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爸的禮物

爸爸的禮物

芳齡十九的碧丹麗(Brittany)下月就要結婚了,她的媽媽康莉(Connie)正在樓下大廳中忙著和賓客們應酬,主持新娘婚前親友贈送禮物的聚會(bridalshower)。來賓幾乎一律是女性,爸爸洛奇和賓朋們稍事寒暄后,便取了一罐啤酒,離開人群,來到他的電腦兼休閒室,看正在進行中的美式職業足球賽。十六歲的小女兒愛西麗(Ashley)正在一邊專心的玩著電腦遊戲。碧丹麗膚色乳白,碧眼棕發,身高五尺六寸,重體一百廿五磅,玉腿修長,三圍是卅六C.廿四.卅五,十分艷麗動人。

在中學時,成績優秀,上年畢業時已取得本州州立大學入學許可。老爸自已當年因家境貧困,沒緣上過大學,很希望女兒可以上大學。這些年來洛奇已很是富有,上大學費用毫無問題。但出乎洛奇意外的,碧丹麗不想唸大學,而選擇了在本城的一家百貨公司任出納員。這使得洛奇相當失望,幾番勸阻無效,雖然沒有將憤慨溢於言表,但對女兒的不聽他的忠告,內心是萬分光火。碧丹麗的美色,中學時就已吸引了許多男友。未婚夫奈利(Larry)比碧丹麗大五歲,在一家資訊公司任職,二人結識才半年,現下就決定結婚。雖則洛奇對奈利本人並無惡感或偏見,只是不知為何,對女兒的婚事內心總覺得耿耿不樂。洛奇的內心不樂,也許還另有原因。十年來太太康莉熱衷於女權運動,已成為當地的領袖人物,常參與全國性的各種女權活動,每月都會「因公」出城數日甚至一、二星期;才四十歲的她近兩年來對房事似已顯得毫無興趣,洛奇也無法強求。另外,近月來碧丹麗與奈利約會,有兩次都是午夜過后才回,進門時由奈利摻扶,顯得很是嬌睏疲憊。

次日洛奇看到她和妹妹或母親竊竊私語,自這些跡象看來,洛奇相當確定夜來約會時碧丹麗和奈利曾發生超友誼的性行為。他曾和太太康莉談到,為免發生「意外」,應該讓碧丹麗服避孕藥。但隔了兩天康莉傳來的答覆卻是,碧丹麗告訴她,他們已有適當的預防;康莉似是默許女兒的行徑,還說碧丹麗表示以后要訂購子宮帽,她不要服藥,因為那必須按時服用,太麻煩,又容易忘記而誤事。對女兒的一再不受教,洛奇很是不樂。樓下的笑語已逐漸消散,洛奇也押了完了一罐啤酒,意識到美麗的女兒一個月后將自這屋中遷出,可以名正言順的和奈利夜夜春宵做愛……他不能忘卻女兒那一雙美妙的乳峰、那可愛的全身曲線,而它們即將被她才認識沒多久的男人占有……那是一年前的一天,他偶然經過女兒的臥室。房門半掩,碧丹麗正在卸裝,全身赤裸。雖僅是側影,但那傲然高聳的乳峰是那麼的美,細腰長腿,渾然結實的臀部是那麼的翹突,給洛奇帶來了極大的震撼。

