倚天屠龙记第九回求医有艳遇 第十回蝶谷戏不悔

第九回求医有艳遇

这两年之中,张三丰全力照顾无忌内功进修,宋远桥等到处为他找寻灵丹妙药,甚么百年以上的野山人参、成形首乌、雪山茯苓等珍奇灵物,也不知给他服了多少,但始终有如石投大海。众人见他日渐憔悴瘦削,虽然见到他时均是强颜欢笑,心中却无不黯然神伤,心想张翠山留下的这唯一骨血,终于无法保住。

张三丰为了保住无忌的命,想到了去少林和武当,以本派的“九阳真经”换其武功绝学“九阳真经”。原来这“九阳真经”是少林前辈高人的心血凝结,后保存于少林藏经阁,后来由于各种原因,一部分内容留在少林,一部分内容传到了张三丰和郭襄那里,后来他们分别创立了武当派和峨嵋派。因此,一部“九阳真经”被人为分为三个部分,在不同地方保存。而如果无忌能够修习整部“九阳真经”,那么体内寒毒自然全除,不但能保住命,而且武功也会相当了得。

但是,事与愿违,“九阳真经”虽然残缺,但也是各派镇派之宝,谁也不愿将其拿出来共享,所以张三丰带着无忌走了一大圈,分别拜访了少林和峨嵋,但都被拒绝了。

在回来的路上,张三丰看着无忌病情恶化,心中万分悲伤,料想他已然命不长久,索性便也绝了医治的念头,只是跟他说些笑话,互解愁闷。

无忌也明白自己的病情,安慰张三丰:“太师父,你不用难过,孩儿死了之后,便可见到爹爹妈妈了,那也好得很。”

这日行到汉水之畔,两人坐了渡船过江。突见有官兵要捉拿一个虬髯大汉和一男一女两个孩子。张三丰生平最恨蒙古官兵残杀汉人,当下便想出手相救,自然赶退了官兵,但那个男孩子和船家却被官兵乱剑射死。

经过询问,张三丰才得知这个虬髯大汉是袁州魔教反贼常遇春,那个男孩是反贼首领周子旺的儿子,那个女孩是船家的女儿。

常遇春向张三丰拜谢过后,听说了张三丰的法号后,更是敬佩不已,忙说明自己的来历,他是明教中人,这次明教袁州起义失败,周子旺被杀,连其骨肉也命丧黄泉。

张三丰见常遇春虽是魔教中人,但铮铮铁骨,是一条汉子,便想劝他改邪归正,投入自己门下。但那常遇春固执得很,朗声道:“小人家蒙张真人瞧得起,实是感激之极,但小人身属明教,终身不敢背教。”

张三丰又劝了几句,常遇春坚决不从。张三丰见他执迷不悟,不由得摇头叹息。

再看那女孩约莫十二、三岁左右,衣衫敝旧,赤着双足,虽是船家贫女,但容颜秀丽,十足是个绝色的美人胎子,坐着只是垂泪。

张三丰见她楚楚可怜,问道:“姑娘,你叫甚么名字?”那女孩道:“我姓周,名叫周芷若。”

张三丰心想:“船家女孩,取的名字倒好。”问道:“你家住在哪里?家中还有谁?咱们会叫船老大送你回家去。”周芷若垂泪道:“我就跟爹爹两个住在船上,再没——再没别的人了。”

张三丰嗯了一声,心想:“她这可是家破人亡了,小小女孩,如何安置她才好?”

众人当夜便投了一家客栈,要了饭菜,鸡、肉、鱼、蔬,一共煮四大碗。张三丰要常遇春和周芷若先吃,自己却给无忌喂食。常遇春问起原由,张三丰说他寒毒侵入脏腑,是以点了他各处穴道,暂保性命。张无忌心中难过,竟是食不下咽,张三丰再喂时,他摇摇头,不肯再吃了。

周芷若从张三丰手中接过碗筷,道:“道长,你先吃饭罢,我来喂这位小相公。”张无忌道:“我饱啦,不要吃了。”

