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譴

北宋末年,金兵攻陷汴京,宋徽宗和宋欽宗都成了階下囚。

他們的皇后、嬪妃、公主、郡主….也全數成了金兵的奴隸。

金兵是北方少數民族,野蠻強悍,性方面更是十分淫亂,北宋皇室這些後宮佳麗,幾乎無一悻免,全都遭到姦污….

「玉真,永別了….」

宋欽宗望著自己的女兒被金兵抱在馬背上,奔馳而去,不由肝腸寸斷….

昔日,她是皇帝的掌上明珠,高貴的公主,現在,卻成了金人的洩慾工具。

徽、欽二帝的後宮美人差不多有五千余人,全數都分配給了作戰有功的金兵將領和中、下級軍官。

玉真公主分給了千戶粘沒喝。

粘沒喝是個下府軍官,一身蠻力,作戰勇猛,矯小柔弱的玉真公主落在他的手上,就像一隻純情的小羊落入野狼的爪中。

駿馬在草原上奔馳了一天一夜,玉真公主早已昏迷不醒,也不知道粘沒喝將她帶到哪裡去。

這個巨變實在太可怕了,她一點心理準備也沒有。

天明的時候,她醒了過來,發現自己躺在一座很大的帳幕中,帳中沒有人,帳外傳來戰馬的嘶聲,飄來烤羊肉的騷味….。

玉真公主躺在地上,全身裹在一張毛氈之中。

她站起來,毛氈滑下,露出一身的白肉,原來她全身衣服都剝光了….

嚇得魂飛魄散的玉真公主趕快用毛氈裹住自己,這時,她才感覺到,自己的下體一陣疼痛,再看看地上,一灘鮮血….

她已經不是女孩子,她變成小婦人了!

金枝玉葉的她,千金之體的她,己經失身了!

而且,她是被強姦的!

而且,她是被異族人強姦的!

而且,是在她昏迷的時候被強姦的!

宋朝,距現代一千多年,那時候的女人,都非常的封建。

貞操比生命更重要!

貞操,是女人的第二生命。

不,甚至可以說,貞操比生命更重要﹗

很多女人在面對金兵的侮辱,都寧願自殺,而不願意失節。

玉真公主是在昏迷中被姦污的,否則的話,她也是寧願自殺的。

「但是,現在已經太遲了!」

女人的心理很奇怪,未失身之前,她們不怕死,失身之後,她們再也不會尋死了。

因為死已經無法洗清她的污點了。

到了此時,求生的慾望就會增強,嫁雞隨雞,嫁狗隨狗。

如果,強姦她的人成了她的丈夫,強姦的陰影就會消失。

帳篷的布門揭開了,強壯的粘沒喝走了進來,微笑地望著公主。

王真公主望著這個男人,這個玷污她的男人,這個野獸般的男人….

「但是,無論如何,他是我生命中第一個男人啊!」她心中暗思。

十六歲的她,完全沒有人生的經驗,現在,只能做出她無可奈何的抉擇了。

於是她跪在地上,按照金人的習俗,用她的嘴唇去吻粘沒喝的皮靴。

粘沒喝是個千戶,屬於中級軍官,跟著他生活大概也不會太差。

粘沒喝兩手叉著腰,望看跪在面前的公主,心中充滿了自豪!

「想不到我粘沒喝,居然也可以令大宋公主跪倒在腳下,俯首稱臣。」

於是,他用他的手抓住那條毛氈,用力一扯,整條毛氈落地….

玉真公主的肉體,赤裸裸地呈現在他面前,豐滿誘人,充滿青春魅力….

粘沒喝昨夜強姦她的時候,是在黑暗中一般獸性的發洩。

自小長在宮中矯生慣養,一身皮膚白得像雪一般….

小山般的胸脯上,翹起兩座尖峰,顫巍巍地富有彈性,雪山頂上嵌著兩顆嫣缸的葡萄….

粘沒喝貪婪地伸出地長滿粗毛的大手,握著公主,公主羞愧得滿面通紅….

昨夜被強姦,她是在昏迷中,毫無知覺。

但是現在,則是眼睜睜看看一個粗魯的男人在侮辱她,肆意地玩弄她的乳房….

粘沒喝打仗握兵器的手,又粗又硬,加上長滿手毛,簡直像一把毛刷。

摸在最細嫩的乳房上,產生了強大的摩擦….

