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了婚的女人更有味

那時我上班已經好幾年了,一般是和一個離我家很近的大姐一起走,我們在一個單位,大姐身材高窕,苗條而不失風韻,容貌端莊,美艷而不失清秀,肌膚潤白,華美而不失細膩,雙乳豐滿,性感而不失清醇,雙腿修長,纖美而不失韻味,尤其那雙美足,玲瓏剔透,脂白雪嫩,只想捧於雙手間仔細把玩。可惜,那都是心中所想,最多言語中流露愛幕,可到了去年8月末,時事真的有了轉變。

那天,在一起上班的路上,大姐眼神迷茫,心有所思。我不知何故。

 「姐,你怎麼了,想什麼呢?」

 「哎!我……」大姐欲言又止,神情頹唐。

 「說說,也許我可以幫你。」我仔細觀察大姐的眼神。

大姐將頭轉向一邊,白皙的脖頸影入我的眼中,良久才轉回,低著頭,眼簾下垂,喃喃地說:「我離婚了!」神情頹唐變得激憤起來。

「怎麼會呢?你們關係不是很好嗎?」我見過她和她高大魁梧的丈夫出雙入對。

「是他父母硬要分開我們,在我們之間挑撥離間!」大姐欲哭無淚。

「他們怎麼能這樣呢?」我口中雖這麼說,心中卻掠過一絲竊喜。

「他們見我年紀大了,說要給他找一個大姑娘!」

「他不應該這樣,你一樣很美麗!」我直盯著她的雙眼。

大姐臉一紅,隨即又迷茫起來又是一個艷陽天,我早早就出來等著大姐,不一會,大姐亮麗的身影就出現在我的身旁。

「你早來了。」大姐燦爛的笑容映著朝陽。

「姐,你也好早啊!」我欣賞著她的笑容。

我們慢慢的走著。

「姐,你以後有什麼打算?」我試探著問。

「……我不打算結婚了!」他堅定的說。

「你還很年輕,不到40嗎?」我不解。

「不想了!」大姐眼中流著絕望的神情。

「女人沒有男人是不行的,不單是需要,而且易患婦科疾病!」

大姐一陣沉思:「不應該吧」

「這是經過科學論證的!」我堅定的說。

「啊,那怎麼辦吶。」哈!大姐在試探我!

「有我啊!」我深情注視著大姐。

「不好吧!」大姐臉一紅,便低下了頭。

「怎麼不好吶,你現在獨身,我沒有女朋友,是正好啊!」

大姐臉更紅了。

「坦白講!大姐!因為你長得太動人了,我一直愛幕著你吶!」

「那,那,那就……」大姐臉如桃紅。

「那就今晚吧!」

大姐默許的點了一下頭,更美艷動人了。

時間過得可真慢,好不容易到了下班時間,我如脫兔一般衝了出去,和大姐一起去她家。一進大姐家,我就從後面抱住大姐,雙手從背後摸到前胸,握住豐滿圓潤的大乳房,又摸又揉,再將頭伸過去,吻著她的脖頸,耳唇,紅唇,和她的小舌吸吮著,翻轉著。

「啊,好弟弟,我們上床吧!」

我和大姐和衣上床,開始解她的衣服,露出黑色透明的乳罩,再把乳罩的鈕扣解開,一雙大乳房便掙脫出來。我含著一隻乳房吸吮著,一隻手按摸著另一隻乳房。

「啊…好舒服,使勁咬…使勁按…」大姐興奮起來。

我一手摸揉著大乳房,一手插入三角褲內,摸揉她的陰毛及大陰唇,用嘴含著一顆乳頭猛吮猛咬。手在大陰唇上來回摩擦著,大陰唇越來越熱,蒸發著熱氣,一會,一股愛液便奪門而出。

「啊…好熱…好癢…不要啊…快啊…」

玩弄了一陣之後,把她的裙子脫了下來,啊,又是性感的黑色透明內褲,外面罩著褲襪,但神秘之處隱約可見,太迷人了!我將頭探至大腿跟部,張口吸吮添食起來,啊,一股迷人的95氣迎面撲來,這是成熟女人的氣味啊!真願永遠吸食!