周芷若道:“小相公,你若不吃,老道长心里不快,他也吃不下饭,岂不是害得他肚饿了?”张无忌心想不错,当周芷若将饭送到嘴边时,张口便吃了。

周芷若将鱼骨鸡骨细心剔除干净,每口饭中再加上肉汁,张无忌吃得十分香甜,将一大碗饭都吃光了。张三丰心中稍慰,又想:“无忌这孩子命苦,自幼死了父母,如他这般病重,原该有个细心的女子服侍他才是。”

这夜,无忌的寒毒又发做了,无忌心想是不是自己快要死了,他不想令太师父伤心,所以便独自离开了客栈,并留书一封。

第二天一早,张三丰发现无忌不见了,又看到了其留书,顿时老泪纵横,常遇春和周芷若见了,闻明了原因,便要分头去寻找无忌。

张三丰见常遇春伤势未好,便没让他去寻,自己和周芷若分头行动,去找无忌回来。

周芷若虽然是个小姑娘,但聪明伶俐,找了大半天,终于在郊外的一所破庙中找到了无忌。

她便让无忌跟自己回去,说道爷很是难过,现在也在四处找他。

但无忌脾气倔强,始终不肯回去,周芷若便细心好言相劝,终于又让无忌回心转意,有了回去的念头。

无忌见周芷若漂亮温柔,心中十分喜欢,便大胆地说道:“你让我跟你回去可以,但你的答应我个条件。”

周芷若一双清纯的眼睛望着无忌说道:“什么条件?我答应你就是了!”

无忌心想:自己就算回去,恐怕也命不久已,自己长这么大还从来没有玩过一个女人,眼前这个少女是那样的美丽和清纯,如果能和她玩一玩的话,也没有什么遗憾的了!于是便说道:“我想和你玩一玩?”

周芷若天真地问道:“好呀,玩什么呀?”

张无忌说道:“就是脱光了衣服,在一起搂搂抱抱的那种呀!”

周芷若一听,脸顿时通红,她虽然还是个小姑娘,但也已经十二、三岁,虽对男女之间的事不是很了解,但也朦朦胧胧知道一些,知道是很羞人的那种事,自然扭扭捏捏不愿意。

张无忌见周芷若不答应,便也耍开性子,说道:“你要不答应,那我就不会去了!”

周芷若见张无忌这样耍赖,也不知该如何是好。

张无忌见周芷若愣住了,便大胆上前,一把将周芷若抱在怀中。

周芷弱有着软软的胸部,虽然隔着衣服和肚兜儿,仍然可以清楚地感觉到她胸前有两颗指头般大的珍珠正紧紧的贴住自己的胸膛。

张无忌被周芷若的胸部顶得意乱情迷,便急不及待的拥着周芷若狂吻。周芷若不由倒在张无忌怀内。

周芷若虽然不太远意,但为了能让张无忌回去,也没怎么抵抗,再说张无忌长得也是英俊帅气,颇令她着迷,此时被他吻住,自然是意乱情迷,已经骚情萌动了。

周芷若感觉自己两条丰盈大腿上有张无忌灼热的手在尽情抚弄着,她感到全身一阵阵的燥热,张无忌温柔的手一下下地抚摸她处女细嫩的肌肤,每一下柔捏都激起她一阵颤栗。

张无忌也不客气,放肆地在她的衣裙内使劲地揉摸着,张无忌在她耳边说着她从未听过的甜言蜜语:“芷若!你的真漂亮,你的大腿和屁股又白嫩又丰盈,啊!芷若!你的胸部在粉红色的肚兜下胀得很难受吧!待会让我在你白嫩的乳峰上吻吻,你就会知道什么叫欲仙欲死的滋味——”

这些都是他跟宋青书学的,每次宋青书和小姑娘做爱时,他都要爬在窗外偷看,自然也学了不少东西。

自玉腿上传来阵阵麻痒难耐的快感,使周芷若毫不挣扎地任凭张无忌在她纯洁白嫩的身体上爱抚着,颤栗的感觉开始自她的私处传来,张无忌的手开始向她的处女禁地进袭。

周芷若既美丽又有着属于少女的清纯,现在的她虽然娇羞又充满了初欢的渴望,眼中虽然有一丝拒绝的羞涩和恐惧,然而温柔的抚摸在她丰盈的大腿上,却又平躺着毫不抗拒,肌肤香汗微渗,可以感觉到周芷若在微微颤栗,这实在是一位难的美丽处女,不禁也是血脉贲张。

