熟母是色情片主角

其實我和媽媽做上這一行也是迫於無奈,父親是個酒鬼,成天喝酒、賭博。在我十二歲的時候,父親就因為欠下大批的賭債丟下我和母倆跑了,十人把過去,至今還是了無音訊。

父親跑了,我和媽媽相依為命,媽媽現年四十三歲,身高5尺2吋,身材豐滿,在爸爸走後,也有不小男人想和媽媽續絃,但就是怕我的感受,一直守身。媽媽在中環的中菜館做知客,我在中三就要出來工作,其實靠我倆的收入,生活開支還能應付,但父親的債主逼上門來,要我們償還父親欠下的巨額賭債。

那天我和媽媽正在家中復習功課,有幾個黑衣人突然踹開了門,把我和媽媽按在地上。

「媽……媽……你們別碰我媽!你們是誰?你們要做什麼?」我大喊道。一個男人上來就是一腳踹在我的嘴上,「啊~~」我滿嘴是血,痛得亂叫。

「你們別打我兒子!你們是誰?有話好好說啊!」

一個看樣子是他們大哥的人走過來,向其他人揮了揮手,示意讓他們鬆開。按著我和媽媽的幾個人鬆開了我們,我一下掙脫開了他們,跑到媽媽身前,儘量用身體保護著媽媽,不讓他們傷害她,我能感覺到媽媽拉住我的胳膊不住地瑟瑟發抖。

那個看著是大哥的人慢悠悠的走到我面前,蹲下身子看看我和媽媽說:「我叫黑龍,是色界公司的副總。你不是說有話好好說嗎?好,你們父親欠了我們公司兩百多萬,現在跑得無影無蹤,你們說我該怎麼辦啊?」

我盡力用身體擋在他和媽媽之間說道:「我怎麼知道?爸爸走了十年多了,是他欠你們的錢,又不是我們,你們為難我們有什麼用啊?我們也沒錢。」

「臭小子,找死啊?」剛才踢了我一腳的那個傢伙又要衝上來教訓我:「信不信我打死你們倆?」

黑龍一抬手制止住了他的手下,回頭沖他們說道:「嗯,你們都是腦殘啊?打死他們有用嗎?死人能還錢麼?」說完隨即轉過頭向我們說道:「我們也是正規的公司,公司下面有幾百口人呢!你父親欠了我們二百多萬,我們也很為難,你讓我們怎麼做?」

「可是我們真的沒錢啊!!」媽媽在我身後瑟瑟的說。

黑龍探起身,雙眼看著媽媽,媽媽不由自主地拉緊了我的胳膊。黑龍收回了身子說:「弄死你們的確對我們沒好處,不過這錢也不能就這麼不還。」說著又探出身子看著媽媽,這次用了一種很驚訝的眼神打量著媽媽,彷彿是一個嫖客欣賞一個妓女。

媽媽發現了他的眼神,身體不住地後退,已經完全躲在我的身後了,我能感覺到媽媽抖動得更厲害了。我也發覺到了危險,張開胳膊擋住他對媽媽的視線:「你想幹什麼?」

黑龍這時站了起來,說:「殺人償命,欠債還錢,天經地義。我們不想弄死你們,但如果你們真的弄不來錢,我們也不差你們這兩條人命了。現在有個機會給你們……」說著伸手拿了一張名片扔給媽媽:「你們好好想想吧,是想死還是想活。想活的話,明天一早去上邊的地址,會有人聯繫你們,給你們一份賺錢還債的工作。」說著向身後的手下揮揮手,一群人大搖大擺地走出了房門。

過了好長時間,我還驚魂未定。直到五分鐘以後,我回過身看著媽媽,看到了她更加驚恐的面孔。只見她拿著那張名片不住地顫抖,我也低下頭,看見名片上寫著「色界成人影片公司」。

媽媽第一次從公司回來已經很晚了,進屋時她挪著小步,我能感覺到她雙腿中間帶給她的疼痛。她看我一直在等她,低下頭有意迴避了我的眼神,向自己的房間蹭去。

「媽~~」我喊她,媽媽停住了,抬起了頭,雙眼滿是淚痕,突然衝過來抱住了我痛哭起來。

我能感覺到今天白天發生的事給她帶來的屈辱和傷害,要知道媽媽可是很少接觸男人的,爸爸是媽媽唯一的男人,過去有人要為媽媽做媒,媽媽都沒同意。今天偌大的傷害發生在媽媽的身上,我不想去想像今天白天媽媽究竟遭遇到了怎麼樣境遇,只有緊緊地抱著她跟她一起哭起來,想去分擔媽媽的恥辱和傷痛。

