孕婦惠子

(1)產檢

惠子挺著三十六週的大肚子,晃進了護士更衣室。

她開了衣櫃,取出已經穿了五個多月的孕婦護士服,伸手到背後將她橘紅色連身孕婦裝的拉鍊拉到底,把衣服整件褪了下來。她感覺到腹中的寶寶踢了她兩下,低頭伸出雙手撫摸只裹著一層孕婦內褲的渾圓肚腹。她摸了幾下,右手不自覺地順著腹部的圓弧滑了下去,輕輕摩擦著白色孕婦內褲裡面微微脹大的陰蒂。

她轉頭看著牆上鏡子裡,高佻的自己只穿著Y背開前扣的華歌爾胸罩和只蓋住一半圓滾滾大肚子的孕婦內褲。惠子放在內褲褲襠上的右手按壓的力量越來越大,她感覺自己熱脹的陰唇中間,有滑膩的潤滑液湧出。

正當兩眼微閉的她想把胸罩的前扣解開時,更衣室的門被人碰地打開,鐵櫃後春心蕩漾的惠子警醒過來,以最迅速的動作穿上孕婦護士服,從鐵櫃後探出頭來,一看原來是和她同樣挺著一個大肚子的婷瑜。

惠子和她打個招呼,走了出來。一邊懊惱著她進來的真不是時候,讓自己的春夢嘎然而止。惠子抓了抓肩膀上的胸罩肩帶,將Y型肩帶往兩側調整,接著雙手又移到臀部,隔著護士服伸入緊裹住屁股的孕婦內褲褲緣,手往下拉,大腿微微張開往下蹲,讓原本翻捲在大腿根裡側的褲緣服貼地包裹住她濕潤的下身。惠子對著鏡子理一理頭上的短髮,綁好背後的帶子,走出去和同事交班,她彎腰雙手撐在桌上,孕婦護士服緊貼著她背後的曲線,Y形的胸罩肩帶和腰際、大腿根的孕婦內褲邊緣清晰可見。

白班總是每天最忙的一班,惠子忙到十二點半才有時間坐下來吃飯,吃完飯她想起和婦產科楊醫師的約定,跟婷瑜說要去門診作產檢,婷瑜問她︰「門診不是十二點就結束了嗎?」她告訴婷瑜︰「我請楊醫師找沒人的時間幫我仔細檢查,半小時就回來。」婷瑜答應幫她注意病人,惠子像是得了特赦地高興,快步去搭電梯。她邊走邊想著前兩週楊醫師幫她產檢做內診時,跟診護士告訴他後面沒病人了,他要那護士去病歷室調一大堆研究用的病歷,那護士走後他在她陰道口的手有意無意地摩擦著她的陰蒂和大陰脣,讓她有點要飄起來的感覺,忽然他站起來,俯身吻她,惠子嚇了一跳,來不及閃躲,他熱情的唇讓她頭暈起來。

惠子和楊醫師早在他當實習醫師,她還是護生時就認識,楊醫師曾經找她去露營,第一天晚上他就拉著她到林子裡去,猴急地愛撫她,惠子對他頗有好感,低聲喘氣,扭動著身子任由他上下其手。最後一晚他的陰莖正在她的陰道口徘徊,她呻吟扭動著正要讓他進去時,好幾道手電筒的光束忽然照在兩人身上,狼狽的他們被大家嘲笑了一晚。後來楊醫師畢業去當兵,兩人就失去聯絡,直到惠子結婚懷孕,要找個本院的婦產科醫生做產檢,赫然在門診表裡看見他的名字,她就一直在他門診作產前檢查。

楊醫師初見她有一絲尷尬,但她落落大方,兩人馬上像當年一般熟稔,惠子覺得他每次似乎都有意無意地想挑逗她,但她總忍下來。那天他的舉動讓她措手不及,呻吟著喊道:「楊,你不要這樣嘛」但她三十四週的大肚子卻忍不住摩擦他西褲下勃起的陰莖,兩個老情人終於把當年愛做卻沒做的事給做了。完事後他告訴擦拭好下體正在穿內褲的惠子下次兩週後的中午十二點半之後再來,他會把跟診的護士支開。

惠子好不容易盼到這一天,看表都十二點三十八分了,她幾乎是跑進了產科門診,楊醫師早等在那兒了,兩人擁吻起來。他隔著她的孕婦護士服,摸索著她胸罩和孕婦內褲微微凸起的線條,她則不住摩擦他褲襠裡的陰莖,雖然現在一週和老公仍要做愛四、五次,惠子還是常常覺得想要,楊正好滿足了她飢渴的性慾。他伸手到她背後拉開孕婦護士服的腰帶和拉鍊,惠子的孕婦護士服一下就溜到地上。他問惠子:「妳的胸罩好性感,是什麼牌子的?」惠子喘息著告訴他:「是華歌爾的」她的手在他的褲襠亂竄,不停揉擦他越來越粗大的那話兒,楊一手插進了她的胸罩邊緣,撫弄她變的珠硬的乳頭。