「啊…哎呀…你要弄死我了!哎呀…」

她此時春心蕩漾,全身發抖,邊撒嬌邊浪叫,我去除了她的褲襪,一雙秀腿呈現出來,再去除了她的內褲,整個陰部暴漏出來,她的陰毛清稀,陰阜飽滿,肉縫若隱若現,紅僕僕的好像少女似的一樣,肉縫上濕淋淋的掛滿愛液,兩片小陰唇,一張一合的在動著,就像小嘴一樣,真是太美太誘人了。我先用嘴唇先到那洞口親吻一番,那是大姐的第二張嘴啊,我深情地親吻著,再用舌尖舐吸她的大小陰唇,小陰毛刺得我癢癢的,然後鑽著姐姐的尿道口,雖然騷味驟起,但那是姐姐的生理精華,與我的截然不同,然後再用舌尖伸了進去舐刷一陣,舔到氣泡叢生,然後再用牙齒輕咬她的陰核,那是少女般不經時世的陰核,可歎她的前夫不知珍惜,這是名器啊!

「啊…啊…哎呀…你要弄死我了!哎呀…」

大姐被我舔得腹部時而崩緊,時而鬆弛,一波一浪,雙手緊抓床單,頭興奮得左搖右擺,不住的呻吟。

「啊!哎呀…我受不了了…你…舐…舐得我全身酥癢死了!我要洩洩…了…」

「哎呀!親哥哥!你舔得我癢死了…呀…輕點嘛!好痛呀…好難受…求求你!好哥哥!別再舐了哦…哦…我要尿…尿…了。」

我擺動我靈活的舌頭一陣吸吮咬舐,她的一股清白炙熱的愛液便滾滾而出,像溪流似的,從洞口流到肛門,流到肥臀,再粘落床單。她已不停顫抖,彎起雙腿,大大地向兩邊分著,把屁股挺離床單,把整個陰阜更高凸起來,讓我更徹底的舐食她的淫水。我雙手托著肥臀,更深地埋入陰部。

「親愛的大姐!弟弟的這一套功夫,還滿意嗎?」

「好弟弟,姐姐…姐姐怕你了,我是你的…」

「別怕!好姐姐!我現在再給你一套意想不到的舒服和痛快的滋味嘗嘗!好不好?親愛的!」

「好弟弟,姐姐愛你…」

「姐姐,我也愛你!」

我將身一探,挺著大雞巴,先用那馬眼垂著一滴愛液的青紫大龜頭,在他的陰唇上研磨一陣,磨得大姐麻癢難當的叫道:「哎呀…別磨了…癢死了…快…快把你的大雞巴插下去…給我止止癢…求求你…快嘛…」

激起性慾的大姐淫蕩起來!「啊呀,快點嘛!啊…」

「大姐,我來了!!」

雞巴對準穴洞,後腰一挺猛的插下去,「濮滋」一聲,全部沒入,直搗鳳穴。

「哎呀!我的媽啊!太大了,痛啊,痛死我了!」

真讓我意想不到,都四十歲而又生過孩子的她,小穴還那麼緊小。看她剛才那種騷媚淫蕩急難等待的神色,還以為她丈夫有多棒,不然我不能一桿猛插到底,太不伶香惜玉了。

「啊,好弟弟,不要太急,性愛享受是要雙方配合的,要慢慢來。」

「好啊,只要大姐喜歡!!」

我開始輕抽慢插,她也扭動屁股配合我的抽插。

「嗯!好爽呀!親弟弟…小穴被你的大雞巴搞得好舒服,親丈夫…再快一點…啊…」

「啊…我又要洩給你了…哦…好舒服呀…」一股滾燙的淫水直衝而出!

我感到龜頭被熱滾滾的淫水一燙,舒服透頂,將頭向後一仰,大口呼吸:「好舒服呀,大姐,我要你更舒服!!」隨即改用猛攻狠打的戰術,「濮滋!濮滋!」之聲不絕於耳。

「哎呀!親弟弟,姐姐…可讓你…你…插死了…小親親…要命的小冤家…呀!