就這樣,媽媽被迫成為了AV女優。媽媽早出晚歸,回來時都面帶痛苦,一言不發,默默地回到自己的屋裡。有一次,我小心詢問過她關於公司的事情,她告訴我不要多問,只要安心做事就行了。可是我看著媽媽每天拖著疲憊的身體回家,想到在公司不知要被多少個男人蹂躪,想到她一人在屋裡小聲的痛哭,我的心就像刀絞一樣的難受。

有一天我接到黑龍的電話,邀請我去他公司,我本不想去,但他口氣強硬,我就決定一探究竟。

色界公司在粉嶺一個地方,四週倒是風景宜人,公司內部更是環境優雅,這使我大感意外。走進五層的辦公大樓,沒想到是黑龍親自接待了我。

黑龍笑眯眯的說:「Tommy,歡迎!第一次到我們公司來吧?來,我帶你到處走走。」說著,黑龍拉住我強行參觀起他的公司:「這辦公樓都是用來拍攝AV片的,你看這個海報,都是我們公司的演員,怎麼樣,很迷人吧?」

我向他手指的地方看去,一張一張海報貼在牆上,全是半裸的女人,什麼年記的都有,由看上去不超過15歲的到50歲的都有,對於未經世事的我來說,這些海報不斷地誘惑著我。說實話,有時趁媽媽不在家我也瀏覽過黃色網站,但都沒今天這麼真實。隨著一張張看下去,我的呼吸不斷加重了,黑龍彷彿發現了這一點。

突然我停住了,我看到一張海報,是我媽媽的海報,媽媽穿著薄紗的衣服,很短的裙子,裙子裡邊的白色內褲若隱若現。媽媽雙手環抱在胸前,托住了呼之欲出的胸部,因為那件薄紗衣服實在太薄了,完全擋不住媽媽的胸部。白白的大腿完全呈現在我的面前,長長的黑髮也不像以前盤著,而是柔順地垂在身後。

我的頭腦發熱,血往上湧,彷彿眼前這個不是媽媽,而是一位陌生的成熟女人。我感到一陣昏眩,然後是口乾舌燥、臉紅心悸,我不知道自己怎麼會如此興奮,如果這不是海報而是真人,說不定早就控制不住衝了過去。我隱隱後悔以前怎麼沒發現媽媽是如此的迷人,不禁咽了一下口水。

黑龍拍了拍我說:「怎麼樣,很美吧?難道你媽媽以前真的沒對你產生過誘惑嗎?這麼美麗的女人,要是我天天跟她生活在一起,早就有想法了。怎麼樣,想不想看看她白色內褲裡面是什麼?看清楚點!是透的,見到你媽媽的陰毛了嗎?」

我回過神來,用僅剩的意志力把自己拉回現實,緊閉雙眼,搖搖頭。

「還逞強,你看你下邊都硬成什麼樣子了,頂得不難受啊?」

我低頭一看,原來我的肉棒早就硬得不行了,頂得褲子形成了帳篷型。

黑龍拉住我說道:「年輕人,很正常,像你媽媽這樣的美人,誰不動心呢?我跟你說,與你媽媽一起拍過AV的男優都誇獎你媽媽呢!你對她產生慾望,很正常,我就不相信你以前沒對她產生過感覺。」

我若有所思起來,發現媽媽確實是個美人,皮膚很白,臉上毫無瑕疵,豐滿圓潤的胸部、披肩的長髮、柔軟細膩的玉手、修長的大腿……以前我對媽媽的感覺也只是限於親情,感覺媽媽是我最親近的人,但卻從沒產生過慾望,今天看了媽媽半裸的海報,才激發了我對媽媽原始的肉慾。以前我最多碰觸媽媽的手,連大腿都沒接觸過,更別胸部了,還有,還有……短裙內白色內褲裡的神秘地帶。

我這樣想著,突然又彷彿回到了媽媽第一天去公司回來的情景。我和媽媽緊緊相擁在一起,我能感覺到媽媽身體散發出來的體溫和味道,豐滿的胸部擠壓在我身上,我的肉棒又一次硬了起來。

