輪姦處女新娘

「乾杯,乾杯。」

飲宴已到中途,一對新人循慣例向前來祝賀的賓客敬酒。

郭雄的視線沒有一刻離開過新娘子,他的腦海滿布新娘麗儀的倩影,尤其穿著旗袍敬酒的她就更加誘惑迷人,玲瓏浮突的身軀被旗袍緊緊包裹著,一對雪白的美腿在旗袍開叉處露出,格外迷人。

望著麗儀純美的臉容、高挑的身段,郭雄胯下的陽物已經興奮膨脹起來了。「美人兒,今晚我一定要操你,讓你嘗嘗老子雞巴的厲害,嘿嘿??」郭雄心內暗想。

酒宴完畢,郭雄藉著一對新人送客的機會,握了麗儀的小手,柔軟滑膩的觸覺,已令郭雄想入非非。

「表哥,招呼不到,再見!」新郎俊文對微微發呆的郭雄道別。

「再見!」

郭雄離開酒樓後,便拿出手提電話撥電?「榮,我剛離開,我表弟應該很快便會從酒樓回家,你們的情況如何?」

「我和阿虎已經成功進入了你表弟居住那幢大廈之內,我們現在藏匿在天臺上,無人發現我們,等一會你表弟回到大廈門口時,你來電通知我們,我們會在升降機前等他。」

「沒問題,我現在乘計程車來。」

郭雄在俊文居住的大廈門外等了二十分鐘左右,便看見俊文的車子駛至。

「xxx,怎會這?多人!」郭雄看見大約有十來人陪伴著俊文和麗儀從酒樓回來。原來這十多個人都是俊文和麗儀的朋友,他們一大群人從酒樓送他們回家的。

「很夜了,你們送到門口成了,我和麗儀自己上樓便成了。」俊文站在大廈門口道。

「不成,我們還沒有鬧新房。」俊文的朋友起哄道。

「改天玩吧,今天我和麗儀忙了一整天,大家都很累了。」俊文知道麗儀害羞的性格,不大習慣鬧新房這種瘋狂玩意,所以婉言相拒。

「春宵一刻值千金,不要阻著俊文的好事。」

「那?我們大夥兒再到卡拉OK唱歌吧。」

「俊文、麗儀,好好享受春宵,我們走了,再見!」

看見俊文的朋友離去後,郭雄心內大喜,他連忙撥電在大廈天臺等待獵物的同黨。

「他們正在上來,你們可以行動了。」

目送朋友們離開後,俊文牽著麗儀的小手步進大廈。

升降機內,俊文深情的眼睛凝望著麗儀,麗儀給瞧得赤霞滿臉,頭兒默默低垂。麗儀此刻的心情乍喜還驚,喜的是今天嫁了給自己最喜愛的男人,驚的是稍後時間將會發生的行為°°夫妻之禮。

由於麗儀是一個虔誠的基督徒,所以一直和俊文發乎情,止於禮,兩人最親密的行為限於接吻,今晚將會和俊文進入從未接觸的境界,怎不教她的心房咚咚的跳個不停。

俊文此時的心情亦非常興奮,她望著麗儀嬌羞漂亮的臉龐,淡淡的幽香從嬌妻身上傳來,已令他情欲亢奮不已。

「叮」的一聲,升降機抵達10樓,俊文和麗儀甫踏出升降機,已被兩把牛肉刀架在頸項。

「打劫,不要出聲,不然休怪我刀下無情,快開門進屋!」蒙了臉的阿虎威嚇道。

利刀架頸,俊文和麗儀被脅持進入自己的屋內。

阿榮從手提袋內取出一早預備好的麻繩,將俊文兩手兩腳緊緊捆綁在一起,然後將一片牛皮膠布封住俊文的嘴巴,令他發不出聲來。

阿榮將俊文推在沙發上,全身被麻繩緊糾纏的俊文,就像俎上之肉,動彈不得,隻能眼瞪瞪看著事情的發展!