一股強烈的電流,從乳尖上傳遍玉真公主全身,他似乎又有些發暈….

一陣酥麻從少女的乳尖上傳到手掌,順看手肩傳到身體的每一部份,傳到每一個細胞….

粘沒喝嘗到了甜頭,便雙管齊下,他的另一隻手也活動起來….

兩手一前一後,一上一下,不停地摸索,不停地握著、捏著….

玉真公主的粉面更加紅了。但是,這次不是羞愧,而是衝動….

一股無法抑制的衝動,在她心頭激蕩….

粘沒喝的手越摸越往下….

公主的喘息越來越急促….

她從來也沒想到,男人的撫摸,會帶來這麼多的感覺,又怕又愛….

她有種無法說出的快感….

粘沒喝雙手忙碌了一陣,只覺得全身燥熱,他迫不及待脫下自己的衣服….

王真公主把頭抬起來,這時,她真的嚇了一跳!

她看見他的裸體了!

這是她生平第一次看見男人的裸體!

粘沒喝小腹之下那個地方,當她的眼睛接觸到那隨時,她立刻呆若木雞….

「你….」她低呼著:「不….!」

她全身每一茩細胞劇烈緊張地收縮….

「甚麼?」粕沒喝不知發生何事,奇怪地望看她。

玉真公主把頭轉過去,不敢再抬起頭來。

「妳怕我﹖」粘沒喝以乎明白了。他輕輕用手撫摸她的乳峰….

「哦….」

公主被他觸及的地方立刻癢癢的,給粘沒喝挺看向她逼來,要佔有她….

「不….」她忍不住狂叫。

「將軍,你這樣大,」她渾身顫抖著說:「這樣粗,我….不要….」

粘沒喝感到驕傲,他不再進攻,而是抓看公主的手伸到下面去….

「妳握住它,用妳的手使它痛快,如果它軟了,我就不會插妳了….」

公主羞得無地自容,但又不敢反抗,只好用她的纖纖玉手替他服務….

「啊….用力….快….」

粘沒喝情不自禁叫了出來,女性的手給他帶來了無比的暢快….

公主殷勤地套動,希望能滿足他,讓他快些發洩,自己就可以避免疼痛….

但是,她的雙手活動了很久,粕沒喝不僅沒有軟下來,反而膨脹了一倍….

「我….昨夜….」公主哀求道:「到現在….還疼….將軍….饒命….」

粘沒喝大笑:「看來,妳的手不行….換妳的嘴巴試一試吧?」

公主幾乎要昏倒!

這是多麼侮辱人的要求?但是,不容她反抗,也不容她思考….

粘沒喝已用手按看她的頭,用力按下去,她不得不屈服了….

她張開了櫻桃小嘴….

她深深慼到,自己就像一個賣淫的娼妓,正在幹著下流的事….

「不,妓女還有權挑選客人,而我,卻像一個奴隸….」

但是….這只是一閃念,勇氣很快就消失了….

「快,用舌頭舐!」粘沒喝喘息著:「啊….舒服….現在用力吮吸….。」

玉真公主感覺到,含在口中的東西又膨脹了….

粘沒喝在享受的同時,並沒有閒著,他的手指滑了下去….

分開草叢,在洞口盤旋,尋找那顆敏感的果實….

他的手指按在果實上,不停地顫動….

玉真公主猛地感到全身一陣酥麻、發軟,然後,便有撒尿的慼覺….

「小婊子,妳濕了!」

粘沒喝喘息著,手指動得更厲害了….

「啊….不….能….再摸了….﹗」

他每觸一下,玉真公主便全身抖一下….

他突然展開慢慢的研磨….

「啊….不行了….」

玉真公主忍不住叫了起來她口中有東西,故而叫聲不清晰….

但是,正是這含糊不清的叫聲,更加刺激了粘沒喝的火焰….

他也俯下身子,用他的舌頭去舐那果實….

「我….又洩了….」

王真的細腰情不自禁扭動起來….

她發覺自己的思維正失去控制,甚麼貞操,甚麼羞恥心,全都消失了….

只有衝動,只有空虛!

她吐出來了﹗然後一個翻身,躺在地上,雙腿大大分開….

