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外艷福

我的初戀原本是很美好的,可惜當年自己總是把持不定,每當看見漂亮的女子便想結識一番,最後終於給初戀情人發現,雖然她已經給了我很多次機會,可惜自己沒有好好珍惜,最後自己實在覺得對她不起,決定離她而去。

自此之後,自己也已好好反省,減少結識異性,因為自己實在不想再傷別人的心。因此,這幾年來自己已經不想再拍拖,也沒有與女性約會,從來沒有想過自己還會有艷福。

異性朋友不多,同性朋友卻頗多。德哥便是我的其中一個朋友,但和我不同的是,他的女朋友特別多。或者應該更確切地說,他的性伴侶特別多。除了這個嗜好,他還很喜歡打機,我間中也會去他的家跟他打機打通霄。

約一個多月之前,我又去他家打機。打到中途,他又對我說上星期跟一個叫Mandy的女友上床,還詳細說明那些過程。本來對我這個不碰女人的男人來說是很厭惡的,但我很熟悉這個朋友,已經是見怪不怪,任由他說。後來,他還說Mandy會介紹另外一個叫Polly的女人來跟他上床。雖然德哥喜歡自吹自擂,但我知他說的話是真的。

一個星期後,我又約了德哥打機。晚上十時,我到了他家,準備開機的時候,德哥的電話忽然響了起來。只聽見他大聲地說︰「甚麼﹖我現在立刻趕來!」接著便對我說︰「不好意思,我今晚有急事,要立刻走,不能陪你。」我說︰「不要緊,你走吧。」德哥很快便帶著外套走了。我留在德哥的家,看了一會電視,打算離開。

突然,有人敲門。我打開門,看見的不是德哥,而是一個看上去十八九歲的妙齡少女。我嚇了一大跳,她只穿著一件紅色的吊帶低胸小背心和藍色熱褲,樣子漂亮可愛,是那種讓男人一見心動的絕色美女。她見我看得目瞪口呆,笑著說︰「哈囉!我是Polly呀!你就是德哥了吧,不要顧著看,可以先讓我進來嗎﹖」我結結巴巴地說︰「可…可以,請進。」男人的直覺告訴我,不要說自己不是德哥。

Polly一進來,便指著德哥的房間問︰「這便是你的房間嗎﹖」我點了點頭。然後Polly拉著我的手,走向德哥的房間。自我幾年前失戀以來,這還是第一次有女子拖著我的手。我忽然記起上星期德哥曾說他的性伴Mandy會介紹一個叫Polly的女人來跟他上床,想必那就是眼前的Polly了。Polly從未見過德哥,Mandy只說德哥的地址,Polly來到後見到我,便以為我就是德哥了。至於德哥,恐怕他的性伴實在太多,已經忘記了有一個叫Polly的少女會來。事有湊巧,Polly來之前,德哥已經接到電話有急事要走,而我卻被Polly誤以為是德哥。

當我想明白了此節時,Polly已經和我走進德哥的房間。雖然我已經幾年不近女色,但始終年少氣盛,眼前又是一個難得一見的美少女,我敢打睹,她比德哥的任何一個性伴都更美麗動人,要是德哥知道他今晚錯失的是她,必定痛苦不堪,我終究是個男人,又怎抵受得住眼前這樣的誘惑﹖

Polly緩緩地把我的外套脫掉,我也忍不住伸手去解下她的吊帶。我一面把她的吊帶拉下來,一面撫摸著她雪白滑軟的手臂。當我拉下她兩邊的吊帶後,我雙手摟著她的腰,小心慢慢地拉高她性感的紅色小背心,直至露出了她豐滿渾圓的胸部,我停了下來欣賞一下,才把她的背心脫掉。Polly便坦露上身,只穿著一條藍色熱褲。我輕輕摸她的面,然後把自己的嘴唇湊到她的嘴唇,跟她擁吻起來。我已經很久沒有嘗過親吻的滋味,而跟這麼漂亮的少女擁吻,更是第一次,感覺美妙得無法形容。