望著阿榮一步步走向仍被阿虎脅持的麗儀,俊文此時的心情就像被一塊重鉛系著,急促地往下沉。

「真是一個漂亮的妞兒,咕嚕,大佬真是沒介紹錯,今晚飽矣,嘿嘿!」望著肌膚勝雪,身段適中,樣貌甜美的麗儀,阿榮忍不住吞了數啖口水。

「不要??」被貪婪淫穢目光注視的麗儀,已淚流隻睫,她惶恐地哀求。

在麗儀背後用刀脅持著她的阿虎,突然用手攔腰將她緊擁著,雖然隔著裙子和對方褲子的布料,但麗儀已感到一根堅硬灼熱物體頂著她臀部不停磨擦,她本能想閃避這侵襲,但被阿虎蠻力控制著,不能反抗。

背後的男子吞口水和呼吸越來越急促,手部亦從腰部隔著裙子向上摸索,停留在豐滿的胸部摸扭著。雖然隔著衣服和乳罩,但恥辱感覺己令麗儀淚水洶湧溢出,淚眼中她看到阿榮亦已按捺不住,伸手正要掀起她的裙子下端。

「不要,求求你們??鳴鳴??」

突然,阿榮的手提電話拿起,將阿榮的動作停止住。

「事情辦妥沒有?」郭雄在大廈門外用手提電話緻電阿榮。

「OK,大佬你真是沒有介紹錯,那妞兒真棒,樣靚身材正,今晚想不精盡人亡才怪,哈哈。」

「你按電掣打開大門,我現在上來開餐。」

「OK,我現在就去開門。」

蒙了臉的郭雄進入屋內,他望瞭望被捆成大閘蟹的俊文,隨即露出獰笑。這個平時溫文爾雅,含著銀鑰匙出生的表弟,今日落難的可憐樣子,令郭雄看得非常興奮。

「平時你老子持著有幾個臭錢,看不起窮親戚,老子白鴿眼,兒子有難受。」郭雄心想。他狠狠用腳在俊文小腹踢了幾下,然後揮拳狂捶,三人再用力瘋狂踐踏俊文的下體,血液慢慢溢出,痛得俊文昏死過去,看來陽具斷了,兩粒春子也破了,以後恐怕都不能人道……

「不要??不要,求求你們不要打他…。嗚嗚嗚…。」看見心愛的俊文被痛打至重傷,麗儀心痛哀求道。

三頭淫狼哪會理會麗儀的哭求,麗儀越傷心,越能滿足他們變態心理。

郭雄行至麗儀前面,近距離淫邪地望著無助的麗儀。哭成淚人的麗儀,雖因掙托而髮鬢亂了,但容顏依然俏麗,豐滿的胸部隨急促的呼吸跳動。

「咦??你有對很大的奶子,讓我看看有多大??奶頭是粉紅色的嗎??」郭雄粗暴地將麗儀白色套衣向左右扯開,露出一件絲質褻衣。

「不要,救命??」麗儀惶恐地竭力掙紮哭叫。

「不要,求求你們放手,鳴…。求求你們。」麗儀用盡僅餘的氣力竭力地掙紮,因為阿虎的手已伸到兩腿盡頭,隔著蕾絲內褲撫摸三角地帶。

弱女的掙紮,隻是徒然,阿虎的手已進一步拉開內褲橡根邊緣,伸進內褲之內,直接肉貼肉觸摸柔軟的陰戶。麗儀拚命地合攏雙腿,阿虎的手隻能撫摸陰阜中間的裂縫,未能一探桃源仙洞。

熊熊的欲火急速地蔓延,三人的陽具已硬如鐵柱。

「拉她進房!預備攝錄機,老子要把今天輪姦處女新娘的過程拍成AV影片,留作美好回憶,哈哈…今晚老子不操破你的處女洞便不是男人…哈…哈…哈…」接著擡起發抖懼怕的麗儀的下巴大叫道:「嘩哈哈…。今晚洞房花燭夜,我們不把你姦至虛脫絕不罷休!!「破處大行動,三條大雞巴狠插淫穴」正式開始!!」。

已渾身無力的麗儀,聽道將面臨兇狠的大輪姦,拍下被淫辱的影片,情緒激動::「呀…不要啊…不要輪姦我…。救命啊…嗚…」當然無法反抗三名大漢的暴力,她被強拖進睡房。

郭雄將麗儀推倒在睡床上,阿榮阿虎兩人分從上下強按著麗儀的手腳,使她不能動彈。裙子和內褲已被郭雄脫去,麗儀四肢被阿虎,阿榮抓著,全身動彈不得,呈現大字型,像一頭赤裸的羔羊,等待悲慘被輪姦的命運。