「將軍….快….進來….﹗」

粘沒喝看見這個大宋公主在自己之挑逗下,現在成了一個淫婦,忍不住笑道:

「妳不害怕我太粗太大嗎?我不進….」

「不….快進….我就是喜歡你又粗又大….將軍….救命….」

玉真公主高高翹著雙腿,完全喪失了理智….

粘沒喝也被她的淫態刺激了,他像泰山壓頂一般,整個人壓了下來….

「啊….疼….慢….慢….﹗」

粘沒喝卻沒有憐香惜玉,他一手抓住公主一腿,

用力分開,抽插….一下….又一下….

「哦….妳真狠….」

玉真公主慘叫。但是,她也感覺到,每一下衝擊,雖然帶來疼痛,但這種痛痛又和受傷的痛完全不同,痛中帶嘛,痛中帶趣….

隨著粘沒喝動作越來越快,痛的感覺消失得越快,暢快的慼覺籠罩全身….

「啊….好哥哥….用力插….插死我吧….」

玉真公主發出了呼喊….

但是粘沒喝卻不動了….

「將軍….親丈夫….情哥哥….快動….」

她搖了搖粘沒喝。粘沒喝從她身上滾了下來,躺在地上,一動不動….

他死了!

話說玉真公主和粘沒喝正在營帳中翻雲覆雨之際,冷不防粘沒喝死了!

「救命啊!」

玉真公主嚇得魂不附體,驚慌失措,立刻衝出帳去,大聲呼救。

其餘金兵立刻湧入帳內,看見粘沒喝的屍體,地們都憤怒地指著玉真公主。

「妳是凶手﹗」

「妳害死了我們的千戶大人!」

這時侯,玉真公主才發現自己犯了一個很大錯誤,她不加思索地呼救,卻使自己陷入一個『殺人犯』的嫌疑地步,真是要命!

「帳中只有妳和千戶兩人,千戶死了,肯定是妳下的毒手!」

「妳是宋人,痛恨我們金人消滅了妳的國家,所以故意殺死千戶洩忿!」

咆哮的金兵不由分說,扯著玉真公主的頭髮,把她拖出營帳。

草原上堆起了高高的木柴堆,王虞公主被綑綁在木堆之上。

「把她燒死!」

「替千戶報仇!」

憤怒的金兵個個手持火把,包圍在木堆前,等待長官一聲令下,就放火燒人。

玉真公主肝膽俱裂,魂飛魄散,死到臨頭的滋味,真是太可怕了。

長官坐在木堆前,注視著玉真公主。

「這麼年輕漂亮的少女,燒死了真是可惜。」

可是,狂怒的金兵包圍看四周,要觸犯眾怒把她放走,絕對不可能。

「時辰已到!」

長官慢慢舉包右手….

只要他的手向下一揮,所有的火把都會仍到木柴堆上,把她燒成灰燼。

「住手!」

一聲猛烈的呼叫鎮住全場。

長官回頭一看,只見一匹快馬飛馳而來,馬上是一個又胖又醜的女人。

「千戶的老婆來了。」

金兵互相議論看。

千戶的老婆從馬上跳下來,走到長官面前,咬牙切齒,雙目噴看怒火。

這個漢族女子謀殺了千戶,罪大惡極,把她燒死,太便宜她了!」

「那麼,你的意思是….?」

「我要叫她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在人間受盡折磨!」

長官仍然糊裡湖塗,不知千戶老婆葫蘆裡到底賣的甚麼藥。

千戶老婆獰笑看:「漢族女子最講究三貞九烈,貞操對她們來說比生命還重要,現在,找要把她帶走,送入隨軍妓院去!」

千戶老婆說罷,惡狠很地盯著長官。長官的地位雖然比她高,但是心中暗想,不必為了一個宋朝女子而得罪這個母夜叉。

「好,就照夫人意思辦!」

長官一揮手,兩個金兵走上柴堆,把玉真公主拖了下來….

玉真公主這時已經珠淚漣漣….

堂堂一個皇室公主,竟然淪落成一個下流的妓女!這個消息實在太殘忍了!

但是,不容她多想,力大無窮的千戶老婆已經把她抓到馬背上去!

玉真公主自幼矯生慣羨,手無縛雞之力,加上這些日子以來的慘痛經歷,她再也無力反抗,昏昏沉沉地,被千戶老婆押走了。

駿馬在草原上奔馳….

也不知經過多久,千戶老婆勒住了馬,把玉真公主從馬背上扔了下去!

