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體改造計劃

「疑???四百億…..」


當我聽到董事長說出這樣的數字時,還以為是聽錯了..


一項沒有經過股東會議通過的巨額地下預算。而且還是用來投資沒有法律保障的色情事業,太不可思異了。


「這件事是極高度的機密..」董事壓低了聲音對我說。


當然了。濫用公司的資金。在色情行業這種東西上投資。我突然懷疑眼前的這個家伙是怎麼爬到董事長的職位了..我們可是知名的跨國投資公司。任何的不當決策,極可能造成全球性的金融風暴..


「我要你去監督這個計畫。我非常相信你的能力..」


在我離開時,董事長拍著我的肩膀這樣說著..


坐在飛往孤島的直升機上,我抽空檢視由公司帶來的簡報..大量被塗黑的文字令我火冒三丈,更糟的是依照殘留下來的文字片斷。


明顯的這項計劃已經執行超過十五年以上了。我狠狠的把簡報丟在椅子上..


「年青人,不要生氣。」


眼前說話的這個老頭,就是公司的投資對像。


我狠狠的瞪著他,希望立刻得到合理的解釋。


「我很明白你現在正在想甚麼,等一會兒,你就能了解這是合理的投資。並且能為你們公司賺取無法想像的財富..」


他緩緩的說著..


我不屑的轉頭看著海上緩緩移近的孤島,想著如何推翻那個不適任的董事長。或是帶領手下,成立另外一個公司。


離開瀑布下的停機場,我們的轎車駛過一座又一座的檢查哨。更不用說那些盤據在叢林內的高壓鐵絲網..


轎車終於駛進了一個社區,一棟又一棟的豪宅掠過我的眼前..但是明顯的裡面卻空無一人。


「這些是將來要給來此消費的旅客使用的」


老頭子這樣對我解釋著。


我對於龐大的金錢投資在這種東西上不禁搖起了頭..


當轎車駛過了一間學校,傳來學生們的喧鬧聲..


太糟糕了,在色情專區內竟然有學校…


應該花錢把這裡的所有居民遷到別處,我腦中出現街頭上大量抗議的群眾。就撥出一億元的遷村費好了,我這樣計劃著..


好像是午休時間吧,有不少國中年紀的女學生在操場上走動著。也有不少看起來應該是小學程度的女學生圍在草地上玩著遊戲。


我幾乎把眼珠都貼到玻璃窗上,急忙把車窗搖下..


「……..沒穿衣服…」


是的,視線所及沒有一個女孩子有穿衣服走廊上,操場上,草地上。年輕的少女們赤裸著身體的在陽光下走動著


「色情專區??」


我轉身過來,幾乎一拳把車內的老頭子捶出車外..


「你這個人口販子」


想到成千的無知少女正被運送到此,我以經準備好要把這個老頭子就地正法了..


粗暴的我被強壯的司機架住..


「先生你一定是誤會了。我會詳細的跟你解釋。」


被打的嘴斜鼻歪的老頭子對我陪著笑臉..


面對著兩百公分的巨漢,我乖乖的回到自己的座位。


要不是我是公司代表..很可能馬上被丟入海中..


穿著高跟鞋但是卻一絲不掛的女孩端了兩杯茶進來後,很快的離去。


廣大的會議室中,只剩下我和正在擦著嘴角的血的老頭子。


「你剛剛看到的女孩子都是合法的」老頭子說。


「你是說那些年輕的女孩子都是自願來這裡從事色情工作的………….你花了多少錢去收買她們的父母和政府??」


我不屑的質問著。


「不….不….該怎麼說呢??她們沒有父母親,而且她們屬於我們公司的財產…………….她們是遺傳基因下的產品」


老頭子急忙的解釋著。


想到前一陣子世界各地的科學家正在熱中的遺傳工程中。最熱門的複製生物技術,難怪這個小島需要戒備森嚴的系統。以防止技術外流,或是被其他的公司竊取。


複製一個人應該比複製恐龍簡單萬倍。


想起有名的電影侏羅紀公園。劇情是敘述因為成功的複製了恐龍而造成天下大亂的名作。我的態度軟化下來。


「人權呢?…..即使是複製人也是有人權的。你的這種行為還是屬於犯罪的。」


「是的..這種情況我們也能了解。所以我們對複製人做了大幅的修改」


老頭子解釋著。


大幅的修改???我覺得自己像是被嘲笑的門外漢,正想踏進一個未知的科學領域。


「我們去見見我的工程師,這些專業的技術由他來向你介紹比較好」


我起身跟著他走。


「這是我長久以來的夢想,性是人類基本的需求。如果在沒有道德的壓力,沒有社會的指責的情況下,選擇你所想要的性愛對象。無論高矮胖瘦或是白人黑人,甚至沒有年齡的限制..你所選擇的女孩,完全的服從你的指示,不論是性交還是口交或是肛交。甚至是性虐待,不但不反抗,而且是打從心理的渴望,主動要求著。最主要的,這裡所創造的一切都要是合法而且不違反道德的。」