太美了!那是世界上最最美的乳峰!最最美的曲線!遠勝過他見過的所有模特兒明星的圖片或影片。雖只是驚鴻一瞥,但自此令洛奇念念難忘。每當他性感油然而生時,他總會首先想到碧丹麗,他幻想著他抱住她的美妙裸體,一再吮吻她的乳尖,強勁的陽具頂磨女兒的屄縫……理智告訴洛奇,她是他的女兒,他決不能真的侵犯她……但,那令他難以忘懷的美妙女體如今卻已被別的男人把玩吸吮,蜜實的花心也已被別的男人抽插享用,他的內心深處充滿了說不出的懊惱,和強烈的失落感。他想他一定得采取一些行動,他不願就這樣平白的讓這一再不聽從他的意見的女兒落入別的男人的懷抱……他起身想去廚房冰箱再取一罐啤酒,途經女兒們的臥室門口。家中雖有五間臥室,但愛西麗自幼就和姐姐極要好,吵著要和姐姐同住一房,洛奇為此還特地將其中一間臥室改建擴大一倍,作為姐妹倆的香閨。突然腦中靈光閃動,洛奇回想起兩個月前女兒不在家時,他在檢視家中所有房間空調出入口,偶然看到女兒臥室的梳裝擡上有兩本小月歷冊。

月歷上手塗的黃、紅、綠的色彩吸引了他的注意力,拿起仔細一看,才體會到那是女兒們的月經周期紀錄本。此刻一股將要犯罪的潛意識駕禦著洛奇,他不自覺的迅速溜進女兒的臥室,在梳裝台的抽屜中找到了那兩本小月歷。略加翻視,洛奇腦中默默的記下了兩位女兒本月的經期首日。日期顯示愛西麗的經期比姐姐早五天;碧丹麗在她新婚日上注明那是周期的第十九天。他將兩本小月歷放回原處,迅即離開女兒的臥室。日子過得很快,太太康莉這月忙碌著張羅女兒婚禮,沒有「因公」出城。這天星期六,距婚禮尚有整一星期。下午洛奇參加了在教堂的婚禮儀式預演后,便回家看大學足球賽電視;碧丹麗則去好友珍妮家,參加她少數幾位好友和同事在珍妮家,為她舉行的另一結婚禮物贈送、和香槟酒會。碧丹麗是不擅飲酒的,洛奇有些擔心。十時左右,一輛紅色的林肯轎車駛入洛奇家的車道上。碧丹麗好友珍妮的爸爸,富蘭克.彼得遜從駕駛痤下來,來到車右側,開門扶著碧丹麗下車。碧丹麗步履有些搖晃,洛奇趕快趨前接住。「聚會很開懷吧?」洛奇接手撐扶著女兒。「很好……我想……我可能是……喝多了……一點香槟……」女兒有些口齒不清的回答。富蘭克則忙著把一盒盒的禮物自車上卸下,迅快搬入屋中。媽媽和妹妹已自洛奇手中接過碧丹麗。「富蘭克,謝謝送碧丹麗回家!」洛奇說。「不客氣,我太太和女兒在送另外幾位小姐回家,她們比碧丹麗更醉些……唉……下星期婚禮上見!晚安!」富蘭克說畢駕車離去。

康莉扶著碧丹麗進入臥室。洛奇進入自己的浴室,自壁櫥中取出安眠藥瓶,放在褲袋中。他來到廚房,取杯注入半杯清水,自褲袋取出藥瓶,拿出兩顆膠囊安眠藥,打開膠囊,將粉末調入清水攪拌,再又傾入半杯番茄汁攪勻,便來到女兒臥室。「喝下去,你會覺得舒服些。」洛奇將杯遞結女兒。喝了一口,不禁眉頭發皺。「這是甚麼?」碧丹麗問。「這飲料會對你有幫助!」洛奇說。碧丹麗依爸爸吩咐將全杯飲盡。「你應該寬衣休息了!晚安!」洛奇走出來,順手將房門掩上。他心中有些忐忑,他竟在女兒飲料中下了迷藥!回到家庭電視間,康莉和愛西麗正在看電視電影,顯得相當疲倦了。洛奇為自己倒了一小杯的拿破倫白蘭地,坐在高背可平放下的大搖椅沙發裡,慢慢的淺飲。面對著電視,他完全視而不見,心中轉著許多念頭。他今夜若真的能奸肏到碧丹麗,一償內心夙願,那將是他一生最興奮、最大的快樂!那藥一年前購得,是否仍會有效?同室的妹妹愛西麗會醒轉來嗎?如果被她發現爸爸偷奸姐姐,她會如何反應?今夜應是大女兒經期的第十二日,已進入了可能受孕的肥沃期,如果在女兒體內射精,碧丹麗會懷孕嗎?如果能讓碧丹麗懷上自己的小孩,那將是令他內心最興奮的樂事!想到這,一霎那間洛奇的陽具就漲硬了起來。

