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貨賣場的人妻玉珍姐

我認識玉珍姐是在我大二的時候,那時候因為學校宿舍床位不夠,因此許多人都另外租房子搬到外面住。而我當時還不懂租房該注意的事項,糊裡糊塗的住進一間"夏熱冬冷、老鼠螞蟻橫行"的半鐵皮屋。

當時為了買黏鼠板,就跑到一間百貨連鎖賣場去,那位店員就是玉珍姐。當時我對她還沒有什麼特別的印象,只記得她聽到我用搞笑又誇張的語氣,敘述租屋處裡老鼠的惡行惡狀與誇張事蹟的時候,她笑得花枝亂顫。這是我第一次遇到她的印象。

後來買完黏鼠板以後,我就再也沒去過那家店。

直到一年後我換租另一間房子,想起自己還有些生活用品沒買,就跑到另一家比較近的百貨賣場去買東西。

進到店內,我發現店員很眼熟,卻又想不起來在哪裡看過,於是就一邊挑商品,一邊不時的盯著她看。那個店員也發現我在看她,她也是滿臉疑惑。

等到結帳的時候我才開口問她:〔我是不是在哪裡看過妳?〕

她也同樣疑惑的說:〔我好像也看過你,可是想不起來。〕

我想了一下:〔妳之前是不是有在別的賣場工作?〕

〔是啊!〕她說:〔我之前在某某路的賣場,後來才轉過來。〕這時我才靈光一閃:〔我想起來了,之前我在那裡跟妳買過黏鼠板,妳還記得嗎?〕

〔對喔!你就是那個老鼠嘛∼〕這時她很驚訝的說:〔我還在想怎麼現在還有人用這麼老套的搭訕方式咧∼〕

我:〔……〕

於是後來她對我的稱呼就是老鼠,而我也知道她叫玉珍,這時我們才算真正的認識。

我仔細的觀察她,發現她身高大約160、身材適中,因為常常需要搬貨,看的出手臂蠻結實的;臉上不施脂粉,屬於清秀型;頭髮綁成清爽的短馬尾,穿著牛仔褲、T-SHIRT與店裡的制服,帶著開朗的笑容,讓人感到十分的親切。

從聊天中知道她大約比我大五歲,但是卻十分的有活力,而且講話十分善解人意,跟學校的同學比起來,更有一種溫柔的感覺。

後來我沒事就會跑去找她聊天,偶爾會帶杯飲料請她喝,雖然我跟她差了五歲,但是卻無話不談,有時還會充當我的戀愛顧問(當時我喜歡班上的一個女生)。她給我的感覺就像大姐姐一樣,所以我也很喜歡去找她聊天,順便告訴她一些學校發生的趣事。

後來有一次她告訴我:她夫家有債務問題,所以她先生在外地工作,很久才回來一次(就是跑路去了),家裡靠她當正職店員賺取收入;她有一個一歲多的女兒,還拿照片給我看過。

我當時沒有什麼特別反應,聽了也只是笑一笑,跟她說:〔反正大家就是當朋友,這些我也不會在意∼〕

沒想到下次我去找她聊天時,她主動說要請我吃飯,我那時傻傻的,想說自己一個學生又沒打工,有人請客當然最好,就很高興的答應了。

吃飯的時候,她才跟我提起:當時她是在試探我,看我會不會因為她結婚有孩子就不想跟她來往,但是她看到我當時的反應並沒有嫌棄她,所以她感到很高興。

當時的我很傻很天真,對於人際的關係都僅止於朋友的階段,而且我還在喜歡班上的一個女孩子,所以雖然覺得玉珍姐的長相與身材不錯,但當時根本沒有想那麼多,只是把她當作一個很談得來的大姐而已。

但也因為這次把話說開了,之後我跟她的互動就變得更親密,有時候聊天都會打打鬧鬧的,肢體碰觸也變多了,甚至後來見面時都會直接喊她:〔玉珍姐!〕,她也直接稱呼我:〔小老鼠∼〕。

這樣的情形一直維持到我大三下學期。

那時候我喜歡的女生拒絕了我的告白,讓我感到心情很鬱悶,原本要找她去海邊玩的計畫也泡湯了。

當我跟玉珍姐談到這個的時候,她安慰我一下,又說我原本計畫出遊的日期她正好放假,想陪我出去玩順便散散心,叫我騎車載她。

我當時是第一次失戀,感覺很難受,正需要人安慰,於是沒多說什麼就答應了。沒想到這次的出遊會讓我們的關係發生變化。

出遊的那天天氣不錯,只是山邊有些烏雲,但是海邊的方向卻是十分晴朗。

我騎車去載她,遠遠的就看到她跟我招手,等我靠近時,她笑著問我:〔我今天好看嗎?〕

看到她的穿著,讓我愣了一下:白色短版圓領T-SHIRT內搭小可愛,胸前的突起讓我忍不住盯著多看了幾眼,而上衣遮蓋不住的腰部曲線看來十分的性感;穿著短褲、涼鞋,秀出半截大腿與細長的小腿,光是站著的樣子就讓我著迷;她還戴了一頂遮陽草帽,將她的成熟轉為青春的活力與俏皮。

