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的女老闆

一天的工作終於完成,我帶著疲乏的身軀回到家裡,多年來辛苦經營的貿易公司為我換來了這間房子和財富,但代價是感情仍是一片空白,不是我的要求高,我亦曾試過擁有過數段情,但最後都無疾而終,每晚洗澡的時候,我看著鏡子中的我,雖然已年屆三十,但身裁仍是那麼好,胸前的雙峰仍是那麼堅挺,小小的纖腰,豐滿的臀部,再加上我保養得宜的容貌,看上去比真實年齡還要小很多,偏偏緣份就是這樣,身邊條件比自己差的朋友卻已擁有幸福的家庭,所以近年我都不再強求了,自問事業上總算有點小成,但始終是一介女流,初初創業時還是要經歷過無數艱苦的過程,什至乎一些不足為外人道的經歷。

在二十三歲時因機緣巧合地開創了這間公司,當時的我還是白紙一張,什麼都不懂,經過兩年後才漸漸摸熟經營公司的方式,但第一次吃虧就在一單外國買賣貨上,我和一間外國公司簽了一張價值二佰萬的合約,合約定明貨物在該月尾付運,我亦已聯絡國內的生產商需依時付運貨物到海外,到了貨物付運前兩天,國內生產商的負責人通知我不能如期付運貨物,我當時心急如焚,馬上隻身趕往內地了解,到了公司以後,接見我的公司負責人是一個樣子奇醜的胖子,也是一直和我聯絡的林先生,林先生說了很多不能付運的理由,我直覺他是故意為難我,但因如不能準時付運,我便要賠償給外國的公司一大筆金錢,我雖然和林先生簽了合約,但他告訴我我是拿他不到辦法的,因他隨時可丟下公司什麼都不管,要告他們也是枉然,但林先生卻對我說要準時付運不是沒可能,他色迷迷的行過來,一手掃著我背上說:「但也要看妳肯不肯配合吧!」我當時已驚覺是什麼一回事,原來林先生第一次和我見面時已唾涎我的美色,而他對我公司的背景亦十分清楚,此刻他正要以準時付運貨物要脅我和他上床,我當時很憤怒,但又很擔心沒能力賠償給客戶,我極力控制自己的情緒,我想盡辦法說服林先生改變初衷,但我知只是枉然,漸漸地我急得哭了出來,我笨得連我沒能力賠償給客戶也告訴他。

這時,林先生知我沒選擇餘地,他開始對我有所行動,一張臭煙味的咀巴吻過來,臭舌在我瞼上不斷舔著,粗糙的手則用力揉捏著我乳房,羞憤的我極力地迴避著他的侵犯,但這下更挑起他的慾火,他狠狠的把我拖到辦公桌旁的小床上,跟著肥大的身軀把我重重的壓著,他不斷地強吻我,雙手在我身上亂摸,我哭著地掙扎,但力氣不夠他大,他粗暴地我的上衣和胸罩脫掉,我羞愧得不斷打著他,但他手口並用地在我雙峰上肆意侵襲,很快他開始進攻我的下身,我的牛仔褲和內褲亦被他粗暴地一起脫下,我驚慌得大叫起來,雙手拚命地緊按著最後胯下的防線,林先生邊壓著我邊脫去自己所有,跟著猛力把我雙手拉開並緊緊地按在頭上位置,我不斷扭動下身,但他的下身已把我雙腿迫得分開,我的私處已暴露在他眼前,他用手指不斷插入我的陰道刮著,我痛極大叫,

跟著的感覺是我至今畢生難忘,一陣強大的刺痛從下身傳來,他已把那東西插進我體內,我已陷入崩潰的狀態,哭泣和無助的我正被這禽獸姦淫著,我腦裡一片空白,厭惡和痛楚的感覺仿似過了很久很久,最後,這禽獸在我身上盡情發洩後便離開了我的身體,我流著淚呆望著天花板,我聽著他穿衣服的聲音,跟著他說:「我說了便算,貨物準時後天付運!」惡夢過後,我腳步闌珊地回到香港,我沒有回公司,我把自己關在家裡的睡房內,眼淚已差不多流光了,我呆呆地在家渡過整整一星期,公司的同事找我找得瘋了,最後以訊息告訴我外國的公司已收到貨物了。經過那次,所有和國內的交易我都委派男同事負責。

