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色鬼,不嫌我老啊

今年,我們小組被公司評上了一個最進取業務獎。在一家酒店一起搞聚餐,大家都很盡興,酒也喝的很多。乾媽秀慧喝了很多紅酒。我和她住在同一區,所以由我送她回家。

我看她挺累了,一路也沒怎麼說話,本來打算就送到樓下的,但她開了車門後,卻站不起來。我扶著她上樓梯時,腦子裏開始頓生歪念頭,大好機會可不能放過。我輕輕的用手指觸碰著她的乳房側面,奶子蠻大,彈性也不錯,但也不敢過分。

到了門口,她從包裏找出鑰匙,但怎麼也插不準鑰匙孔。我拿過鑰匙,紮個馬步,讓她坐在我大腿上,一隻手開門,另一隻手勾著她,完全捂在她的大奶上了。

開好門後,我扶她到沙發上,她家裏沒人。我擰了條毛巾幫她擦臉,她好像沒什麼反應。她穿著長裙,裙角壓在屁股下,露出了整個大腿。我慢慢的把手伸過去,輕輕的摸著大腿,慢慢往她蜜穴那裏挖,隔著內褲輕摸她的陰戶。

她忽然動了一下,嘴巴裏忽然「哼」了一聲。我嚇了一跳,連忙站起來,問她:「你沒事吧,沒事的話,我先回家了。」

沒想到她拉住我的手說:「不要回去,先陪我一會。」

我在她身邊坐下,她一下子往我身上靠了過來。一隻手有意無意的壓在我雞巴上,我有點受不住了。我想她肯定是給我暗示,我順勢撫摸著她的背,越摸越重,我就是想看看她的反應。她的手在我大腿上也摩梭起來,這時我完全放心了,一手直接開始捏她的奶子了。她開始呻吟起來,我打開她衣服鈕扣,她往後倒下去,把整個胸都呈現在我面前。我繼續揉搓著兩個豐滿的奶子,把胸罩往上撩了起來,一下子撲上去,用嘴使勁的吸著兩個又黑又大的奶頭,她開始不行了,「哼」的越來越大聲。

我嘴上繼續吸著,兩隻手把她的內褲脫下,她很配合,輕輕的擡起了屁股。我的手指開始在她的腹股溝來回的摩擦著,但就是不碰她蜜穴。她難過得不行,嘴巴裏「啊啊」的叫著,一隻手伸過來捉住我的手,往她的蜜穴上按下去。好多水啊,我用手指在她的洞裏插著,偶爾摸幾下她的小豆豆,她的反應好敏感,插洞時就「哼哼」著,一碰倒豆豆,就會「啊啊」的叫起來。我早趁機把自己的褲子也脫了,雞巴翹的高高的,她手伸過來擼著我的雞巴。

弄了一會,她開始叫著:「進來,進來,快進來。」我也就不客氣了,把她腿放開一點,雞巴狠狠的插了進去。好滑,她的水實在太多了,插起來毫不費力。我把身體往上頂了一些,這樣每次抽插都能磨到她的豆豆。她大聲的叫著:「啊!雞巴好硬啊!舒服啊!爽啊!」才抽了沒幾下,她突然大叫:「哦,快,快,快,哦哦!再抽,插,插。」她整個身體都拱起來,嘴裏「呀呀」的一聲悶哼,整個人又都軟下去了。

沒想到那麼快就讓她爽了一次,真的很有成就感啊。我繼續努力的耕耘著,她躺在那邊不動,但仍能感覺到她在使勁的夾著我,蜜穴裏一收一放著。她收緊時,我就會抽的很快,那種快感太強烈了。大概又抽了5分鍾左右,她開始又「哼哼」的叫起來了,估計又開始覺得洩了,我把她的兩個大腿並攏,雞巴從大腿中插進去,在她蜜穴裏快速摩擦著,她的屁股也用力的往上頂著,嘴巴又開始「呀呀」、「啊啊」的叫著,我知道她又要到了,所以也更賣力的抽著,我覺得我也快要爆發了,我在她耳邊也開始叫起來:「哦,不行了,要出來了,啊啊。」她一聽到我這麼說,一下子也叫:「啊啊!丟,一起丟,啊,不要停,快!快!」我再也控制不住自己,在她的蜜穴裏射了出來。

經過一輪大動作,酒是已經醒的差不多了。但我們還是不說話,彼此想著各自的心事。我有點擔心,害怕萬一她纏上我的話就麻煩了。對於像她這樣的熟女我是夢寐以求的。今天總算如願以償了,和熟女做愛真是很爽。

不知不覺,小弟弟又開始有點反應。她忽然擡起頭,在我雞巴上拍了一下,笑著說:到底還是小夥子嘛,我要洗洗了,下面還在出水。我還以爲她睡著了呢,原來她一直看著我的小弟弟。她站起來進了浴室,祇聽到水嘩嘩的響著。

差不多該回家了吧,今天也沒和家裏打過招呼。她會留我嘛?我要留下嘛????

