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態父女(二)

變態父女(二)

「今晚,你不大對,這樣灌酒對身體不好。」

連酒吧的老板娘都這樣說,芳彥一句話不說,像喝水一樣的猛喝烈酒,離開酒吧時已經淩晨一點。

芳彥的腳下不穩,但頭腦極度清醒。他在思考該如何責罵,今後該如何管教。

「唔唔,唔……唔……」

本來在沙發上的雅子滾落在地上,發現父親回家,雅子好像要說什麼話,可是在領帶綁在嘴上,無法說出來。芳彥雖然喝醉,但還能看出雅子不是想抗議,是非常認真的表情。

「什麼事?你怎麼了?」

芳彥蹲下去,急忙解開綁在雅子嘴上的領帶。

「讓我去廁所。」

剎那間,拋棄女兒和丈夫的和江的影子,重疊在雅子身上出現。芳彥用力搖頭想驅走邪念。

只解開綁雙腳的繩子抱起雅子,手握繩尾跟在走路也好像很難過的夾緊大腿走路的雅子身後。

「解開繩子,這樣是不能……」

「不可以。」

倆個人在廁所前面對面。

「可是…..我無法脫…..」

「我給你脫!」

「不要……!」

芳彥好像根本沒有聽到雅子的話,突然伸手到裙子里拉下三角褲。

「這樣可以了吧。」

打開廁所的門,用眼神催她坐下去。

雅子翻眼看一下父親,然後走進廁所坐在馬桶上。可是父親還站在面前沒有把門關上。

「關門…..爸爸…..關門…..」

「不行。」

不知為什麼,芳彥頑固的堅持。

「為什麼啊……太過份了…..」

雅子快要流出眼淚,擡頭看父親後咬緊嘴唇。

芳彥在此時還沒有一定的想法。只是想折磨雅子,可是越是雅子使美麗的臉痛苦的扭曲哀求,那種念頭也越強烈。

「啊!」

雅子輕輕叫一聲後,忍耐已久的東西落在馬桶上,發出激烈的水聲,馬桶是有裙子完全遮盍,看不見尿水,但那種聲音就很有真實感。

雅子把臉轉過去,羞的連耳根和脖子都紅了。

「完了嗎?好吧,我給你擦吧。」

看到父親這樣說著拿衛生紙的樣子,好像換了一個人從眼睛發出異常光澤,雅子覺得有一股寒意從後背掠過。

「不要!爸爸!求求你,不要這樣!」

原來只有羞恥感,可是現在知道有危險,雅子坐在馬桶上屁股向後移動,可是雙手還被綁,雙腿顫抖用不上力量。

「爸爸給你擦,像你小時候一樣。」

雖然他已經不是完全清醒,但芳彥本人還沒有像雅子感受到的異常瘋狂失去理智。芳彥為避免看到女兒的下腹部,悄悄把衛生紙的右手伸入裙子里就是最好的証明。

可是,這樣的體貼對雅子有什麼用。而且實際上,芳彥的清醒和理智也只有極短暫的時間。

「啊!不要!」

雅子急忙想夾緊雙腿,但剛才不該把屁股向後挪動,因為這樣使馬桶來到雙腿之間,衛生紙壓在分開的大腿根上。剎那間,雅子的全身顫抖。

芳彥根本不理會雅子的那種反應,拿在右手的衛生紙很仔細的擦拭沾濕胯下的尿水,然後慢慢向上擦。

「嗯……?」

透過衛生紙使芳彥的手指感受到和剛才的柔軟肉感不同的感受,是粗糙的手發感。

「你…..什麼時候?」

那是責罵的嚴厲聲音,就在這剎那,芳彥是完全超越清醒與瘋狂的境界。

到十六歲以後,在下腹部出現陰毛是非常自然的事,但不知是酒意還是沈溺倒錯行為的本能使然,對當時的芳彥而言,女兒的下腹部應該還是光溜溜才行。

芳彥把衛生紙丟進馬桶里,就突然用自己的右手直接抓住秘毛。

「啊…..痛啊!」

雅子的身體後仰的同時緊張起來。

「你…..難道…..」

猶豫剎那之後,芳彥的手指再到胯下,用力撥開少女軟弱的肉唇,進入窄小的肉洞里。

「啊…..」

雅子慘叫一聲,全身僵硬。

「可惡的淫女!什麼時候吃了男人的東西!」

芳彥是已經完全瘋狂,投入苦澀的幻覺里。暴虐的插入肉洞里的食指與中指,以及壓扁陰核的姆指,像有仇恨似的蹂還沒有完全成熟的性器。

發出肉與粘液摩擦的吱吱水聲,也更增加芳彥的狂勁。幼小的性器被父親的手指從肉外捏弄、擰夾,幾乎快要斷裂。

要弄壞了…..!

