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女人的亂倫遊戲

我出生在中部一處非常偏僻的山裡,我的爸爸張天送兄弟三人,向政府承租了五十多甲的國有林地耕種.

爸爸在兄弟三人中排行老二.伯父叫天發,他的妻子叫玉露,他們沒有孩子;叔叔叫天福,還沒結婚.我的媽媽叫惠媚,小爸爸十來歲,生了兩男一女,我是老三.我的大哥叫文忠,大我快兩歲;二哥叫文雄,大我不到一歲;我的名字叫美華,大家都叫我阿華.

爸爸兄弟三人因為承租的林地面積太大,所以分別在兩座山腰中,用竹片混著黏土,蓋了兩座三合院式的房子,伯父母住一處,我們住一處;叔叔天福因為未婚,所以兩處都有他的房間.

晚上睡覺時,爸爸和媽媽睡一間,我們兄妹三人睡一間,因為我年紀還小,所以有時我也會和爸媽一起睡一間.

記得是我小學四、五年級時,一個暑假中的早上,爸爸起床後就到山裡工作了,兩個哥哥也不知跑到那裡玩,我在庭院中追逐著一群覓食中的鴨鵝,等待媽媽帶我去溪邊洗衣服.

[阿華,爸爸和媽媽呢?]天福叔在竹籬笆外,一邊走進來問著.

[爸爸到山上工作,媽媽在屋裡.]我回答著,手裡拿著小竹棒在追著一只大笨鵝.

我在庭院玩了一會兒,後來,終於覺得很無趣,想要媽媽趕快帶我去溪邊,教我洗衣服,這樣我可以一邊玩水.於是我走進屋裡,聽見哥哥的房間傳來奇怪的聲音,我走到門邊偷偷地向房裡看,原來是媽媽和叔叔在裡面.

這時,我看見地上散落著要洗的髒衣物,媽媽彎著上身站在床邊,雙手頂在床上,上身的衣服脫掉一半;叔叔站在她的後面,雙手抱著媽媽,褲子掉到上,身體一前一後用力的向媽媽撞著,嘴裡說著:[騷屄,我要肏死你……大騷屄……]

也許媽媽被撞的很痛,所以媽媽的嘴裡不斷的叫著:[哎……呀……死天福……你……輕點嘛……哎……喲……一大早的……喔……哎呀……你……好大的雞巴……要肏死我了……]

我看得心裡很害怕,於是我趕緊跑到外面,想找一根大棍子,幫媽媽打欺負她的天福叔叔;最後,我終於找到一根很粗的大棍子,我急沖沖的回到屋子,大聲的喊著:[媽媽,不要怕,我這裡有根大棍子,可以幫你打叔叔!]

我連跑帶跳的踏進哥哥的房間內,結果我看到叔叔已經躺在床上了,媽媽正坐在叔叔的身上,雙手按在叔叔的肩上,滿臉紅通通的,嘴裡不斷的喊著:[喔……喔……好美……太舒服……快……你洩了……喔……我……也快洩了……喔……喔……]

本文由chuangsxxf(新床上小旋風)重新整理、編輯

[媽媽,你打贏了?]我帶著不解的眼神問著,媽回頭一看到我,臉紅的更厲害,連忙爬下床,把衣服穿好,拾起散落在地上的要洗的髒衣物,拉著我的手走出屋外;我回頭看著床上的叔叔,可憐的叔叔,身上的衣服都沒穿,被媽媽打的躺在床上直喘氣……

[阿華,剛才的事你不要告訴任何人,知道嗎?否則被爸爸知道了,又會和叔叔打架的.]一路上媽媽叮咛著,我恍然大悟的點點頭.

我坐在溪邊看媽媽洗衣服,一邊幫媽媽剝洗衣用的皂果,把剝好的皂果放在木盒裡;一邊用皂果子丟打水中的小魚蝦,玩了一陣子,覺得很無聊;這時我看媽媽已經洗好衣物,她擰著毛巾擦拭著臉,於是我跑到溪中的大石縫間,轉來轉去的抓尋小魚蝦,我躲開媽媽的視線,漸行漸遠,不知不覺的把衣服弄濕了,我想脫下衣服,找塊大石頭將衣服晾干.

我轉頭一看,原來媽媽的衣服也濕了,她光著身子、屈著腿正躺在一塊大石上呢?我正準備跑去時,突然,我看到天發伯父也光著身子爬上媽媽躺的大石塊上,我想:[難道天發伯父也把衣服弄濕了?但他沒洗衣服,也沒玩水或抓小魚蝦……]

於是,我偷偷的從大石縫間轉到離他們較近的一塊大石塊後,我伸頭一看,我看見天發伯父下身正壓著媽媽,一只手抓著媽媽的大乳房捏著,一只手放在媽媽的大腿中間挖著,他的嘴埋在媽媽另一邊的大乳房上吸著,媽媽嘴裡咿咿唔唔的說著:[大伯,啊……唷……我的大騷屄……被你弄的……發癢了……嗯……嗯……快……嗯……快……把大雞巴……放進……浪屄裡……喔……喔……]

這時,天發伯父忽然翻個身,仰身躺在媽媽的身邊,我看到天發伯父的小雞雞變得像一支大肉棒,硬梆梆的豎立著,這時天發伯父說著:[小騷屄!先用你的小嘴幫我含一含,好讓我的大雞巴給你插個爽快……]

天發伯父說完,媽媽連忙轉身爬到天發伯父的身上,低下頭,左手握著天發伯父的大肉棒套弄著,張開就把大肉棒吃到嘴裡,右手握住天發伯父雞雞下的蛋丸,不停的捏弄著……

[親大伯!你的大雞巴……好粗……我愛死它了……小浪屄含的舒服嗎……]媽媽吐出天發伯父的大肉棒,雙手不停的在雞巴上套弄著,她撒嬌的說著.

