悅之女

目錄

第一章 洋子的過去

第二章 曉子的荒淫

第三章 情癡的狂宴

第四章 淩虐玉門

第五章 姊妹淫花

第六章 淒絕的肉交

第七章 輪姦的淫態

第八章恍惚的媚昧

第九章 喜極而泣

第一章 洋子的過去

在洋子從女校畢業的音樂會上,唱「天鵝湖」時,才與聲樂家曾根一郎邂逅,在他的認可下,洋子的心中對未來充滿希望。

「今天,我們聽克羅西夫人的作品『理杳』。」練習結束時,一郎來到洋子身旁說道。

「夫人呢?」

「我太太,今天有急事回青梅的老家去了,不會馬上回來,所以你可以留下來吃晚餐。」

一郎命令女傭煮晚餐,他則從豪華的樂譜中,選出一張唱片來。不久,晚餐送來了,一郎一邊喝著威士忌一邊盯著正在挾菜吃的洋子。

「要回去了嗎?」

「嗯…太晚了…」

寧靜的午後,一直凝聽著悠揚樂聲的洋子,突然看了手錶,才發現已經相當晚了。

「再聽一首如何?」

洋子那如火再焚的上身,早為一郎強有力的雙臂抱個滿懷,當曲子結束時,兩人已深深地理入沙發之中,難分難捨了…當男人熱情的鼻息不停地吹在她的粉頸上時,洋子的腦海中閃過二個字──誘惑──但是由於對於性愛的好奇與對聲樂家一郎名聲的嚮往,擊潰了她反抗的心理。

「洋子。」

他的唇與他的聲音,同時淹蓋住她火熱的雙唇。一郎抱住她背後的手,更是迎向熱情的身體。一郎靜靜地將他的手掌放在洋裝上她的雙峰的位置上。這樣一來,更是刺激洋子的官能。

「哈啊…哈啊…」

她不自覺地發出那難以壓抑的呻吟。男人的陽具正透過薄薄的裙子壓在自己的雙膝上。而洋子則用自己的大腿挾著男人的雄物,當那雄具在那裙子上來回摩擦時,那令人忘掉一切的興奮,使她的淫汁馬上弄濕了她的內褲。洋子早已將一切置之腦後,全身完全融合在一種不知名的錯綜複雜的情緒中。

「老師,你會永遠都愛著我嗎?」

「我一定不會拋棄你的。」

「老師…我…」

洋子整個崩潰似的,倒在一郎的肩膀上,身體像騎在馬上不停地搖晃著。

「不行!不行!老師已經有妻室了…可是算了。老師…我已經無法忍受了!下一步該怎麼做呢?」

「會痛嗎?」

洋子撐開自己的大腿,一郎那燃燒的肉棒,早已慢慢地進入那樓色充滿淫汁的膣肉中。

肉棒完全進入穴肉之中時,洋子早已痛得呻吟出聲,但是她依然忍耐著,讓那肉棒不停地衝撞自己的子宮。在哈啊哈啊的呻吟中,去體會那不停進進出出的運動。咬著牙,彷彿進入了夢幻之中。

戰爭正向南方不停地擴大,一郎到前線慰問官兵。洋子與一郎同行,他們巡迴地來到了滿州,但是他們的軍隊正在節節敗退之中…

當她逃到延吉的部隊時,他們和一群軍隊逃入長白山中。他們在密林中彷徨數日。有一天,有一行小隊試著去找水源時,卻是一去不返,殘留下來的只有歌子與三十開外的道江三人而已。

三人很細心地合抱著大樹而眠,第二天早上,洋子往山谷的方向去尋找水源,但突然聽到女人的慘叫聲。

她直覺地認為是歌子她們被發現了,她愈發覺得危險,於是順著原路爬了回去。

歌子不知被帶往何方,而道江則被近在六尺內的共軍所押。

男人那充滿血絲的雙眼中,發出一股性飢渴的光茫。有一股想將道江吞食的焦躁,道江雖拚命抵抗,甚至於一口咬住那男的。男人在一陣痛苦中放了手。但隨即一臉怒容地一拳打在道江的臉上。