這樣的裝扮,讓我完全感受不到她比我大五歲,只覺得學校的同學沒有人能像她這樣將成熟、性感、活潑的氣息集於一身,心裡突然湧起了一股異樣的感覺。

她看我愣愣的看著她,笑著說:〔怎樣∼沒看過姐姐那麼漂亮吧?〕

我這時也狗腿了一下:〔玉珍姐本來就很漂亮,只是今天更漂亮了!〕

〔厚∼〕她得意的敲了我的安全帽一下:〔今天嘴巴很甜喔∼〕

不過這樣一來,我原本鬱悶的心情也消散了不少,一路上有說有笑的,而她坐在後座時,兩手環抱著我的腰,胸部也不時碰觸著我後背,讓我感覺有些尷尬,卻又帶著少許的興奮。

到了海邊,我跟她一起看海,順便把鞋子脫了,在岸邊踩著鵝卵石,享受海浪衝擊腳板的涼爽快感。這時突然有個浪特別大,她閃避不及,驚呼了一聲,我連忙抓住她的手掌,將她帶離岸邊,不過還是有少許的浪花濺上了她的衣褲。

〔剛才真是好險喔∼〕這時她才笑嘻嘻的看著我說:〔你真體貼!〕

我靦腆的搔搔頭說:〔沒有啦∼〕

這時突然想到,若是我喜歡的那個女生能跟我一起來該有多好?心裡不由得嘆息了一下。玉珍姐看我表情有點黯淡,問我:〔還在想那個女生喔?〕

我點點頭。玉珍姐停頓了一下,然後跟我說:〔不然這樣吧!你今天就當我是那個女生。〕

我詫異的看了她一下,但我還沒開口,她又繼續說道:〔我想看看你平常是怎麼對待女生的,之後再給你一點建議。這樣不錯吧?〕

她說的這個理由我也沒什麼好反駁的,畢竟我也想知道我到底哪裡做錯了才會告白失敗。

〔好吧!〕我說。

她笑著握住我的手說:〔那我們就繼續玩吧!〕

直到這時我才發現,自從我拉著她的手離開岸邊後,我們的手掌就一直沒有放開來過。

 

我跟她一路上牽著手欣賞風景,雖然我剛開始還有點緊張,但是後來就像平常跟玉珍姐相處的互動方式一樣,不時的搞笑虧她,而她也被我逗的花枝亂顫。

只是她今天的穿著打扮實在是太亮眼了,我偶爾會分心偷喵一下她胸口挺起的部位,還有她走路時扭動的腰部以及雙腿的曲線,玉珍姐似乎也知道我在偷看她,有時候還會竊笑。

而我也隱隱感覺到今天這樣的互動,跟以往朋友之間的模式不太一樣:玉珍姐的舉止跟以往大姐姐帶小弟弟的態度不同,而是以一個〔女生和男生〕相處的態度來面對我。

她的一舉一動,都帶著我以往沒有察覺的〔女人味〕,這讓我心中開始蔓延著一種未知的情緒。

到了下午,天色突然暗的很快,我們也玩得累了,於是我就載著玉珍姐準備回市區。沒想到雨下得又急又快,我們騎到一半就被大雨襲擊,渾身都濕透了。雨水像機關槍的子彈一樣,又急又猛的打在我的臉上,玉珍姐也緊緊的靠在我的背後,但我又不敢在下雨天騎太快,只好保持40公里的時速往市區前進。

當我騎到一半的時候,玉珍姐突然叫住我:〔旁邊有間汽車旅館,我們先進去躲雨!〕

〔要先進去嗎?〕我說:〔快到市區了。〕

〔旅館裡可以烘衣服,我現在這樣都濕透了。〕她捏了我一下:〔快點啦∼〕

我也覺得有道理,就把車騎進汽車旅館。玉珍姐趁我停車的時候先付了休息費,然後趕緊把我拉進房間。

〔你看你,都濕透了。〕玉珍姐幫我把把安全帽拿下,又幫我擦了擦臉。

〔玉珍姐你還不是一樣∼〕我笑著看她,沒想到她的衣服也都淋濕了,白色的T-SHIRT貼裡面的小可愛上,將胸前乳房的形狀浮印在衣服上,兩點乳頭若隱若現。而且衣服一直不斷滴水到她的腰上,沿著她的凹凸曲線不停滴落,看得我一時楞住。