老頭子邊走邊說。


我心裡出現了以下的畫面。在本公司精心規劃的社區內住滿了從世界各地蜂湧而至的企業家或是金主。光明正大的在豪宅內與數十名年輕貌美的赤裸女孩進行長達一周的荒亂淫行。


當然在一周後要將他們全都趕走。以迎接下一批蜂湧而至的旅客..


「如果可行,我想我們的企業很快的可以買下一整個國家了」我喃喃自語著


「哈哈……我想我們捉到重點了」


在老頭子的笑聲中,我們進入了一個實驗室..


「這是陳小姐..她是我們從台灣聘請來全世界數一數二的遺傳工程師。這裡的一切都是她的成果」


老頭子介紹著穿著白色衣服的小姐對我點了點頭。


「我對商業談判沒什麼經驗,不過你對我的工作有任何疑問可以倒是可以問我」


雖然面對著這樣的美女,我卻忍不住看著實驗室內由玻璃所隔開的另一個房間。


一個赤裸的超級美少女跨坐在橡膠製的人型上瘋狂的搖晃著。


數個攝影機以各種角度正在拍下正在交合的特寫鏡頭。


「複製人」老頭子急忙解釋,好像深怕我不能接受


「我們正在做腔壓的實驗」陳小姐接著說..


「腔壓???」我重複著


「當陰道壁夾住陰莖時,陰道的壓力大小會影性交時所產生的快感」


看著她正經的比手畫腳對我解釋,我驚訝著她的鎮靜和科學化。


「你們的複製人做了什麼大幅的修改。以避掉法律的規範。」


我開始質問陳小姐開始得意的敘述


「嗯!!………..DNA..一開始我們想到修改DNA,我們打算取得女性卵子內的DNA而且是大量的修改這樣我們可以創造出外表是年輕貌美的女孩子可是其組成細胞的DNA卻和正常人完全不一樣,這樣可以解釋這個女孩子是非人類」


才想開口辯解已被陳小姐阻止住


「可是你我都知道就算是這樣的修改,其原始的來源還是人類的細胞可能一些少數的國家會承認,可是世界上大部分的國家肯定不會這樣認為」


沒錯。我同意的點頭


「於是我們想到,乾脆反過來做,把完全不屬於人類的細胞對其DNA做大量的修正,使其接近人類,這樣的複製人是否可稱為人類呢??」


我大吃一驚,用手指著玻璃窗內的美女。


「她是……???」老頭子急忙阻止..


「這是我們的保密範圍,細胞由哪裡取得,基因如何改造,是屬於商業機密了」


我改變話題的方向


「動物…動物也有動物保護協會」


「她們被設定為需要性行為,沒有性行為她們會失去意識,甚至進入昏迷狀態她們對性交瘋狂的喜愛及需要,不給她性等於叫她去死」


陳小姐明顯的對她的成功感到無比的驕傲,而我卻突然對遺傳工程的強大威力感到恐懼。


「我請陳小姐為你安排了一周精采的行程」


老頭子把我帶離實驗室


「精采的行程喔」


我幽幽的醒過,心中浮起昨夜的荒淫。那可是我有生以來的最高享受。


在浴室內,兩個金發美少女分別用她們的口唇清潔著我的陽具和屁眼。更不用說用她們丰滿堅挺的乳房抹上香皂在我全身摩擦,所帶來的快感..


事實上從進了房間後,她們的潮濕的舌頭就沒有離開我的身上。連我壓在其中一個少女身上,猛力的抽送時,另外一個女孩還繼續用她的小舌頭努力的挖我的屁眼。


而且抽插的時候少女所表現出來的淫聲浪態。讓我的征服慾達到了極限。


這些享受是以前那些商務酬庸的性招待所無法比擬的。即使是我那論及婚嫁的女友也不可能做到的。


我開始盤算著如果有了第一筆的進帳,該投資哪個國家。不…乾脆收集更多的錢去買下一個國家..我忍不住又笑了出來。


「先生………..我等著與你共進早餐喔」


我急忙捉住棉被蓋住赤裸的下體,陳小姐站在床前掩口笑著。


「不用害羞,我反而覺得在這種環境下還能穿著衣服的男人滿奇怪的」


雖然如此我還是穿上了衣服跟著陳小姐進了餐廳。就在我和陳小姐的桌旁。分別站著讓人喘不過氣來的巨乳美少女服侍著。


我看著那個忍不住想要摸一下的美乳說:


「嗯….這個…我要恭喜你,妳的研究太成功了。我昨天仔細的研究了一下,她們就和真的女孩沒兩樣。而且是更加的完美..可是我還有很多的疑問想問妳」


陳小姐臉上露出得意的笑容。


「我餓了,也許我們可以邊吃邊談..」


陳小姐拿起桌上剛烤好的法國麵包對著我說。


「我教你這裡享用早餐的方法」


在我的吃驚下。陳小姐把法國面包插在身邊的美少女的兩腿間。緊靠著少女的私處緩緩的摩擦著。


迫不及待,我也拿起了面包在身邊的美少女跨下緩緩的抽動著。美少女的私處沒有一根體毛,不像是刮除過的而是很完美自然的肌膚。


肉縫中美少女像寶石般的陰核,被粗糙的法國麵包所抽擦著。


就在女孩子的呻吟中,透明的水珠由肉縫緩緩的滴下。


就好像是比賽似的,在我和陳小姐持續的動作下。兩個美少女交互高聲的喘息著。


「求求你」


我身邊的美少女已經靠在我的身上,極力的想把尖挺的粉紅色乳頭塞近我的口中。我自然的張口含住,微甜的乳汁立刻湧進口中。


我驚訝的轉頭看著陳小姐。


她正一手拿著玻璃杯,一手杯著少女漲的發紅的乳房輕輕的擠壓。乳白色的汁液由少女粉紅色的乳頭,像水槍般的射進玻璃杯中。


少女一臉得到紓解感的愉快表情。


「怎麼了,難不成你想換巧克力口味」


陳小姐狐疑的望著我說。


我回頭繼續吸吮少女的乳房,大量的微甜乳汁再度湧入口中。


少女緊緊的抱著我頭,好像渴望我吸盡乳房中的乳汁般的喘息著。就像是高潮後的少女,終於昏倒在我的腿邊喘息著。


看著沾滿少女愛液的法國麵包,我不知該不該吃下。


對面的陳小姐撕下一小片法國麵包,沾著才剛榨下來的美少女乳汁對我說:


「新鮮的蜂蜜口味,你可以試試,味道可說是絕品,我保証你會吃上癮」


「昨天那兩位是……處女嗎???」


其實是多問,昨天的兩個女孩留在白色的床單上的血跡是最好的証明。用堅挺的陽具刺破女孩子陰道內薄膜的感覺深深的印在腦中。


陳小姐歪了歪頭,想了一下說。


「也許可以這樣說吧。」


我竟然在一個晚上開苞了兩個美少女…


「她們不是需要…..精液..才能生活…那她們之前是怎麼….你明白我的問題嗎???」


我不禁懷疑的問到。


「她們在處女膜破裂後約一個禮拜的時間,會慢慢的回復。也就是一周後她們又是全新的處女了..當然..我們也考慮過把時間調整為兩三天後薄膜會再生。但是那要看整體的計劃了..」


陳小姐在把麵包塞入口中之前這樣說著。


在這裡度假的一周,每天開苞不同的美少女,每天早上享用這樣的早餐。我們的企業可以立刻買下兩個國家了。


「這裡的每個女孩子都有這種能力嗎???」


我指著陳小姐面前盛滿乳汁的玻璃杯問到。


「..我們有分品種,不同的種類提供不同的服務…因為來此的客戶也許有不同的需求。等一會兒我就是要帶你去參觀」


草草結束早餐後。我充滿期待的跟著陳小姐…


「就我所知,這個研究計劃不會超過十五年,可是我所見到某些女孩子的年紀。明顯的大於十五歲,甚或在二十歲上下,你們在資金還未補助前就開始研究了嗎???」


我繼續著心中的疑問。


「那當然」陳小姐正開啟一扇門。


「如果培養一個小女孩到可以接受性交的年齡需要十年。那我們就需要發費龐大的資金在提供食物和……精液上。這是絕對不合理的浪費」


陳小姐說著,好像這是一個極愚蠢的問題..


