嬌妻愛女 (一篇非常好的文章)

嬌妻愛女(一篇非常好的文章)

本文轉自無極,作者巽夫。在下認為是難得一見的好文,雖無過多色情描寫,但極為煽情。

故再次特別推薦

當時鍾指向七點半時,我拉著女兒的手來到客廳裡,見沒有人,就叫起來:”喂!快上學啦!”

“知道啦!”妻在兒子房裡回答,隨後房內傳來床板的吱吱聲和拖鞋的啪啪聲.我望著兒子緊閉的房門,發了陣呆,聽到妻子在小聲催促:”快,快啦……”還有兒子撒嬌的嗯嗯聲.

一會房門開了,兒子一陣風似地沖出來,說聲:”爸爸再見!”背著書包就跑出去了,女兒也揮手說聲再見,跟著走了.

走進兒子房間,見妻子淑容正坐在兒子床上,慢慢地扣著衣鈕.

我坐到妻的身邊,見她頭發散亂,臉頰绯紅的樣子,就問:”怎麼樣?摸了沒有?”妻點點頭,也沒看我,也問:”你呢?”

我從褲袋裡掏出女兒的內褲和乳罩,在她面前一晃,神秘地一笑.妻打了我一巴掌,啐道:”死色鬼!”

我笑著追問妻子詳情,她推了我一把說:”不告訴你!”起身走了.我也不再問,穿鞋拿包去上班.

晚上,妻沒回來吃飯,女兒就做飯,兒子洗碗.飯後兄妹倆乖乖地做功課,睡覺.這時已經十二點了,妻還沒回來,我就坐在客廳裡抽煙看電視,等她.

兒子曾問我他母親為何不回來,我說:”媽媽有事,遲點回來.”他又問了很多次,我都這樣回答,他也就不再問了.

其實我知道,妻子最近和她公司新來的趙經理談戀愛,到了如火如荼的地步,今晚是周未,當然會晚點回來.趙經理是個剛大學畢業幾年,二十五六歲的小夥子,高大英俊,做事有魄力.當然我沒見過他,只是看過他的相片而已.那是他和我妻子的合照.

十二點半了,妻仍未回來,我就回房裡躺下聽音樂,看雜志.忽然想起什麼,伸手去枕下一摸,果然,妻的日記本就在那裡.我拿出來翻到最新的一頁,那裡寫著今天的日期.

“六月五日,星期六,晴.早晨,健兒(注:我兒子)今早吃了我的奶,邊吃邊摸.嘉美(注:我女兒)昨晚告訴我:爸爸摸她的胸部.我對她說:爸爸摸一下不要緊的.她就沒再說什麼.我叮囑她不要告訴別人,她答應了.”

剛看到這裡,門鈴響了,我忙起身去開門.

妻站在外面,看了看我,低下頭.

“怎麼這麼晚?”我問.妻咬著唇,沒有回答,我感到有點不尋常,就說:”還不進來?”妻就低頭從我身邊走過.我關上門,妻已進了房.

“怎麼啦,去這麼久?健兒問了好幾次,我說妳有事.”我對妻說.

妻低著頭,慢慢地脫鞋,沒有回答.等她開始脫衣時,我又問:”不洗臉啦?”

“洗過了.”她低聲回答,看看我.

“不洗澡?”我知道她有睡前洗澡的習慣.

“洗過了.”她說.

我滿腹狐疑地關上門道:”那就睡吧,很晚了.”

上了床躺下,我抱住妻子,小聲問:”怎麼樣?今天去了哪裡?”

“公園.”

“哦.”這是意料中事.妻經常和趙經理在公園幽會.

“做了些什麼呢?”我很感興趣地問.

“還不就那些……”妻有點不好意思似的.

那些,是指什麼?其實我也知道.妻告訴過我,兩個月前,趙經理剛調來時,就對我太太產生興趣.一個月後,兩人開始經常外出共進晚餐,隨後就散步、約會.

大約兩星期前,妻告訴我,趙經理在海濱情侶路上吻了她.而就在上個周未,倆人在公園裡接吻,趙經理摸了淑容的乳房和屁股.我問她感覺如何,她不肯說.

“後來呢?”我又問.妻不答.我再三追問,她才說:

“後來,我們去了……”

“哪裡?”

“明珠飯店……”妻聲音細得象蚊子叫.

“哪裡?”我沒聽清楚.

“明珠飯店……”

“哦?”聽到妻子和另一個男人去酒店開房,我感到心跳加快,不由得摟緊了她:”然後呢?”

