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棍征服母女

我今年18歲,對於將來要做什麼,我不知道,因為媽媽無力供我上大學。對此,她很抱歉,但我並沒有怪她,因為是她一個人將我和妹妹拉扯大的,我深信她還會這樣做下去。

我的妹妹索妮亞,16歲--花樣的年華,正是長身體的好時候。這時候少女的心最難以捉摸,像我就從來也沒有想到過她會這樣的熱情似火,連我也吃不消。當然,後來我知道了。

我很早就對妹妹的身體感興趣。我看著她從小到大地長大,對她的每一個階段都瞭如指掌。作為哥哥,我當然很關心自己的親妹妹了,所以有些奇怪的舉動也不足為怪。

有一天晚上,妹妹洗完澡,絲毫沒有注意到浴室的門輕輕地開了一小道縫。在縫的另一頭,是我興奮得發光的眼睛。透過這道縫,我可以看到她站在正對著門的鏡子前用毛巾擦拭身體。她小心地擦拭她已經開始發育的乳房,看起來相當地大,雪白豐滿,與她16歲的年齡有些不相稱。在擦到她的秘處時,毛巾停留的時間稍稍長了點,臉上泛起淡淡的紅潮,有點陶醉地看著鏡子裡的自己。突然她擡頭看見鏡子深處我那雙直勾勾盯著她身體的色眼,下意識地擡起毛巾,遮住胸部,並大力關上浴室的門。我滿足地離開,腦子裡還在回味妹妹那美麗苗條、散發著青春氣息的身體,興奮生殖器禁不住在短褲內歡快地跳動。

在我三歲的時候,媽媽和爸爸離婚了,因此,我對爸爸完全沒有什麼印象。媽媽那之後再也沒有聽到過爸爸的消息。她曾試圖找過其他男朋友,但好像都沒有一個談成的,媽媽只好放棄,獨自一人把我們撫養成人。

在我眼裡,媽媽是世界上最美的人,她擁有一副令我大多數朋友的媽媽們都眼紅的好身材。我不明白為什麼她跟任何一個男人都待不久,我從未見到過媽媽赤裸的樣子,雖然我常常祈求有這樣的機會。

又是一天晚上,媽媽要工作到很晚才能回來,就留我在家照看妹妹,這本是十分平常的事。我和妹妹擠在休息室看電視,索妮亞坐在地板上,我則舒服地躺在XX上。我事先訂購了一份比薩餅,以逃避做飯的責任。正當我們等待比薩餅送來時,索妮亞決定先去洗個澡。但當她洗完澡穿著浴袍回來時,卻發現我已經在享受我的比薩餅了,連忙跑過來搶去一塊。當然,她根本沒有注意到在她彎腰時,浴袍敞開了一部分,我可以瞧見她可愛、尖尖翹起的乳頭。

「不要弄髒地毯,不然媽媽要生氣了。」我說。

她擡起頭,忽然注意到我在盯她的什麼地方,馬上意識到我在佔她便宜。她很快站起來,坐回原位,繼續她的晚餐。

我似乎看到她的嘴角掛著一絲微笑,難道我看錯了?

媽媽回來時已經十一點了,看上去累得要命,我忙爬起來接過她帶回來的一個包裹。

「您坐這,媽媽。我來拿吧。」我對她說,「您看上去累壞了。」

媽媽重重地坐在XX上,脫掉鞋子,用手揉著腳踝。

我忙坐到她前面來幫她做。

「讓我來吧,媽媽。」我邊說邊溫柔地握住她的腳。

我輕輕地揉搓媽媽的腳趾,然後是足弓。

我擡頭注意到媽媽將頭往後靠在XX上,合上了眼睛。這時索妮亞說她要睡了,並向我們道晚安後回房去了。

我繼續給媽媽揉腳,不過已經往上移到了小腿,稍稍加重了點力量,用心地揉媽媽結實光滑的小腿。

我聽到了媽媽發出的呻吟,她一定覺得我這樣做令她很舒服。

「嗯…!真舒服!你真是一個好孩子。你總是知道媽媽最需要什麼。」

我轉向她的另一隻腳,但我的眼神卻徘徊在媽媽豐滿的大腿上。我注意到她的裙子上撩,隱隱露出內褲掩蓋著的大腿根部。我發現媽媽沒有穿襪褲,只是穿著薄薄的幾乎透明的內褲。透過這層薄薄的內褲,我可以清楚地看到陰毛的輪廓。