惠子的喘息聲越來越濁重,她覺得下身發熱發脹,肉縫之間黏滑的愛液隨那一陣陣酥麻的電流泉湧而出。她狂亂地鬆開他的腰帶和拉鍊,褪下他的內褲,讓他挺立的陽具暴露出來。他一隻手在惠子胸罩裡,另一手則沿她渾圓的腹部曲線緩緩滑入她雙股中間,隔著那一件薄薄的孕婦內褲按壓著她濕淋淋的下體︰「小惠,妳下身濕答答的好熱。」惠子按奈不住,伸手解開胸罩的前扣,把他在她頸部親吻的雙唇移到她那兩團豐滿的乳房,迸出一聲聲的呻吟:「親我的奶,吸我的奶」他用舌頭吸吮舔弄惠子硬挺的乳頭和膨大充血的乳暈,一陣陣的電流由她的乳頭流竄到全身,最後衝進下身。

惠子再也忍受不住,顫抖著哀求他:「楊你行行好,快把你的大雞巴插進來幹我」他雙手叉住惠子腋下,讓她站起來,把她膝蓋間整件濕透的孕婦內褲扯了下來,抱她躺上內診台。她撫摸著乳頭和下體,聲聲哀求他:「楊你的雞巴快插進來小屄屄快爆炸了快通通我的屄」他的陰莖微微頂住她的陰脣,摩擦她脹成紫紅色的陰蒂,又引得她叫起來︰「進來頂死我,進來幹死我」惠子奮力抬起上身,抱著他的臀部往自己的下身擠,她只感覺到他粗硬的陰莖撐開自己柔軟溜滑的花瓣,一點一點向她身體深處推進,將她的陰道塞得飽滿。惠子無法克制地大叫:「好爽,好爽,用力幹我,老娘一屄夾死你」

婷瑜看了看表,都半個多小時了,惠子怎麼還不上來。自己前兩天作二十八週的產檢,也給楊醫師仔細看,才花了二十分鐘,她決定下樓去看她是不是出了什麼事。下樓走到漆黑一片的婦產科門診區,婷瑜往最裡面的產科診間走去,在門口她聽到像是哀嚎的聲音,可又不完全像是痛苦的叫聲:唉唷….唉唷….頂我….幹我….。聽了一會兒她的耳根紅了起來,那不是惠子在叫床的聲音嗎?婷瑜知道隔壁診間有一道門簾可以相通,她輕輕開了隔壁的門,小心掀開門簾一角,那短髮的秀麗臉龐好不面熟,真的是惠子躺在內診台上,修長的雙腿大開懸在蹬形腳架上,英俊的楊醫師全身光溜溜趴在她身上努力抽送著那根巨大的陰莖。

兩人叫春的聲音中還夾雜著陰莖在滑溜陰道中活塞運動發出的撲吱撲吱聲音,婷瑜看的都愣住了,兩三個月前老公就不敢碰我了,他都不知道我多想要…..她的腰際兩股中間開始有些麻癢的感覺,要是躺在內診台上被幹的是我該有多….。不知何時她的雙手身進孕婦護士服裡,開始摩擦逐漸變硬的乳頭和水淋淋的下體,婷瑜覺得自己全身發熱,開始飛了起來。她忽然看到內診台上的兩人僵住不動,原來婷瑜恍惚間從簾後衝了進去。

婷瑜呻吟著說:「我也要,你們繼續幹,讓我參加我就不告訴別人」她把電動內診台的頭部放到最低,掙扎著脫下孕婦護士服、無肩帶胸罩、和整件鏤空的華歌爾孕婦內褲。跨坐在惠子頭上叫道:「惠子妳快舔我,小穴快要燒起來了」

惠子順從地吸吮撥弄婷瑜濕透的陰蒂和陰脣,一面楊醫師的大肉棒還在她子孫穴裡衝刺,兩個大肚子的孕婦都一邊呻吟一邊搓弄自己挺硬的乳頭。惠子最後只知道下身有一股暖流噴在她身體深處,跨坐在她頭上的婷瑜呼吸越來越大聲,他濕漉漉的下體不停流出愛液。忽然她大聲尖叫:「啊….啊惠子我好爽,我要出來了。」