十一時康莉和愛西麗都如以往一樣,倦極歸臥室就寢。洛奇仍留下來看地方新聞和氣象,心中不住的天人交戰:「做,還是不做?」十一時半,洛奇來到自己的臥室。兩年來他和康利已分房而睡,此時倒是免去了好一些顧忌。脫去全身衣衫,只留內褲,進入與臥室相連的專用浴室。對面的大鏡中出現了一個六尺高相當英俊的中年壯漢。洛奇經營運動,全身肌肉繃緊強勁,胸部盡是棕毛,腰部緊狹,六瓣腹肌明顯,腿肌勁壯,內褲裆中卻是累累贅贅的好大一包。那是洛奇的陽具和精囊,陽具平時長約五寸,勃起時有八寸來長,莖身粗壯,前端四寸向上微曲呈弧狀,多月來的積儲令得他的腎囊鼓漲堅碩如一支硬棒球。他披上浴袍,自壁櫥中取出久未應用的KY(注:性交前塗在陽具上的一種無色無味的潤滑油膏),放在浴袍口袋中。對鏡自我端詳一遍,卅九歲的洛奇對自己身形感到相當滿意,自信他的體態儀表可取悅任何美麗的女郎。洛奇離開自己的臥室,將房門虛掩,輕步來到女兒們臥室。他扭動門把,輕身進入室內,反手將門鎖上。室內窗簾深垂,相當黑暗。洛奇靜止了一會,眼瞳逐漸適應了低光度。窗簾縫中仍透進一點室外的路燈光,洛奇看清了室內一切。姐妹倆的床相距約八尺,愛西麗仰臥,面側向姐姐睡床。碧丹麗側臥,面向妹妹的床。

洛奇鼓勇屏息走近大女兒的床邊,把著碧丹麗香肩,微微輕搖了幾下。沈睡中的美麗女兒沒有反應!洛奇回頭觀察小女兒,看來她也睡得正甜。洛奇將碧丹麗身上蓋著的被單揭去,看到女兒上身穿著睡衣,下面穿著比基尼內褲,他溫柔的將她推成仰臥,勾住內褲褲腰將三角褲輕輕腿下……豐隆的陰阜首先出現,上面有一小叢短淺的的性毛,下面兩瓣肥白豐滿、光致無毛的大陰唇,當中緊夾一線肉縫。見到女兒的裸露肉戶,他的生殖器立刻翹硬起來。他將女兒的三角褲完全腿去,放在床邊,飛快脫下自己的內褲,放入浴袍口袋中,八寸長的粗壯生殖器已硬漲得像一枝手電筒,向上方45度翹起。他將女兒左腿自膝向上擡起,向外分開,然后將右腿同樣擡高分開,十九歲的大女兒的下體己藩籬盡撤,只待爸爸侵入。他將女兒睡衣扣結松開,將前襟撩向兩旁,女兒的一對讓爸爸已朝思暮想了一年的美乳,便展露眼前。雖是仰臥,雙峰依然如一對肉錐挺立胸前,淡紅的乳頭似一雙特大號的草莓,蓋在雪白鼓漲的乳球頂上。洛奇俯下身來,輪流輕輕含吮女兒的一對碩大的乳頭片刻,便自浴袍口袋取出KY,塗滿在龜頭和整條陰莖上,然后將KY放回口袋,將浴袍脫下,整齊的放床邊地毯上。他的動作看似輕快熟練,心中其實十分緊張。