「所以我們培育一個外表為十五歲的少女,只需要三周。」


三周…..就像被石頭砸中般的震驚我恍然大悟,昨天晚上的兩個金髮美女,可能才剛『培育』出來,所以對我的問話都一臉茫然。


我還一度以為她們是被洗腦了。


難怪各國政府會極力的壓抑基因的研究充滿研究精神的科學家們,恣意的操控著生物的進化與演變在研究室內發展出超乎人類想像的生物再度對人類超越了上帝的角色感到恐懼。


「先生……..???」


陳小姐把我從思考中拉回現實中。


我隨著陳小姐進入實驗室。


給正在看著“女體改造計劃"的讀者們。


昨天的新聞說,已有科學家試著培育出無大腦的人。由於沒有大腦,所以這個培育出來的人。可用在器官移植上。將不會有"法律"上的問題。


當然基因工程是否會繼續這樣糊攪下去。或是各國的政府是否會立新法圍賭基因工程學。很難判斷。但是科學家都是瘋子不怕死的,這是我很肯定的。


沒看到伽利略被教皇軟禁後。仍然有人前仆後繼的提出新的天文學。誰知『女體改造計劃』是否會成真…


另外前一陣子(忘了從哪兒聽來的)日本正在研究虛擬實境的性愛。就是套上立體頭盔,和由電腦控制的體感裝。你可以看到眼前的美女,摸她抱她。然後『上』o…..如同身受…


不過它的目地是服務那些有『障礙』的特定人士。


「妹……..妹妹…??」


看到我的出現,坐在椅子上的妹妹站了起來。


「哥哥…..」她笑著對我招了招手。


「妳…..妳怎麼會在這裡??」


我很驚訝。


「我們學校正在放假啊!」


她嘟起了嘴,好像對我的反應很不高興似的。


有一年沒見面了吧,妹妹依舊是那麼的可愛。就算是還穿著學校的制服,仍然掩飾不了她誘人的身裁。


「妳不該來這裡的」


我責罵著她。


雖然能見到她讓我非常高興。但是在這個男人的天堂裡,竟然讓一個純真的少女進入。


我真希望她在來這裡的路上,沒有看到校園裡赤裸的女學生。


我叉起了手,盯著她,想著如何以最快的速度將她送回去。


「………」


妹妹依舊對我笑著。我看了看陳小姐。再回過頭仔細的看著妹妹。一股寒意逼進心頭。


「妳…….妳……妳不是我妹妹???」


我顫抖的說著。


「為甚麼這麼說??..她不是你的妹妹嗎?」


陳小姐很驚訝。


「不!我說不上來,她雖然跟我妹妹長的一模一樣。可是…..可是…她的肌膚太完美了..可說是一點暇疵也沒有。」


我質疑著。


「喔!!可是你妹妹不是本來就滿漂亮的嗎??」


她看著眼前的女孩。


「可是……現在不是學校放長假的季節。而且最奇怪的是…..沒有一個女孩子在長途跋涉中,還會穿著學校的制服。」


我對她說。


「沒錯。她的確不是你的妹妹..看樣子。我們的工作人員要加強了。」


陳小姐笑了起來。對我的推理讚賞著。


我對於他們竟然培育了我的『妹妹』頗為驚訝。


「這是怎麼一回事,只因為我來這裡,所以特地創造了她嗎?」


陳小姐並沒有直接回答我


「我先問你一個問題,來這裡的渡假的貴賓將術有上萬,甚或是無法數盡。我們所創造出來的女孩子,真能滿足他們嗎??」


的確,每個男人有他喜愛的類型,環肥燕瘦,標準不一。如果僅僅是讓他們花錢,來此享受我們所培育出來的女孩子。同樣的金額在他們的城市也可達到同樣的服務,大可不必千裡迢迢的跑到這個孤島上。


