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孕婦媽媽

我的孕婦媽媽

半年前,在那個銷魂的新婚之夜,我把儲存了二十年的精液大股大股的射在了媽媽宋祖英的子宮內,同時,媽媽的陰肉一陣一陣的緊縮著,淫水、陰精汩汩而瀉。

一個月後,媽媽祖英那極有規律的月經沒有了,接著出現了妊娠反應,上醫院檢查後,媽媽懷孕了,想到過幾個月後,我和媽媽就要做我們的孩子的爸爸和媽媽了,我們都高興極了。為了慶賀我們有了愛的結晶,那天晚上,我和祖英做了三次,每次我倆都達到了欲仙欲死的境界,床單和被褥上到處留下了我們母子的愛液,在沾滿精液、淫水和陰精的席夢思上,我和祖英美美的睡去了。

今天,媽媽祖英挺著三十周的大肚子,晃進了護士更衣室。她開了衣櫃,取出已經穿了五個多月的孕婦護士服,伸手到背後將她橘紅色連身孕婦裝的拉拉到底,把衣服整件褪了下來。

她感覺到腹中的寶寶踢了她兩下,低頭伸出雙手撫摸只裹著一層孕婦內褲的渾圓肚腹。

她摸了幾下,右手不自覺地順著腹部的圓弧滑了下去,輕輕摩擦著白色孕婦內褲裡面微微脹大的陰蒂。

她轉頭看著牆上鏡子裡,高佻的自己只穿著Y背開前扣的華歌爾胸罩和只蓋住一半圓滾滾大肚子的孕婦內褲。

媽媽放在內褲褲襠上的右手按壓的力量越來越大,她感覺自己熱脹的陰唇中間,有滑膩的潤滑液湧出。

正當兩眼微閉的祖英想把胸罩的前扣解開時,更衣室的門被人碰地打開,鐵櫃後春心蕩漾的媽媽警醒過來,以最迅速的動作穿上孕婦護士服,從鐵櫃後探出頭來,一看原來正是把自己肚子搞大的兒子我。

媽媽抓了抓肩膀上的胸罩肩帶,將Y型肩帶往兩側調整,接著雙手又移到臀部,隔著護士服伸入緊裹住屁股的孕婦內褲褲緣,手往下拉,大腿微微張開往下蹲,讓原本翻捲在大腿根裡側的褲緣服貼地包裹住她濕潤的下身。

媽媽對著鏡子理一理頭上的短髮,綁好背後的帶子,走出去和同事交班,她彎腰雙手撐在桌上,孕婦護士服緊貼著她背後的曲線,Y形的胸罩肩帶和腰際、大腿根的孕婦內褲邊緣清晰可見。

媽邊走邊想著前兩周我帶她去產檢做內診時,跟診護士告訴我後面沒病人了,那護士走後我在她陰道口的手有意無意地摩擦著她的陰蒂和大陰,讓媽有點要飄起來的感覺,忽然我站起來,俯身吻她,媽媽嚇了一跳,來不及閃躲,我熱情的唇讓她頭暈起來,因為自從媽媽的肚子大起來後,為了不影響我們的孩子,我和祖英都盡量克制自己的慾望。那一晚我的陰莖正在她的陰道口徘徊,她挺著大肚子呻吟扭動著正要讓我進去時,一個漂亮的護士小姐過來叫我們別干,以免影響胎兒。

那天半夜我給媽媽換褲衩時,看著媽高高隆起的腹部下兩片粉紅色肥美的陰唇微張著,我的大肉棒一下子高昂了起來,我的伸向了祖英的陰戶,不一會,媽媽呻吟起來,媚眼如絲,晶瑩的愛液從她那殷紅的肉縫中流了出來,媽呻吟著喊道:「老公,你不要這樣嘛…啊…啊……好舒服……嗯嗯……祖英好久沒被兒子這麼愛過了……啊啊……小穴好癢…啊…」