一股熱流忽然從丹田升起,衝擊著我的下體,使之迅速膨脹、勃起。我的興奮加上媽媽的近在咫尺使我一下子大膽起來,我決定試試看媽媽能容忍我多少。

一邊希望媽媽不要注意,我的手一邊順著她光滑、結實的小腿向上移。我揉搓著媽媽的右小腿的肌肉,使之鬆弛下來,然後非常慢非常慢地向上移動我的手。

當我的手撫到媽媽的膝蓋時,也許是無意識地,媽媽的腿稍稍地分開了一些,使我可以更自由地撫摸她的大腿。我慢慢地按我的意思撫摸媽媽的大腿,我還可以更輕易地看到媽媽的陰部。

我的兩隻手都移到了媽媽的大腿之間並開始輕輕地摩挲大腿的內側。我擡起頭,看到當我撫弄腿內側時,媽媽的嘴微微地張開著,她的眼依然閉著,但我可以感覺到當我的手向她的陰部挺進時,她開始不安地蠕動起來。

我大著膽子摩擦媽媽內褲的外側,出人意料地,媽媽居然沒有張開眼睛。

到了現在,我已經明白媽媽其實是知道我在幹什麼的,但她顯然誤會了我的意思,以為我只是無意中如此而已。

於是我決定更進一步,做點讓她吃驚的事。

我隔著內褲摩擦著媽媽的整個陰部,感覺到了她的陰唇的所在。當我加速摩擦時,我聽到媽媽的呼吸開始加快,我將一根手指滑到媽媽的內褲裡,輕輕地插入潮濕的陰道,然後又加了一根手指,一進一出地探索她的秘處。

這時,媽媽突然睜開了眼睛,合上大腿。

我尷尬地別過身去,媽媽拉下被撩起的裙子,試圖掩飾羞紅的臉。

好一會兒,我們倆都沒有說話,時間似乎停止了一般,氣氛十分古怪。

唉,這種沈默真讓人無法忍受,我硬著頭皮向媽媽道歉。我對剛才發生的事十分後悔,我這禽獸不如的傢夥,居然褻瀆了我最敬愛的媽媽,我真是一個下流的、無可救藥的壞蛋,我決心絕不允許像剛才那樣的事再發生。

由於第二天是星期天,我想起早點做些家務,於是向媽媽道晚安,媽媽像往常那樣給了我一個吻,然後我退回我的臥室。

在回房的路上,我發現索妮亞房中的燈光還亮著,於是我停下來輕輕地敲了下門。沒有回應,我以為索妮亞睡著了,於是打開門去幫她關燈。

噢,我看見了什麼!我一下定住了。

妹妹顯然沒有聽見我的敲門聲,她正躺在床上,曲起膝蓋,將一個白色的大震湯器塞進她的陰道內,我入迷地看著她將震湯器壓進拉出,然後又把它貼在她翻起的陰唇上來回摩擦,享受那種震湯的感覺。

她的另一隻手不住地揉搓豐滿的乳房,頭則不停地左右擺動。從她越來越快的動作來看,她很快就要高潮了。我只感到我的陽物開始跳動,很快就勃起了。經歷了媽媽剛才的事,我的陽物更形堅硬。

看著妹妹用震湯器自娛,我簡直妒忌得要命,我真希望現在進出妹妹兩腿之間的不是震湯器,而是我那硬得像鐵棒似的的陽物。

妹妹的手很快又移到了她的屁股上,將假陽具插進肛門,她的背拱了起來,整張床立刻劇烈震動起來。她很快就要高潮了,喉嚨裡發出低沈的呻吟,假陽具出入肛門的速度也越來越快。

噢,再看下去我要受不了了!