〔唉呦∼不要一直盯著人家看啦!〕她也察覺到了我在盯著她看,輕輕的推了我的肩膀一下:〔我先進去浴室把衣服脫下來,你的也是,等會叫人來幫我們烘乾。〕

她轉身進入浴室,而我也被又濕又冷的雨水淋得受不了,把自己的衣褲也都脫個精光,再把我跟玉珍姐的衣服交給客房人員處理。

我渾身赤裸,感到有點冷,正想跟浴室裡的玉珍姐要一條浴巾來裹身體的時候,聽到玉珍姐驚叫了一聲,我趕緊跑到浴室門口:〔玉珍姐!怎麼了?〕

她沒有說話,卻又驚叫了一次。我怕她出了什麼事,也不管那麼多,就直接轉開浴室的門衝了進去。

沒想到迎接我的,卻是從蓮蓬頭冒出的熱水!

我被燙的跳起來,而玉珍姐卻是一臉惡作劇成功的得意樣子對我嘻嘻笑。

〔喂!很燙耶!〕我閃開迎面而來的水柱,轉頭看著玉珍姐。

〔唉呦∼我只是怕你在外面會冷嘛!〕她把蓮蓬頭移開,並且把水溫降低。

這時我才在水氣繚繞的浴室裡看清玉珍姐的樣子:

她把馬尾放開,頭髮順著水流垂直而下,貼著她的肩膀與後背,映襯著她那性感的鎖骨;大約是C罩杯的渾圓乳房,乳頭是淡淡的偏紅色,而水滴不停的從她那毫無遮掩的胸部滴落,令我看傻了眼;而水流順著她纖細的腰部滑落到臀部,那漂亮的曲線根本就看不出是生過一個孩子的母親;最後瀑布般的從她的大腿、小腿傾落而下,顯露出她的雙腿的修長與勻稱。

我看著那美麗的胴體,一種對於玉珍姐從來沒有過的慾念開始從心裡升起:她是一個漂亮又性感的女人。

她不懷好意的用壞壞的笑容對我說:〔我看你那麼冷,不然一起洗吧?〕

我這時還處於發愣的狀態:〔ㄜ…不好吧。〕我拒絕的有氣無力。

〔好吧…〕她聽了以後沒說什麼,轉過身去。

沒想到接下來又冒出一句:〔那你幫我背後抹肥皂吧!〕 我又嚇了一跳,她解釋說:〔今天玩的好累,手好酸。你就幫我一下嘛∼〕

這時的我不知是否被自己的慾念影響,竟真的聽從她的話,只是心裡還有些忐忑不安,手掌竟有些微微顫抖。

我擠了一些沐浴乳在手上搓洗出泡沫,然後用手掌幫玉珍姐從後背塗抹到腰部,再慢慢的用手指撫摸她的肩膀。這時我手裡摸著溫香軟玉,心裡也跟著心猿意馬了起來。

我撫摸著她的肩膀,輕輕的幫她按摩,同時慢慢拉進雙方的距離,嗅著她身上的香味。

〔嗯∼好舒服喔∼〕她笑著說:〔以後你可以改行當專業按摩師∼〕

我也笑了一下,她這句話舒緩了當時的氣氛,我便開始對她的肩膀又捏又揉,她也十分的享受,不時還〔嗯…〕的幾聲嬌媚輕吟,讓我聽的血脈賁張,慾望也開始蠢蠢欲動了。

我捏完肩膀後,她忽然又對我說:〔手臂也一起抹吧,手臂被你捏的都沒力了∼〕

我當然巴不得繼續,左右手各自開攻,從肩膀到手臂、手肘,一路撫摸下去,兩人的身體也越靠越近,當我握住她的手掌時,我們倆的上半身已經貼在一起了。我雙手環抱將玉珍姐攏在我的胸前,這樣的姿勢大大的滿足了我的佔有慾。

我用側臉去摩擦她的鬢角,感受髮梢傳來的香味,我175公分的身高,正好可以居高臨下的窺視著那兩顆渾圓挺立的雙乳,並且從她胸口的起伏,感受到玉珍姐的呼吸漸漸急促了起來。

她擠了一些沐浴乳給我,讓我搓洗成泡沫以後,握著我的的手背,覆蓋在她的兩顆玉乳上,然後用宛如呢喃般的細微音量說:〔幫我…〕

她那慢慢泛紅的臉頰,顯露出宛如小女人的嬌羞神態,令我不由自主的吞了一下口水,強烈的興奮與刺激讓我的慾念更加高漲,陽具也有如吹氣球般的挺立了起來。

我興奮的有些顫抖,雙手撫摸著她那突起的雙峰,揉起來的觸感又軟又有彈性,就像是小籠包一樣。我恣意的揉捏著,讓沐浴乳的泡沫沾滿她的胸部,雙手又不安分的往她腰部游移、享受上下其手的快感。

