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媽表妹好麻花

王鵬姑媽是他爸爸的姐姐,名叫王晴。她生了個女兒叫做婷婷,比王鵬小,是他的表妹。婷婷則只比他小一歲而已。王鵬從小和表妹青梅竹馬,小時候一起吃、一起喝,甚至常常一起洗澡、一起睡覺。后來王鵬和婷婷分別考上了不同的大學,住在了不同的城市,但是情深意重的兄妹情並沒有因此中斷。

這一年,王鵬二十歲了,在讀大學。暑假期間,王晴帶著女兒婷婷去王鵬家所在的城市遊玩,恰巧王鵬父母因為工作原因去外地出差,只剩下王晴、王鵬和婷婷在家。也因此發生了本不應該發生的事情。

王鵬雖然二十歲了,但還是個處男,他熱愛運動,一表人才。雖然經常有女生主動示好,但他從不為之所動。這天下午他剛剛打完球回家,以為姑媽帶著表妹逛街去了,一回到家就開始脫衣服準備洗澡。炎熱的太陽並沒有把他曬跨,反而曬出他黝黑的肌膚和怒氣衝天的肉棒。王鵬迅速脫光衣服后,直奔廁所,哪知道打開門的一剎那,一個正在擦拭身體的裸女展現在他面前,這正是他的姑媽王晴。王晴看到光著身子的王鵬一時手足無措,竟然忘了遮蓋一下自己的身體。雖然王鵬看片過百,但這還是頭一回看到真正的裸女,一時之間王鵬的棒子堅硬如鐵,直勾勾的對著王晴。

幾秒后,二人才反應過來,王鵬趕快退出廁所並把門關好。不一會,王晴也出來了。王晴為了避免尷尬,還是跟穿好衣服的王鵬說說話:“打完球回來拉,婷婷她自己去了步行街,我感覺太熱就洗了個澡,你也熱了吧,也去洗個澡吧。”

王鵬看到姑媽,剛才的一幕立刻又浮現在腦海,褲襠也立刻鼓鼓的。為了避免尷尬,飛也似的瞬間鑽進廁所準備洗澡。誰知道,剛剛關好廁所門,卻發現姑媽王晴脫下的內衣褲。王鵬以前也沒有戀物的癖好,但是剛剛收到姑媽裸體的刺激,此時已經神志不清了,面對保有王晴身體預熱的內衣褲,他再也無法控制自己。他掏出二十厘米的肉棒,拿著王晴的小內褲揉搓著。才僅僅十幾下,他的濃精就重重射在了王晴的內褲上。發泄完后,王鵬也恢復了理智,用衛生紙簡單把精液蹭干淨后,就痛快洗了個涼水澡。

洗完澡后,王鵬怕尷尬,一頭鑽進自己的房間上網玩遊戲,以此來轉移自己視線,想趕快把剛才的事情忘掉。

不一會王晴洗好了衣服,就切了點水果進屋子陪侄子聊天。

“鵬鵬呀,今天回來的挺早嘛。”

王鵬說:“嗯,今天打球對手太差了,我就提早回來了。表妹什麼時候回來呀?”

“誰知道這死丫頭野到哪里去了。不管她,咱娘倆在家玩。唉,一晃真快,你們兩個都是大學生了,都是大人了呀。”

王鵬一聽這話,感覺似乎姑媽來問罪來了,趕緊說:“對不起姑媽,我再也不敢了。”

王晴知道王鵬會錯了意,趕緊安慰他:“傻孩子,姑媽能怪你啊。姑媽希望能有個兒子,可惜自己也沒生出來,又不能生第二胎,從小到大不都是視你如己出呀。愛你還來不及呢。過來讓姑媽抱抱,就當抱自己兒子了。”

王鵬一聽這話,感覺似乎還有別的事情即將發生也就過去和姑媽擁抱了。夏天,兩個肉體穿的都不多,一貼到一起,王鵬立刻感覺到王晴豐滿的奶子,雖然泄過,但肉棒又再一次肅然起敬了。

王晴接著說:“鵬鵬這麼帥,而且又這麼大了,怎麼還沒有女朋友呢?”

王鵬一聽就知道姑媽在挑逗他,也跟著膽子大了起來:“不喜歡,沒有長得比姑媽好看的,那要她們干啥呀?”