天發伯父被媽媽吸的兩腿蠢動不已,大肉棒漲得更粗大,兩手在媽媽渾身的細皮嫩肉的兩只雪白大乳房上亂摸一番,媽媽似乎被摸得很難過,急忙起身,分開雙腿跨坐在伯父的小腹上,右手一往下一伸,抓住漲硬的大肉棒,閉起眼睛,用勁的往下一坐.

[喔……好大伯……哼……嗯……你的大雞巴好粗……哼……小屄好漲……好充實……唔……哼……小屄被干得……又麻……又癢……哼……嗯……]

媽媽的腰不停的擺動,粉臉通紅,大氣喘的不停,那渾圓的大屁股,上下左右,大起大落的扭動著,動了一會兒,媽媽人就趴在伯父的身上,伯父一翻身把媽媽壓在大石上、屁股狠勁的前挺,頂得媽媽悶哼出聲音!

[哎……哎……親哥哥……哼……嗯……小屄美死了……唔……你的雞巴好粗……唔……小屄被干得……真美……好……好舒服喔……哥哥……哼……唔……我不行了……唔……快……再用力頂……哎……要丟了……啊……丟啦……]媽媽的頭發淩亂,粉臉不斷的扭擺著,嘴裡的叫聲也漸漸的高昂.

[小浪屄!你的小屄……夾的……好舒服,天發哥……哥也丟給你……了……]天發伯父快速的頂了幾下,人就趴在媽媽的身上……

媽媽和天發伯父這一幕,讓年幼的我有著一種無名的刺激感,心中也充滿了無限的疑問;我又偷偷的從大石縫間轉到離他們更遠的地方.

不一會兒,我聽到媽媽叫我的名字,我才從石縫中出來,這時,我看媽媽正收拾洗好的衣物準備回家,而天發伯父早已不在了.

自從那天看到媽媽和天發伯父、天福叔叔發生的事後,我就一方面偷偷的注意大人們的事,一方面偷偷的觀察,男人們肚子下的小雞雞,和我微微漲痛的胸部、還有我尿尿的小肉洞.

有一天晚上,我睡在爸媽的房間內,半夜,懵懂中,我被身邊爸媽的說話聲吵醒.

[惠媚,中午天發哥說東邊山區有一區竹筍快可以收了,今天下午他要下山去和山產販子談談,大概兩三天後才回來,我明早會先去天發哥家一趟,問問大嫂看大哥有沒有交待什麼事?] [死鬼,是不是因天發哥不在,今晚天福可以整晚抱著玉露嫂干得過瘾,你明早也想趕過去過過瘾.] [喲,小淫婦!是不是吃醋了,上次我下山時,那兩三天中天發哥和天福弟還不是把你干的爽到連飯都差點懶的吃呢!] [死天送,你還說呢?當初我十四歲時,剛嫁給你沒幾天,你們兄弟第一次三人一起玩我時,是誰說:你還記得吧?]

本文由chuangsxxf(新床上小旋風)重新整理、編輯

[好了,好了,好太太,你生了三個父親不知是誰的孩子,我也沒說什麼?來,來,看樣子不把你肏得爽歪歪,你還會整晚說個不停……] [哎喲……死天送……孩子……哼……還不是你們三兄弟……天天輪流……沒一年……就弄出來的……雜種……嗯……哎呀……親哥……漲死小屄了……]

我悄悄地側翻的轉身,眯起雙眼,透著窗外進來的月光,我看到爸爸趴在媽媽身上,兩雙分別抓著媽媽的大乳房,用力的揉著,他的屁股一上一下狠勁的撞著,我目光往下一看,爸爸的雞雞變的那麼粗黑長大,抵在媽的陰戶上,用力一挺,就整根埋入,然後一會抽出,一會送入,那個樣子真有趣,我禁不住看下去.

[哎呀……親哥……插死我了……哼……頂……哦……你今天……好強勁……唔……大雞巴……喔……喔……我舒服極了……]媽的嘴裡發出一陣陣的呻吟聲,像是生病卻沒有痛苦,就像那天早上天發伯父、天福叔和媽的情景.

[喔……好爽……好舒服……騷貨……你的小屄夾的……大雞巴好……酥……爽死了……夾的好……夠騷……喔……今晚老子……就把你干個爽死……]爸爸健壯的身軀緊壓著,狠勁不停的抽抽送送,媽也扭動著屁股,迎合他的抽插.

[啊……好美……哼……哼……美死我了……用力插吧……快……快用力……噢……小屄要升……天了……啊……很美……美上天……好雞巴……弄得舒服……死……了……哎……我……我……啊……]

我偷偷看了好一陣子,感到臉紅心跳,下體好像有什麼東西流出來,用手一摸,濕濕的,於是我趕緊蒙上被子,不再去看他們,希望能趕快睡覺,可是耳邊傳來爸媽的喘息哼叫聲,我心裡想著什麼時候我也可享受大人們的遊戲……)想著想著,也不知道過了多久,我是怎麼入睡的.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