「那麼…你們是盡可能的的創造出各種類形的女孩子,來達到這項目地了??」


我問著陳小姐。


想到長著我妹妹臉蛋的女孩子,將來要去服侍其他的男人。這使得我頗為不高興。


「不…不。在這個島上養不起那麼多的女孩子,我們用了一個新的觀念…….擬態。」


好像是怕泄漏機密似的,陳小姐小聲說。我嚇了一跳,在心中翻著學生時代的生物課本。有些生物會改變自己的外型,以躲避敵人的侵襲。


飛蛾會停在樹幹上改變顏色使自已混雜在樹斑中。有一種螳螂外型如枯葉般,一方面可誘捕比它小的昆虫,一方面可躲避飛鳥。這種行為,生物學上就叫做擬態。


「在三天前,我們的工作人員將你妹妹的各種資料,灌疏給她。外型三圍等,甚至是思考……….」


陳小姐說。我很好奇的問。


「也就是說。你們可以在三天內,為客戶量身定做任何一個他要的女孩子。」


陳小姐點頭


「從你想追,卻一直無法到手的女孩子,到高不可攀的玉女明星。只要是有資料的,我們都能讓她出現在你眼前,任你指使」


腦中浮現螢幕上當紅的那幾個女歌手或演員,正跪在地上淫蕩的為男人口交的場面。我的臉上出現了笑容。


不虧是劃時代的科技,公司的金庫中將有數不盡的金幣了。


陳小姐靠近了我的耳朵。


「你有想過,跟自己的妹妹作愛嗎?」


我的心猛烈的跳了起來。我從沒想過…


因為是自己的妹妹,即使她是這樣的誘人,這樣的美麗。絕不會想到去抱抱她,或是親親她。因為這是不被允許的。


可是眼前這個女孩子,雖然在外貌上,聲音上。和我的妹妹並無差別。甚至於還會親蜜的叫著我哥哥。


但是她並不是我真的妹妹。所以不論是法律上或是道德上都沒有顧慮。我可以任意的把精液射在她的口中,她的胸部,甚或是她的身體裡。


注視著眼前的『妹妹』我第一次產生了慾望。


「把你的衣服脫掉吧」


陳小姐指揮著她。


「嗯….」


很順從的我的妹妹開始脫下制服。


我的心已經跳到胸口,我的妹妹在我面前大方的解開一個又一個的扣子。


當她解開胸罩露出可愛的胸部時,我幾乎就在褲子裡出來了。


當我無法把視線由我妹妹赤裸的上身移開時,她已緩緩的跪在我面前解開我的褲帶。


「好好享受..」


陳小姐笑著離開了房間。


即使知道她並不是我的妹妹。可是用著妹妹的容貌跪在我跨前,我低下頭看著妹妹握著我粗長的陽具在柔嫩的臉上磨擦著。


『近親相姦』這四個字..讓我的頭暈旋著..


「哥哥…我可以含著你的陽具嗎??」


她抬頭看著我。沒等我回答,妹妹張開那小口。含住我腫脹的龜頭。


這..太刺激了…而且是現實中絕對不可能的事。


我粗壯的陽具如凶器般的插在她的口中。


妹妹的臉頰因吸吮而凹陷著。用她纖柔的雙手輕撫著我的陰囊。陽具在她的口中受到強大的吸力。而且柔軟的舌頭緊緊貼著棒身來回的磨擦。


「快….快要射出來了…」


我盡力的推開她,啪….的一聲。


當陽具離開她口中的那一剎那,我還以為就要射出來了。只見我那沾滿她口水的巨棒,在空中晃動著。


「妹妹…」


我輕呼著。將她壓倒在地上。手順著修長的大腿,伸入她的學生裙裡。


這就是妹妹的身體嗎??


我一邊看著妹妹的眼睛,一邊盡情的用手在她的大腿上撫摸著。使她驕羞的在我的懷中呻淫著。在我的耳邊驕喘著。


「哥哥…求..你……求你插進來..」


這…這就是妹妹高潮時的神態嗎??


看著她紅潮的臉頰。我忍不住又是一陣猛烈的抽送。


妹妹緊窄的陰道劇烈的收縮著,使我的抽送更加困難。感覺就像是陽具正被她的陰道所吸吮著似的。


「啊……嗯……….」


伴隨著她的呻吟。小妹甩著頭用力的抱著我。


「喔……小茹..」


我一邊叫著妹妹的小名,一邊熱烈的吻著妹妹喘息的櫻唇。


天啊…抱著妹妹赤裸光滑的肌膚。堅挺的乳頭輕輕搔著我的胸膛。而且妹妹那幼嫩的陰道正緊緊的含套著我的陽具呢!!