她差不多洗好了,「你也過來洗洗吧。」

下面粘乎乎的,是要洗一下。我進了浴室,她用浴巾裹著,在吹頭發,我從後面抱著她,從鏡子裏色色的看著她。「看什麼看,小色鬼,不嫌我老啊?一不小心被你騙掉了。」

「切,明明是你騙我吧,你根本就沒醉,以爲我不知道啊。」她轉過身掐我,「臭小子,吃了我豆腐,還要氣我。」我一把緊緊的抱住她,輕輕一扯,浴巾掉了下去。四目對望,我說:「你真漂亮。」「瞎說,那麼大年紀還漂亮什麼啊。」

「你很有味道,很濃的女人味,我喜歡。」說著,我吻著她的額頭,把她的臉慢慢擡起,我們熱烈的激吻著,她的舌頭好軟,而且感覺她嘴巴裏好燙,她很興奮,摟著我的頭頸,拼命的吸著,舌頭互相用力的舔著,盡情的享受著。

不知吻了多久,舌頭都覺得酸了。我們終於鬆開了,「好久沒這樣kiss了,上次和老公打kiss是什麼時候都想不起來了,好像孩子懂事後,我老公就沒親過我,祇有在做的時候才會親我幾下。」

「你捨得放我走嗎?」

「臭家夥,又來這套。」

「哈哈!!不說了,不說了。」

她笑了起來,「怎麼以前沒覺得你嘴巴那麼甜嘛,你睡覺要睡衣嘛?」

「不用,我在家裏都是裸睡的。」

我鑽進他的被窩,好暖和啊。我像小孩一樣,靠在她的臂彎裏,那種感覺很奇妙,就像回到了小時候。她就這樣看著我,輕輕的捋著我的頭髮。

她還是光著身子,身上散發著淡淡的香氣,我又開始想要了,我捏著她的乳房,用嘴吸她的奶頭。她又開始哼起來。

哦!再重點,吸的大力點。對,就這樣,嗯!

我把手放到她下面,她下面又完全濕透了,好多粘粘的水,我潤滑了一下手指,在她的小豆豆上慢慢的磨著,她越哼越大聲了。我嘴上更加用勁的吸,手指一下子加快了摩擦的頻率,她「啊啊」的一聲,一下子並攏大腿,屁股往上擡起,配合著我手指的抽插。

忽然,她一下子拉開我的手,「不要,我不想這樣,我們慢慢來。」她坐了起來,一下子撩開被子,一手伸向我的雞巴,我的小弟弟早就硬得的不得了。她輕輕的套弄著,我閉著眼靜靜享受。忽然下面一熱,她一口含住了我的雞巴,上下很快的含弄著,可以感覺她的舌頭不停的在我龜頭上轉圈,她好棒,頭上下套的那麼快,竟然還能配合舌頭,看來和她老公經常練習呢。

她一口一口含的越來越深,似乎每下都插到她喉嚨裏面。哇塞,好爽,我老婆從來不行的,我一插深,我老婆就會惡心,她沒感覺?

哦!好爽,哦,你好厲害!

我忍不住呻吟起來,真的很爽,這種感覺我從來沒有過。但我以前從來沒口交射過,我老婆怎麼弄,我都不會射,但今天怎麼了,真的好爽,我要撐不住了。

哦!不行了,停一下,我要不行了,哦!