啊!一聲悲嗚,道江失去了知覺。

他在充份地玩過昏倒在自己面前的女人之後,男人將道江的長褲脫了下來。

他審視她裸露在外的臀部,便將他的手指伸入她的裂縫之中。

男人下體的肉棒,早就濕淋淋了。他將道江的雙腳放在自己的肩上。並將自己的肉棒毫不留情地刺入道江處女的玉門之中。

「啊…不行…」

當她看到此情景時,不由得大叫出聲,而帶在身上的空罐也碰到樹枝而發出聲響來。

共軍馬上拋下道江的身體。一把抓住想逃的洋子的頭髮。然後把她拖向道江那個位置。

身體自由時,尚且無計可施,更何況是現在被人一把拖住。只要能免除一死,就是不幸中的大幸了,但是腦海中,實在想不出有何自救的方法來。

看來一切都無法改變時,只好由自己先改變想法,才是最重要的。

男人從口袋中掏出手槍對準洋子的胸部,洋子迅速地為男人脫下上衣。

男人愈來愈逼近洋子,並用槍口敲在洋子的皮膚上。那是要她脫下褲子的一個指示,她慢慢地解下皮帶,並將長褲褪到腳下。

而洋子早就一絲不掛地躺在草地上。中午的太陽,好像照在美人魚的身上,相當妖艷。

男人搓著洋子那奔放的雙峰,吸吮著、搓揉著,並撫摸她那豐腴的臀部。然後由臀部的方位,慢慢地推進到玉門關前。他用手指百般地撥弄著。

洋子全身充滿快感。更是把自己的雙腳,張得更大。而對方也更加溫柔地撫弄她那濃密的陰丘及陰核。

他的大手不停地摸撫著洋子那柔軟的身體,那感覺自然是不分國籍的。洋子在男人的撫弄下,達到相當的快感。那呻吟聲由緊咬的牙縫中流露出來。全身在男人的魔指下,有股令人難以控制的興奮的感覺。

男人的指尖輕輕地爬行在她的陰唇與陰核上。就在陰核輕輕被觸壓時,二根手指已輕輕地滑入她的膣中。

那啾啾的聲音,令子宮感到莫名的興奮。早已將生死的恐懼置之腦後了。那嗚嗚的呻吟聲,以及那不得不忍耐的意志,再加上那不停湧出來的淫液,以及男人在膛中加速手指的動作等等。

男人看著洋子那充滿情慾的表情,臉上更是發出爽快的笑容。然後細心地將她被綁的雙手放在腦後,再用雙手去撥開她的陰唇。最後將他那巨大的內棒,擠入她的裂縫之中。

那充滿淫液的玉門,對於那龐然巨物,似乎一點也不在意。而且好像很想一口就把它吞進去似的。當它猛然插入時,那陣陣的痛感與快感,早已夾雜不清。

當它在子宮口上下運動時,洋子的全身早已深深地沈醉在快感之中。口中也不由自主地發出呻吟聲。

女人如此嬌態,更令男人感到興奮。除了更緊緊地抱住女人之外,抽動的速度,自然也加快不少。但不論他如何擁抱、挑逗,她的身體就是動彈不得,任人擺佈。在這種情形下,更有股難以言喻的快感,彷彿在夢幻中一樣。

「哈啊…嗯…已經…」

那淫汁就像汗水一樣大量地釋出。

不久,男人似乎達到高潮了。把一直在呻吟中的女人的腰枝緊緊抓住。一股灼熱的精液,直衝向子宮內,此時,男人也發出嗯嗯的呻吟聲,然後突然間失去全身力氣似的,倒在女人的身上。

洋子覺得彷彿全身虛脫一般,其實不然,在她的眼前又出現別的男人。

對方一腳踢在倒在她身上的男人,而第一個男人因為被踢中太陽穴。他獲得絕頂的快樂之後,很快地也就跟著一命歸西了。

「…一波未去,另一波又起,又有男人向我狙擊了。」

就在轉念之間,另一個男人早已抱著全裸又妖艷又遭蹂躪過的洋子。

他解開她身上的繩子,只將散在旁邊的衣物隨便纏在她身上,就拉著她的手進入草叢中了。

這個男人是個日本逃兵,洋子就在他的幫助下,才得以回到日本的。

…那個男人就是她現在的男朋友,很特殊的結織方式。方式雖不太好,但他卻是她的救命恩人,他在回到東京之後,相當努力。

對他而言,她只不過是戰爭中的犧牲者而已。不用顧忌什麼。

他最近因身體較差,到鄉下療養一個月,啊!真是太健忘了,不知曉子有什麼事要拜託自己的。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