘家。

到現在,我結了婚,和老公做愛的同時,還是時常回想起被人糟蹋的經過。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