突然我又聽見了媽媽屈辱的哭聲,一個激靈讓我又回到了現實世界,我怎麼能對自己的親媽媽產生非份之想呢?她可是我的親媽媽啊!我萬分懊悔,使勁搖頭,保持清醒。

黑龍此時又拉起我,這次走進了他的辦公司,他讓我坐下給我倒了一杯茶,說道:「你對你媽媽到底是什麼感覺啊?」

「什麼什麼感覺?她是我媽媽,親媽媽!」

「算了,別裝單純了,看你剛才失魂落魄的樣子,就知道你早就想幹你媽媽了吧?」

我剛要狡辯,黑龍又說:「我們公司正準備拍一部母子亂倫的AV片,一直都是用演員去演,不夠真實,太做作,所以我想不如用真母子。如果你同意,我會放了你和你媽媽,再給你們一筆錢。怎麼樣?」

「不行!她是我媽媽,就算我對她有什麼想法,我也不會……」我說不下去了,媽媽誘惑的身體又一次出現在我眼前,彷彿我倆赤裸相擁著,親吻著對方的嘴唇。

「不,不,」我用僅剩的一點理智喊道:「我要走了,我不能在這,我要回家!你是個瘋子,居然讓我和自己的媽媽亂倫!我要走了,我不會答應你的,讓我走!」我瘋一樣的喊道。

「好,好,你可以走,我不強迫你,走之前把茶喝了吧!極品鐵觀音呢!」

我把溫吞的茶一飲而盡,大步快速向屋外走去,可是剛走到門口,突然一陣頭暈,倒在了地上。

朦朧中,彷彿有一雙手在撫摸我,一雙修長柔軟的手,那是我熟悉的手,是媽媽的手。我一個激醒坐了起來,媽媽就坐在我身邊,四週全是玻璃,還有攝影機。天啊!這是拍AV的攝影棚!

媽媽身上就穿著海報上那件薄紗衣,胸部的上半部份全露了出來,隨著呼吸一顫一顫的上下起伏。媽媽坐在我身旁,短短的裙子正對著我,我看見白色的內褲,邊緣還有包裹不住而露在外邊的陰毛。

我身軀一顫,慾火劇焚,原來剛才的茶裡邊放了強力春藥,黑龍是鐵定要看我母子亂倫了。我用僅剩的一點意志克制著自己,不去想身邊這個女人,但是媽媽身體散發出來的味道一陣一陣地襲來,有頭髮的香味和身體本身淡淡的奶味。我睜開眼睛,看見媽媽用迷離的眼神看著我,顯然她也被灌了春藥。

媽媽撫摸著我的肩膀,我感受著媽媽的撫摸。慢慢地媽媽的手向下摸去,隔著內褲摸到了我已經堅挺無比的肉棒,我身體又是一顫,才發現身上衣服已經不見了,只剩下一件內褲,這件內褲還是媽媽給我買的呢!

媽媽把玉手伸進我的內褲裡抓住了我的肉棒,我感受著媽媽手的溫度,媽媽開始為我手淫。「啊……不……媽,快停下……」我感覺到理智正一點一點地喪失,可是肉棒給溫暖玉手的撫弄,一陣難以言喻的快感直達大腦。雖然意志極度抗拒媽媽為自己手淫,但身體感覺的快意卻重疊湧至,漸漸地我不自覺地從喉嚨發出呻吟之聲,肉棒更加充血膨漲。

這時媽媽歎了口氣,彎下腰,一手捧著我的陰囊,一手抄起了我的陽具就往自己嘴裡送,一時間我只覺得我的陽具正被媽媽溫潤滑膩的唇舌所包覆,一股強大的吸力將我的陽具吸了進去,我不由自主地將身子往前一挺,頓時媽媽整張臉緊貼在我的胯下,我甚至清楚地感覺到媽媽鼻尖呼出的陣陣氣息正吹拂在我的陰毛上。

媽媽不斷用舌頭舔舐我的肉棒還有陰囊,我感覺興奮不斷地升級,「媽~~媽~~我快不行了!啊……要射了!」一股濃稠的液體從我體內射出,而在此同時,媽媽的動作也停頓了下來。媽媽坐起來張開嘴,讓我看了看我射出的精液,然後將我的精液吞了進去。

「媽……」我羞愧地低下了頭,不知道如何去面對自己的親媽媽。

「兒子,別委屈自己了,我們倆不做的話,黑龍是不會放過我倆的。來吧,媽媽天天被那幫臭男人上,媽媽真的想找到自己的真愛,其實媽媽一直喜歡你,我也知道你喜歡媽媽。」媽媽說話清醒,一點也不像被灌了藥,我錯了,媽媽是真心想和我亂倫的。