张无忌心想,自己要好好疼惜这个怀中的美女。一手便伸向了周芷若的衣衫里,尽情的爱抚起周芷若那丰满而苗条的腰肢来,在那敏感的的细腰上揉摸着,抚上了少女洁白而富有弹性的小腹,轻轻抠摸起少女的肚脐眼,突然温柔的手指滑进了她的裙带,穿过了亵裤的边沿,在周芷若的阴部狠劲的摸了一把,处女不禁大叫了一声,只感到在那温热的阴部一只好色的手顺着小腹滑过她的阴毛,又滑过尿道口,直抚上她的阴唇。

一股激流从周芷若那已见湿润的娇嫩阴部传遍她的全身,那美丽的身躯禁不住抖动了一下,绯红的脸庞泛起了一抹从未有过的红晕,她感到自己那娇嫩的阴部被一只手指大胆的触摸着,随后竟插进了自己那微张的阴道,在那里轻摸起来了。

周芷若感到十分羞涩,脸上的红晕更加红了,一股万分强烈的快感从那被爱抚的阴部传来了,使少女娇嫩的身躯颤动着,恰似红玫瑰般诱人的红唇不禁开启了,从那碎玉一般的牙齿里发出一声轻柔的呻吟。

然而处女的本能,却使周芷若伸手去推拒在她那最纯洁、最隐密的私处爱抚的张无忌,然而处女心中却明白,自己现在最需要得到的就是这样的爱抚,她真希望那手指的抚摸能更加深入,甚至还未发育成熟的嫩乳也渴望能得到同样舒服的爱抚。

周芷若的推拒是无力的,然而张无忌的手却离开了处女的阴部,周芷若突然感到一只手揪住了她一丛稀疏的阴毛,一阵疼痛传来,那是自己的阴毛被放肆的揪了一下,她轻叫一声,周芷若奇怪的是自己并非是因为疼痛而大叫,而是快活的呻吟了一声,同时全身畅快的出了一身汗。

周芷若睁开眼,看到张无忌火辣辣的双眼注视着她,同时自己的衣裙已被张无忌撩到了腰上,两条雪白丰盈的大腿和那隐密而诱惑男人的阴部就毫不掩饰的暴露在张无忌那火辣的目光中,此时张无忌的眼神勾得她心驰神醉。

张无忌的手在自己那粉红的亵裤内游着,张无忌此时脱光自己的衣物,但他那玩意还是那么小,而且没有丝毫起色,软软的缩成一团。

张无忌才不管这些,而是用力地抚摸着周芷若的大腿,一边在替她褪下白色的长袜,接着便一把搂住她的细腰,把周芷若紧紧搂在怀里,一只手在时而轻柔时而粗暴的玩弄着她的嫩乳。

大胆的爱抚动作让周芷若感觉十分舒畅,不禁又发出一声淫浪的呻吟。张无忌开始热切的吻在周芷若火红的双颊及红唇上,同时将她的白袜完全褪去。周芷若感到十分羞涩,然而张无忌在她的红唇上仍放肆的热吻,一边伸进舌头在她口中搅动着。

此时周芷若已经是香汗微润,红霞满脸,处女诱人的一面展现无遗,她的双唇一开似乎要说什么,但张无忌的舌头却趁机溜了进去,两人的舌头搅在一起。

很快周芷若下身巳经完全裸露在张无忌的面前了,粉红色亵裤被剥到处女柔嫩的膝盖上,可那平时不被人所见的两条雪白丰盈的大腿和覆盖着软软毛茸茸阴毛的处女阴部,完全裸露在张无忌面前。

张无忌的手从少女美丽的小腿一点点抚摸着向上移动、揉捏着少女的肌肤,热唇在周芷若火热的唇上尽情的亲吻着、啃咬着,搂着少女的大手先剥开了周芷若的衣衫,抚摸着周芷若的丰腰,紧接着一把便抚上了周芷若那还未发育成熟的嫩乳,在那微微凸起的乳峰上使劲的抓抚着。