一陣劇痛,使玉真公主清醒過來。

她抬頭一看,發現自己躺在一座金黃色的帳篷前。千戶老婆趴下馬,把一桿小紅旗插在帳門外。

原來,女真人是遊牧民族,他們的妓院也跟漢人不同,都是設在帳篷內,頗有今日香港一褸一鳳的味道。

那桿紅旗,便是妓院的標誌,在茫茫草原上,很遠就可以看見了。

千戶老婆把玉真公主拖入帳篷中,不由分說,抓起一校木棍便是狠打….

玉真公主自出娘胎也沒人敢踫她一下,如今一挨打,哪理受得了?

「夫人饒命!」

玉真公主連忙跪在地上,向千戶老婆連連叩頭,希望免打….

「要想免打,妳就要聽話!」

「聽!我聽!」

玉真公主嚇得渾身顫抖。

「從現在起,妳就是一個妓女!只要妳好好接客,妳就可以生存,加果妳敢違抗,我就把妳吊起來,打得妳皮開肉綻….」

「不敢,我不敢….」

到了此時,玉真公主也只有認命了,做妓女,總比喪失性命好一些。

沒多久,只聽帳外傳來一陣馬蹄聲。

「有客到了!」

千戶老婆笑吟吟走出帳去,只見一名喝得半醉的女真人騎看馬,搖搖晃晃而來。

「有漂亮的姑娘嗎?」

「有!有!大宋的公主充當妓女,包你從末嘗過,眼界大開!」

「哈….大宋公主,妙!」

這個女真人下了馬,口中噴著酒氣,向著千戶老婆笑看。

千戶老婆看見醉漢雖然沒有穿軍裝,但身上服飾卻不是普通的。

「這是個有錢人!」

千戶老婆暗自高興。她強迫玉真公主來當妓女,真正的目的在賺錢。

「十兩銀子。」

她一狠心,來了個獅子大開口。

沒想到這醉漢隨手一掏,掏出個大銀錠,至少也有二十兩,拋給千戶老婆。

醉漢搖搖晃晃走入帳篷,千戶老婆把馬鞍取下來,坐在帳外把守,儼然一副老駂模樣。

玉真公主在帳內聽到外面的對話,知道第一個嫖客上門來了!

雖然她的身子已經被粘沒喝玷污了。但是當時心中只是想做為他的妄恃,尚不至太難受。

但是,現在,自己則是作為娼妓來接客,這對一個普通女人都是難以忍受的,何況堂堂公主?

醉漢進了帳,玉真公主不由後退一步,她實在太害怕了。

「小婊子,過來!」

醉漢一聲怒吼,玉真公主渾身一抖,不由自主走上前去,她沒有勇氣反抗….

醉漢一把摟著她,充滿酒氣的大嘴巴,肆無忌憚地在她的臉上狂吻….

「好嫩的瞼….」

醉漢臉上長滿乩髯,在公主幼嫩的臉蛋上摩擦,使她癢癢痛痛的….

醉漢一雙大手握住了她高聳的乳峰,用力捏著,彷彿要把它擠破….

玉真公主感到疼痛,但身為妓女,她恨本不敢出聲,只能默默忍受….

醉漢越來越猖狂,他的手伸入了玉真公主的上衣內,在她胸脯上撫摸….

玉真公主羞得滿面通缸….

醉漢的粗手在細膩的乳峰上磨擦,產生了強大的刺激,兩顆乳頭不受控制地膨脹起來….

「小婊子,妳難受了?」

玉真公主羞愧得抬不起頭來….

醉漢的大手毫不留情,從胸脯繼續往下摸去,順看她的小腹往下….

「啊,妳的草….真多….」

醉漢淫蕩地笑耆,他的大手像一隻小描,在玉真公主內褲中蠕動….

「哼….啊….」

玉真公主忍不住這種老手的姚逗,情不自禁呻吟起來….

「哈….妳流水了….」

醉漢手指伸入,挖著….

玉真公主感到自己像開了水閘,泛濫了….

「妳是初次當妓女?老練的妓女….不會流水的….」

醉漢的話,更增添了玉真公主的羞恥心。

她想掙扎,但是渾耳無力….

身為金枝玉葉的公主,經歷過粘沒喝和醉漢的侮辱,她感到自己無法抵沆男人的挑逗,即使心中非常厭惡,非常憎恨,她的肉體卸不受控制,產生了自然的反應….

