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婦包少男

 2007年8月一個月朗星稀的深夜,內蒙古呼和浩特市的一幢公寓裡。少年蘇永峰瞪著失神的雙眼無論如何也無法入睡。他身邊躺著一位三十多歲的少婦已經酣然入夢。少婦的一條腿壓在蘇永峰的身上,另一條胳膊還摟著他的肩膊。漸漸地蘇永峰的呼吸急促起來。他推開女人的胳膊和大腿,悄悄地下了床,在客廳的茶幾上摸起一把水果刀回到臥室,對著女人的胸膛狠狠刺去。女人慘叫一聲陡然坐起,蘇永峰見狀往後退了幾步,爾後轉身沖出門外,留下女人一聲又一聲嘶喊……

黃毒伴他度青春

蘇永峰是呼市某中學高一年級的學生。2000年8月的這一天剛好是他過完17歲的生日第3天。據他的父母講,這孩子從小性格十分活躍,頭腦也很聰明。曾經連續幾年都是班裡干部,並多次被學校評為“三好”學生。父母對他也很少操心過。上了中學以後,孩子的性格漸漸地有所改變了。曾經活潑好動的兒子再也不那麼“輕狂”了。言語也少了起來,每天放學回家除了躲在自己的小屋裡學習,就是偶爾和其他同學聚一聚。其他的還真沒有發現孩子有什麼異常的現象。當時我們覺得孩子真的長大了,讓大人操心的事越來越少了。我們對這孩子也更放心了,所以我們很少過問孩子的事。

如此“優秀”的孩子為什麼會走上犯罪的道路呢?記者在少管所裡通過對蘇永峰的幾次交談終於找到了答案:

初一的時候,我就對女孩充滿了好奇。並特別想看她們的裸體。由其是電影電視中男女那種親吻擁抱的動作,更是想償識一下。也是在那年我學會了手淫。到了初二我對男女的事懂得很多了。並讀了很多街頭賣的“黃色”小說。特別想做書中所說的事。記得有天晚上,我下晚自習回家,剛剛躺在床上,我就聽到從爸媽的臥室裡傳來女人呻吟的聲音。那會兒我就對這種聲音特別敏感。我聽出那並不是媽媽的聲音。我覺得奇怪,就悄悄來到他們的臥室向裡面偷看。他們沒有將門插上,透過門縫我終於發現爸爸和媽媽正看黃色錄相。電視裡面的男女正赤身裸體地運動著。爸媽相擁在床上,也顯然被裡面的情節吸引了,全然沒有發現我的偷窺。打那天起我才知道父母的臥室裡有“那種”帶子。我深深地被裡面的東西吸引了。很快我就將他們臥室裡鎖著錄相帶的抽屜又復制了一把鑰匙。等到家裡沒人的時候自己偷偷地看。那時我就覺得做“那種事”太過瘾了。所以常常想自己什麼時候才能償識一下。那時班裡一些男生還在傳閱一些愛情小說。我就對他們說:“看這玩意有啥意思,有機會我讓你們見識見識刺激的!”同學們也知道“刺激的”是什麼?有的同學也在錄相館裡看過。一個周六上午,全校放假,我就悄悄地把家裡的帶子拿出去了,約好幾個同學在另一個同學家裡開眼界。同學們看得面紅心跳。我清楚地記得那天看完,所有的人坐在那不敢動彈,因為他們的褲子裡都支起了“帳蓬”。

爸爸弄回的帶子越來越多,從最早的錄相帶到後來的光盤。可我卻沒有過多的時間逐一“欣賞”。因我們學習的時間一年比一年緊張。再說能夠躲開大人看帶子的機會很少。越是看不著,我就越想著裡面男女做的那些事。我被裡面的東西吸引得不能自撥。我利用一切可能利用的機會偷看那些帶子和光盤,有時在觀看時自己也跟著手淫……

少婦包少男 掉進了淫欲的陷井

初二後半年,我的學習成績很不好。從過去班裡的前5名一下子掉到20幾名以後。以這樣的成績,我是無論如何是考不上重點高中的。我心裡著急,也想拼命地搏上一年。可一進學校,心裡就不在學習上。而是將注意力時不時地放在女同學的身上。並聯想著很多“那種”事情。