王晴一聽這話,心花怒放說:“拍馬屁,我都老了,哪有年輕小姑娘好看呀。人家身段多好,皮膚多白呀。”

王鵬接著回答:“沒有,在我心里姑媽最好啦。看這皮膚多好呀。”說著王鵬順手在王晴的胳膊上輕輕掐了一下。

抱了久了,兩個人也熱了。王晴說:“真熱,我們把衣服脫了吧。”也沒等王鵬回答,就把自己的衣服脫得只剩下內衣褲了。“鵬鵬你也把衣服脫了吧,用不用姑媽幫你呀。哈哈。”

王鵬畢竟還是個處男,那受得了這種挑逗呀,他只覺得頭腦發熱,幾乎快要爆炸,然后整個身體也不受控制的撲向了王晴,在王晴的身上肆無忌憚的吸著。王晴也被這突如其來的爆發壓得喘不過氣。只說著:“慢點,慢點,姑媽陪你玩。”

隨后,二人以最快的速度把衣服脫光,相擁著親吻。王鵬實在是忍不住了,扶著自己的大肉棒就在王晴的陰戶上亂曾,由于剛剛自泄過,這時雖然是第一次做愛卻可以相對比較持久。但是畢竟他沒有經驗,只能是亂蹭,完全沒有章法。王晴看到這一點后,也意識到自己心愛的侄子還是第一次做愛,便出手幫助。王晴一手扶著侄子,一手牽引著他的大肉棒往自己的小穴深處探索:“不要急,要找準地方,然后用力插進來。”

找對了地方后,王鵬明顯如魚得水,奮力的抽查著。這個運動健將的抽查,著實讓王晴高潮叠起。“啊……啊……啊……對,用力啊……啊……爽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好侄子……啊……姑媽讓你搞死了……啊……啊……啊……啊……冤家……繼續用力……啊……”王鵬也不知道該說什麼,只是死命的抽插。大約做了幾百次之后,他想也沒想就把自己的童子精全部射在了姑媽王晴的子宮里。面對這一股熱精的灌溉,王晴也是從嗓子眼里發出了一聲低吼。

做完后,王鵬先開口說了話,他一邊喘著粗氣,一邊說“真舒服啊。”王晴看到累的滿身大漢的侄子,心中滿是感激,“到底是年輕人啊,都泄了一次還能做這麼賣力。剛才姑媽拿著沾滿你精液的內褲就想,我真是有個好侄子。哪知道這一試,才發現侄子真是好的沒法形容。”

休息片刻后,王鵬坐了起來,“姑媽,我還沒有看過女人的小穴,讓我好好研究一下吧。”

“小鬼頭,怕了你了,隨便你看吧,誰叫你把人家搞的這麼舒服呢。”

王鵬分開姑媽的大腿,分開兩片厚厚的大陰唇,王晴小穴粉嫩,是典型的麻花形狀的陰戶。王鵬此刻腦子里想的都是A片中男主角研究女主角陰戶的情節。他撥開陰蒂的包皮,找到了王晴的小豆豆,他一碰豆豆,王晴就顫抖一下。王鵬不由得童心大起,連撫弄了十幾下。他繼續向下研究,看到了王晴的尿道口和陰道口。淫靡的陰道口還留著白色的液體,也不知道是精液還是淫水。王鵬看到這情形肉棒再次起立,雖然想親一親姑媽的小穴,但是看到各種液體混雜一起,還是忍住了。

這時候王晴看到王鵬的肉棒再次起立,也跟著起身“年輕人體力真是好呀,這麼快有硬了呀?可是我的小穴已經吃飽了,姑媽用嘴來讓侄子舒服舒服吧。”

有了剛才的經驗,王鵬已經是不慌不忙的應對姑媽了。王晴剛剛張開嘴,王鵬就把肉棒移開,讓王晴撲了個空。連續幾次后,王鵬說:“姑媽,你要叫我一聲老公,我才讓你吃我的棒棒糖。”

“小破孩,得了便宜賣乖,好好好,老公,讓奴家用嘴巴來服侍你吧!滿意了吧。”王鵬一聽這話,立刻把肉棒送到王晴嘴里。只感覺王晴的嘴巴溫暖異常,十分舒服。王晴在口交上也是頗有心得,使出了自己的全部招數。不一會王鵬就感覺快感異常,雙手抓住王晴的腦袋,也跟著奮力抽插著。最后將自己的有一罐子精液射進了王晴的嘴里。出乎王鵬的意料,姑媽不但把嘴里的精液全吞了下去,還用嘴幫他把龜頭上的殘余液體全部清理干淨。