如是者又過了數年,我當時正和一名外籍人士李察拍拖,李察的爸爸和我有生意上來往,輾轉地我認識了他的兒子,我敵不過李察的瘋狂和浪漫的追求,我們很快便拍起拖來,他的家很富有,他常駕著私人遊艇和我單獨出海,我倆亦常把遊艇停在海中心,跟著在甲板上造愛,那天周未,天氣很好,我們又駕著遊艇出海,我們在海中心駕著水上電單車飛馳著,跟著一起在遊艇旁遊著泳,他又在遊艇上給我煮著牛扒,我當時感覺到十分幸福,飯後我已倦極,我走往船倉內的房中,房內有一張大床,我二話不說倒頭便睡,一會兒李察進來,他溫柔的吻著我,慢慢地解下我的火紅色的比堅尼泳衣,我倆在床上擁吻著,我很喜歡李察撫摸我的手式,他不會像中國人般一上床便要進入體內,他會花很長的時間在前奏功夫上,我試過在他未進入前我已被他吻得高潮來了。

李察的東西很大,初時我不太適應,幸好李察很體諒我,在交往一段日子後和試了多次後他才成功完全進入我身體,漸漸我亦適應了他巨大的東西;李察不斷吻著我,不久,他拿了一個飛機上用的眼罩給我帶上,他把我反轉身子,繼續在我背上吻著,眼罩令我看不到四周,我索性閉上眼睛享受著,此時我亦已倦極,我索性睡覺,任由李察擺佈便是。朦朧間我已感到李察開始分開我雙腿,跟著下身已感到他從後的進入,他伏在我背上吻著我的頸項,下身不斷衝刺著我,他的雙手伸到我胸前搓弄著我的雙峰,怎麼李察今天像很賣力似的?平常的李察會很溫柔的吻我和抽插,我估道他今天特別需要,又或是想給我另一些感覺,很快,我感到他的東西在我體內顫抖著,一陣暖流傳到我身上,我突然打開眼罩反過身子擁著李察一吻,天呀!眼前吻著的人不是李察,而是他的爸爸,那麼剛才進入我體內的人也是他爸爸?

我大驚之下推開他爸爸,跟著隨手把床上的絲被遮掩著身體,再向後退到床邊,我真不敢相信這是事實,我大叫著,我看到李察赤裸地站在床邊,我流著淚,憤怒地看著他們兩父子,李察示意他爸爸先離開房間,一面歉意地上前來安慰我,我狠狠的推開他,大聲地問他為什麼這樣對我,他無奈地向我說他爸爸很早之前已很喜歡我,他也知道這很瘋狂,他也因這事和爸爸吵了很多次架,但最後他和他爸爸協議只能這樣和我幹一次,但無奈最後還是被我識破,我的心給他傷盡了,他竟然能這樣對我,我趕了他出房後關上門,我獨自在房內抱頭痛哭,遊艇已駛回碼頭,我二話不說便衝上岸上,頭也不回地離開他了。往後,我拒絕再和他爸爸再有生意上往來,當然,我和李察的戀情亦告終結,這次的傷害令我對感情不再信任,我只好把一切時間寄情於工作。

去年,公司業績尚算不錯,在長假期的時候,我請了公司全部員工往內地浸溫泉和吃東西,算是慰勞他們在這一年的努力,我們一行九人共四男五女,到達目的地後,我們四處遊覽和吃東西,玩了兩天,到了最後一日的晚上,我們到溫泉區享受浸溫泉,我的四位女員工都是二十出頭的小妹妹,沿途她們都說要穿著比堅尼泳衣往溫泉區,其他的男同事當然雀躍萬分,說實在,在這一行人,我年齡算是最大,但尚算還差一年才到三十歲,但我知我的樣子比較年輕,所以很多人還以為我是那些剛出來做事的小妹妹;我見她們那麼興高采烈,我當然要加入她們成為一份子吧,到了溫泉區,我們五名美少女換了泳衣後便步出露天的溫泉區,我們發覺四周的目光已集中在我們身上,四位男同事帶著驕傲的心情和我們一起往不同的溫泉去;溫泉區很大,我們試了很多不同種類的溫泉,可能上司和下屬的關係,他們在我面前始終有些拘謹,我看到遠處有按摩服務,我說我想獨自往那裡按摩,著他們玩個盡興,他們居然如釋重負地歡呼大叫,