“他說要和我一起看夜景……”

“嗯,”我想這是個拙劣的借口而已:”然後呢?”

“他親我……”

“嗯,說下去.”

“還動手動腳的,”說到這,妻有點臉紅:”討厭死了!”

“哦?真的討厭?”我挪揄道.

“去你的!”妻輕輕捶著我酸溜溜的胸膛.

“好啦,後來呢?”

“不告訴你.”妻嬌聲嗔怪.

“說啦!”

“不說了.”

“求求妳,說啦!”我抱著妻不停地搖晃,搖得她咯咯輕笑.

“後來我去洗澡.”她說.

“嗯.”

“他也要洗.”

“嗯.”

“我不讓他進來,可他硬是擠進來.”

“嗯.”

“我想趕他走的……”

“好啦,我知道啦,但妳趕不動他對吧?”我撇撇嘴說:”然後呢?”

妻低頭玩著我睡衣的鈕扣,不說話了.

“妳給他了?”

妻看看我,又低下頭.

“是不是呀?”我搖著她.

妻又看看我,垂下眼簾,輕輕點點頭,然後又看我.

我半天沒說話,只是看著她.

“怎麼啦?你介意嗎?”妻怯怯地問.

“不,不介意,一點也不.”

“才不是,你介意,”妻吻了我一下:”你吃醋了.我以後不找他了.”她靠在我胸前,輕輕撫摸著我的臉.

“不,我真的不介意,只要妳開心就好.”我認真地說.其實心裡早就五味雜陳.

“對不起,老公……”妻滿懷歉意地吻著我.

時鍾當地敲了一下,已經淩晨一點鍾了,我們還毫無睡意.在我的安慰我勸導下,妻慢慢敞開心扉,如實訴說今晚的每個細節.

“他先幫我擦肥皂……”

“趁機亂摸?”

“嗯.”

“然後?”

“然後抱我,說我漂亮……”

“接著就搞起來了?”

“沒有啦!”妻白了我一眼:”他說我與眾不同,第一次來公司就注意到我.聽說我有老公,他難受死了.”說到這,妻微微笑起來.

聽著妻津津有味地轉述趙經理肉麻的情話,我頗不耐煩,又不敢打斷她,只得耐心地聽下去.

“他說:如果能和妳在一起,身敗名裂,被妳老公砍死也在所不惜.”

“哦?這麼不要命?”我懶懶地回答.

“他說我身材象仙女……哎呀,真是羞死了,還仙女呢…”妻似乎很不好意思,其實她的身材確實保養得很好.

“嗯.”我連說話的力氣都快沒有了,只是不時哼一兩聲作響應.妻又滔滔不絕地說了不知多久,又不作聲了.

“怎麼不說了?”我問.

“說完了.”她把頭埋在我懷裡.

“完了?不會吧?”

“你還想聽什麼?”妻嗔怪地看著我.

“後來呢?”

“後來我就回家啦?”妻吃吃地笑著.

“妳耍我呀!”我跳起來用力挌吱她,妻笑得透不過氣來.

“哎呀!救命呀!”

“說不說!”

“我說,我說……”

“說吧.”我重新躺好,等妻喘息完畢.

“後來,我們就在浴室裡做……”

“怎麼做?”

“就這樣做呗!有什麼好問的!”

“說嘛,人家想聽.”我也嗲聲嗲氣起來.

“真的想聽?”妻柳眉一揚.

“真的.”

“不生氣?”

“絕不!”

“你發誓!”

“我發誓!”

“好吧,那我告訴你.”妻摟著我的脖子,把嘴貼在我耳邊說:”他坐在浴缸邊,我坐在他腿上,就這樣.”

“感覺怎樣?”

“不怎樣.”

“騙人!”

“真的……”

“他那玩藝長啥樣?”

“嗯……比你長,插得很深……”

“舒服嗎?”

“有一點啦……”

“不信!”

“真的,第一次沒什麼……”

“你們…做兩次?!”我有點出乎意料.

“嗯……”妻有點臉紅:”後來在床上做了一次.”

“妳有沒有讓他射在裡面?”

“嗯…我叫他不要的…”妻嗫嚅著:”可他不聽……”

“那……”我酸到極點,久不擡頭的陽具也漲到極點.

“不要緊,他帶我去買了藥.”妻說著,起身去掏放在床頭的背包,拿出一盒避孕丸給我看,裡面空了兩個洞,是事後避孕丸.