我痛快死了!啊…」

她這時感到有一股不可言喻的快感,舒服得她幾乎發狂起來,把我擄得死緊,把屁股猛扭猛搖。

「哎呀!親丈夫…我一個人的親丈夫!痛快死姐姐了…我舒服得要…要飛了!親人!乖肉…你是姐姐的心肝…寶貝…我不行了…又…又要洩了…呀…」

我是猛弄猛頂,她的花心一洩之後,咬住我的大龜頭,猛吸猛吮,就像龜頭上套了一個肉圈圈,那種滋味,真是感到無限美妙。一陣安全性交後,大姐已全身酥軟,全身軟棉棉的躺在床上,那種模樣分外迷人。我知道大姐已經進入狀態了。我將大姐的雙腿纏於我的腰上,更加深入地插入。

「哎呀!哥哥!我被你的大雞巴搞得快要上天了…你的雞巴頂頂頂死我了…好酸呀…我…我又要洩了…」

大插200下後,我將大姐的雙腿抬放在肩上,挺動我的大雞巴,毫不留情的猛插猛抽。

「哎呀!親弟弟…不行呀…快把姐姐的腿放下來!啊…我的子宮要…要被你的大雞巴頂穿了!小冤家…我受不了啦…哎呀…我會被你搞死的!會死的呀…」

又大插200下後,我將大姐的雙腿放下,將大姐上身抱起,面對我坐與床上,重量壓於大雞巴上,分外興奮,異常爆漲,不由自主狂頂起來。

「哦!我知道了!親哥!我的穴心?被你頂得好?好舒服?也好好癢?哥!真癢死了?」

不知不覺200下又過去了,我向後躺在床上:「大姐,你自助一下,往下坐。」

「吸呀!我的親哥哥,大雞巴的親丈夫,快、快往上頂,頂深點,頂死姐姐吧!我好舒服…啊…美死了姐姐…要…要洩給乖、乖弟弟了,哎啊!」

「姐姐,我來了,我的親姐姐,親妹妹。」

「乖弟弟…實在是受不了啦。啊!洩死我了,喔…喔…」大姐一雙大白乳房上下擺,左右晃,真是太刺激了。

又爽了一陣,大姐欲醉欲仙,「大姐,以我的大雞巴為中心,旋轉一下!」

大姐左褪跨過我上身,開始旋轉。

「哎呀!小寶貝…姐姐…要被你干死了…我的小穴…快…快被你轉弄穿了…親丈夫…我不…不行了…」大姐浪聲叫道。

「怎麼啦?我親愛的姐姐!是不是很舒服呀!」

「我…我都被你整死了…求求你…我真受不了啦…」大姐背對著我,已無力呻吟!!

「親愛的姐姐!舒不舒服?」

「死小鬼!還問啦!我都難受死了還來調笑我!真恨死你啦!」

「大姐,現在來點溫柔的,好嗎?」

我就從後面抱住大姐豐滿圓潤的大乳房,揉摸起來,不時的揉捏幾下那兩粒特大乳頭,姐姐被我撫摸得不停的顫抖,全身酥麻酸癢。大雞巴當然也不能閒著,溫柔地磨擦著火熱的陰道。

「啊!乖兒…姐姐被你揉得好難受…啊!你…你停一停…不要再揉呀!我…」

看著姐姐舒服的樣子,我性慾高漲,身子向前一探,大姐已雙手支床,肥臀高聳。一雙大白乳房垂於我的雙手,好有彈性!大雞巴又異常爆漲,不由自主狂插起來。

「小心肝…大雞巴的親弟弟…快用力插…插死姐姐吧!我好舒服,啊…人家花心被你碰得酥麻死了…哎喲…我要…洩了…啊…」

我直起上身,雙手掐住姐姐的腰,又用力狂插起來。

「人家忍不住了嘛,親弟弟,啊…要命的親丈夫、親哥哥、親兒子…啊…你要干死我了呀…」說著,大股滾燙的愛液爭相奔向我的大龜頭,「啊…」一陣快感傳遍全身,太爽了,龜頭髮漲,「不,現在不能射!」我暗暗憋住。

「喔…喔…我要被你干死了,我、我不行了…求求你…饒…饒了我吧。」

「大姐,馬上我要把男人最寶貴的東西給你!」

我把全身酥軟的姐姐平躺在床上,抓起她的美足,上抬並分開,然後將大雞巴插入陰道,雙手十指分開十足趾,並深嵌其中。大雞巴快樂地抽插著,十指也在十足趾間抽插著。

「啊…乖弟弟…啊…最爽了…啊…爽死了…啊,啊…」

她被我這一陣猛搞、奶頭東搖西擺,秀髮亂飛,渾身顫抖,淫聲浪叫。

「啊!親弟弟…小丈夫!姐姐!又洩了!啊!…」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