我也恨自己下流。可是我真的沒法控制自己的思想。升入高三後,成績稍有好轉。我狠下決心一定要好好學習,將心收回來。如果不是碰上那個女人,我也絕不會有今天這種下場。

那是個周六的晚上,我去理發店理發。找了兩家我常去的店鋪,不是沒開門就是人很多。於是我就到了那家美容中心。我找個空位坐下,在我的身旁還有一個女人做美容。當時我並沒有在意她對我的打量。在我理發的時候,旁邊的這個女人就向我說了話:“小兄弟,哪個學校的?”我知道她是在對我講話,因為這個店裡只有我是個男的。我說出了我的學校名。“今年多大了?”我說:“十六了!”女人就笑著說:“正是好時候啊!”我說:“好什麼好,學習差點把人累死!”就這樣我們倆就算認識了,並很快地談起來。她做完美容沒有走,而是坐在旁邊和我說話。很快我也理完發,她搶先為我付了理發費。那會兒我對這個女人頗在好感起來。

從她慷慨地為自己付出200元的美容護理費我就看出她是個很有錢的富姐。我和她一同出了美容店。她向我講她讀書時有趣的事情,我講我現在讀書的煩惱,我們似乎談得很投機。走了一段路,她突然對我說:“去我家坐會吧?我家裡只有我孤零零一個人,實在是太無聊了!”我毫不猶豫地同意了。說句心裡話,打那一刻起我就意識道我們將要發生什麼。從她那看我異樣的目光裡,我也有所察覺。畢竟我看到過類似的小說和電視太多了。

富姐的家是一幢裝飾得十分考究的公寓。諾大的房子裡只有我們兩個人。富姐拿了一瓶葡萄酒給我倒了一杯。我推辭不喝,她硬讓我喝了半杯。完後她就給我削蘋果。蘋果剛削了一半她就斜靠在我的身上。我股迷人的香味撲鼻而來。我的心狂跳不止。我從來沒有這麼近地接觸過女人。下身不爭氣地支起了“帳篷”。剛好女人的胳膊也碰到了這個部位。她修蘋果的手立刻停止了。將刀子輕輕地放到茶幾上,臉就靠在了我的肩上。這會我已經把持不住自己了。但我還是害怕。我試探著在她的臉上吻了吻,她閉著眼睛沒有反應。我就一把將她抱在懷裡……

那一夜我沒有回家。我打電話告訴我媽媽我在同學家裡住了,媽媽沒說什麼,她對我還是很放心的。

可是我萬萬沒想到的是從那以後,我再也沒有擺脫過她的“魔掌”。

恐嚇相逼 少年起殺心

女人姓馮。丈夫在北京做化妝品生意,長時間不回家一次。她曾經也是一家化妝品廠的會計,後來企業倒閉,回到家裡再也沒有找工作。她在繁華街道上有幾間門房出租,靠著每年的租金過著十分富有的日子。她和丈夫有個6歲的男孩,長年在孩子的奶奶家裡不回來。女人每天生活除了在家打麻將外就是去舞廳跳舞。自從和我相識以後就很少出去跳舞了。

打那天起,我的心思在學習上就越來越少了。每天都盼著早點放學到馮姐家去玩。當然每次去我都和她做那種事。和馮姐處了十幾天後,她就給我買了BB機,她要我帶在身上,如果她家裡不方便的時候她會隨時告訴我的。我知道她是怕她丈夫回來撞到我們。一開始和馮姐在一起感覺還挺好,時間長了就煩了。首先是我的學習成績一天不如一天。看到過去不如我的同學學習成績突飛猛進,我的心裡就更不是滋味了。我的班主任對我的這些變化幾乎是不屑一顧。因為以前我曾經讓她出過醜。所以她一直對我耿耿於懷,我成績的好賴她根本不放在心上。她越是這樣對我,我越是想做出個樣子給她看看。所以以前我的成績始終在班裡名列前茅。自從迷上“黃帶”之後我的成績就開始一度下滑。到了與馮姐相處,就更慘得一塌糊塗。一想起自己做的那種事和眼前的學習成績,我就渾身冒冷汗。所以與馮姐處了幾月之後,我就盡量躲避著她。時間也就相對輕松起來。以前為了和她幽會,總是想方設法找時間尋借口往她那跑,緊張的令人透不過氣。一但離開她,就有種如獲釋重的感覺。可是這種好日子還沒過幾天,馮姐就頻頻呼我。我只好去她那裡應付。有幾次我在馮姐家中撞見了一些來找她的人。我們相處了8