我悄悄地退出來,關好門,返回我的房間。

幾乎是一進門,我就掏出陽物,瘋狂地套弄起來,幻想我正在猛乾妹妹那此時也是火熱的淫洞。

事後,我清理乾淨,躺在床上遐想。隱約中,我聽到隔壁媽媽的房中傳來了一聲聲竭力壓抑的快樂的呻吟……

第二天我起了個一大早,我輕手輕腳地爬起來,注意不要弄出聲響,因為我知道,每星期只有這一天媽媽才能休息,不必上班。我出門到車庫去,有些活要干。

我爬上工作梯,來到頂層,我要拿些工具,因為待會要清理庭院。

我憑感覺摸索著,突然一雙手扶住我的腰,把我嚇了一跳,低頭一看,是媽媽,她正站在我下面,嘴角掛著一絲微笑。

「我可不想我的兒子掉下去,否則可沒人像你那樣給媽媽按摩腳腕喲。」

我轉過身,忽然發現我牛仔褲的拉鏈口正對著媽媽的臉,將我的陽物插入媽媽嘴裡的念頭一閃而過,使我羞紅了臉。

媽媽有些詫異地看著我,將按在我腰上的手移開。

在我爬下梯子時,媽媽的手蹭到了我剛剛膨脹的部位,我只希望她沒有覺察到。

我步出車庫,媽媽跟了出來。

「今晚吃烤肉怎麼樣?」媽媽問我。

我說,這主意真不錯,然後去準備做烤肉的工具。

「做完了快點到屋裡來,親愛的,我還有事要讓你做。」媽媽說。

「好的,媽媽。」我答道。

媽媽在一旁看我做了會兒,才回到房子裡去。

一會兒,我做完了活兒,回到屋裡想找點飲料喝。

索妮亞正坐在廚房裡給雞肉上香料,留做烤肉之用。

「昨完好看嗎?」我打開冰箱門時她冷不防地冒出一句。

我的臉頓時一紅,但很快便恢復了平靜。

主啊!她一定知道我昨晚就站在她的門口。

「你究竟在胡說什麼呀,小妹。」我喝了口飲料說。

「哦,沒什麼!」她說,「…真的,沒什麼。」

我發誓在我離開廚房時,索妮亞可愛的俏臉上閃過一絲笑意。

我經過媽媽身邊向車庫走去,告訴她我去準備烤肉的工具。

「嗯,我想我應該幫你,免得你會掉下來。」她說著跟在我後邊來到車庫。

我爬到工作台上,接著媽媽手裡遞過來的工具,把它們放回原位。然後我感到媽媽的手又圈上了我的腰,這一次我用背對著她,避免了早上的尷尬事。但我很快發現媽媽的手故意向我牛仔褲的前面移動,停在皮帶處,然後她突然解開了我的皮帶扣。我僵在那,不敢往下想。

我的陽物蠢蠢欲動,開始膨脹,想要掙脫牛仔褲的束縛。

媽媽沒有幫我提住牛仔褲,但是故意不解開我的拉鏈。

我只能站在梯子上等,我想知道媽媽會做到哪一步,她真實的想法是什麼,所以我只能等,等媽媽做我夢想她會做的事。

媽媽將我的牛仔褲拉下,露出我的內褲。我感到媽媽的手伸進我的內褲,摸索著停在我半硬的陽物上。她細長的手指纏繞著我的陽物,開始溫柔地撫弄它。她拉下我的內褲,她的頭正處於我屁股的上方,我可以感覺到她呼出的熱氣噴到我的背上,然後開始快速揉弄我的陽物。