她根本沒停的意思,反而更快的含弄我的雞巴。哦!雞巴頭好燙,不行了,我控制不住了。一下子全力挺進到她的嘴巴裏,射到了她的喉嚨裏,好爽,這種感覺決不亞於射在蜜穴裏。

她還在繼續的吸,而且吸的很用力,雞巴已經軟了,但被她用嘴拉的好長,尿道管裏的精液也全被她吸的幹幹淨淨。哦,天哪,我好難受,哦,不行,我忍不住笑了起來,太難受了。

她擡起頭,用紙巾擦了一下嘴巴,但沒吐出什麼,她全吞吃了。

她躺過來靠在我的肩膀上,笑著看著我,「爽嗎?現在知道我的厲害了吧,稍微幫你弄弄,你就忍不住嘍。」

「真的很爽,我以前從沒這樣好過,我愛死你了。你不怕我過會硬不起啊?」

「你也有嘴啊,硬不起就用嘴。」

「沒問題,我現在就讓你爽一下。」

其實,我蠻喜歡用嘴幫女人口交,祇要蜜穴幹淨,我喜歡那種近距離聞那股騷騷的味道。而且還可以仔細的觀察蜜穴的樣子,每個蜜穴都不一樣,各有特色。

我爬到她大腿中間,分開她的大腿,房間裏光線很好,我可以清楚的看清她蜜穴的樣子。他的蜜穴比我想像當中清爽很多,顔色不是很深,毛也不多,祇有薄薄的一層。她蜜穴已經流了好多水,看上去油光滑亮的。

我用舌頭舔著她的大陰唇,就在大腿內側和大陰唇來回的舔弄。繞著蜜穴,慢慢的舔了一圈,她顯然受不了刺激了,屁股左右搖擺著,就想把豆豆湊到我舌頭上去,但我總是避開不碰。這樣吊了她一會,我的舌頭伸到蜜穴中間,挑開她的陰唇,她洞口的肉好嫩,粉紅色的,我把舌頭伸到最長,慢慢的往洞裏塞。

她,「啊」的大叫一聲,像是得到了極大的滿足。

她的水很多,略微有點鹹鹹的,有一股淡淡的腥味。我開始越插越快,舌頭卷起時,偶爾會碰到她的小豆豆。她受用的不行,嘴裏也越喊越大聲,估計到最後實在受不了了,就直接喊「舔我豆豆啊,好難過,快舔我豆豆,我蜜穴癢的不行了。」

我索性不插進去了,用嘴吸著她的小陰唇,輕輕的拉起,含在嘴裏,再用舌頭磨。慢慢的,我又開始舔她的大腿內側,不碰她的蜜穴,她索性把手伸過來,用手指扣著自己的豆豆,不斷的抖著它。原來女人是這樣手淫的啊,雖然以前也猜到,但第一次真正的見到,她三個手指捂著她的小豆豆,快速的抖著手。

我抓住了她的手,不讓她自己弄,嘴慢慢的放在了她陰毛上,慢慢的往下親,一點點向小豆豆靠近,隨著距離越來越近,她叫的聲音越來越響,屁股也慢慢的擡起來。

但我故意跳過小豆豆,在小豆豆下面一點點的地方,舌頭以最快的速度抖著,她屁股又拼命的往下沉,但小豆豆還是沒能碰到我的舌頭。

「臭家夥,不要這樣啊,我要,快,我要啊。」她知道我在耍她了。

我嘴巴往上一擡,一下子含住了她的豆豆,用力的把豆豆往嘴巴裏吸。

「啊!好爽好舒服。臭小子,弄的我好舒服啊。」

豆豆含在嘴巴裏,我快速的用舌頭掃著,「啵」,我一下子鬆開豆豆,直接用舌頭用力的舔著。她的水已經流到屁眼了,我用手指輕輕的在她屁眼口磨著,輕輕的在屁眼口插著。嘴上也好不放鬆,繼續快速的磨著她的豆豆。

「啊!」她忽然緊緊抓住我的手,屁股用力的向上頂著,不停的往上挺。我知道她要丟了,嘴巴再次把她的豆豆吸起來,我也誇張的哼著,用力的磨著,手指往她的屁眼裏快速的抽插。

「啊!啊!啊!」她屁股越挺越慢,慢慢就沒有了動作,我仔細的看著她的蜜穴,一股晶瑩的騷水流了下來。

她閉著眼,臉色緋紅,還在不停的喘息,大奶子一起一伏。她看上去真美,我爬到她身邊,輕輕的含著她的乳頭。我也已經很累了,就這樣靠著她的肩膀,含著她的奶子睡覺,她輕輕的吻著我的額頭。漸漸的,我們進入了夢鄉。

那天以後,我們兩個人基本每週都會找出時間來約會,一般都是在她家裏。在她哪裏,不用擔心有人打擾,可以盡情的做愛,盡情的淫蕩。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