她三十四周的大肚子卻忍不住摩擦我的龜頭,我把媽媽抱到椅子上,斜靠著椅背,張開她的倆大腿,我站著把飢渴怒挺的大雞巴深深的插入了祖英緊窄的陰道深處,我輕輕的抽插著,當我把積蓄了很多天的精液噴向媽媽的子宮時,媽的陰精也噴湧而出,我們母子倆同時達到了高潮。完事後我舔乾了祖英下體的淫液,給媽媽穿上內褲。

以後每隔倆三天,我就來看媽媽。我隔著她的孕婦護士服,摸索著她胸罩和孕婦內褲微微凸起的線條,她則不住摩擦我褲襠裡的陰莖,她說她近來性慾特別強,真想每天讓我插。

我伸手到她背後拉開孕婦護士服的腰帶和拉,媽媽的孕婦護士服一下就溜到地上。

我問媽媽:「你的胸罩好性感,是什麼牌子的?」

媽媽喘息著告訴我:「是華歌爾的」

她的手在我的褲襠亂竄,不停揉擦我越來越粗大的陽具,我一手插進了她的胸罩邊緣,撫弄她變的珠硬的乳頭。

媽媽的喘息聲越來越濁重,她覺得下身發熱發脹,肉縫之間黏滑的愛液隨那一陣陣酥麻的電流泉湧而出。

她狂亂地鬆開我的腰帶和拉,褪下我的內褲,讓我挺立的陽具暴露出來。

我一隻手在媽媽胸罩裡,另一手則沿她渾圓的腹部曲線緩緩滑入她雙股中間,隔著那一件薄薄的孕婦內褲按壓著她濕淋淋的下體︰「祖英,你下身濕答答的好熱。」

媽媽按奈不住,伸手解開胸罩的前扣,把我在她頸部親吻的雙唇移到她那兩團豐滿的乳房,迸出一聲聲的呻吟:「親愛的兒子,吸媽媽的乳頭,祖英好想你的大肉棒哦……」

我用舌頭吸吮舔弄媽媽硬挺的乳頭和膨大充血的乳暈,一陣陣的電流由她的乳頭流竄到全身,最後衝進下身。

祖英的子宮和陰道無法控制地攣縮起來,潤滑液不斷自她充血發脹的陰間汨汨流出來。

媽媽抓著我的手插進她孕婦內褲的褲襠,叫道:「好兒子,快愛撫媽媽!愛撫你的祖英!」

我在她滑溜的下體揉搓撫弄,感覺到媽媽的陰蒂硬脹。我一用力刺激它,媽媽便爆出大聲的呻吟︰「喔….唉唷…啊啊……快干大肚婆祖英的淫穴…….」

她全身酥軟無力,只有臀部和下腹、下身繃得緊緊,一陣陣收縮。

媽媽跪到地上,張口含住我的陽具,吸吮起來,我也低聲呻吟起來,抱住她的頭開始用力抽送我的陰莖。

她的頭配合我的抽送前後搖擺,兩個碩大的乳房也隨著身子微微晃蕩,媽媽含糊地高聲呻吟,雙手還忙著將腰際緊裹著大肚子的孕婦內褲捲到兩膝中間。

祖英望了一下自己泛黃的褲襠,濕漉漉一片的透明黏液還一絲絲黏到她那一叢陰毛上,一手磨娑著勃起的陰蒂,另一隻手剝開潮紅髮熱的大小陰,使勁壓著自己的子騷穴。

媽媽再也忍受不住,顫抖著哀求我:「好老公,你行行好,快把你的大雞巴插進媽媽的騷穴吧」

我雙手叉住媽媽腋下,讓她站起來,把她膝蓋間整件濕透的孕婦內褲扯了下來,抱她躺上內診台。

她撫摸著乳頭和下體,聲聲哀求我:「兒啊,你的雞巴快插進來,小妹的穴快爆炸了,快通通我的」

我的陰莖微微頂住她的陰門,摩擦她脹成紫紅色的陰蒂,又引得她叫起來︰「進來頂死媽媽,進來干死宋祖英,插翻祖英的淫穴…啊啊…」

媽媽奮力擡起上身,抱著我的臀部往自己的下身擠,她只感覺到我粗硬的陰莖撐開自己柔軟溜滑的花瓣,一點一點向她身體深處推進,將她的陰道塞得飽滿。