我轉過身,硬挺的肉棒正好對著媽媽性感的嘴巴。

「哦,上帝,不能這樣!」我想,但只能任媽媽自由地撫弄我硬邦邦的肉棒。

我扭動著腦袋想要揮去這惱人的快感,但我的手卻本能地按在媽媽的腦後,引導她的嘴唇貼向我的完全勃起的陰莖。

「哦,孩子,我們不能這樣做…嗯…」媽媽呻吟著。

我打斷她的話,將漲得發痛的龜頭擠進媽媽的雙唇之間。

當我的肉棒完全進入媽媽的嘴巴後,她立刻便拋開了所有的偽裝和顧慮,用手摟住我的赤裸的屁股,任我將肉棒深深地插入她的嘴巴。

喔,這不是夢吧,昨天我的詭計沒有得逞,今天的事卻來得是如此地突然。

我的雙膝禁不住顫抖起來。

為了證實這一點,我屁股一挺,將肉棒往更深處送。我感到媽媽整齊的牙齒輕輕地滑過陰莖的表面,她的嘴唇緊緊地吸住我的肉棒,完全將它吞沒。

我牢牢地按住媽媽的後腦,開始抽動肉棒,起初很慢,以免噎住她。我的陰囊懸在半空,隨陰莖的進出而擺動。

媽媽開始用力擠壓我的屁股,大聲呻吟起來,同時用力吮吸我的龜頭,使之熱力更增。

當我的肉棒刺進媽媽火熱的嘴巴時,我感到媽媽柔軟的舌頭輕輕地纏繞在肉棒上,舒服得我差點從梯子上摔下去。

當我的肉棒插入媽媽的喉嚨時,她只能用鼻子呼吸。

她擡頭看我,眼裡帶點懇切,我將她的臉按在我的大腿根部,我的陰囊拍擊著她的下巴,我感到她的鼻子緊貼著我的陰毛,呼出的熱氣噴在大腿根部,一股極度的快感衝擊著我的下體,使我飄飄然。

我將肉棒抽回一點,看媽媽的反應,看來她十分陶醉於我肉棒的進出。

於是我又大力抽動肉棒,猛乾媽媽的淫嘴,就好像是在干她的陰戶似的。

「噢,媽媽,用力吸呀,把我的精液吸出來。」我喃喃自語。

幾乎是立刻,媽媽回應似的喉嚨裡發出含混不清的吸氣的聲音。

簡直像夢一樣!

儘管我對媽媽有各種各樣的幻想,但我從來沒有想過這一刻一切全都真實起來。

對,我在自家的車庫裡,媽媽含著我的陰莖,我在猛乾媽媽的嘴,媽媽也很享受的樣子…

媽媽的手小心地撫弄著我的陰囊,令我有按耐不住要噴射的衝動。我感到我的陰囊開始沸騰,箭在弦上的感覺越來越強烈。我的陰莖開始顫抖,媽媽顯然也注意到了。她拚命地向後想要避開,但被我死死地按住。