一個多月,馮姐的丈夫終於知道了這件事,並毫不猶豫地提出離婚。馮姐也很干脆,爽快地和丈夫分了手。離婚後馮姐把我請到她的家中,給我做了一桌豐盛的菜。她告訴我她終於離婚了。以後我們就可以堂堂正正地相處了。她說這話時流露出一付很輕松的樣子。可對我卻不啻是一棒。這麼說以後我更應該常往這跑了。我心裡真是一百個不情願。我對馮姐說我的學習越來越不好,我不能經常往這跑了。馮姐說沒關系,你考不上大學,我可以資助你讀自費。我就說如果再這樣下去我連重點高中都上不去。她說那也沒什麼,我可以幫你讀“議價”(旁聽生)。我就告訴她,“馮姐我真的不想干這種事了!”“怎麼?你想甩我嗎?”馮姐問我。我說:“我不想再來了。”她說,“你敢!你破壞了我的家庭,想再我把我踹了,你想得美!”“那咱倆這樣啥時候是個頭?”我被馮姐的話嚇得不知道該怎麼辦。馮姐說:“再說吧!你放心小峰,我不會永遠纏著你的!”那晚她哭了。

打那以後,我和馮姐幽會的日子越來越多。如果有三天我不到她那裡去,她幾乎要呼爆我的BB機。後來我氣得把呼機關掉。她就來我的學校門前等我,每次都是很氣憤的樣子。到了她家,她就警告我說:“你個小王八蛋再這樣耍我,我就到你們的學校告你玩弄婦女!再逼急了我就把你送到公安局!”我終於明白了事情的嚴重性。也同時意識到眼前的女人有多麼可怕。有幾次我下定決心就是不去她那裡。放學後我從學校的後牆跳著走。這樣干了三天,她就真的找到了我的學校。她直接找到我的班裡,敲響了我們班的門,要老師把我叫出來。當時我嚇得幾乎暈過去。出了教室的門她冷冷地問我,“你到底去不去?”我哪敢再說別的,連連答應她的要求。

她對我越來越可怕了。一想起她,渾身上就軟得不行。可我來到她家裡,又經不住她的誘惑。每次都能讓她很高興。做完事之後,我自己又後悔得不行。有種被什麼東西壓得喘不過氣的感覺。

出事的那天晚上,正是我的署假之中。往年這時正是我最輕松最快活的時候。可是有了馮姐,我一點都不輕松。她甚至讓我成天成宿地陪她。這天早上我剛吃過早飯,她就呼過來了。她叫我陪她去動物園散散心。我打電話告訴她今天我要和媽媽去姥姥家看看。她說她今天心情很不好必須要我來陪陪她。我就很不情願地去了。我們逛了半天動物園,又走了幾家商場,買回些吃的東西。到了晚上她還是不讓我走。她又讓我給家裡打電話撒慌。我只好照辦。睡前我倆喝了一些葡萄酒。我心情比較低落就喝了大半瓶。做那種事的時候“東西”有些不好使,折騰了好久才勉強應付下來。完事之後她很快就睡下了。可我無論如何也睡不著。我越想越氣,越想越可怕。這種日子什麼時候才能完呢?我突然意識到只有殺了她我才能徹底擺脫她,而且別人也永遠不會知道我的事情。想到這我的呼吸就急促起來,於是我就下了床跑到客廳裡抄起水果刀向她刺去。我沒想到在我刺下一刀的時候她會坐起來,而且她的嘶喊聲是那樣的可怕。我嚇得再也不敢動手了,腦袋裡也清醒了許多,趕緊逃出了她的家中……

帶給我們的不僅僅是教訓

第二天蘇永峰就被公安機關抓獲。馮某腹部受重傷幸免於難,但她卻為自己的行為付出了沈重的代價。而少年蘇永峰將在3年的勞動教養中度過自己的高中時代。

收筆之時,筆者心情異常沈重,青春期的孩子正是迷茫燥動的時候,如果不是那些黃色書刊錄相的毒害,如果家長能夠施以正確的引導,如果家長能夠多關心一下孩子,如果老師能夠真正地負起責任來,如果欲望者不將黑手伸向孩子,這種悲劇還會發生嗎?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