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食獵人

主考官「瑪琪」,是一位「美食獵人」,擁有一星獵人的稱號,外表清純美麗,性情急燥,平時穿著清涼,今天穿著一條連臀部都包不住的短褲,上身則只穿著紅色胸罩,再套上薄紗迷你背心。

小傑的五官特別靈敏,聞到瑪琪私處的味道,不禁覺得口乾舌燥。

瑪琪:「我現在正在製造一道『黑暗料理界』的美食,需要一項珍貴的食材──『處男的精液』,若你們願意提供,就讓你們過關。」

雷歐力搔搔頭:「唉!這我恐怕做不到了,小傑,就看你們的了。」

瑪琪:「既然你們同意,就把褲子都解開,等等!雷歐力,你就不用脫了。」

三個少年脫下褲子,三支顏色、大小不一的肉棒在空氣中搖晃著,看來還是小傑的最大。

瑪琪如何判斷處男?只見她依次握住小傑、奇犽、酷拉皮卡三人的陰莖,聞一聞味道,說:「小傑、酷拉皮卡,你們跟我來。」

雷歐力大笑:「想不到奇犽小小年紀就已經不是處男,『揍敵客家族』真是厲害….咳咳咳!」

奇犽狠狠瞪他一眼,接著臉色一沈,想起過去悲慘的生活,嘆了一口氣。

在另一個房間,瑪琪拿了兩個罐子給小傑和酷拉皮卡,要他們自慰把精液射在罐子內。酷拉皮卡不好意思:「這個…….要怎麼做?」

瑪琪看著他,心想:「現在還有這麼純的少年啊?竟然連手淫都不會,不過他還長得不錯,不如……」

瑪琪:「沒辦法,只好由我來幫你了。」

說完瑪琪緩緩地脫掉衣服,完美的少女裸體呈現在兩個處男面前,白皙的皮膚、黑亮的頭髮、雪白的頸子、柔弱的肩膀和尖挺令人瑕想的完美乳房,及跨下那一片誘人的花叢,清秀稚氣的臉蛋與她充滿野性的胴體,加起來竟是異常誘人。

小傑看得雙眼發直,跨下肉棒早已一柱擎天,前端甚至已泌出一些黏液;酷拉皮卡反應沒那麼激烈,反而有點害羞不敢正視瑪琪的裸體。

瑪琪跪在酷拉皮卡面前,一手握住他的分身開始輕輕柔搓,肉棒在少女的手中漸漸膨脹,酷拉皮卡閉上眼睛忍不住呻吟,為了不發出聲音只好咬緊牙關。

瑪琪笑著說:「舒服就叫出來沒關係。」心想:「好可愛啊!這樣一來,我更想玩弄你,看你還能忍多久?」一面低頭含住龜頭,將整個肉棒往口中吞下去直扺喉嚨!

「啊!」酷拉皮卡咬住自己的手掌全力忍耐,瑪琪先用口水塗滿整支肉棒後,用她嘴唇用力勒住肉棒,開始套動!

唾液潤溼的陰莖摩擦口腔,發出「啾啾」的聲音,瑪琪激烈地動著舌頭,集中攻擊龜頭的前端的鈴鐺口,吹、舔、吸、含、掃、點、扣、套、攪、勾、卷等等各種技巧不停施展出來,不久酷拉皮卡雙腿發抖,顯然即將爆發出來,瑪琪這時卻用力握住肉棒的尾端,使精液無法射出,等酷拉皮卡的快感稍微消退,再重複剛才的動作,連續幾次下來,酷拉皮卡想射卻射不出來,反而快哭出來了!

瑪琪微笑:「小酷酷(酷拉皮卡的綽號),你體內的『果醬』都快要沸騰了吧?想射出來的話,就求我啊!求我啊!」

酷拉皮卡一直忍耐到第七次全身顫抖,雙眼都變成鮮紅色,終於忍不住大叫:「瑪琪姊姊,求求妳……讓我射出來吧!」(火紅眼竟然因此發動,真慘!)