我看了看,拿過來放到一邊,然後壓到妻的身上.妻閉上眼,我分開她的大腿,把陽具齊根插入她體內,妻輕輕哼了一聲,我擡手把燈關了……

第二天早晨我們起得很晚,孩子們起得更晚,我不得不分頭去叫醒他們.

“喂,太陽曬屁股了!”我拍著女兒的屁股.她翻了個身,哼哼著不理我.

我掀開被單,撫摸著女兒剛發育的胴體,她下意識地推擋著.我趁她不備,脫了她的內褲,她嬌嗔地小聲尖叫著,抓過被單蓋住下體.

回到自己房裡,妻穿著內衣站在鏡前,梳著流水般的長發,她看起來比昨天更美了.

我把女兒的內褲給她看,她笑笑接過,用衣架掛好,放進我們的衣櫃裡.

“媽!”女兒揉著眼站在門口,下身圍著被單,向母親投訴:”爸又偷我的褲子!”

“嘻,不要緊的,換這條好了.”妻把我前天偷的那條取出來遞給女兒.

女兒哼了一聲,接過來坐在床邊穿,我走過去抱她,妻笑著出去了.我聽到她敲了敲兒子房門,然後進去關上門,就放心和女兒嘻鬧起來.

大約八點半的時候,我抱住赤身裸體,抓著枕頭追打我的女兒,小聲道:”噓!別鬧了,我們去看看媽媽在做什麼,好不好?”女兒點點頭,我把內衣褲還給她,然後手拉手,悄悄潛到兒子的房門前.

房裡什麼動靜也沒有,我們聽了半天,什麼也聽不到,又搖門把手,門反鎖了,裡面有人大聲問:”爸爸,你們做什麼呢?”是兒子,語氣中很是不滿,我只好說:”沒事沒事.”帶女兒退開.

回到臥室,我想關上門,女兒卻不肯,糾纏了半天,仍不成功.想著妻子和兒子閉門不知在造什麼車,不覺又羨慕又嫉妒.女兒說肚子餓了,要我做早餐,我說:”親爸爸一下!”女兒不親,自己下廚房煮面吃.

“媽,出來吃早餐了!”做了面後,女兒大聲叫著,把面端出來擺好,妻兒才開門出來,兒子噘著嘴,很不滿意的樣子.

吃罷,女兒說約了同學玩,就出門去,妻要她帶些吃的,母女倆去廚房,我也跟進去,聽女兒對妻子說:”媽,剛才爸爸脫我褲子摸我下面.”淑容說:”爸爸摸一下不要緊的.”我進來,兩人停止說話.

女兒走後,妻對我說:”你別太急了.”然後,兒子又拉著母親進了他房裡,說是要媽媽教他功課.

我一個人無聊地坐在廳裡看電視,足足兩個小時,悶得發慌,就回房裡拉開床頭櫃.妻子的日記本仍在老地方,我拿出來,點了支煙,靠在枕上慢慢看,發現多了新的一頁.

妻的日記,詳細記載了她和趙經理通奸的進展情況,這是我要求的.因為當面問她,她總不好意思說太多.妻有點文學修養,細節描述很有點藝術性,看起來引人入勝.

“……當我們手拉手,肩並肩,在夜色中的公園裡漫步時,我仿佛又回到初戀時節……”這是妻和趙經理談戀愛時的記錄.

“……他抱住我,說我象月中仙子,我渾身發熱.他吻我,撫摸我全身……”

這些都看過了,沒興趣再看.女人總喜歡記憶男人假惺惺的廢話,男人則只喜歡性.我翻到最新那頁,墨痕未干,日期是昨晚,也不知她何時寫的.

“今天,我把最寶貴的給了他.在公園小樹林深處的長椅上,他脫掉我的褲子,把手伸進我的裙子裡撫摸我.然後拉開褲鏈要我吸吮他那東西.”

這些話昨晚我也聽過了,所以我合上妻的日記,又打開計算機.

某晚,我對淑容說:”我們請趙經理來家裡吃飯吧?”

妻驚疑地看著我道:”你沒搞錯吧?”

我知道她心裡想什麼,但又不好說自己變態,只得說想聯絡一下感情,好讓趙經理多多照顧妻子.妻卻說:”他已經很照顧我了.”

我只好說:”說真的,我很想看看他長什麼樣子.”

妻笑道:”有什麼好看的?好奇啊?”

我說:”對啊,不行嗎?”