而我的陽具雖然不長只有16公分,但此時卻堅挺聳立、青筋浮現,肉棒像是火熱的石柱一樣,在玉珍姐的股間摩擦滑動著;龜頭也因為充血而脹大變得赤紅,像是虎視眈眈的毒蛇,準備隨時出擊。

當我沉浸在這種興奮狀態時,玉珍姐突然離開我的懷抱,走到我背後說:〔換我幫你。〕

隨即身體貼了上來,就像是沾滿泡沫的海綿一樣,塗抹著我的後背,同時也帶給我前所未有的刺激。

她緊貼著我,兩手用泡沫在我身上亂塗亂抹,還不時用戲謔的口吻說:〔哇∼你的肩膀很寬喔∼〕、〔你的胸膛好厚喔∼姐姐就喜歡壯壯的男生∼∼〕

但我這時根本聽不進去她再說什麼,腦中滿是想著她的肉體,於是雙手就很自動的向下來回撫摸她的大腿,不時對她的臀部又抓又捏。

玉珍姐就像是不甘示弱一般,右手突然握住了我的陽具,還輕輕的上下套弄著說:〔嘻嘻,小老鼠變成大老鼠囉∼〕

她說的這句話讓我當場理智斷線,變成只剩下情慾的猛獸,我猛地轉身一把將她狠狠的抱住,對她狂親猛吻,一心只想佔有她。

正想要把她就地正法的時候,她沒有抗拒,只是用手輕輕的反抱住我,柔柔的說:〔剩下的,到床上好嗎?〕

我沒有拒絕,迅速的用水柱將我倆身上的泡沫洗掉,再草草的將身體擦乾,便急著想把她帶到床上。

沒想到這時她雙手張開對我說:〔抱我。〕語氣嬌媚又柔弱,令人心生憐惜,燃起了我的佔有慾。我用公主抱的方式將她一把抱起,就像帶著戰利品一樣,氣勢洶洶的把她帶回床上。

我把她輕輕放在床沿,她順手關了天花板的日光燈,只留下一盞昏黃的床頭燈。柔和的燈光從她側邊亮起,光線就像一層薄紗,讓她的身材曲線在我眼前一覽無遺;又有如藤蔓一般生長,從她那交叉的小腿開始光影交纏,一直向上延伸到那勾人的細腰、翹乳,以及她那性感的鎖骨。

霎時一種曖昧又淫糜的氣氛蔓延開來:想要隱密躲藏、又害怕被發現的緊張感,以及想要宣洩慾望的刺激感,令我將理智拋在腦後,這時的我只想要將我的性慾宣洩在眼前這個女人身上。

我爬上床坐在她旁邊,她看著我說:〔接下來的,是我們倆的秘密,不能告訴別人喲!〕

我點點頭,於是兩人便開始親吻了起來,她一下一下的慢慢親著,像是引導著我。我們雙手也沒有閒著,相互撫摸對方身體的每一吋肌膚,而我對她的重要部位又揉又捏,擁抱的力道也越來越大,終於我忍耐不住,將她放倒在床上。

她的膝蓋彎起,我順勢將她的大腿打開,然後我膝蓋跪在床上,兩手抱住她的肩膀,又再次不停的親吻她。

但因為我是第一次沒有經驗,下半身不管如何的扭動,都無法找到洞口,焦急我就像是快被逼瘋的野獸,用低沉又嘶啞的聲音,焦急的對玉珍姐叫著:〔我要!給我!〕

她給了我一個微笑,然後左手輕輕的扶著我那迫不及待的陽具,帶到她那已經濕了的祕穴,然後右手拉著我的腰,慢慢的將我那腫脹不堪的龜頭帶進她的陰戶裡。

霎時間我感受到一種從來沒有過的溫熱觸感,濕熱的祕穴將我的龜頭含了進去,然後又一分一分的把我那熾熱的陽具吸了進去,直到根部。

這時我不敢輕舉妄動,怕一下就射了,我將肉棒停留在她的祕穴裡,體驗著濕熱又充實的感覺,這讓我體驗到全新的快感。果然做愛跟打手槍是完全不一樣的,難過有人說做愛跟吸毒一樣會上癮。

過了一會,我嘗試著抽動下半身,這才發現肉棒被祕穴鎖的死死的,只要一動,那包覆性的摩擦就不斷的刺激我敏感的龜頭和肉棒,讓我顫抖不已。回覆boneypink的文章五樓快點踹共我最愛了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