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疼愛的獨生女兒

剛升上高三的我,是我爸媽最疼愛的獨生女兒。我爸是當汽車經紀的,而媽卻是音樂老師。他們的感情從結婚到現在,都維持得非常好。我這個女兒可說沒有找錯地方來投胎,這實在是一個很和諧的家庭。

我老爸的老朋友郭大叔夫婦是住在我家的隔壁。當我四歲的小時候,郭先生喘氣喘得氣不過來,到我家跟我爸媽說,他的老婆剛剛誕下一名小孩。

我們一家都替他高興呢!我媽還跟我說:「菁,以後可有人陪你一齊玩呢!」

從小,我老喜歡叫他,小松。他真是給了我們兩家生色不小。小時候,他總是帶著日本的朦面超人的面具,穿梭我們兩家叫叫嚷嚷,整天纏著我要跟他一起玩超人打怪獸的玩戲。每一次他都哭著回家,跟郭媽媽說,超人給「怪獸」打敗,哭個不停。嘻,我這個老姐當的「怪獸」豈能輸給他呢…………………………………

小松,人本身蠻聽明的,但,就是欠了一點耐性。郭媽媽為了他的課業,都命令他來我家跟我一起做作業。我都是用老姐的語氣對他嚕囌,要他好好的完成作業。

可能是不服氣吧,當趁我轉身時候,他常常用手輕拍我的臀部並輕挑的說:「菁姐!為什麼你的都沒有肉?以後怎辦,不好生養耶……..」每次給他偷摸後,都氣得說不出口。

我媽在我十二歲以後,就繼續她的教學生涯。問她為什麼還要出外工作,家裡都有爸付擔呢!她的理由都是說不想當一輩子家庭主婦,出外工作能保持了解社會上的資訊。因此,打自十二歲以後,放學回來就只有我跟小郭一起做家課了。

期間,我都盡我的努力教他不懂的。總算沒有白費,到我升高三這年,他在學內的成續一年比一年進步。郭媽媽都每次來我家,都在我爸媽面前稱讚說,小菁又聰明漂亮,還可以管好她的小松,真是厲害。爸媽聽後,都笑得合不攏嘴呢。

今天,放學回來,小松如常背著他頗重的書包來我家。給他倒了一杯冰水,就各自做自己的家課。不久,小松遇到問題就大嚷叫我教他。唉,自己的都做不完….沒法教他就是了。就坐在他旁邊,看看他那裡不懂了。

正當我靠近他手左邊身旁時,我的胸部好像碰到了什麼似的,微微低下頭瞥了一眼,原來是小松的手肘頂著我的右乳房。自然反應的把身子微微靠後,眼睛盯著小松的動作是不是故意的。但,看他那一臉專注在功課上面的樣子,並不懷疑他什麼。再靠近他指導他提出的問題。

可是,乳房又轉來一壓迫力,這次不理了,只集中教他不懂的。不知怎的,他的手肘像有規律的在我發育成熟的乳房上輕輕的左右而微擺動著。雖說是隔著我的校服,但經他這樣的磨著,乳房慢慢的癢了起來。

本想把身子拉後,這時候小松卻又叫我看書上的那條問題。身子更靠過去,且右乳房更壓在他身臂上,這時我雖臉上看著書本,臉底下卻紅了起來。這次小松不經意地把肩旁轉了數圈,表示他有點累的樣子。

不動還好,一動就帶動了他的手肘在我胸部的快速地磨擦。給他這樣的衝激,乳頭附近起了一陣反應,一種突然而來的收縮感湧上心頭…………心裡輕輕的不禁暗自「嗯!」了一聲….口張了一點

緩緩地吐了一柳口氣。不行了,速速叫他先自己看,再不明白時明天才答他的問題。跟他說有點事,便起身跑去自己的房間,就再轉身時他又再來向我的柔軟的臀部偷襲,並高聲的說:「菁姐那裡都沒變呢!哈哈!」

我瞪大眼睛回答他:「沒變也跟你這個小弟沒關係。你努力讀書吧。」

把房門關上後,沒力的躺在床上回味剛剛的感覺。此時,才感到下體有點黏黏的,好奇的把校裙翻到腰際,手在純白色的內褲上摸了一摸,害了一跳,為什麼靠在陰唇中央處濕了一小片。

再把手伸進小內褲內,手指觸碰處卻有一些濕潤的液體滲了出來。左手曲著放到額頭上,右手的中指卻輕輕的在陰唇附近不停地轉圈,腦子卻混亂一片,想著為什麼會這樣子的…………為什麼會有這種不該有的反應………………………