妻當時沒再說什麼,但第二天上班就和趙經理說了這事.趙很驚訝,馬上回絕.妻回來告訴我,我用激將法道:”不敢來?這也很正常,做賊心虛嘛!”

妻自然又把這話換成自己的轉告了趙,他再三問淑容:”我們的事你愛人沒發現吧?”妻肯定地點點頭,趙仍不放心,又追問:”妳回家晚了他怎麼說?”妻答:”我說加班嘛.”趙又問:”他信?”妻說:”信.如果你不去他就懷疑了.”

“那,他怎麼知道我是你上司?”

“笨蛋,當然是我告訴他的啦!”

“那他不懷疑?”

“哪呢!我把你說得神通廣大,我看他也想請你幫介紹份好工作呢.”

“那倒沒問題!”

如此再三,趙經理雖然還有顧慮,但答應來了.

一個周未的傍晚,我終於見到這個搞了我老婆的男人.趙經理高大英俊,是在意料之中,但舉止斯文,還有點害羞,卻出乎我意料之外.

見到我他就送了一套高級西服和一條煙,兩瓶名酒.我們坐下寒暄,彼此恭維,氣氛很融洽.

我們聊天時,妻忙裡忙外.開始她還很擔心地看著我,見我沒有異樣,她就放心地入廚做飯了.

女兒放學回來,見家裡有客人,就叫叔叔,趙經理就送給她一包糖果,又連聲誇贊她漂亮.女兒馬上喜歡了他,坐在他身邊吃糖.

吃飯時,趙經理只一個勁地誇淑容在公司做事勤快,很能幫忙,所以許多大事都委托她,可能會因公事誤了家事,請我多多包涵.我忙說可以理解.趙又問我工作是否如意,我說還好,妻就用腳踢我,我改口說:”如果能換換環境更好.”趙經理滿口答應:”如果原單位不順心,盡管和我說.”

席間,妻一度坐在趙身邊,但趙向她使眼色,她才坐回我身邊.整個晚餐過程中,趙連看都沒看淑容,真是小心謹慎.

在請趙經理吃飯一個星期後,我又對妻說,想看她和趙做愛.

妻一聽,臉馬上紅了:”你有毛病啊!”

我央求了一會就罷了,知道妻第二天一定會跟趙說.

第二天,妻果然說了,但把趙又嚇了一跳.

幾次以後,我叫妻對趙慌稱我要出差一星期,趙經理不虧是老狐狸,居然要去我的單位調查是否有此事,直到找不到熟人打聽才作罷.因為我所在的園林局,和趙的照相館生意實在掛不上勾.

第二個星期日,妻告訴我趙終於同意來我家.事前他一直問淑容我出差的行程,打電話的內容,分析了一番,找不出什麼破綻,才答應下來.

星期一,我”出差”三天了,妻照約定打電話回來.

“喂?佳美嗎?”她故意叫女兒的名字.

“是我.”我回答.

“媽媽要回家了,妳睡了嗎?”

“知道了.”

“啊,真乖,媽媽回來的時候要看見妳上床了,知道嗎?”

“嗯.”

“好了,再見!”

妻掛了電話,我早就把女兒打發去睡了,並把她的房門反鎖,叮囑她不要出來,不要對任何人說我在家,等等.至於兒子,我把他送去外公家玩一晚上.

我領教了趙經理的謹慎,事先在床底釘了塊板,鋪了席子,放了枕頭,又在床對面掛了塊大鏡子.放了電話,我就鑽進床板下躺好,等著妻和情夫.

大約過了二十分鍾左右,聽見門響,然後是妻的腳步聲和小聲的說話聲,然後兩雙腳進了我的臥室.

燈開了,隨即又關掉,然後門也關了.後來妻告訴我,趙經理進來前在街口站了好久,直到沒人才讓淑容下車開門,他隨後飛快地跟進來,因為怕鄰居看見.

進了我家,他又把每個房看了一次才進臥房,淑容開燈,他馬上關掉.

“看啥呢?都告訴你沒人了,還疑神疑鬼的.”隨著妻的聲音,我看見一道手電光在屋內照來照去,又照床底.幸虧我的床板懸空,他什麼也照不到.

“唉,還是小心點好.”

好一會沒有聲音,我輕輕翻了個身,探頭從床邊早開好的細縫中,透過床上垂落的镂空床罩向外看去.