周芷若身体里那种感觉更加的强烈了,她禁不住拼命地在张无忌赤裸的怀里挣扎着,那丰盈的身子便诱人的扭动起来,光洁的臀部和张无忌那软弱的阴茎触摸了起来。

张无忌不禁抱紧了周芷若口中发出野兽般粗重的喘息声,一只小手已经抚摸上了周芷若丰盈的大腿,周芷若的两腿紧夹着妞动身体,那手便一下子插进了少女的两腿之间,在那万分敏感、柔嫩的大腿内侧加劲的抚摸着,一边动人的向上移动着,感觉周芷若的肌肤已经是微微湿润了,可是周芷若仍在抵抗着。

张无忌索性在周芷若那嫩乳上面加力的揉抚着,动人的拨弄着处女勃起的乳头。

周芷若呻吟了出来,张无忌又把周芷若湿润的大腿内侧大把大把的抚摸着,一下下地移到了处女的大腿内侧,挑逗性的抚摸起周芷若的大腿沟来。周芷若的抵抗软了下来,周芷若只感觉那从乳房和大腿内侧传来的感觉像电流一样酥软着她的全身,自己的心在怦怦乱跳,想反抗却使不出力量,两条嫩藕样的玉臂现在简直是在抚摸男人的胸脯。

张无忌知道周芷若已经动情了,伸手抓住了周芷若的玉臂,让处女柔嫩的小手在自己胸脯上温柔的抚摸着,吻着周芷若美丽的眼睛说:“芷若,我爱你!”

可是那只早已迫不及待的手却十分粗鲁的抚上了周芷若的阴部,揪着少女的阴毛便在那湿润的阴部上使劲的抓抚起来。

刺激得周芷若不禁:“啊——啊——”的淫叫起来,美丽的身体扭动如蛇。

可是张无忌就是想看处女这幅柔弱无助的娇羞模样,一边把处女紧紧地压在身下,用自己的胸脯隔着那肚兜磨蹭着周芷若的嫩乳,一边抓住周芷若的温湿的小手按向了自己那又小又软的阴茎,让周芷若在阴茎上抚摸着,自己感觉处女那逃避式的抠抚,忍不住的快感阵阵传来,但他的阴茎始终都是那么小,而且丝毫硬不起来。

张无忌只有用手在周芷若的阴部上使劲抓抚着,揪弄着周芷若的阴毛,拨弄这少女的阴蒂。

周芷若忍不住了,口中传来了声声吟叫:“啊——轻点,啊——别拨弄我那了,我忍受不住了,啊——”

周芷若如此的娇态凡是男人都会血脉喷张,那只小手更在周芷若的阴部和两条雪白丰盈的大腿之问来回使劲地揉摸起来。周芷若突然感到一股控制不住的感觉传遍了全身,娇躯一阵痉孪,便感觉自己那两片柔嫩的阴唇张开了,一股液体排了出去,从未体验过的感觉传遍了全身。

处女完全被男人酥熔了,玉臂自然的抱住了男性,把自已那丰盈的身体主动和男性蹭抚着。

一只手轻轻剥开了周芷若的衣衫,在背后解开了处女身体上肚兜的系带,处女在发情的搂住男子,亲吻着张无忌的肩膀和胸脯。

张无忌另一只手这时轻轻抚摸起周芷若的阴部来,把那溅流的爱液涂在姑娘整个阴部,又一边用大拇指摸弄着处女那最敏感的阴蒂,一边把手从处女两条雪白丰盈的大腿之间穿过去,热抚起处女的会阴部来,又把手伸到少女的臀部上大把大把的抓抚起姑娘那竖盈柔软的臀部,手臂还不失时机的在爱抚着处女的大腿内侧和阴部,处女的呻吟声又响了起来。

张无忌一把便扯下了周芷若的肚兜,处女那丰盈美丽的身体便完全裸露在他眼前了,是那么的娇嫩美妙,特别是刚刚裸露出的两个娇嫩的乳房,想微微凸起的小山,粉红的乳头高高耸立着,肌肤润滑,像两个白嫩的馒头一样,在激动的起伏颤动着。