聽到少年的悲鳴,瑪琪更加猛烈的動作,含住肉棒快速的前後套弄,以小傑驚人的「動態視覺」,竟然也只能看見瑪琪頭部的「殘影」,一般人可能完全看不見,可見瑪琪的口技已達「神乎奇技」。

「啊啊啊!」酷拉皮卡「拚命」射出精液,彷彿連血液都要一起射出來似的,「霹靂啪啦」打在瑪琪手中的空罐內!

等到擠出最後一滴精液後,酷拉皮卡無力坐在地上,「火紅眼」也漸漸消退。

瑪琪用手擦擦嘴角的黏液,問在一旁已呆住的小傑:「你要自己弄?還是要我幫你?」

小傑:「我,我自己來就好…..」

看到瑪琪的「口交神技」,小傑冒冷汗,心想:「瑪琪外號是一星『美食獵人』,但是口交技術簡直可怕,我覺得還要加上『口交獵人』的頭銜才對。」

小傑又問:「我們這樣算通這關了嗎?」

瑪琪搖搖頭:「不行,至少要把一個罐子裝滿才行。」酷拉皮卡聽了差點昏倒。

瑪琪又說:「沒關係,酷拉皮卡,你可以『分期付款』,反正獵人試驗還要很久才結束。」

因為小傑和酷拉皮卡的「犧牲」,他們四人終於獲準通過這一關的試驗。看到瑪琪的裸體,小傑開始對女性的身體感到更好奇,跑去問雷歐力。

小傑:「雷歐力,男生和女生有什麼不一樣?」

雷歐力哈哈大笑:「小傑,你終於『長大了』,這問題問我就對了,我的醫學知識相當好,讓我好好為你上一課『健康教育』。」

當小傑正在上「兩性教育」時,酷拉皮卡來到瑪琪的房間,準備貢獻「處男的精液」,一進入室內,酷拉皮卡頓時暫停呼吸,心跳加速,差點流鼻血。

瑪琪側臥在床上,身上只披著一件粉紅色的薄紗睡衣,睡衣裡面一絲不掛,玲瓏的曲線一覽無遺,胸前兩點紅色乳頭清晰可見,甚至跨下黑色陰毛都可以一根根數出來。

瑪琪招招手:「美少年,把衣服脫光,到床上來……….有什麼好遮的?你早就被我看光、舔光了,把手拿開。」

光著身子的酷拉皮卡有如害羞的「小紅帽」,瑪琪有如「大野狼」。

瑪琪嫵媚地笑:「小酷酷,別害羞,來摸摸姊姊的奶奶,來,我教你怎麼為女孩子檢查乳房,『三分鐘護一生』。」

酷拉皮卡被迫為瑪琪按摩胸部,展開「性教育第一課」,過了大約二個小時後…………….

小傑上完課看到酷拉皮卡,問:「你還好吧?臉色有點蒼白。」

酷拉皮卡苦笑:「還好,手掌磨破皮,雙腿發軟。」

接下來幾天,酷拉皮卡晚上都到瑪琪的房間「捐精」,瑪琪也總是讓他想射又射不出來,使酷拉皮卡頻頻發動「火紅眼」,時間一次比一次久。酷拉皮卡後來能夠長時間使出「火紅眼」,就是那幾天在床上練出來的!

二.號碼牌爭奪戰

好不容易通過了美食測驗,眾考生乘坐飛行船來到一處充滿廢船的港灣,登上一台戰艦,主考官是一對老夫婦,要所有考生都下海去找沈船的寶藏,來作為房租。小傑打撈到一只項鍊「海洋之星」,和奇犽分配同住一間。