「我渴望男人!」

她醒悟到這一點,她感到自己已經脫離了公主身份的束縛,成了自由的女人….

「啊….不要….不要….﹗」

她口中呼喊著,細小的腰肢卻不停扭動著….

「小婊子,妳騷了….﹗」

醉漢的大手用力一扯,扯下了她的裙子、內褲,扯下她最後一條布絲….

玉真公主赤裸裸袒露著….

她知道命運不可抗拒,最好的辦法就是順其自然,接受現實….

她躺下了,兩條大腿像有無形大手牽扯似的,高高翹起,分開….

醉漢眼中噴看慾火,眼前所見這美景,實在是他生平罕見….

「小婊子….妳是天生的婊子!….」

他迫不及待地脫光自己的衣服,露出一身毛茸茸的黑肉….

玉真公主緊張喘息看,她不是恐懼,而是熱切期待,她的太腿分得更開了….

醉漢騎了上去,壓了下去….

「啊….舒服啊….」

玉真公主像個娼妓,下流地叫了來….

「叫啊!小婊子!叫得好聽,我起重重有賞….」

「好哥哥….你太強大了….你插得….小婊子太舒服了….太美眇了….」

玉真公主狂叫著,這淫叫傳到帳外,使得千戶老婆也心癢難熬….

「叫得妙….小婊子….妳知道我是誰﹖」

「大爺是….善插的情哥哥….」

「哈….告訴妳,我是當今大金皇朝八王子….妳好好服侍我….本王高興,便帶妳….離開這理….到皇宮….當妃子….。」

玉真公主一聽,心中暗喜,加果能迷住八王子,自己就可以當上王妃,一飛沖天。

於是,她再也不顧羞恥,使出全身手段,纏住八王子,縱情江戰….

「啊!」一聲慘叫!

八王子突然倒住她身上,一動不動。

他也死了!

「慘了!」玉真公主渾身冰涼。

她想不到八王子重蹈粘沒喝的下場,自已這下死定了!

話說玉真公主初當妓女,和八王子一番風雨,八王子同樣馬上風而死!

她想到千戶之死,想到自己因千戶之死而幾乎被活活燒死,被由心膽俱裂。

千戶老婆聽到八王子的慘叫,急忙衝入帳篷一看。

「妳又殺人?」

「沒有,沒有,」玉真公主嚇得渾身哆嗦:「妳明明知道我身上沒有武器!」

千戶老婆一想,有道理,便仔細觀察八王子的屍體,果然他身上一點傷痕也沒有。

「無論如何,八王子死在我這裡,這可是殺頭之罪,千萬不要聲張。」

千戶老婆心中暗想後,便取來兩把鐵鍬,和玉真公主一起動手,在帳篷中掘了個土坑,把八王子的屍體葬入坑中。

幸虧這地方是茫茫草原,周圍沒甚麼人,也沒有人知道八王子來過這裡。

不過,經過這場驚嚇,千戶老婆再也不敢把玉真公主留在自己帳篷中當『私家雞』了。

「這個女人,太不吉利了!兩個男人沾上她,都不約而同死去,要是我把她繼續留在我身邊,說不定有一天連我也被她連累死?」

想到這裡,千戶老婆便叫玉真公主穿上了衣服,然後用馬將她載到附近一個軍妓營中,用低價出售。

軍妓營是金兵的隨軍妓院,所有的軍妓都是奴隸,她們不管和多少個男人睡覺,都是沒有收入的,有兩餐飯食而已。

軍妓營的嫖客都是士兵,個個窮凶極惡,毫不憐香惜玉。

玉真公主淪落到軍妓營中,真是欲哭無淚,叫天天不應了。

軍妓營來了這一位美貌出眾的妓女,自然哄動了全營。

按照慣例,新來的妓女,苜先都要由軍妓營的長官嘗一嘗滋味。

這個軍妓營的長官名叫黑木,是個渾身長毛的魁梧大漢,他像老鷹叨小鶴姒地把玉真公主抱人帳中,剝光她的衣服,辣手摧花玉真公主咬看牙,忍看疼痛,任憑….

黑木飽嘗猷慾之後,便將玉真公主交給地的副手們,這些人面獸心的蒙古軍官們排成隊,按照官職大小,先後進入帳篷,強姦玉真公主….