王鵬這一下午實在輸出太多,便開始休息。而姑媽王晴也出去清理身體跟著開始做家務了。

到了晚上,婷婷回來了。婷婷很聽話,出去逛街也不忘給媽媽帶瓶香水,給表哥帶雙球鞋。一家人吃了頓豐盛的晚飯,王晴說是給婷婷做了頓大餐,感謝女兒給自己的禮物。而實際上卻是讓王鵬多吃肉補補身體。

這個假期因為有了王晴,王鵬過的很快樂。由于婷婷經常自己出去逛街,所以給了這對瘋狂男女很大的空間,他們在家里的臥房、廚房、廁所甚至陽台都瘋狂大戰過。但是歡樂的日子總是過的很快,轉眼間,王鵬爸媽從外地回來,王晴母女也要回家,同是王鵬也要開學了。但他們的故事並沒有到此結束。

新學期開始后,很快就到了十一長假。由于婷婷準備明年考取王鵬學校的研究生,所以約好十一期間來學校考察,讓表哥呆在學校陪著。王鵬其實也不想回家,本想著和狐朋狗友門墮落七天,哪知道大家或者回家或者陪女朋友,宿舍空蕩蕩的只剩下了他一個人。告訴了婷婷自己的地址后,本以為她會來之前先打電話,哪知道她竟然直接找到王鵬的宿舍。

這天王鵬一個人呆著無聊,打開電腦想看幾部愛情動作片來陶冶一下情操。看得正起勁時,突然有人推開宿舍門進來,正是他的表妹婷婷。婷婷今天穿著超短裙和低胸裝,打扮的花枝招展。王鵬轉過身來看到是表妹,這一驚可不小,一方面自己正在看片子被表妹撞到,另一方面表妹今天實在太漂亮,在雙重壓力下,他的精液立馬嗖嗖嗖的射出來。而且第一發還直接射到了婷婷的大腿上。

婷婷不慌不忙關好門,抽出紙巾擦干淨大腿上的東西,對著王鵬說:“我的好哥哥,下次看毛片打手槍要把門鎖好嘛。”

王鵬趕快穿好衣服,也沒時間擦拭龜頭的液體。找個拖把把地蹭干淨說:“哦,對不起,下次注意,不過你也要先敲門嘛。”

“本姑奶奶從來不敲門,讓進就進,不讓拉到,多少男孩子讓我求著我讓我進他宿舍呢。不過啊,我的帥表哥呀,你這麼帥,怎麼還淪落到打手槍,自己非禮自己呢?”

“我很愛護自己的,我還沒有女朋友,從來不跟別人亂搞。寧可自己辛苦些,我也喜歡我的五姑娘。”

“喲,挺有心呀。好哥哥呀,看你這麼辛苦,我陪你玩玩吧。剛好我大姨媽剛完,今天很安全哦。”

“好呀。”王鵬知道自己的表妹是個小風騷,不知道有多少小壞蛋碰過了,也不在乎他再多加一棍。于是簡單清理了一下自己的下體,扒光了婷婷的衣服,提起槍,直赴戰場。

婷婷果然是個尤物,才微微觸碰幾下就春水潺潺。王鵬抓著表妹36D的大肥奶吸的津津有味。吸了一會后,他並不急著插進去,而是使出了六九式雙方互相繼續前戲。只見有其母必有其女,婷婷的陰戶也是麻花型,陰唇明顯發黑,處女膜早就不知道飛到哪里去了。婷婷的水特別多,這一點也和她媽媽王晴一樣。婷婷在王鵬靈活的舌工下,達到了第一次高潮。她用力抓住王鵬的頭,嘴里還叼著王鵬的大肉棒,噴射出一股水柱。王鵬面對此景好不浪費,把所有珍液全部吸入體內。

婷婷首次高潮過后,王鵬把表妹放在床上,分開大腿,用大肉棒蹭著她的陰戶。本以為蹭一下就該進去了,可是王鵬卻遲遲不進去。這可急壞了飢渴難耐的婷婷。

“哥,快進來呀。我受不了了。我要。”