已經陷入了近親相姦的幻境中。


我來回的抽插著粗壯的陽具,讓龜頭刮著妹妹敏感的陰道璧。盡力的引導著懷中的妹妹,一同走向肉慾的高潮。


不行了…..,我把陽具盡根的插入親妹妹的體內。


「啊….」


妹妹高聲叫著。用力的挺起了雪白的屁股。


我一邊撫著妹妹甜美的臉龐,一邊把滾燙的精液用力的射進她的體內。


一次又一次的激射。每一次,都引起妹妹的身體劇烈的顫抖。直到她幼小的子宮內,充滿了亂倫的種子。


陳小姐看著躺在地上全身沾滿黏液的少女,掩面笑著。


「怎麼樣,好像真的在和自己的親妹妹做愛吧?」


我無力的點著頭,要不是陳小姐的出現,我還沉醉在近親相姦的幻夢中。


在這個和妹妹完全一樣的少女身上,我盡情的發泄了超過三到四次之多。


「走吧…我還有要帶你參觀的地方。」陳小姐說。


關上門前,我依依不捨的回頭看著仍然倒在地上喘息的『妹妹』。


陳小姐說「放心,她要回復成空白的女孩,還有好幾天的時間。這幾個晚上,你可以好好的『疼』她」


「她們有智慧….」


我擔心的問著


「既然她們能夠像人一般的學習,那麼她們也會開始思考。難道她們長大後不會覺醒,認為自己不該屬於這個地方。開始反抗,甚至逃亡。你們有沒有考慮到這一點??」


陳小姐轉身看著我,沉默了一陣子。


「很好….你所提出的確實曾經困擾著我們」


她接著說:「可是這個問題已經不存在了。怎麼說呢!!我們限制了這些女孩子腦部的發展。讓她們的智能唯持在小孩子的程度。大約是小學二年級的程度吧。」


「她們不會因為自我學習而突破這個限制嗎??」


我問她。


「不會的…我以實驗室中的猩猩為例好了。」她答覆著我。


「就算挑出最聰明的猩猩來訓練。你也只能教導到讓它用簡單的肢體語言和人類交談。從來沒有發生過猩猩會開口說話的事情。當然我們培育出來的女孩子比猩猩更遠接近人類。但是人權或是自由對她們來說,卻是她們的智力所無法思考的事情。她們的思考僅僅圍繞在如何由性行為中獲得更大的樂趣那就是我們賦與她們的天性」


我顫抖著,人類不但超越了上帝的角色,更進一步的控制著他所創造的生物。


看到我的困擾,陳小姐握住我的手。


「不必去想太多事,有關技術上的問題,有我們的科學家為您解決。您只需好好的享受。」


土八路續貂——向PS君致敬!


昨天我花了一晚上,寫了一篇淫獸校園的續篇,唉!寫錯了,應該是校園淫獸怪我,誰讓我想當然的把文章搞錯了。雖然進行了修改,但不是量體而做總有些遺憾。


突然,我發現車窗旁出現了不少,身材酷似似終極戰士,體態極其健美的裸體男士,每個人都好像古希臘的大力神般充滿了雄性的魅力,給人以安全感,和一種依賴感,同時長像和TOPGUN中的男主角一樣給人以英俊的感覺(我不知到台灣這兩個演員的譯名,相信大家都知道)


「他們是…..?」我有些吃驚的問道。


「您不要忘了,世界上有一半是女人,而那些富人中也有很大一部分是女性,我們怎麼能把她們給忘掉呢?這些男人就是給他們準備的。他們每個人都有超強的體迫,和一夜十發以上的性能力,不管多麼飢渴的蕩婦也會滿足的。」陳小姐答到。


「同時,他們的體能也是極其可觀的,但又極其恭順,可以像狗一樣為人作任何事。」


說著,陳小姐走下車,對其中的一個人說到:「把我的鞋舔乾淨。」


那個男人立刻,五體投地的趴下,用舌頭將陳小姐的鞋舔得像新鞋一樣。


「大便。」陳小姐又說到。


男人立刻使勁大便。


「吃掉它」


那個男人又毫不猶豫的執行了命令。看著他吃掉自己的大便,我有一絲異樣的感覺出現在心頭,同時感到噁心。


陳小姐得意的回到車上,對我說:「看到了吧,這些男人正是那些貴婦人的寵物,他們只對我們給他們指定的主人忠順。另外我們還有一類男人,請你參觀吧。」


說完,車繼續前進。


我們通過更加嚴密的安全檢查,到了一間大地下室,當我推開門,我嚇的倒退了兩步只見,一個像極日本昭和天皇的男人正在舔一個女人的腳趾,而另一個BillGates正張著嘴被當做一個女人的尿盆。


在他們的身後歷任美國總統,俄國的總統……一大隊世界首腦正像待售的奴隸般依壁而站,每個人都渾身赤裸…….


我實在是被震驚了,心頭湧起一種說不出的恐懼。


這些科學家太可怕了,如果用這些人替換真人,那時世界將掌握在他們的手中。光外面那些面首,組織起來就是一支悍不畏死無敵鐵軍,在他們腦海中每有死亡的概念,如果灌輸進殺戮,極效忠某人的觀念,那……我實在不敢再想了。