媽媽無法克制地大叫:「好爽,好爽,用力干我,祖英要一夾死你」……

小姨婷英看了看表,都半個多小時了,姐姐祖英怎麼還不上來。自己前兩天作二十八周的產檢,才花了二十分鐘,她決定下樓去看她是不是出了什麼事。

下樓走到漆黑一片的婦產科門診區,婷英往最裡面的產科診間走去,在門口她聽到像是呻吟的聲音,聲音中充滿了極度的歡快:唉唷….唉唷….頂我….干我….兒子…用力插媽媽的騷屄…。

聽了一會兒她的耳根紅了起來,那不是媽媽在叫春的聲音嗎?

婷英知道隔壁診間有一道門可以相通,她輕輕開了隔壁的門,小心掀開門一角,那短髮的秀美臉龐好不面熟,真的是姐姐躺在內診台上,修長的雙腿大開懸在蹬形腳架上,健壯的外甥全身光溜溜趴在她身上努力抽送著那根巨大的陰莖。

兩人叫春的聲音中還夾雜著陰莖在滑溜陰道中活塞運動發出的撲吱撲吱聲音,婷英看的都愣住了,兩三個月前自己老公就不敢碰她了,他都不知道自己多想要…..

她的腰際兩股中間開始有些麻癢的感覺,要是躺在內診台上被幹的是我該有多好….。

不知何時她的雙手身進孕婦護士服裡,開始摩擦逐漸變硬的乳頭和水淋淋的下體,婷英覺得自己全身發熱,開始飛了起來。

她忽然看到內診台上的兩人僵住不動,原來婷英恍惚間從後衝了進去。

婷英呻吟著說:「姐,我也要,你們繼續干,讓我參加我就不告訴別人,我的騷穴也要外甥來插……」

她把電動內診台的頭部放到最低,掙扎著脫下孕婦護士服、無肩帶胸罩、和整件鏤空的華歌爾孕婦內褲。跨坐在媽媽頭上叫道:「姐姐你快舔我,妹妹的小穴快要燒起來了」

媽媽順從地吸吮撥弄婷英濕透的陰蒂和陰,我的大肉棒還在媽子孫穴裡衝刺,兩個大肚子的孕婦都一邊呻吟一邊搓弄自己挺硬的乳頭。

媽媽最後只知道下身有一股暖流噴在她身體深處,跨坐在她頭上的婷英呼吸越來越大聲,她濕漉漉的下體不停流出愛液。

忽然她大聲尖叫:「啊….啊……妹妹我好爽,我要出來了…啊啊…」

媽媽只覺得許多熱熱濕濕的東西湧進嘴裡,婷英就癱在她身上,我們三個人趴在一起喘息。

我幫媽媽和小姨兩人撿起散落在地上的胸罩、孕婦內褲、和護士服,穿戴整齊,要走出產科門診前婷英還將手探入媽媽孕婦護士服的下擺,摸了摸她的褲襠,笑她:「姐姐你很爽吧,到現在還這麼濕,我真羨慕你有這麼體貼的好兒子」

媽媽祖英不甘示弱,把手放進婷英的領口,掏了她的胸罩:「我的好妹妹,你也蠻銷魂的喔,怎麼和姐姐一樣騷,乳頭還像彈珠一樣」

姐妹兩人擁吻愛撫對方一陣,才警醒到時候不早,上樓回病房。

她們兩人回到病房,大家都問發生什麼事,怎麼去那麼久?婷英朝媽媽使了個眼色,跟大家說媽媽剛剛產檢時人忽然有點不舒服,休息一下之後已經沒事了。

媽媽和婷英終於可以下班了,兩人一起走進更衣室,媽媽和婷英的衣櫃在同一排,兩人又一起站著脫下身上的孕婦護士服。

媽媽正要拿出她的橘紅連身孕婦裝,忽然婷英只穿著胸罩和鏤空孕婦內褲就跑過來從背後抱著她三十六周的大肚子:「姐姐我好喜歡你中午那樣吸我下身,我也要讓你嘗嘗那種欲仙欲死的滋味」