我將陰莖深深地插入媽媽的喉管,猛然間一千里,媽媽的眼淚頓時湧了出來,噙著淚水將我射出的乳白粘稠的液體嚥下。

我的陰莖不停地抽搐,看著媽媽完全嚥下我熾熱的精液,感到極度地快感。

媽媽閉上眼,抽泣著。

「喝下它。」我下意識地說。

我不知道為什麼要這樣說。

我的肉棒仍然深深地插在媽媽的喉管裡,射出的精液是如此地靠近她的胃,難怪她會如此難受。

陰莖又勃動了幾下,才射完了所有的積澱。

我無法想像我竟能持續射精這麼久,媽媽的嘴裡充滿了我的排出物,有一些還從她的嘴角往下流。

我退出肉棒,讓她能更容易吞嚥我的精液。

暢快吐出所有累贅後,我的陽物開始偃旗息鼓,很快軟了下來,同時我放開了媽媽的頭。

媽媽用手背擦了擦下巴上的精液,一扭頭跑回了屋裡。

我穿上衣服,跟著她也進了房裡。

進到廚房時,妹妹問我媽媽怎麼了,我說,她一定是不小心吃了什麼不潔的東西。

「今晚你有什麼打算?」我隨口問。

「湯米說他要照看他的小妹妹,不能來了,我看我只好又待在家裡了。」她說,「雞肉準備好了,你拿去用吧。不管怎麼說,你是大哥。」

說著她站起來回房間去了。

我只好烤起雞肉來,好不容易做完了,想回房休息會兒,卻發現媽媽在廚房裡準備晚餐其它的東西。

「我不想再提早上發生的事。」她說,「我想當這事從未發生,在這事上我真的不怪你,畢竟你已經長大了,也有了成人的需要。」

「放心吧,媽媽。我們都不會再提它了。」我保證道,讓她完全放心。

晚飯後,妹妹和我老實地到休息室看電視,媽媽則刷洗餐具。索妮亞說她有點事,然後就回房去了,留下我一個人為今晚如何度過而苦惱。

我爬起來到廚房看看媽媽在幹什麼,發現她已經換上了浴袍正打算洗澡。

「有什麼事要我做嗎?我想我可以幫你弄乾餐具。」我討好地說。

「你想幹的話就幹吧,親愛的。」媽媽回答說。

我掃視了一下廚房,發現毛巾掛在水槽的上邊的牆上,於是我隔著媽媽伸手去夠毛巾,但下體卻不小心蹭到了媽媽的屁股。

我發誓我不是有意的,但這感覺真是妙不可言。

接下來,我完全不知道為什麼我會這樣做。我放棄了取毛巾,代之以雙手隔著浴袍按在媽媽的乳房上,我親吻著媽媽的脖子。當我揉捏媽媽的乳頭時,我感到媽媽身體一下繃緊了。我撩開媽媽的浴袍,媽媽胸前雪白的兩團肥肉突然得到解放似的跳了出來。我握住媽媽的乳房,可以感覺到他們是多麼地柔軟、巨大。我用力捏媽媽的乳頭,一邊繼續吻她的脖子。

我的手慢慢地向下撫過媽媽的小腹,感覺到腹部的肌肉已經繃地很緊了。隨著我的手撫過媽媽的陰部,我的肉棒開始進入臨戰狀態。

我的手指輕輕地滑入媽媽的皺摺,感到那裡已經流出了液體。媽媽的頭往後一仰,靠在我的肩膀上,同時旋轉著屁股摩擦我蓄勢待發的肉棒。我的一根手指滑入媽媽的陰道內,重複著進出的動作,刺激陰壁分泌液體,為肉棒的進入做準備。

媽媽的肉洞越來越濕潤,淫液流出,我又加了根手指進去,媽媽的肉洞越來越熱,緊緊地吸住我的手指,隨同手指的動作,淫肉不斷翻出。

我用另一隻手解開我的牛仔褲,任其滑落在地上。

我的龜頭從內褲中暴突出來,蠢蠢欲動的樣子。我拉下內褲,將膨脹得變形的肉棒掏出,頂在媽媽雪白豐滿的屁股上。從後邊將浴袍撩起到媽媽的肩膀上,使媽媽豐滿的屁股裸露出來,我輕輕將媽媽推到水槽邊,讓她俯下身抓住水槽的邊沿,使她的正滴著淫液的秘洞暴露在我淫光四射的欲眼下。媽媽分開大腿,擺明了要讓我更容易出入。

我泰然自若地將龜頭頂在洞口,準備來一次突然襲擊。我按住媽媽的屁股,深吸一口氣,然後突然向前一挺,『噗』地一聲肉棒齊根盡沒。

我的肉棒深深地刺進媽媽的體內,使媽媽倒吸了一口氣。

媽媽的淫洞比我預期的要窄得多,我要很吃力才能挺進到最深處,但媽媽火熱的陰壁緊緊纏繞著肉棒的感覺讓我有一種飛天的感覺。

我很吃驚媽媽在生了我和妹妹後,陰道居然還是那麼地窄,宛如處女似的,這一方面說明她從來也沒有碰到過能夠好好開發她身體的男人,另一方面則顯示這些年媽媽從來沒有碰過其他男人。

我不禁有些同情媽媽,在她生命中最燦爛的時候,為了養育妹妹和我,整日為生活奔波勞碌,連最普通的男女之愛也放棄了,也許這就母愛吧。

媽媽,從今以後,你的幸福就交給兒子吧,讓愛你兒子好好地做出補償!

