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外的偷情

躺在床上,心情壞到了極點,老公一點也不解風情的背對我睡了,又錯過一次排卵期,還要多被婆婆唸一個月,虧我吃了最近猛吃肉,想說能不能懷個男生。望著天花板,反正也睡不著,就起身到陽台,看看夜景也許心情好了,就好睡了。

「哦,抱歉,我是剛搬來的,姓王,大家都叫我小王,住12樓B,因為搬家搬的累到睡不著所以上來吹風」。

我也不好意思的說:

「是哦,我住12樓A…」

由於穿的少很想轉身就走,但又怕失風度,所以,在想說要接什麼話下去。

小王又說:

「這風景很棒,趁著月色,端著酒,學學李白,風花雪月一下,如今有美女來我就不必對影成三人了」。

真是流利的口才。

小王又說:

「不過,半夜有如此美女,不知,真人或是….」。

我噗吃的笑了出來,把手伸過去說:

「你摸就知道是人是鬼了」,小王就握一握我的手,盯著我沒遮的胸。

說:「好熱好軟的手,但會不會是法術啊?應當聽心跳比較準」。

我才發現為了讓他握手,就把剛才遮住胸部的手拿開來。

我故意挑逗他說:「不行,這樣我會凶性大發,原形畢露」。

小王仍握著我的手,並用手指在我掌心抅弄著。

他說:「古云寧願花下死,作鬼也風流,原來是這種心情」。

我手被他揉扣著心裡已有點癢,想把手抽回來,未料他一個箭步上前,拉我靠在他身上,他一手環抱著我,一手端過酒杯到我唇邊說:

「法國Hermitage酒莊1979頂級紅酒」。

我口中發出了「哼…哼…」

「哦~好~~哦~~太~~快~~太~~大~頂~哦」。

舒爽的電流讓我講出的淫話,由於小王一抬一放節奏沒跟上我的快感,我自己手撐著他的肩,腳盤著他的腰,身子上下快速的動了起來,我真的爽的失去理性,頭往後仰,乳房上下搖動,小王的舌在左右來回刷弄乳頭,有時又吸住乳房扯弄,而菊花及陰穴卻因為有布隔著,但也可以微微感受被撐開的快感,

「哦~哦~幹~的好~~快~~快~~幹~哦~~」。

我不停的上下動著,幅度愈動愈大,好想讓小王的肉棒衝破那二層布,但又不敢,只好在每一回下坐時儘量搖動臀部,讓陰穴在肉棒不停磨著以止住快滿出來的淫浪快感,薄紗有時還會讓肉棒滑開,向上頂到陰核擠壓,那快潰堤的快感就湧在陰穴口,讓我不禁難過的叫

「啊~用~~力~~啊~插~~了~~快~~啊」。

小王在肉棒滑開了陰蒂就把我抬高,此時他的頭就可以埋在乳房中,他在磨搓一陣乳房,突然又放下我的肥臀,就這樣下沈用力磨搓陰穴,再抬起來含吸乳房十數回,並以淫浪呻吟。

「哦~~~啊~~~快~~~哦~快~啊~~」,我快瘋了似的不停搖著,突然,陰穴覺的有肉棒的插入感,而且一次到底。

「啊~~~你~~~啊~~」

插入陰穴的肉棒在小王左右移動我的臀時在陰穴裡頭翻攪。

「啊~不~可~以啦~~不~啊~~動~一~啊~~下」。

怎麼辦,好爽,但又好羞恥,插進陰穴的肉棒,一下子像在大火上噴油,整個人炸開來了,我死抱著小王,下體的快感,陰穴似乎用盡了全力吸住肉棒,小王一個上挺,「啊~~~」陰穴內從來沒有老公頂到的地方被頂住,激情電流從陰穴衝上腦門,我直挺身子,下身又下沈了,小王搖動我的肥臀,肉棒在那快感處磨著

「啊~~啊~~不~~啊~~飛~~~插~~啊~~~」。

我無力的被小王抱著,他的肌肉結實,不知做什麼的,但抱著我十幾分鐘的上下運動,終是會喘,而我也不知該說些什麼,兩人第一次見面,就搞的這麼激烈。小王沒讓我從他身上下來的意圖,我想這樣被抱著也化解一些尷尬。

我邊想著,無意識中,小王突然撕開我的薄紗睡衣,我驚叫一聲:「啊~」。

小王說:「這質料太差,改天我買真蠶絲賠你」。

然後他拉開被撕破的睡衣,我竟無意識的抬起臀部,讓他把睡衣抽走,他又拉開了我丁字褲的繩頭,其實那只能算是一片布料,只要男人隨意一抽,繩頭就解開了,開才的作愛,小王是把薄紗睡衣拉高,沒有解開丁字褲,而是用他堅挺的肉棒從無法全遮住陰戶的布縫鑽進我陰穴之中,但也只插入一次,就頂到老公沒頂到的深處,幾個磨蹭我就高潮到噴淫液,真是厲害的性愛技巧,以前老公要不是鑽地機式的上下插,頂多也只是我主動趴在床上,讓他從後面以老漢推車的方式插了幾下,老公就繳械了,留下春情仍激蕩的我偷偷的在浴室裡用按摩棒解決。