“那可不行啊,你要叫我老公,再說些話來挑逗我才行呀。”

“嗚嗚嗚,表哥欺負我。壞哥哥,快插進來,妹妹的騷逼忍不住了,妹妹要大肉棒來填補空虛,求求你了。”

聽到這話,王鵬也忍不住了。他屁股一用力,直搗黃龍,插入了婷婷的小穴中。婷婷的小穴里,突然有這麼個龐然大物闖入,也著實讓他吃不消。

“啊……哥哥,你太大了,我吃不消,要死了……啊……操死我了……”

王鵬可沒工夫憐香惜玉,一邊大力抽送這一邊說:“小騷貨,讓多少男的給搞過了。哥哥雞巴大不大!快回答,你騷不騷!”

“哥哥雞巴最大了,妹妹最騷了。妹妹要不行了,啊,婷婷要高潮了,快!”

“操,真騷。看哥干死你。”王鵬明顯感覺到婷婷陰穴肉壁抖動,應該是來了第二次高潮。

婷婷說:“啊……妹妹又高潮了,哥哥你真厲害。啊!對,繼續……哥哥,用你操我媽的本領來操我!以后別操那個老騷逼,要操就草我這個小騷逼!”

“好,哥要是高興,你們兩個騷逼一起操。”于是王鵬加緊抽送。大約又做了快一千下,王鵬也感覺舒服異常,決定一查到底不再堅守精關。伴隨著婷婷最后的高潮,王鵬將自己的全部精液深深射進了表妹的陰道深處。

激戰過后,二人相擁著接吻,並躺在床上休息。

“哥,你真厲害,我終于知道為什麼我媽那麼喜歡和你搞了。”

“我靠,我和你媽的事情,你媽連著都告訴你?”

“是你們兩個人不小心好不好,每次做完紙都亂扔,屋子里還有股味道,我一聞就能聞出來。”

“哎呦,看不出來啊,當時你就是個欲海高手呀。這事你都跟誰說過呀?”

“跟誰都沒說過,又不是啥光彩的事,一個是我的好媽媽,一個是我的帥哥哥,都是我愛的人,他們相互愛愛也無所謂嘛,我就當不知道。”

“這是個懂事的妹妹呀,你如果不是我表妹,我肯定要娶你做老婆呀!”

“那是。哥,話說回來你雞巴真是大,是我見過的最大的一根。真好。妹妹來獎勵獎勵他吧!”說著便親了王鵬的肉滾。

“妹妹的逼也很好啊,讓我舒服的快要死了。”

“哥,我有個問題,你說是我的逼做著舒服,還是我媽的逼舒服?”

王鵬回味了一下當初搞王晴的感覺,又和現在對比了一番說:“真是各有千秋呀。姑媽的逼比你松弛,但是姑媽是個熟婦,又是我的第一次,她在床上讓我感覺想個很關心愛護我的人,讓我感到很安全而又體貼的舒服。婷婷你的逼比較嫩,而且陰唇發黑比較性感,是我喜歡的類型,和你做愛給我的是一種很有征服感的舒服。”

“切,兩邊不得罪,真是個牆頭草!”

“不過你和你媽有很多共同點呀。你們的水都很多,奶都很大,做愛的時候都很主動。而且逼都是麻花型的,我很喜歡看,也很喜歡插。”

“什麼是麻花型呀?”

“就是這邊的陰唇上半部分稍小,而那邊的陰唇上半部分厚;這邊的陰唇下半部分厚,而那邊的陰唇下半部分反而薄。兩片陰唇合在一起,就像麻花一樣交織在一起,可以很有快感,尤其是在高潮來臨的時候。”

“壞哥哥呀,看來你越逼無數呀,這連我這個欲海天后都不知道喲。”

“唉,哥的電腦庫存無數,知識豐富呀。”

“真壞!”

兩個人說著說著也都累了,就抱在一起睡著了。本來王鵬在附近找到了個酒店讓婷婷住,可既然發生了這樣的事情,宿舍又沒有人,索性婷婷就住在王鵬的宿舍了,既方便二人泄欲,也省下了一筆不少的錢。

假期終于過去了,他們兄妹也大戰了幾天后,終于依依不舍的告別了。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