玉真公主從來也沒受過這麼可怕的摧賤,她慘叫一聲,昏厥過去….

等她醒來,發現自己赤身裸體,下體紅又踵,流著血,疼痛不堪….

她痛哭,肝腸欲裂….

「本來希望嫁雞隨雞,找一個金人做丈夫,荀且偷生,沒想到淪落到軍妓營中,日後每天要接受十幾個金兵姦污,這是生不如死了。」

她主意已定,便決定自殺。

她穿上衣服,走出帳篷外。

軍妓營很大,四面有軍隊把守,裹面卸行動自由。

她走到一棵大樹下,準備吊死,突然發現大樹下坐著一個漢人瞎子。

「算命,看相。」

原來軍妓營中甚麼人都有,醫生、小販、相士、雜工等等,都在隨軍行動。

這個瞎子看起來也是被俘俘而來的漢人,憑看相糊口渡日。

玉真公主靈機一動,便上前看相。

瞎子抓住她的手,仔細一摸骨節,說道﹕

「唉,小娘子,妳的相太慘了,鳳落雞巢。妳本來是鳳,其貴無比,如今淪落在雞巢,任人凌辱,其慘無比。不過,天理循環,那些沾污妳的人會遭天譴,一個個都要暴斃而死….。」

玉真公主想起了千戶和八王子,覺得瞎子的話似乎有道理,但是,昨夜黑木和七、八個副手輪奸,又不見他們有事﹖

她半信半疑,暫且收起自殺用的長巾,向黑木的大營走去,探聽消息。

走不多遠,便見營內亂哄哄,時而傳來哭聲。

她仔細一打聽,原來黑木和七、八個助手天亮的時候,突然莫名其妙的死了!

玉真公主暗吃一驚:「看來,瞎子說的話真是靈驗….。」

因為黑木和死去的副手們邸是天明之後,在各自的家中暴斃,身上又無瘍痕,大家都猜不到地們的死和玉真公主有關。

玉真公主知這過消息之後,心中便產生一個主意:

「金兵消滅我的國家,和找有不共截天之仇,今天我如果自殺,於事無補。但是,如果我和金兵睡覺,他們就會遭到天譴,一個個暴斃而死,我等於替國家報仇。」

想到這裹,她主意已定。

從這一天起,她塗指抹粉,濃妝艷抹,打扮得花枝招展,份外妖媚….

那些金兵,看到如此漂亮的妓女,一個個好像看見蜜糖的蒼蠅,蜂湧而來。

玉真公主忍著身體上的劇痛,一個又一個地接客,她裝出無限歡欣的樣子,淫聲浪語,使人覺得這是一個下流妓女….。

嫖完她的金兵,在幾天之後,紛紛不明不白地死去了。沒人有知道甚麼原因….

如此過了一個多月,金兵金將的死亡人數已經引起上方的重視,他們認為可能是軍妓營風水不好,便下令解散了軍妓營。

玉真公主也獲得釋放,她決心南下,回到南宋的地界來。

她沿途乞討,出賣自己的肉體,換取食物,日夜兼程地趕回南方。經過一個多月的長途跋涉,她終於平安地踏入南宋邊界。

邊防駐軍的將領一聽是玉真公主,不敢怠慢,立刻派出一支部隊,護送玉真公主去南宋的首都杭州。

玉真公主見到了南宋皇帝。

但是,奸臣秦檜害怕玉真公主對他投降賣國之事不利,便誣蔑說她是假冒的。

因為玉真公主隻身逃離,身上當然甚麼文件憑證也沒有。

皇帝對秦檜的話千依百順,他雖然認得玉真公主的容貌,卻也開始懷疑了。

「皇上,要分辨真假並不難,」秦檜胸有成竹,侃侃而談:「玉真公主尚未成親,是個處女。而這個女人一臉狐騷,分明是個妓女!只要將她一驗身,看看她是否還是處女,便知真假了!」

秦檜這一招真是毒辣!

宋代封建社會,對女人的貞操特別重視,女人失去貞操便沒臉做人,玉真公主當然明白這一點,因此,當一她回到南宋的時候,便隱瞞了真相,說她被俘之後,只是做苦工,沒有失身。

可是,秦檜和金人一向暗中勾結,他知道玉真公主在軍妓營的事情,便故意用這個方法來為難公主。

「好,秦丞相這個方法不錯,就這樣辦吧。」

皇帝下了聖旨!