我更加用力地向前推進,讓我巨大的肉棒更加深入媽媽的體內,這樣我才會有真正與媽媽結為一體的感覺。我肉棒抽出時很輕,然後毫不留情地大力猛刺進去,將媽媽頂得直翻白眼,大叫過癮。

我熱切地猛乾媽媽,感覺著肉棒對媽媽身體的每一次衝擊。

我忘情地抽動著,聽著媽媽快樂的嗚咽。

媽媽的身體開始劇烈地抖動,陰壁的皺摺開始收縮,肉棒的進出愈加艱難,我知道媽媽的高潮要到了。

我加快抽插的速度,決心要幫媽媽達到她從未企及的高峰。

突然間媽媽的喉嚨裡發出一聲低吼,一股熱流突然從陰道深處湧出,刺激了龜頭一下,我突然間全身一輕,熾熱、粘稠的乳白色液體激射而出,重重地打在媽媽的陰道深處,把媽媽打得全身顫抖不已。

伴隨著噴射的快感,我無情地將肉棒硬往裡擠,似乎想要刺穿媽媽的子宮。媽媽無力地抗拒著,伴隨著高潮發出幾不可聞的嘶叫聲。

最後我停止了噴射,我們倆仍相擁著站了好一會兒,等到呼吸平靜下來後,我才拔出肉棒,快速穿上衣服。

「謝謝你,媽媽。」我在媽媽耳邊低聲說,沒有等媽媽有什麼表示,我就轉身離開了。

我躺在床上,聽到隔壁媽媽洗澡的聲音,她哼著歌,顯得很快樂。

我興奮得差點無法入眠,媽媽剛才是真的很快樂,我真的使媽媽快樂起來了。

第二天早上,刺耳的鈴聲把我吵醒,我伸手將鬧鐘關上,打了會兒瞌睡才懶洋洋地爬起來。忽然我聽到壁櫥裡傳來沙沙的聲音,我一下子跳了起來,關上房門,然後鑽進壁櫥,把門關上,確保沒有光線能從我很早以前在牆上鑿的一個偷窺用的小孔漏出。

牆的另一邊是妹妹的臥室,我可不想每天起床後什麼也不幹。

我將頭湊近窺孔的位置,在那裡插著一枚鐵釘,那是我故意插上去的,主要是以防萬一被發現,也可以推說是以前裝修時留下的。

我輕輕拔掉鐵釘,將眼睛湊近小孔。

我可以看到索妮亞房中的大部分地方,她的穿衣鏡可以使我看到其它地方。

透過小孔,我看到索妮亞站在壁櫥前挑衣服穿,背對著我,而且已經脫掉了睡衣。

我可以看到她堅挺成熟的屁股。她探頭摘下掛在壁櫥深處的大號乳罩,然後轉身走到穿衣鏡前,我可以看到她堅挺微圓的乳峰,很明顯,在這方面她繼承了媽媽的優點,粉紅色的乳暈烘托出了乳頭的長度。

大多數像索妮亞這樣年齡的女孩胸部都小得可憐,而且向前突出,仿似一對眼睛在瞪著你。不過索妮亞不是這樣,她的乳房與年齡不相稱地豐滿,尺度大小正合適,看上去顯得豐滿和成熟。她的小腹平坦而光滑,順延到到大腿根部微微墳起的三角地帶。