往下看是处女那苗条丰盈的腰肢,阴毛柔嫩的阴部那初欢的阴蒂已见火红,两条绝美的玉腿光洁白净,紧紧的夹着。处女那万分美丽的曲线引诱得张无忌万分冲动,一头便埋向了处女那娇嫩的乳房,在那白嫩的肌肤上贪婪的舔吮着,使劲蹭动着,又不禁吻住周芷若的乳头在尽情的吮吸着、啃咬着。

周芷若便在他身下一会万分销魂的欢叫着,一会又忍不住大声呻吟着,口中吟道:“亲哥哥——轻点,喔哟——不要——”

叫声引诱得男性喘息着,一下子把她压在了身下,两手使劲热抚起周芷若娇嫩的玉乳来,嘴里继续在含咬着周芷若的已经勃起火红的乳头,两手把个的乳房又是抓抚,又是揉捏,周芷若在欢叫着。

张无忌又用一手搂住周芷若的丰腰,在周芷若的后背抚摸起来,周芷若没想到,抚摸背后竟也是那样的性感,一头漂亮的黑发披散在报纸上,仰头动情的呻吟着,任凭张无忌亲吻着她玉嫩的脖颈。

张无忌这时也是意乱情迷,处女的纯洁和娇嫩令他色欲大发,但可惜的是自己不争气,阴茎怎么也硬不起来。

周芷若那白嫩的玉体就在张无忌的身下蹭动着,张无忌一只手仍抓抚着周芷若那娇嫩的乳房,在那嫩乳上尽情揉捏抚弄者,能疼惜这样一位十分清纯的处女真是一大幸事。

周芷若的嫩乳却从未被这样尽情的玩抚过,只觉阵阵酥溶感觉烧得她“啊——啊——”的叫唤着。看着周芷若那美丽的娇态,张无忌一头便埋向了周芷若那鲜嫩的红唇,贪婪的吮吸着处女甘甜的汁液,舔着少女的牙齿,一手在把少女那青涩的玉乳像揉面一样按抚着,感觉那娇小的乳房滑嫩而又富有弹性,真是令男人性欲大张。

张无忌把处女的玉乳左右地拨弄着,向时用大拇指拨抚着处女那高高耸起鲜红娇小的乳头,口中吮着周芷若的舌头,一手便把那玉乳拨弄着蹭动着自己的胸脯,另一只手一直在玩抚着少女那丰盈柔嫩的玉臀,大胆的揪弄着白嫩的肌肤。

周芷若这时以经动情的用两只嫩藕一般的玉臂紧紧搂住了张无忌,主动的把她那万分美丽的身体蹭向张无忌那热乎乎的健壮的身体,同时两手忍不住便在脊背和臀部上温柔的热抚着。

张无忌的嘴吻向了周芷若的脖颈、肩膀,周芷若便动人的吻起了张无忌健壮的肩膀,任凭男性在她那玉嫩的臀部上尽情的揉捏抓抚着,从后往前使劲抚摸着处女的会阴部,少女扭动着娇嫩的身体。

周芷若已经进入了发情阶段,美丽的身体上香汗淋漓、肌肤腴润,衬着少女那白嫩身体的美丽的曲线更显迷人,处女的脸蛋儿红扑扑的,不禁呻吟道:“无忌哥哥,我要——我要——”

张无忌自然明白周芷若要什么,但此刻自己的阴茎仍然软弱无力,怎么也硬不起来,但他禁不住周芷若的期盼,于是便将周芷若压在身下,硬是准备将他那软软地阴茎塞进周芷若的小穴中去,结果自然可知,当然是一次一次的失败,最后张无忌终于像一只斗败了的公鸡,颓然的倒下来,垂头丧气的放开了周芷若。

周芷若正在兴头,见张无忌停止了动作,便忙问怎么了?张无忌像一个做错了事的孩子,低着头说道:“对不起,是我不行,我硬不起来!”

张无忌原本以为周芷若会责怪她,但是芷若却很温柔地说道:“没关系的,我们快回去吧!”说完便匆匆穿上衣裙。张无忌也只好穿上自己的衣服,跟周芷若回去了。

第十回蝶谷戏不悔

{:3_320:}间隔时间长了点抱歉了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