「…..用他們來滿足那些受夠這些政要氣的大富翁的報復心,殺死或者廢掉都可以…..」


陳小姐的話我全然沒有聽進去,腦海中出現的確是另一幅畫面


「我被幹掉,一個像我一樣的人造人替代我,董事長也被替代掉……而陳小姐則在笑………」


「您有什麼看法?」


我的思緒被陳小姐打斷


「相當好,簡直是天才的發明」


我的確佩服的說到。


「今天我們就到這裡吧,晚上,你還要陪你妹妹吧?今天我們滿足了你近親相姦的夢想,晚上你會發現你妹妹會有特殊的變化。」


當我回到自己的房間,不禁對看到的景象吃了又一驚。


妹妹頸上帶著一條狗鏈,雙手反綁在身後,乳房也被繩索捆綁著,跪在地上。


身上除了繩子與狗鏈在沒有任何東西,而鏈子的另一頭栓在客廳的桌子上,桌子上放著一條黑色的馬鞭。


看到我進來,妹妹像小狗一樣發出歡喜的叫聲,跪行著向我移動過來。


我望這個像妹妹的『人』,褲襠裡支起了帳棚。


一種想要虐待她的想法不禁湧上心頭,在家中每個人都當她是公主,從小就寵她,我更是把這個小妹妹當成寶。


「我要打她,強姦她,蹂躪她,用腳,用鞭子,用蠟燭…….」


我心中那個頭上長角的自我在狂喊。


妹妹行到一半時鏈子限制了她的行動,使她一下失去了平衡,倒在地上,但她仍然掙扎著要向我爬來。


嘴裡吶吶到:「虐待我吧,哥哥,打我,打我…….」


我抓起桌子上的鞭子,啪的一聲抽到了她的身上。


「啊!」


她發出一聲哀鳴,嬌小的身軀顫抖了一下,扭動著身軀,將臀部抬高舉向我


「求..求你再用力一些,再將我打得更疼一些。」


我手中的鞭子不停的揮舞,啪,啪,隨著每一聲聲音都在她雪白的肌膚上留下紅色的血印。


「啊..啊….啊……」


雖然表情有些苦悶,可是她的眼神確已經沉浸在快樂中了,每想到她競是如此的渴望,我一點也不留情的再次揮動著鞭子。


啪..啪..啪..啪..啪..啪


她一邊翻滾,一邊慘叫,但叫聲中確含有一種期待,同時她的眼睛也像蒙了一層霧水般迷茫的看著我。


我再也受不了了,我扔掉鞭子,一下脫下自己的褲子,露出已經朝天聳立的陰莖。而她確像乾渴的人看到水一樣,雖然雙手被捆綁,身上滿是傷痕,但立刻爬到我腳下,一口含住它,拼命的吸吮,隨著唾液發出的啪嚓,啪嚓我的陰莖在她嘴裡進進出出,小巧的舌頭刺激著我龜頭的每一部分,如此的感覺使我冒出了雞皮疙瘩,而她仍然瘋狂的猛烈摩擦著我的寶貝。


「我….我快不行了」


正當我腦海中浮出這樣的念頭,火熱的液體已經噴勃而出。


而她,毫不猶豫的將它吞咽下去……..


當我晚上摟著妹妹躺在床上時,我仔細的想了今天發生的事。越想越覺得不對。


我認為這裡面一定有陰謀。


首先,按照公司的階級,我是總經理,僅次於董事長,這種視察的工作一般不會讓我出馬,而且這項工作我一直不知道,確突然硬性的非派我來,就更讓人起疑心。


其次,董事長原來是商界奇才,我就是因為崇拜他才步入商界的,而現在他才50歲剛出頭頭腦確像換了一個人,簡直是一團漿子,要不是我這個總經理撐著,公司早垮了。


原先我以為是他江郎才盡,現在看看我這個妹妹,我不禁對他的身份有些懷疑了。


再有,公司近來股東對於資金的流向發出了很多不滿,提出要罷免董事長,幾家大股東已經放下話不要召開股東大會,我已經是內定的最主要的董事長候選人,此時派我來……..


正當我輾轉反側時,突然門口傳來一聲輕響,我一下坐了起來。


妹妹也醒過來,剛要發聲,我一下用枕頭壓住了她的頭,晚上瘋狂完以後,我並未給她鬆綁,此時她以為我們又要開始新一輪的遊戲,她興奮的扭動起來。


我將她的嘴堵上後,下床躲在臥室的門後


(忘了說明,我是一個合氣道7段,以及空手道9段同時在服兵役時我參加的是特種部隊,用的政府士兵獎學金拿的MBA)


乓…門一下被撞開兩個黑衣男人闖進房間,用一種麻醉槍向床上連連發射,妹妹被射中了好幾發,像一條魚般在床上抽動。


(由於時間有限,我又想完整的完成一篇,因此下面所寫的是我構思的最簡單一種結尾,另兩個較長的結尾,我將看看是否有人感興趣,如果有,我再繼續寫。)


當我捆好來人,後掀開面紗,不出我所料,果然是投資對象–那個老頭,另一個則是陳小姐。


他們兩個人對我怒目而視。


我先開口說:「想不到,是這樣收場吧,倆位?如果你們下午動手,我可能還未察覺,但下午參觀完名人地下室後我就有所察覺。你們動手太晚了。你們誰能對我講講到底是怎麼一會事兒。誰先說?」