我左手摸她的背部,由上至下;右手則打圈的撫弄著她的左胸。當左手碰到她的熱褲時,右手也跟著一起把她唯一穿著的熱褲脫下來,那熱褲順著她光滑修長的美腿跌落地上。我仔細地嗅著,呼吸到她清純的少女體香,更令我神魂顛倒。我看著她誘人的胴體問︰「是第一次嗎﹖」她說︰「Mandy不是跟你說了嗎﹖我上個月剛剛過了十八歲生日,為甚麼你還明知故問﹖」她這樣答就表示她的確是第一次。我說︰「我只是忘記了,我也不喜歡美女責怪我。」Polly怕我發怒,忙說︰「對不起,德哥。我不是有意的。」我說︰「不要緊,不過我要罰你。」我也迅速地把自己脫光,躺在床上,指著自己的口,再指著自己的陰莖。

Polly倒也聰明,明白我的意思,俯伏在我的腳邊,用雙手撫摸著我早已挺起筆直的陰莖。接著,她便用口唅著我的陰莖,一股暖流霎時間包圍著我的陰莖,舒爽無比。起初,Polly只是靜靜地唅著,但後來開始用舌頭舔著我的陰莖,而且愈舔愈快,我的陰莖被她弄得前所未有的長,那種暢快刺激的感覺實在無法言語。她一時用手搓弄著我的陰莖和陰囊,一時用口舌吐我的陰莖,啜著我的龜頭時,還發出吱吱吱的響聲,連我以前的女朋友也沒有這樣好的服侍。後來,她更用手輕輕拍打我的陰莖,發出拍拍拍的聲音。我原本以為Polly既然是第一次,應該不是太熟練,因此對她沒有太大的期望,怎料到她的口技竟是那麼厲害,有幾次我還差點精關不保,射了出來,幸好到了最後關頭及時把持得住。

接著,輪到她俯伏在床上,我做主動。我把被她啜得又硬又直又長的陰莖插進她緊密的陰道,來回的抽插著。起初慢慢地抽插,待她漸漸適應後,便用力插進去,她呀的一聲尖叫出來,但我沒有因為她的叫聲而停止,反而更用力,不讓她休息。房間內迴盪著肉體碰撞的拍拍拍的撞擊聲和她尖銳的呀呀呀的淫叫聲。很快我的陰莖便深入到她的處女膜,這時我更相信她是處女。我更用力地把自己脹硬剛直的陰莖插進去,攻破處女膜的快感又是難以言諭。最後,我和她都到了高潮。我深吸一口氣,以最大力氣把陰莖插進她溫暖的密穴。在停頓的十幾秒內,我的精液有如噴泉般激射而出,注滿她的密穴,她也停止尖叫,默默感受著被男人射精的滋味……

當我抽出我的陰莖時,一些精液從她的陰道流出,流到床上和她的腳上。她也很醒目,主動過來替我吸去陰莖上的精液。我撫摸著她柔順的頭髮,感覺非常滿足。

後來,我和Polly都在性愛過後摟著一起熟睡。直至早上五時我才醒來,我喚醒Polly,又與她幹了一次,這次雖然沒有那麼激烈,卻有一種說不出的浪漫。

德哥還沒有回來,我怕被他發現,決定提早叫Polly離開。她沒有提起錢,我自然也不提。Polly離開後,我收拾床鋪,煮了碗麵吃,然後也離開德哥的家。

事情過了一個多星期,Polly始終以為我就是德哥,而德哥則完全忘記了Polly的存在。

上星期,德哥約了我和他的朋友吃飯,Mandy也在場,幸好卻沒有Polly。席間Mandy提到她有一個叫Polly的朋友大約一個月前與德哥上床,至今仍念念不忘。德哥舉杯暢飲,哈哈大笑,卻渾然不知Mandy說的是哪個Polly。雖然德哥多女伴,但我發現她們卻沒一個及得上Polly漂亮,最好的反而便宜了給我,或許這是冥冥中注定的吧﹗Mandy似乎注意到我神色有異,但她又哪裹知道一個月前發生的事呢﹗

意外,就是意料之外。這種意外艷福恐怕一生也只有一次,但既然是Polly這個絕色美女,一次也已經很滿足了。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