惠子只覺得許多熱熱濕濕的東西湧進嘴裡,婷瑜就癱在她身上,三個人趴在一起喘息。惠子再睜開眼看手錶時,已經下午一點四十五分,楊醫師早走了。她急忙搖醒婷瑜,兩個人撿起散落在地上的胸罩、孕婦內褲、和護士服,穿戴整齊,要走出產科門診前婷瑜還將手探入惠子孕婦護士服的下擺,摸了摸她的褲襠,笑她:「惠子妳很爽吧,到現在還這麼濕」惠子不甘示弱,把手放進婷瑜的領口,掏了她的胸罩:「婷瑜妳也蠻銷魂的喔,乳頭還像彈珠一樣」

兩人擁吻愛撫對方一陣,才警醒到時候不早,上樓回病房。她們兩人回到病房,大家都問發生什麼事,怎麼去那麼久?婷瑜朝惠子使了個眼色,跟大家說惠子剛剛產檢時人忽然有點不舒服,休息一下之後已經沒事了。眾人聽她說沒事就繼續忙碌的工作。很快交班時間就到了,白班護士交完班的就陸續下班,就剩下婷瑜和惠子因為中午做了那些事,來不及和其他人一起走,延遲了將近一小時。惠子和婷瑜終於可以下班了,兩人一起走進更衣室,惠子和婷瑜的衣櫃在同一排,兩人又一起站著脫下身上的孕婦護士服。

惠子正要拿出她的橘紅連身孕婦裝,忽然婷瑜只穿著胸罩和鏤空孕婦內褲就跑過來從背後抱著她三十六週的大肚子:「惠子我好喜歡你中午那樣吸我下身,我也要讓妳嘗嘗那種欲仙欲死的滋味」說著就抱著惠子踏進一旁的浴室,鎖好門她馬上動手脫下惠子的孕婦內褲。惠子順從地坐在馬桶邊緣,張開雙腿,露出股間那片有黑色叢林的神秘谷,她感覺婷瑜的雙唇溫柔地喚起以前自己從來不知道的慾望,她沒想到同是女人的唇,竟也能撩撥起她的肉慾……

她發現股間又有脹脹熱熱的感覺,跟和男人做愛好像差不多,卻好像又有點不一樣;「婷瑜,妳好會舔,都知道我的敏感帶在哪裡…呵…好棒」婷瑜貼在惠子陰阜上的鼻子聞到她的潤滑液那股騷味,嘴巴也舔到黏滑的愛液,興奮的嘴唇更賣力地吸吮。她發現惠子的肉縫一下下用力攣縮起來,耳朵也聽到惠子「喔嗚…哦…哦…唉唷…哼…哼…」的低聲呻吟,張開的雙膝也微微顫抖起來。惠子忽然俯身將婷瑜無肩帶胸罩的背扣撥開,雙手開始播弄婷瑜挺立的乳頭。

婷瑜突然受到刺激,嘴巴不禁輕輕咬齧著惠子濕暖的下體,一手伸進了鏤空內褲,使勁摩擦自己濕潤的陰部。兩人就這樣互相增加給對方的刺激,一直呻吟著的惠子最後終於捧著她三十六週的大肚子大聲喘氣尖叫起來。婷瑜緊貼在她陰道口的嘴巴感受到了惠子體內一陣陣湧出的溫暖濕滑黏液。惠子終於停止尖叫,望著從自己雙腿中間抬起頭來的婷瑜,欣喜地啜泣:「婷瑜我是不是流很多濕濕的在妳嘴裡?」婷瑜剛用雙手自慰達到高潮,說不出話來,只能用力點頭。

她的嘴角和鼻尖都是微白的黏滑液體,惠子湊上去用舌頭舔去那些黏液,問她:「這都是我流的,對不對?」

她輕擁著婷瑜,兩個人的大肚子摩擦著,婷瑜仔細幫惠子擦拭乾淨下身,拾起披在洗臉台上的白色孕婦內褲為她套好,兩人這才去換好孕婦裝道別回家。

惠子回到家裡已經六點多,她先生早他一步到家,她弄好簡單的晚餐,兩個人很快就吃完了。今晚她先生要搭十一點多的飛機到歐洲出差五天,惠子七點多送他下樓去機場。兩人在樓下吻別,她先生趁四下無人伸手進她孕婦裝摸她一把。

「哇怎麼濕濕的」惠子臉紅起來:「人家想要嗎」她先生聳聳肩就上車走了。惠子無事早早就上床睡覺,她的手還從褲襠按壓了兩下,可是白天和楊醫師和婷瑜搞了兩次,實在也很累,不一會她就沈沈睡去。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