我像得到了指示,雙手顫顫巍巍的伸出去撫摸著媽媽的乳房,好滑啊!媽媽的乳房是如此的滑嫩。我俯下身去,用嘴含住媽媽的乳頭,乳頭瞬間堅挺,我吸吮著,「啊……」媽媽發出了輕微的呻吟聲。

我隨即向下吻去,撩開了包裹內褲的黃色短裙,露出穿著白色絲織內褲的誘人下身。媽媽白色絲襪的根部是帶蕾絲的,襯托著白嫩如脂的肌膚發出誘人的光澤,幾根長長的陰毛從內褲兩側露了出來,更顯得性感撩人。

我隔著內褲開始親吻我朝思暮想的地方,舔著柔軟的縫隙處,然後輕輕的把遮羞的內褲拉了下來,一直褪到膝彎處,露出粉色的小穴,媽媽的皮膚在燈光下更顯得玲瓏剔透,露出誘人的光澤。

我聞了聞媽媽下身所傳來的淡淡幽香,不禁抱住她的小穴狂吻起來,媽媽也打開了大腿,將她豐滿誘人的陰戶完全暴露在我面前,烏黑柔軟的陰毛順伏地覆在陰丘上,雪白的大腿根部一對粉嫩的陰唇緊緊地合在一起。

我的嘴已經對準了媽媽的小肉穴,舌尖頂住她那穴溝中的肉粒兒,媽媽一陣陣顫抖,口中不停地呻吟,很快她全身都痙攣起來,玉臀扭動得更厲害了,身子一挺一挺的,只見兩片肉唇在微顫、在張合……

我停止吸舔,和媽媽逕自在床上躺了下來。此刻之前我還是個處男,別說有什麼性交技巧,連如何開始都不知道,何況壓在我身下的還是自己的親媽媽。給我壓在身體下的媽媽瑟瑟發抖,就等著我的進入了。

媽媽溫柔地將我抱在懷裡,輕輕的告訴我該如何做,在媽媽玉手的引導下,我找到了媽媽的陰道口,於是調整好位置,對媽媽說:「媽,我要進去了。」

「第一次要輕一點。」說完媽媽閉上雙眼,羞澀的點了點頭。我像得到了命令,將自己的肉棒用力刺了進去,我感到肉棒被媽媽陰道的褶皺緊緊地包裹著,媽媽的陰道還因為刺激而一陣一陣地收縮。

我十分興奮,慢慢地抽動了一下,生怕馬上射了,提前結束這美妙的時刻。媽媽的裸體與我的裸體糾纏著,隨著我每次的抽插、越來越深入她的身體,媽媽徹底迷亂了,彷彿我不是她的親兒子,而是她的夢中情人一樣。

我也開始不斷地呻吟著,更加狂猛地在媽媽那赤裸裸一絲不掛、柔若無骨的雪白玉體上聳動著,就在媽媽不斷的呻吟聲中,我加大了兩人身體間的衝撞力,我能感覺肉棒一次又一次撞擊著媽媽陰道的最深處。

就在我們母子兩人你一前我一後地抽插著,兩個人的尖叫聲同時把彼此帶入高潮,終於洩出來了,我把一波又一波濃濃的精液射進媽媽的子宮裡。我和媽媽不住地喘息著,誰也不捨得離開對方的身體,我擁吻著媽媽,媽媽也感受著我的擁吻,當我拔出陰莖時,多餘的精液還從陰道口緩緩流出……

我與媽媽對視了好久,生怕媽媽會責怪自己,媽媽柔情地看著我,然後把我摟在懷裡,這時我能感覺到一個女人對男人的擁抱。我也緊緊地抱住媽媽,我發誓,我以後再也不會讓媽媽受委屈了。

黑龍用這盤母子亂倫的AV片挽回了公司的虧空,而且很守信,放了我和媽媽,又給了我和媽媽一筆不小數目的金錢。但這一張支票在我手中,我的心激動之餘還竟有一點點失落的感覺,好像沒有了人生目標。我呆了一核,和媽媽一個眼神之後,決定和黑龍簽下了30部亂倫片的合約,黑龍極為高興,而我也見到一個數目絕不小的回報。之後我和媽媽雙雙成了業界的搶手演員,直實的淫賤母子,亂倫的先驅。

我和媽媽開展了新的生活,新的關係,媽媽還開始了SM和變態性遊戲的片源呢!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