第二天,小松又來到我家,經昨天一事後,今天都不敢那麼靠近他了。只跟他說,那裡不懂劃下來給我看,我再寫給他怎做。此時,電話響了起來,我跑去接聽。

奇怪,是找小松的。他放下電話後,我問他為什麼他的同學懂打來這裡。

他說:「我跟他說的,因我想趕快把那電動玩具拿到手,就給了他這個電話號碼啦。」原來如此。

接著他又跑去大門口說:「菁姐!我要去拿啦!很快回來,不要跟我媽說啊!」

「行啦!快點回來吧!」

不管他了,繼續我的作業。回桌子時,不小心踢到他的書包。心想他現在背的書包愈來愈重,並把書包提了起來,真的很重!他每天到底會帶什麼書上課呢?就將書包的拉鍊拉開,唉,真的是一大堆教科書,跟我以前的一樣。就在拉上拉鍊時,瞧到一本像漫畫的書,啊!好久沒看過了,最近都在預備大學考試。好!就看一看鬆弛一下神經也好。

把漫畫抽出來看時卻是一本…….日本H漫畫……..封面畫著一個有著模特兒的身裁的少女,烏黑的長頭髮下是一副楚楚可憐臉龐,豐滿的乳房而她只穿了一條紫色的內褲,更擺出了一個露骨的動作。從沒看過這類漫畫的我,羞得臉都熱了起來。

在好奇的驅動下,我坐在Sofa上靜靜的看著裡面每一頁的內容。雖然,那些日文我都看不懂,但是,裡面所畫的每個動作卻使我有點興奮起來。整本漫畫看後,不其然的把手按在裙上,輕輕的隔著裙子在陰戶上揉了起來,閉上眼睛的我,幻想剛剛看過的每一個情節。左手放下漫畫後,開始弄撫我的雙乳,與此同時,右手不斷去刺激我的陰戶。

入了神的我,將右手接直去輕碰內褲的中央,食指和中指隔著我薄薄的白色內褲不停地交替搓揉微濕的陰唇,且不時的撫摸我大腿內的兩側,不停牽引起我身體上的興奮。

嗯……..!咬著自己的下唇,不斷感受著那快感。眼睛稍為打開了一道縫,斜視在旁邊的漫畫封面,害羞得又再蓋上眼睛。頭緊緊的後靠且緊貼在sofa上,右手的指頭開始隨著心中的需要加上快拂掃濕透了的內褲,小腿更因此擺得更開,蹬得更直的。

嗯!嗯~~~!我那些暖液不受控制的滲出我那條柔而薄的小內褲,大腿分的開開的好讓我的右手的大擺動,左手立刻抵在下腹上接受那像觸電的感覺………….口裡更發了數聲低且微的哼聲。

過了數分鐘,胸口才慢慢從起伏的狀態變回平靜,全身像虛脫了一樣。

唉!頭一次,現在才知道什麼叫自慰。愈想愈臉紅,幸好小松還沒有回來,不然,都不知怎跟他解釋我剛才的動作。

正想洗一個熱水澡時,小松就回來了。一進門,他嚇壞似的一直瞪著我手上的漫畫。我當然不放過機會教訓了他一頓,成績不好就跟郭媽媽說。他根本不能辯駁什麼只好乖乖的做他的家課。

剛坐下來,他用懷疑的眼光來問:「菁姐!你有沒有偷看?」

我匆匆答他:「你的嘴給我清潔一點,我才不會看呢!快做你的作業吧!」

「還有,你給我看到你再帶這種書,郭媽媽那邊怎打你,我可不負責,聽到沒?」

沒機會洗澡的我,只好陪他一起做功課,可是濡濕的下體弄得我很不舒服,一直到小松走了,才能好好的清洗一翻。心想我這兩天到底在做什麼呢………

這個星期,爸媽和郭大叔他們都拿了大假去外國旅遊一星期。他們真對我真有信心,竟然叫我照顧小松。沒法子,誰叫我比他大四歲呢!天對我真不公平,為什麼我不能跟他們一齊去。

今晚,跟小松吃晚飯後,跟他一起玩大富翁,看誰輸掉,明天就要一早起來做早餐。跟他大戰並擾嚷了數十個回合,終於敗給了這個小弟,我真要努力呢!這時都十二點多了,直接去小松的爸媽的睡房睡吧。嘩!房間真的很大,床又舒服。洗澡後,就回床呼呼大睡去。

矇矓中,好像有人叫我的名字,菁姐~!起初不為意,聽清楚後原來是小郭。都那麼晚了,叫醒我幹嘛!我正睡得很甜呢。就裝作聽不到,不理他叫我。小松輕輕叫了數聲,看我沒有反應就停止再叫。

停不了多久,感覺到我的被子像給人拿掉。小腹處突有一隻手按著,並輕輕來回撫著。是小郭!心想我該怎辦好?