當天晚上,那對老夫婦竟然不告而別,眾考生搜索軍艦,從航海日誌中得知:這個海域將在幾天後進入可怕的暴風,為了求生,所有的考生不得不合作,設法讓軍艦能再度航行。

雷歐力和小傑分配到打撈主砲的砲彈,雷歐力嘆道:「這艘船名竟是『鐵達尼號』,真是不吉利!」幸好在眾人努力下,終於脫離暴風圈,也算是通過這關測驗。

「獵人試驗」再度開始,本次測驗的辦法是:要考生全部依序登上一座小島,設法搶奪別人的號碼牌,並守住自己身上的號碼牌,自己原持有的號碼牌算三點,自己被指定要搶的目標算三點,其它人非指定的號碼牌則各算一點,總共要得到六點才算通過。

小傑要搶奪的目標竟然是所有考生中最強的──「西索」,外號「奇蹟的西索」、「不敗的西索」、「魔術師西索」,(這些頭銜好像在田中芳樹的某部作品出現過?)

記得小傑和西索初次見面,西索還發出:「桀,桀,桀。」的笑聲,小傑還以為西索在叫他,嚇了一大跳。雖然西索相當欣賞小傑的潛能,也不可能白白的送出自己的號碼牌給小傑,打又打不過西索,所以小傑只好窩在一棵大樹上沈思。

隔天,因為弄蛇人把大批毒蛇布署在山洞中,把小傑、酷拉皮卡、雷歐力,以及「昆蟲使者」「彭絲」都困在洞中,為了脫困,小傑閉氣數分鐘,由彭絲放出催眠瓦斯讓其它人和蛇都睡著,再由唯一清醒的小傑,把其它昏迷的考生,包括雷歐力、酷拉皮卡都揹出山洞。

「昆蟲使者」彭絲,是能控制蜂的「操縱系」念能力者,看似永遠長不大的清純面孔,嬌小的身材,有如偶像少女歌手,也是「羅莉控」的最愛。

小傑最後揹彭絲出山洞,少女柔軟的雙乳壓在他背上,心想:「男人都好重,只有彭絲不但輕,而且身體軟軟的,摸起來好舒服。」

又想:「大家都睡著了,不妨利用這個機會,試試雷歐力教我的『交配』。」

小傑把彭絲抱到草叢中,很快把她脫得一絲不掛,彭絲的胸部不是很豐滿,好像是兩個小饅頭,但是在呼吸起伏之間,感覺特別有彈性;而那櫻色的乳頭,配上白皙牛奶般滑膩的肌膚,更是閃閃發亮。

彭絲的腹部平滑但又尚顯單薄,下體的恥毛稀薄,膨脹的恥丘下的裂縫,好像一朵綻開的花蕾一樣,可以看到內部粉紅色的肉尖;裂縫的上端呈突出狀,是發達的陰核,與其說是粉紅色,應該說是膚色更恰當,陰核皮下是小小的陰蒂;左右對開的花瓣並不太對稱,小陰唇的唇呈縱開狀,微微張開,像是沒有被人觸摸過的,漂亮的粉紅色地帶。

看過少女稚嫩的裸體,小傑跨下早已「一柱擎天」,不過他沒忘記之前雷歐力傳授的性知識:「一定要弄溼了才能插進去!」

小傑用手指撥開恥毛,仔細地輕撫整個外陰部,「原來這是女孩人的『百慕達三角地帶』?好奇怪的構造!」接著將手指往更深處推進,小小花卉上的內壁及惹人愛憐的膣口,漸漸湧出蜜汁。彭絲下體籠罩著一股少女的體香、處女特有的恥垢、以及殘留的尿騷味,合成一股酸酸甜甜的味道。(只有小傑嗅覺特別好,才能分辦出各種氣味。)

受到愛液的潤澤,陰蒂呈現耀人的光澤,被包著的恥丘也脹大不少。小傑將鼻子放在恥毛上,然後用舌頭舔著那道裂縫,同時手掌向上,用中指直接插入膣口。舌頭在膣內的上部刺激著,因有充份地潤滑,中指直插到摸起來宛如栗子般的子宮口!(雷歐力的性教育果然相當仔細。)

小傑心想:「這樣應該夠溼了吧?」

抹抹沾滿少女蜜汁的嘴唇,加上自己的口水,塗抹在自己的肉棒上,怒張的「小弟弟」有如等待發射的要塞主砲───「雷神之鎚」,聲勢驚人!