她站在鏡子前擺正鏡子的位置,然後躺在床上穿剛才選好的裙子,審視一番,感覺滿意後,將鏡子靠牆擺到床上。

她打開梳妝台的抽屜,取出長筒襪和蕾絲內褲,坐在床角,擡起一隻腳。透過膝蓋的縫隙,她的陰戶一覽無遺。

這一幕我以前看過無數次了,但怎麼看都不會厭。

她開始著長筒襪,在提到膝蓋時,腿又再擡了起來,在空中蹬了幾下,又讓我再次大飽眼福。然後她又在另一隻腳上重複剛才的動作,當然,又再便宜了我的色眼。

在我偷看時,我可以感到我的陰莖勃起,將內褲高高撐起。無論看多少次,我都不會感到厭煩,偷窺的樂趣就在於此。

穿好長筒襪後,妹妹撿起內褲站起來,轉身面向床鋪,垂下內褲,擡腿彎腰套進一邊。我可以從背後看到她的陰部,腦子裡不由自主地浮現出昨晚媽媽屁股對著我的情景。

很快妹妹穿好了內褲,然後著其它衣服。

表演到此結束了,我滿足地退出來,躺回床上遐想,像往常一樣,我腦海裡飛舞的都是妹妹那可愛的蕾絲內褲。

因為哥哥與妹妹的關係,我從來不曾動過索妮亞的念頭,但現在不一樣了。既然我可以乾媽媽,那麼我一樣也能幹妹妹,這應該沒有什麼區別,對吧?

我往廚房走去,想找點吃的,看見索妮亞從休息室走了過來。

喔,天哪,她真是美得冒泡呀!

只見她年輕亮麗的乳房罩在大號乳罩內,看起來還不能完全罩住呢。

我感到我從未像現在這樣強烈地需要我的妹妹,而這種轉變僅僅發生在這兩天內,我幾乎忘掉了所有的人倫道德。

「昨晚我好像聽到廚房裡有什麼響動。」她移到水槽前說,「我發誓有一些下流的東西從這流走了。知道嗎?我還以為那不可能發生的,真令人作嘔。上次柯克約我去玩,想打我的主意,我去了,但沒有讓他佔到一點便宜。男人,哼,男人都這德性。我以後再也不讓男人碰我了。」

我吃驚地坐著,聽妹妹喋喋不休的數落。

上帝,事情弄大了,但願不是這樣,這事想起來就令人尷尬。

昨晚怎麼了?難道她真的知道什麼?

我的頭腦亂成一團,但我不得不考慮事情的嚴重後果。

這時媽媽進來了,索妮亞說她和女友有約就離開了。

我想對媽媽說些什麼,但又覺得我不該待在這裡。

媽媽走到我身後向我道早安,但我正想其它事,沒有聽見。

「嗨,睡過頭了?我在說早安哪。」

我轉過身迅速清除剛才的雜亂思想,看見媽媽站在我面前,氣色很好。

她走到水槽前停下,看了一會兒,才走到櫃檯前。

「我得上班了,否則我要遲到了。」她說。

我問是否要我搭她去,但媽媽說她可以坐公共汽車去。

媽媽走向我,擁抱著我向我道別,就像往常一樣,但我覺得這次的擁抱包含了更多的意思。

果然,媽媽不再像過去那樣輕輕吻我的臉頰,而是重重地在我唇上來了個熱吻。很自然地,我的左手圈住媽媽的腰,回了個吻,右手則按在了媽媽的右乳上,輕輕揉了一下,弄得媽媽又倒吸了口氣。她放開我,臉有點紅,然後轉身離開。

該死,我想,如果這成了習慣就糟了。

很快,我的思緒又回到了索妮亞的身上。她怎麼了?我應該怎麼辦呢?我該怎麼幫她呢?看來,我確實得好好想一想。

一小時後,我接到一個電話,是湯米的。他問索妮亞在嗎。我告訴他她有事出去了,不過很快會回來。但湯米說不必麻煩她了,他們的事告吹了。『冷母狗』,這是湯米掛線時的最後一句話。我知道是查查到底索妮亞身上發生什麼事的時候了。