那時我怕得要命,都不知怎算,只好裝睡下去。這時他另一隻手卻伸到上身的睡衣上揉搓我的乳房,他用手指輕柔的拂掃,想他看我都沒反應,更大膽的雙手各自一邊的用了一點力推拿我受刺激的乳房。

他這樣一推,弄得我癢癢的,像那次他手肘磨擦我右乳房的感覺。我真不知該不該立刻醒來罵他,跟內心在鬥爭時,我感到我那寬鬆的淺藍色的短褲,給他慢慢的褪到我細長的小腿處。他把我的小腿抬起一點點,就迅速的把短褲脫出來掉在一旁。

現在的我,只有一件無袖緊身的背心內裡穿有白色的胸圍和穿上薄質的白色純棉內褲。

我再一次聽到他用極微的聲音叫了我一聲。我腦裡真是一片空白,算了不應他就是了。他又一次得到我的沈寂,開始把我兩腿分得非常開。他的手放在我的小腿上,手指在細滑的小腿處,一收一放的替我按摩,並上下的套弄著。

突然,兩手都按在我的大腿內側,慢慢的上下左右的撫摸。他這樣一來,使我震了一下,兩腳的肌肉都扯得緊緊的。眉頭忍不住的皺在一起,因他的指尖在的我的內褲上輕輕的拖弄,他並不放過他看見的每一吋地方,在我薄薄的內褲上遊走。

他的手指頭找到我陰蒂的位置,把滲過內褲的淫水推到陰蒂上方輕微的上下壓揉。胸部隨著他在我重要部份的騷擾,慢慢地起伏著,為怕他看見,又要控制著,有點辛苦。小腹裡像有一股暖流流動,一直廷伸到我的陰戶處。

啊!雖說勉強的可以控制呼吸,可是,我的淫水卻不理我的強忍,潺潺地流到我的內褲。我不知滲了多少在我薄質的內褲上,我想小松必定是也注意到。

哼~!他開始向我早已濕潤的陰唇進攻,他手指不斷的在陰唇上打轉,且時輕時重的上下搓揉。我不時的裝作不經意的把臀部左右的動了一下,並向上挺著,好讓配合他的動作。他手指對陰戶的進攻速度有加速的現象,我私處附近幼滑的皮膚,間接的告訢我,我的內褲給小郭都弄得非常濕透。

現在我都沒有力氣起來阻止小松進一步行動,只有閉著眼睛給他做他愛做的。

不知怎地,小松停了所有動作。靜止了好一會,只聽到移動的聲音後,大腿兩旁都受到小松的膝蓋頂著,私處突然又受到騷擾,但跟剛才的不同,不像是小松的手指。只感受到那物體所碰之處,有點溫的。當碰到我大腿根時,感到那軟軟的東西帶有一些黏滑的液體。

那東西不停在隔著內褲上摩擦,頻率開始加快,在我陰唇處上下的擦,不時又輕輕的頂著我的陰戶,像要想插穿內褲似的。我的小腿,大腿和臀部被他快速的對陰戶撥弄,慢而靜的擺動著,突然,小松吐出了數聲低沈的叫聲,私處猛然受到什麼液體的噴射。只感有種灼熱感,部份很黏的液體使濺附在大腿上,而我甚至聞到一陣濃烈的味道,以前從沒聞過的。

猜不出現在的時間,寂靜中隱約聽到小松的喘氣。他把我兩腿再度向中靠攏,感覺到他一腿的膝蓋頂著我那濕滑透的小內褲底。腦裡給他剛剛的動作沖昏得不知去向,紊亂的心情在想,小松難道不怕我醒來的嗎?此時,他把我背心的底端向上捲,一直捲到腋底的心平位置。接著伸手撫摸我露在小胸罩以外部份的乳房上,他那微暖的手柔而輕的推揉那沒有受胸罩保護的,細滑的皮膚處。

他有技巧的從我腋下開始,一直沿滑到我乳房的兩旁磨擦,再把兩手按到我的乳溝裡順著胸罩的上沿來回揉抹。冷不防地他把手滑進我的胸罩裡,直接的捏扭我的乳頭。嗯!乳頭自然且迅速的硬了起來,而他更用了一點勁上下的拉壓我敏感的乳頭。他還不滿足的從胸罩的上邊處,輕輕的把胸罩拉下到乳頭的下方。