小王把我又抱成正面向他,他抬起頭又送上深吻,他的舌頭尋找我的舌尖從輕點到互相纒繞吸吮,兩手搓揉我的乳房,時而擠壓時而拉扯乳頭,我的乳頭像是快感開關,在一拉一放中電流一陣一陣從乳頭向乳房擴散開來,他的肉棒同時在我的下腹部緊靠著,似乎像他的舌頭靈活的挑逗著我,我也無意的搖起下身,不捨這麼堅挺的肉棒就閒著不幹活,我全身上下從口中到乳房到下腹同時受到了刺激,體內春情似乎又被喚醒蕩漾。

「嗚~好~刺激啊!太爽了」這回換到了小王發出淫語。

我似乎受到激勵的,主動蠕動身子,讓乳房和小王靈活的手能互動拉扯及搓揉,下身肥臀也加大了搖動幅度,他肉棒也就在下腹部磨著,有時我抬起點身子,好像陰蒂又碰到肉棒,好像被輕輕電了一下,幾次下來,我的臀自動的愈抬愈高,龜頭會從陰蒂向下刮開陰唇,機乎快到淫穴口又向上頂磨到陰蒂,每一個來回都傳來一陣舒麻,讓人開口浪叫。

「哦~~好爽~啊~~來啊~~~嗯~~要~~嗎?」。

我發現把心裡的淫話講出來,居然會增加一點快感,小王動作也愈來愈大,小王低頭吸咬我的右乳頭及乳房,左手配合著壓擠,他的右手伸到了我的會陰勾弄,讓我的陰穴不自主的收縮,「啊~~用力幹~~啊~~來~~幹~我」,小王斜眼向上看我,淫笑了一下,他的手指突然伸入菊花。

「哦~太~刺激~哦~」。

我提起身子,小王就在此時,把我臀部提高又放下,居然他的肉棒就插入了我的陰穴。

「哦~太~~過份~~啊~」。

我反射動作的要提身起來,小王用手按著我的腰。

小王:「爽吧!一下就插入了,淫液這麼多,真是少見」。

我說:「太~粗魯。。。哦~」

小王開始推動我的臀,他的肉棒就在我的陰穴裡磨起來,我吞了口水。

又說:「這樣~不好,人家有老公~~哦~~好刺激~哦」。

小王在我講老公時,把我臀部抬起來,他的肉棒就刮出了我的陰穴,讓我忍不住誇讚他,小王肉棒退出陰穴,我一下空虛起來,看著他,把乳房推向他的臉及嘴,小王閃開一下說:「這麼淫浪,現在你老公是我吧」,我搖頭示意反對,小王用手向上拉起左乳頭,我身子跟著起來,他手一放我又坐下,陰穴又被他肉棒插入。

「哦~真壞~」。

小王淫笑說:「插入你穴的不就是老公嗎?」。

我想搖頭再次反對,小王把肉棒向上一頂,又頂到了深處,我陰穴被刺激到口中自動反應:

「哦~」的爽聲。

小王又抬起我的陰穴,我不想讓那快感消失,臀部向下坐,小王一放手,我又很爽的叫了:

「哦~~好深~~」。

但這次快感一下就沒了,小王竟放開手看著我,我把頭別向側面,但手按著他的肩身子上下動了起來。

「啊~~好~~棒~哦~~」。

小王的大龜頭在我的陰穴中擴大向深處頂,然後又刮出陰穴,穴肉好像不捨的吸吮他的肉棒。

「啊~~快~~哦~~插~~啦~~啊~~啊~~」。

我身子上下幅度愈來愈大,好想再讓陰穴深處再被頂到,但總差那麼一點,我想以淫語來刺激小王配合插深點。

「啊~快~哦~插~啦~啊~深~進去,哦~深~~插深~~啊」。

小王只是用手搓揉乳房,也算是把快感提昇一點。

小王說:「喔~哪裡在插?」。

我說:「嗚~~是~那~裡?」。

真是難以開口,在陌生男人前講自己陰穴

小王:「淫穴~」

我:「是~陰~~啊~道~~哦」。

小王頂了一下,又停了下來:「不是陰道,是淫穴」。

然後又開始配合上頂。

我:「哦~是~淫穴~啊~~哦~~啊~~~啊~~~啊」。

我吸了口氣,講出淫穴兩字,小王突然發動攻勢了,他開始上頂又落下,而且每一頂都碰到子宮頸口,那裡就是剛開讓我洩出淫液的敏感處,爽的讓人快飛上天了,我忘神的頭往後仰,享受整個淫穴的都被刺激的快感,真是要命的爽。好像頂了數十回,小王說:

「嗚~嗚~~真爽~~嗚~好淫浪的女人~鳴~」。

我晃神的回應:「啊~~是~~啊~~爽~~~啊~~好~~棒~~」。

小王:「是~肉棒~~嗚~~大~肉棒~~」

我:「哦~~肉棒~~在~幹~~淫~~穴~~啊~~啊~~~」

小王被我淫語刺激,動作大了起來,好像更深入了。

「哦~~」

這下我爽到簡直快升天了,他肉棒頂破剛才的快感處,又更深入了,而且是停在那裡不抽出,我大叫一聲:

「啊~~~哦。。。太深了」。

小王得意的笑著:「幹~太深嗎?」。

我點點頭:「有點~難過,哦,別動~啊~動啦~哦~動一~下~啊~」。

我是爽到語無倫次了,子宮頸第一次被肉棒插入,整個淫穴都收縮起來,好癢好麻的快感,但又有點痛,本要小王先別動,但小王又搖了我的臀部,讓他的肉棒在淫穴裡攪動,肉棒大龜頭有點從子宮頸拉出來一點,龜頭刮到淫穴肉壁的舒麻感快速衝到腦袋來,小王又突然停下來,肉棒把子宮頸被撐到酸麻起來,只好叫小王再動一下。

小王「嘿嘿。。。」淫笑一下,

又說:「動什麼?」;

我:「肉。。。棒啦~~」。

有點不好意思的,酸麻的淫浪感還是讓我講出淫浪的話。

小王:「誰~~的~肉棒」,

說完小王頂深了一下又拉一點出來

我:「哦~壞~人~~~啊~~這樣害~~人~~」

小王:「答錯了,我不動了~」。

我:「嗯~老~~公~~~啊~~哦~~快~再快~插~深~插~插~」

小王一聽我叫「老公」,立刻向上頂入,又下沈讓龜頭刮子宮頸,子宮頸一下空虛還沒收縮,小王又把肉棒頂到深處,可以感到沒有頂進子宮頸,但頂著淫穴肉頂,他又立刻稍抽出再快速上頂,就又插入了子宮頸,一陣的舒麻又傳遍全身。

我又叫了:「好~哦~老公~啊~老公~哦插~哦深~快~老公~~」。

我忍不住一聲聲淫浪的叫老公,好激勵小王,快點解決我不停滿溢的快感,小王果然一次又一次的很快拔一點又深插進入子宮頸,兩人肉體混和著淫液「啪唧,啪唧」的響著,那淫浪的快感一波又一波的從淫穴衝擊到身子每一寸肌膚,我大聲的浪叫,好讓小王加快加深好頂到淫穴的最深處,管它的排卵期,小王瘋狂的上頂,把我全身頂到空中,我不只身子飛起來,魂也飛起來。

我受不了的大叫「啊~~~」。

全身又緊縮,像是要用淫穴死命夾住肉棒,但又有一股要尿尿的感覺。

「啊~快~~~深~~點~~不~~要洩了~~啊~~」。

我無法控制的,在被肉棒一深插入,淫液就噴擠一些出來,小王又加快抽插的速度,他也發出像野獸的吼聲,然後一個上頂,整個龜頭塞在子宮頸裡一脹一縮,淫穴此刻已經敏感的感受到噴出熱熱的精子,撞到子宮頸肉壁,我沒有力氣閃開,再加上淫穴也不停的一收一縮,把小王的精子一陣一陣的擠出去撞擊淫穴的肉壁,

我爽到「哦~哦~~」的回應。

小王的精子噴了好一陣子才停下來,突然他把我抬高,抽出肉棒,淫穴一空虛又「涮~」的全洩出淫液,我緊抱著小王,用他的頭來擠壓乳房,以補充淫穴此刻空虛的快感,小王也很快的輪流吸吮左右乳頭,小王用手捧著我的肥臀許久才放下,他的肉棒已軟了,我坐在他已溼成一片的大腿上,把小王的頭抬高,他吻了上來,我用舌回應他,不知吻了多久,高潮才退去。

小王放開了我的唇說:「嗯~有點涼了,我送你回去」。

我說「不了,謝謝」。

敢緊從他身上下來,撿起丁字褲、胸罩、和被撕破的薄紗睡衣,我沒再穿回去,拿了就往樓梯間跑,小王追了上來。

他說:「等等,我先看有沒有人」。

說完他也是裸體的在樓梯裡張望一下,揮手要我下去,我才走進樓梯間裡,在我走到家門口時,小王向我揮揮手,我回給他一個飛吻,就開門進家裡了。

回家我小心輕聲的走到客房的浴室去沖洗,才發現腳怎麼有點腿軟,而且都用水沖進去淫穴裡,怎麼淫液還會流出來,然後也開始擔心懷孕的事,唉!算了吧,當女人以來今天最爽,懷孕也值得了。而我那真的老公,還在床上打呼,就當今晚是一場春夢吧!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