他回頭再察看愛西麗,她沒有改變睡姿,仍在熟睡。他輕輕上床,小心翼翼的用手肘和膝支撐自己大部份的體重,面對面的貼壓在女兒仰臥的裸體上,女兒的尖挺乳峰也被爸爸廣闊結實的胸膛稍稍壓扁。他將龜頭納入女兒柔嫩的肉縫中,上下輕磨了幾次后,將龜頭對正陰道入口,微微用力,小半只龜頭便擠進入了女兒緊湊的陰道。他略停片刻,注意碧丹麗的反應。她呼吸慢而均勻,安詳的睡著。他開始輕輕的、退一分進二分的,將鐵硬的生殖器緩緩的向內挺進。拜KY潤滑之助,一分鍾后,雞巴的前端四寸便已插進女兒的緊湊難行的陰道裡。女兒的陰肉又軟又熱,緊裹著龜頭和肉棒,真美透了!洛奇又略停片刻,好讓陰戶適應入侵的大肉棒。然后微聳臀部,將雞巴再一分一分的緩而有力的向內挺進,直至八寸大雞巴全根插入,他的粗密性毛罩蓋在光致的陰唇上,腎囊碰觸到女兒的白嫩股縫。洛奇已有兩年沒有嚐到插屄的滋味了,此刻他混身毛孔開放,不可言喻的興奮!他盡量抑制住自己的滿腔亢奮。洛奇側過頭回視愛西麗,她看來仍在安詳熟睡;室中仍很暗,八尺外視線便不太清晰。聳起臀部,他將八寸陽具完全拔出,然后立即又全根插入女兒的陰戶深處。

「真爽!」舒暢的快感自龜頭湧入腦海,他不自覺的,很自然的重複的做著這樣全條拔出,又再全根插入的肏屄動作……他刻意溫柔的、有節奏的、緩慢肏女兒的嫩屄,他不想她醒轉,他要好好的享用十九歲女兒的美妙陰戶。經過三、四十遍的進出抽送,他感到碧丹麗的陰道已較滑膩,他肯定在睡夢中的女兒已不自覺的有了生理的自然反應,陰道中已泌出潺潺愛液。他繼續抽送。現在他不再全根拔出,讓龜頭一直留在陰道裡,頻頻三淺一深的抽送,間或下下皆深的,緩而有節奏的采著十九歲女兒的屄花。兩人的下體緊密的結合著,尖翹的乳峰被寬壯多毛的胸膛輕壓著,他輕擁女兒的裸體,屁股不停的上下聳動奸采女兒的花心。最多只被野蜂光顧過一、兩次的花徑十分緊湊,龜頭被滑膩的肉壁緊緊裹住,進出磨擦時的陣陣快感傳入腦神經……兩人的臉孔相距不及三寸,他好想吸吮女兒的櫻唇,但忍住了,免她驚醒。盡管只是緩緩的抽送,那快感美得難以形容。洛奇從不曾體會過這既刺激又緊張的交構。

開始在女兒下陰中抽插才約七、八分鍾,他的龜頭便感到一陣酸癢而狂漲,他知道即將射精,便將狂漲的雞巴全根緊緊的塞在女兒的陰戶中,龜頭一突一突的,在屄花深處射出了一股又一股的熱濃精液!前所從未有過的快感襲上心頭,雖極力忍住,喉中仍發出了「啊……啊……」的低吟。洛奇心中有無限的滿足感,他意識到他已在女兒的花心中灑布了自已的種子!洛奇似聽到幾絲夢呓似的呻吟,但他正沈浸在極度的愉悅中,已不暇旁慮。足足經過了一分鍾才發射完畢。雞巴沒有軟化,真想再干一次。但他有些擔心碧丹麗會因過久的采摘而醒轉,洛奇決定今夜到此為止,只讓雞巴再留在碧丹麗的陰肉中幾分鍾,享受陰肉緊裹仍然硬漲雞巴的滋味,兩分鍾后他才將仍半硬的肉棒自陰戶中退出。