妻靠窗站著,趙站在她對面,兩人擁抱接吻,不時低聲說著什麼.很快,趙經理開始邊吻我妻子邊伸手摸她的乳房,我有點興奮了.

妻嘴裡唔唔地呻吟,兩手在趙經理雙臂上不知是撫摸還是推擋,我感到她的眼睛向我這裡瞟了一下,很快又閉上了.

妻穿著件白色的吊帶裙,趙經理隔著裙摸了一陣,就把她的吊帶和乳罩肩帶一齊捋到胳膊上,又把我妻子一只白嫩的乳房掏出來把玩.

他看起來很性急,捏了幾下奶子,就把我妻子的裙子往下壓到腰際,再連內褲一起推到大腿,然後用腳踩到地上.

房間裡光線很暗,妻潔白豐滿的裸體發出白白的光輝,可以見到她深色的乳頭和胯下黑毛.趙經理的膚色較黑,當他摸我妻子的身體時,看得也很清楚.他用力把中指插入我妻子的陰道內摳來摳去,摳得淑容哼哼起來.

正看得有味時,趙抱起我妻子向床走來,天哪,真是太猴性了吧!

撲通一聲,兩人重重倒在床上,淑容嬌吟一聲,趙經理笑著安慰幾句.兩人的腳還垂在床沿,從動作上看,趙還算溫柔,插入很和緩.床上的妻子發出一聲低吟,我估計趙經理的陽具已插入我老婆的陰道,然後見他立在地上的腿前後振動起來,大約是在抽插.

一會,床吱吱地響,趙的腳縮上去了,我只能聽見妻子和她的情夫親吻聲、嬌喘聲、打情罵俏聲.呆了好一陣子,我幾乎忍不住要出去了,這時頭頂傳來趙的啊啊聲,我終於下定決心,悄悄爬下隔板,掀開床單,探身扭頭向床上望去.

妻躺在床上,大腿大張著,屁股正對我的臉.趙也光著屁股,似乎還穿著襯衣.他壓在我妻子身上,陰莖插在她陰戶內,只露出睪丸.兩人仍在親吻、愛撫.

趙趴了好一會才起來,我忙縮回去.聽到兩人在低語,穿衣,道別.

趙說:”妳別送了.”

“不嘛,我送送你.”

“別送了,真的,小心讓人看見.”

“不,我幫你去門口看看,你再出去.”

“好.”

兩人又接吻,然後妻先出去,開了門,大約是在門口張望,接著趙出去,門關上,聽到汽車發動機遠去,我才爬出來.

妻仍站在門口,穿著那件吊帶裙.我向她走去時,她羞答答地看了我一眼,低下頭去.

“看過瘾啦?”她問.

我沒說話,抱住她摸摸,乳罩內褲都沒穿.

“射進去了?”我感到陽具在妻陰道裡沾了很多東西.

“嗯,我吃了藥,不要緊的.”

“舒服嗎?”

“你說誰?”

“趙經理啊.”

“嗯哼,你壞!”

“說啦!”我脫光太太的衣裙,把她抱到房裡.

“不舒服!”

“還說呢,我聽到妳哼哼唧唧的.”

“你好壞!偷聽人家……”

大半年後,淑容按我的要求,沒有吃避孕藥,而我則堅持戴套,不久,我太太懷上了趙經理的孩子.

這天是農歷新年.

爆竹聲中,家家戶戶忙著做年夜飯,歡聲笑語,菜香四溢.

妻挺著大肚子,帶著女兒忙裡忙外,我和趙經理坐在客廳打牌喝酒,兒子在看電視,玩遊戲.

趙家在黑龍江,公司過年生意紅火,加上過年車票難買,就沒有回去,應邀來我家過年,這時我們比較熟,他也沒那麼拘緊了.

淑容端菜出來,我暗示她好多次,趙剛好又問她要不要幫忙,她才說:”好吧,你來幫我端端菜吧.”

趙站起來對我女兒說:”佳美,妳看電視,叔叔來做.”

女兒高興地答應,去看電視了.

十分鍾後,趙仍沒端菜出來.我偷偷走進房間,移開牆上一幅畫,那裡有我新開的小洞,孔通到廚房,被一個掛在廚房牆上的篩子擋住.透過篩孔,我見到妻子和趙經理摟在一起親吻,趙不時看廚房門.

吃飯時,我不停和趙喝酒,妻假裝勸我,我假裝不聽.趙在商場上打滾,酒量不錯,我也不差,但卻裝醉.喝到半夜,我說想睡,就去女兒房間.趙笑說我走錯了,我裝醉胡鬧一陣,硬是進了女兒房裡.

