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姑

茶喝完了,報紙也看得快背下來了,頭頂上的吊扇有氣無力地轉著,我點著一根煙靠在椅子上,斜看著窗對面的小商店,一個二層樓房,四四方方的,談不上什麽布局,這房是我到鄉政府上班的時候,爲了照顧我這位有史以來唯一的大學生而專門給我住的,房主不知道是誰,據說是什麽違建房,鄉政府沒收了就一直空在那里。本來只住著二樓,我見一樓空著,而且還挨著馬路,就開了一個小商店,賣點油鹽醬醋啊什麽的,反正不要租金,賺點零花錢也好。

渾渾噩噩到了五點多鍾,該下班了,我從辦公室走出來,看看其他房間早已空無一人,這鄉鎮辦公室就是這樣,隨便說一聲有事就可以走人或者不來,在這里上班純粹就是浪費生命。

出了辦公樓,就有路人打招呼:“曹主任,下班了啊?”“曹主任,有空到我家坐坐。”“曹主任……”我皮笑肉不笑地“嗯,嗯”作答,也分不清是誰在問候。

大學畢業因某些原因,我又回到家鄉,在這大山之中,大學生可是稀罕貨,所以很快就到鄉政府上班,還是一個什麽主管科技和教育的辦公室主任,在衆人眼里更是了得:“大學生,那就是舉人啊!”可愛的鄉親們如是說。

我徑直走到小商店,店里的小妞連忙迎了出來,“今天怎麽樣?”我問。

“賣了一百四十多元。”小妞滿臉春色地回答。“唔,不錯,你做飯去吧。”我走進櫃台,拿出她記賬的小本本,慢慢的翻看著。店剛開張的時候,我只能在下班和休息時以后營業一會,后來一個偶然的機會,妞來到我這里,白天也能營業了,生意一天天好起來,還有人洗衣做飯,我也很開心,“等妞走了,我得正式請一個幫手才好。”我暗自思量。

“來一盒煙。”我擡頭一看,“喲,支書啊,快坐快坐。”一邊遞煙遞茶,一邊扭頭喊了一聲:“妞,多炒點菜,劉爺爺來了。”

“不了不了,我拿盒煙就走。”進來的是鄉支書劉長宴,我的頂頭上司。

“那哪行?已經是吃飯的時候了,再說我還有工作要請教呢。”我拉住支書不讓走,支書順勢就站立在那里,我趕緊在屋場上擺開桌椅,拆開一袋花生米,拿了一瓶酒,招呼著支書坐下,滿滿地斟了一杯酒。

“到底是上過大學,見過市面。”支書一口喝下,嘴里嚼著花生米,“我們以前怎麽就想不到在這里開個鋪子?”

“呵呵,支書誇獎了,買點東西還要去好遠的集市上,我這不是讓鄉親們方便點嘛。”我小心地陪著笑臉。

“那是那是,大家現在不用坐車就能買到了。”轉眼間,好幾杯酒就下了支書的肚子。

正瞎聊著,妞端著菜出來了,支書夾了一大口青椒肉絲塞進嘴里,望著妞的背影,說:“妞在你這里還聽話不?做事勤不勤快?”

我一邊給支書倒酒,一邊說:“嗯,都好,就是有點膽小,她爸打她咋那狠?”

“唉,作孽,勝娃以前和老婆沒小娃,就抱了她,開始還很好,在家也還疼她,后來勝娃老婆死了,就和現在的老婆結婚,生了個兒子,起先對妞還過得去,后來勝娃開始玩牌,家里漸漸窮了,妞就退學在家做活,她弟弟今年上學了,多了開支,更是對妞狠了,唉,到底不是自己的。”支書吧唧著嘴,似乎對青椒肉絲很是滿意。

“是啊,那天我實在看不過去,才留下妞,他這麽打,沒人管?”我接過話說到。

“管?大人打小娃,天經地義,哪有小娃不挨打的?再說勝娃是有名的楞子,誰沒事去招惹他?”

“哦,”我若有所思的說:“那就過幾天,等勝娃沒脾氣的時候,再送妞回去。”

“啥,送回去,妞不聽話?做事不好?”支書聽了我的話,停下筷子,直愣愣得望著我。

“不是不是。”我趕緊給支書夾了一筷子菜,“她還小,這是用童工,犯法的。”

最新最快的成人色圖及下載,盡在

天天色!

“瞎雞巴扯蛋,這鄉里七八歲的娃幫人放牛背柴多的是,有誰犯法了?是不是工錢開多了?你可以少開一點嘛。”

支書來了精神,說話也就粗俗起來。“能多呆幾天就多呆幾天,送她回去又要作孽,妞在你這里幫你看鋪子,也還好嘛。”

“是的是的,”我陪著笑臉,心想著還不能送回去,這不是捧了一個燙手山芋?雖然我想找一個幫手,可還是覺得妞小了一些,不太合適。但支書這麽說,就先這麽著,等她爸來找她再讓她回去算了。想到此,連忙岔開話題。

言語間,妞炒完菜,怯生生地坐在旁邊,不怎麽吃菜,我想可能在家里大概就是這樣吧,于是夾了好些菜到她碗里,還給她開了一瓶廉價的飲料,反正我是不喝的,但看得出妞很喜歡。

吃過飯,天快黑了,支書揣著我送的煙走了,鄉下也沒有夜生活一說,我吩咐妞關門,自己也暈暈乎乎地上樓睡下了。

迷迷糊糊間,好像聽到有響動,我睜開眼,覺得口渴得厲害,起來喝了一大杯水,放下水杯,回頭倒在床上,又聽到輕輕的響動,好像還伴隨著呻吟,難道妞不舒服,我喊了一聲,沒回答,我嚇壞了,趕緊過去,推開妞的房門,拉開燈,只見妞全身赤裸,蜷著身子,兩手捂著肚子,一副痛苦的模樣。

我急忙走到床前,伸手搖搖她的肩膀,問道:“怎麽了,妞,是不是肚子疼?” 妞搖搖頭。我又摸摸她的額頭,都是汗,溫度不高。我急了,用力搖搖她:“怎麽了,快說。”

“我想尿尿。”妞聲音小得像蚊子。 原來是飲料喝多了,我放下心來,于是走進臥室,拿了手電筒,說:“走吧,我陪你去。”說完背過身子,讓她起來穿衣服。

鄉下的廁所一般都在屋后,而我們住的屋修建在一個小坎下,沒多余地方,廁所只好修在后山坡,黑燈瞎火的,我都有些害怕,別說小姑娘了

到了廁所門口我站住了,廁所很簡陋,一個大坑上面橫上兩塊木板就成了,常發生小孩失足掉下去的事,所以;我就用手電照著木板。

妞大概是憋急了,踏上木板,沒等我收回手電,拉下褲子就蹲下了……*白白的大腿間,一條粉紅的小縫微微綻開,清清的泉水從中間直泄而下,發出歡快的瞿瞿聲,聲音入耳,牽動著我全身的血液湧向胯間,小弟弟勇敢地挺立著,就像要鑽出褲子去迎向他的歸宿,心砰砰地跳著,如同催人上陣的戰鼓,兩手顫顫,仿佛在急切渴望去接觸那滑嫩的肌膚……我口干舌燥,喘著粗氣,大腦一片空白,眼前一片紅霞。有一股力在我身體里劇烈的翻騰,促使我不是向前撲去,便是要往回跑。但是,身體外面似乎也有股力量鉗制著我,使我既不能撲上去也不能往回跑,我就這麽木然地被釘在原地……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