說著就抱著媽媽踏進一旁的浴室,鎖好門她馬上動手脫下媽媽的孕婦內褲。

媽媽順從地坐在馬桶邊緣,張開雙腿,露出股間那片有黑色叢林的神秘谷,她感覺婷英的雙唇溫柔地喚起以前自己從來不知道的慾望,她沒想到妹妹的唇,竟也跟兒子的唇和陽具那樣能撩撥起她的肉慾……

她發現股間又有脹脹熱熱的感覺,跟和男人做愛好像差不多,卻好像又有點不一樣;「婷英,你好會舔,都知道姐的敏感帶在哪裡…呵…好棒…改天叫你外甥的大雞巴好好的滋潤滋潤你的小淫穴…」

婷英貼在媽媽陰阜上的鼻子聞到她的潤滑液那股騷味,嘴巴也舔到黏滑的愛液,興奮的嘴唇更賣力地吸吮。

她發現媽媽的肉縫一下下用力攣縮起來,耳朵也聽到媽媽「喔嗚…啊啊…唉唷…哼…哼…」的低聲呻吟,張開的雙膝也微微顫抖起來。

媽媽忽然俯身將婷英無肩帶胸罩的背扣撥開,雙手開始播弄婷英挺立的乳頭。

婷英突然受到刺激,嘴巴不禁輕輕咬著媽媽濕暖的下體,一手伸進了鏤空內褲,使勁摩擦自己濕潤的陰部。

兩人就這樣互相增加給對方的刺激,一直呻吟著的媽媽最後終於捧著她三十六周的大肚子大聲喘氣尖叫起來。婷英緊貼在姐陰道口的嘴巴感受到了媽媽體內一陣陣湧出的溫暖濕滑黏液。

媽媽終於停止尖叫,望著從自己雙腿中間擡起頭來的婷英,欣喜地啜泣:「婷英,姐是不是流很多濕濕的淫液在你嘴裡?」

婷英剛用雙手自慰達到高潮,說不出話來,只能用力點頭。

她的嘴角和鼻尖都是微白的黏滑液體,媽媽湊上去用舌頭舔去那些黏液,問她:「這都是我流的,對不對?」

她輕擁著婷英,姐妹兩人的大肚子摩擦著,婷英仔細幫媽媽擦拭乾淨下身,拾起披在洗臉台上的白色孕婦內褲為她套好,兩人這才去換好孕婦裝道別回家。

淩晨一點多,我翻身起來,上了媽媽的床,床上的媽媽忽然發出呻吟的聲音,我注意到一個只穿著胸罩和孕婦內褲的大肚子孕婦躺在床上睡覺,一張薄毯子掀開在一旁。

媽媽一向喜歡只穿胸罩和內褲睡覺,即使現在挺著三十六周的大肚子也是一樣。

豐腴的媽媽仰躺著,一手擱在右乳上,另一手放在張開的修長雙腿間,孕婦內褲的褲襠上;她雙眼緊閉,口中仍發出低聲呻吟,我注意到媽媽潮濕一片的泛黃內褲褲襠上,濃密的黑色陰毛清晰可見,沒有裡襯的薄絲棉胸罩罩杯裹著她不大但渾圓的乳房,半透明的罩杯遮不住深色的乳暈和挺立珠圓的乳頭。

「這個漂亮的大肚婆祖英真是挺性感的,有八九個月了,這段時期跟孕婦媽媽做愛的感覺和剛與媽媽結婚是很不一樣……」

我褲襠裡的陰莖早就硬了起來,輕觸了媽媽雙腿間圓凸隆起的陰阜,內褲濕漉漉的,熟睡的她渾然不覺,任我摸了一會兒,隔著溽濕而變得幾乎透明的孕婦內褲褲襠,愛撫親吻媽媽濕熱的下體,雙手也不老實地捏著她薄薄的胸罩底下,硬挺膨脹的乳暈和乳頭……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