他端詳碧丹麗,她平穩的睡著,看不出任何反應。他回頭再看愛西麗,她似仍如原狀的仰臥著。洛奇將碧丹麗的玉腿放下,擺平合攏,依依不捨的親吻了高聳的陰阜和沾潮的肉縫,然后小心翼翼的為她穿回內褲,在她的雙峰上輕吻,將她的睡衣前襟扣上,再將被單蓋上。他穿回浴袍,輕步離開女兒的臥室,小心掩上室門。回到自己浴室,洛奇將KY放回原處,脫下浴袍,將濕漉漉的陽具拭淨,穿回內褲,上床躺下,回味適才的冒險和歡暢。那滋味真美妙!如果碧丹麗會因此懷孕,那是她自己的錯,誰叫她不聽他的忠告服用避孕藥?……他撫摸自己仍有些硬漲的雞巴,這家夥真不錯,已完成它的任務,在碧丹麗的陰戶中采花播種!她明晨醒時,可能會發覺內褲裆滿是一片沾糊,她也許會覺得很尴尬……想到這,洛奇不禁莞爾的笑了……然后便跌入了甜美的夢鄉。 西洋偷香之六

清晨六時,洛奇憩夢初回。想起夜來在大女兒屄裡輕抽慢送的情景,生殖器立刻漲硬起來。那滋味真太美妙,他決定要再度偷香,但現在不能再想,他得暫時忘卻,讓陽具消漲,以免待會被太太女兒發覺尴尬。他梳洗著裝后下樓早餐。康莉已備就早餐,見到太太,洛奇有些罪惡感,但他盡量裝得自然無事。「還有一星期!」他向太太說。「是呀!我很高興這忙碌即將過去!」康利輕歎的回答。一會兒愛西麗也下樓來到廚房早餐。她仍穿著睡衣,向爸爸微笑。「早安!碧丹麗怎樣?還好吧?!」洛奇問。「她的酒醉似還沒有完全消退,她現在在淋浴。」愛西麗回答。洛奇開始閱讀剛送到的星期日晨報。

再隔一會碧丹麗也來到,她已著裝,但披肩的秀發仍然潮濕。「覺得好些嗎?」洛奇問碧丹麗。「頭仍有些痛。我吃了兩顆Advil,但不管用……胃也有些不舒服,我想我就只喝點咖啡好了。」碧丹麗說。洛奇心中很高興:很明顯的,碧丹麗完全沒有發覺夜來有任何異樣。洛奇餐畢先行上樓,趁樓上無人,他迅速進入女兒浴室,檢視盥洗籃。籃中最上面捏成一小團的便是碧丹麗那條昨夜被洛奇脫下過的內褲,洛奇拿起展開來看,但見褲裆中有一大片沾糊,那是自已昨夜在女兒陰戶中射出的精液,今晨自女兒陰戶中倒滲了出來的痕跡。他將內褲再捏成一團,放回籃內,便迅快退出,回到他的個人休閒室,繼續閱讀晨報。婚禮還有些瑣事待理,好在康莉一手包辦,不需洛奇操勞。

下午一時剛過,他看到太太外出辨事,稍后碧丹麗也外出訪友。洛奇拿了支啤酒,打開電視觀看NASCAR車賽。一會兒愛西麗走了進來,坐在洛奇身邊。愛西麗經常和爸爸一道觀看星期日的車賽節目。「昨晚碧丹麗真是白白的浪費了好時光!」愛西麗邊看邊說。「是呀!她喝了太多的香槟!」洛奇回應十六歲的小女兒。「我不是說她喝酒的那回事……我是說昨晚你和她……我很高興昨晚你來探視過她!」愛西麗望著他,面帶神密的微笑。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