真傷了我的心,我打趣著那些女同事小心他們像狼似的吃了她們,說著我便獨自往按摩區行去,我往登記處選了一間獨立小房間,說實話,多年的工作令我都有點身心疲累,間中享受一下按摩都算一大快事,我進了小房後,伏在按摩床上閉上眼地等著,良久,女職員進來抱歉地說今天因太多顧客,女師傅不夠分配,可能要等上三小時才可安排,我的心情如被冷水般照頭淋著,女職員看著我,正等待著我的回覆,我考慮了一會,心想難得來到這裡,不想就這樣掃興,我向女職員說,那麼就煩請安排一個男按摩師吧!女職員估不到我這樣說,有點吃驚,我自己也估不到會這樣說,但心想,我在工作這麼多年頭遇到的經歷,相比這事也不必大驚小怪吧!可能真的很少女賓會這樣做,

所以女職員著我到登記處,在資料冊上自己挑選按摩師傅吧!我看著那資料冊上的照片,選了一個相貌比較年輕的師傅,跟著便回到房間等候,我依舊伏在按摩床上,但心中居然真的有些緊張感覺,想著一會兒會給一個陌生男子在身上摸著,真是不敢想像;時間怎麼好像過得那麼慢似的,我居然渾身感到很不自然,忽然,敲門聲響起,我的心跳了出來,我故作鎮定,把頭倒在按摩床上的洞內,門關上了,一把溫柔的男聲說:「小姐,妳好!」我微微擡起頭,是一個少年般模樣的師傅,樣子比相片中更年輕,年青的師傅再說:「小姐,請問妳想怎樣按吧?」他正禮貌地站在床邊等待著,我看著他,心中已沒那麼緊張,反而他看到我只穿著比堅尼的模樣後有點緊張的模樣,可能真的很少女賓會選男師傅按摩的,我說沒所謂,就依你的做吧,說著我便倒頭伏下。

他在我背上舖上毛巾,開始在我雙肩按著,跟著他禮貌地問我力度是否適合之類的問題,我享受著他的揉捏,真的舒服死了,我感到他有些避忌,每到接近禁區地帶便迴避,我故意舉頭瞄他一眼,他便很緊張的問是否弄痛我,我笑說不是,我反而覺得他很可愛,他愈拘謹,我的心反而愈覺好玩,我大著膽子,故意說我想把蓋著我身上的毛巾拿掉,這樣我會感到舒服點,我看到他呆了一呆,便聽從我把毛巾拿下,我知道我的身裁是那樣地美好,皮膚亦是那麼嬌嫩和白滑,對一個正常的男子來說,我這樣躺著對他來說是多麼的誘惑;他繼續我身上隔著我的黃色比堅尼泳衣按著,我故意側著頭看著他,

再報以一個甜美的微笑,這樣令他很緊張,我感到他的手法開始有點亂了,這下可令我更樂透,我示意他停一停,我轉過身來躺著,著他給我按按腿部,他很專註地在我腿上按著,每到接近禁區位置便迴避,雖然這樣,但每到他按到我大腿內側位置,我便有點酸酸軟軟的感覺,我發覺我的小穴有點異樣,居然有點濕漉漉似的,我的心開始跳得很快,雙腿亦有點不自主地擺動著,就在此時,我居然發覺他的下身好像隆起一片,他驚覺到我的發現,馬上轉過身背著我說對不起,他告訴我在此工作多年,從未試過幫女顧客服務,希望我不要往公司投訴他,我坐起來看著他的背影,我的心很亂,因我給他按得有點需要,但眼前的是個陌生人,我想了一會後問他,這房門能否上鎖,年青人轉頭看了我一眼,戰戰兢兢地點了一下頭,我說你先下了鎖再過來,青年依從我把門鎖上後站在我身旁,我伸手到背後把我上身的比堅尼除下,青年緊張得不知所措,