玉真公主如遭雷擊,幾乎昏倒!

「如果查出我不是處女,我便是冒名頂替,欺君之罪,要殺頭的!」

兩個宮女扶看她進入後宮。

這是一間密不透風的密室,玉真公主坐在床邊,提心吊膽地等待看….

窗外,雷聲隆隆,暴雨傾盆,天昏地暗,彷彿世界末日。

玉真公主面色蒼白,兩手合掌,默默向上天祈禱著。

「天啊,你真是太不公平!我為甚麼這麼苦命啊!」

突然間,一道強烈的閃電打入房中,可怕的驚雷居然擊中這個房間!

桌碎椅毀,玉真公主也昏迷不醒了!

兩個宮女急忙入屋救人,同時通知皇帝。

皇帝趕來一看,只見屋內陳設皆被驚雷打得粉碎,只有王真公主絲毫末損!

「看來,她真的是皇家之女,所以連這種天災也不敢觸及她!」皇帝心中暗想。

不過,他還是通知宮中的老宮女檢查玉真公主的處女膜。

玉真公主被扶到月外一間寢室,躺在床上,兩個宮女替她褪下裙子、小衣….。

玉真公主渾身無力躺著,只能眼睜睜看著宮女,心中充滿了死亡的絕望….。

兩個宮女把公主兩條雪白的大腿輕輕分開….。

一個老宮女入了房,走到公主面前,先跪了下來,再把頭伸到公主大腿之中仔細檢查….。

公主情不自禁閉上眼睛,一顆心『砰砰』直跳,等待死刑的宣判….。

老宮女檢查完畢,站了起來。

「恭喜公主,仍然是童女身。」

玉真公主簡直不敢相信自己耳朵!

眾人退去,玉真公主看左右沒人,自己伸手到小衣之內一摸….。

可不是,她的處女膜又長出來了!

貞膜復生、帝女完壁公主的下體於是裸露了,又白又嫩,像一朵盛開的白色的出水芙蓉….。

這時,太監傳來了皇帝聖旨,恢復公主的名譽,並且賜她與新科狀元周建為夫妻。

「真是天賜奇蹟啊!」

玉真公主突然想起,剛才那種奇怪的驚雷,無緣無故打在她身上….

「難道真是上天可憐我的遭遇,用這種方法來挽救我的名譽和生命﹖」

這件事實在是無法解釋,但是的確是記載在史書之上。

過了不久,玉真公主和周健的大婚典禮便舉行了,場面之隆重、熱鬧,自然不在話下。

一對新人迎入洞房,新駙馬周健忐忑不安。

新娘子是堂堂公主,自己抱她、吻她,都不好意思,要說行房,更是難堪。

沒想到,事情出乎意料之外,當駙馬仍然猶豫不決的時候,玉真公主卻已經很不在乎地、隨隨便便地脫光了全身衣服….

「公主,妳….。」

面對這樣一個赤裸的肉體,駙馬簡直手足無措。

他從來沒想到公主竟是這樣一個放浪的女人。

「駙馬,你我是夫妻,何必害羞呢?」

公主說著,兩手抱住周健,送上了熱烈的吻。

她的兩手也忙碌地解下周健的衣服….。

當周健也成為裸體的時侯,他作為男人的本能便壓倒作臣子的本能。

他抱起玉真公主,瘋狂地吻著她的嘴唇,她的酥胸、她的大腿….

「好哥哥,到床上來….。」

周健兩手托著她,走到床前,把她放在鬆軟的床褥上。

玉真公主兩手勾住周健的脖子,把他拉了下來,兩人倒在一起,抱成一團,滾來滾去….

「啊,痛….。」

當周健挺進的時侯,公主感到疼痛,她感到自己像個真正的處女!

她流出了眼淚,這不是疼痛的眼淚,而是興奮的眼淚,她感到自己作為女人,開始新的生命….。

瘋狂、放浪、淫蕩、刺激….。

這對新婚夫婦感受到比的歡愉和刺激….。

突然,周建慘叫一聲!死在她懷中!他像千戶、八王子和數不清的金兵一樣,一和公主性交,便莫名其妙地暴斃了!

玉真公主完全呆了,長久地呆了。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