被充分潤濕的龜頭,為了確定位置,開始上下地在裂縫中摩擦著,「嗯!雷歐力說是下面那個洞洞。」接著小傑跪下,用手抓住彭絲纖細的雙足,並將它們撐的開開的,挺腰直進,將陰莖插入大半!

「啊!真好!」肉棒被溫暖的觸感包圍住,有如被橡皮筋緊緊纏住一般,小傑爽得大叫。

「唔唔唔!」彭絲忍不住呻吟,雖然還在昏迷中,仍隱約到疼痛,小傑的肉棒實在太大,不是一般女人能承受,何況彭絲還是未經人事的處女。

小傑一面輕輕抽送一面往前挺進,感到前面有層阻礙,「這是雷歐力所說的『處女膜』吧?」小傑深吸一口氣,腰部用力向前,一下就刺破彭絲最後一道防線,龜頭前端直逼子宮口!

「啊啊啊啊啊───!」彭絲發出斷魂般的慘叫,痛得全身發顫。小傑想要使用「九淺一深」的秘技,無奈少女的陰道實在太緊,把肉棒勒得幾乎動彈不得,小傑後退、彭絲整個人就被拉過來,彷彿兩人黏合為一體無法分開。

小傑開始緊張:「怎麼辦?萬一拔不出來….等到彭絲醒來,一定會殺了我,米特阿姨,對不起,我失敗了,不能喝妳釀的酒了……..啊!對了,用轉的。」

正好想起家鄉米特阿姨,用開瓶器打開瓶塞的畫面,小傑索性整個人趴在仰臥的彭絲身上,以男女的結合部位為圓心,手腳並用,開始原地旋轉!

小傑:「喝!看我自創的『無敵風火輪』!」

彭絲:「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隨著小傑不斷加速的旋轉,彭絲原本痛苦的呻吟,漸漸轉為甜美的嚥語,小傑越轉越快!彭絲的聲音越來越高昂!

「啊!好像快尿出來了!」小傑精門一鬆,激烈的精液直接射入彭絲的子宮中,少女的膣內彷彿有個舌頭一樣,一直吸吮著他的陰莖,小傑瘋狂地發射著,彭絲不斷地喘息著,下腹也不斷地起伏。

因為射精後「暫時」縮小,加上超量精液的潤滑,小傑得以拔出肉棒,彭絲粉嫩的陰唇一片紅腫,逆流而出的精液夾雜著鮮血,白濁的粘液加紅色的血絲,構成一幅最淫靡的圖案。

看到腳下少女細小的身軀、小巧的乳房、緊窄的陰戶還緩緩流出帶有血絲的精液,小傑更加興奮,低頭把彭絲的左乳含在嘴裡,另一手抓著另一隻小饅頭不停撫弄。

「試試雷歐力教的『老漢推車』吧!」把彭絲抱起讓她面朝下趴在地上,小傑再將她的臀部抱起,用雙手抓著圓圓臀部,用力分開,就看見可愛的小腹和微開的陰戶。先把龜頭挺進大半,小傑改用雙手緊緊抱著彭絲腰際,腰部用力一挺,龜頭推開嫩肉節節前進,一直插到子宮口!

小腹不斷拍打著彭絲的臀部,發出「啪!啪!啪!」的聲響,每插進一下,都伴隨著彭絲痛苦的呻吟,龜頭像傘狀突起的菱邊,強力的刮著幼嫩的陰道壁,好像要把嫩肉擦破似的。

彭絲的陰道因痛楚而收縮,拚命的抵抗小傑巨大的陽具,隨著陰道強烈的抽搐,龜頭一陣酥麻直透脊髓,一股精液強勁射出,隨著一陣陣的抽搐,小傑把精液盡情射入少女的陰道深處。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