索妮亞一個小時後回來了,帶回來一個包裹。我算準時間,開始了『壁櫥行動』。

我聽到她關門的聲音,我溜進我的壁櫥,移開鐵釘。

我看到索妮亞在脫衣服,只好再次欣賞她年輕漂亮的身體。

她很快打開包裹,取出一個超大超長的假陽具,躺下來,開動它,對正陰戶,我想知道她是否真能容納這樣龐大的東西。

她開始用假陽具往陰戶裡插,但只進了個頭就停下了,臉上現出痛苦的表情。

噢,原來她還是一個處女。我想。

我很快明白她從來沒有用假陽具真正自慰過,即使是讓我看見的那次也是如此。

突然她站了起來,將這大號玩具丟進抽屜,快速穿上衣服,離開了房間。

我聽出她在廚房,於是我飛快地溜進她的房間,找到那個大號玩具。

「操!」我想,難怪她塞不進去,這麼大的一個東西真地塞進去了可以把她分成兩份。我將它放回原位,然後到廚房裡,邊開冰箱邊和她說話。

「媽媽說她又要晚回來了。」我說,「她說她可能比上一次更晚回來。」

我問她是否想吃什麼,她只是聳聳肩,於是我到休息室看電視,索妮亞走進來說她要睡了,然後回房了。

過了大約一個小時,我醒過來,才發覺自己原來睡著了。

我爬起來關上電視,回到了我的房間。我取出我以前保留的一根橡皮假陽具,輕手輕腳地來到過道上。

沿著過道,我來到索妮亞的門外。

我慢慢打開房門,走進去。

我向索妮亞的床望去,發現她仰面睡著,左胸露了出來,可以清楚地看見粉紅色的乳暈上挺立的乳頭。她的頭歪向左邊,嘴唇微微開啟。她的呼吸均勻、細微,看來她已經熟睡了。

「現在該看我的了。」我想,「是行動的時候了。」

我感到我有必要向我這個身材惹火、性感的妹妹顯示什麼才是真正的男人,男女之間真正的性愛是怎麼回事。

我悄悄地向床邊移動,動作十分輕巧,以免驚醒她。

我邊走邊解褲子,膝蓋不由自主地抖動起來,整個身體彷彿要融化般。

真是不敢想像,我居然病態到想要侵犯自己的親妹妹!

妹妹火爆的身軀近在咫尺了,我不得不停下來,深吸一口氣,竭力控制自己不要顫抖。

我發現我的牛仔褲的拉鏈一時間忽然拉不開了,急得我要跺腳罵娘,用力拉扯了幾下,突然『嘶啦』一聲拉鏈終於拉開了,聲音雖小,但在寧靜的臥室中不啻於一聲晴天霹靂,嚇得我汗毛倒豎,差點想扭頭就跑。

我做賊心虛地看了一下妹妹,還好,她還睡著,我鬆了口氣,用手捏著拉鏈小心地將它完全解開。

我把假陽具放在妹妹的床邊,脫下內褲,隨手丟在地板上,我的肉棒已經膨脹到令我難以置信的大,像探礦杖發現寶物般昂然指向天空。

收手吧,我不該這樣,我內心譴責著自己,但一邊我卻將肉棒指向妹妹可愛的小淫嘴。

我的肉棒一寸寸接近接近妹妹那渾不知厄運即將降臨、無憂無慮的嘴唇。

我的腿終於碰到了床邊,聽著妹妹細微的呼吸聲,看著妹妹那完全沒有防備的美麗可愛的臉蛋,我的慾火驟然竄升,想到即將發生的事情,我的整個身體簡直要被這熊熊的慾火融化了。

我可以感覺到妹妹呼出的熱氣噴到我的肉棒上,刺激著我的感受。我挨著床邊跪下,撐住身體。

我低頭看看我的男性象徵,醜陋的龜頭上分泌出透明粘稠的液體。我用龜頭輕輕摩擦妹妹的下唇,那種透明的液體附著在上面,我退回肉棒,一條晶瑩發亮的細線連在妹妹的下唇和我的龜頭之間。我將分泌出的液體均勻地塗在龜頭上,希望這樣對我進入她柔軟的雙唇之間有所幫助。

我想像著我的肉棒進出她性感的小淫嘴的情景,興奮得不住用龜頭摩擦她的上下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