這樣的感覺和胯間湧出無休止的激痛,使雅子的身心完全涼透。

「痛啊…..痛…..救命啊…..爸爸!」

雅子幾乎要昏過去,全身僵直的慘叫。

「可惡!要懲罰你!懲罰你!站起來!」

芳彥突然放開女兒的陰門,就抓住雅子的頭發,站起的同時,撕破裙子脫下去。

「啊!……」

連尖叫的時間也沒有,雅子被父親扛在肩上帶回房里。恐懼使全身抽搐,連踢腳抗拒也做不到。

芳彥坐在沙發上,把赤裸的屁股向上放在腿上,把纏繞在腳上的三角褲脫去,就用右手

掌撫摸女兒的屁股,好像是檢查形狀。

「爸爸…..饒了我吧…..對不起…..是我不好!」

「不行!不能饒了你!」

芳彥說完就舉起右手,用全身的力量打女兒的屁股。

發出清脆的聲音。

「啊…..」雅子發出哭叫聲。

在雪白的屁股上出現紅色的手印。

雅子這時感覺出在肚子下,雖然隔著褲子,有父親已經勃起的陰莖。

父親的掌摑還無情的繼續下去。每打一下,雅子就在父親的腿上翹起後背,彈起雙腳。

「對不起!對不起了!以後不再做了!饒了我吧!」

從雅子的眼睛掉下眼淚,幼小時的回憶和現實,在屁股產生刺痛的陶醉中,奇妙的混合成一體。

「不再做了!你不是說謊!你保証!」

「是!爸爸,我答應絕不再犯了。」

腿上的女兒的屁股,可憐的染成紅色,一定會火燒一樣的痛,被女兒的身體壓到的芳彥的陰莖也脹起到痛的程度。

從腿上放下雅子,讓她的上身俯臥在沙發上,雙膝跪在地,芳彥來到女兒的背後,蹲下去眼睛對著屁股。只手像很疼愛似的開始撫摸赤裸的屁股。

雅子的心臟縮緊了。在幼小時的回憶里沒有這種情形。道歉得到原諒後,只是在屁股上輕輕吻一下就恢復她的自由,可是現在的父親奪去她雙手的自由,還叫她挺高屁股,把臉靠近到呼吸能噴到屁股上的程度撫摸。

「這是多麼可愛的屁股,這是我的,絕對不會給任何人!」

父親的聲音好像夢囈,長出的胡子在已經過敏的屁股上摩擦的感覺,使雅子禁不住打寒顫。

「爸爸!不要了!要做什麼!」

這時候的芳彥已聽不見任何聲音丘用力撥開。

「哎呀!爸爸,不要啊!」

在眼前從屁股溝里露出幼稚的雅子,就是沒有喝醉,也能足使任何男人喪失理性,是那麼妖美。

芳彥就如被吸過去,把臉緊靠在女兒的屁股上,這時候就只有任本能去驅使了。

「哎呀…..啊…..」

父親的大姆指撥開肉唇,從積存密汁的桐口到喘息的屁眼,在集中女甜美神經的秘處,用舌頭舔,是那樣執著的舔。

「啊…..不要啊…..啊…」

無論是處在何種狀態,受到如此執拗的舌頭愛撫,女人的肉體當然受不了。雅子扭動身體,呼吸急促,甚至從嘴里冒出呻吟聲。

剛滿十六歲未完全成熟的身體,但女人的肉體是敏感的,有了這種感覺以後,就更溢出使另人陶醉如春藥般的密汁,會挑撥男人興。

「那個地方…..不行啊…..啊……」

父親的舌尖不僅在陰門,更不停在肛門舔來舔去。

對對子來說,這是有生以來第一次的甜美而急燥的感覺,陰戶是已經有幾名少年,在本能的驅使下以不成熟的技巧插入陰莖,可是這樣的疼愛的把舌尖插入屁眼的情形是一次也沒有。

因為是父親,就因為是親生父親…..。

雅子對發自體內的甜美戰栗,忍不住使全身顫抖。僅以被綁做出淫蕩的姿勢受辱的感覺,已成為雅子甜美戰栗的泉源。

「爸爸…..啊…..爸爸…..」

甜美有挑撥性的密汁,還有甜美挑撥性的女人胯下的一切小道具,這都是對芳彥而言,是吃不盡的無限快樂的寶庫。

大概還沒有任何人碰過的肛門,還只知道羞恥感的屁眼,這種羞恥感因親生父親的舌尖愛撫,將要知道甜美的戰栗感。

這就是唯有親生父親才能做到懲罰。雅子啊,你知道嗎?爸爸是多麼的愛你!叱責就是愛的証明。

就如同毫無疑間的女兒被高潮的巨浪掩沒,芳彥從狂中陷入夢中,然後在夢中沈溺於和女兒相同的高潮里。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