六隻眼晴貪婪地望著麗儀赤裸的陰戶,濃密的恥毛鋪在陰阜之上,裂縫之下兩扇陰唇緊緊保護著嫣紅的處女洞。

「主耶穌,救我??」感覺一根灼熱粗壯的物體抵著陰道,麗儀知道被強姦的悲慘命運快將降臨,她默默地祈禱。

「哈哈,大佬今晚做新郎??」

阿榮和阿虎大吹口哨,見郭雄大慾得償,正在痛快地操著麗儀的陰道,他們亦已放開按著麗儀手腳的手。兩人脫去身上衣服,用手握著自己的陽具手淫起來,巨大的陽具正朝氣勃勃地指向麗儀赤裸被操的胴體。兩人心內都想郭雄早點完事,好讓自己的陽具插進麗儀的小穴中操穴。

射精後,郭雄仍未離開麗儀的私處,讓麗儀躺在床上,雙腿放在他的肩上,讓精液可以源源不絕地與麗儀的卵子結合,務必要弄大麗儀的肚子。郭雄痛恨俊文家看不起人的嗅臉,喜宴上意外偷聽到俊文夫婦婚後不設房,近日還是危險期,今晚輪姦大行動,首要就是要比俊文先與新娘破處,輪姦新娘子,弄大他的肚子,再斷俊文子孫根…。,郭雄射精後,此刻,麗儀默默無語,傻癡癡地弓起雙腿,被迫容許郭雄的大雞巴仍緊插在自己的陰道內,看著淫賊的精液與自己的卵子結合,無力反抗…

「輪到你們了,這妞兒真正,又緊又窄,記住要狠插!!狠狠地,狠狠地狂幹她的小穴才爽!想再看剛才她如此淫蕩的性反應嗎??待會狠狠插她的淫穴便行了,記緊,每次一定要把精液全灌進她的子宮底才準拔出來!等一會我們再輪流操她,今晚每人不狠幹她最少三次不準走!哈…哈…哈…這騷貨真是天生給男人幹的,哈…哈…哈。。」郭雄向兄弟打了眼色,滿意地拔出深插在麗儀陰道內的陽具。

隨著郭雄陽具之拔出,濃濃的陽精和處女血緩緩從麗儀穴口流出。

「包,哈哈!我勝了,我先操。」阿虎開心道。

阿虎乘著郭雄留在麗儀陰道裏的精液潤滑,陽具較易進入麗儀狹小的陰道操穴。這次阿虎反轉麗儀的嬌軀,從後插入麗儀剛被狠插的小穴裏。這時已被操得有氣無力的麗儀一動不動地任阿虎同樣八吋的巨陽在她小穴中出入,因為在郭雄侵犯她之時,麗儀已經知道再也保不住自己的貞節,在被操時她好像依稀看見上帝,上帝無奈地望著她,滿臉哀傷的麗儀隻有白白地任由這班禽類輪姦自己!

輪姦麗儀得逞後,郭雄等三名淫賊趾高氣揚地離去。良久,麗儀才恢復神智,往浴室洗去被姦的痕跡,可是又怎能洗乾淨昨晚發生的慘事呢??當日報案後,麗儀與下體受創的俊文一齊被送進醫院,不幸的消息傳進家族裏,親朋戚友無不痛恨幾名色狼,同情俊文夫婦的遭遇。由於郭雄等人蒙著面,精心步署整個輪姦大計,加上麗儀不暗世事,被姦後往浴室潔淨身體,很多罪證都被沖洗掉了,警察根本很難破案,因此郭雄還以表哥身份,大模施樣地前往俊文家慰問,可憐俊文夫婦還懵然不知當日大輪姦的惡賊正是自己的表哥郭雄。

看著清麗脫俗,美若天仙的麗儀,郭雄的雞巴不敢勃起。,內心忍著想再幹麗儀一番的衝動…。。

由於俊文下體受創甚深,而且太遲送院,醫生已證實俊文已後都不能人道,沒有性交的能力,俊文父親獲知九代單存的兒子喪失生育能力後傷心欲絕,加上媳婦被淫賊輪姦,整個人精神崩潰…。。

看著正播放當日輪姦麗儀的三級影片和茶機上一張一張麗儀的赤裸被操的三級照片,郭雄面上泛起淫賤的笑意……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