大半部我那富有彈性的乳房和硬挺的乳頭,因沒有胸罩的保護,感到有點涼。現在我根本羞得不想打開眼睛,看著小松對我胴體的凝視。不知是什麼,一灘暖濕的液體滴在我右邊的乳頭上,那熾熱的液體更使乳頭急速的收縮。答案很快就知道,原來是小松的唾液,因他正在吸吮我的乳頭,更用牙尖輕咬著我那它。

他的舌頭像蛇一般纏擾我乳頭的四周,柔軟的舌頭不時去撥弄並在乳頭上轉圈。

他的左手並沒有閒著,加入戰圈來進攻我的左邊乳房。他用手掌中心刺激我的乳頭,手指卻向我早熟的乳房上壓抹。我的大腿內兩旁不經意的微微夾緊停留在我兩腿中的小腿(小松的),並把我陰戶緊緊抵著小松的膝蓋,用陰勁將陰戶在他的膝蓋處,微微的上下擺動。

額頭感到有一,兩珠的汗水流著,連我自己都不知道,為什麼會那麼渴望將陰唇緊壓在小松膝蓋上磨擦,只知道下體癢得不能忍受。

本來蠻滿足濕滑的私處感受不到小松的膝蓋,小松在我胸上的一齊動作都停了下來。不好,他正要除下我薄質的內褲。我緊張得把兩邊的床單抓緊。小松他已經把我的內褲緩緩褪下。

他又把我的兩腿輕輕的分開,我的陰戶毫無遮掩下完全曝露在他眼前。腳指頭不其然的緊縮在一起,等著小松進一步的行動。感到他左手在我右邊身旁處的床上壓了下來。一陣陣酸麻的感覺來自私處,感受到一東西正在我的私處拂掃,像剛剛的隔著我內褲遊走的東西。

心頭突然想起小松那本H漫畫那個男孩子的下體,難道小松正用他陰莖項著我。我好怕,想立刻起來阻止他,但想到會看見他那陰莖,整個身體只有僵在床上,心裡如鹿撞不知怎辦好。太遲了,我陰戶正開始受到他的陰莖的插入。

他那暖熱的陰莖一步一步的推進在我濕濡的陰道裡,他每一小插都把我沒被開發的陰道撐開。很痛,我只感到那強烈的撕破感,不想他知道我一直是在裝睡,怎痛也好,都只在心底大叫。最後一插,他卻大力的頂進我的陰道深處,我陰戶的四周觸碰到他的陰毛,我想他已經把整根陰莖插在裡面。

陰道內不停傳來他那根陰莖在裡面的輕躍彈跳,幸好他沒有再動,不然我一定痛得昏了過去。靜止間,他開始用他的手撫摸我的小腹一直滑到乳房上輕碰,他的嘴再度在我的乳頭上吸吮。這次他微咬我乳頭根端,舌頭卻左右壓抹乳頭尖端,速度開始有節奏的加快。

他的陰莖像不耐煩的開始進出我緊緊的陰道,不知是不是他不想把我弄醒,抽插的動作只是慢慢的。可是在我乳頭上的舌頭卻沒規則的亂撥且急速。他的陰莖像在不斷膨脹中,硬硬撐得我陰道非常的痛,我故意嗯了出聲,更將聲音提高,希望把他嚇退。只知他沒有理會,更把抽插的速度提高,他舌頭跟右手更不斷刺激我的乳頭和乳房。額頭,胸部,小腹和大腿,隨著小松的陰莖的進出和舌頭及右手對我上胸的刺激,不斷滲出大量的汗水。

下體突來重重的一壓,感到一陣陣的暖流激射在我陰道內,全身震了數下,我眼尾在惶恐底下流下一道眼淚。小松的陰莖頂進了我私處數下就沒動了。

他的手撫揉了我乳房和小腹不久後,他的陰莖也抽離我的陰道。他像沒發覺其實是醒著只是沒有把眼睛打開的我。他把我的衣服整理完畢後,就輕步把門帶上關掉,只留下我一個快痛得昏了的菁姐。

他走不久後,我起來把短褲跟內褲都除掉,憑著從窗戶透射進來的月亮光,我看到床單被血染了一片,而我的下體還流著小松射進我體內的精液,且帶有絲絲的血絲。

我捲曲著身子,把頭埋在兩膝內,開始低泣起來…………,心想明天怎樣面對小松……………!?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