老頭瞪了陳小姐一眼,罵到:「笨蛋,誰讓你帶她到地下室去的。」


陳小姐:「誰想到,他會發現呢!!!」


「到底你們說不說?」我不耐煩的問到。


「你不能把我們怎樣,董事長會放了我們的,你有麻煩了。」老頭威脅到。


「是嗎?那小姐說說?」


我轉而對陳小姐問到。


「哼!」


她扭過頭一言不發。


「給臉不要臉,看到時候誰求誰。」我狠狠的說。


在特戰隊,我受過刑訓的訓練,一直沒試過,今天用上用場了。


我將兩人放到兩間屋子,防止互相干擾。然後略作準備,就開始了。


我先走到老頭邊上,剛掀開他的衣服,發現他竟然帶著心臟起搏器,沒辦法,他是不行了。這裡又沒有自白劑,只好以後再動他了。


我走到外間屋,陳小姐正用力的想掙開繩子,但是無濟於事的,我用的是美軍的捆豬式腕,頸,踝,三關節相連,越動越緊,現在她已經有些喘不過氣來。


我將她的下頜關節卸下防止她自殺,同時也不會大叫。下頜關節一卸下,口水馬上就流了出來。


她睜著一雙大眼睛,看著我


「再問一次,妳要是說了,咱們倆都痛快」


我試圖再次勸說。


但她確毫不妥協的瞪著我。


好..好..好…我到要看看妳忍得忍不得…..我心道。


我將她的雙腿推到胸部,固定住,再將她放到大理石的長條桌上,與桌面固定。連額頭也用繩子固定住,這樣她除了能眨眼,身體絲毫晃動不了。(桌子是固定在地面上的)


這時我拿出了我的刑訓工具…..


我將兩節從外面花園中取出的鐵絲,一根插入她的尿道一根插入肛門,這兩下,雖然難受但她好像還受得住,好,看下面的。我取出打火機,拷著兩節鐵絲。


不一會兒,她發出好像非人類的呵呵聲,全身沒有一塊肌肉不在收縮,冷汗不斷的從頭,身上冒出,捆她的繩子由於她的掙扎全陷入了肉中,背後的雙手攥成拳頭,捏緊的使得關節都發白了,下腹部更是硬得像一塊木板。


她極力想動動身體,來緩解疼痛,但由於我將她固定在桌子上,這樣更是使繩子吃進了肉中。


「說不說?說了我就不在烤了」


我問到:「如果同意,就眨眨眼睛」


一下,兩下,我終於鬆了一口氣,畢竟我不是一個虐待狂。


「這是一個大騙局,所有的人都是我們雇的,根本沒有什麼人造人,都是假的。」


陳小姐一口氣說完這些。


我確猶如五雷轟頂。


「什麼,都是假的?」


「那些女孩…….」


「你們投入了421億美元,我們只用了不到一億就雇到了這些女孩,現在的女孩性觀念都很開放。那些男人也一樣,如今有錢什麼買不到」陳小姐答到。


「那…那些政要呢?」


「是化妝術與整容術的作用,我們就是因為你在地下室的表現不對,發現你看出那不是生物技術的產物,才決定下手的。」


此時的我好像在嚴冬掉入冰洞,全身不由自主的發起抖來。


「天那!!我完全想錯了。」


這個結果太!!太!!太!!太!!太!!太!!太!!!!!!出乎我的想像了。


「裡間的那個女孩…..」


我懷著僥倖的心情問到,多希望她也是雇的。


「那就是你妹妹,我們用你的名義將她騙來的。」


「為…為..為什麼她會和我…..」


「我們請了一個催眠大師,對她進行了催眠,讓她認為是你的情人,同時讓她有被虐傾向。」


「你們為什麼要來襲擊我們?」


「我們想抓住你,用你與妹妹的性交錄像來要挾你與我們合作。」


「哈!!哈!!哈哈!!!!哈!」


我由笑轉為大哭,我簡直是個白痴呀!!


我用力的捶自己的胸口。


「那個催眠師是誰?告訴我。」


「他已經死了。」


「誰能解嗎?」我問到。


「老頭可以,你放開我們,咱們合作……我,我願意作你的女奴。」


「好吧。」


我用一布堵住她的嘴,又將鐵絲插入她的兩個洞中,用一根電阻絲繞在上面,結上了電源。她又像一條魚般想扭動起來……..


而我則走向老頭,我沒有說話,將他的起搏器旁放了一個干擾器,說白了就是一個電磁鐵…….


十分鐘後,我走到,疼昏過去兩次,又被刺激醒兩次的陳小姐身旁,對她說:「老頭死了,死於心臟病,妳怎麼看。」


「那你妹妹…」


「有一個,奴隸小妹妹也沒什麼不好的。反正我父母都死了。再說現在整容術很發達嘛。」


「那我….」


「她將死於火災,而你將變為我妹妹,你明白了嗎?」


我笑著對她說。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