當晚,妻子獨睡,趙和我兒子睡.等女兒也睡著了,我聽到兒子房門打開,然後是妻子臥房關門聲.我偷偷潛出房,蹲在門外,聽到裡面有兩人說話聲.

直到兩人搞完,準備出門,我才溜回女兒房裡.

妻子和奸夫的淫聲浪語,讓我全身發熱,當即脫光衣褲爬到女兒床上,抱住女兒,脫了她的內褲和奶罩,正摸得興起,妻進來了.“怎麼啦?”我放開女兒,女兒忙穿上內褲,扣上乳罩睡好.

妻看了一會,沒說什麼,只道:”趙經理讓我來看看你睡了沒有.”

“睡了睡了,妳也去睡吧.”我揮揮手.

妻又猶豫一會,才撐著腰,挺著肚子去了.

我又費了好一番力氣,才再度把女兒脫光,折騰了半天,終於射在女兒大腿上,昏昏睡去.

第二天中午起來,妻告訴我趙已走了.

七月,天氣炎熱.

淑容出院後在家中坐了一個月的月子,此時身體基本復原,但還需調養.

這天趙經理開車來,帶了一大堆禮物和補品給我們.看孩子的時候,我注意他的表情,一點異樣也沒有,好象孩子與他無關似的,真是搞藝術的人,會裝蒜!

然後我和他聊天,他問我是否幫孩子照張滿月相?我說那太麻煩你了.他說沒事.於是吃完午飯後,他帶淑容和新生兒去照像館.女兒吵著要去,我說別麻煩人家,但趙經理熱情地邀請佳美,我也就沒再反對,但淑容好象不樂意.我估計是怕女兒壞了她的事.畢竟兩人已三個多月沒在一起了.

晚上母女倆回來,女兒興奮地拿出趙親自為她拍的藝術照給我看.我拿著照片,看著女兒,發現她簡直變了個人似的.趙經理不但會攝影,服裝,化妝,造型都很到家.我女兒原來就漂亮,給他一弄,簡直美若天仙!

相片裡有的穿童裝,象個天真的小娃娃;有的穿成年人服飾,象成熟少婦;還有幾張婚紗照……看得我神不守捨!

“趙叔叔說要把我的相片掛在門口做廣告呢!”女兒無不得意地說.

八月假期中,女兒幾乎每天都去趙的影樓玩,我粗略地數了數,不到兩個星期,趙已為她拍了上千張照片.女兒的著裝,也越來越性感,我覺得有些不對勁.

八月十五日中午,我下班回家時,發現母女倆在商量什麼.見我回來,妻對女兒道:”妳自己去問爸爸.”

“什麼事呀?”我邊脫鞋邊問.

“爸,”女兒走過來,坐在我身邊,有點不好意思地說:”我想要趙叔叔幫我拍寫真.”

我那時還搞不懂這些名詞,就說:”拍就拍嘛.”

妻抱著孩子,走到我身邊,趴在我耳邊悄聲說:”是拍裸照!”

“啊?”我大吃一驚.

“人家留著自己看嘛,又不拿出去.”女兒噘著嘴說.

“哦,那給不給爸爸看呢?”我笑問.

晚上下班回家,見女兒一個人坐在沙發上看相薄,就問:”怎麼?照好了?”

女兒慌忙把相簿合上,抱在懷裡.

我走過去摟住她的肩問:”媽媽呢?”女兒把嘴向房門一努.

“趙叔叔來了?”

“不是,哥回來了.”

這時我聽見屋裡傳來妻的笑聲和兒子的說話聲,才知道兒子已從奶奶家回來了.

“給爸爸看看?”我伸手拿女兒懷裡的相冊,她略微抗拒了一下,才給了我,然後趴在我身後和我一起看.

“哇!”打開第一頁,我驚訝地叫起來.

“哎呀!”女兒尖叫著,用手捂住我的眼睛.那是一張女兒全裸跪坐,雙手護乳的照片.

“有什麼嘛!”我無所謂似地,其實心跳開始加速了.

第二張是女兒側身躺在床上的照片,背向鏡頭,寬大的臀部曲線動人.雖然我摸過女兒的身體,但全裸的還未看過,翻了幾張後,我下體起了反應.

“啥都看不到啊!”看完後我不滿地說.照片拍得很有藝術,也很骟情,可惜不到肉.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