我向他說:「可否給我按按這裡?」說著我把背部向著他地坐著,青年呆了一會,雙手顫抖地從後伸到我的胸前,我捉著他雙手,慢慢按在我的雙峰上,青年開始揉捏著我的乳房,舒服死了,原來給陌生人揉捏的感覺是這樣不同的,我閉上眼享受著,我發覺我的臀部有些東西微微頂著,我知他已忍得很辛苦,但我亦給他揉捏得不能自制,我的小穴已濕透一片;揉了一會,我決意不顧一切,我索性下床站著,我著他雙手穿過我腋下繼續揉捏著我的雙峰,我把臀邊比堅尼的繩結解下,我下身的比堅尼隨即趺下,我雙手往後抽著青年的褲子,他的褲子是那些鬆身的橡皮筋褲,我猛力扯下他的褲子,熾熱的硬物直直的挺立著,我扭動著臀部,臀罅磨著他的硬物,接著已在我胯下穴蓬外磨著,此刻青年已忍不住地從後擁著我,咀巴在我頸上吻著,我的穴水已氾濫得沿著大腿側流下,我已急不及待,俯著身子趴在按摩床上,我翹起臀部,我的陰戶已向著他的硬物,

青年亦急不及待,他雙手扶著我腰部,下身向著我的小洞一挺,一陣充實的感覺傳到我腦部,我呀了一聲,青年已像機器般抽動著,我的雙乳被抽動得在搖蕩著,青年很快便伸手握著我雙乳揉弄著,他的東西真的又硬又長,每一下都把我插得要死,我極力低聲地呻吟,生怕被外面的人發現,青年停了下來,把我橫臥在按摩房上,他走到我腳下床邊,把我雙腿舉高地分開,跟著再把那堅硬的東西剌進來,「啊」這姿勢更令他的東西插得更深入,我的穴水已沿著屁眼流到床上,青年此刻用手指輕觸我濕潤的屁眼,我心想怎麼會這樣舒服,他的手指慢慢的挑撥著,間中又把手指插入我屁眼一些,我就像觸電一般的感覺,感覺很癢和很刺激,此時,我已不顧一切,我轉身伏在床上,翹高屁股,我伸手往後握著他的東西,把那東西領到我的屁眼磨著,我雙手把自己的兩邊臀肉拉開,令屁眼能張得大些,青年開始嘗試頂著入內,他的東西真的很硬,隨著穴水的滋潤,青年慢慢的一下一下的頂入,很快他便成功進入另一洞口,沒有我想像中那麼痛,

後方緊緊被插著的感覺又是另一番滋味,青年開始慢慢抽插著,同時他伸手在我的陰核上撫弄著,這下不得了,強烈的顫抖感覺傳遍全身,「啊…..」子宮一陣陣強烈的收縮,我的高潮要來了,很快我全身軟下來,青年從屁眼拔出硬物後,我們再以傳統姿勢繼續,他伏在我身上吻著我,雙手揉捏著我的乳房,我擁著他的腰繼續享受著他的衝刺,不一會,他的動作開始加速,我感到下身一陣暖流,跟著他也慢慢地停止抽動了,他吻著我,我也滿足地擁著他,跟著他輕聲地在我耳邊說:「已過了時間了,我要往其他房間工作!」我們起來,整理一下衣服,我給了他五佰圓作小費,青年報以一笑後,在我面額吻了一下後便離開了,我往外結賬後,便獨自回到房間休息,第二天早上我們一行人吃過早餐後便乘車回家了,估不到這次溫泉遊是這麼愉快。

又要回到工作崗位了,雖然直到現在還是獨身,但起碼我可以做一些自己喜歡的事,不需向任何人交待吧。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